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嫌工作辛苦赚钱不多 应聘做色情伴游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39:14

据消息人士透露,最初的天娱传媒由湖南娱乐频道绝对控股,王鹏自筹资金占股5%,另外北京天中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少许股份。

天中文化来头不小,公司是刘德华及其老搭档著名经纪人李小麟、张国忠等人出资联手打造创立的多媒体娱乐集团“天中娱乐”的子公司。天中文化曾经拥有包括刘德华、苏有朋、林依轮、零点乐队等大牌艺员,并且成功包装了2004年“超级女声”季军张含韵。

“天中文化退出了,现在天娱传媒是湖南娱乐频道的全资子公司。”王鹏向记者公布了天娱传媒最新的股权结构。“我们正在探讨高层持股的方案。”

这个MBO方案中,王鹏(但不包括“超级女声”创始人之一兼评委的其妻夏青),以及在天娱传媒任董事的湖南娱乐频道总监张华立,副总监张勇等人都将占有股份。

用王鹏的话来说,“我们未来的角色可能会是一个经纪公司”。天娱最大的企图,是要成为中国娱乐产业群的整合者,依靠天娱手头的签约艺员、品牌资源和策划力量,逐步整合全国的媒体资源,通过各种合作方式,把各地的电视台、唱片公司、影视公司、电视节目制作公司联合成完整的产业链。

“要成为一个成功的经纪公司,对于天娱传媒来说,经验最为缺乏,而天中文化在这方面实力不错。比如,天中文化包装的2004年‘超级女声’季军张含韵,就比天娱传媒包装的冠军安又琪要成功。现在天中文化走了,对于天娱传媒可能是一个损失。”长沙演艺广告界人士有此评价。

“外界质疑我们的艺员包装能力,我们是没有经验,但你永远不能说我们就比那些大公司差。”入湘多年,大连人王鹏逐渐有了湖南人的“霸蛮”(意为执拗、倔强)气质,“我们背靠强大品牌来推广活动,不像有的公司砸了几千万,一点响声都没有。”

目前,天娱传媒公司旗下拥有:“超级女声”、“超级男声”、“星姐选举”(选美活动)以及即将推出的“超级童声”、“喜从天降”(婚庆真人秀节目)等品牌。在此之外,天娱传媒还通过长沙分公司来积极开展节会经济。

据王鹏介绍,早在天娱传媒成立不久,天娱传媒长沙分公司也就组建,主攻节会经济开发。

进入九月份,天娱传媒的三大节会活动将要陆续展开:2005中国湖南旅游节开幕式、2005中国宁乡首届国际佛文化节、南岳第六届国际寿文化节。预计今年将有1000多万元的收入。

“去年南岳国际寿文化节第五届就是我们承办的,以前四届都是亏损的,直到我们来办,才开始盈利。”言谈间,王鹏不无得意,“去年我们的长沙分公司就盈利了。而‘超级女声’,现在还是个投入期,我们并没有从这个活动中获得利益,得到的只是品牌。”

一直高举“快乐中国”旗号的湖南卫视,曾以“青春、靓丽、时尚”的风格打造全国性娱乐平台。但娱乐最是喜新厌旧,湖南卫视旗下的主打娱乐节目“快乐大本营”和“玫瑰之约”都因被大量仿制而观众吸引力难逃下降的窘境,日渐式微。

作为湖南娱乐频道和湖南卫视上级单位的湖南广电集团决定,对节目、品牌资源进行市场化运作,把存量资源变成增量资源。于是,“超级女声”借助湖南卫视平台横空出世。目前,已有机构评估“超级女声”社会经济价值已然超过“快乐大本营”和“玫瑰之约”,达到2700万元以上。

“我不敢夸口说‘超女’是娱乐节目的一次革命,但我敢说,它是电视内容品牌整合营销的一次非常有意思的尝试。”张华立总结“超级女声”的经验时有此一说。

利用湖南卫视的平台,娱乐频道不仅从湖南卫视拿到品牌使用费(2004年160万,2005年100万),而且使得“超级女声”的品牌得到最大限度的延伸。

作为当年在湖南经视任台长时一手创造“还珠格格”奇迹的欧阳常林,为打造“超级女声”,经常到南京、成都赛区跟当地电视台谈判,并字斟句酌地修改合同。“欧台跟外地电视台谈完之后,回过头来跟我们谈判,真是精明。”天娱传媒内部人士为之叹服。

相信更令欧阳常林欣慰的是,比起当年湖南经视运作“还珠格格”的青涩,是次湖南卫视营销“超级女声”可谓是炉火纯青。

以浙江为例,“超级女声”节目首次在杭州开办赛区,浙江的合作方为钱江都市频道。湖南卫视带来了评委、节目模式和生产流程,钱江都市频道负责具体组织和全程录制,双方的合作不涉及现金来往。

以节目频道为基础,用专业公司做纽带,开发出新的营销模式。这就是湖南卫视关于“超级女声”整合营销的突破。

湖南卫视广告部主任樊旭文笑语:“我们白天的收视状况一直就比较好,‘超级女声’活动开展之后,自然是锦上添花。现在我们的白天的操作不一样了,以前是卖专题,5到20分钟往外卖;从今年起,我们卖广告,15秒、30秒一卖,这样一来,价值自然提升了。”

