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就反分裂法表态 鼓动民众参加326游行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2:46:01

主持人:面对这个数字的时候我还有一个问题,这13万人都是谁,大多分布在哪儿,他们的生活状况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条件下?

主持人:你看我们再来看第三个,全国目前结核病患者约450万,这个数字又意味着什么?

王陇德:在我们国家好像13亿人口,你看450万你觉得似乎是一个小数子,可是把这个数字要放在欧洲去,那就是一个城市的整个人口甚至一个国家的人口,同时目前这个450万里,大概有145万的传染性肺结核病人,这个传染性肺结核病人,一个病人一年可以传播十到十五个人,如果发现比较晚,你看他这个传播速度是非常快的。

主持人:这个数字足够让我们提起心来了,可是又看到了第四个数字,我觉得心提得就更高了。全国目前正在接受治疗的结核病患者只有60万,那390万哪儿去了。

王陇德:那390万分两种情况,一种情况就是他是非传染性病人,就是他不是排菌的,这是占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就是我们还没有发现他,因为我们到2005年年底为止,世界卫生组织的目标是传染性结核病人发现率达到70%,也就是说还有一部分人他要么自己不知道,要么有点症状,但是他没有去就医,要么有些贫困人口他不去就医,实际上国家现在已经确定了对于农民患者,对于城市中负担不起的人群是免费治疗的。就是他不知道国家的政策,他觉得自己没钱,他不去就医,所以还有一部分病人应该说是隐藏在这个社会中间。

主持人:我这块可以告诉你一个发生在我生活中的真事儿,是我惟一的一个嫂子她的妹妹跟我同龄,就在十年前的时候,因为肺结核死亡,当时因此我非常震惊,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病还能死人,并且她家里也并不能说特别地缺钱,就是说我们曾经在现代居然有的时候是没有办法的,就是说它是不能治的是吗?

王陇德:对,特别是多耐药的结核菌感染,治疗起来应该说是非常困难,而且治疗的费用也非常昂贵,像普通的结核病人,现在一般半年的治疗吧,仅仅药费大概就是200块钱左右,可是耐药性结核病人如果要治疗,一个是时间拖长,另外一个就是得多种药物联合化疗,多种药物联合化疗费用就比较昂贵了,现在一般得两三万块钱。我们国家耐药病人占了全球的四分之一,所以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讲应该说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主持人:我们现场还请到了一位来自河南基层的,是咱们新密市结防所的医生,是靳鸿建,让您这么多年印象最深的,跟结核病有关的细节会是什么?

靳鸿建:这几年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国家没有对结核病人实行免费之前,有些结核病人的确没有钱治疗,结果都造成家破人亡,我们那有一个村有个病人,就是在我85年我去调查的时候,这个病人才23岁,年轻的小伙子,因为他得结核病,没有钱治疗,他父亲就在村边搭一个小棚子,叫他住在里边,为啥?因为他家还有弟弟妹妹,他父亲怕他这个细菌传染给他的家人,孩子,他就在那儿路边搭一个小棚子在那里边等死。

靳鸿建:等死,我去看他的时候,这个23岁的小伙子原来体重130斤,我去看的时候,只剩下70多斤了,骨瘦如柴,苍蝇爬了一身,他说医生,你赶紧救救我吧,这时候我就到乡政府去找乡长书记,乡长书记同意从民政上给他解决200块钱,叫他去住院,结果等我第三天把这个喜讯告诉他的时候,他已经在头天晚上已经死了。我想到这个事情我就感到非常沉痛。

主持人:靳大夫,我得向您咨询两个事儿,第一个事儿是,现在咱们比如说很多农民朋友或者县级以下的居住的人,有多大比例知道只要是肺结核,日子过得不太好,都会免费治疗,这件事儿知道的程度高吗?

主持人:第二个是咱们这两年报病的,比如乡里的、村里的增加的怎么样,他们的态度怎么样?

靳鸿建:态度是非常积极,因为报病有奖,这项工作是我们那个地区86年都已经开始做这方面工作,所以乡镇医生对这方面比较熟悉,因为我们每年还要下乡去检查,发现他们有落下结核病还要进行一些处罚。

主持人:王部长,像比如说靳医生谈到的这样一种情况在全国是普遍的吗?他们那儿是算做得好的还是平均水平?

