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防部报告称美战略打击能力可能显著下降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13:03:32

12时左右,大兴殡仪馆的车赶到,抬出两个黄色的写有祭奠字样的盒子,将两个女孩装入。东侧女孩头已被撞碎,穿银灰色的运动裤。西侧女孩散着头发,上身穿黑色T恤,下身穿蓝色牛仔裤。

据清华园火车站王站长说,民警在西侧女孩的身上发现了金世纪学校的学生证,学生证上的名字是李秋兰,年龄19岁。警方透露学生证上写的专业是商务办公专业,他们已通知学校,在等待家属。另一女孩还不能判别身份,看年龄两女孩差不多。

记者看到,两个女孩出事的地点在铁路信号灯下面,女孩出事后仍有居民在此穿行铁路。这段铁路距可以通行的五道口段有大约400米,而南侧四环辅路未建行人、自行车可以上下的台阶。居住在附近的居民王女士说,两边太远,而铁道的栅栏也被破坏,所以很多人每天都穿越铁路。铁路对面就是一个大的菜市场,还有一些学生宿舍,人员流动量很大。而该路段北侧不远处正好是一个拐弯,行人不易看到疾驰而来的火车。

清华园火车站钟站长说,这段铁路火车是禁止鸣笛的。有居民说信号灯附近原来有一个道口,两年前被关闭,有道口的时候基本没出过事情。北京铁路局的工作人员对此表示,道口的开关是根据相关政策规定执行的。

8月5日下午3点30分,北京中环假日酒店,长江电力2005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高票通过长江电力股权分置改革方案。

股东大会现场投票统计的最后结果显示:参加表决的流通股股数为265351705股,投赞成票的为252198806股,占95.0432%;13151799股投了反对票,占4.9564%,弃权的1100股。

而8月1日到8月5日的网上投票统计结果显示:参加表决的流通股为1876755769股,其中1815988309股投了赞成票,占网上流通股表决比例96.7621%;反对票占3.1740%,弃权票占0.0639%。

为股改方案得到流通股股东的理解和支持,前后奔波近60天后,总经理毕亚雄终于可以展颜一笑了。作为长江电力股权分置改革工作实战操盘手,毕亚雄这一笑来得不易。

为了给市场一个更为明确的预期,长江电力这只超级大盘股在股权分置改革的关键时期义无返顾地背负起了它应有的历史责任。

6月20日,长江电力公告:按照国家统一部署,本公司非流通股股东提出了股权分置改革意向,公司被确定为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单位。

长江电力毅然参加股改的决策来得是如此的突然,但带来的示范效应却令决策者的努力没有白费。由于长江电力、宝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600019.SH)两家大盘蓝筹股被确定为第二批股改试点,整个证券市场在一夜间突然意识到一点:股权分置改革将进行到底了。

也正是长江电力股改的消息来得如此之突然,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如何对待长江电力的股权分置改革,股改方案的设计就已落到实处了。

在任何一个市场上,买卖双方的讨价还价都没有对错之分。长江电力的非流通股股东和流通股股东迎来的是漫长的沟通和谈判,博弈就此开始。

7月2日,长江电力公布了第一份股改方案,显然市场并不领情。在对第一份方案给予“繁复”的批评性舆论背后,出现在长江电力股改方案中的权证新模式不为流通股股东所理解。

“方案是核心,沟通是关键。”长江电力董事长李永安提出了股改工作方针。

李永安说:“长江电力股改方案必须要遵守四大原则:根据公司实际情况向流通股股东支付对价;从中期发展角度看,要有利于提升上市公司业绩;从长远发展角度看,要从根本上保护投资者权益;有利于保护全体股东权益,有利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提高公司投资价值。”

“在60天的股改过程中,长江电力采取了多种形式,组织了四轮大规模的投资者沟通交流活动,我们先后组织了140场投资者沟通会。”毕亚雄说。

频繁的沟通会得到了众多投资者的一致好评,基金等机构投资者众口一词地对长江电力非流通股股东的良好态度表示了赞许。

7月21日,长江电力公布了修改后的方案在每10股送1.6706股、派5.88元的基础上,每10股增派1.5份认股权证,行权价格为5.5元;认股权证存续期限修改为自权证上市之日起18个月。长江电力同时承诺,公司在2010年以前每年的现金分红比例将不低于当期实现可分配利润的65%。

