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马夏季收购名单已定9人曝光 中场班霸暗藏天皇巨星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21:47

贵阳消息昨天是成都“警贼勾结案”在成都庭审的第二天,记者经多渠道努力,10日上午终于得到了本案的大部分起诉书,其中对案情的披露令人触目惊心。

2003年5月至2005年1月,被告人李东升、宋宁、崔少峰共同或者分别与周华、彭勇、周仲平、吉彬、张勇、曾坚、邓兵(另案处理)等人共谋,在成都火车站候车厅执勤期间,明知赖俊成、王平、欧建、吕林富等人系盗窃嫌犯,多次将赖俊成、王平、欧建、吕林富等人放入火车站候车厅盗窃旅客财物不查处,并以“班费”、“烤火费”名义收取盗窃犯罪人员现金,共计人民币8.63万余元。所得赃款由参与作案的警察私分,其中被告人李东升分得人民币2.4万余元。

2003年4月7日,时任警长的周华所在警组,轮换到成都火车北站候车厅执勤。除警长周华外,该警组还有警员宋宁、彭勇、崔少峰(只待了三四个班就调走)。他们放宜宾帮盗贼进候车厅,每放进一贼白班收200元、夜班收100元;彭勇负责与宜宾帮盗贼单线联系、确认钱的数额,之后以现金形式向周华交保护费。宋宁自己供认,分得8000元。该警组分黑钱的地点就在报警点或候车厅公安值班室。

2000年9月至2005年1月,被告人程辉、冯桃、接正锦、张保观经共同或分别与智勇、林维、朱宁、王春、张勇、陶刚(均另案)等人共谋,在成都火车站候车厅执勤期间,明知王平、赖俊成、欧建等人系盗窃犯罪嫌疑人员,多次将王平、赖俊成、欧建等人放入火车站候车厅盗窃旅客财物不查处,并以“班费”或“烤火费”名义收取盗窃嫌犯现金,共计人民币9.63万元。所得赃款由参与作案的警察私分,被告人程辉分得人民币1.93万元,被告人冯桃分得人民币1.2万元,被告人接正锦分得人民币2万元,被告人张保观分得人民币4.5万元。

2004年6月、7月,升任警长的宋宁,带着自己的警组轮换到候车厅执勤。宋宁与警员周仲平、崔少峰,放宜宾贼进来扒窃作案,后被队长李东升发现。宋便叫李到候车厅公安值班室,告诉后者放贼进来之事,并说每放一贼进来收400元,其中100元给李;另如遇有旅客报称被盗现金1000元以上的案件,加收盗贼40%的“烤火费”。宋负责与宜宾贼赖俊成联系。若有上级检查组突然来检查,宋就用小灵通与赖联系,通风报信。宋分得4000~5000元。

2004年12月至2005年1月,队长李东升,警长宋宁,警员崔少峰、邓兵放宜宾盗贼进候车厅扒窃,宋、崔与宜宾贼欧建联系,每进一贼收400元“班费”,另有“烤火费”、“返点费”。欧建以“胡再文”身份证办理了一张银行卡,并把卡和密码123456一起交给宋宁;宋让崔保管、取钱。2004年12月24日到2005年1月23日,宜宾贼共在此卡上存入现金5.06万元,宋自己承认分得其中1.4万~1.5万元。

2000年11月份左右,被告人接正锦明知所辖的王春、张保观、朱斌警组放盗窃嫌犯进入火车站候车厅盗窃旅客财物不查处,并收取盗窃犯罪人员的现金,对此放纵不管,还分别向王春、张保观、朱斌三个警组索要现金共计人民币7000元。(曹笑)

本报酒泉讯(记者阎世德)从来自各方面的情况分析看,6名航天员的组合已见分晓:第一梯队是费俊龙、聂海胜;第二梯队是刘伯明、景海鹏;第三梯队是翟志刚、吴杰。在这3个梯队中,正如外界传言的那样,“费聂组合”将是最佳人选,不过这仍要看两人的最后表现。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10月10日,美国科罗拉多州普降暴雪,导致该州许多地方积雪超过半米。大雪使数万人失去电力供应,科罗拉多州一段长80英里的公路被迫停用。大雪还在一些地区引起山体滑坡。

