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作坊工人赤脚踩出红枣 日焯万斤仍嫌不赚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36:53

高墙电网,深牢大狱,王道生走完了人生的辉煌。面对道德与法律的双重审判,面对漫漫刑期,他选择了深深地反思和忏悔……

王道生,常德石门人,1947年出生,曾任永州市委副书记、市长,1999年9月调任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年近退休时,他心中日益膨胀的欲望,终于让他的人生天平失去了平衡。最终,王道生走上了一条背离党纪国法的犯罪之路。2004年6月因涉嫌特大受贿被捕。2004年11月30日,王道生涉嫌受贿案被公审。2004年12月,王道生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其子王健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受贿所得401万元被判追缴。

2004年12月,一审判处王道生无期徒刑,其子王健有期徒刑11年,追缴被告人王道生、王健受贿犯罪所得人民币401万元。

王道生在省政府副秘书长中,主要协助省领导分管业务方面的工作,在这个上传下达的过程中,王道生把他手中的权力无限放大起来。湖南省检察院公诉处副处长祝雄鹰评价说:“对他的权力本来是有纪律约束的,但是他本人把纪律约束丢在了一边。”

祝雄鹰分析王道生在此案中的情况时一语中的:“主要的原因还是私心在作怪。”其实,王道生的私心还不仅仅是对自己,为了给儿子王健创业积累资本,他先后在某酒店贵宾楼的装饰工程、长沙某汽车基地的土建安装工程等项目中,伙同儿子王健收受贿赂100多万元。凭借王道生的关系,几年时间,他的儿子王健参与收受贿赂203万元。私欲的无限膨胀,让王道生一次又一次地突破了道德与法律的底线。

在法庭上,公诉人指控:“徐明远知道王丽萍是王道生的情妇,为其提供资金、撕毁借条。”王道生包养情人,是其收受贿赂的又一诱因所在。他先后有两个情妇,王某便是最令他痴迷的一个。王某想开一家酒店,王道生还亲自出面为她借款。

从一己之欲,到一家之欲,欲望的放纵让王道生在权与利的交易中越走越远。检察机关指控,1996年10月至2004年4月期间,被告人王道生利用职务之便,大肆牟取私利,为子女、情妇办事铺路,通过为他人收购破产企业、承揽工程等方式,先后伙同其子王健、其妻向菊等收受贿赂401万元。王道生在法庭上痛心疾首,泪流满面,他一再地恳请法庭对儿子王健予以最大限度的从宽处理。

常德樟木桥,距常德市区约15公里,这个在湖南省地图上都很难得找到的小地方,是德山监狱的所在地。曾担任过永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的王道生在这里悄然度过了他人生中的第58个生日。

监狱生活区颇有园林风格,如果没有来往穿梭穿着制服的监狱警察,谁也不会想到这里是湖南省属重点监狱。然而远处绿树掩映下的铁门栏杆,让人感受到神秘肃穆的气氛。

王道生被判入狱后,并没有给这所关押重刑犯的监狱带来多少变化。德山监狱副监狱长罗先明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采访时介绍:“王道生是2005年4月中旬才从湖南省看守所转移到德山监狱服刑的,通过几个月的适应期,他基本熟悉了监管环境,个人情绪也比较稳定,服刑意识也比较明显。他(王道生)现在教育科直属监区,负责阅览室的图书管理和监狱的板报书写勤杂,改造态度比较积极。”

德山监狱教育科长朱军陪同记者进入监区探访。他说:“王道生被判入狱后,跌落到监区里采访王道生,你们《法制周报》是第一家。”他介绍:“他从很高的位置跌落到一种很低的低谷,角色的变化,(有)失落感和压抑感。我们考虑职务犯的特点,以及本人的身体状况,注重的是思想教育,其次是劳动改造。他现在是将近60岁的人了,生活上有很大的压力,来自家庭方面的压力也很大。”

穿过一道戒备森严的铁门,沿着空旷的监狱广场,往北一直走。一张用巨型大理石建成的大门出现在眼前,高高的大门顶上有“德山监狱”几个石刻大字,清晰的石痕给人一种肃穆之感。一扇电动大门把监狱遮得严严实实。通过严格的手续,我们进入了德山监狱的核心部分——监区。

