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万新讯问笔录曝光 德隆危机爆发真相全面揭开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2:17:00

林义雄政治生涯的高峰,是他于1998年7月任民进党主席期间,以个人的威望协调民进党各派系,举党一致,在2000年的“总统大选”中击败分裂的国民党,把陈水扁送上“总统”大位,使在野14年的民进党第一次成为执政党,彻底颠覆了台湾的政治格局。

林义雄,1941年8月24日生,台湾宜兰县人。民进党籍。1964年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美国哈佛大学公共行政学硕士,1966年律师高等考试第1名及格。

曾任国中文史教员、职业律师。1973年任宜兰律师公会理事。1974年任“中国比较法学会”秘书长。1975年担任党外人士郭雨新的法律顾问,开始政治活动。1977年当选第6届省议员。1979年初任《八十年代》杂志法律顾问,同年5月任《美丽岛》杂志发行管理人,11月因“美丽岛事件”被捕,判刑12年。1984年8月假释出狱,赴美、英、日进修,曾任北美州台湾人教授协会会长。1989年11月公布其草拟的《台湾共和国基本法草案》。1991年任慈林文教基金会董事长,发起成立“核四公投促进会”。1994年6月加入民进党。1995年任民进党选举中心主任。1996年7月任民进党首席顾问。1998年7月~2000年7月任民进党主席。

妻方素敏,1985年当选增额“立法委员”。女儿林奂均,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系毕业,已婚,在美定居。

本报讯(记者郭刚高科)前天下午,44岁的大足县人事局副局长李福多被发现倒在自家楼顶天台,浑身鲜血,手中有刀,腹部有刀伤,当晚7点半因抢救无效逝世。据初步断定,李系切腹自杀身亡。

昨日下午,报料人打进本报热线告知此事后,记者立即赶赴大足人事局进行核实。人事局一位女职员称,副局长李福多确实已经死了,但是否是自杀还不确定,“尸体还在人民医院,等待着做尸检。”

在大足县人民医院急诊科的诊断记录上,记者看到,李于22日下午5点33分被送至医院,此外记录上面还有“自杀”两字。

该医院外二科医生唐鹏介绍,当时李被送到医院急诊科时,脉搏和心跳都很微弱,急诊科进行了简单的处理后,于6点20分将李送到外二科的手术室进行抢救。“进手术室的时候,李已经没有脉搏了,虽然立即进行了急救,但还是在晚上7点半,李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身亡。”唐鹏说,随后医生签了死亡通知。

据悉,李的伤口属于刀伤,刀口宽达5.5公分。唐医生还透露,虽然李是在家中受伤,但其家属当时都没在家,所以不知道李受伤的具体时间,但保守估计,其间至少耽搁了几个小时。

昨日下午6点半,记者在大足白鹤林小区18栋楼前见到了李的家属为其搭设的灵棚,其妻子和儿子默默地坐在一旁。但对于李的死亡,家属拒绝透露任何情况。而人事局旁边的小卖部老板告诉记者,李福多生前很和气,常去他的小店买烟。

对于李的死亡,警方也拒绝透露任何情况,但大足县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陈奇林证实,经警方初步断定,李系自杀。昨日晚9点过,陈主任告诉记者,今日上午11点将会透露李自杀的详细情况。

因给女友打胎没钱,方胜军竟然与另两人一起抢劫杀害了省内某林业局的局长。近日,方胜军被当地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

方胜军的父亲是一名下乡知青,在当地结识了方的母亲,二人婚后,三个姐姐和方胜军相继来到人世。在方4岁的时候跟随父母回到了绥化老家,那个时候他和别的孩子一样幸福,有父亲的关心、母亲的疼爱,年纪虽小却是个懂事听话、聪明好学的孩子,不仅学习成绩优秀,还是令老师、同学们信任的班长。然而好景不长,在方胜军11岁的时候,父母不知由于什么原因,不顾孩子们的哀求和阻拦,办理了离婚手续。

方胜军随父亲生活,起初父亲对他还不错,但不久父亲与一个比他小十多岁的女人结了婚,继母带来了一个比方小7岁的弟弟,从此,方似乎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孤独、苦闷和彷徨占据了他的心房,他一下子对学习失去了兴趣,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父亲对他是不管不问,他体会不到家的温暖,在上初中还不到两个月的时候,他选择了辍学。从此以后他经常离家出走开始了流浪生活,那一年方胜军14岁。