王陇德:应该说比较普遍的,因为我们这两年特别对于比较落后的12个省,专门下大力气抓了一下,而且加强了督察工作,我们这个督察一个季度两次,一次是专家督察,一次是行政督察,政府督察的时候就是这一季度初,专家督察了以后,发现什么问题,我到这一季度末我还是去看这几个问题,你做了改进没有,所以目前病人的发现督导服药应该说质量基本上都是赶上去了。

主持人:我们通过一个案例来先聊一聊,接着再向您请教,因为很多人可能也不明白,究竟结核病在目前该是怎么样的治法,容易犯什么样的错误,我们现场请来了一位大爷,他的名字叫周德泰,今年80岁了,看身子骨特别硬朗,但是是一个痊愈的结核病的患者,说您有过40多年。

周德泰:邱大夫一边老是不松手,因为我的年头多了,咱们也跟他说了,一开始我还不让瞧,我还翻脸了,一说让我检查,我就翻脸了,我说我不瞧了

邱翠丽:这是他40多年以后第二次发病了,第二次发病是因为他喘得比较厉害,到医务室去领(哮喘)药,医务室的同事不给他了,他说为什么,他跟人发脾气,医务室说小红门医院告诉我不能给您哮喘药了,他紧接着拿着一个一米长的棍子,很粗,对着我们那个大夫从楼道一进门就开始嚷嚷,你们为什么不给我药,还让我憋死啊,拿着棍子就要打我们的大夫,我当时一听到,我就把他给扶下了,搀到我的监化室,我就把这个问题跟他说清楚,因为当时是由我们医院做筛查,给他查出来了,我们就根据我们结核病的管理,得上报,上报到结防所,老头不干了,怎么也不干了,我不瞧了。紧接着就走了,走了以后,我这个程序已经报完了,这个病人我没有放弃,我紧接着找他们村医务室的人,还有我们保健科的一起入户到他们家。

主持人:为什么呢?在回答之前我要先介绍一下您,正在说话的叫邱翠丽,专业词儿叫督导员,我们最熟的词儿是大爷的干女儿,但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治病当中建立的革命友谊,是北京小红门村小红门医院的医师,所以说督导员很专业,但是督导员要干什么呢?

主持人:这大爷您刚才说了脾气不好,拎这么粗的棍子,你还让人家天天吃药都要当着您的面吃,这是防治结核病的特殊的地方吗?

邱翠丽:对,如果断了药了,病人就会形成刚才王部长说的,形成耐药问题,耐药以后,加重他的病情不说了,他对其它的药物也不会很敏感了。

邱翠丽:因为那个时候天气还比较好,也不冷,然后他天天早晨遛弯,我说您就以遛弯的形式到我医院来,我给您拿药吃。

邱翠丽:这个就是后来的几个月,因为慢慢天气冷了,后来后三个月冷了以后我就坚持到他家里去,送了又三个月。

主持人:挺好的。这样一个案例一下子给了我们好多原来都没有想到让我们不熟悉的治病的过程,这要回到部长这儿来了,是不是所有的现在目前在防治结核病的时候,天天要吃药?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

王陇德:对,我们是这样,这个是现代结核病控制策略的主要内容之一,它的关键就是结核病人要在督导员的面视下服进这个药品,为什么呢?因为它是一个比较长的疗程,结核病是比较长的疗程,你说我们感冒了以后偶尔两三天服服药可以,稍微一好就停了,有时候也可能就忘了,这种就容易造成耐药的可能,因此说必须得在督导员直视下,他来服药,这是现在结核病策略的主要内容之一。

主持人:这是一种新的形式,我们接下来应该放一个LOGO,我不太明白,我想请王部长帮我们解读解读。

王陇德:这里面底下中文字大概很清楚了,这个不用我解释了,黑字就是TB,上面那个是STOP,就是制止,O变成一个手,就意味着我们要拒绝结核病的感染。那个字反过来看是STOP结核,但是正过去看是DOTS。

主持人:我们来看,你看现代结核病控制的策略,一共有五个我们要采取的方法,大家看,现代结核病控制的策略,第一个是政府要承诺明确控制结核病是各级政府的责任,这是谁给咱的命令。

王陇德:这是世界卫生组织对全球结核病控制提出的要求,首先你得政府得承诺,政府要承担起这个责任,控制结核病的责任,这是很重要的,只有政府承担起了这个责任,结核病控制的目标才有可能实现。

主持人:第二个就是利用痰菌检查,以发现更多的传染性肺结核病人,这就涉及到发现,比如说像我们今年感动中国的获奖者,她是贵州山村里的一个乡村女医生,方圆这两个村里基本都没有医生,她是惟一的一个,像到了这样一个基层的时候有条件做这样的痰菌检查吗?

