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小兵:联通负债水平仍偏高 坚定推进转型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9:15:55

四是开展了一系列的清理整顿。目前,中国“养熊取胆”场已由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480多家下降到目前的68家。

五是国家林业局联合卫生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和国家中医药局等5部门于2004年下发专门文件,再次要求停止从野外猎捕熊类,并进一步要求规范熊类驯养繁殖活动,对非法从事“养熊取胆”或养殖条件、技术和管理等不符合技术标准的,坚决依法查处或限期整改。同时,核查库存熊胆粉,实行定点保管制度,一律停止零售熊胆粉的活动,限定熊胆粉的使用范围和对含熊胆成分的产品实行专门标记,以切实防止非法养殖或条件恶劣的养熊单位继续非法销售其产品。

通过上述措施,中国现阶段“养熊取胆”技术和条件与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相比,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进。采用“铁背心”、“小铁笼”对待取胆熊的情况,已基本改进为“自体造管引流”和无痛操作等等,部分组织或者个人仍在沿用过去的或非法的个案照片和录象渲染中国的“养熊取胆”现状,这实际是对现实的歪曲,并明显存在为筹集资金误导捐赠人的倾向。

保护野生动物是人类文明的一个象征,中医药治病救人的传统也是人类的一大宝贵遗产。熊胆是传统中药中的重要原料,其综合功效尚无法用其他药物代替,需使用熊胆的中药达123个品种。通过“养熊取胆”保护了野外熊,同时我们将继续防止个别的残忍取胆方式。

近年来,毛皮野生动物养殖利用在中国发展比较快。为加强行业规范管理,国家林业局先后制定发布了《蓝狐饲养管理技术》、《陆生野生动物饲养场通用技术条件》,以提高毛皮野生动物养殖条件和技术。

2005年初,我们获悉,河北省肃宁县存在“活剥貉皮”不规范的取皮方法。我们十分震惊,并且会同中国皮革协会、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对事件和全国毛皮野生动物养殖利用情况进行了初步调查。根据调查了解的情况,河北省肃宁县出现的“活剥貉皮”行为,既不利于毛皮质量,还增加了取皮的难度,也必然降低了取皮效率。因此,“活剥貉皮”显然不可能,事实上也不是行业普遍的取皮方式。

上述事例,以及我们随后进行的调查,也使我们认识到中国毛皮野生动物养殖利用行业还确实存在一些养殖条件差等问题。国家林业局委托中国皮革协会组织了专家迅速研究制定了《毛皮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利用技术暂行规定》,这将对提高毛皮动物的养殖条件收得很好的效果。

这个规定发布以后,我们对毛皮动物的养殖进行了跟踪调查。对毛皮野生动物处死和取皮的,要求集中,改变目前分散的状况,并规定了集中处理的标准。在这个过程中,国际上的一些组织对我们提出了一些要求和善意的建议,我们从来不回避这个矛盾,而是及时改变我们的工作,以达到更高的要求。下一步,我们还要制定一些标准,同时,在某些法律目前没有明确的领域,通过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将其纳入到法律范畴。

近年来,我国在保护动物、维护生态平衡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畜禽的生存状况、营养供给、生长环境等方面有了较大改善,尤其是在家养畜禽的育种、饲养管理、疫病防治、饲料生产等方面得到较快发展。

我国西部牧区的牛羊以放牧为主。在全国饲养的140多亿只家禽中,山地、庭院和水面放养的数量超过40亿只,生存状况良好。同时,为在生产环节做好动物福利工作,我国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该法对动物福利做出了明确的规定。

新华网北京1月11日电(记者樊曦)中国卫生部11日通报两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死亡,使在已通报的八例病例中死亡病例的数字上升到五例。

两例死亡病例分别是广西资源县的10岁女学生唐某某和江西省遂川县35岁个体小商贩郭某。唐某某11月23日发病,12月16日抢救无效死亡。郭某12月4日发病,12月30日抢救无效死亡。

自去年11月16日中国首次确诊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以来,包括唐某某和郭某在内,中国已相继通报八例人禽流感病例。

在另6例人感染禽流感病例中,两例出自安徽省,均已死亡;两例分别出自湖南省和辽宁省,现已痊愈;一例出自福建,已死亡,最近一例出自湖南,目前正在接受治疗。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新闻发言人罗伊·瓦迪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两例死亡病例的出现并不代表中国人感染禽流感的局势已经失控。禽流感疫情将在中国长期存在,很有可能会出现更多的人感染禽流感病例。

