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将更换驻韩国大使 媒体推测与竹岛问题有关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3 14:57:10

而与井真成同来的大批遣唐使回国后,在日本的政治、文化和佛教等方面,起到了巨大作用。

出身法律世家的大和长冈,入唐后潜心学习唐律,回国后曾与下道真备共同删定律令二十四条。膳大丘在唐长安国子监学经史,归国后被任命为日本大学寮助教,他向天皇奏请尊孔获准,推动了日本儒学的发展。营原娓成入唐学医,回国后被任命为针博士,对日本的医学发展极有贡献。

在日本人的生活中,中国文化的影响痕迹处处可见。从汉字、围棋到饮茶,自传入日本,长期发展已成常人习惯。日本平安朝时书界有名的“三笔”,即空海、桔逸势、嵯峨天皇三人,其中两名都曾到中国留学。

美术史家伊势专一郎说:“日本一切文化皆从中国舶来,其绘画也由中国分支而成长,有如支流小川对本流江河。”日本著名汉学家内藤湖南说:“日本民族未与中国文化接触以前是一锅豆浆,中国文化就像卤水一样,日本民族和中国文化一接触就成了豆腐。”

“几十个待解之谜堆积在心头,几个月内我翻阅了大量的资料,依然没有足够的证据给出一个惟一的答案。”

虽然在学者的反复追寻中,这位遣唐使的面貌渐渐清晰,但围绕墓志仍有许多不解之谜:

墓志上的文字是谁书写的?是井真成的日本同学还是大唐专门负责料理留学生丧葬的官方机构?为什么这方墓志的底座和盖子不是同样颜色的石料?

既然“尚衣奉御”的官衔是井真成去世后追赠的,那井真成生前有无做官?做的是什么官?

井真成去世前,已在大唐度过17个春秋,是否已经结婚?倘若结婚,能否找到他的后裔?

“几十个待解之谜堆积在我的心头,几个月内我翻阅了大量的资料,依然没有足够的证据给出一个惟一的答案,”贾麦明说,这是因为墓志铭的发现不是考古所得,无法从墓地实物挖掘中获得更多线索。

2004年3月底的一个星期天,贾麦明在西安八仙庵古玩市场听到一个摆摊人说,他在东郊捡了两方合在一起的石头,盖是青石,底是白石,上有开元和日本的字迹。

贾麦明当时的感觉是心头一惊,他马上说,我要了。三天后,他用不到一千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块墓志铭。

贾麦明事后曾专门找到摆摊人捡到墓志铭的地方,但这里已经是一个楼房林立的住宅小区,要做进一步的考古发掘,已是不可能了。

2004年10月11日,朝日新闻头版头条刊发了《逝于中国长安的遣唐使井真成是井上氏还是葛井氏》的报道,一时引起很大轰动。其记者渡边延志在接受西安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这个发现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当时日本作为一个偏僻的岛国,能够得到大唐的承认,这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2005年1月28日至29日,由朝日新闻社、日本专修大学和中国西北大学共同举办的井真成研讨会在东京朝日新闻社召开。参加该会的王维坤教授回忆,那一天,中国学者从早上10:30讲到下午7:30,台下一直座无虚席。而下场后很多日本民众围着他签名,使他“突然觉得自己不是学者倒像是明星”。

“遣唐留学生的墓志是一把开启历史之门的钥匙,它为中日关系史新添了一段深情的佳话。”一位日本参观者在西北大学历史博物馆留言册上留下这么一句话。

中国古代文化对日本的深刻影响,日本学者已有明确认识,但这方墓志则传达出更为复杂深远的历史情感:它再次证实了日本国号与中国的渊源,还表达了当时的唐朝天子对一名日本遣唐使者的个人情谊。

当贾麦明用软毛笔刷净石头上的土,看清上面的字时,手开始不停地颤抖。石盖刻有“国号日本”字样,底座上则有开元年号。“我当场就断定这是一个日本遣唐使的墓志。”

作为西北大学历史博物馆的副馆长,贾麦明偶然中征集到的这块石头,在随后的研究中被证明为迄今发现的惟一一方日本遣唐使墓志。

墓志面世在日本引起的轰动让贾麦明惊奇:在这位遣唐使的故乡藤井寺市里,成立了相关的研究会,发行了关于他的纪念邮票,并打算用他作为这座城市的形象。2005年8月24日,墓志在东京国立博物馆展出时,日本天皇亲临参观。

中国古代文化对日本的深刻影响,日本学者已有明确认识,木宫泰彦在《中日交通史》中说:“日本中古之制度,人皆以为多系日本自创,然一检唐史,则知多模仿唐制也。”

