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能急剧扩张后现金贫血 中铝回归A股别无选择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1:46:05

丁学良:最多不超过5个。国内有的著名经济学家连在国际上最好的50个经济系里当研究生的资格都不够。有的经济学家还没有对经济科学做什么样的贡献就想着获诺贝尔奖。

一个真正的经济学家,首先要把经济学当作一门科学来对待,而不能把它当做个人发财、出名和当官的路子。如果那样的话,是不可能在经济学领域做出独立的研究来的。在西方,也有经济学家当大官,但他们是在经济学领域做出非常独立的、优秀的研究后,才短期进入政府或大银行等部门,然后他们会很快就回到经济科学的研究中,而并不是研究做的不怎么样就开始想着赚钱和当官。

晨报讯(记者高翔)昨日,北京的财经观察员水皮在一篇名为《谁挟持了中国股权分置改革》的文章中批评说,在最近的股改中,一些机构投资者正在成为挟持股改的力量。

文章说:“目前主导股权分置改革的不是投资者,不是大股东,甚至也不是管理层,而是所谓的机构投资者,其中的代表不是别人,正是基金……”

由于这一批评触及了目前股改中的最新症结,且列评了西山煤电(资讯行情论坛)的例子,引起了市场人士的关注。

在西山煤电近日结束的投票中,总持有量位居流通股第一位的基金易方达希望把10送2.8的方案提高到10送3,并因此公开投了反对票,但最终由于基金同行集体投赞成票导致否决方案流产,而易方达距“成功”只差不到300万股的投票权。

此事引出市场关注的一个话题:易方达这样优秀的基金投了反对票,其他的一些普通基金公司为什么投了赞成票?投赞成票的基金代表的又是谁的利益?其为什么不能和易方达形成共识呢?

对此,记者昨日下午连线了西山煤电董秘宁志华,他否认有“内幕交易”,他说:“我也很不理解为什么易方达要投反对票,除了他们之外的24家公司可全是赞成票啊。”宁志华坚称,西山煤电“不可能有猜测中的‘内幕交易’,更不可能像传言中的一些公司那样‘买票’过关”。

北京一位券商表示,买票过关的问题只是个案,由于证监会今年是铁了心要将股改搞成功的,因此,监管一旦上来,就可以为股改保驾护航。他说,由于保荐人做成一笔股改生意是150万元的费用,文章提及的情况在一些营业部有所发生,“谁希望到手边的150万元飞了呢?对想投反对票的投资者适度公关可以理解”。

10月11日,“长沙市反腐倡廉五年成果展览”开幕。这个展览历时一个月,集中曝光了近5年来长沙21个大要案例,其典型之一是长沙市商业银行原行长张烨案。

经查证,张烨在担任长沙市商业银行(以下简称“长商行”)主管信贷副行长、行长期间,帮助彭建平获贷5.5亿元,后者转而将资金投入泰阳证券和恒信证券,以及其在长沙的房地产项目。彭向张烨提供现金及实物作为回报。

今年2月24日,经长沙市中院二审判决,张烨因受贿罪获刑7年,没收其非法所得上缴国库;5月27日,彭建平因行贿罪被雨花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罚处40万元。

湖南省纪委上述高官告诉记者,此案发生于2001年至2004年,期间正值全国城市商业银行“样板”———长商行股权频繁变更之际。随着此案终结,围绕长商行、德隆系、鸿仪系之间的资本故事,也日渐水落石出。

张烨出任长商行行长的时间并不长,其升迁之路与长商行1998年的一个增资扩股有关。

长商行成立于1997年5月,由17家城市信用社合并而成。长沙市政府作为最大的发起人股东,持股比例超过40%;第二大股东为湖南“电信系”,包括湖南省邮电管理局和天辰通讯(现为长沙电信控股子公司)等电信企业,持股总量超过30%;而余下不足30%的股份,自然人股东和上千家中小企业零星持有。

由于总资产一直徘徊于30亿元至40亿元之间,且不良资产占比高达60%,长商行于1998年增资扩股。

按当时的方案,长商行增加1亿股,来自湖南“电信系”的七家公司,各认购数量从1000万元到1500万元不等的股份。此番变故之后,“电信系”以总量达到53%的持股比例,取代长沙市政府成为长商行第一大股东。