在15岁的时候方胜军认识了初恋女友李某。16岁的方胜军因为抢劫而成为一名少年犯,被绥化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在服刑期间,女朋友不但没有离他远去,而是每个星期都给他写信,鼓励他好好改造,使他看到了光明。

但是后来,不知道是何原因,女朋友不再给他写信了,为了早日与女朋友相见,方只用了3年零9个月就获得了自由。回到绥化的第一天就去了女朋友家,但他所看到的是,女朋友躺在病床上,人已经瘦得不行了。原来女朋友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所剩的时间不多了。他陪她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段路。

送走女友后,他到一家洗浴中心当学徒,每天起早贪黑却觉得很充实。通过不懈努力,不久他成了一名按摩师,因为按摩技艺高超且服务态度好,来消费的人大多都点名找他按摩,一月下来收入在5000元以上。可因为从小就无人管束,他染上了很多恶习,他的生活发生了倾斜,工作以外花天酒地。后来,经人介绍他认识了刘某,相处不久就迈入了婚姻的殿堂,儿子的出世给这个家带来了无限的欢乐,方确实也安分了些日子。不久,他继续开始花天酒地地生活,除了给老婆孩子一定的生活费以外,对这个家根本就是不管不问。由于不务正业,老板炒了他的鱿鱼,从此方又成了一名无业游民。为了养家,他只好到一家小的洗浴中心打工,以前月收入5000元,现在1000元,这个落差使他的心理和行为更加扭曲。妻子苦口婆心相劝,他不听,妻子一气之下抱着儿子回了娘家,不久就与他办理了离婚手续。

2003年,他认识了惠子,相处不久两人同居了,由于没有家也没有钱,他们只好住10元一宿的小旅店。后来惠子怀孕了,他想和她结婚,但是没钱,他只好又回到绥化想办法先整点儿钱让惠子把孩子打掉。恰在此时,以前认识的朋友魏某从江苏仪征打来电话说有一笔大买卖问他做不做,方回话说只要能整到钱做什么都行。2005年春节后,魏某从江苏回到绥化找到他,说某林业局的李龙泉来电话,说该林业局有个局长很有钱,家里只有他和他老婆,孩子在外地上学,去他家整点儿钱,他保证能给。

2005年3月的一天,魏来到方的住处说:“事情已经商量好了,到林业局局长柴某某家抢钱。”两人来到林业局后与李龙泉取得了联系,李领方和魏来到一百门口并给魏拿了100元钱,让他俩进去买刀。他们买了三把刀,两副手套,一卷胶带。饭后,他们来到柴某家,魏敲门,他们称有熟人捎东西,将门骗开,李在门外顶着门,方和魏在惊慌中用刀猛刺柴,柴倒在地上手却抓着方、魏的腿,方、魏又疯狂地扎了10余刀,直至柴将手松开,而后他们仓皇逃走。方在天津被公安机关抓获。

本报讯2006年1月21日18点10分,上海中发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南民因患急性脑血栓抢救无效,在上海浦东仁济医院逝世,享年37岁。

“事业有成,正该享受事业丰硕成果的时刻,却没有品尝到胜利的美酒。”昨天,上海浙江商会与中发电气(集团)临时举办的通气会上,浙商会秘书长陈康汉无限惋惜地说,南民又成为继王均瑶之后又一个“过劳死”的温州企业家。

与此同时,对于南民所掌舵的正处于快速发展期的中发集团来说,突然失去顶梁柱的公司也正面临着“天塌下来”的悲痛,这时,与南民一起创业的中发集团总裁陈邓华临危受命,挑起了董事长与总裁的两副重担,他表示,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稳定公司,更好地完成南民制定的公司目标。

年轻的中发董事长南民算得上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他23岁的时候已经是温州乐清税务局的专管员,但凭着自己开创一番天地的信念,1990年下海创办了四通集团温州分公司,1997年又在上海创办了中发电气(集团)有限公司,目前该公司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

据介绍,上海中发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主要以电气制造为主营业务,拥有三个工业园区,营销网络在国内拥有600多家分公司和办事处,总资产达12亿元。另外还涉及教育、医药、房地产等多项业务,其中工业房地产总资产约6亿元。而南民在中发集团的股权占32%,保守估计,个人资产至少在5亿元以上。

