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跌标志多方放弃抵抗 市场大资金打劫后撤离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3:14:58

黄涛:我从没处过对象,不知道如何相处,所以同学就推荐我到网上玩游戏,就是模拟谈恋爱过程的,两个虚拟的人交往、处对象然后同居。我玩过之后,很刺激,决定亲身体验一下,就和她搬到一起生活,我们花300元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住到了一起。

周静:有,住在一起半个学期我做了两次人流,都是他带我到医院做的。后来医生告诉我堕胎有危险要避孕,我们才开始尝试避孕的。

黄涛:不知道能惹这么大事,当时就以为好玩,像过家家似的,和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很满足,我没想过以后的事。刚开始同居时她就怀孕了,都做掉了,后来我们就知道采取措施避孕,但没想到还会得别的病。再说,我们发生性行为都是自愿,发生什么后果都要自认倒霉。

周静:我知道母亲担心我以后的生育问题,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不要孩子不也能正常生活吗?我觉得这对我今后没什么影响。但这次的手术却让我后怕,今后我可要谨慎了,这之前我还真不知道同居性行为会对我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记者在采访此案后,对哈市一些学校进行了走访,发现未成年学生同居已经成为日益突出的校园现象。在哈市很多职业高中、技术学校、中专院校周边地区,目前已出现一些长期性“异性同居房”,而一些校园周边的旅店也为花季少年提供短时同居房。15日15时左右,记者在哈市某职业中学附近的一家旅店外看到,店主将一对稚气未脱的男女少年迎进店内。附近的居民李大爷告诉记者,这里的不少房主就靠租房给学生以维持生活,而低龄少年租房同居的现象也是常有的。

针对少年同居现象,哈尔滨曲伟杰心理学校近期做了一项网络调查,结果显示,哈市中学生中发生过性行为的人数约为总人数的8.2%。心理学教授曲伟杰表示,在调查结果中,对于性生活,哈市不少中学生的观点是,只要双方愿意,发生性行为没什么了不起。这说明如今的中学生,在生理和心理年龄上都呈现出早熟的趋势。但过早地发生性行为对青少年的危害是很大的,尤其花季少年同居,双方一旦感情出现危机,随之而来的不仅是学习上的压力,那些生活上和精神上的压力都会对他们的心灵产生不可估量的创伤,在心理学上被称之为“爱的错乱”,由于错乱而导致的自杀、情杀等社会案件在学生当中时有发生。

据省第五医院妇产科主任齐宏燕介绍,只有满23岁,女性身体在进行性生活和怀孕的过程中,才有足够的承受能力。而未成年人过早涉足性生活,子宫功能不全极易造成畸形胎情况,发展下去,后果很严重。由于人流手术本身就是对身体的一种伤害,因此有时人流术后引起炎症,会导致输卵管堵塞,最后不孕。此外,由于年轻女孩身体发育还不成熟,过早的性生活、流产,宫颈癌的发生率要比常人高四五倍。所以她建议,告诉中学生过早性生活的危害,应该是中学性教育中重要的一课。

香港消息虐儿案终于演变成人伦悲剧,16日晚间被母亲锁在旅行皮箱内昏迷的10岁男童,经医生抢救无效,于昨天凌晨3时宣告不治。警方决定控告男童的父母谋杀罪名。

两名被告分别是49岁的朱荣汉及35岁的日籍女子高桥香世,被控于16日在湾仔区皇后大道东一个单位内,谋杀10岁男童朱泰福。两人昨天上午提堂,案件押至3月17日再审。

16日晚,朱荣汉报案称儿子在家中昏迷。警方赶到现场,发现昏迷的10岁男童被锁在一只1.2米×0.6米的硬壳旅行皮箱内,身体缩成一团,根本无法转身及动弹。当时男童已没有呼吸,虽经送院救治,但情况一直危殆,至昨天清晨,男童宣告不治。

医生表示,旅行箱设计多是防水、不透气。如果把孩子锁在里面,孩子因被困挣扎,使皮箱内的氧气消耗得更快,缺氧下呼出的二氧化碳聚集,令人昏迷、大脑受损。而人只要5分钟缺氧,大脑就会完全损坏,成为植物人,甚至死亡。(信息时报)

