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发现深海怪物 不伦不类种属难定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5:39:31

[本网特约记者白丁3月4日郑州报道]作为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乡村民众,长期难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即使在他们的公民权益受到严重侵害时,亦是如此的无可奈何。2004年5月,这种局面被一个叫王幸福的河南农民打破了。

这位宜阳县满丰凹村的前民办教师,从2002年11月至2003年3月,自费调查了当地乡镇官员违法亲自出面征缴农业税、并在征缴过程中暴力侵犯230余户乡民,其中70多人被打伤的情况。这份调查报告,引起了河南省政府和中央的高度重视,事件很快得到了处理。王的报告及调查行为本身也引起了海内外300多家媒体的关注及称赞,王幸福由此成为2004年中国最著名的农民。

2004年7月,王幸福再次抛出调查,以数十个案例反映宜阳县计生部门违反政策,将计划生育当作“创收”的腐败温床和暴力工具。这份调查报告同样引起河南省政府和中央的重视,王幸福所反映的问题得到了解决,相关责任人受到了处理,王幸福更被媒体称为“当代农民维权的代表”。

这个名叫“幸福”的农民如今感到幸福了吗?最近,记者独家采访了王幸福。

王:我是刚解放时出生的,叔叔给我起的名字,他希望我能过上幸福生活。我从小就不幸福,父母离异,我也离了三次婚。但是,我的信念是“人民幸福我幸福”。社会总是不断进步的,应该承认这一点。人民群众都说,咱们国家发展得这么好,如果把腐败再惩治一下,那就更好了。

王:还搞着哩。我要搞一件事就把它搞彻底,对推进民主法制建设也做点贡献。目前基本完成了两个调查,一是关于宜阳县乡、镇政府官员暴力征收农业税的调查,还要再整一下,那时候没经验,调查得有些粗糙;二是关于宜阳县计生部门违反政策的调查,材料都弄全了,媒体报道了这个事儿后,震动很大,中央、省里都来人调查了,处分了50名左右干部,县计生委主任、高村乡的乡长、书记都免职了。不是说高村乡的问题最严重,因为我是高村乡人,我的调查报告,是通过高村乡,来反映宜阳县的普遍情况。

暴力征税,县里说我的报告反映的不是事实,那是他们要毁坏我的名誉,还说我犯过什么错误。我跟你说,我是很实事求是的,我过去打过架,被拘留过,这是事实,该承认的我都承认。他们说我的其他情况都不属实。

关于计生干部违反政策的调查,我是公开进行的,乡里不敢挡我,县里也很清楚我在搞调查,当时是我写宜阳县的材料,宜阳县写我的材料,双方都白热化了。他们查我的历史,给我整的材料厚得像一本著作,想查看我违反过什么法,结果,这些材料没一条能上纲上线构成犯罪,县里很被动。

问:有媒体说你现在“既不务农,也不打工,而是专搞调查”,你是专职搞调查吗?

我家里的十亩地,承包出去了八、九亩,还剩下亩把地,我女儿一个人种着就可以了。现在成天有人找我反映情况,没办法。

我也不算专职搞调查。群众来找我反映,我是该管的就管,不该管的,给他们讲清政策,作作解释。总之,不管谁来我家里,都不能让他们心凉。现在知名度高了,以前是我出门找群众搞调查的多,现在是群众上门找我反映情况的多。近两年时间,全县群众的冤案,我为他们义务翻了370起。

问:你曾经说要搞“中国农民维权网”,或者成立“中国农民维权协会”,这两件事有没有进展?

王:进展不大。我的经济条件没有达到,技术上也不懂。这事得非常慎重。

问:有媒体说你作为一个“另类”农民,虽然理直气壮,但也是孤独和弱小的。你自己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王:我确实是孤军奋战,但现在社会上对我认可的人多了。我王幸福为什么会得到社会的认可?这里头还包含着智慧——不但社会要保护你,自己也要保护自己。很多人认为我有靠山,有背景,其实我没有。我的靠山就是党的政策、国家的法律,因为我的所作所为,确确实实是维护了党的大政方针,维护了法律的尊严,如果脱离了这一点,我王幸福会失败得很惨。全国各地的群众关心我的很多,给我来信的开头都是:“尊敬的维权英雄,你好!”