进了大门,道路两边铺着平整的新绿草皮。草皮边上,有一个整洁清爽的篮球场。道路两边的高墙上写着各式号召犯人安心改造的标语。

顺着水泥路往监区深处走,王道生就住在第9监区。一个中年囚犯给我们打开了监舍楼的镂空铁门,在这个三面是墙,中间是篮球场的院落中,监舍对面墙上是犯人们自己出的黑板报,黑板报上是宣传禁毒的内容。管教告诉记者,这板报有王道生的功劳。

监舍楼只有四层,是一幢极普通的老式楼房。王道生关押在一楼紧挨楼梯口的一间监舍,有15个狱友和他住在一起。

15个狱友中,包括常德市市委原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彭晋镛,这个长期专职从事监督工作的高级干部,竟然走上了腐败的悬崖:2004年7月6日,因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湖南省岳阳市中院一审判决彭晋镛有期徒刑16年。他也是全国被查处的第一个地级市纪委书记。

随后,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地级市纪委书记从权力顶峰跌落,锒铛入狱,被关押在德山监狱服刑。彭晋镛案发后,常德全城沸腾,消息传到长沙,谣称彭晋镛一案带出了多个处级以上干部。事实是,彭晋镛案带出常德市委副秘书长、武陵区区长、市工商银行副行长、市农业银行副行长、市国土局储备中心主任等5名处级干部涉嫌受贿总额近300万元的5起重大经济犯罪案件。

一个是原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一个是原常德市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都是高级干部,都是因特大受贿贪污案被判入狱,且都是常德老乡,就这样机缘巧合地生活在同一间监舍。

“虽然都是常德老乡,但王道生和彭晋镛在进来前并不是很熟,只是一般的同僚关系。”监狱教育科长朱军向记者介绍,由于境遇相仿,现在两人比较亲近。

许多犯人不识字,监狱就为他们办起了扫盲班。早在1981年彭晋镛大学毕业就曾教过两年书。彭晋镛在监狱做回了老本行——“教书先生”,给狱友教小学数学、语文。

走进监舍,屋子里摆放着上下相连的木床,共有8张。犯人的床铺、凳子、脸盆都排放得规规矩矩,王道生的床铺是进门右手边的第三张,和彭晋镛的床铺距离不足两米。由于他们年纪偏大,所以都睡在下铺。犯人的床铺显得很简陋。当时是夏天,半旧的竹凉席上除了一个旧枕头和毯子外,别无它物。王的床铺暗格里放着一双褪色的旧皮鞋和一双塑料拖鞋。

记者发现,几乎每个犯人的床头上,都有一个写着姓名和编号的牌子,但是王道生床头上的塑料牌,写有名字的卡片却不见了。九监区的监狱管教告诉记者:可能是他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的名字。这或许是一种暗示:他在试图忘记过去。

按照德山监狱的规定,王道生每月可以和来探监的亲友见面两次,但是只能选择在星期三的上午共享这个天伦之乐,而且每次接见时间只有一个小时。

其实,就王道生来讲,除了他老家石门县的侄子和取保候审的妻子向菊,很少有其他什么人来看他。王道生位高权重的时候,王家常常高朋满座门庭若市,自从他出事后,就再也没有朋友,更没有官员来看他(按照探视规定,国家在职干部要探视王道生必须要相关部门开具的介绍信)。

采访那天,恰逢王道生的接见日,他妻子向菊来看他。上午10时,王道生在一名狱警的陪护下,在接见室隔着厚厚的玻璃,通过电话和妻子见面说话。狱警说,很多次,为了延长见面的时间,向菊常在接见日申请和丈夫共进午餐。也只有这一天,他可以吃上“小灶”,午餐荤素搭配,简单而充满别样的温情。

30年前,王道生大学毕业分配到怀化,经人介绍认识了向菊,两人开始了恋爱。随后,两人很快结婚,育有女儿王芳和儿子王健。

提及儿子,王道生多次在公共场合流露自己的懊悔之情:因为他不仅把自己搭了进去,还把风华正茂、前途大好的儿子牵扯了进来。王道生案发后,他和情妇郭某、王某的婚外情也被曝光,他受贿的401万元中有116万余元都给了情妇。向菊也因为贪欲膨胀,多次协助受贿,被羁押在湖南省看守所,现取保候审。