修改方案一出,长江电力股价逆市上涨0.23元,涨幅达2.7%。根据数据统计,6月17日长江电力股东户数为165093户,户均持股1.41万股,而到7月21日,股东户数下降到151852户,户均持股上升至1.53万股。抢权行情的背后意味着机构投资者对长江电力股改方案的认同。

“我们在设计方案时总结了第一批试点方案的经验,为了实现方案实施后市场股价保持稳定的目标,我们采取了‘送股+派现+权证’的模式。虽然方案比较复杂,但经过大量的沟通,我们还是得到了大部分投资者的认同。”方案设计的主要参与者、长江电力副总经理张定明向记者解释。

他说:“长江电力推出股改方案的时候,正是股市徘徊于1000点的敏感时期,如果采取大比例送股这种简单的股改方案,不利于复牌后股市的稳定。我们希望长江电力不要因为股改而发生股价大幅波动。”

对于市场诟病最多的权证问题,长江电力副总、财务总监寇日明向记者解释:“我们认为,长江电力保持60%的负债率有利于整个公司未来发展和全体股东的利益。目前长江电力的负债率为47%,在以收购母公司优质资产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的经营模式下,以权证来实施股权融资是一种比较恰当的选择。”

张定明进一步解释,流通股股东可以出售权证以获取1.8元/份的收益,再融资的最后落实可以由长江电力集团总公司来承担。

“我们在长江电力的持股上一直采取的是增持态度,今天投票赞成表明了瑞银对长江电力一贯看好的立场。”参会代表、瑞银集团亚洲区董事卢强说。

他认为:“长江电力运作规范、业绩优良、投资风险低,瑞银支持长江电力股改方案。”

对于长江电力复牌走势,卢强没有发表直接的看法,他说:“长江电力搞不搞股权分置改革并不重要,我们一直都非常看好这只股票,并继续长期持有。”

参加股东大会投票的博时基金公司代表于洋发言认为:“长江电力股改方案经过多次沟通,得到了众多机构投资者的一致认同。希望股改能成为长江电力开辟未来发展道路的起点,而不是终点。”他建议,长江电力加快收购步伐,进一步保持盈利增长能力,并适当考虑实施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公司管理者、非流通股股东、流通股股东利益一致,更有利于投资者信心的保持。

作为机构投资者追捧的行业龙头股票,长江电力复牌走势令人关注。作为占上海证券交易所总市值2.93%的权重指标股,长江电力复牌后股价的变动对大盘指数的影响不容忽视。

而长江电力的股东们有理由相信复牌的良好表现,近期复牌的G股股票纷纷走出的复权走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如果长江电力复牌后能有一个好的走势,其股价对大盘指数的带动作用将是其他股票不能比拟的。作为持有者,我们期待长江电力复牌的这一天。”某基金经理说。

7月21日晚8时40分,成都市蒲江县城区朝阳大道。一辆车牌号为川AZ5232的黑色桑塔纳轿车从朝阳湖往县城世纪广场方向行驶,将正在过人行横道的两名少女撞翻在地。司机黄明军下车后没有察看伤者,而是在拨打一个电话后弃车而去。随后,一名叫曹纪成的中年男子赶到现场,称自己才是肇事车司机。

黄明军是蒲江县大兴镇党委书记。被撞伤的,一个是北京邮电大学学生,另一名则是刚参加了高考的高中毕业生。

县交管部门事后认定曹纪成是肇事者。伤者家长不服,将“顶包”事件向县委书记张俊国反映。张俊国当即要求县纪委、监察、公安部门调查事情真相,严肃查处肇事司机。昨日,这起镇党委书记驾车撞伤人后找人“顶包”的事件终于真相大白。