王:我帮哪个农民处理维权的事,他要先说给我多少回报,我王幸福就不给他干这事儿。我只要求一些基本条件,比如我去你那里调查,吃饭、住宿你得管我,其他的等问题处理完了再说。你告状多少年都告不赢,现在我来帮助你,以很小的代价让你成功,你也不能让我像个要饭的。

现在有些不认识的人,还给我捐款。另外,我发表文章,也能弄些稿费,这些我都花到调查上了,加上最近结婚的爱人对我支持也很多。

她叫纪荣华,今年30来岁。2004年7月17日中央电视台《面对面》播出采访我的节目后,她看到电视,就过来找我,我们谈了以后,彼此感觉情投意合,就领了结婚证。

河北电视台播放的《真情旋律》,就是说我这个事儿。主持人问纪荣华“为什么要嫁给王幸福”,她说她是“为正义而来”。我爱人对我的支持很多,她有百万家财,我吃的、花的,去哪儿调查,她都给我弄钱。

王:她个性强,谁也管不住她!她为了追求正义、追求爱情来找一个男人,我这一生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成名以后,县里很多领导要给我找爱人,这个条件好,那个长得漂亮,我都拒绝了。我爱人不算太漂亮,但在农村还是比较出众的。我女儿跟她的关系处理得很好,两个人还经常开玩笑。

现在我等于有个幸福的家庭了。至于我们能在一起过多长时间,这是缘份问题。她要啥时候跟我离婚,我都愿意,不能让她受委屈,但是,她要不跟我离婚,我就坚决不跟她离婚,不会背叛她。

问:有些农民夸你是“农民信访局长”,宜阳的信访部门怎么看你这个人?

王:农民的话不会有水分,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县信访局对我也不反感,也知道我是个实在人。

我王幸福绝不是要攻击党和政府,不存在这个问题。咱们党是实事求是的,如果自己的毛病不敢揭,不敢纠正它,那你的毛病越发展越大,不符合“实事求是”这四个字嘛。

新华网西安3月8日电(记者王世焕)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8日上午对12年前发生在西安市长安城堡大酒店的三名日本游客被害案进行了公开宣判,依法判处杀人凶犯海亭、曹修德死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1993年6月初,日本游客杉山楚一郎、杉山力、阿部妇美等人来陕西旅游观光,下榻在西安市南门外的长安城堡大酒店。6月8日上午,人们发现杉山楚一郎等3人被歹徒杀害,身上的财物也被洗劫一空。此案发生后,引起公安部、陕西省领导的高度重视,陕西省公安厅和西安市公安局对此案进行了长达11年的侦查,但没有结果。2004年7月9日晚,杀人凶犯海亭、曹修德被广西桂林警方在桂林抓获,使这起长达11年的命案告破。

法院审理查明,1993年6月初,广西桂林人海亭、曹修德预谋在西安市实施抢劫,因为曹修德曾经在西安打过工,对西安的环境较为熟悉,所以,当年6月7日,海、曹二人在西安火车站附近一招待所登记住宿后,便购买了用于作案的裁纸刀、胶带等物品,在西安的各大酒店寻找作案对象。当晚9时许,他们窜入长安城堡大酒店一楼大厅,恰逢被害人杉山楚一郎、杉山力、阿部妇美等人在内的一日本旅游团入住这家酒店。海、曹二人观察发现,日本游客杉山力、杉山楚一郎住进酒店638房间后,待游客均已入住,楼道游客稀少时,海、曹便乘坐电梯到酒店六层,由曹修德敲开房门,海亭趁机闯入。海、曹二人即分别将杉山力、杉山楚一郎捆绑并实施抢劫时,日本游客阿部妇美敲门,海、曹二人又将阿部妇美拉入房间,用皮带将其捆绑。随后,海亭将杉山楚一郎、阿部妇美带入卫生间抢劫并用裁纸刀将二被害人的颈动脉割断杀死;曹修德在房间用相同的方法将杉山力杀害。海、曹二人共抢走三名被害人20多万日元后,乘火车返回桂林,将抢劫的20多万日元兑换成人民币均分,并挥霍。