原本由长沙市政府委派的董事长和行长,在2000年的董事会换届中双双出局。“当时‘电信系’准备推荐湖南电信实业集团投资部经理洪星出任长商行的董事长。”天辰通讯一位高管告诉记者。

但“电信系”的计划受到来自长沙市政府的阻力。僵持之下,洪星仅出面担任长商行董事会董事,董事长则由分管商贸工作的长沙市政府副市长向力力出任。

股东之间的矛盾不断被激化。在2001年年底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作为主要股东的长沙市政府,单方面宣布湖南“电信系”董事会席位(持股1500万股以上股东可有一席)有两票无效。

而把持话语权的长沙市政府,自2002年起即加大了对长商行的扶持力度,其业绩也大幅攀升。

截至2002年末,长商行资产总额172.8亿元,利润1.0189亿元,存款余额135.07亿元,贷款余额66.52亿元,不良资产率13.37%。多项指标位列湘鄂赣三省城市商业银行之冠。

2002年年初,一场围绕长商行股权问题的诉讼随即展开。其时,张烨上任伊始。

此案原告是失去董事会席位的湖南“电信系”两家公司———国讯公司与湘银金饰公司,被告是长沙市政府。

考虑到“电信系”退股可能直接影响到长商行在本地的声誉和业务,长沙市政府顺势又推出一个增资扩股8000万股的计划。

2002年6月中旬,上海一位李姓律师代表三家公司与湘银金饰公司、国讯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

据一份内部材料显示,此番委托三方分别为上海中企东方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企东方”)、陕西众科源新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众科源”)和株洲锦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锦云实业”)。

中企东方成立于2000年10月19日,法定代表人唐万川系德隆唐家四兄妹之老三;众科源一度持湘火炬28.12%的股份,位列第四大股东,而湘火炬则为德隆的控股上市公司;锦云实业与湘火炬同设于湖南株洲,两者存在关联关系。

据当时签订的协议,中企东方、众科源共同收购湘银、国讯两公司名下共计4460万股,收购价格为1.6元/股。双方约定,协议生效预付一半款,待股权过户后付清余款。

经测算,此收购一旦完成后,中企东方、众科源实际持有长商行约2900万股,约占9.4%。如锦云实业顺利完成对其他长商行股份的收购,德隆有望跻身长商行大股东之列。

在此协议达成的当天,湖南“电信系”各企业相继撤销了关于长商行股权纠纷的诉讼。不过,在随后由中国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召开的两次协商上,由张烨代表的长沙市政府方面两度缺席,方案因未达成共识最终流产。

2002年底,长商行最终采取了定向募集的方式,由市政府选择新股东。尽管期间包括首都旅游集团等诸多投资方对参股长商行表达了意愿,但最终入主长商行的,是长沙本地上市公司通程控股(000419)及其控股公司通程实业。

巧合的是,彼时通程控股持有恒信证券约20.01%的股权,而当年年初,德隆系刚从北京德恒投资公司购得恒信证券53%的股份,成为名副其实的控股股东。

这样一来,以“德隆—恒信—通程”来参股长商行的另一暗线,实际已经成行。

公开资料显示,长商行增扩8000万股至3.1亿股,其中长沙市政府再度购入3300万股,由此共持9000万股,约占总股本的29%;通程控股及其通程实业分两次以1.2元/股的价格认购4700万股,约占总股本的15.14%。

张烨的履新,从某种意义上讲仅为长沙市政府运作长商行的“一个代言人”。

“张烨早就出过经济问题,他能升为行长出乎不少人的意料。”湖南省纪委一位官员告诉记者。

张烨的个人履历显示,1986年,21岁的张烨从湖南省银行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中国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工作,先后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外汇管理科科长。

1997年长商行组建时,张烨从中国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调到长商行任副行长,主管信贷。其升任行长后,还同时担任长沙市开福区第二届人大代表,三十而立的张烨,一度被业内视为“明星行长”。

“面对一帆风顺的仕途,张烨春风得意。一些心有所图的人,对这个‘明星行长’更是曲意奉承。对于别人的巴结,张烨当然非常受用,但他心里也非常清楚,别人看中他的,无非是他手中放发贷款的大权而已。”雨花区人民法院法官研究室的吴满宏撰文称。

将长商行分别与德隆系的恒信证券、鸿仪系的泰阳证券紧紧连在一起的人是彭建平,此人在1999年下海之前,与张烨有同在人民银行系统工作的经历。而彭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声称,自己“与张烨是同学”。