据美联社报道,在科罗拉多州首府丹佛,一名60岁的妇女被一棵突然倒下的树木压死。除此之外,还没有更多的人员死亡报道。大雪还造成丹佛市大约2.5万户民宅和商店断电。还有数十所学校被迫停课或者延迟上课时间。

在科罗拉多州西南部,暴雪还夹杂着大雨,引起了两处山体滑坡,有山石滚到附近公路上,导致交通中断,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韩榕华)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和《时代报》10月3日和4日分别刊登报道,援引在日本访问的澳大利亚籍美国宇航员安迪·托马斯的话说,中国航天事业的快速发展犹如腾飞的火箭,对美国和日本都构成了巨大压力。在中国的刺激下,美国重新推出登月计划,而在航天技术方面反而落后的日本也急于重振其航天计划。

与美国宇航局另外3名宇航员应邀访问日本宇宙开发事业团的托马斯预言,由于中国的快速赶上,中国在不久的将来有望实现登月计划:“很可能下一个印在月球上的人类脚印将是中国人的。我们要密切关注中国,因为中国人将开始做一些由于我们的怯懦而不敢做的事情。”

托马斯说,中国航天事业加快发展将对世界航天格局产生重大影响。他说,中国激起了一场类似上世纪60年代美苏竞争登月那样的太空竞赛。不过,他又说:“这也可能最终导致一种合作的精神,这取决于政治风向如何”。

托马斯认为,地球人在低地轨道已经活动了很久,因此目前应该开始尝试走出低地轨道,“进行一些勘探活动,而月球正是一个符合逻辑的起点”。

上世纪60年代,处于冷战之中的美苏两大超级大国展开激烈太空竞赛,并一度引发登月热。迄今为止,美苏向太空发射了8个系列的载人飞船。1961年苏联宇航员加加林成为遨游太空第一人。1969年,美国“阿波罗”飞船率先成功登月。

但近年来,随着地球环境恶化、资源日渐枯竭和技术的进步,探索具有巨大开采资源潜力的月球的话题再度热门起来。

在2003年10月成功实现载人飞船飞行后,中国提出了月球探索的“嫦娥工程”。具体地说,先在2007年发射无人探月器;其次2012年~2017年派无人探月船登陆搜集样本,再在2020年发射载人登月船,实现登月计划。

美、欧、俄、日、印也先后提出了探月计划。美国预计2018年再派出太空人登月,停留7天;俄罗斯新式载人登月器“快速帆船”将在2012年首航,俄计划2025年在月球建太空站;欧洲太空总署计划在2020~2025年间登月;日本计划在2025年建月球太空站;而印度有意在2015年前载人登月。

在中国的刺激下,美国迫不及待地在2004年1月宣布雄心勃勃的登月计划,计划在2015年到2020年间再度登上月球,并在月球上建立永久性人工站,为下一步登陆火星做准备。这是自1961年以来美航天史上最大胆的一项计划。这其实显示美国对可能在中国挑战下失去太空霸主的地位的极大担忧。

就在美国宣布新的登月计划后不久,日本政府也在2004年1月底宣布将早日启动冻结的载人航天计划。日本H2型火箭发射继1998年和1999年H2火箭的两次发射失败后,2003年再次发射失败,导致两颗间谍卫星损毁。当年,日本环境监测卫星“绿色2号”也因故障报废。

但面对中国的挑战,日本不甘落后,计划在2025年建月球太空站。日本正在加强与美国合作,由美国帮助训练航天员。最近有一名日本宇航员乘坐美航天飞机参加太空作业,此外还至少有两名日本宇航员在佛罗里达训练中心受训。

针对美国宇航员安迪·托马斯提出的中国引发了新世纪太空竞赛的说法,欧洲航天局退休工程师梅伊纳认为,中国的航天计划不对任何人构成威胁,反而有利于推动人类探索和开发太空的事业,西方世界不应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的航天举措。

在10月4日接受澳大利亚广播电台采访时,梅伊纳说,地球正面临气候恶化、清洁能源匮乏、人口增长等严重问题,而太空有可能是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所在。