王陇德:应该说难度还是比较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但是我们现在就是说在一般的乡卫生院培训医生,他可以做痰片,做了痰片患者就不用到县上去了,而把痰片拿到县上去,进行诊断,这样就是说解决一个基层的有水平的医务人员缺少的问题。

主持人:第三块就是所有传染性肺结核病人每次服药都要在医护人员的直接面视下服用,并且进行记录。完成它的治疗过程大约是多长时间?

主持人:也就是说这六个月,这可是180多天天天医生要跟患者见面的。假如医生由于医生的原因没有完成这个见面,恰巧那个时候患者又没服药,医生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理?

王陇德:受到什么样的处理这很难说,但是我们现在就是说,在建立这个网络,我们各级财政给督导员有一定的补助,也就是说你一个人负责督导几个结核病人的服药,各级财政给他一定的补助,让他来完成这项工作。

主持人:小邱,比如说你要是有事儿,或者说你病了,但是大爷还在服药期间,那一般比如说会采用什么样的方法?

邱翠丽:如果我单位要有临时的工作,我会让我做痰涂的医生看着他吃一天的药,把这药拿出来。

王陇德:现在的说法是农民和城市里的不能负担得起的人群,实际上现在我们所采用的治疗的策略就是说,如果说有这个公费医疗覆盖,或者医疗保险覆盖,他就可以有这个办法,只要不能覆盖人群我们都可以纳入我们的免费治疗系统。

主持人: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基本上每个人都处在免费治疗的状态中。另一条,建立结核病登记,报告和评价的网络监控系统,咱们现在的大系统是否已经拉开了这张网?

王陇德:现在应该说已经基本建立,这个系统非常重要,它就评价你整个结核病控制的策略到底落实得怎么样,比如说如果我们只知道几个数字,到底这个病人他治疗情况怎么样,不清楚,所以我们现在在国家建立了一套结核病人的计算机信息系统,我们现在只要查到一个结核病人,在我们国家CDC库里,结核病人的信息库里就有这样一个病人,这个病人什么时候发现的,这个病人基本情况,这个病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到此治疗的,进展怎么样,两个月以后查,他的痰菌阴转了还是继续阳转,我们全部都有。去年的病人我们也已经全部都输入了计算机。

主持人:比如面对结核病了,现在我们有第一个,治,第二个发现,第三个既然免费就涉及到钱,在您主管这项工作来说您认为哪个最难?

王陇德:应该说都有一定难度,经费问题可以说我们国家虽然最近几年结核病防治费用增长比较快,像2001年的时候,中央财政有四千万的专款,到去年涨到三个亿了,但是按我们国家结核病控制的需求来讲还缺得比较远。我们现在很大一部分是在靠国际的一些项目来支持,如果这个国际项目要是到期了,断了,这就存在很大问题。当然我们也会希望各级财政会逐步增加投入,另外一个就是治疗,也是个比较困难的问题,就是以后我刚才说它治疗期限很长,所以病人的配合,督导员的责任,还有他的治疗质量,痰检等等一系列都要跟上去。

主持人:虽然这都很难,您虽然没有说发现,可是怎么给我的感觉是你们反而觉得发现更难呢?否则为什么会对一些乡的医生发现一例肺结核的病人还要给奖励呢?

王陇德:可以说发现难,这是我们两年以前,这个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我们那时候病人的发现率只有39%,这是2003年的时候,我们2005年要达到70%,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又承诺了,怎么办?所以发现问题,应该说只要有一系列的具体措施,就像您刚才说的,我们想了很多办法,其中给乡村医生,给报病奖,这是其中之一。因为乡村医生和患者农民成天生活在一起,他知道谁咳嗽了,谁没咳嗽,患者农民经常到他那儿去看病,所以他比较清楚,这样给他一定的奖励,让他报病,只要他发现了这个病人,那就是说这点奖励可以说起了非常好的效果。

主持人:给十块钱。乐了的一定是觉得十块钱不算钱,但是您要是去趟贵州或者去趟我们比如说内蒙穷一点的地方,或者其它一些地方,十块钱真的是钱,所以还真不能乐,你看你伸舌头了我就觉得挺好。

主持人:我们看到今年结核病日的主题,因为3月24号是结核病日,坚持不懈,怎么理解这坚持不懈这四个字呢?