本报北京讯普通百姓如何创业?怎样才能实现自己的财富梦想?昨天,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清华大学中国创业研究中心、中国农业大学MBA中心和国家发改委中小企业对外合作协调中心联合推出《中国百姓创业调查报告》,揭开我国百姓创业的秘诀。

这份调查报告是从924份有效问卷中归纳、提炼的,问卷涉及26个省、市、自治区,具有广泛代表性。

调查结果显示,48%的创业者资金规模在10万元以下,19%在10万到30万之间。专家建议:创业者通常可通过自筹资金、合伙入股、银行贷款、寻求风险投资、争取政策性风险投资基金等方式筹得必要的启动资金。

这份调查报告还从不同侧面揭示出创业者的几大特性:从创业年龄来看,26岁至35岁的占到47%,36至45岁的占到27%;而25岁以下、46岁以上的创业者分别占到18%和8%。

报告显示,近年来“银发创业者”越来越多,如杭州打工的65岁老人蒋文渊拿出毕生积累的10万元做年画壁挂,终获得成功;北京61岁“拧老太太”张书英开发无糖饮料;武汉71岁曾献南老人凭一手猪鬃手艺赚下三四百万。

在创业者目前的最高学历中,高中学历占的比重最大,其次是专科。企业雇员和农民是创业主力军。企业雇员所占比重最大,为41.56%;其次为农民,占25.11%。

创业方向选择上,男女创业者体现出明显的行业差异。妇女创业者趋向于选择的前三个行业分别是餐饮业、批发零售业、信息服务业。而男性创业则趋向于选择批发零售业、工业加工业、农业加工业。

在被调查的创业者中,有过失败经历的占48%。由此可见投资创业不可能一帆风顺。导致创业者失败的因素,第一是资金周转问题;第二是创业项目选择错误;第三是管理不善。

此次调查还发现一个有趣现象:创业者普遍有读书习惯,其中48%的人平均每天读书1~2小时,读书时间在2~3小时的占15%,低于1小时的占32%。

创业者表示读书目的是为了更好工作,以自我提高和工作需要为目的的创业者占73%。调查者对创业者经常阅读的图书种类进行统计发现,经营管理类图书,专业图书(医、工、法律、计算机等)和历史人物传记类图书占据前三位。《深圳商报》供稿

记者看到,当地几十名群众站在路边议论纷纷,现场有些混乱,巴南区莲石派出所民警正在紧急维持秩序。路边停靠着一辆白色的长安货车。

群众告诉记者,妇女晕倒后,巴南区人民医院的医生很快赶到了现场,但医生现场诊断,妇女瞳孔发散,心跳和呼吸均已停止,医生确认妇女已经死亡。由于在场人都不认识死者,且死者也无家属在场,所以附近的群众就将死者抬在长安货车上。

“死者见儿子在网吧上网,十分气愤,由于情绪激动,一口气没接上来就……”据君悦网吧隔壁的剑羽皮鞋批发商老板张女士介绍,昨天下午两点半左右,一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走进君悦网吧,几分钟后,那妇女将一20岁左右的男子从网吧里拉出来,对着男青年又打又骂。男青年只是低头不语,没做任何反抗,“从断断续续的骂声中,才知道两人是母子关系。”

张女士告诉记者,妇女把儿子从网吧里拉出来后,在路边对着他打骂,正好一位卖纸游摊路过,劝妇女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儿子,给他留点面子。

另一目击者李某称,当时中年妇女气得语无伦次,她不停指责儿子竟连其辛辛苦苦卖菜存下的2000元也偷来上网。最后,许学东丢下一句话“妈妈,你别再管我了!”骑上摩托车,扬长而去。

“你不回来,我就死给你看!”妇女站在路边大声喊:“我马上死给你看。”妇女一转身,就倒在路边人事不省,男青年刚好驶到大江厂街转盘处。

当时,路过此地的十几名群众见状,都不敢轻易挪动妇女,赶紧拨打110求助。约10分钟后,医院医生赶到,诊断妇女已死亡,“可能因为精神过度紧张或气愤猝死,或突发心肌梗塞、脑溢血死亡。”

事后,不少知情者称,死者叫王世兰,今年51岁,丈夫许健是綦江轮船公司下岗职工。王世兰曾说,和丈夫养家不容易,卖菜的几个钱,都被儿子偷去上网了,这次儿子许学东偷了家中两千多元钱去上网,一连好几天都没回家。昨天上午,她发现钱不见了,当即就从天明村小坝乡家里赶到鱼洞大江厂一带,一家挨着一家网吧找,到下午终于在君悦网吧找到儿子。