在记者问中国是否引发了太空竞赛并可能使太空开发军事化时,梅伊纳说:“不,不对。我认为在太空里,目前看到的任何竞争都是为了国家声誉,更重要的是经济竞争。拥有把人类送到太空并确保他们安全的技术,对我们在地球上的活动将会产生巨大影响。”

昨日是成都火车站“警偷勾结案”审理的第二天,贵阳铁路运输法院依然戒备森严。面对全国各地媒体强烈关注,法院对此案公开审判仍然不公开。所有留守的记者仍然只能在法院周围转悠,密切关注此案的发展。

昨日上午8时许,3辆警车悄然驶进法院门口。随后,在法警的押解下,从车上走下4名头戴黑罩的嫌犯。他们就是即将受审的智勇、彭勇、金国玉和林维。一看到有摄影记者上前拍照,执勤法警立即上前阻拦。同时,其余民警快速将4名嫌犯送进法院候审。

随后,记者围绕审判厅四处查看地形。通向审判厅的楼梯口的卷帘门已经放下,记者一度弯腰钻进去。很快被执勤的保安拦下,“请”了出来。随后,记者又绕到另外一个通道,透过紧闭的铁门,隐隐约约听到法庭内传来声音,从抑扬顿挫的声音来看,控辩双方争论得很激烈。

庭审结束后,参与整个庭审过程的一名旁听人员告诉记者,在庭审中,4被告对检察机关对于他们以“烤火费”等名义,收取宜宾贼赃款,纵容宜宾贼进入候车厅等辖区进行行窃的事实未表示太多异议。但是,他们的辩护律师对检察机关对4人徇私枉法的指控持反对意见。

昨晚7时许,记者采访到参与昨日整个庭审过程的旁听者。据此人透露:约9时许,法庭开始审理。由重庆铁路检察院组成的公诉方依次坐在法庭左侧,在他们的桌子上摆放着厚厚一叠起诉书。据了解,法庭审理一般有如下3个程序,第一是法庭调查,第二是出示证据,第三是法庭辩论。由于该案牵涉面广,错综复杂,从上午9时开始一直到晚上6时庭审结束,法庭只进行了两个程序,分别是法庭调查和出示证据,第三项法庭辩论还没有开始。下午6时,法官宣布庭审结束。

另外一名旁听者告诉记者,4名被告她以前都认识,今天在法庭上见到他们,感觉很不是滋味。旁听席上,有许多是成都及贵阳铁路警察,他们是前来受”教育”的。

今日上午9时,程辉、冯桃、接正锦、张保观将上庭受审。记者从有关人士得到一份贵阳铁路运输检察院的公诉书。检察机关指控:程辉、冯桃、接正锦、张保观4人对明知是盗窃犯罪的人却故意包庇不使其受追诉,情节严重,应当以徇私枉法罪追究刑事责任。

据检察机关指控:2000年9月至2005年1月,程辉、冯桃、接正锦、张保观经共同或分别与智勇、林维、朱宁、王春、张勇、陶刚(均另案)等人共谋,在成都火车站候车厅值勤期间,明知王平、赖俊成、欧建等人系盗窃犯罪嫌疑人员,多次将王平、赖俊成、欧建等人放入火车站候车厅盗窃旅客财物不查处,并以“班费”或“烤火费”名义收取盗窃犯罪人员现金人民币共计96300元。所得赃款由参与作案的警察私分,被告人程辉分得人民币19300元,被告人冯桃分得人民币12000元,被告人接正锦分得人民币20000元,被告人张保观分得人民币45000元。

贵阳铁路运输检察院由此认为,程辉、冯桃、接正锦、张保观身为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对明知是盗窃犯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其受追诉,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99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徇私枉法罪追究刑事责任。本案是共同犯罪,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5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人程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属实,有立功表现,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68条第一款之规定。

昨日上午10时许,记者专访了为李东升辩护律师梁克,对于李东升是否涉嫌徇私枉法罪以及到底适用什么样的罪,梁律师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据梁律师回忆10月9日庭审过程:在法庭上,宋宁交代说,当时李东升担任警务2队队长,对他们跟宜宾贼达成的“默契”毫不知情。因此,宜宾贼就叫宋宁他们将李东升“搞定”。随后宋宁跟李东升摊牌,并表示也有他的一份。李东升听后没有反对,但表示“我拿多少都无所谓,不要亏了兄弟们。”之后,李东升对宜宾贼也充耳不闻,对宋宁给他的钱也一一笑纳。对此,梁律师理解为李东升当时顾及情况和同事关系,想到别人都拿了,自己假装清高,怕被同事们当成“外星人”。