王陇德:应该说这个含义非常广泛,因为去年年底我们已经达到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阶段性目标,有很多人就认为,我发现率已经有,我们现在是78.7%,世界卫生组织要求是70%,我们发现率这么高了,这么多病人都发现了,这就完全可能大松一口气,政府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一码事,应该说仅仅一个年度或者甚至几个年度的高发现率并不能达到遏制结核病疫情的目标,为什么?就是我刚才说这个,一个它传染性非常强,它很容易传染,借助灰尘就可以传染。另外一个就是说它的发现不是很及时的,往往这个结核病感染了以后,它一般都是几个月以后才体现严重的症状,你才能发现它,但是这个时候他已经传染了好几个人,一年要传十到十五个人,所以仅仅一年的高发现率根本不可能遏制结核病流行。

主持人:我们也得问问现在在基层工作,他们面临的难题,解决了他们也能更好地坚持不懈,先问小邱,比如在你的工作当中,你现在觉得比较现实的难题是什么,希望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邱翠丽:有一个就是外地病人我来监化他的时候,他牵扯到一个过年过节回家探亲,还有一个工作性质要出差,这种形式我不知道在DOTS的督导下,没法面视的情况下怎么去完成他的服药。

主持人:我觉得部长肯定思考这个问题了,现在用农业专家陈锡文说的话说,九亿多农民,奔两亿现在在流动的过程当中,这是个大的课题。

王陇德:流动人口管理是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尤其现在目前在行政管理这个系统还没有建立起很好的完善的一个管理系统,所以首先你发现他比较困难,另外一个就是刚才这位大夫说的,他可能在服药的过程里走了。现在我们是在这么样设想的,就是说属地化管理,不管你流到哪里,只要在这个地区,你要去做了检查,如果是个结核病人,那么就是有当地的疾病控制部门来管他。

王陇德:盯死,同时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建档了吗,如果这个病人要离开了你这个地方,他要去哪儿,比方他要回原籍,由现在主管的疾控部门立即转到他原籍的疾控部门。

王陇德:交接班,告诉他什么时候开始治疗的,治疗情况怎么样,需要怎么戒。

主持人:但是这个理论上来说都非常棒,而且我们网络也在建成,但是真正是执行者落不落地,是不是每一例都是这么面对的可是个大课题。

王陇德:都有,宣传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现在在知晓率方面还有问题,如果说知晓率够了,患者主动来配合,这是卫生工作做好的一个很先决的一个条件。

王陇德:对了,另外就是国家的政策患者一定要清楚,他知道是免费治疗,好多病人不知道,说我自己没钱,我就不去看了。所以在这个过程里,对于流动患者应该怎么去控制,这个政策也应该交给群众,他知道我要走了,我也主动跟他打个招呼。

主持人:小邱可能知道你明天火车就到山东了,可能一个电话就过去了。得问一下靳大夫,现在在县级医院的时候,面对防控的时候你遇到的难题是什么?

靳鸿渐:现在主要难题我觉得发现工作仍然是一个难题,我觉得这里边必须得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一个就是领导重视程度的问题,领导承诺,政府承诺,财政支持,有些在中央省级这方面解决比较好,但是具体到一部分县里,经费老是不能到位,当然我们那儿是到位了,但是我所了解到部分县,有些只能到位一半或者60%左右,这个没有经费支持的话,特别是基层工作比较难,特别是有些专业人员他们的工资都没有保证,工资没有保证,对这项工作好像就没有兴趣了。第二个需要解决的宣传问题,宣传健康教育,这个是必须的,按照国务院要求,2010年得达到全民知晓率80%这个要求,第三个问题就是机构问题,如果没有机构谈不上防痨,如果没有健全的机构,结核病的防治问题根本是不可能的,有些地区问题解决比较好,有些县级,特别是县级是直接面对病人的,这个机构必须有一个完整的,素质比较高的这些大夫来做这个工作。

主持人:部长,其实靳大夫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也可以当成是三个意见,您怎么看待这三个建议?

王陇德:我觉得他提得很对,这几项工作正是我们今后要加强的,首先是政府承诺,政府承诺我们提出新的要求。因为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的千年目标,结核病是专门一项目标,而这项目标就是说到2015年患病率和死亡率要下降一半,这对我们国家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如果没有政府承诺,这事儿肯定做不了,目标也达不到,所以我们政府承诺这招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另外对于结核病。

王陇德:现在关于经费问题,应该说目前逐步地各级政府在增加投入,但是我们还需要大量增加,我们还和一些国际组织在继续取得联系,希望获得他们的支持。同时还有就是基层的机构问题,结核病的机构应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你得有机构,有人你才能做这事儿,尤其这个事儿刚才您听了,又是这么量大面宽,这么复杂的工作,人少了还不行。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