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在澳大利亚遇害案嫌犯在辽宁自首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20:27

本报记者马晓华发自北京昨日,就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二院(下称哈医大二院)天价医药费事件,患者家属的长子翁强向《第一财经日报》以及其他媒体同时公布了自己所掌握的证据和材料,并进一步透露了事件的前后经过。

“我依然记得父亲生前曾跟我说的一句话,让我很内疚。他说,‘我本来是哮喘,现在怎么搞成这样?’”翁强这样对记者回忆道。

根据翁强的回忆,在5月21日之前,父亲翁文辉的身体的各项检查都是符合化疗要求的,所以就从这一天开始进行了化疗。但在化疗的过程中,翁强曾提出要求哈医大二院心外科ICU主任于玲范把化疗药物中的阿霉素换掉,理由是这个药的毒副作用比较大。但最终没能换成。到了5月25日,翁文辉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在下滑。

5月29日,院方要求翁文辉转入ICU,但是翁强有所保留。但是ICU主任于玲范表示高干病房没有任何的抢救措施,医院只有ICU有抢救措施。如果不搬入ICU,患者发生哮喘抢救不过来的话,医生不负责任,要求家属签订协议。于是,翁强买了一台呼吸机。

之后,翁强看到父亲的病情稍微有些好转,于是决定在5月31日下午4点40分回北京。但他刚刚到北京的当日,他就接到了家人的电话,时间是19点09分。电话说自己的父亲不行了,于是他又重新返回机场,直奔哈尔滨。当他到达哈尔滨的时候,展现在他眼前的一幅场景是:弟媳在烧纸,病房走廊里的两排座椅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医生和护士,而父亲的脸上已经被盖上了白布。

这个时候的翁强显然还不相信这是事实。他即刻找到一个曾经与自己有一面之交的中医大夫,让他帮忙给已经盖上白布的父亲插上了呼吸机。之后,翁强的父亲翁文辉竟然“复活”了。之后的6月1日11点58分,翁文辉住入了哈医大二院ICU病房。

同样是在这一天,翁强邀请了北京朝阳医院的院长王辰教授去哈尔滨会诊。

“他们并没有坐什么专机,谁也没有本事说坐专机马上就能坐上的。另外,不管是谁要我去国外买药,我都会买,为了父亲的生命,我不在乎钱。这个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买的药去了哪里?谁能告诉我这个?”翁强这样说道。

根据翁强表示,患者在ICU住院期间,家属根据ICU主任于玲范的通知,在66天内从国外共计买回药品达400多万元后,每次将药品都交于ICU的主治医生和其他值班医护人员,大部分药品ICU都出具了手续。

根据自己手中掌握的住院病人预交金单据32张和ICU医生收取病人的自购药品收据,翁强认为,哈医大二院有严重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7月5日到8月4日共30天时间里,输液量为1080113ml,其中减去血虑475642ml以后,输入患者体内的液体总量仍然高达604471ml,日平均输入血管的液体量高达20149ml,液体总量在30天内已经达到一吨。

7月12日,液体总量149099ml,除去血虑的45000ml,当日输入患者血管内的液体高达104099ml。

7月13日液体总量166105ml,除去血虑的69247ml,当日输入患者血管内的液体总量高达96858ml。

7月25日液体总量78604ml,其中血虑35140ml,当日输入血管内的液体总量达43464ml,根据特护记录实输入液体量则为5925ml。不是伪造是怎么来的?

7月30日液体总量86192ml,其中血虑46100ml,当日输入液体总量高达40092ml,根据特护记录实输入液体量为11075ml。

翁强对记者表示,患者8月6日凌晨2点去世,住院费的收取和出院日期竟然写到8月12日。8月8日和10日,仍然继续检查和收费。另外,根据翁强的说法是,不交钱院方就停止治疗和用药,无论每次交5万、10万、还是25万,总是在一两天内通知钱已经用光。记者在交钱的32张收据上看到了患者家属不停交钱的记录,还有医院不同模式的8个收费财务章。

