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趁主人外出度假将全家人接来同住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03:11:59

蒲海清,1941年12月生,四川省南部县人。1966年毕业于重庆大学冶金系。在1968年12月至1985年1月的近20年时间,在重庆钢铁集团公司先后担任技术员,车间主任,厂长,总经理。在1985年1月至1996年9月,先后担任四川省计经委主任、副省长、常务副省长、常务副书记等职。1996年10月,任重庆市市长、市委副书记。1999年6月至2001年2月,任国家冶金工业局党组书记、局长。2001年2月,任国务院三峡建委办公室党组副书记、副主任。2003年10月至今,任国务院三峡建委副主任,三峡办党组书记、主任。

主持人:您好蒲主任,刚才我跟观众朋友已经介绍了,现在泄洪大坝、左岸大坝建成了,而且电也发了一部分了,在过去的两年遇到洪水的时候,三峡工程帮没帮上忙?另外,这两年这么缺电,三峡工程的发电帮没帮上忙?

蒲海清:湖北省搞了一个项目,叫江滩公园,过去这个地方作为防洪堤,三峡刚刚修起过后,本来还不应该承担防洪的任务,但是他们觉得放心了,所以把江滩防洪坝变成了一个非常好的公园,大概十几公里,每天有一万多武汉市人民在那儿愉快地度过自己的晚上。

蒲海清:今年大概三峡电站能够发六百多亿度电,相当于北京市整个的用电量。

主持人:刚才已经介绍了,起止工程开工建设的11年,之前的好多年反对的声音也特别多,现在离竣工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都倒计时了,反对的声音还有吗?

蒲海清:过去反对建三峡的人有很多不了解三峡的情况,现在三峡建起来了,效益显现出来了,他们当然就不反对了,所以现在反对的声音少了,但是我要感谢曾经反对过三峡的这些人,由于他们的反对,使我们在设计和施工建设当中解决了很多过去没有想到的问题,所以才有今天圆满的结果。

9月16日,三峡工程左岸电站最后一台70万千瓦机组——9号机组正式投入运行,这标志着三峡左岸电站14台机组全部并网发电,三峡工程提前一年实现了投产发电。

三峡工程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从构想的提出,到规划、设计、论证,以及十多年的建设历程中,各种质疑和反对的声音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当今天的三峡工程进入三期建设的最后阶段时,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日前对媒体宣称,三峡工程计划投资2039亿元,而现在估计只需1800亿元,三峡工程省钱200多亿元。与此同时,预计三峡工程的总工期也有可能缩短一年,将提前到2008年竣工。

这一消息再次把人们关注的目光引向三峡工程。这项举世瞩目的水利枢纽工程到底是如何节省下200亿的?预计17年的总工期是否真的会提前竣工?

主持人:三峡大江截流的时候,当时我们说静态投资、动态投资都有个数,三峡工程计划投资2039亿元,现在估计只需1800亿元,能省钱200多亿元,这200亿是怎么省出来的?

蒲海清:准确地说,当时按照设计,确定的静态投资是909亿,为什么变成2039亿?其中就根据1993年的物价指数计算,每年的物价涨6%,到2009年,一共涨749亿,算了一笔帐。另外一笔帐,就是要到银行贷款,因为三峡基金仅作为资本金,银行贷款的利息要付390亿,749亿加390亿,再加909亿,加起来就是2039亿,就是这样计算来的。后来建设当中,因为物价指数没这样高,计划的6%,结果这几年只有3.1%,有一部分钱省下来了。第二个要靠改革和开放。因为改革,我们三峡在工程的建设当中发了190亿的债券,债券的利率比银行贷款的利率要低1.5个百分点,这是第二笔节下来。第三,由于三峡在引进消化吸收这个工作上做得比较快,所以在设备的价格上,右岸12台机组的造价比左岸大概降低了10%左右,不管外资的、内资的都降低了一些。还有一笔帐,原来的计划是要到明年右岸的14台机组投产,结果今年提前一年投产了,这可不得了,提前一年投产,多生产700亿度电,700亿度电值多少钱?2.5毛钱一度,175亿。

蒲海清:早挣钱就少贷款了,贷款利息就少了,现在我们贷款才300亿,而且逐渐在还,债券已经还了20亿,三峡的债券好发极了,两天就发完了,今天1:1买过来,明天去就是1:1.09,赚了9个百分点,很好卖,贷款现在银行对三峡还有点特殊,他知道竞争,市场一竞争过后,我们就比一般的贷款利率大概要低10%。

蒲海清:是,这175亿就减少贷款了,所以最后预计大概就是1800亿,没什么大问题。

主持人:十一五规划过程中,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亮点是对自主创新的重视程度再次提升。我们是不是用全世界的东西变成了最后大坝形成的是全世界的第一,其中相当大的比例是我们自己的?