法院认为,海亭、曹修德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手段,杀人抢劫他人钱财,致三人死亡,抢劫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海、曹二人为图钱财,潜入涉外酒店,持械杀死三名日本游客,抢劫数额巨大,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均应依法严惩。故作出了上述判决。

数百名意大利人7日在首都罗马一座教堂集会,向在伊拉克护送获释意籍女记者途中被美军开枪打死的军事情报官员尼古拉·卡利帕里的遗体作最后道别。这场隆重国葬举行同时,意大利全国的反美情绪正不断高涨。

当地时间7日中午11时,葬礼在罗马市中心圣玛丽·安格尔斯教堂举行。覆盖意大利国旗的卡利帕里灵柩,由仪仗队缓慢抬入教堂。

葬礼规格之高,为意大利近年来绝无仅有。出席葬礼的包括总统卡洛·阿泽利奥·钱皮、总理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参议长马尔切洛·佩拉、众议长皮耶尔·费迪南多·卡西尼以及包括美国驻意大使梅尔·森布勒和罗马市长瓦尔特·韦尔特罗尼在内的多名高级官员。多家电视台现场直播了国葬过程,其中包括通常只播放本国活动的梵蒂冈电视台,直播时间长达90分钟。

卡利帕里的灵柩5日晚由军用运输机运抵罗马。葬礼组织者估计,从6日早晨到晚上,10万人瞻仰了卡利帕里的遗容。

现年70岁的朱斯托·普雷维斯尔说:“我在这里,是因为尼古拉·卡利帕里用职业精神为和平做出了贡献,这种精神推动他挽救了两个西蒙纳。”参加伊拉克重建援助工作的意大利人西蒙纳·帕里和西蒙纳·托雷塔去年遭绑架近两个月,卡利帕里参与了释放两人的谈判。

盛大的国葬场面让人回忆起两年前为在伊拉克纳西里耶汽车炸弹袭击事件中死去的19名意大利宪兵举行的国葬。不过,此次人们更加愤怒,美国政府全面调查事件真相的承诺似乎也无法平息民众地怒火。意大利反美情绪正不断高涨。

意大利副总理詹弗兰科·菲尼说:“所有意大利人都要求美国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求明确的答案。”相比之下,意大利前总理、左翼反对派领导人马西莫·达莱马的话更加掷地有声:“今天我们向一位勇敢者致敬,明天我们将重申对正义的要求。”

作为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最坚定盟友之一,意大利目前在伊驻有3000名军人。虽然多数意大利民众要求政府从伊撤军,但部分内阁成员表示,意大利暂时不会考虑撤军。

对于遭受美军枪击的原因,意大利《宣言报》女记者朱利亚娜·斯格雷纳在美军开枪动机问题上立场出现松动。7日出版的意大利《晚邮报》刊登采访斯格雷纳的文章说,她无法提供证据证明袭击早有预谋这一论断。

“我相信(袭击早有预谋),但它只是一种假设,(释放人质的)谈判皆大欢喜的结局可能让人不悦,”她说,“美国人反对此类行动。对于他们而言,战争就是战争,人的生命并不重要。”

而此前一天,斯格雷纳接受英国天空电视台电话采访时,曾旗帜鲜明地指出:“美国人不希望谈判释放人质的事实路人皆知。”

与斯格雷纳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的态度趋向强硬。白宫7日说,“美国军方把斯格雷纳所乘汽车作为袭击目标可能蓄谋已久”的说法“荒谬”。白宫发言人斯科特·麦克莱伦说,“声称我们那些作出穿军装的男女士兵把平民作为袭击目标的做法是荒谬的。”他说,机场公路是“自杀爆炸者实施袭击的地点和反美武装向联军开火的地方。那是一条危险的道路,是联军所在的战场。出于保护自身安全考虑,联军士兵经常必须在瞬间作出决定。”史先振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中新网3月8日电据韩国联合通讯社报道,韩国军事官员称,韩国军方今天出动军机飞往韩国独岛上空以驱逐一架日本民用飞机。

