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白领丽人年薪十万美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10:41

张广钦说,船舶工业是典型的军民结合型行业,在为国民经济提供民用船舶的同时,也为海军提供武器装备。中国海军担负着保卫国家海上方向安全、维护领海主权和海洋权益的任务。中国将加快更新海军的武器装备,重点发展新型的作战舰艇,提高武器装备的信息化水平和远程精确打击水平,这一点,船舶工业将要满足海军的需要。

他说:“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坚定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和防御性的国防政策。我们有广阔的海疆,保卫国家海上方向的安全,维护领海主权和海洋权益是我们海军的神圣职责,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将会综合各方面的因素,认真研究、考虑这些问题。”

本报讯(记者王洪伟摄影报道)今年3月初以来,来自四川达州开江县农村的肖风、谭小花(两人均为化名)老夫妻,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贷款供养出来的大学生儿子发财后,因为一些家庭琐事,竟不顾父母年老多病,动用别墅小区的管理人员和保安,将年近六旬的父母赶出家门。今年4月,两位老人将其老板儿子儿媳告上法院。

昨天下午,在新塘镇女儿家里,记者找到了肖风、谭小花老人。一提到儿子儿媳的不孝,两位老人禁不住放声痛哭。

肖风老人回忆说,他本是乡村教师的,妻子是农村妇女。1992年,儿子和女儿同时考上大学,因为家里没钱,就贷款4500元,供两个子女读书,到1995年两个孩子大学毕业时,家里已经欠下23000多元的外债。

“尽管举债过日子,但一想到含辛茹苦将两个孩子培养成材,苦也是甜!”肖风老人对记者说。

儿子大学毕业后先后到浙江、广州、东莞工作,起初还给农村的父母寄钱还债、维持生活。1997年,儿子与陈某在外地结婚,从此几乎给家里连一个电话也没打过了。

1997年起,儿子肖某办起了服装厂,生意日益红火,2002年底,发了大财的肖某在增城凤凰城花100多万元购置装修了一套280多平方米的别墅。

2002年,儿子的妻子陈某怀孕后,他要求母亲到广东照看他的妻子。但后来因为怀疑母亲买菜时“黑”了他们的钱,就通过种种手段,将老人赶回老家。2005年春节后,儿子又打电话要求两位老人到他的别墅里帮带孩子,并声称“如果不帮助带孩子,就一辈子不认父母了”。

两位老人来后,儿子安排母亲帮带孩子、煮饭;安排父亲搞家庭内外的卫生。到儿子家“工作”之初,肖学文为父母订下了一大串“规矩”,如不能大声说话,要像他工厂的工人一样听话,否则就要赶走。

3月4日,因为家庭琐事,肖妻陈某对婆婆破口大骂。午饭过后,陈某将家里的电话线拔掉,各个房间内的被褥搬走,只给肖风、谭小花老人留了一床很薄的被褥,走时甚至还想将两个老人反锁在房内。

当日下午,小区不断有保安到肖家通知,按照业主意见,小区要求没有带业主卡的肖风、谭小花老人尽快离开别墅。受尽屈辱的老人不愿意走,要等儿子回来把问题说明后再走,但儿子两夫妻一直没有回来,对两位老人的电话也置之不理。

3月12日,经过中间人说情,儿子终于答应父母到新塘镇的一家咖啡厅里谈判,但在谈判过程中,儿子却声称他趁父母来谈判的间隙,已经回别墅将门锁全部换过,希望父母不要再回去居住了。

4月中旬,在无奈之下,肖风、谭小花一纸诉状将儿子儿媳告到增城市人民法院,要求法院判决二被告虐待父母违法并向两位老人公开赔礼道歉,并对两个被告予以训诫,责令其悔过;判令两个被告赔偿精神损失费2000元;每年支付父母生活费、医疗费30000多元,并获得儿子在凤凰城别墅的居住权。

后来在法庭审理中,肖风才发现儿子竟回家取假证:他说父亲的工资每月是1000多元;家有1.5亩耕地。肖风告诉记者,实际上他能够领取的只有630元左右;因为退耕还林,家里实际上只有0.3亩耕地。肖风老人含泪对记者说,“儿子还对外公开放言,要动用所有社会关系和全部经济能力打赢这场官司!”

