曾培炎副总理:中国如期开放电信业务市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00:31:48

王某被抓后,警方发现他后背上有一条长长的烫伤疤痕。据王某供述,1999年秋季的一天,30岁的渔妇晓云(化名)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在家,晚上王某蒙面入室要强奸她,晓云趁歹徒不注意,拿起一个暖瓶,将开水向王某身上浇去,怎料开水正好浇在王某的后背上。据此,警方认定王某就是几年来专门以渔妇为作案目标的色魔。

据了解,王某涉嫌强奸、抢劫20余起只有少数妇女反抗,其余大部分受害人都是忍气吞声,没有报案。受害人年龄从20多岁到60余岁不等。目前,王某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12月11日上午,合肥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及110大队40名民警,全副武装分乘8辆警车赶到省城吟春园小区门口的某咖啡厅,将73名赌徒及赌场“股东”一网打尽。现场缴获“水钱”(赌场抽头)近40万元,查扣小轿车12部,赌场“放爪子”(高利贷)的帐单、通讯录、借条及赌场“日志”等大量物品。这个特大规模的赌场终于被彻底铲除,而选择在“股东”们分“水钱”时进行抓捕,是此次行动将该团伙全部16名“股东”一网打尽的点睛之笔。据悉,这种抓捕方式在全省尚属首例。

此次清剿的赌场在合肥聚众赌博已有一段时间,警方为了将其一网打尽,在经过长达半年多的“经营”后才出击,终于将其彻底铲除。前段时间,有群众向警方举报,一伙人组织严密,长期在合肥郊县、偏远农村组织大规模赌博活动。接到群众举报后,警方经过长期明查暗访,终于掌握了该赌场的相关情况。这是一个特大赌场,每天赌博结束后,赌场股东们会一起到某处分“水钱”,想要把“股东”们一网打尽,只有选择这个时机。

此外,每日的赌场“保卫措施”也十分严密,生人是无法接近场地的。一般,在赌场外围设置了明哨、暗哨、流动哨、检查哨,各哨卡人员互相监督,还有检查哨检查其是否“尽职”。在赌场内部,也有很多观察人员,观察参赌人员的情况,发现有不对劲的参赌人员,次日将不允许其再参加。组织者还邀集了不少有劣迹的社会闲散人员负责赌场保安工作,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看场子的”,这样的人员就达到约十人。

该赌场流动性极强,长期在长丰、肥东、庐阳区、瑶海区等多个县、区的城乡结合部聚赌。一般都选择在一些道路条件极差,只有一条路可以进出的偏远农村。而且,他们往往是2天就换一个场子,以逃避警方追捕。警方想要抓人,首先要摸清场子的情况,而刚摸清情况,他们又换地方了,这确实给警方的打击工作带来很大难度。

该赌场组织十分严密,规模巨大。每次参赌人员达到一百余人,其中不乏男女老少各色人等,成份复杂,以做生意的居多,也有单位职工,甚至还有夫妻一起参赌的,但截至目前还没发现有公职人员。一般一天赌资约100~200万,最多时甚至达到300~400万。每日光赌场抽头的“水钱”就能达到40万。该赌场有人专门组织,由在圈子里有“知名度”有“威信”的人“竖旗”。每天赌场位置不固定,有专人选场,所有参赌人员在到达赌场之前都不知道当晚的场地设在哪里。而且,组织者还经常同时选几个地点,第一赌场、第二赌场、备用赌场等,以便随时更换场地,而这样做的目的,正是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赌徒参赌是有专人专车接送的。一般组织者在下午通知各“股东”晚上在哪集合,“股东”们按时带着各自的赌徒赶到集合地点,有专车等候,将众人拉在事先只有组织者才知道的地点。比如12月10日,就由“股东”们带着赌徒到临泉路某超市门口集合,再乘一辆金杯快客前往当晚场地。