然而这块石头所传递出来的历史情感要复杂得多。这方墓志除了再次证实了日本国号为中国所赐,还表达了当时的唐朝天子对一名日本遣唐使者的个人情谊。

李白的挚友阿倍仲麻吕,回国后利用汉字创立片假名的下道真备和为日本完善律法的大和长冈等人,和井真成同时入唐。这些赫赫名声的人,都还只是群十八九岁的孩子。

1200多年前,难波港(今日本大阪)内一派热闹的景象,又一支准备渡海前往中国的使团船队要出发了。四只巨大的木制帆船依次排列着,每只船上都能载一百多人,船舷和桅杆上彩带飘扬。日本天皇举行宴会,作歌送行。

这方墓志的主人当时就坐在其中一艘巨船中,被祥和、悠长的祝愿声围裹着,离开港口,驶向苍茫大海。他的名字叫做井真成。

离开故乡之时,井真成多大年纪,墓志上的文字并无记载,只写道,公元734年,这位才能出众的遣唐使,因病死于长安,享年36岁。

《新唐书》记载,在公元717年和公元733年各有一批遣唐使从日本出发。如果是在733年出海,井真成已35岁。日本奈良大学文学部教授东野治之认为可能性不大。

在日本的遣唐使团中,除了学问僧外还有两种人,一种是年轻的留学生,年龄一般十八九岁,他们将在中国学习二三十年后,才被允许重回日本。另一种是请益生,他们的年龄较大,只在中国住1年。

“作为三十过半的请益生,很难想象在日本没有一官半职。官员入唐后,其称呼会在墓志上被保留。”而井真成的墓志上并未记录他生前的官职,东野治之说,因此,基本可以断定,井真成应当是在717年入唐,正好19岁。

这是日本第九次派遣遣唐使入唐,500多人挤在4艘大船里。这些年轻的留学生都是日本中层官僚的子女,而且还要经过严格挑选,必须学识、样貌都需要达到才俊的标准才能入唐。

巨船之上,还有日后成为李白挚友的阿倍仲麻吕,回国后利用汉字创立片假名的下道真备和为日本完善律法的大和长冈等人,他们和井真成同时入唐。当时,这些在中日两国历史上留下了赫赫名声的人,都还只是群十八九岁的孩子。

据新华社电正在朝鲜平壤访问的泰国外交部长甘达提28日说,朝鲜外务相白南舜在会谈中告诉他,由于“缺乏信任”,原定于29日开始的这个星期进行的第四轮朝鲜半岛核问题六方会谈第二阶段谈判将推迟举行。

新华网平壤8月29日电(记者姬新龙任力波)正在平壤进行访问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六方会谈中方代表团团长武大伟29日对新华社记者说,第四轮六方会谈何时复会并不重要,休会期间与会各方就相关问题的接触和协商仍在进行,所以,会谈一直在继续。

武大伟27日抵达平壤访问,连日来分别与朝鲜外务省副相金桂冠、金永日举行会谈,并拜会了朝鲜外务相白南舜,就中朝双边关系及六方会谈复会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

8月13日晚,一直押保获释在外的赖昌星因违反宵禁令,在温哥华市西区一饭店参加生日聚会,被加边境服务局人员逮捕。移民及难民局16日举行了一次听证会后,认为赖昌星有潜逃的危险,遂于19日对他做出继续拘留7天的决定。

13日晚9时,赖昌星在温哥华西区的一家鱼翅饭店被加边境服务局人员逮个正着。赖昌星辩解说,他是在参加朋友女儿的生日庆祝会。赖昌星所说的这个朋友姓朱,英文名威廉。而移民及难民局律师特伦透露,威廉与温哥华的华人黑帮“大圈帮”有牵连。

据称赖昌星有爱吃鱼翅的癖好,几年前,加移民及难民局曾监视到他在温哥华另一饭店吃鲍鱼,一次就花了上千加元。而赖昌星此次被捕的这家饭店的鱼翅宴价格也很昂贵,一份价值上百加元。

移民及难民局19日公布了赖昌星在16日听证会上的供述。赖昌星称,他是2000年被关押在温哥华华埠拘留中心教堂内与威廉认识的,但他非但不知道朱与“大圈帮”有什么关系,也不清楚何为“大圈帮”。从拘留中心出来后,他与威廉一直没有联系,直到3个多月前,他在家附近与威廉“巧遇”。

赖昌星说,他们两家离得不远,自己外出时经常见到威廉和他两岁的女儿。因为喜欢那小女孩,他还经常抱着她,给她买糖果吃。赖昌星称,他是13日晚7点接到威廉的邀请电话,去参加女儿生日宴的。考虑到若不参加,恐怕过意不去,于是决定赴宴,送上50加元的生日贺礼就回家,不想被一再挽留到切生日蛋糕。

赖昌星一家1999年8月13日以游客身份进入加拿大。2000年3月他的旅游签证到期,加拿大向他发出“有条件离境令”。当年6月,赖昌星提出难民申请,但一直被拒绝。在这次被捕之前,赖昌星及妻子除在拘留中心呆过一段时间外,实际上一直被软禁在家,他们交了8万加元保释金。根据禁令,赖昌星每天只可以在下午1点半至6点半外出。赖昌星当时的保释条件上包括禁止与黑帮成员接触、不得去赌场等。