韩国军方官员称,出动军机的目的是为了向侵入者给予警告。他们说,日本飞机于今天早上试图进入韩国空防识别区内的独岛上空,但是在遭韩国拦截后离去。

韩国军方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称:“日本《朝日新闻》的一架轻型飞机单方面通知仁川空管中心它计划进入这一区域。韩国当局拒绝它进入后,飞机返回了日本。”

在收到日本飞机的信息后,空管中心询问韩国空军的监控中心是否允许日机的飞行,但被告之日机并没有提前提出这一要求。外国飞机进入韩国空防识别区需要获得韩国参联会的批准。

目前还不清楚日机为什么试图飞越独岛。官员们认为日机的飞行目的是为了拍摄独岛的照片。

独岛位于韩国郁陵岛东面约70公里处,是由被称为“东岛”和“西岛”的两块岩石组成的岛屿。目前韩国实际控制这一岛屿。历史文件表明独岛属韩国所有,但日本经常声称对独岛拥有主权。

日本驻韩国大使高野纪元上个星期声称独岛“历史上和法律上都是日本领土的一部分”。他的这番言论在朝鲜半岛引发了强烈的反日情绪。韩国公众对日本1910年至1945年对朝鲜半岛残酷的殖民统治仍记忆尤新。(春风)

刘招华涉嫌生产、贩卖的冰毒超过14吨,其中12吨被查获,相当于1999年全球其他国家缴获冰毒数量的总和。刘招华是如何从一个普通人演变为“毒王”的呢?昨日,记者在福安对这位头号毒枭进行了一番调查。

刘招华老家在福安市赛岐镇,1965年出生于一个贫寒家庭,刘家兄妹共五个,刘招华是最小的。

前进路79号一座破败的老屋就是刘招华家,开门接待记者的是刘招华的哥哥刘招福。他已知道弟弟落网的消息。刘招福对弟弟的记忆停留在1996年。那一年,刘招华因生产冰毒被警方通缉后便没有回家。

刘招华的姐姐刘月春说:“父亲死时招华才12岁,母亲又瘫痪在床,贫困让刘招华很早就考虑如何改善家境,但单纯的想法后来却变了味。”

刘招华学习很好,可读到高二便去当兵了,服兵役会分配到不错的单位,这是刘招华当时的想法。

1989年,刘招华转业后分配到福安法院任法警。“转业时刘招华是排级干部,到法院后工作很积极。”原福安法院钟副院长这样评价他。1990年,刘招华被评为法院先进工作者,1991年还荣立了三等功。

刘招华在法警岗位上干了不到两年就“挪窝”了,一些旧同事说,刘招华嫌待遇太低,收入太少。钟副院长说,刘招华因工资低抱怨过多次,没过多久,福安市搞招商引资,刘招华作为法院惟一的干部被抽调,从此离开了法院。

后来,同事们再遇到刘招华时,他已盖起了别墅,并且拥有三部轿车。刘招华说是做生意挣了一些钱,至于做什么生意,他没有透露。

刘招华在赛岐的别墅无人不知,这座别墅也是他的冰毒制造厂。别墅紧靠小山,其间仅有一条一米宽的小路与外面相连,十分隐蔽。

在缉毒警眼里,刘招华是个狡猾的毒枭。“他当过边防兵,具备较强的反侦查能力,好几次,我们只差几分钟就能抓住他,却硬是让他从眼皮底下溜走了。”福州禁毒支队缉毒警说。

1996年,福州警方将毒犯陈文印、张明辉抓获,两人将刘招华供了出来。警方立即赶到赛岐,但冰毒早已被刘招华销毁。

缉毒警薛建和说,他们在别墅找到大量票据、发票,其中有从北京购买苯基丙酮的,购买量有好几吨,此外,还找到了冰毒生产流程、配方的书籍。警方对设备等拍了照,再找到公安厅理化分析专家考证后,认定刘招华生产冰毒。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