该赌场内还有专门的“放爪子”的,这是放高利贷的圈内说法。一些“放爪子”人员专门在赌场内向赌徒借贷,1万元钱一夜的利息是300元。“爪子”还分“死爪子”和“活爪子”。“死爪子”是一天一结,活爪子是3~5天一结。“放爪子”的为了降低风险,一般不会搞长期借贷,都是很短时间内就连本带利一起收回。在这个赌场里输了几十万的人比比皆是,一个赌徒输光了40万现金,又借贷120万,结果又投进了无底洞,另有赌徒输光了30万现金后借了60万,也是有去无回,最后输个精光。最夸张的是,有一个人曾经一夜之间在该赌场输掉300多万。事发当晚,警方正准备清剿该赌场,不料此人输得太快,300多万输光后,提前散场2个多小时,致使警方抓捕行动延期。

组织这么严密的赌场不是一个人可以进行的。这个赌场有16个“股东”,他们的主要收入就是抽“水钱”。水钱是指赌徒在赢钱时交纳给赌场方的那部分。以该赌场为例,一副牌九4个人玩,不论谁赢,赢钱者要将每把赢到的钱的10%交给赌场,而一般在亲自打牌的人身后,还会有不少人跟着“押宝”,这些人如果赢了,也要交5%的“水钱”。

由于该赌场赌徒众多、赌资巨大,所以每日的水钱也相当丰厚,能达到40万左右。这些钱被分成13.5份,然后由“股东”们瓜分。值得一提的是,“股东”们瓜分的其实只有13份,还有0.5,被他们用做“奖励基金”,这0.5份的“水钱”发给当晚出手最重,赌资最大,带的人最多的赌徒,以示奖励。

除“水钱”和“奖励基金”外,还有一种钱,叫做“喜面钱”。正是这个“喜面钱”,不知引诱了多少人下水。股东们为了引诱他人到赌场参赌,不会直接喊人来赌博的,一般会说,闲着没事去看看。然后到了晚上赌场结束,分得了数万块“水钱”的股东,从里面随便拿个几百块,丢给来“看看”的未来赌徒,会告诉你,见者有份,吃“喜面”。拿到钱的人自然快活,心里就会想,啥都没干还有钱赚,真不错。下一次,对方再喊,肯定是趋之若鹜。久而久之,要么自己手痒下了水,成了赌徒,要么就是也想赚“大钱”,跟着混,成了一个小“股东”。

在此次抓捕的73人中,大部分是合肥人,警方当场将这些人带回治安支队。目前,警方决定对其中16名股东进行刑拘,并依法对其他参赌人员进行相应处罚。

中新网12月13日电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与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的“马宋会”12日在台北登场,达成多项共识。

据“中央社”报道,马英九与宋楚瑜两人晤谈约四个小时。会后两人授权国民党秘书长詹春柏与亲民党秘书长秦金生发表会谈共识。

詹春柏会后表示,在相关法律未获解决前,为维持泛蓝在“立法院”实质多数,仍以“加强合作”为优先考虑。

秦金生称,在政策方面,避免台湾经济边缘化,应该促进两岸经贸关系正常化。加强推动两岸三通,并积极争取“东盟+4”。

他说,国亲两党关心退休军公教警人员的生活,支持“改革”,但是公务人员不能被污名化,改革要有配套措施。

秦金生说,国亲两党要求检调机关秉持“勿枉勿纵”的精神,对现有的弊案不分蓝绿,追查到底。

詹春柏表示,国亲“立法院”党团将本着现有良好关系,继续合作;国亲主张维持台湾“适当防卫能力”,坚决反对“凯子军购”;继续追查“三一九”枪击事件真相;国亲党团应积极反映民意,加强监督当局,主动“立法”,理性问政。

秦金生说,至于台北、高雄两市市“议员”及“立法委员”提名,将责成两党秘书长尽速协商,提出合理方案。

本报讯(记者雷燕)前天,外来工阳红云遇到一场大变故,一时间不知所措。他的同居女友回家探亲多日后,前天中午在电话中哭着告诉他,父母逼她去相亲并要将她嫁给他人!而此时,小阳与同居女友爱银的儿子都快两岁了。

爱银在电话里说,下午她的父母或许会和她一起回广州和他最后谈一次。时间变得非常难熬,阳红云没有心思干活,只能在工地上坐着,烦躁却不知如何是好。他给在老家带儿子的妈妈打电话,向同在工地上打工的父亲、亲戚们诉说着,眼眶通红,却过一会儿又忍住哽咽,打电话问同居女友:“你到哪里了?要注意安全啊。”