事发后,巴南区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大队立即展开调查。范科长称,24岁的许学东是成年人,他是持其本人上网卡到网吧上网的。经查,网吧证照齐全,属合法经营。

“妈妈,你不要再管我了!”24岁青年许学东没想到,这样一句绝情话,竟成了他和母亲的诀别语。昨天下午,母亲去世后,自认罪孽深重的儿子长跪母亲身边求母亲宽恕。

在鱼洞莲花街君悦网吧门前的那辆长安小货车上,许学东痛哭流涕,长跪不起。周围挤满了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的人群:“就是他气死了妈。”尽管如此,他只是默默注视母亲,低头不语,但母亲已不能再醒来。

据君悦网吧的老板介绍,许学东到网吧上网没多久,到了下午两点半左右,一中年妇女就气冲冲走进网吧,见许正在上网,朝他头上“啪啪”扇了几巴掌,骂道:“你妈卖菜的几个钱你也要偷。”

妇女说着,连拖带拉将许学东拉到网吧外面,之后又在门外吵了一阵。网吧老板称,自始至终,那儿子都没开口反驳,更没动手。

“因听说她是许学东的妈妈,就没好上前劝说。”网吧老板称,许学东是网吧常客,前几天都在这里上网,既然母亲教育儿子,就没过问。可没想到,几分钟后,隔壁皮鞋店老板急急忙忙找进门来,说许学东的母亲气得晕倒在地了。我就电话通知了许学东。

随后,网吧老板拨打了110、120。到昨晚近8点,记者离开现场时,许学东仍长跪在母亲遗体旁。

昨天下午,24岁的许学东长跪母亲遗体旁长声恸哭,久久一言不发,眼泪一滴滴掉落在母亲所躺的凉板上。

面对亲人带着哭腔的询问,面对围观群众的议论,面对记者的劝慰,许学东哭声更加悲恸。后来,他渐渐平静下来,接受了记者采访。

许学东:我才上半个小时,我妈妈就找来了。我本来在附近一建筑工地打工,这几天没事可做才来上的网,一天不过耍三四个小时,都是用的我自己的钱。

许学东:我妈心急火燎地让我跟她回家,她因为气愤,当场对我动了手。我虽没跟她顶嘴和还手,但当时觉得她的管教太烦人,就马上骑摩托车离开了网吧,只想快些摆脱她的责骂。但几十分钟后,我接到电话,才晓得妈妈出了事,急忙赶到网吧……妈妈的身体一向很好,我根本没有想到她竟会……

记者:你今年24岁了,父母已年过半百,作为家中的独生子,你有没有想过承担家中的责任?

许学东:我很少考虑这个问题。我平时比较贪耍,上网也只是为了好耍,心想这几天反正无事可做才来上的网,完全没想到家中的活儿需要我的帮助。我更不会想到,上网会给我和家人带来伤害,我害得自己失去了妈妈!这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上网了!

昨天,荣格心理咨询所所长周矩说,早已成年的许学东如此喜爱上网,说明其心理年龄与实际年龄不相符合,显得较幼稚。

周所长认为,许学东虽已24岁,但心态较幼稚,自控能力较差,易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他只为在网络中寻求短暂的快乐,而忘了早已成年的自己应做的事,也没想到在家里该担起何种责任,“成年后还像小孩子般喜欢上网,说明他的心理年龄不够成熟,不符合其实际年龄。这或许还跟其家庭教育有关,家长从小不能对孩子过分的溺爱。”(记者顾晓娟见习记者周扬朱阳夏图/张锦旗)

本报综合报道据美联社18日报道,美国俄克拉何马州一名脾气粗暴的男子日前在与女友共进晚餐时发生争吵,一怒之下他竟然一口咬掉女友的鼻子,并吞进肚子中。

据报道,这名饥不择食的男子名叫格莱格·西尔,45岁,是俄克拉何马州东北部塔尔萨市人。16日晚上,他和37岁的女友乔迪·巴奈特还有家人共进晚餐。据家人回忆称,两人在吃饭过程中因一点小事引发激烈争吵,最后脾气暴躁的格莱格竟像一条恶狗一样,照着乔迪的脸一通咬。等到家人奋力将他从乔迪身上拉开时,后者的脸已经被咬得血肉模糊。

随即,乔迪一边啼哭一边冲进后屋照镜子察看伤情。又从后屋冲了进来。家人看到,此时乔迪脸上蒙着一块血淋淋的餐巾纸,她歇斯底里地对家人喊道:“不好了,格莱格把我的鼻子给咬掉了!”