但是工作强度大,生活不规律,年轻的南民几年前就已经患上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而且经常感觉脑袋涨痛。“每次病情严重的时候,他都是稍作休息便投入工作,最近2个月他的身体状态又不太好,我们已经劝他在家休养了,但他还是时常来公司坐上半天。”中发电气(集团)副总裁叶黎明告诉记者。

据介绍,21日下午南民在家突发急性脑血栓,紧急送往浦东仁济医院后便停止了呼吸,没有留下任何遗嘱。据记者了解,南民有2个孩子,女儿14岁,男孩12岁,但太太与中发集团没有关系,之前不拥有任何股权,另外南民的父母都健在,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

根据财产继承法,南民的所有股权将归其妻、子继承。但目前南民的家属表示,为了支持公司下一步的发展,南民的所有股权都留在中发。同时南民的家属亲戚全体推选南民的姐夫担任董事代表,暂时在公司工作。

“董事长的突然去世,对我们来说简直就像天塌下来了。”中发电气(集团)副总裁叶黎明对记者说,目前公司的稳定是最重要的,所以南民去世后第二天下午公司就紧急召开了2006年第一次董事会扩大会议,集团股东、南民家属、直系亲属、经营层干部,公司顾问出席了会议。

据叶黎明介绍,此次会议主要讨论了新的组织架构,确定由目前公司总裁陈邓华兼任董事长,接替南民的工作。记者见到陈邓华的时候,他已经连续两天没有休息,嗓音嘶哑,眼睛看起来有些浮肿。“我与南民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这两天我的眼泪都哭干了,现在根本没有语言表达内心的痛苦。”陈邓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声音一直很小,眼神很沉痛。

据记者了解,陈邓华与南民自小就是志同道合的朋友,1998年两人结伴来到上海开始了创业之路,一起创办了中发集团,一个担任董事长,一个担任总裁,配合融洽。其中陈邓华的股权与南民一样,也占集团的32%。

“陈邓华兼任董事长应该算的上是临危受命。”叶黎明告诉记者,以前南民在公司主要主外,陈邓华主内。“两个人的接力跑接下来由一个人来跑,注定要更累。”南民家属也表示:“中发的发展离不开陈邓华,中发的发展需要陈邓华。”他们一致同意由陈邓华接任中发董事长。

“由于中发的管理体制已经比较成型,南董的突然去世对企业的运转并没有大的影响,但企业的发展却失去了‘顶梁柱’,所以接下来我的工作就是该怎样在他的精神下把公司发展好,实现目标。”据陈邓华介绍,在2005年初南民提出了“中发综合实力三年进入全国电气行业前五名,五年进入前三名,八年进入前两名”的目标,这对于目前综合实力排名17的中发来说,是个艰巨的任务,而这个任务就压在了陈邓华的肩上。

南民的“过劳死”会提醒陈邓华调整接下来在中发忙碌的工作状态吗?陈邓华告诉记者,“根本停不下来。”他说,民营企业在经历了创业的压力之后,马上就面临着竞争的压力,就象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实现南民去年制定的目标,春节以后还要继续扩大生产技术投入。

“一边是快餐,一边打手机,一边接电话……”这常常是南民的工作状态,其实也真实地反映了很多企业家的生活。上海市浙江商会陈康汉秘书长告诉记者,2004年底,年仅38岁的王均瑶突然逝世,曾经引发了很多企业家去体检,但是对于承受创业苦、竞争大的企业家来说,劳累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前一段时间在一个联谊会上我们还在一起讨论工作,他总是放不下工作。”陈康汉告诉记者,当时南民有一个心愿,他希望春节的时候能去电器之都乐清走一走,发动温州在上海电气行业的企业联合起来,“但春节没到,他却突然走了。”

陈康汉说,鉴于越来越多的“过劳死”现象,浙江商会已经开始筹划越来越多的健康检查。据他介绍,2005年初的时候曾经组织浙江企业家健康检查,也的确有人检查出肝癌现象,但由于及时发现,目前病情得到了及时控制。另外,商会还在计划组建高尔夫联谊活动等等,他说他想提醒年轻的企业家,在工作的时候更要重视健康。

1.2004年4月8日晚,爱立信中国有限公司总裁杨迈,连续忙碌几个星期后,去健身房健身,突然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死亡。

2.2004年11月7日,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瑶,因患肠癌医治无效在上海逝世,年仅38岁。

3.2005年1月22日晚,清华大学电机与应用电子技术系简称“电机系”讲师焦连伟,突发性心脏骤停,经医院抢救无效去世,年仅36岁。

4.2005年1月26日中午,46岁的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教授高文焕,因肺腺癌不治去世。医生的诊断认为,繁重的工作压力不仅使他错过了癌症的最佳治疗时机,还使病情进一步恶化。