对此,梁律师谈了他的三点看法:一是控方对李东升指控徇私枉法罪不成立。是否构成徇私枉法罪,必须在“侦破、检察,审判”3个环节中,被告人对犯罪嫌疑有包庇行为。在本案中,李东升所在的警务队,其主要职能是维护火车站候车厅、站台以及售票厅的正常社会秩序。一旦发生刑事案件,他们将移交派出所刑侦支队。二是李东升职务是否应该对宋宁等人的行为负责。据调查,李东升职务是干事(干事级),而在他手下的宋宁却是股(股级)。在成铁公安处人事档案中,也没有查到关于这个警务队长职称。也就是说,李东升担任的警务队长一职,实际上不是一个职务,只是派出所委派的一个临时召集人。三是在整个犯罪过程中,李东升事先没有直接参与,也没有直接跟宜宾贼接触。甚至在侦查过程中,被挡获的宜宾贼也没有辨认出谁是李东升。换句话说,对于李东升一案,不适用“警偷勾结”这种说法。李东升从宋宁那里拿钱,最终也只算得上警察跟警察勾结。

最后,梁律师强调,检察机关指控涉案民警纵容宜宾贼进入候车厅作案说法不妥。首先,任何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合法公民,只要购票就可以进入候车厅。执勤民警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拦,甚至扣押,除非此人在进行犯罪活动,那么警察才有责任有义务对其采取强制措施。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日本共同社10月10日援引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的报道说,乌克兰总检察长皮斯昆当地时间9日晚表示,因与2000年批判政府的互联网记者贡加泽被谋杀一案有牵连,前总统库奇马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据悉,总检察长皮斯昆表示,现潜逃于以色列的前内务部中将普科奇是谋杀贡加泽的直接指挥者。皮斯昆说:“我确信迟早会弄清谁是下令谋杀的人”。普科奇曾一度被捕,后被释放。

去年年底通过“橙色革命”诞生的尤先科政权,以前总统库奇马涉嫌下令谋杀贡加泽为由,命令重新调查此案。尤先科总统还没有给与库奇马司法豁免权。乌克兰议会的调查委员会于9月得出结论,认为库奇马是该案的主谋。(信莲)

本报酒泉讯(记者阎世德)昨日9时许,关于“神六”飞船全系统的综合演练结束,这将是飞船发射之前的最后一次演练,演练的成功进行,表明“神六”以完美的状态待命冲天。

演练从昨日凌晨4时30分开始,内容包括火箭的发射、入轨、运行、着陆等环节的操作、监控、通讯等。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西安卫星测控中心、北京的指挥中心参加了这次演练。这次演练同时包括地面及海洋的各测试点等。综合演练的成功进行,再一次证明了“神六”系统的安全性能。

在这次演练中,启动的各环节都和飞船有着密切的关系,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将直接影响到飞船的安全,可以说,“神六”飞船虽然矗立在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但遍布全国各地的各系统都在紧张运行和准备。为此,记者就一些问题采访了基地的几位专家。

我国幅员辽阔,但载人飞船的基地为什么选在甘肃酒泉,有关专家解释说,我国选择载人飞船的基地始于20世纪80年代末期,当时选的地点有4个:酒泉、西昌(四川)、苟岚(山西)、海南。但发射场的选定有个先决的条件,因为牵扯到了着陆场、火箭残骸落区、逃逸救生落区等问题,要求发射场要尽量开阔,周围居民要少,落点也要选择人烟稀少、地域开阔、平坦的地区。同时,北方的天气情况容易预测,而南方天气局部性的变化比较快,发射的最佳时机很难把握,综合各方面的因素来看,酒泉最符合这个条件,所以选择酒泉为载人飞船的基地。

