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拒交涉嫌强奸的士兵遭菲律宾民众抗议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3:48:46

根据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及警方在其电脑中查获的资料,犯罪嫌疑人的确用同样的手段侵犯过多名女性网友。尽管公安机关可以通过网上侦查,确定这些当事人的身份,但由于种种原因,她们中间有的矢口否认,有的以自杀相威胁,坚决拒绝警方调查。呼伦贝尔市公安局网监处副处长郑江波认为,这些案件固然令人震惊,但如果具有一定的自我保护意识和防范能力,类似事情完全可以避免。

首先,女性要筑牢自己的心理防线,这是最根本的防范办法。其次,一些中年女性,不了解网络技术的众多新手段,给犯罪嫌疑人作案提供了便利。因此加强自我保护意识,掌握一定的网络知识也很重要。

10月17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68岁的厉建中———这位昔日的航天功臣痛哭流涕地站在被告席上。

在持续两天的庭审中,厉建中及其分管财务的下属张玲英一同受审。航天科技集团纪委一位官员和张玲英的丈夫出现在旁听席上,但厉建中的家属未现身法庭。

根据检方的指控,厉建中涉嫌贪污350万元、受贿50万元及美金2万元;张玲英被指控贪污37万元,受贿50余万元。与此同时,厉、张两人被指共同犯罪,涉嫌挪用1.2亿元和4000万元。

在对厉建中涉嫌7项犯罪事实的指控中,绝大部分发生在1997年以后。彼时厉建中已通过“坐庄”琼南洋(000556)、入主火箭股份(600879)等全面涉足资本市场。期间,厉建中于1996年担任琼南洋董事长,张玲英后来出任董事,分管财务工作。

在辩护词里,律师为厉建中列举了长长的“业绩清单”,证明其对中国的航天事业做出过重大贡献。

熟知其人者则评价,厉建中不仅是风光一时的航天功臣,同时还是一位叱咤风云的股市操盘高手。

火箭院是中国最大的运载火箭设计、研制和生产实体。从第一任院长钱学森形成的惯例,院长均由火箭学术权威担任。“厉建中显然不是一个火箭专家。”火箭院一位人士认为,厉建中所学专业更接近于机械

1996年,北京市丰台区南苑乡西宏苑小区内,厉建中创建北京银事达经贸有限公司(简称“银事达公司”),并出任法定代表人。此后,银事达公司实际成了厉建中“坐庄”琼南洋的一个重要平台。

需提及的背景是,在此两年前的1994年,厉建中升任为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第8任院长,直至2000年卸任。

火箭院原来的名称是航天部第一研究院,始建于1957年11月,是中国最大的运载火箭设计、研制和生产实体,拥有职工2.5万人。从第一任院长钱学森形成的惯例,院长均由火箭学术权威担任。

“厉建中显然不是一个火箭专家。”火箭院一位人士认为,厉建中所学专业更接近于机械。

在老家山东省日照市,官方网站对厉建中简历的描述是:1937年3月生于日照街道相家庄;1961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机械系精密仪器设计与制造专业;1961年至1966年,在公安部十二局担任工程组长;1966年至1991年,效力于火箭院八一一厂,先后担任计量室主任、生产科长、副厂长、厂长等职。

熟知其人者介绍,改革开放后不久,厉建中获得了公派出国的机会:1980年至1982年间,先后在美国威斯康星州立大学和美国俄克拉何马州立大学进修。归国后,出任长征三号运载火箭总指挥,火箭院副院长、常务副院长。

“跟技术相比,厉建中具有相当强的管理能力。”在火箭院前述工作人员看来,“(厉建中)特狠,有时比较势利。听到他涉嫌贪污,院里多数人都不觉得奇怪。”