自从得知爱银的父母逼爱银相亲嫁人的消息那一刻起,阳红云又急又恼。虽然儿子将近两岁,然而,因为爱银的父母反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小阳和爱银一直都没有领结婚证,从法律上来说两个人只能算同居。

因为小阳是个外来的打工仔,爱银的父母一直不愿接纳小阳当女婿,甚至不让小阳登门。爱银的母亲声称是小阳“拐跑”了自己的女儿,当爱银第二次怀上孩子时,爱银的母亲甚至让爱银不要将儿子生下来。担心小阳对自己的女儿变心,爱银的父母要爱银暂时不要领结婚证,要领也要四五年以后再说。

焦急等待中,小阳坐在工地临时宿舍的床铺上,从枕边拿出自己与爱银的合影看着,照片上的两个人还满脸稚嫩却透着甜蜜。那时,1982年生的小阳才20出头,而爱银还不满20岁。

初中毕业即南下打工的小阳,虽然一直都干着非常累的工作,却一直相信只要靠自己的双手,勤奋努力,总会过上好日子。他曾干过装修工、泥水工。2001年6月在东莞陶瓷厂做模具时,小阳认识了同在一个车间的清远女孩曹爱银,两人经常下班了一起去吃夜宵,很快便陷入爱河。2002年,两人开始同居。

同居没有多久,爱银便怀孕了,因为爱银的父母反对,所以他们决定打掉这个孩子,然而,2003年,爱银再次怀孕,而这一次,医生告诉她如果再次堕胎,将极有可能以后不能再怀孕。于是,爱银决定生下这个孩子。2004年3月,爱银在小阳的衡阳老家生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孩。生下儿子后的爱银便一直留在小阳的家里,直到今年3月儿子满了周岁才再次回到广州。

小阳现在干活的工地因为只是个私人工地,工期不长,所以,为了省钱临时搭起的宿舍棚也格外简陋,不到10平方米的棚里用木板、竹架搭起的上下铺,摆成两列,小阳小两口平时就睡在最里的一张下铺,床铺的一头,还堆着米、菜什么的。平常小阳就在工地上做木工,而同居女友爱银则给他做饭、洗衣服。

小阳盘算着存些钱便在广州找个档口,做点小生意,“如果她父母还嫌我是外地人,那我到时就在她家附近买套房子去住总可以了吧。”小阳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告诉记者,“爱银非常呵护我、爱护我,她曾对我说,‘不管吃什么苦,我跟着你都无怨无悔’。”

爱银是12月3日回清远家的,本来说好3天回来,12月6日开始手机打不通,小阳非常担心她,便给爱银的父母打电话,结果爱银的妈妈却否认女儿在家里,小阳感觉爱银父母的语气不对,当时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担心爱银出了意外,小阳甚至几次准备去清远找她。直到12月10日中午,在小阳的追问下,爱银才在电话中哭着告诉他,父母让她和别人相亲,并要她嫁给那个人。因为怕小阳担心,所以爱银一直都不敢告诉小阳。

“她在电话里一直哭着说她做不了主,她爸爸威胁说如果她不同意便要死给她看。爱银是个非常孝顺的女孩,所以如果父母威胁她或许会妥协。”小阳说着眼眶禁不住红了起来,声音也带了哭腔。

12月1日,小阳的母亲打电话说不到两岁的儿子肺炎非常严重正在住院,本来小阳听说后准备马上和爱银赶回去照顾儿子,后来母亲说儿子病情好转才没有回去。

小阳怎么都想不明白,儿子都已经快两岁了,爱银的父母怎么忍心突然要逼女儿嫁人?小阳甚至给和爱银相亲的那个男孩写了一封信,在信里面,小阳请求那个男孩不要拆散自己和爱银:“你看爱银满口的湖南话说得多好啊!她已经适应和我生活在一起了。”

小阳早早地从工地出来等在了公车站,足足半个多小时后,小阳远远地看到爱银坐的那趟公车开过来便赶紧跑了上去,只有爱银一个人下车,爱银的父母并没有过来,小阳迎上去,紧紧地搂着爱银一路向工地走回去。回到住处,说起爱银父母要她相亲的事,小阳仍然一筹莫展,一个劲地问:“你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主意啊!”而爱银却只是埋着头,半天不做声,被小阳说急了便钻进蚊帐,赌气蒙在被子里。

爱银回来了,然而,事情却没有解决,不安仍然缠绕着小阳,爱银的父母最终是否会成全他们呢?