爱恨交织,繁华落尽,当年的恩爱甜蜜,曾经的矛盾不快,似乎就在眼前而恍不可追。两个老人在垂暮之年,竟只能以这种方式相见相慰,令人唏嘘不已。

据湖南省监狱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介绍:“在湖南的监狱里,没有哪所监狱为落马高官设置单间,也没有人因为曾经是高官而在监狱里受到特别优待。”

如今的王道生,与其他犯人没有两样,每天必须完成管教安排的任务和工作,空闲的时候便看看电视。同样是劳动改造,监狱管教看他这个年龄,长期的养尊处优让他很难承担过重的体力活,也就只安排他做一些整理文稿、出黑板报之类的活。除此以外,监舍楼几层楼走廊和楼道的卫生全部由王道生清扫。

监狱订有几份湖南当地的报纸,犯人们想了解外边的世界,就到阅览室看书读报。王道生负责管理这些图书。

在朱军的引领下,记者前往二楼王道生工作的监区阅览室。在楼梯间的墙壁上,有一个黑板,上面有“九监区奖惩记录”等字样,王道生和彭晋镛的名字赫然在目。

阅览室是两间房子相连,面积大概有30平方米,屋内打扫得窗明几净,靠墙的两排书架上摆满了书。书架上既有学习的书,也有消遣的书,书目类别比较多。

“这就是王道生平时学习的地方!”朱军一手指着阅览室中间的大方桌,一手对记者比画着。顺着他指的地方,记者看到桌面上摆放着几本书和几张便签,还有一本小字典。书名是《电脑入门课堂》。记者注意到,王道生翻看的一页是教初学者如何安装QQ和使用QQ的内容。

王道生在监狱里表现得“像个书生”,九监区的管教人员说:“他还是很文雅的,显得比较有素质,不像里面一些小青年特别容易冲动。”

王一天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凑:早上6:30起床出操晨跑。早餐后从事简单的劳动。8:00到图书阅览室报到上岗,负责图书的管理发放,中午有两小时午休,下午在图书馆一边工作一边自学。一直到晚上10:00回监舍内休息。

王道生有吸烟的习惯,但是据说吸得“不蛮凶”。在阅览室的书架边上,摆放着3盒还没开的“555”和一盒“精品白沙”烟。夜晚,王道生总喜欢一个人在氤氲的灯光下大口大口地吸烟,很长时间都不说一句话。

九监区一位和王道生相熟的监狱干警感叹到,王道生仕途坦荡,年近六旬的他如无意外可全身而退,作为一个曾经手握重权的高官,因为获罪如今落得身无分文、后半生将在监狱中度过。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前程锦绣的儿子也因为自己被判刑10多年,妻离子散,身陷囹圄,可谓老来凄凉。

2004年12月24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王道生父子均提起上诉。可是在法院二审过程中,王道生父子提出撤诉请求并获得批准。

高墙电网,深牢大狱,王道生走完了人生的辉煌。面对道德与法律的双重审判,面对漫漫刑期,他选择了深深地反思和忏悔……特约记者胡红梅本报记者熊小平陈安庆文/图独家声明:《法制周报》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新华网巴格达11月28日电(记者冉维)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在10月19日第一次出庭40天之后,28日又在首都巴格达戒备森严的“绿区”内第二次出庭接受审判。由于被告之一拉马丹坚持要自己选择替补辩护律师,法官宣布休庭至12月5日。

主审法官仍为阿明,他首先命令将被告的手铐和脚镣去掉,被告依次进入法庭,萨达姆在法官念到他的名字大约8分钟后才最后一个进入法庭。

与萨达姆同时受审的依然是7名与“杜贾尔村案”有牵连的前政府官员,包括萨达姆时期的副总统拉马丹,萨达姆的同母异父兄弟、伊拉克情报机构负责人易卜拉辛·哈桑和萨达姆时期革命法庭负责人班达尔等。

当天,萨达姆身穿黑色西装、白色衬衫,依然显得桀骜不驯,他进入法庭之后马上和阿明进行了激烈交锋。他抱怨电梯出问题,自己不得不戴着脚镣走上四楼。

当天庭审时,播出了已于上周去世的、萨达姆当政时期的高级情报官员瓦达·伊斯梅尔·谢赫在数周前于病床上为萨达姆一案作证的录像。美国前司法部长克拉克、卡塔尔前司法大臣纳伊米以及萨达姆的主辩护律师杜莱米等在法庭内就座。