目瞪口呆的家人立即揭下乔迪脸上的餐巾纸,看到她脸上原来是鼻子的地方已经成了一个血窟窿,惨不忍睹。

见此情形,家人不得不立即打电话叫来救护车,并迅速报警。警方赶到后,立即在屋子里四处寻找乔迪被咬掉的鼻子,但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警方发言人拉里·爱德华表示:“我们把房间各处都搜了个底朝天,但就是没发现鼻子。”警方认为是格莱格吞了鼻子。

随即,救护车将乔迪和格莱格两人一起送到当地医院急诊室。警方要求医生立即对格莱格进行洗胃,以使他将吃下肚的鼻子再吐出来。但是医生却无奈地表示:“考虑到胃内的酸液对鼻子的腐蚀极大,即便格莱格真的将鼻子吐出来,也没有多大意义了。”医生解释称,鼻子是由软骨和其他一些柔软的组织构成的,胃酸可以很快地将它溶解消化。

据报道,案发后,格莱格坚决否认自己咬掉了女友的鼻子,并与警方也发生激烈打斗,最终警方被迫向他喷射胡椒粉才将其制服。据悉,目前警方已经将格莱格逮捕,并即将以“伤害、殴打他人”等多项罪名对他提出起诉。(袁海)

本报讯(记者杨明通讯员周四根、姚文军)记者昨日获悉,广东省总工会、省委宣传部、省民政厅、省司法厅等11家单位联合制定出台广东省《关于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和支付机制,使农民工工资水平随着企业经济效益的提高而提高。地方工会要承担起第一知情人、第一帮助人、第一报告人、第一监督人的职责。

省总工会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广东全省共有2200万农民工,约占全国的五分之一,其中来自外省的农民工超过1600万人,是全国吸纳农民工最多的省份。

《意见》提出,当前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的任务有7个方面,主要是:推动建立预防和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长效机制,督促用人单位特别是非公有制经济单位依法为农民工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落实农民工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意见》提出了维护农民工权益的6大措施:抓组织建设,最大限度地把农民工组织到工会中来。以非公有制经济单位为重点,努力探索依托各类商会、行业协会建立行业工会(联合会),以及村工会、楼宇工会、项目工会、市场工会、社区工会等适应农民工就业的多样化的新型组织形式。抓帮扶,叫响“农民工有困难找工会”的口号。企业工会能办的事,要主动办好,把问题解决在企业;地方工会能办的事,要承担起第一知情人、第一帮助人、第一报告人、第一监督人的职责;要督促用人单位执行《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落实最低工资保障制度,建立正常的工资增长和支付机制,使农民工工资水平随着企业经济效益的提高而提高;在小型企业比较集中、农民工比较多的地区,大力推行区域性、行业性集体合同制度。

某银行璧山支行客户经理,带着20万公款,将在歌舞厅当坐台的情妇及其姐妹带出去旅游,竟留下遗书称自己欠下了高额赌债已自杀。在情妇的劝说下,这名客户经理13日向该县警方自首。15日,当地警方以涉嫌职务侵占将其刑拘。

去年9月29日,该县某支行向警方报案,6天前,该行客户经理宋阳突然失踪,而且宋从该县某公司收取的15万余元营业款未入库,璧山公安局经侦大队立即介入调查,发现宋还将他9月22日经手的5万元现金带走。

据宋的家人介绍,宋从9月23日起便没有了消息。家里的人也在四处寻找,拨打其手机已停了机。

民警通过走访、摸排和网络监控等,终于得知宋与某歌舞厅坐台小姐小凤(22岁)来往甚密。民警便赶到小凤曾工作过的歌舞厅,但扑了个空,据小凤的一位同事介绍,宋已带着小凤和其妹妹小霞外出旅游去了。警方调查,小凤是宋的情妇,二人2003年4月相识,之后他们常在外开房发生性关系,而且宋每次都会给小凤几百元“慰问费”。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