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刘晓庆“春花”造型曝光 四十岁风韵犹存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18:02

本报海口7月18日讯(记者陈成智实习生陈君)66岁的文昌市东阁镇流坑村村民邢诒学今天上午面对媒体采访时,竟一时语塞掩面而泣。为了洗清背负在身近四十载的“强奸”罪名,邢老汉特意从文昌赶来海口,借公安“大接访”之机,向海口市公安局长彭晓敏诉说沉重的往事。

邢诒学告诉记者,他1960年毕业于广东琼台师范,毕业后先后分配到海口市第三中学、第九小学、第十三小学任教。1965年下半年开展的大“四清”运动中,他响应组织号召,向组织“交代”了他与16岁女生李某恋爱的“错误”。邢诒学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生会因为这样的一纸“交代”而彻底改写。

1966年1月17日晚,海口市公安局与市教育局联合在市第十三小开会宣布:邢诒学强奸了一位女学生,已被划为“坏分子”,开除出队(教师队伍),勒令其次日回文昌老家!

“当时在场的老师包括我在内,都不知道说我强奸的是谁?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强奸?在会上也没有给我申辩的机会。”老泪纵横的邢诒学回忆,当时所有在场老师几乎全傻了,没有人相信曾被评为“海口市优秀教师”的邢诒学竟然会犯错误,而且是如此下作的错误。

回文昌老家的第三天,邢诒学就开始买来钢板和蜡纸,刻写申诉材料寄往各级部门,均无音讯。而背负着“强奸”罪名和“坏分子”的帽子,不仅邢诒学自己迟迟未能谈恋爱结婚,就连大哥的两个侄子的婚事也受到影响。1973年的一天,万念俱灰的邢诒学干脆自己灌了一瓶白酒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牛绳,到村里一僻静处欲上吊自尽,幸亏牛绳断掉,他才又踉踉跄跄爬回家里。1984年,45岁的邢诒学才结婚。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随着自己“坏分子”的帽子被摘掉,邢诒学又开始了上访,试图洗清自己的“强奸”罪名。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海口市教育局对“强奸”案当事人李翠蓉进行了调查,而其后李翠蓉也来信说明,所谓“强奸”案是她被办案人员逼迫承认的,手印也是被强行按上的,坚决要求推翻原案。但当时的海口市公安局不予受理。

1986年邢诒学再度上访海口市教育局、海口市公安局,竟无意中从海口市公安局政治部一工作人员处得知,海口市教育局曾对他的问题做过“平反意见”,但在送往海口市公安局落实办盖章时,有关调查材料和“平反意见”竟被负责人丢到废纸篓里去了。邢诒学自此心灰意冷,再也无心上访。

此次从报上得悉海口公安开展“大接访”,邢诒学重燃希望之火,今天在老同学詹兴裕的陪伴下,他对海口公安局长彭晓敏诉说了自己四十载痛苦。邢诒学对记者说:“我只想通过上访彻底洗清冤屈,把真相告诉活着的人!”

彭晓敏今天已经请邢老汉写下所有当事人姓名,并批示“由海口市政法委协调教育局、公安局调查”。

辽宁法制报讯(记者王建舟)“裸体盛”、“裸体写作”、“裸体模特”、“裸模促销”、“裸体艺术摄影”……仿佛一夜之间,以往让国人羞于启齿的“裸”字,忽然间来到了我们的身边。容易让人们浮想联翩的“裸”字,一下子成为了“时尚”的代名词。无论“裸”字是美是丑,我们还都是停留在报纸、电视等媒体上进行着喋喋不休的争论。

然而,当“裸”字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时,还多少有些让我们感到不适应。在蓝天清澈如水,海水晶莹如玉的大连星海湾浴场,一群“裸泳”爱好者,就给我们出了这样一道关于“裸”的难题。

不知从何时起,在大连星海湾浴场的海湾角落里出现了一群“裸泳”者。这群“勇者”的出现,让本来就起伏不定的海面再起波澜。

7月15日9时,记者根据读者提供的线索,来到了据称常有裸泳者出现的大连星海湾浴场的某处海滩,但记者在海滩的堤坝上并没见到裸泳者。于是,记者与一位正在堤坝上钓鱼的老人攀谈起来。