据法院判决书,“张烨在担任长商行主管信贷副行长、行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帮助彭建平采取‘借壳融资’的方式,以彭建平公司的名义从该行贷款5.5亿元。”彭建平1963年3月20日生,湖南益阳人,其名下控制的企业包括:长沙海利花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海利房产”)、湖南融智商贸有限公司、湖南银绅商贸有限公司、湖南弛宇有限公司等。

2001年3月的一天,从事证券投资的彭建平找到张烨,表示从某证券公司拿来存款存入长商行,然后以此为抵押向银行贷款。

表面上看来,这样的贷款既无风险,又能增加银行的储蓄额。张烨对此是来者不拒。

经法院查证,彭建平以湖南银绅商贸有限公司与湖南弛宇有限公司之名,从长商行芙蓉支行获贷8000万元,在张烨的运作下,该贷款按季度付息。

又如,泰阳证券先在长商行白沙支行存入2.5亿元,该支行又在望城县农村信用合作社存入2.2亿元作担保,彭建平借此从望城方面获贷2.2亿元。

上述贷款由长商行白沙支行行长郦某、长商行副行长朱某共同证实,并获得张烨本人的认定。

据泰阳证券一位副总裁的供词,彭建平向泰阳证券提供资金5.2亿元,该公司为其提供担保,再按同期贷款利率上加1.5%至2%给予彭建平收益。

法院查证,2002年至2003年,彭建平向恒信证券提供资金5000万元,该公司为其提供担保,并按年收益率2.36%给予彭118万元的回报款。

湖南省纪委专案组一位官员介绍,彭建平从长商行所获贷款及收益,除流向泰阳、恒信两家证券公司外,另一渠道就是彭本人在长沙开发的海利花园。

2002年8月,彭建平注资1000万元成立海利房产,其第一期投资3.5亿元的海利花园,占地140亩,计划建成面积20万平方米。

该地块原属长沙石油厂,位于长沙市区,与国防科技大学仅一路之隔。2002年3月,根据长沙市国企改革的整体部署,原长沙石油厂由湖南海利世纪房地产公司(简称“海利世纪”)兼并。

海利世纪系上市公司湖南海利(600731)的控股子公司。2002年8月,原长沙石油厂改制进入操作阶段,出于国企兼并的前提,政府以相对优惠的政策批复改制方案。

实际出面兼并的则是海利房产,其对外一直声称是湖南海利的子公司,实际仅为彭建平个人控制的私营公司。

据海利世纪一位高层介绍,在兼并过程中,海利世纪实际出资1080万元参与兼并,其余资金由彭建平个人筹得。截至2004年年底,整个兼并共花费资金5000余万元。“经有关部门同意,海利世纪所持股份全部转让给彭建平个人。”兼并由此面临来自原长沙石油厂职工的压力。2003年6月,该厂约300名已解除劳动关系的职工募集500多万元,组成长沙众城石油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众城公司”),由于新厂没有按期完工,原厂址又被海利房产公司占用,双方矛盾不断激化。

据当地媒体报道,2004年10月19日,长沙市开福区组织数百名人员强制拆除原长沙石油厂内的一栋办公楼和两栋集体宿舍。当事双方产生肢体冲突。

众城公司一位高层告诉记者,根据2002年兼并时完成的一份审计,原长沙石油厂的土地价值达8000多万元,卸油站、加油站、房产等完全可以变现的资产超过3000万元,加上全免土地出让金1440万元、全免契税600万元,仅这些看得见的资产就已超过1.3亿元。而海利花园用海利世纪之名,仅支付不到6000万元便蛇吞了该笔资产。

长沙市国资委一位官员介绍,在兼并上报文件和批复中,都标明海利世纪和海利花园是国有企业身份,操作这件事的人员故意混淆两个“海利”根本性的区别,以此向政府要优惠政策。事实上,这些优惠政策并没有落到职工和改制企业的身上,甚至使部分国有资产低评或不评,造成交易性国有资产的流失。

10月21日,记者从长沙市房管局获悉,海利花园一期有七栋住宅楼尚无“土地使用证”,该局对此给出的答复是,“因为该公司没有准确报送相关数据与材料”。

来自法院的人士称,彭建平违规所获5.5亿元贷款,有相当一部分在长商行一次资产置换中被平账。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