许可达:三峡工程是咱们自主创新,特别是引进消化以后,再创新的一个很好的一个典范。当时建设三峡的时候,国务院领导就制定了很明确的方针,重大装备自主化的方针,就是技贸结合,引进技术,不光是买设备,还要引进技术,同时要合作设计,分包制造。在16字方针的制定之下,开展了国际招标,我们在招投标当中有两个很显著的特点,第一个特点,把技术转让作为评标的一个很重要的条件,看谁技术转让得好。第二个,国务院领导还制定,每一个重大装备,咱们引进的时候,国内起码有两家企业要同时接受技术转让,就为以后我们自主创新、竞争创造一个平台了。咱们不光是引进了人家的一些设计图纸,还引进了一些设计的软件,分析软件,包括一些商业软件,都引进了,所以从三峡工程重大装备的自主化,政策的执行和现在的情况来看,充分说明了这次十六届五中全会说的创新能力的重要性,特别是引进消化以后的再创新。

主持人:这个日期我印象特别深,当时我们在直播的时候,大约预计在2009年的时候三峡工程将全部峻工,但是现在有可能提前到2008年,这块反而也会有一些担心,我们为什么提前了一年?是不是献礼工程,是不是考虑2008年咱要办奥运会,把好事儿都赶到一块,咱也2008献个礼?

蒲海清:没有,所说的2008年提前竣工是三峡总公司从枢纽的角度出发,可以到2008年竣工,但是从移民这一块现在还没有安排到2008年,因为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做,全部竣工,一个工程的开工,结尾也非常难,还有很多问题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还有很多问题是我们要延伸的,实事求是地讲,从1992年开始到现在十几年,这十几年我们国家发生多大的变化,现在我们提出了以人为本,所以很多问题就需要我们进一步完善、解决。

倒记时牌,红色水位线,离乡前夜的团圆饭,背井离乡的村民,构成了三峡工程百万大移民的一个缩影。

从1985年的移民试点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0年时间。截至到今年8月底,长江三峡工程搬迁安置的移民已经超过一百万,虽然搬迁人数已占三峡库区规划移民总数的82.6%,国家为此累计投入的移民动态资金达490亿,占三峡工程总投入的近四分之一,大大超过了规划设计阶段的预计。而且有专家认为,今后剩下五分之一的移民搬迁工作将会越来越困难。移民资金的投入为何增加?

主持人:截止到今年8月底的时候,咱们累计投入移民动态资金490万,搬迁安置移民105万,将近106万人了,占三峡库区移民总数的82.6%,这样一算,光移民的投资就已经占到咱们总投资的四分之一左右,好像大家过去总谈三峡工程,谈移民,一算钱才知道它占的分量的确不轻。

蒲海清:在搬迁的过程中,因为原来的移民是按照每一个移民多少地,淹多少房,淹了多少棵树,淹了国家的哪一条公路,哪座桥梁,哪一个电线杆一个一个算起来400亿。现在我们按照原来政策范围内的和我们的投资,基本是稳定的,刚才你说的数和我说的数有点差异,差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因为原来在设计当中没有考虑到的,或者新的政策提出来,我们应该去考虑,补进去的,这一块就没算到400亿之内。举个例,过去老《土地法》规定的一亩地的补贴系数是10倍到11倍,新《土地法》规划的倍数是15倍、16倍,增加钱了。还有比如说地质灾害,也是反对的人提出来的,地质灾害过去我们确定是6亿,现在实际上我们第一期就花了40亿,第二期我估计还要80亿,这个钱就是过去没有算到400亿以内的,这是移民多出来的。移民工作我的体会,本来从三峡工程是应该做得很漂亮,很不错的,为什么现在感到难度很大?因为现在我们的观点是搬得出,稳得住,还逐步能致富,现在五中全会和十六大提出来以人为本,我们就要考虑生存、发展,还要致富,所以这个难度就大了。过去我们对生态的认识,对环境的认识不够,现在提出科学发展观,因此我们就要规划,怎么去绿化,怎么考虑改善环境,怎么保证水质。

主持人:随着时代的变化,观念的改变,其实在背后看到的也是很多动态资金的增加。

时势的变化不仅改变了政府的移民政策,同时也深刻地影响着移民迁徙的心态和传统的思想观念。当“移民回流”、“移民空挂”这些不为人知的陌生字眼出现在媒体上时,我们又该作何解读呢?