由于为拉马丹辩护的2名律师被杀害,另一名辩护律师受伤后已离开伊拉克,因此,法庭为拉马丹提供了3名替补律师,但他拒绝接受法庭安排,坚持要求自己选择律师。阿明因此决定将庭审推迟到12月5日。同时,萨达姆同母异父的兄弟易卜拉辛向法官抱怨说,在他被诊断患有癌症之后,就一直没有得到适当治疗,他称这如同“间接谋杀”。

当天巴格达安全局势依然紧张。审判进行时,巴格达“绿区”遭到数枚迫击炮弹的袭击,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警方在巴格达明显加强了安全保卫措施,新华社记者看到通向“绿区”的主要道路已被封锁。

同时,新华社在萨达姆家乡提克里特的报道员说,当地群众当日举行了示威游行,要求在伊拉克以外的国家设立国际法庭,对萨达姆进行公正审判。而在巴格达以北70公里的杜贾尔村,当天也有大量群众举行示威游行,要求对萨达姆执行死刑。

新华社报道员当天还在巴格达大学采访了几名大学生。一名大学生说:“现在天天都是爆炸,我还真希望萨达姆仍然在位,这样至少我们有安全保障。”而另一名大学生认为,萨达姆过去犯下了太多罪行,他必须受到惩罚。

新华网消息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28日第二次出庭接受审判时,遍布法庭的麦克风记录下了他与同案被告,其辩护律师乃至警卫之间的私下谈话。法庭中的阿拉伯语翻译已将这些谈话的部分内容透露给媒体。

据报道,在牢房中被关押已近两年的萨达姆在暂时休庭时显得非常愿意交谈。他和交谈者可能不知道周围的麦克风仍在工作。

谈话主要内容是单调乏味的牢狱生活。萨达姆对前革命法庭负责人班德尔说:“我不喜欢监狱的食物,只能挑着吃。萨达姆还说,他必须穿过4道铁门才能抵达清晨散步的地方。散步区域大概仅有9米长。“有一只眼睛”对他进行24小时监视。

在谈到家人已经获准探访问题时,萨达姆表示他拒绝亲戚来访。原因好像是担心女眷见到他的狱中窘况时会哭泣。

萨达姆还提到拿破仑和墨索里尼的名字。美国媒体称,这两人的经历和结局可能让萨达姆想起了他本人的命运。

尽管萨达姆经常在法庭上与主审法官进行激烈辩论,但私下讲话时也会自嘲。他对警卫说:“萨达姆已不再是雄狮了,所以不要惧怕他”。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秘小胜)欧盟司法委员弗拉蒂尼28日在柏林表示,如果有欧盟成员国被证明设有美国中情局的秘密监狱,该国将面临在欧盟内部被暂时剥夺投票权的惩罚。

弗拉蒂尼在柏林一个反恐会议上表示,“我有义务向欧盟理事会建议严厉的惩罚措施,包括暂时剥夺该成员国的在理事会里的投票权。”针对曾有媒体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曾在罗马尼亚和波兰设有秘密监狱,并且载有恐怖嫌疑犯的飞机曾在欧盟国家机场起降,欧盟理事会正展开一项调查。理事会还敦促相关国家提供关于该事件的全部信息。对于欧盟委员会进行的调查,中情局拒绝发表任何评论。

小泉想要在这次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修复中日、中韩关系的计划没能实现,反而受到中国和韩国的冷遇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11月18日和19日,日本首相小泉在韩国釜山的APEC第十三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发言中和会议结束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多次谈到了中日关系。他对中日关系表示乐观,说自己是中日关系的友好论者,尽管两国间存在问题,但丝毫没必要对此感到忧虑,两国间的友好关系将继续推进,但是同时表示将继续参拜靖国神社,并认为这不会成为中日关系的障碍。

众所周知,靖国神社问题是目前中日政治关系处于僵局的主要原因。虽然不可否认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日关系中存在着一些结构性的矛盾,但是正是因为小泉不顾中国方面的多次抗议执意参拜靖国神社而恶化了目前的中日关系,直接破坏了中日关系的气氛,尤其是两国首脑迟迟不能实现互访,甚至在多边场合的首脑会晤也受到了影响,使中日间面临的许多重大问题无法解决。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