当然获利不仅于此,一则最新的消息是:由天娱公司和美卡音像共同推出的“超级女声”首张合唱大碟“超级女声终极PK”将于8月29日全国发行。

对于市场各方广泛关注的“存在H股或B股的A股上市公司”等特殊类型公司如何进行股权分置改革的问题,终于有了明确的说法。

在23日由证监会、国资委、财政部、人民银行、商务部五部委联合出台的《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妥善处理存在特殊情况的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问题。

该意见指出,股权分置改革是解决A股市场相关股东之间的利益平衡问题,对于同时存在H股或B股的A股上市公司,由A股市场相关股东协商解决股权分置问题。

对于持有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及含有外资股份的银行类A股上市公司,其股权分置改革方案在相关股东会议表决通过后,由国务院有关部门按照法律法规办理审批手续。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中外资股比例变化原则上不影响该上市公司已有的相关优惠政策,股份限售期满后外资股东减持股份的,按国家有关规定办理,具体办法由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和证券监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另行规定。

而对于绩差公司,鼓励以注入优质资产、承担债务等作为对价解决股权分置问题。

23日由证监会、国资委、财政部、人民银行、商务部五部委联合出台的《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完成股权分置改革的上市公司优先安排再融资。

再融资政策将与是否进行股权分置改革挂钩,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变化。同时,市场化的融资政策成为管理层的取向。

该意见明确要求,要坚持改革的市场化导向,注重营造有利于积极稳妥解决股权分置问题的市场机制。根据股权分置改革进程和市场整体情况,择机实行“新老划断”,对首次公开发行公司不再区分流通股和非流通股。完成股权分置改革的上市公司优先安排再融资,可以实施管理层股权激励,同时改革再融资监管方式,提高再融资效率。上市公司管理层股权激励的具体实施和考核办法,以及配套的监督制度由证券监管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另行制定。涉及A股股权的拟境外上市公司,以及A股上市公司分拆下属企业拟境外上市的,应在完成股权分置改革后实施。上市公司非流通股协议转让,要对股权分置改革做出相应安排,或与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组合运作。

备受社会关注的股权分置改革有了最新动向:新华社记者23日晚从中国证监会获悉,经国务院同意,证监会、国资委、财政部、人民银行、商务部23日晚联合颁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就下一步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提出指导意见。《意见》认为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已经顺利完成,总体上具备了转入积极稳妥推进的基础和条件。

《意见》指出,股权分置改革要积极稳妥、循序渐进,成熟一家,推出一家,实现相关各方利益关系的合理调整。此间人士表示,这正印证了此前证监会所称的“不再推出第三批试点公司”的说法。

到目前为止,自5月9日我国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公司正式启动改革以来,这项改革已取得了可喜成就。《意见》认为,在国务院的正确领导和有关部门、地方人民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工作已经顺利完成,改革的操作原则和基本做法得到了市场认同,改革的政策预期和市场预期逐渐趋于稳定。

《意见》总计4600余字,共分5大部分,22项意见,涉及股权分置改革的方方面面。

股权分置改革要坚持统一组织,股权分置改革方案要实行分散决策。国务院有关部门要加强协调配合,使股权分置改革相关政策衔接配套。地方人民政府要加强对本地区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组织领导工作,充分发挥本地区综合资源优势,把股权分置改革与优化上市公司结构、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和维护社会稳定结合起来,统筹安排适合当地情况的改革工作。

按照指导意见,非流通股可上市交易后,国家要保证国有资本的控制力、影响力和带动力,必要时国有股股东可通过证券市场增持股份。完成股权分置改革的上市公司优先安排再融资,可以实施管理层股权激励,同时改革再融资监管方式,提高再融资效率。涉及A股股权的拟境外上市公司,以及A股上市公司分拆下属企业拟境外上市的,应在完成股权分置改革后实施。文件还对妥善处理存在特殊情况的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问题作出了相关安排。

本报太原电(特派记者刘建宏)昨天是审理“北京警察太原被打死”案的第二天。庭审中,两名被告不认可刘利民笔录时的说法。庭审结束前,9名被告当庭向受害者家属致歉。

上午8时30分昨天的庭审正式开始。审判长宣布继续开庭,要求法警带刘利民等9名被告上庭。

法庭侧门打开,铁链打在地板上的声音最先传到众人耳中,刘利民、安胜利等9名被告人戴着脚镣、背铐着双手被法警带上法庭。

庭审开始,公诉人宣读了公安机关为刘利民所作的一份笔录内容。该内容讲了刘利民与“北京警察”李忠义发生争吵后,电话通知张吉、安胜利等人赶来唐都大酒店为他“出气”。

“刘利民只说让到唐都大酒店,并没说让过来打架。”嫌疑人安胜利庭上讲,5月3日案发的当日晚上,他正在去参加战友聚会的路上,刘利民并没有说和人吵架的事,他们之间的通话内容并非像刘利民向公安机关所供述的到唐都大酒店为刘“出气”。