5.著名画家、企业家、导演陈逸飞于2005年4月10日上午8点44分在上海突然病逝,年仅59岁。就在他辞世前,正呕心沥血地导演电影《理发师》,终因上消化道大出血不幸辞世。

6.浙江大学数学系教授、博导何勇,因“弥散性肝癌晚期”于2005年8月5日与世长辞。家属与学校同事公认的死亡原因是过度劳累,年仅36岁。

7.网易代理首席执行官孙德棣于2005年9月18日去世。而去世前两天,他还在通过电子邮件和公司的员工进行工作上的往来交涉。年仅38岁。

8.2005年11月11日晚上10:00,响水县公安局交巡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副中队长任海华,在连续工作38小时后不幸猝死,年37岁。

9.因劳累过度,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院长张国华教授被确诊为淋巴癌,2006年1月10日下午5点25分,在华山医院病逝,享年57岁。

10.2005年12月1日上午拥有数十亿元身价的民企山东德州晶华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苗建中猝死家中,年53岁。德州官方的说法是,苗建中积劳成疾,不幸病逝。早报记者封欣实习生王芸

早报专稿因涉嫌非法向中国出售用于播撒农药的无人直升机,日本雅马哈发动机有限公司昨日遭警方突袭搜查。

当天,日本静冈县和福冈县警方联手名古屋海关,以涉嫌违反日本《外汇与外贸管理法》等罪名,对该公司位于静冈县磐田市的公司总部等20余处进行了搜查,并带走一批文件和电脑资料。

日本经济产业省昨天表示,将对雅马哈发动机公司提出刑事控诉。如果罪名成立,该公司负责人将面临5年牢狱之灾,或者200万日元(约合1.74万美元)的罚款。不过,雅马哈坚持认为有关出口机种不在法规限制之列。

据日本媒体报道,无人驾驶直升机因可用于播撒化学物品,被列为需要经过经济产业省许可才能出口的产品。而日本警方调查的结果显示,雅马哈涉嫌于2005年12月21日在未经经产省许可的情况下,向中国出口了用于播撒农药的无人直升飞机。

在对雅马哈发动机公司总部及其20多处分公司进行搜查后,日本警方认为,该公司不仅于去年涉嫌非法向中国出售了无人驾驶直升机,另外还参与了十起类似的出口交易。

据雅马哈发动机公司称,该公司自2001年起,向北京BVE公司(必威易创基科技有限公司)出口了9架名为“R-MAXL181”的无人遥控直升机。该机种全长约3.6米、宽约0.7米,高不足1.3米。据BVE公司网站介绍,自1999年该公司航空事业部成立以来,与日本雅马哈公司保持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并在此基础上首次在国内成功地引进了雅马哈无人直升机平台,并集成为可电视遥驾的空中机器人系统。

对于雅马哈发动机公司与北京BVE公司的交易,日本经产省认为,该公司违反了日本政府于去年1月对出口管理制度进行补充说明的条款。

据悉,自去年1月起,日本经产省规定,能够自动控制飞行、运输超过20吨液体的无人飞机出口时需经政府许可。有报道说,日本政府之所以扩大管制范围,是因为无人飞机除了播撒农药外,还有可能改做其他用途。

实际上,尽管在国际市场上,各国研制的无人直升机主要服务于军队,并未商业化,但日本研制的无人直升机却主要应用于农业等民用市场。

不过,经产省坚持认为,雅马哈发动机公司作为长期生产无人驾驶飞机的大公司,应该对政府加强管制的措施和背景有充分的认识。

对雅马哈发动机公司遭刑事指控一事,经产省贸易管理部部长押田努表示:“这是有所图谋并反复触犯法律的行为,绝不是单纯的过失。”对此,经产省已于本月11日全面取消该公司的出口许可资格。

此外,经产省认为,如果警方在查明事情经过并断定事件性质更为严重后,雅马哈方面还有可能面临出口全面遭禁的强行行政制裁。

不过,对于日本经产省的指责,雅马哈发动机公司董事大坪丰生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认为这种机型不受法规的限制。”

大坪丰生昨天在公司总部召开记者招待会,就此事进行解释,并强调公司并不认为此事触犯了法律。“遭到(警方)搜查,对此感到十分抱歉。”他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