飞船上天之后,测控系统就显得非常重要。专家介绍说我国载人航天的测控网主要有3个。第一个是原来的超短波测控网,主要负责我们国家中低轨道卫星的测控任务。第二个测控网是C波段测控网,主要用于同步卫星的发射和定点管理。第三个就是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专门建立起来的测控网,为S波段测控网。这3个测控网都可以用于航天飞行的检测控制。同时再加上地面的13个测控站,无疑形成了一张无形的天罗地网,紧紧守护着“神六”飞船的安全。

据专家介绍,飞船的应急救生系统主要是指飞船在上升段即在大气层内出现意外情况的救生。应急救生系统分了几个模式,布置了4个应急着陆区:东风、榆林、银川、海南。飞船载人飞行的时候,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意外情况,有的轨迹就不可能经过主场或者副场,可能会落在其他地方。针对这种情况,发射中心专门成立了一个空中应急搜救队,由大型运输机把航天员运输车、工程车、小型指挥搜索车都装在上面,保证以最快的速度把使用的工具运到返回舱附近,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救出宇航员。

据专家介绍,“神六”飞船的构成需要7万多个元件,每一个元件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运载飞船的长征火箭则由5万多个元件构成,两者相加达到12万多个元件,这些元件需要60多个厂家生产,耗资2000多亿人民币。(本报记者阎世德)

本报酒泉讯(记者阎世德)“神六”发射前的戒严工作继续进行,从昨日起,由酒泉通往基地的公路被封闭,同时,由内蒙古额济纳旗通往基地的道路也被封闭,基地保卫人员对所属宾馆进行了最后一次清查。

据记者了解,这次戒严级别和发射“神五”时的相同。这次戒严除了对周边道路的封锁外,基地对发射区域内的核心部位也进行了戒严。完成综合演练之后,发射机房同时也被封闭,严禁一切人员进入,直到发射时才可以启用。

本报酒泉讯(记者阎世德)“神六”发射在即,但基地的气候突变,昨日酒泉气象部门的预报是“今明两天多云有小雨,最高气温18℃,最低气温9℃,同时基地上空将有大风”。

昨日中午,基地的天空就变得灰蒙蒙的,而且据气象预报说,11日基地上空将有大风。突变的天气使人不由得产生一个疑问:天气变化会不会影响到“神六”飞船的正常发射?有关专家说,预报中的小雨和气温都不会影响飞船的正常发射,但大风则可能导致飞船推迟发射。同时,气象部门预报称,12日天气将有望好转。

本报讯(记者代建军)为处理中国东方电气集团公司工程师黄炳坤遇难善后事宜,昨日下午4时,该公司的一名高层领导已经启程飞往巴基斯坦。据悉,该公司今天还有四五名领导将前往巴国。黄炳坤的家人预计也将于今天启程从新疆飞往伊斯兰堡。

新华网拉姆安拉10月10日电(记者黄敏王昊)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外交事务部长基德瓦10日发表书面声明说,巴前领导人亚西尔·阿拉法特“极有可能”死于中毒。

基德瓦是阿拉法特的侄子。他说,阿拉法特的真实死因一直是个谜,但他死前的行为不正常,这是判断他死于中毒的一个原因。

基德瓦否认阿拉法特身边的助手或亲近人士充当以色列情报机构的间谍,帮助下毒谋害阿拉法特。他说,以色列特工要谋害阿拉法特,使用现代科技和手段就足够了,不需要间谍。

他还强调,关于阿拉法特真实死因的调查必须继续进行,即使花费数年也要找出真相,这样巴勒斯坦人民才能接受。

阿拉法特于2004年11月11日在法国巴黎郊区贝尔西军医院病逝,他的夫人苏哈·塔维勒当时拒绝进行尸检,医院至今没能提供关于阿拉法特的确切死因。很多巴勒斯坦官员认为,是以色列特工毒害了阿拉法特。巴政府几个月前成立的调查委员会至今也未能提交相关报告。巴立法委员会本月5日决定组建特别委员会,调查阿拉法特的真实死因。

“神舟六号”不但是“神舟五号”的更进一步,也是为探月飞行做准备。一个新的太空探测竞争时代已经开启。美国以其太空能力,企图建立军事型的太空站,让它变成太空基地,实非人类之福。

比起“神舟五号”,“神舟六号”无论在规模及难度上都提升了许多。中国是继俄、美之后第3个载人太空飞行的国家,由于起步较迟,还有许多路要赶。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