经过交谈,老人告诉记者,这里的确常有裸泳者出现,时间通常是早晨和晚上,裸泳者均为男性,年龄大多在50岁以上,他的几位朋友就经常在海里裸泳。记者询问老人是否劝过朋友裸泳不妥时,老人回答得十分干脆:“没劝过!他们(裸泳者)都是游泳爱好者,不会干扰到别人,只在那一小片里游,其他游客靠近时他们会大声喊告诉对方不要过来。”

记者与老人交谈了半小时后惊讶地发现,在海边堤坝的远处出现了十几位中年男子。他们有的正在脱着衣裤,有的则已经赤身裸体。而此处堤坝的对面(大约70米远)就是游客们聚集的海滩,虽然当时游客人数不多,但也有女性游客掺杂其中。

记者见到,此时在靠近堤坝的海中游泳的男子们彼此之间相互打着招呼,故意与远处的游客保持着距离,没有影响到远处的游客。就这样,裸泳者与游客们彼此互不影响地进行着自己喜欢的休闲方式。

通过记者的观察了解,裸泳者们的意图并非裸露自己,更不是骚扰游客,他们的意图只有一个——天体合一。

据史料记载,我国裸泳已有1819年的历史。虽然裸泳的历史悠久,但是在海边风景区这样的公共场所裸泳是否合适?裸泳,这个在国外早已存在且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对于我国来说却是个极为“刺眼”的词汇。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为裸泳开辟了专门的浴场。那么裸泳这种休闲方式又是否适合中国人呢?

记者调查发现,大多数市民反对在旅游区这样的公共场所裸泳。许多市民认为,在公共场所必须讲公德,而有的市民则认为人们应当接受新的休闲方式。裸泳者当然有裸体的自由,但这种自由不能建立在损害公众利益的基础上,否则就构成了社会的“视觉污染”。无论时代怎样发展变化,社会共同认可和遵循的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是不会改变的。作为社会成员,要考虑到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社会的公序良俗。

专家认为,面对“崇尚自然”、“返朴归真”的裸泳,人们不必大惊小怪,而作为海滩旅游区的管理部门应当承担起责任,尽早找出有效的管理办法,避免“视觉污染”的出现。

本报讯(记者卢国强实习生付娆通讯员庞贺雷)妻子屡受性骚扰,丈夫便洗劫骚扰者。7月17日,这对四川籍夫妻在案发整整一年后,被北京铁路民警抓获。

从方章贵嘴里,民警得知彭玉霞正在家中。于是4名民警立即驱车赶到河北安新县某村,谎称方章贵受伤在医院,在彭玉霞上车“探脖时,一女民警将手铐戴在了彭玉霞手上。

本报讯(记者郭刚实习生王云霞)两年前,一名男子去医院打针,却因此喜欢上了医院的那名护士,并患上了精神分裂症。这以后,此人便常常装病去医院打针。治好后,又患上了抑郁症。

该男今年25岁,喜欢运动,身材也高大健壮。他看上去很健康,却喜欢装病到医院去打针。

该男子说,两年前的一天,他患感冒去我市某大医院去打针。为他打针的护士态度和蔼,声音很温柔、人也长得好看,他很快喜欢上了打针的感觉。

从那时起,本来没有病、但为了能找“感觉”的他,就经常装病去打针,每周去四五次。

就这样,一打就是半年。自此以后,他就离不开这家医院了。男子称:“只要不去打针就会觉得不自在,焦虑得不得了!”

最后,该男子在家人的协助下,才到医院去检查,并检查出已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吃了医生开的药,该男子半年后病情好转。

谁知,最近,该男子又开始觉得茫然,对自己以前装病打针的行为深深自责,甚至对所做的所有事情都不满意。

经心理咨询所的赵庆进行分析后认为,该男子患上了强迫思维症。他开导该男子,应认识自已,了解自已,努力适应社会,并根据其性格特征列出7种治疗的方法。

中新网7月20日电据凤凰卫视报道,美国华盛顿时间19日下午,一再推迟的中国军力报告终于由五角大楼公布。这份受人瞩目的军力报告指出,中国正在加快步伐进行军事现代化的改革,而中国军事现代化的目标,是可以赢得短期而高强度的局域战争,五角大楼认为这种战争就是台海可能爆发的冲突。

报告明确指出,中国海军目前已经拥有相当数量的攻击舰艇,以及从俄罗斯引进先进的战斗机群。(李发)

本报讯(记者李淑丽)7月15日晚,一三十多岁的男子表情痛苦地匆匆闯进中铁山桥集团医院急诊室,一只手里竟托着一根带着血迹的阴茎!得知该男子阴茎被剪掉后,当天正在值班的王医生马上对该男子进行了检查治疗。