这位官员说,目前许多国家和地区人感染禽流感的平均死亡率在50-60%,中国也是如此,但因为有许多因素如病人开始接受治疗时病重的程度等需要考虑,因此很难说这一比率是否过高。

据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介绍,目前已发现的八例人禽流感病例的密切接触者都受到了严密的医学监控。据统计,前七例病例发生地接受监控的人数达到三万八千人。“目前没有发现接触者有异常临床表现,也没有发生人传人的病例。”

在肯定中国与国际组织合作努力的同时,瓦迪亚表示希望中国尽快将去年入秋以来发生的家禽禽流感疫情病毒样本提供给有关国际组织进行研究,因为“从动物身上提取的禽流感病毒毒株和从人身上提取的禽流感病毒毒株对于研究禽流感病毒的变异和抗病毒药物的研发同样重要”。据了解,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去年12月首次向世卫组织提供人感染禽流感病例相关的病毒信息——两份分离自安徽省两例人禽流感死亡病例的毒株和毒株基因序列信息。

此前,农业部于2004年向有关国际组织提供了5份从动物身上分离出来的禽流感病毒毒株样本,去年又提供了5份在青海省发生的候鸟禽流感疫情的病毒毒株样本。

各国的科学研究表明,H5N1禽流感病毒变异很快。目前全球包括中国在内的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已研制出人用禽流感疫苗,但都处在实验阶段,尚不能投入临床使用。专家担心,一旦禽流感病毒发生变异,将有可能导致禽流感在人群中传播,从而引发全球性的人禽流感大流行。

目前中国31个省市区都已设立国家级禽流感监测点,禽流感防控预案、方案也在不断修改之中,力争做到疫情的早发现、早控制。(完)

两个巴掌到底能拍多响?也许没有人会去想,但家住铁西区的马宏烈老先生却做了响亮的“回答”。1月9日,记者从英国吉尼斯总部设在中国辽宁教育出版社的吉尼斯沈阳申报中心得知,60岁的马宏烈老汉,成为目前世界上两个巴掌拍得最响的人——97.7分贝,并获得了吉尼斯中心频发的证书。

1968年,作为沈阳一家建筑公司装卸工的马宏烈,因为一次意外工伤,造成腰脱,他只得办理了病退。那一年他只有23岁,人生才刚刚开始就重病缠身,郁闷之极的他常常用拍巴掌来解除心中的郁闷,并随之拍打自己的身体。渐渐地,他的巴掌就啪啪响了,这会让他感到十分舒服。那个时候,马宏烈并未认识到这种“无意识”的拍打,就是一种中医的按摩。

1991年,马宏烈到辽宁中医的中医针灸推拿班,系统地学习按摩推拿的理论和实践,并逐渐体会到了其中的要领。在认真学习一段时间之后,马宏烈从自己对顾客的拍击声中,能八九不离十地说出顾客身体的健康状况。马宏烈拍巴掌拍出了名堂,许多人都认同他的按摩手法,他的收入也增加到每月2000元到3000元左右。

经过不断地实践,马宏烈总结出一套自然疗法:通过巴掌的拍击震荡,产生低频振动,并使人体舒经活络,从而达到治病健身的目的。自己为何不可以申请一个专利?于是,从2004年马宏烈开始准备材料,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专利,专利部门对此很感兴趣。

在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巴掌的价值之后,马宏烈开始琢磨用自己的巴掌来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事。由于有着多年拍击巴掌的基础,马宏烈一出手就不同凡响:两名环保部门工作人员,在离其2.5米远的地方测量,他竟拍出了97.7分贝的巴掌声,最高时竟达106分贝,相当于燃放一个大个爆竹的声音。

采访中,马宏烈为记者表演了一个拍巴掌:果然是“啪、啪”的震耳欲聋,而老马却依然是面不红心不跳。

在知道了自己的巴掌的力量之后,2005年末,马宏烈找到了英国吉尼斯总部设在中国辽宁教育出版社的吉尼斯沈阳申报中心。在申报中心首席执行官的组织监督下,马宏烈的巴掌拍出了97.7分贝的高音。沈阳申报中心的工作人员乐了,这是他们近年来发现的最有意思的申报人之一。

2006年1月6日,辽宁教育出版社的吉尼斯沈阳申报中心唐日松主任告诉记者:经过英国吉尼斯总部的最终评定,认为中国沈阳马宏烈的拍巴掌符合吉尼斯的有趣、好玩的宗旨,并确认他是世界上巴掌拍得最响的人,同时将吉尼斯证书发给了他。