曾接到刘利民电话的张吉也称,接到“领导”(刘利民)电话时只知道他被一个北京人骂了,到唐都大酒店并不知道是让他们来打架。

被告张吉在庭审中还推翻了他在接受公安机关讯问时所作的笔录内容。“有时候我说一句话,警察要写上半天。”他两次强调,笔录时,警察不让看内容,只是让他签字、按手樱此话说出后,被告人安胜利马上说,刑警队一位叫王峰(音)的队长对他进行了逼供和诱供。

除刘利民外的6名被告人,也都认为公安机关的笔录存在问题。被告人赵云钢说,笔录中的一些内容他根本没有说过。

“安胜利接受警方讯问时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一晚上不让睡觉。送到看守所时候脸上还是肿着的。”安的辩护人也认为,警察有刑讯逼供的嫌疑。她要求法庭去看守所调取安胜利被收监时的体检登记材料,以证明公安机关逼供。法庭表示,如有必要,会去调取资料。

此案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家属作为原告要求严惩刘利民的同时,向被告刘利民等9人提出259万元的民事赔偿。“包括被害人在内,刘利民毁了10个家庭。”原告的代理律师在宣读诉讼请求时,伸手比画了一个10的手势。

“原告家属有什么话说吗?”审判长让被告人发言时,李忠义的妹妹越说越激动,说话的声音发抖并带着哭腔。她拿出一封父亲写的请求法庭严惩刘利民的信读完说,由于前日出庭后父亲身体不适,急救车已将人送回北京。

“现在最怕的就是过节,一家里面有了两个寡妇。”她说,她的哥哥死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家人都不敢把这个噩耗告诉父母亲。因为3年前她的弟弟因车祸夺去生命,怕再说哥哥的死两位老人承受不了。

刘利民当庭回应死者家属:“理解被害人家属的心情,我应该接受法律的严惩。”

庭审到结束阶段,审判长让被告作最后陈述。刘利民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张纸首先发言:“我真的很后悔,但现在什么都晚了,只能向受害人及家属道歉……”接着,另8名被告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相继向死者李忠义的家属说“对不起。”

此案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原被告双方同意由法庭主持调解。庭审至午后1时22分结束,法庭将择日宣判。

在案发时,除了刘利民迅速离开现场外,其余8名被告人是否都曾对李忠义有过拳打脚踢等伤害行为?公诉机关当庭宣读了数份书证和物证,包括侦查机关对9名被告的讯问笔录,以及案发现场的证人证言等,以证实8名被告都曾有对被害人的伤害行为,其中包括重要物证———带有血迹的木板。

法医鉴定,李忠义系急性开放性颅脑损伤死亡。根据技术分析,伤口应为直径1.4cm以上的钝器所伤。那么,是谁给了李忠义那致命一击?这个疑点,成了法院为9名被告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量刑的重要依据。被告人周传全的辩护人表示,周用木板不可能打出这样的伤口,有待于进一步鉴定。

前日,太原警方回应媒体“刘利民根本不是警察”。昨日,记者就这一说法采访太原警方,未得到回应。

昨天下午,记者赶到了刘利民之前工作过的尖草坪公安分局。“关于刘利民的采访我无权对媒体说,需要到市局新闻中心。”负责媒体采访的宣传中心洪瑞起科长还说,接受太原市以外媒体记者的采访需要太原市公安局新闻中心的同意。

随后,来到位于太原市五一广场东北角的太原市公安局。新闻中心负责人不在,该中心一位刘警官留下了记者需要采访的内容以及联系方式。

记者将尖草坪公安分局作了哪些调整工作、“刘利民根本不是警察”的说法依据是什么等问题留下。刘警官表示他回答不了这些问题,“等我们领导看过你想采访的内容后会和你联系。”他说。

傍晚6点多,记者去电新闻中心,电话无人接听。直至发稿,仍未接到太原警方的回应。

本报讯(记者李武)来自欧盟委员会的消息称,欧盟官员将在今天飞抵北京,并有望在明天正式和中国磋商中国纺织品进口危机的解决之道。此前,由于欧盟对中国纺织品进口配额实施严格限制,大量欧洲商人进口的中国服装积压在港口难以入关,并使欧洲服装业遭受重大损失。

欧洲当地时间8月22日,欧盟发言人克里斯蒂娜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盟贸易专家23日将前往北京,与中国磋商解决目前危机的办法,并有望在25日举行相关磋商。此前,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表示,在本月底欧盟将和中国紧急磋商解决进口中国纺织品危机问题。

今年6月,欧盟重新对来自中国的10类纺织品实行配额限制。此举虽然满足了南欧和东欧一些纺织品生产商的要求,却损害了欧盟纺织品进口商、零售商和消费者的利益。目前,中国出口欧盟套头杉、长裤等纺织品早已超出欧盟进口配额,胸罩、女式衬衫和亚麻布服装又将达到配额限量,这使欧盟进口商面临较大压力。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