据王医生讲,经检查,该患者阴茎从根部完全断离,需要立即进行再植手术。但阴茎再植手术十分复杂,据从医多年的王医生了解,类似的手术在河北省范围内还没有先例,在全国亦是罕见。救人要紧,在王医生主刀下,手术紧张地进行了6个多小时,患者的阴茎终于得到再植。从目前情况看,手术一切顺利,患者身体状况良好。但据介绍,患者的阴茎是否完全植活并恢复功能,还需要再观察大约一周的时间。

本报综合消息据消息人士透露,中美首次高层级对话将于8月1日、2日在北京举行。这将是美国与中国建交以来首度举行高层级对话例行会议。

据悉,这次会谈议题将包括中国大陆的军事、能源、反恐以及台湾等;同时,美方还将与中方商讨建立两国更高层次对话框架,“以平等对话代替以往的讨价还价”,促进互信,避免双方因误判而爆发军事冲突的风险。

据报道,美国副国务卿佐立克将于7月31日抵达北京参加这次会议;而大陆方面则由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领军。

时报讯(记者魏丽娜通讯员周霞)前晚近9时,27岁的雷建华骑摩托车回家途中,见有路人手机被抢,主动载着事主追赶抢劫者,从事发地站前路一直追至广园西路,没想到两人所乘的摩托车被突然撞翻,事主当场昏迷,而雷建华却被人连砍五刀,最终在医院因抢救无效牺牲。据悉,昨天,两抢劫匪已被警方抓获,案件已在调查中。

昨日,事主陈先生向记者讲述事发经过:前晚近9时,他在站前路华侨酒店一家火锅店旁边打手机边走路,突然感到左边太阳穴被某种硬物击中,右手中的手机顺势被抢走。“有人抢东西!”陈先生立即喊起来。“一人骑着摩托车过来问我:‘是不是有人抢东西’,我说是,他就让我上车”,陈先生于是坐上摩托车向抢匪逃跑的方向追去。

追到环市路才看见抢匪的摩托车,陈先生向摩托车主借手机报警,此时摩托车已行至即将拐出环市路的宇宙鞋厂附近,在车主把手机给他时,陈先生才看清车主,“这个人我认识,是一家餐厅的经理,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陈先生的记忆没有错,摩托车主叫雷建华,是他常去的一家餐厅的行政经理。

两人驾车追至广园西路瑶台附近,“离抢匪的摩托车只有三四米的距离,”陈先生说,当时只觉得后面的一股冲力将他们所坐的摩托车撞翻,他摔在地上后就昏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里。肘部、背部、腿部等多处严重擦伤的陈先生说话时一脸倦意,走路仍需要旁人搀扶。

关于当晚后来发生的事,陈先生说他真的记不得了,“中间好像有点意识,觉得身上很湿,以为是自己流的血”,后来在医院后,陈先生才得知,那些血是雷建华流出的。

但当两辆摩托车行至广园西路一处红绿灯时,还撞倒了走在人行道上的吴小姐。昨天记者见到吴小姐时,她的额头破了一寸多的口子,右眼青肿,左颧骨涂着红药水,身上有多处擦伤。吴小姐说,当时她也不知道是被哪辆摩托车撞晕的,但她醒来后立即打电话叫来男友。她的男友说:“(现场)已经围了好多人,我看见一个人倒在血泊中,另一个人坐着”,但他当时急着找女友并没有多看,依稀记得倒在血泊中的人好像穿着红色或者白色的衣服,摩托是黑色的。后来现场围观群众报了警并通知了120。

昨天在医院,记者问陈先生,他当时是躺着还是坐着,陈先生说,他实在记不得了。

从当晚十时多到次日凌晨1时左右,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对雷建华采取了积极的治疗,参与抢救的有脑科等主要科室的主任,然而经历两次心跳停止与短暂恢复后,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的心电图呈直线状态。

昨天,记者在雷建华的病历单上看到,送到医院时他的右眼瞳孔对光的反射已经消失。初步诊断为:脑外伤、脑疝形成,颅底骨折,肋骨骨折,全身多处被利器刺伤。“颈部一刀,其中一刀砍在了主动脉上,右臂两刀,背部两刀”一位接诊医生说,“即使没有刀伤,车祸后脑部所受的伤也是致命的。”