采访中,马宏烈还告诉记者,就在前几天,他拿到了吉尼斯的世界纪录证书,几天后,他申请的自然疗法专利也已颁发了专利证书。下一步,他要开一个按摩店,打算用自己的双手拍响一个世界。(本报记者孙洪伟)

因为生意太差,在杭州经营“奔的”的7名河南西华籍出租车司机要求退出经营,在无法寻求合理解决途径的情况下,7名“奔的”司机直接将车开回西华县城,并向西华县公安局报案说明情况,7名“奔的”司机所在公司工作人员也于昨日到达西华县城,经过协商,双方最终达成协议,7名司机今日将“奔的”交给杭州大众出租车公司,公司将押金退给7名司机。虽然问题得到解决,但杭州“奔的”出逃事件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城市经营困境。

1月10日上午,周口市西华县公安局宣传科的赵先生一出门,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豪华奔驰车。小县城里奔驰车很少,停在街上格外引人注目。

“奔驰车当出租车开?而且为何又开到西华县城?”赵先生有点惊奇。通过询问得知,司机是西华县人,在杭州开“奔的”,因为生意太差,想将车退回公司。他当初在承包奔驰车时交了8万元的押金,车开了不到一年,希望公司能够退给他们7万元。但一直没有和公司协商好,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把车开回了西华县城。他们回来的一共有7人,都是西华县人。“一个小县城一下子开回来7辆奔驰车,这在我们当地很轰动。”赵先生说。

据赵先生介绍,这7辆车从杭州开回西华县城以后,就直接跟西华县公安局联系,并向公安局刑警队报案,见到刑警队工作人员后,他们向工作人员详细说明了他们的情况,由于属于经济纠纷,够不上立案,公安局没有立案。据接待报案司机的西华县公安局刑警队教导员牛兵介绍,当时司机向他们汇报情况时他只看到一辆奔驰车停在外边,并不是报纸上说的7辆都开进了公安局院内。听过司机的情况说明之后,他们立即跟杭州警方联系,随后杭州交通治安分局牵头的12人谈判组前来谈判。昨晚10点左右,记者终于联系上西华县公安局石副局长介绍,现在出租车公司和7位司机已经协商好,准备明天上午完成退车。公司将押金全部退给7位出租车司机,而司机将他们的车辆退回给公司。

昨天,由杭州市交通治安分局和大众出租车公司组成的“讨车团”,在西华和这些出租车司机们进行了谈判。一些杭州媒体的记者也跟进采访。但杭州方面来的人并不愿意向记者多透露些什么东西。

这些出租车司机也不愿意向记者多透露什么,一些记者开着车紧紧追赶这些奔驰出租车,但司机们却一直都在躲避。

西华县公安局也不愿意过多透露关于“奔的”出逃的事情,工作人员为了回避,对一些媒体撒起了谎:这些出租车已经开回杭州了。截至昨天晚上,双方的谈判仍在继续。

在网上,几个小时内就留下了300多条评论。网友们的意见,形成截然相反的两派观点。

支持这些出租车的网友认为,是政府、出租车公司和司机三方的判断失误,但后果却让司机一方承担,这显然不太公平。

有网友说,“是政府用他的公信力,让人们相信了错误的市场判断,出租车车公司用合同固定了自己的收益保证,也就是按照合同执行,无论司机有没有的赚,出租车公司都不赔。而司机就成了所有风险的承担者了”,当市场证明决策错误的时候,三方都要做出和解和让步的,政府选择沉默,出租车公司选择合同,那出租车司机就成了所有三方错误的牺牲品了,这公平吗?

支持这个观点的网友认为,逃跑不是办法,关键是要团结起来,向这些出租车公司索回做劳工的基本权利。一天要干18~19个小时,劳动法到哪里去了?

也有网友同情这些司机的遭遇,但认为他们的做法不对。在杭州的网友,对这些“奔的”平常的经营,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们说,这些“奔的”刚开的时候,其实很多人都想坐坐奔驰,他们如果好好干,肯定比别的车生意好。可是他们面对路上的招手,根本不停车。

持批评态度的网友认为,既然签了合同,就应该遵守。亏了怎么可以开车逃跑?在合同期内,赚亏都是你个人的事。照这些司机的想法,大家还怎么签合同做生意?反正亏的一方可以随便反悔。如果这样,经济秩序怎么维护?