在内部员工眼里,厉建中履新火箭院院长两年后成立的银事达公司存在颇多疑问。

“刚开始确实像他们说的比较正规,但后来越来越让人怀疑起来。”李星(化名)说。

曾是东北某市一名普通公务员的李星,1996年2月21日在北京读完MBA后,留京到银事达公司供职。李星当时选中这一职位,是想学习企业管理经验。

让李产生怀疑的是,公司一些小青年都拥有“部长”头衔;在私人轿车还只是权贵们才能享受的当时,“部长”们已人手一辆新轿车。

“没见公司有什么经营活动,哪来的这么多钱呢?”一个月后,李星带着这样的疑惑和不安,拒绝了公司的挽留辞职返乡。

历史数据显示,在经过1996年的亏损后,琼南洋的业绩于1997年奇迹般回升,主营业务收入增长近150%,净利润达到3722万元。在成功投资与券商的合谋操纵下,琼南洋二级市场股价由1997年6月6日的6.53元,狂涨到8月29日的14.78元,两个多月时间股价翻了1番多

历史资料显示,1996年,琼南洋亏损2700万元;1997年,琼南洋实现净利润3700万,二级市场更是一改颓势大幅涨升;历经股价爆炒之后,从1998年起持续四年,琼南洋分别亏损15610万元、28686万元、3989万元和4328万元。2002年5月29日,公司最终因四年连续亏损而悲凉退市(经处理后股票简称为“PT南洋”)。

在这6年时间里,厉建中控制的银事达公司,实际成了琼南洋的幕后控制者。有媒体评论,这期间“股东与券商联手坐庄翻云覆雨,数亿资产作价几美元贱卖”。

1996年4月,海南成功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成功投资”)从当时琼南洋原大股东航运总公司手中接过26.7%的股份,成为琼南洋第一大股东。

工商资料显示,成功投资注册于1995年2月25日,注册资本1亿元,自然人陈涛与武汉长城实业总公司(创建人游晓林)各出资5000万元,陈涛担任法定代表人。

海南审计厅在2000年8月出具的一份《审计报告征求意见书》指出,成功投资是为了收购琼南洋而成立的,“没有经营业务”。换而言之,成功投资就是一个空壳公司。

1996年5月,厉建中控制的银事达公司购得成功投资40%的股权,成为后者的最大股东,进而控股琼南洋。

在同年5月28日召开的琼南洋第六次股东大会上,厉建中被选为董事会主席,陈涛担任总裁。同时,厉建中、陈涛和武汉长城实业总公司高管游晓林、游子期被选为董事。

几乎与此同时,成功投资将3967万股琼南洋股份抵押给中国银行海南分行,贷得款项240万美元。

琼南洋高管人员2003年提供的《举报信》披露,1996年,成功投资和当时的国泰证券代表张某签订了秘密“合作协议”,共同操作琼南洋股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这份“合作协议”约定:“甲(成功投资)、乙(原国泰证券)双方按照4比6的比例共同出资操作琼南洋股票。”

“合作协议”特别写明了双方的承诺,其中成功投资承诺:1、甲方以及甲方所控股的琼南洋配合本次股票操作,做好资产重组、业务重组、信息披露等方面的工作;2、甲方控股的琼南洋1996年度全年每股税后收益达到0.30元。

国泰证券则承诺:1、根据市场情况及操作需要,保证资金及时到位;2、协助甲方做好资产重组、业务重组、会计调整以及财务审计工作。

“向公众投资者提供虚假信息,然后二级市场再拉抬股价”,成为其具体操作方式。而此时,厉建中控制的银事达公司已是成功投资的最大股东。

在一份内部材料中,曾参与“合作协议”签订事宜的游晓林证实,联手坐庄的协议是真实的,但联手坐庄一事仅为意向,没有实施故不构成事实。

但历史数据显示,在经过1996年的亏损后,琼南洋的业绩于1997年奇迹般回升,主营业务收入增长近150%,净利润达到3722万元。

事实上,在成功投资与券商的合谋操纵下,琼南洋二级市场股价由1997年6月6日的6.53元,狂涨到8月29日的14.78元,两个多月时间股价翻了1番多。

海南省审计厅在前述《审计报告征求意见书》中称,1996年琼南洋虚增销售收入5000万元,1997年虚增销售收入1亿元。

1999年5月30日,在琼南洋董事会换届中,厉建中任董事局主席,赵兵为董事局常务副主席,游晓林、陈涛为董事局副主席,其中陈涛兼任总裁(后出事由游晓林接任)。

此次与厉建中一起被诉的张玲英,在此次换届中出任董事。此前张一直担任火箭院财务结算中心主任。

海南省工商局《登记情况及调查结果》称,成功投资在2001年前的六次股东变更,无一例外均伪造的银行进账单和会计师事务所的验资报告

海口市东方洋大厦七层,PT南洋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接待大厅的吧台上积满厚厚的尘土。