第三,翁强认为,哈医大二院重复检查,编造化验单,检查单和血库项目明细表共3014次。其中,而患者66天住院期间,共查血糖588次,平均每日查血糖9次,患者没有糖尿病史。66天内查一般细菌培养加药敏163次,平均每天2.47次,而细菌培养和药敏需要3天才能出结果,以便医生对症治疗。66天内肾功能检查186次,平均每天同时查3次(急诊检查一次,生化室一次,再查全生化一次)。生化系列66天内查了68次,仅此一项收费16728元,另外在两处科室同时查的肾功能又花费人民币7146元。这三项加起来66天收患者费用23892元。66天内凝血象在急诊检验科和检验室共检查63次,收取费用6300元。66天内静脉输液治疗费1843次,相当于平均每日给病人穿刺27.9次,仅静脉输液费用高达4405元。化验单收费总数为2975次,送回科室内的报告单数为2797份,收费单比报告单多出128次。每天用吸痰管328根,相当于4分钟吸痰一次。

第四,ICU病房的监护仪收费国家规定每天收费人民币240元,该科室将其分解为4项后,每日收费1248元。在7月×日的某些医嘱上出现院内会诊20次,7月×日的医嘱上出现院内会诊10次,这些院内会诊在医嘱上都标明邀请了什么科室会诊,在当日的特护记录上却没有记载有专家会过诊,可是均收取了800元的会诊费。ICU危重病人使用液体泵应当每日收取使用费人民币5元,但是该院却按照小时收费,而且每天收费高达99.8小时,共收取6485小时,合计金额32425元。

第五,珍怡,一种生长激素,为肿瘤进展状况的患者和严重全身感染的危重病人禁用的药物,而院方在明知患者为禁忌症患者的情况下,却从6月1日开始给患者使用该禁药达11支之多。

本报记者多次联络寻找,截至发稿前,仍无法联系上翁强指控的主要对象于玲范医生进行采访核实。

如果你是洪战辉,你会坚持带着“小不点”求学12年吗?会,并且可以坚持12年会带上一段,但坚持不了12年同情她,但自己不会带她求学不好说如果你带着“小不点”求学,你最多能坚持多久?1年以内1-3年3-5年5-7年7-9年9年以上你认为洪战辉带着捡来的妹妹求学12年最大的精神动力是什么?(可多选)对“小不点”的同情和可怜两人日久产生的亲情内心深处的社会责任感中国最传统的优秀品质使然其他洪战辉带着捡来的妹妹求学12年对你影响最大的是什么?(可多选)使我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让我对生活充满信重新审视自我并对社会充满爱心其他摘掉各种伪装与面具,在一个真实的自我中,你能给自己的爱心打上多少分?60分以下60-80分80-95分满分平常自己对谁最真心?亲朋好友同事家人社会没有人你觉得自已平时活的累吗?非常累累不累很轻松

2005年12月7日,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刘家屯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截至8日凌晨2时,已发现62人死亡,29人受伤其中5人重伤。

初步分析,事故为瓦斯爆炸。因井下部分巷道一氧化碳浓度高达2.6%,瓦斯浓度8.1%,指挥部决定先稳定井下通风系统,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组织搜救。

据当地有关部门介绍,事故发生在7日15时15分左右。事故发生后,救援人员救出32名工人,发现井下59人死亡。在被救出的工人中,3名工人在医院重伤不治。截至8日凌晨2时,5名重伤工人仍在抢救中。

党和国家领导对此次事故高度重视。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副总理黄菊、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均作出批示,要求全力抢救被困矿工,同时救援人员要注意救援时的安全,避免发生二次事故。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一行14人于7日晚22时23分到达事故现场,指挥抢险救援工作。

在听取了有关方面的汇报,并向事发矿矿长和矿主了解情况后,李毅中对事故救援及善后工作做出五点要求:要核实井下具体人数,不能出现遗漏;要研究井下的具体环境,救援工作要注意安全;要全力治疗被救矿工,善后工作要连夜展开,安抚好遇难矿工的家属;事故调查要同步展开,封存事发矿的有关技术资料,冻结矿主的帐户,控制有关人员;希望河北省有关方面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遏制煤矿事故频发的势头。

赵铁锤强调了三点注意事项:由于井下部分地区瓦斯与一氧化碳浓度很高,因此救援人员要注意自身安全,通风系统要尽快恢复;要搞清楚入井人员的具体数目,迅速成立善后工作组,研究赔偿政策与标准;要做好矿区和唐山市的稳定工作。