昨天下午,记者电话联系上老人的儿子肖某,他对记者的采访表示非常愤怒,声称“这是我们家庭内部的事,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

电话那头传来轻轻的啜泣声,几天来,每次接通陈春桂家里的电话,最先传来的都是这样的哭声。

陈春桂是“载亿渔1”船的船长王文聪的妻子,她的丈夫据说由于进入日本专属经济区而被日本扣留,距今20多天了。今天,2005年6月16日,就是日本将对王文聪“宣判”的日子。

20多天来,陈春桂和邻人已经竭尽全力,然而保证金依然差100多万新台币,日方甚至不让她听听丈夫的声音。除了流泪,她只能等待。

对于一个星期以前,这里发生的那场轰轰烈烈的“事件”,陈春桂现在已不知道这对她究竟意味着什么。

2005年6月8日傍晚,台湾宜兰南方澳港,50岁的吴淑美依然久久地守在家中的无线电旁,寸步不离。

暮归的渔船早已返港,但渔民家属们发现,归船中没有“全吉庆26”,没有“圣宏胜号”,没有“新复兴266”……

遥远的海上,几十艘台湾渔船不仅没有返航的意思,反而齐齐向60海里外的苏澳外海驶去。

稍晚,台湾“海巡署”署长许惠佑在新闻节目中表示,台湾发生了近年来最为严重的海上渔事冲突。

第二天上午,一艘挂满抗议“日本侵占我传统渔场”横幅的台湾渔船出现在电视屏幕上,跃进全世界的视野。

游朝松,“渔津128”的船长,一位有着30余年出海经验的老渔民,是此次事件最权威的目击者。正是他第一时间发出的求援信息,点燃了这场渔事冲突的导火线。在电话里,他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整个过程。

东经122度40分,北纬25度1分,苏澳外海,距离台湾岛67海里的海域,因为处于台湾与日本专属经济区的重叠海域,台湾渔船与日本巡逻艇长期以来龃龉不断,台湾渔船被驱逐、扣押,甚至袭击的事件屡有发生。

6月8日清晨,“渔津128”在此布置完渔具,熄灭了引擎,准备稍作休整。就在船长游朝松点燃一根烟的同时,5点20分,日本舰船“雄山丸”在东南海面出现了。

才十分钟,轰鸣的引擎声已经惊醒了打盹的船员。排水量300吨级的“雄山丸”,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穿过寂静无声的4级东南风,气势汹汹地直向着排水量仅为28吨的“渔津128”冲来。

台湾的船员们慌乱中启动了引擎,小船画了一个仓促的曲线,旋即向西北方向驰去。

“请立即停船,接受检查”,日舰高音喇叭里传出汉语的命令。游朝松很少到这片海域打鱼,但听船友们聊起过这样的场景:停船意味着要么人船被扣,再罚款100多万新台币;要么毁坏渔具,倾倒渔货,损失也不会少于几十万新台币。(1元人民币约合4.5新台币)

6月11日下午,休渔在家的游朝松用地道的闽南话接受本报采访时,依然为那一刻的决定而庆幸。

“不能停,死活也不停。”在庞然大物面前,游朝松指挥着自己的小船灵巧地闪避着,并发出了求救信号——“我们被日本军舰盯上了,请求援助!”

60海里外的宜兰渔业电台收到了来自海上的第一声求援信号。当天值班的林女士第一时间向苏澳渔业协会通报。林女士告诉记者,当时的直觉告诉她,渔民们很愤怒,可能会出大事。

“雄山丸”依然没有离去的意思,在距离几百尺地方尾随着,虎视眈眈。游朝松看着表,三个小时过去了,该起网了,但他不敢轻举妄动。

接到求救信号后,“新复兴号”一边急速向“渔津号”靠拢,一边用无线电提醒他,稍安勿躁,救兵马上就到。

大约十点,“雄山丸”突然驶离,游朝松长舒一口气,起身招呼船员起渔,一条240多公斤的黑鲔鱼跃入鱼网。这是一种极其昂贵的海洋鱼类,肉味鲜美,是制作生鱼片的极品原料,游朝松说,一条可以卖到数十万新台币。

恰在此时,正欲离去的“雄山丸”突然掉头,再次逼近,更要命的是,另外两艘日舰也出现在了游朝松的视野中。倘若三艘军舰包夹,“渔津128”就只能束手就擒。游朝松决定逃离,绵延数里的延绳钓鱼具和那条价值不菲的黑鲔鱼就这样消失在茫茫大海中。见驱逐效果达到,日舰也兀自掉转了方向。

援兵没有及时出现。然而游朝松当时不知道的是,在他发出求援信号几个小时后,赶来支援的“金满洋6”、“圣宏胜号”、“新复兴266”、“金胜财66”等4艘渔船被另一艘日艇“白岭丸”拦截。