“这些司机的行为构不成犯罪,不用承担刑事责任”。针对许多人担心这7个“奔的”司机是否会被逮捕的担心,郑州天翔律师事物所的李华阳律师答复说。

李华阳解释说,出租车司机开走自己租赁承包的车辆,并不是以占有或者非法倒卖为目的,而是直接开进了公安局。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讨回自己的押金,是想中途撕毁自己和出租车公司的合约。这只是一种民事违约行为,因为采用的形式比较极端,算是一种民事违法行为,但不构成刑事犯罪,因此不用承担刑事责任。

李华阳律师说,这些司机所要负担的责任,只是按原来的约定,在开走车辆期间,继续向公司交纳承包费。

昨日下午,记者通过杭州电话叫车中心28811111,跟一位“奔的”司机肖先生联系上。对于河南7名司机开车回河南老家事件,肖先生表示完全支持。”我们的处境需要关注,也需要引起政府的足够重视。”他说。

肖先生说,作为外地人,来杭州就是挣钱的,7名河南同行并不容易,他们也需要养家糊口,但现状是他们挣不到钱,

在车价都一样的情况下,“奔的”的承包费用要比其他车辆高,而且其他成本也比较高。据肖先生介绍,除非上高速公路,在市区开“大奔”油耗很大,每天的油钱平均要比一般出租车多出30多元。因此“奔的”的大部分时间会用于接跑长途业务,而不大会空车在市区“荡生意”。有人算了一笔账:奔的承包金平摊下来是每天近400元,油费如以一般情况来算,每天约需近200元。修理、保养不算,每天做600元生意才能保本。“很多奔的司机大都挣不够本。”

肖先生认为,这7名河南同行因为老是赔钱,他们不想再做了,他们承包了一年,想要退回剩下的7万元押金,但没有协商成功,所以才选择了这种方式。他们的利益在杭州得不到当地政府部门的保护,把车开到自己的老家,寻求老家政府的保护,是完全维护自己利益的行为,谈不上违法不违法,这就像在国外留学的学生寻求中国大使馆保护一样正常。现在一些媒体把他们说成逃,张先生认为这种说法并不妥当,因为只要他们给公司交钱,他们想把车开到哪里都是正常的。

“这个事件至少表明了杭州这些出租车公司的退出机制不够完善”,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刘道兴介绍说。

刘道兴分析说,司机们选择把车开回公安局,是个很明智的决定,他们是想寻找一个政府的依靠,找到一个相对平等的谈判权。不能简单地把这些司机的行为归结不讲信誉或者撕毁合同,更不要提高到违法或犯罪上去。

这7名司机集体“出逃”,反映出杭州这些“奔的”公司的退出机制不够完善,司机们在无奈之下,只有采取了过激行为。对于这个事件,杭州的出租车公司和政府部门也应该反思,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奔的”大面积亏损,生意没法作下去。也更应该考虑下,有适当的退出机制,让这些司机们可以后退的余地。如果亏损只有司机们单独承担,出这些矛盾也只是迟早的事。

另外,对于这些外地的出租车司机来说,也应该增强自己的风险意识和法律意识。要有在市场经济下辨别和承担风险的能力,不能总是采取一些非理性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刘道兴说,这个问题既然出来了,双方都要冷静下来,都退让一步,圆满地把这个问题解决,才是最好的办法。(今报记者姜柯安李长需)

本报讯(记者赵鹏)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昨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从今年起,无论是企业还是事业单位的职工,如在上下班途中遭遇机动车等事故将有权获得国家统一规定的工伤保险赔偿。这标志着工伤保险的覆盖范围从此前的只针对企业扩大到事业单位和民间非营利组织。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胡晓义说,劳动保障部会同有关部门日前发出的通知指出,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其工伤范围、工伤认定、劳动能力鉴定、待遇标准等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执行。

据介绍,事业单位的工伤保险分为3类情况:不属于财政拨款支持范围或没有经常性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参加工伤保险基金统筹;依照或参照国家公务员制度管理的事业单位,执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工伤政策;上述规定范围以外的事业单位,可参加统筹地区的工伤保险,也可按照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有关工伤政策执行。

“中国目前的事业单位正在逐步走向市场,其中有些单位规模不大,对风险的承担能力不强,如果让这些单位独自承担职工的各种职业伤害和上下班途中机动车事故等工伤风险,将会给它们带来无法承受的压力和负担。”胡晓义说。

信报讯(记者郭志霞)因在新世界商场地下超市男卫生间等处放置爆炸装置,21岁男子魏海波被公诉机关以爆炸罪起诉到崇文法院。记者昨天获悉,此案已被正式受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