事故发生后,河北省省长季允石、副省长付双建以及河北煤矿安全监察局、河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和唐山市的领导也赶到事故现场组织救援工作。目前,包括技术、善后在内的8个小组已分头处理相关事宜。开滦(集团)公司的5支救护队和当地的3支救护队正在轮流对被困工人实施救援。

新华网北京12月7日电(记者常爱玲)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7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由党首福岛瑞穗为团长、前首相村山富市为顾问的日本社民党代表团。

曾庆红说,中日两国是近邻,都是本地区具有重要影响的国家,中日关系发展得好坏,不仅关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关乎亚洲地区乃至世界的繁荣与稳定。中国党和政府重视发展对日关系,希望双方在三个政治文件的原则基础上,坚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实现两国的和平共处、世代友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

曾庆红指出,中日关系近年来出现严重困难,责任不在中方。日本领导人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损害了两国关系的政治基础。两国政治家和有识之士应共同努力,排除障碍,推动两国关系正常发展,确保中日世代友好。

在谈到党际交流时,曾庆红表示,社民党长期以来为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发展中日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发挥了积极作用。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共产党愿同社民党一道努力,共同推动两国关系向前发展。

福岛瑞穗说,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是目前影响日中关系健康发展的主要障碍,社民党坚决要求停止参拜。社民党认为日本应正视历史责任,坚持和平发展道路。

村山富市也完全赞同曾庆红对两国关系的评价。他说,日中友好是两国老一辈政治家亲手缔造和精心培育的,应尽早推动日中关系恢复正常。

吃晚饭的时候,罗远周一家打开电视了解山外的信息浓浓的白雾飘荡在三面环山的峡谷间,谷底块块整齐的农田与万丈悬崖上满树的红叶、黄叶组成一幅山水画。悬崖下的岩洞中,“伸”出一栋五层高的小木楼,冬日的寒风不时刮过,“呼呼”作响。阵阵鸟鸣让山谷显得更加寂静。

这个居住在岩洞中的人家位于丰都县暨龙乡乌羊村一社老蛇溪沟,岩洞的主人名叫罗远周。在这个山洞木楼里,他家四代人已住了81年。

12月3日上午,记者在暨龙乡党委干部朱小笔的带领下,驱车沿着崎岖的山路来到了这个岩洞人家。这里离乡上有五六公里,离丰都县城有七八十公里。

刚到罗远周家对面的山坡上,罗家凶猛的白狗就拼命地叫了起来,吠声在空旷的山谷间回荡。十几只芦花鸡正在门前的杜仲林和婆娑的竹林中觅食,罗远周68岁的母亲满头大汗,正在地里挖红薯。得知记者的来意,老人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招呼记者进屋坐,但勤劳的老人说话间也不愿意放下手中的锄头。

令人吃惊的是,这个远处看来并不起眼的老式木屋,居然是一座在岩洞中修建起来的五层木楼。整个木楼与天然岩洞浑然一体,延伸到洞外的部分,由四根青石柱子支撑,而许多梁柱都打进了山岩,楼房与山岩浑然一体,既坚固又美观,俨然一座建造在岩洞中的“人间天堂”。在万丈悬崖下,小木楼的主人是怎样生活的呢?

罗远周的母亲告诉记者,她家就3口人,除了自己和儿子,就是今年只有15岁的孙女。最近农活很忙,儿子上山耕地去了。

记者来到山坡上,找到了正在耕地的罗远周,他放下手中的犁与记者一起回家。爬上高高的梯坎,我们走进了这个岩洞人家。

一半是岩洞、一半是木屋的底楼是牛舍、鸡窝和猪圈。二楼是两间卧室。沿着台阶上三楼是客厅和厨房,屋内被熏黑的岩石就是里屋的围墙,屋里堆满红薯和南瓜,灶台上吊着的一串串腊肉飘出阵阵香味。在客厅里,崭新的彩电正在播放新闻。四楼、五楼的楼板上堆满了金黄的玉米。站在五楼的楼顶,伸手就可以触摸凹凸不平的岩石。屋顶上白色的微波接收器,是他们了解外面世界必不可少的神秘“宝锅”。

罗远周一边忙着倒水,一边告诉记者,他家在这个山洞中已经住了81年。1924年,他家从地主手里租来这个山洞居住。1925年,罗远周的父亲罗刚常在这个山洞出生。

据罗远周的母亲谭成芳讲,她刚嫁到罗家时,罗家非常贫困,岩洞就是家,家中没有一件称得上是家具的东西,连家门都是用玉米秆做成的,生活就更不用说了。解放后,岩洞和门前的土地划给了她家,从此生活开始慢慢改善。

