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割腕殉情血洒百米续:男友未到医院探望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3:03:08

60年后的6月27日,日本天皇明仁和皇后美智子就站在当年那名日本妇女扑向大海的悬崖边,用花圈和心意祭拜“慰灵”。据日本政府和皇室事务官透露,明仁天皇今天抵达塞班岛后的第一站,便是不顾飞行劳顿直奔塞班岛的莫鲁比岩,也就是被日本人称为的“自杀岩”,在“自发随行”的二战日本老兵、皇室随员和政府官员的陪同下举行相关的纪念活动,同时会见当年战争的生还者。接着,明仁才会参拜日本政府于1975年在崖边竖立的战役阵亡者纪念碑,最后才前往参拜马里亚纳纪念碑,悼念为战役阵亡的超过5000名美国大兵和1000名岛民。

由于居于塞班的外国侨民,特别是曾经遭到过日本侵略的亚洲国家的侨民事先就计划举行示威,要求日本天皇就日本军国罪行道歉,所以塞班岛警方出于安全考虑已经封闭岛上多个地区,对天皇一行下榻和行经路线实施交通管制。

日本政府显然非常清楚天皇此行会引起亚洲邻国的强烈不满,因此要求天皇的塞班岛之行要保持“低调”。

在对外解释时,只是表示,天皇皇后此行是对二战遇难的所有人“安慰”。

日本二战阵亡官兵家属团体、“遗族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说:“我们大家都觉得天皇和皇后对这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人有非常强烈的感情。我们能感到天皇皇后与我们共担我们的伤痛。”

日本二战老兵们对天皇皇后的塞班岛之行感到非常“欣慰”。87岁的日本老兵、“马里亚纳老兵协会”负责人告诉记者说:“作为士兵,我感到非常的高兴。”这位老兵和其他当年在塞班岛以及太平洋战区作战的日本老兵追随着天皇皇后而到塞班岛,目的是和天皇皇后“一起感受历史”。

日本游客在自杀崖边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在这里死的不仅仅是日本军人,还有许多的日本妇女和孩子,所以天皇纪念的也不只是军人吧。”

美国游客科尼一边看着脚下的海水一边若有所思地说:“当年美国大兵登陆的时候,许多日本平民被军人告知说,继续活下去是一种羞辱,所以他们都照办了。现在让我想当年的一切,我真不知道那些日本平民为什么要死。”

日本早稻田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山本武彦(音译)说:“天皇皇后此行显然是意图讨好年长一辈,这次访问与首相小泉纯一郎前往冲绳和硫黄岛参拜同出一辙。

明仁天皇的到来引起了塞班岛上许多居民的愤怒,比如说朝鲜族的侨民,他们要求天皇也要看看在战争中死难的朝鲜人,其中包括1000名被日军强掳到塞班岛当苦力的朝鲜人,这些人在战争中全部死难。

美联社26日报道说,天皇皇后此行恰值美日同盟加强,但日本却跟邻国关系急骤恶化之际,因此亚洲邻国对日本天皇塞班岛之行感到非常愤怒。

今年正值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但是,从年初开始,日本官方和一些媒体就在国际社会举行的相关纪念活动中,尽力回避日本军国主义当年对各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粉饰日本裕仁天皇在二战中极不光彩的所作所为。

在这样的敏感时期,裕仁的继任者却要出访海外,为日军亡灵招魂,必将招来人们的质疑和反感。文/驼峰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刘江永教授今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日本现任的明仁天皇的父亲裕仁天皇对战争负有直接责任,二战结束后的东京审判实际上是美国操纵的,美国企图利用天皇直接控制日本,所以没有追究裕仁天皇的责任,并且保留了日本的天皇制度。

塞班岛是远离日本本土的岛屿,塞班岛战役在二战史上是很著名的战役。二战接近尾声时,美军在太平洋进行全面反击,当时美日作战十分激烈,日军也顽强抵抗,很多平民被迫拿起武器参加战斗;战争的结果极其惨烈,战败后,很多平民被日军逼迫自杀或者杀害,不少妇女不得不怀抱幼儿跳崖自杀。日本方面连同平民在内有5万多人丧生。

日本天皇去塞班岛祭奠,应该和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分开来看;自从甲级战犯被放进靖国神社之后,明仁天皇就再也没有去参拜过。

日本政府应该深思,日本为什么会走出这一步成为二战的策源地,使得本民族遭受这样的灭顶之灾?这是因为日本的国家政策失误,才导致本国国民付出这样惨痛的代价,他们必须认清这一点,否则,歪曲历史就会误导未来。文/实习生樊蕊

据《纽约时报》6月21日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一场主要战斗——血腥的冲绳岛战斗中,行将失败之际,日本皇军强迫岛上的平民自杀。如今,日本的极右分子又开始致力于从日本教科书中删除关于冲绳的士兵命令平民选择自杀而不是投降的内容。