“虽然小阳和爱银的情况从人情道德上讲值得同情,但从法律上来讲他们的关系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所以爱银父母的行为也不违法。”广东省民政厅婚姻登记处的负责人陈女士认为,现在小阳最好的办法就是说服爱银一起去补办登记,这样他们的关系才能得到法律的保护,爱银的父母也就不能强迫女儿再去相亲。如果两个人没有登记,即便是有了孩子,两个人仍然算是单身,双方再去找任何人都是不违法的。所以万一爱银向父母妥协嫁人,法律也没有办法帮助小阳。

中国南方道观里的守护神王灵官竖起的中指,曾让西方游客大惊失色。实际上,王灵官的中指表达的是“公平和正义”。而如果某些游客一定要将这根手指解释为“中国人表达对外国的愤怒”,那我们只能理解为别有用心。

误读,实际上并不可怕。只需要一番讲解或诚意表达,便尽可消解;可怕的,是自以为是地曲解对方。事实上,最糟糕的误读,也强于最美好的曲解;而最令人难以接受的,则是出于自身目的和利益驱使而进行的恶意曲解。

2005年,当“好战的中国辛巴德”“要做亚洲霸主”、“非洲新的经济殖民主义者”、“心怀敌意的外国人”这些语句被一些西方媒体用来描述中国时,相当多的中国人从心底里感到窝囊和愤懑。

首先是“中国威胁论”的回潮。美国政府一些官员不负责任的言论,在美国国内乃至世界范围点燃了“威胁论”的支支火烛。这些言论,已经不是布什初上台时的口无遮拦式“井喷”,而是美国政客内心担忧的真实反映。但同时,部分美国人,包括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学者,甚至对“中国将更加繁荣”这一判断还心存怀疑。于是,美国政坛学界开始上演一出出“唱强”和“唱衰”中国的对台戏。

在中国的国际影响力方面,美国人唱的是“兵临城下”。2005年,美国新保守派智囊机构传统基金会专家彼得布鲁克斯指出,中国的崛起将对美国在亚洲的利益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没有比中国军力更令人关注的事情了”。而最能反映他的担心的莫过于这句评价:“不幸的是,国际舞台上新势力的崛起总是具有破坏性。”在经济领域,纺织品设限、人民币汇率问题和中海油收购优尼科等,也都因为美国方面的政治原因变得更为敏感。

另一部分美国人则在唱“空城计”。他们说中国今天的繁荣是建立在“最糟糕的银行”等脆弱基础上的。美国兰德公司还不惜顶着“危言耸听”的帽子,抛出“2020,中国会非常穷”这样的判断。此外,一些美国媒体和专家也对中国国内政治和社会发展状况指手画脚,甚至连中国地方电视台的“超级女生”评选节目都遭遇美国媒体的“泛政治化”。

“中国对美国的军事威胁”,实在无须辩驳。不必在两国军事实力差距和对外扩张程度上比来较去,从中国政府自改革开放以来的政策延续性就可以看出,“和平崛起”是中国最为钟情的期待。而不少专家认为,美国人之所以频繁提及“中国威胁”,也有“树靶子”之嫌,实际上是在为美国的海外军事力量扩张寻找理由,为美国军工产业增添新的增长点。

中国经济力量的增长举世瞩目,但中国的经济发展也面临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令西方对中国经济的增长有直观感受的,还是纺织品等加工贸易。这类产品属于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在西方国家的从业人员本就不多,何况目前中国并未影响到西方国家对高技术纺织品的生产。对于真正具有高额利润的高新科技产品,中国还远未对美国形成挑战。因此,说中国经济对西方有威胁,为时过早。