就在游朝松摆脱“雄山丸”纠缠之前,另一场更大规模的对峙就在离他十几海里的同一片海域进行着。

事后,有船员回忆说,日舰不停地扔矿泉水罐过来,里面装着他们的海防图和警示字条;还命令他们将打捞的海鱼扔回大海。渔民一边与之周旋,一边通过无线电,四处联络,通报船只被截的消息。在此海域附近的台湾渔船悉数调整方向,奔着出事海域而来。

这个下午,苏澳渔会变得热闹异常。渔会推广科的庄嗣毅在办公室忙着用电话或传真通知媒体。由于太多的细节无法说清,于是临时决定,当晚用船送记者出海,见证现场和采访渔民。

“新喜盛号”船长陈贤郎给油箱加最后一桶油时,已是傍晚五点半光景。港内还有其它20余艘渔船整装待发,准备出海声援。

这时,船舱里的无线电台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夹杂着“围住它,围住它”的呐喊。守在家里电台旁的吴淑美一下就认出了丈夫的声音。

“渔津128”顺利脱险后,船长游朝松决定继续打鱼,坚决不撤。下午4点光景,“渔津128”终于与“圣宏胜号”、“主发36”等8艘先期赶到的渔船会合了。就在此刻,“白岭丸”出现了。

“白岭丸”的再次出现无疑激起了渔民们的愤怒。就是这艘日舰,多次强横阻挠台湾渔船作业。一年前,2004年6月3日,在同一片海域,它甚至以油漆弹袭击正常作业的台湾渔船。

9艘渔船决定围住它,以示抗议。“主发36”船长李源昌事后回忆说,当时“圣宏胜号”放慢航速至四五节,‘白岭丸’追赶过来时,其他渔船则从后方包抄”。

下午6点30分,包抄成功。事态一触即发。游朝松事后回忆说,“如果日舰敢轻举妄动,我们会撞上去,同归于尽。”

自知理亏的“白岭丸”索性停船不动,而9艘台湾渔船则来往巡航,切断其退路,僵持局面就这样形成了。

“全吉庆26”已经在海上开足马力行驶了近6个小时,离出事海域越来越近了。因为没有搜索雷达,船长林福财只能立在船头,焦急地寻找着同伴。这应该是“渔津128”发出救援信息后,第一艘从南方澳港口驶出的支援船。他的太太吴淑美6月12日告诉本报记者,虽然船上机电有故障,但丈夫还是坚持在当天上午8点40分左右,启动了引擎。

在外围,来自基隆、澎湖的近四十艘鱼船也正加速赶来,一张更大的包围网正在收拢。

日舰被围的消息通过无线电台,传遍每一条渔船,也传回了南方澳,休渔的渔民一片欢呼,期待着将闯入台湾海域的日舰押回。

“如果成行,这将是多么解气的一刻。”陈春桂的丈夫在5月22日被日本军舰扣押。这天傍晚,她在渔业协会询问丈夫近况时听闻了这个激动人心的事情,第一时间迸进脑海里的就是这个念头。

得知事态恶化的台湾“海巡署”紧急通知附近舰船前往调停,来自基隆、苏澳海巡队的7艘台湾警艇紧急赶往现场护渔。

“海巡署”5025巡防艇第一时间赶到了包围海域,在要求渔民冷静处理的扩音声中,驶近“白岭丸”。

“白岭丸”悄然启动了引擎,游朝松发现,它正试图掉转方向,并且紧紧尾随着5025舰。渐渐弥漫的夜色给了“白岭丸”逃跑以掩护,在5025巡防舰的支援下,它终于开足马力,疾驰而去。而5025舰则干脆关掉了所有信号灯,最终反方向消失在渔民的视野中。

从四面八方,加足马力,破浪而来的渔船在外围惊悉此等意外后,当即掉转船头,集体返航,他们要去“海巡署”讨个公道。

“全吉庆26”选择了留下,船长林福财趁着夜色将事先准备好的抗议横幅悬挂于船舱表面,6月9日凌晨,“新永发号”到了,“新喜盛号”到了,记者到了,渔会的工作人员到了……

近60艘渔船游弋在海上,通过肉眼,通过搜索雷达,寻找对手,但是,消失在夜色中的日舰再也没有出现,只是上午七点多,两架日本侦察机在上空盘旋了十几分钟。

面对凤凰卫视的镜头,林福财和船员们举起了臂膀,齐声呐喊,“还我渔场”“抗议驱逐”。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