路经蒲江城区的朝阳大道是连接成雅高速到朝阳湖的一条双向4车道,晚上车流量并不大。7月21日晚8时30分,家住前卫街附近的黄婷婷和同学王一羽参加完同学聚会,相约一起回家。黄是北京邮电大学的大二学生,王一羽刚参加了今年的高考。8时40分,二人走到朝阳大道与凤江街十字交叉路口的人行横道时,一束刺眼的灯光射了过来。两人还没有回过神来,黄明军驾驶的黑色桑塔纳轿车就撞上来。黄婷婷和王一羽当场就晕了过去。一位目击者称,当时黄婷婷的头重重地砸在车前挡风玻璃上,整个人又弹回地上,王一羽则被撞出几米远。

目击者说,戴着黑框眼镜的黄明军一边下车一边打电话。当时他没有走向伤者,而是急匆匆地离开现场。随后,有人拨打了120和122。当交警赶来时,另一个中年男子赶到现场,自称是该车的驾驶员,人是他撞伤的。目击者称,该男子名叫曹纪成,是蒲江县某出租车公司的总经理,是黄明军的“亲家”。

7月27日,事故发生后第6天,蒲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出具了“蒲公交[2005]第133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交通事故基本事实为:2005年7月21日,曹纪成驾驶川AZ5232轿车沿蒲江县城朝阳大道往县城世纪广场方向行驶,20时40分,行至朝阳大道与凤江街十字交叉路口,因疏忽大意与从凤江街往前卫街方向横过朝阳大道的行人黄婷婷、王一羽相撞,造成黄婷婷、王一羽受伤,川AZ5232车受损。并认定,曹纪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黄婷婷、王一羽不承担事故责任。

两个孩子的家长当时提出异议,认为曹纪成是“顶包”的,并非真正的肇事司机。

“……当时两个娃娃被撞得相距20米远,但是目击者却看到肇事司机并没有去看伤者,而是打了一个电话后逃走,一会儿,另一个人上了桑塔纳。”7月29日,伤者家属给蒲江县委书记张俊国写信,反映了“顶包”的情况。

知情者说,就是这封信使一起看似扑朔迷离的交通肇事顶包案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张俊国感到很吃惊,要求县纪委、监察、公安部门一定要查清此案,严肃处理,还受害者及其家属一个公道。这封信的催化剂作用很快显现出来,纪委、监察、公安部门立即对此事展开调查。

8月4日下午,蒲江县委宣传部新闻科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件事情影响比较坏,纪委、监察、司法部门现在都在对此进行调查,县上也将会有一次大的整顿。”他说,事发后,黄明军已被停职。

蒲江县委宣传部一位副部长介绍,县委、县政府对这个事情高度重视,纪委、监察部门也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目前还没有调查结果。他说,前不久在该县召开的一次大会上,县委书记张俊国花了十分钟讲酒后驾车的问题,对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进行了严厉批评。

8月4日,成都市公安局交管局作出了“关于撤销‘蒲公交[2005]第133号’交通事故认定”的决定。

该决定指出:蒲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在办理信访案件过程中,发现“蒲公交[2005]第133号”交通事故案肇事人有“顶包”嫌疑,立即对该案进行重新调查,发现情况属实,即上报我局要求撤销“蒲公交[2005]第133号交通事故认定书”,我局按照执法监督程序对此案进行复查。经复查,2005年7月21日,黄明军驾驶川AZ5232桑塔纳小客车沿蒲江县城朝阳大道往县城世纪广场方向行驶,20时40分行驶至朝阳大道与凤江街十字交叉口时,因未避让在人行横道线内通行的行人,将在人行横道通行的行人黄婷婷、王一羽撞伤,事故发生后,其通知曹纪成前来顶替。原“蒲公交[2005]第133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曹纪成为事故肇事驾驶员的事实错误。

成都市公安局交管局撤销了蒲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7月27日作出的责任认定,由蒲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依法重新作出交通事故认定。当日,蒲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重新作出了《交通责任认定书》,确认了黄明军驾车撞人、弃车逃逸并通知曹纪成前来“顶包”的事实。