3个月的冲绳岛战斗总共死亡了20万人,其中有94136名日本军人和94000名冲绳平民。在冲绳岛官方的和平纪念馆内,聚光灯照着一个再现的场景,一个怒目而视的站立的日军士兵手中的刺刀闪着寒光,在他的脚下,一个冲绳的家庭在一个洞中挤作一团,母亲正在设法闷死她的婴孩,以使其不再啼哭。

“由于日本士兵的逼迫,平民遭到集体屠杀,他们被迫自杀或互相杀害。”在说明中如此写道。在附近,一张实物大小的照片显示一个家庭在被手雷炸死后的恐怖场景。墙上的说明还说,士兵们搜寻海军的隐蔽工事等躲避场所,把平民从石灰岩洞中赶出来。

其中一个说明如此写道:“在许多地方,父母、孩子、亲戚和朋友被命令或被强迫在一群人之间自相残杀。这些屠杀行为是多年军国主义教育的恶果,训导人们为了天皇而献出生命来效忠他们的国家。”1990年出版的两种日本历史教科书都提到,日本士兵“强迫”平民自杀,这也展示在纪念馆内。

由于日本军事指挥官的自杀命令没有文字记载,冲绳人现在担心,这会促使日本历史教科书的编辑们删除所有提及士兵和平民必须同生共死的内容。在冲绳附近的庆留间岛,中村竹二郎是一名平民,攻击开始时是一名15岁的学生。“日本皇军一直在宣传,其他岛上的妇女遭到强奸和杀害,男人则被绑着手腕,让坦克从身上轧过去。”中村说,他现在是博物馆的解说员,身上有枪伤。“我们全都对此深信不疑。”

1945年3月下旬,庆留间岛的日军防御崩溃,岛上的130个居民有58人自杀。文/冷剑

记者李绍州德国报道6月25日,受德国足协邀请前来观看联合会杯的朱广沪再度和克劳琛坐到了一块,两人聊得最多的还是那支刚刚结束世青赛之旅的中青队。会谈中,克劳琛这位前中青队主教练正式向国家队主教练朱广沪推荐了5位自己非常欣赏的中青队员——中卫冯萧霆,前卫陈涛、卢琳,前锋郜林和朱挺。

24日,国家队教练组朱广沪、李树斌、徐弢抵达巴特基辛根。25日中午,克劳琛来到了朱广沪下榻的酒店,两人谈了两个多小时。巴特基辛根市长劳顿巴赫、德国足协青少部负责人魏德奈尔和德中足球促进会经理格莱纳也参加了会谈。

朱广沪向克劳琛表示:“通过世青赛,中青队证明了他们可以与欧洲强队相抗衡,战胜土耳其和乌克兰,给中青队球员大大增强了信心,这应该是最大的收获。”朱广沪认为中青球员们的心态有了很大改观:“他们在领先的情况下能保持进攻势头,落后时也不会急,不会慌,稳扎稳打。有点像德国队的风格,这是这支队伍两个月来最大的改变。”

朱广沪想听听克劳琛对这支队伍今后发展的看法,对此克劳琛说:“很多队员潜力不错,但他们的提升要有一个好的环境,如果中国国奥队要在08年奥运会有所成就,就必须到欧洲来,与欧洲球队比赛。欧洲足球的节奏非常快,中国联赛在这方面明显不足,如果只在中国的环境里比赛,球员也就习惯了中国的那种节奏,跟欧美球队踢时,节奏肯定跟不上。”克劳琛还提到,“多打比赛很重要,有些人反对以赛代练,但中国球队必须要经常与欧洲高水平的球队比赛,不要嫌多,越多越好。”

对于克劳琛的这个建议,朱广沪表示认同。接着,克劳琛以郜林为例向朱广沪举荐:“中国有很多不错的球员,他们在中国还不著名,但是通过挖掘,可以发现一些球星。比如郜林,他是一个很好的前锋,但在中国还没人发现,现在大家都看到了他的能力。球员好不好,到了欧洲就可以得到证明。”朱广沪对郜林的进步也表示惊讶。世青赛前,朱广沪就曾对记者表示:“通过德国两个月的训练,郜林的进步最明显。”通过本次世青赛,克劳琛认为郜林已有能力去敲响国家队的大门。

两人谈到哪些中青球员具备进入国家队的实力。对此,克劳琛向朱广沪推荐了五位球员:冯萧霆、陈涛、郜林、朱挺和卢琳。“我认为这五个人具备了将来进入国家队的能力,当然我只是向朱广沪推荐,是否接受,要看朱广沪本人的意见。”事后克劳琛对记者说。