至于美国人提到的中国将“衰”的理由,只是建立在一个静态事实的基础上。为美国人所幸灾乐祸的中国金融业现状,也必然会随着金融改革的推进而稳步发展。自改革开放以来经历过无数风浪的中国人,已不会懵懂冒失地轻信“外来的和尚”,而将谨慎小心、实事求是地凭借自己的判断寻找答案。

复苏中——这可能是对中国目前发展态势一个比较准确的描述。毕竟,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总量的比例还没有达到20世纪中叶以来的历史峰值。因此,尽管中国发展迅速,但仍然不会对美国等构成真正的威胁,“中国威胁论”实质上仍是美国“遏制中国”政策的一个幌子。也许到这一比例创造新高的时刻,“和平崛起”的中国将更令世界刮目相看。-

独家声明:《环球》杂志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作为2005年中国最火爆的电视节目,“超级女声”成功的原因很多:零门槛“海选”、充满娱乐性和戏剧性的节目设置、与观众的充分互动,当然,还有李宇春等超人气选手的横空出世。可以说,在这档选秀节目里,喜欢娱乐的人们可以找到他们想看到的一切:青春、音乐、幽默、煽情……

正如香港《信报》所指出的那样:“‘超级女声’最搞笑的一种说法是将‘超女’的票选称为民主的类比实验。”因为一部电话15票的投票规则决定了节目的商业本质。另外,在投票结束3个月后的超女南京演唱会上,粉丝们热情不减,从全国各地赶来为偶像的“毕业演出”助威——这显然是用“中国人参与民主的热情”无法解释的。

而作为“超女”总冠军,李宇春在拥有了相当国际知名度的同时,显然也承受着同样的误读。

现在,用Google搜索“LiYuChun”,可以找到112万个相关英文网页,但与这个名字关联的词汇,却多数是“竞选”、“叛逆”、“中性”和“颠覆”。

在习惯于将中国的一切事物泛政治化的西方媒体的眼中,李宇春,这个热爱音乐、拥有良好修养和单纯梦想的中国大学生,成为了一个微妙的符号——而这一切,与她本人,毫不相关。至于《超级女声》,也就是《美国偶像》的一个成功翻版而已。

独家声明:《环球》杂志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本报讯(通讯员周耀泉记者刘大正)一名38岁的女子肖某因与丈夫不和,在外与另一男子同居,孰料同居者竟是懒惰成性的无良男子,在悔恨与愤怒之余,肖某砍下情人头颅后又割腕自杀。近日,自杀未遂的肖某被青岛崂山警方刑拘。

11月20日下午1时40分,青岛市崂山公安分局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在中韩街道山东头社区北侧一民房内有杀人现场。警方赶到后,发现现场惨不忍睹:在一间不足八平方米的房间内,地上躺着的只是受害青年男子的躯体,头颅已被砍下放在床上,身上中了足有六七十刀,地上和床上到处都是厚厚的血迹,床上躺着一名割腕自杀的女子。该女子被民警送到医院抢救后脱险。

经警方调查,这名割腕女子是来自内蒙古自治区额尔古纳市的肖某。因丈夫下岗后整日喝酒,今年38岁的她与丈夫不断吵架。肖某一气之下于5月28日带着自己积攒起来的2.8万元钱来到青岛,给在山东头村开美容洗发店的老乡当服务员。

来青不久,肖某认识了莱西市今年21岁刚刚从劳教所出来的男青年满某。满某得知肖某比较有钱后,开始了对肖的追求,而肖则认为遇到了真正的爱人,两人很快同居。然而,不久满某的毛病逐渐暴露了出来,不仅整天跟肖某要钱喝酒,还买来黄色书籍和光盘,模仿着对肖某进行摧残,还领着来看望肖某的肖某年仅16岁的儿子嫖娼。

中国台湾网12月12日消息据台媒报道,吕秀莲12日晚些时候通过办公室向外界发布消息,将辞去民进党代理党主席一职。

据报道,上台当了民进党代理主席后动作多多的吕秀莲,12日一早因眼疾复发而取消了与民进党党务主管的会晤,当天晚些时候,她则出人意料地对外宣布辞去民进党代理主席。

但据台媒报道,就在12日上午,吕秀莲才刚刚将她的新办公桌搬进民进党主席办公室,她的辞职举动,不免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