据了解,雷建华,江西鹰潭人,今年只有27岁,七八年前高中毕业后来广州打工,从保安、服务生到餐厅的行政经理。昨天听到小雷出事了,其所在餐厅的老板和近30多名朋友赶到医院见他最后一面。小雷的朋友桂先生从凌晨到医院后就没有休息过,“通知其他朋友,看有没有抓到凶手,睡不着,”他告诉记者,小雷是个难得的朋友,为人真诚,虽然相处只有两三年的时间,但“这样的朋友一生碰不到几个”。餐厅老板张先生也在忙着小雷的后事,他说:“小雷为人正直,有什么事情交给他,放心。”

昨天上午,广园西路矿泉街派出所通知事主陈先生到派出所做笔录,据称已抓住抢劫手机的两名歹徒,至于是谁开车从后面撞倒雷建华的摩托车,又是否歹徒砍伤雷建华,警方还在调查中。

当选国民党主席的马英九正积极展开党务人事布局及选后的整合。据了解,王金平已表达和马英九见面意愿,两人见面只是时间问题,而在最重要的国民党党产处理,在马当选后,已经有特定人士向马英九简报党务及党产情形。

马英九透过王金平竞选总干事王志刚积极与王金平联系,希望马王会面弭平激烈选战带来的负面效应。据了解,王阵营第一时间传给马英九的讯息:王金平有见面的意愿,但双方要进一步洽商会面时间、地点,王志刚则表示王金平已关机联系不上。马阵营认为,马王主观上都有会面化解恩怨的意愿,但选战中两方阵营及幕僚的嫌隙,还要一段时间淡化,加上海棠台风来袭,目前马英九以防灾为先。

事实上,马阵营能与王金平说得上话的不乏其人,竞选总干事詹春柏就与王金平素有交情,两人都曾是党内“小龙会”成员,王阵营大将郑逢时也是成员之一,而王金平的夫人王陈彩莲和詹春柏的夫人还是大学同班同学。

据报道,许多已退居幕后的党内“大佬”也奔走谋和,盼协助马英九渡过权力交接的难关,不少国民党“大佬”力劝马英九与王金平共商人事,分享权力。

本报讯7月13日上午10时,邵阳市隆回县七江乡发生了非常感人的一幕:一位普通农民带着病痛之躯,跳入水库救上一名落水妇女,自己由于体力不支沉入水底,英勇献身。

今年40岁的唐运坤是邵阳市隆回县七江乡斗照村五组村民。7月13日上午10时许,唐运坤吃完早饭,去乡卫生院体检的路上,突然有人喊:“快去救人,前面有人落入水库了。”一名目击事发全过程的女村民说,唐运坤听到叫喊声后,立即向出事地点跑去,发现本村一组妇女易湘华在水中挣扎,身体直往下沉,情况非常紧急。唐运坤见状,顾不上脱衣服,扔掉行李包,跳入到水中,奋力向易湘华游去,经过一番努力,唐终于拉住了易湘华的手,并将她推到岸边,但此时唐力不从心,身体慢慢下沉,随后赶到的群众将他救上岸之后,唐已停止了呼吸。

事情发生后,唐运坤的妻子和儿子马上赶了过来,亲人们悲痛欲绝。斗照村的群众告诉笔者,唐运坤生前忠厚纯朴,乐于助人。

据悉,今年3月,唐运坤在冷水江一家煤矿井下作业时被矿车撞伤,致使髋骨骨折,锁骨骨折,实施内固定手术后一直在家养伤。

记者19日从省卫生厅获悉,修改后的《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于6月24日审议通过,并开始施行。《条例》中明确规定:“本省实行婚前医学检查制度”,“准备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接受婚前医学检查和婚前健康教育,凭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婚姻登记机关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应当查验并留存男女双方婚前医学检查证明。没有婚前医学检查证明的不予办理结婚登记”。

省卫生厅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条例》的公布施行意味着从现在起,我省将再次开始施行带有强制性质的婚检制度。据了解,我省是全国施行“自愿婚检制度以来”唯一的一个通过人大修改条例的方法重新实施强制婚检的省份。

据了解,我省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已经开展了婚前保健的宣传教育、咨询、指导和婚前医学检查。二十多年来,通过广泛宣传法规和婚前保健的重要意义,逐步强化了广大群众依法接受婚前保健的意识。到2003年10月,全省婚前医学检查率达到75.79%,其中城市81.83%、农村69.63%。婚检为提高出生人口素质、保护公民健康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