4日下午3时30分,记者来到蒲江县人民医院。两名伤者就在这里接受治疗。病房的门紧闭着,床上的被子叠得很整齐。护士说,两个女孩散步去了。

提及两个女孩子所遭遇的车祸,几名医护人员仍清晰地记得事发当晚的情况。一位护士说,两个受伤的女孩中,黄婷婷伤势较重,身上多处有挫伤,送到医院后先后吐了三次。王一羽伤势相对较轻,脸上和身上有擦伤。经过十多天的治疗,两个孩子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但还需住院观察。

记者了解到,事故发生后的最初几天,黄明军一直没有露面。送伤者到医院、给伤者垫付生活费等都是由曹纪成在做。直到4日晚上,黄明军夫妇才前往伤者家中道歉。

在记者赴蒲江采访期间,有知情人士指出,黄明军肇事后下车时,满身酒味。

4日下午,就记者提出的“黄明军是否酒后驾车”问题,蒲江县委宣传部新闻科一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和你们了解的情况大体上差不多,他是否是酒后驾车还需要公安机关的说法。”

4日下午,记者来到蒲江县大兴镇党委和政府办公大院。一位工作人员称,平时的印象中,黄是一个很务实的人,也不爱喝酒。记者了解到,黄今年41岁,当初从重庆一学校毕业后,分配回县政府办工作。1998年来到大兴镇任镇长,后来任镇党委书记。

随后,记者来到离镇有1公里左右的黄明军家中。他同母异父的哥哥何金良称,黄明军平时不怎么喝酒,前段时间母亲生日时他也只是喝了两杯啤酒。

昨日上午9时45分,记者拨通了黄明军的手机。在记者表明身份后,电话那头出现短暂的沉默。黄明军称,这件事情正在调查。当记者提出面对面采访时,黄称“我在外面”并急着想挂断电话。记者立即询问:“你是否酒后驾车?”他回答:“再说,再说。”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昨日下午,记者再度拨通黄的电话。黄接通后就挂断了电话。下午3时10分,记者在伤者王一羽的家门口巧遇黄明军。当记者上前表明身份时,他说:“这事已经解决了。”记者再度提出“是否酒后驾车”这个敏感问题。黄一再强调“事情已经解决好了”,然后快步离开。

目前,当地有关部门正对此事展开进一步调查。本报将对此事予以继续关注。记者刘诚马黎明摄影实习生林坤

本报讯(记者张力)渝北区统景镇龙安村的邹兵醉酒后夜闯嫂嫂卧室,被嫂嫂用扁担打死。嫂嫂段凤合很快被公安机关逮捕。令人意外地是,当地200多名村民在得知段凤合被抓后,联名上书法院为其求情。称段凤合大义灭亲,为村民们除去了“村霸”。昨日,打死小叔子的嫂嫂段凤合被渝北区法院一审判处犯有故意杀人罪,但因其属防卫过当,免予刑事处罚。在场旁听的群众无不拍手叫好。

今年1月1日晚11时许,家住渝北区统景镇龙安村的段凤合一家睡得正香。突然,屋外看家狗“汪、汪、汪”地叫个不停。“段凤合,我要整死你一家人,让你们全家不得好死……”门外,一个跌跌撞撞的醉汉口出狂言不停地叫嚣。很快,堂屋大门响起了撞门声和窗户玻璃的破碎声。段凤合和丈夫邹茂华已经听出了屋外大声叫嚣的人正是邹茂华的亲弟弟邹兵。

邹兵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恶霸,村民人人都怕他,此时的段凤合和丈夫都被吓得不敢出声,惊恐地留意着门外的动向。但屋外的撞门声越来越大。没多久,他们听到用钎担(一种农用器具)顶住的堂屋大门被撞破的声音。

邹兵闯进堂屋,径直走到哥嫂卧室门外继续大声叫骂。邹茂华见状被吓得在卧室里大声呼喊:“救命啊!快来救人啊!”邹兵听到哥哥的呼救声,不但没有罢休,反而在堂屋里找到一把镰刀,对着卧室门一阵猛砍。卧室门很快被邹兵砍了一个洗脸盆大的洞。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