回到2001年6月5日,当时离中国证监会规定的45天大限只有10多天了,奄奄一息的PT南洋面临着被摘牌的命运。在多次内部会议上,厉建中呼吁:PT南洋已到了生死关头,走资产重组之路已成为惟一的出路。

PT南洋的公告显示,2000年陈涛因信用证诈骗被逮捕。在其3年任期内,公司近2亿股本全部亏空,负债总额达4.29亿元,最多的一年债务诉讼达200多起,严重资不抵债。

2001年9月20日,按当任厉建中等管理层的要求,PT南洋95%以上的巨额债务剥离给成功投资。而此时,PT南洋实际无任何资产可言。

两个月后,PT南洋的新主人———上海华宇融投资有限公司浮出水面。华宇融的重组方案是,将其名下上海大众药业、许昌生化公司的股权与PT南洋等值资产进行置换。

这就意味着,重组后的PT南洋不必偿还巨额的债务,其包袱全部由成功投资承担。知情人士介绍,厉建中这一“学雷锋”式的举动引起外界的诸多猜疑。

来自琼南洋高层于2003年底出具的举报信表示,成功投资将PT南洋掏空后,便与上海华宇融达成协议:后者不翻旧账;前者承诺,将PT南洋的债务背过来,只作挂账,无须PT南洋偿还。

此外,厉建中承诺,将欠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的1060万元剥离给成功投资,不再找PT南洋偿还。有消息称,正是这笔1060万元的欠款才导致厉建中东窗事发。

举报信称,厉建中、华宇融如此重组PT南洋,实际是想掩盖其财务黑洞。一个事实是,1995年5月20日成功投资成立时,陈涛、游晓林两人的银行票据和资金证明均为伪造。后又采取同样的虚假注资证明,将公司增资为1.4亿元。

海南省工商局在2003年8月出具的一份针对成功投资的《登记情况及调查结果》称,海昌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林发聪证实,成功投资验资报告系其撰写,实际出资存在虚假。

另据查证,1996年4月银事达公司收购成功投资40%股权时,也运用同样的办法,用虚假资信证明和假银行进账单办理了工商变更手续。

海南省工商局内资处的调查结果指出,1998年9月24日,成功投资股东第二次变更,为武汉长城实业总公司出资4200万元,银事达公司出资5600万元,陈涛出资4200万元,法定代表人厉建中。而经海昌会计师事务所核实,仍然是私刻该所公章,伪造的银行进账单。

《登记情况及调查结果》称,成功投资在2001年前的六次股东变更,无一例外均伪造的银行进账单和会计师事务所的验资报告。

2002年5月,厉经磨难的PT南洋重组破产,黯然退市。其幕后操盘手均落下殊途同归的结局:这一年华宇融涉嫌票据骗贷案事发,PT南洋董事长沈士渊、董事陈伟卿等同为华宇融的高管人员纷纷外逃。继任董事长范运海(陈伟卿的助手)外逃,后在一次车祸中丧生。此后查证,华宇融用于重组PT南洋的资产并非其真实拥有。

《楚天金报》报道,2005年6月,游晓林涉嫌“武汉金融第一案”被公开审理,游被指控涉嫌共同挪用公款、行贿、虚假担保,涉及金额2.47亿元。

入主火箭股份董事会时,厉建中曾对股东们说:“火箭院强大的技术资本一旦与金融资本有机地结合起来,就是巨大的社会生产力。这是火箭院走‘军转民’之路,通过控股上市公司借壳上市的根本原因”

1999年6月,厉建中多了一个头衔:上市公司火箭股份的董事长。而入主火箭股份,这不仅是厉建中资本生涯的一大转折点,也成为中国航天事业准入资本市场的重要标志。

完成于这一年的《火箭股份重组报告》称,“火箭股份与琼南洋董事长同为厉建中,其实两公司并无太大关系。(关于琼南洋的重组)火箭院的意思是要么任由其发展,要么将股权再度转让,并不准备将火箭类资产或其他资产注入琼南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