加移民及难民局官员泰斯勒19日说,如果赖昌星在听证会上能够老老实实承认错误,他还有可能原谅赖的这次违反宵禁的行为,但赖昌星从一开始就想隐瞒自己的行为。

泰斯勒说,赖昌星的供词有很多疑点。首先,赖称自己外出是想去参加生日宴会,但他应该知道自己现在处于软禁之中,无权选择自己想做什么。更何况与赖一同参加晚宴的人中,有不少都有犯罪纪录,且是“大圈帮”中知名人物。

移民及难民局律师特伦还对赖昌星所谓“朱威廉就住在他家附近”的说法提出质疑。特伦说,威廉登记了两处不同的住址,一处在温哥华东7街3000号路段,另一处在温哥华基奇纳街2000号路段。这两个地址都与赖昌星目前的住所相距甚远。

此外,今年1月赖昌星就曾去赌场并被安全人员拍下了录像,这次是“再犯”。泰斯勒说,赖再次违反宵禁令说明其有“潜逃风险”,他有“很明显的理由不想被遣返回中国”,他显然试图隐瞒自己曾计划参加宴会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遣返他的时间恐怕“要提早而非拖延了”。泰斯勒决定在8月26日对赖昌星再次进行听证。如果届时决定继续拘押,将每隔30天对他进行一次听证。

移民及难民局官员还透露,这次把赖昌星“逮个正着”,全靠一个名叫托尼的男子12日的通风报信。这位托尼先生还说,赖昌星欠他20万加元。

但赖昌星在听证会上一口否认,说自己是在当晚才接到宴会邀请的。如果托尼早一天知道,那这可能是他设的一个圈套,不知他与威廉之间是什么瓜葛。赖昌星还声称,自己欠托尼的钱早在今年年初就由一个在香港的朋友帮忙还清了。

特伦指出,赖的这一说法让人再次怀疑他在自己财政状况问题也撒了谎。此前,赖曾在很多场合说自己财政状况不好,钱快花完了。但有信息显示,赖昌星在香港还拥有一家化学有限公司。一旦赖需要钱,他可以变卖公司资产。

然而赖昌星辩解说,自己在香港并没有公司,并要求移民及难民局拿出证据。但他却没有说明,香港的那个朋友凭什么这么慷慨,一下子帮他还清欠托尼的20万加元。特伦还指出,赖昌星明知已过宵禁时间,仍然外出赴宴,属于“明知故犯”,是对加拿大法律的极大“藐视”。

此外,赖昌星的难民申请已多次被拒绝,目前他只是等待加拿大最高法院对他的上诉进行裁决。赖昌星的律师戴维·马塔斯声称,最高法院的上诉程序目前仍处于移交材料阶段,即使上诉被拒绝,还需要进行遣返前的风险评估,距离真正遣返尚有1年半至2年时间。但特伦说,他相信已接近对赖实施遣返阶段,不会无限期拘留。因此,他要求当局继续拘押赖昌星,并没收他交纳的8万加元保释金。

经济中的潜规则只有男人才最清楚。做生意并不仅仅是现代企业制度就够了

8月2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状况》白皮书并举行新闻发布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顾秀莲就举办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十周年纪念活动以及中国政府推进男女平等、优化妇女发展环境等方面情况进行了说明。

此前一周,温家宝总理在第四次全国妇女儿童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把妇女儿童发展状况作为衡量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政府工作的重要指标,将妇女儿童事业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一五”规划;并切实提高妇女参与国家和社会事务管理能力,加大对农村妇女儿童工作的支持力度。

35岁的女律师颜文翠关注了上述消息,但十年前,她从西南政法学院毕业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性别会为她引以为豪的职业带来一丝尴尬。

“2002年,我在北大法学院进修时,一位男律师问我:你会喝酒吗?我说,不会。他大吃一惊,不喝酒怎么打官司呢?”颜文翠说。

22岁的大学毕业生李爽是个心气很高的女孩,成绩优秀,不甘心做“男人的肋骨”。

“但现在我们找工作的时候分四等人,依次是有北京户口的男性、无北京户口的男性、有北京户口的女性和无北京户口的女性。总之,女生总是要排在男生后面的。”李爽很不服气,“我们班上的男生都找到工作的时候,女生们还在焦虑中;但我并没觉得男生比女生出色多少。”

今年9月是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京召开十周年。但大会提出的男女平等目标还远远没有达到。2004年湖南省人事厅制定的《公务员体检标准》里,甚至要求女公务员“乳房对称”。一时间舆论哗然。

2004年,上海市妇联在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等十所高校的1000名应届本科毕业生中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求职过程中,58.8%的女生认为遭遇了性别歧视。

“在中国的现实条件下,男性的确在很多场合比女性有优势。”女律师颜文翠不得不承认。

在北京经营高科技企业的唐女士说,一些男客户到了晚上都暗示去有陪侍的歌舞厅一类场合,这种时候,她很尴尬怎么带他们去,“做生意还是男人更合适。”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