本次会谈最后一个话题是巴特基辛根训练基地问题。对此克劳琛用“婚姻”来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中国足协和巴特基辛根合作,就像两人领了结婚证,一起生活了半年,难免会有摩擦,吵吵闹闹都是正常的。现在双方都知道错在哪里,应该去避免错误再次发生,而不是简单地拆散这个家庭。”朱广沪等人并没有表达任何具体意见,在这个事情上,还得由足协巨头甚至体育总局来拍板。

中新网6月27日电据韩国媒体的消息称,国际危机组织(ICG)的一份报告指出,日本已具备在3个月的时间内开发核弹的能力。

该报告指出,日本已经储备了可以制造数百个核武器的钚(5吨以上),如果进入开发阶段,仅仅需要3个月时间。

该报告书分析指出,即使从日本政府的角度出发决定进行核武器开发,形成支持舆论需要5-10年时间。

该报告书由24页组成,由国际危机组织首尔事务所长彼得·贝克(音)等5名美国和欧洲的政策分析家对日本政府负责人及外交专家进行采访为基础进行整理后制定。

韩国东亚日报26日得到了该报告的主要内容。国际危机组织是针对国际纷争及矛盾进行研究活动的组织,该组织将在27日以《朝鲜和日本——矛盾的框架》为题发表上述报告书。

新华网消息据法新社报道,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阿比扎伊德26日在华盛顿说,美国军方近于锁定伊拉克基地组织头目扎卡维的藏身之地。

法新社援引美国有线新闻网的报道说,阿比扎伊德说,美军已经有了在何处抓住扎卡维的好想法。但阿比扎伊德说,他想强调,不是抓住扎卡维一个人就万事大吉了,而是要捣毁他的网络,他的网络存在于伊拉克,并同基地组织有关联。

阿比扎伊德对美国有线新闻网说,需要铲除扎卡维的基地组织,需要抓获他本人或者把他杀死,但是美国明白,摆在美国面前的是一场长期的战争,那是很难对付的敌人,美国必须在这个地区作长期的战斗。

星期日早些时候,扎卡维警告反抗武装不要同“真主的敌人”接触,并且驳斥了有关美国官员同反抗武装进行接触的说法是谎言。

阿比扎伊德是在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证实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的一则报道后说这番话的。“星期日泰晤士报”说,美国同伊拉克反抗分子就停止武装反抗进行了谈判。(米奇)

对德国队的联合会杯半决赛,第78分钟卡卡被雷纳托替换下场。3场小组赛和半决赛,卡卡成为巴西队中唯一一位4场比赛皆被替换下场的球员。作为巴西前场进攻四人组合中重要的一环,卡卡深为佩雷拉所倚重,但卡卡疲惫的身体状态,以及佩雷拉在进攻阵型和保守阵型间的犹豫不决,使卡卡成为佩雷拉每场比赛换人的“牺牲品”。

在对德国的半决赛前,佩雷拉就暗示,他有可能在首发阵容中换下一位进攻球员。佩雷拉没有明说,但这位进攻球员指的就是卡卡,因为佩雷拉已经不止一次说过,卡卡是巴西队中最疲劳的球员。卡卡当即回答了佩雷拉的不信任,说他不仅能打满90分钟,就算是在半决赛中打满120分钟也没问题。经过一番犹豫后,佩雷拉本场比赛还是派上了卡卡,但又一次在下半场换下了卡卡。

面对德国开场后凶狠的挤压式防守,需要卡卡利用他的速度和身体在前场制造出更多的机会,但这场比赛中,卡卡却显示出了疲态。在巴西前场四人进攻组合中,阿德里亚诺3脚射门打入2球,小罗纳尔多有1次点球破门,罗比尼奥也有3次射门,卡卡只有1次。在巴西前场四人组合中,卡卡成了最不显眼的球星。在阿德里亚诺打入巴西队第3球,球队比分再次领先时,换下卡卡换上防守型的雷纳托,也成了佩雷拉的思维定式。

对于卡卡在本届联合会杯上的表现,巴西国内也颇有微辞,认为卡卡所发挥出来的水平与他的真实水平还有很大的差距。在半决赛过后,甚至有媒体为佩雷拉第4次换下卡卡叫好,认为即使卡卡留在场上打满90分钟,也不会再有什么作为。不过,有一点巴西人似乎忘了,阿德里亚诺作为中锋顶在前面,小罗纳尔多很少参与回撤防守,罗比尼奥回防比较积极但效果不大,在巴西前场进攻四人组中,只有卡卡的任务最重要。