1976年,家里的生活渐渐好起来,罗远周的父亲请来工匠,在附近山里采来木材,花了2000多元,在岩洞里建起了一座五层小木楼。建造楼房时,工匠巧妙地将楼房与岩洞结合在一起,充分利用岩洞空间,造成了这一半是木楼、一半是岩洞的绝妙建筑。木楼建得坚固、牢实,看上去也很美观。

在这个三面环山的峡谷,只有雨季来临的时候,屋前的山间才有山洪流过。在很远的地方有一股清清的溪水从山间流出,那么罗远周一家吃水怎么解决呢?

罗远周带记者来到三楼厨房,指着一根已经被炊烟熏得看不出颜色的管子说,山顶上有水,用管子接下来,一年四季就用这清净的山泉水煮饭、洗衣、喂家畜。

在他看来,这个岩洞住起来冬暖夏凉非常舒适。在他的记忆中,他们一家人在这里过着快乐的生活。

当地政府非常关心这个特殊的岩洞人家,曾经动员他们举家搬迁,但都被罗远周婉言谢绝。在这个岩洞里,罗远周一家已生活了多年。对周围的一切,他都有着深深的感情,门前的杜仲林和那两棵百年柑子树等等对他来说都是难以割舍的。

罗远周对自己的岩洞生活很满意,他甚至担心如果离开岩洞会失去生活来源。在他看来,在这深山里,自己有十多亩土地,一年卖玉米、养猪可收入七八千元。一家人有饭吃,孩子上学有学费。

在女儿两岁的时候,罗远周与妻子离婚。此后的13年中,他再也没有找对象。他害怕后妈对孩子不好,希望女儿能考上大学。

女儿罗小蓉讲她已经15岁了,正在念初二。这个腼腆的姑娘还没有到过重庆。孩子很懂事,每到周末就会帮奶奶、爸爸干家务,记者见到她时,她正在山坡上砍柴。

夜幕降临,忙碌了一天的一家人喂过猪牛后开始做晚饭。节俭的谭妈妈在锅里炖上了土豆酸菜。酸菜炖土豆、泡海椒是他们的晚餐,主食是掺了玉米的米饭。

朱小笔说,因为罗远周不愿搬迁,政府非常想扶持他,让他利用这个岩洞之家搞起农家乐,成为当地一个旅游景点,同时也让这个还不算富裕的家庭过上更好的生活。(记者宜嘉)

本报中午消息(记者李海青新华社通讯员张鸣)北京市慈善协会有关负责人上午告诉本报记者,北京截住了一批来自美国的“问题捐赠”。这批货物是11月4日到京的,11月8日、9日、10日有关方面进行了三次检验,发现其中存在健康、安全问题,检验检疫局当即封存,随后要求慈善协会组织退货。

据称,这批捐赠物品在抵达北京后,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等共同开箱检验后发现,这批捐赠品中的一些医疗用品超过保质期和使用期,其中甚至有1998年就过期的医用管路;部分医疗器械是重复使用的二手货;还有大量带有污渍、霉点以及破损掉色的被褥服装,其中还有用过的手术服,这些物品散乱地堆放在纸盒中。这批货物当即被封存。据悉,这批捐赠品与在安徽发现的美国“问题捐赠”属于同一批货物。

据有关人士透露,这批捐赠是中华慈善总会转赠的。这批货物共有三个集装箱,由天津入关,除一个集装箱运往安徽外,还有两个分别运往河北和北京。

据了解,安徽省慈善协会昨天接到安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对美“问题捐赠”作出的退货处理通知,美“问题捐赠”有望在近日退运。安徽慈善协会收到的这份“通知”说:捐赠的医疗用品共926箱/件,货重6910公斤,2005年11月9日至11日,我局派员对上述货物进行逐箱检验,发现其中夹带有大量过期和无质保日期的医疗用品、旧衣服、二手医疗器械和康复器材用具等物品。经我局判定该批货物在人身安全、健康及环境保护项目方面不合格。

新华网唐山10月8日电(记者张洪河张晓辉王民)记者从8日上午10时50分召开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刘官屯煤矿爆炸事故死亡人数已达到74人,目前仍有32人下落不明。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