在现在的巴西队中,卡卡是前场球员中回防最多的。如果不是太过劳累,卡卡的身体应该没有问题,别忘了上赛季卡卡几乎打满了AC米兰的全部比赛,而且没有一次伤病,这就最能说明问题。不过体力再好也有用完的时候,卡卡也清楚这一点,对于巴西后防抱怨前场不回防,卡卡也最有理由还击,“有时候可以回来协助防守,就像上半场比赛我所做的那样。但要让我90分钟都这样做,那也很困难。”

巴西著名球评家托斯唐也为卡卡鸣不平,认为卡卡在巴西队中举足轻重的作用被外界忽略了,“巴西队进了第3球后,雷纳托上场换下了卡卡,佩雷拉又恢复了他所喜欢的阵型:3个防守中场,1个联系中场,2个前锋。此前,佩雷拉使用的是小罗纳尔多和卡卡2个进攻中场,只有罗纳尔多1个专职前锋。但不让卡卡上场任何人都不会接受。在两个阵型之间,在卡卡上与不上之间做出选择,将是佩雷拉面临的最大困境。”

托斯唐一直主张给巴西前场四人组合以机会,“佩雷拉曾经说过,联合会杯将是对巴西进攻四人组合的最终测验,还差决赛,但至少已经可以说,前场四人组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不过,托斯唐也指出,佩雷拉如果能够根据对手不同和场上形势,多准备几种阵型,似乎也可以接受,毕竟巴西队的对手风格各异,“世界上不存在唯一的真理,也不存在适用于所有情况的阵型,赢球和踢出漂亮的比赛有许多不同的方式,佩雷拉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很好。”

中新网6月27日电据奥地利《新闻报》报道,美国斯坦福大学东欧问题专家诺曼·奈马克认为,在对外政治活动方面,斯大林具有战略思想家、现实政治家、现实外交家三项天赋。

奈马克教授是研究东欧问题的历史学家,日前他在维也纳人文学院发表演讲,公布自己对1945-1953年苏欧关系的最新研究成果。

他指出,在战胜希特勒法西斯德国之后,斯大林不再追求把苏联共产主义模式强加给欧洲的目标。奈马克说:“斯大林是个非常灵活的政治家,如果对苏联国家有利,他时刻准备做出让步。”

许多人指责斯大林在东欧国家问题上过于残酷,牺牲了上百万人的性命。奈马克指出:“当然,斯大林是个撒旦,但众所周知,撒旦会以各种面貌出现。即使斯大林是个魔鬼,这也与他是个精明的政治家并不矛盾。一些学者认为,莫斯科的外交政策不是由斯大林本人,而是由其身边人确定的,我不这样认为。斯大林是个非常好的战略家,在(苏联)对外政策方面,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美国教授为此列举的例证是,1948-1949年苏联封锁柏林,实际上是斯大林想借此逼迫西柏林投靠苏联,失败后,斯大林及时做出了调整。1946年6月,苏联从丹麦博恩霍乐姆岛撤军,充分显示了斯大林作为现实政治家的灵活性。

在对奥地利的外交政策方面,斯大林也是非常诚实的,1945年11月,奥地利共产党在选举中惨败,斯大林明白,大部分奥地利人不愿看到自己国家内有苏联的军事存在,及时调整了对奥政策。(固山)

新华网专稿:今年是联合国成立60周年,有关庆典活动的安排尚不见哪个成员国有什么表态,媒体也无任何报道,但围绕联合国改革的“方案战”,已打得不可开交。中国政府已明确表示,坚决“反对在成员国还存有广泛分歧的情况下就通过设定期限和强行投票来进行联合国改革”,并批评“四国联盟”提出扩大安理会席位的建议是“不成熟的”,是对联合国改革的一种威胁。

对联合国改革问题久不露声色的美国,最近也抛出一个想讨好日本,支持其“入常”,但又不给“否决权”的方案。中美两个现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表态,无疑将对联合国改革的“方案战”产生重大影响。

国际问题专家和媒体认为:虽然中美就联合国改革方案的表态有可能使“四国联盟”最终走向分裂,从而使日本“争常”的几率大大降低,但一旦“四国联盟”作出妥协或改变策略,中美两国都面料考验。

《日本经济新闻》日前以《安理会改革逆风不断》为题报道,美国和反对四国联盟提案的一些国家的动向不容忽视。在四国集团外长会谈中,由于日德意见对立,提交决议案的时间未能确定。四国联盟内部已出现了态度差异。

该报说,虽然四国联盟外长在布鲁塞尔召开的会议得出结论:力争在7月使议案获得通过,但由于中国、意大利、韩国的强烈反对下,四国联盟决议案所面临的环境非常严峻。

美国的议案认为“日本应该当选,印度很有竞争力,德国和巴西处于弱势”。这种观点引起了种种猜测。这家日本报纸披露,在四国集团外长会谈中,印度外长迟到了30分钟,人们不满地猜测:“到底是为显示游刃有余,还是因为丧失了斗志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