主持人:现场也有一位嘉宾,重庆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院的雷亨顺教授,欢迎您。您也正好是《中国三峡移民》的主编,最近我们听到一个词儿,叫移民往回返,还有移民空挂,您先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两个概念。

雷亨顺:关于三峡移民的回流和空挂,在库区的确有这样的说法,而且有的人对这个名词有一些顾虑,主要担心什么呢?担心我们三峡工程花了这么多钱,国家制定了专门的政策,而且现在大量的移民基本上都已经安置完了,还剩下很少一部分,怎么会又出现这样的问题呢?

雷亨顺:空挂是这样,名义上在我们的文件登记册上,这个移民是已经外迁了,或者就地安置了,但实际上那个人还留在那个县里。

雷亨顺:我举一个很生动的例子,重庆库区云阳县有两户人家,当年在云阳县在同一个村,这两户人家原来都没有种田,外迁的时候,这两户同时迁到了上海的崇明岛,崇眀岛这个地方应该相当好。另外上海市对重庆去的移民安置得非常好,我所说的这些都是我亲身去调研的。

雷亨顺:他们每一户都是单独的一栋小洋楼,而且是两层,我当时去看了以后就讲,我说你们住的房子比我的房子都好。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有一户我就去了,老太太,跟她聊天,她说这里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我儿子不要我住楼下,非要我住在楼上。实际上在现代社会来讲,住在楼上比住在底楼要好。

雷亨顺:而且地下水位很高,所以老太太就讲,我们老了,还是要踏地气,人不踏地气是不行的,这就是一种观念。还有一个情况就是亲戚,因为这些人在家乡里面是若干代人,住了很久了,他随时都有亲戚朋友、邻居,同村的,可是他这样一迁了以后,这些亲情的脉络就断了。所以在这样的一种心态情况之下,他也想着要回来。

主持人:蒲主任,刚才说移得出,稳得住,还要能致富,慢慢要致富,可是如果有一些比例很小的移民要回返,有的是空挂,他不走,会不会使我们的资金投进去了,没有产生该产生的结果,给整个三峡工程施加这方面的压力?

蒲海清:这个问题非常复杂,我搬迁了105万人,这一百多万人当中出现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可能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回流的问题,这些人要做分析。最近我们非常重视,温家宝总理、曾培炎副总理也都非常重视这个问题,我们做了些调查,请我们的党组成员张宝欣同志,亲自调查的情况,他给大家汇报一下。

张宝欣:在全国11个省市党委政府和广大群众的热情支持下,五年多来有166000移民已经外迁安置,由于移民迁出去以后,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他选择什么样的就业方式,在什么地方就业,都有自主的决策权,我们做了统计,6月份以重庆为例,大概有6800多人回到库区,占重庆139832人的4.9%,到9月份,再统计的时候,剩了6204人,下降到4.4%,说明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我们又做了一个分析,在这6000多人中间,有1565人在库区打工,这里正在搞建设,所以他们有活干,还有842人所谓致富带头人来这里经商做生意,有的这几年发煤炭,男方在安置区,浙江、上海负责接收、推销,女方带着孩子就在库区走着发煤,像这一类搞经营的人,这个是政策上允许的。

张宝欣:他更愿意来做这个事儿了,其中还1476人就是投亲靠友,有一些老人随着大儿子,或者有三个儿子的,有两个外迁了,他在接收地住了一阵以后又想小儿子了,或者想他在库区的姑娘了,又回到库区来住了,这个有1600多人。真正说由于当地关系没有处好,或者接收地个别问题没有解决好,或者在安置过程当中有一些遗留的问题,回到库区的大概就一千多人,相对于重庆的13万多人就是1%点多,这一部分人,我们现在要求的是继续着力解决好他们所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尽力动员他们还回到安置地去工作、生活。

主持人:蒲主任,现在的静态和动态又跟决策和思维有关了,在三峡工程建设的这11年中,尤其这些年过来,由于时代的变化,思维的变化,经济、流动等等各方面的变化,有哪些是过去没想到,现在突然面对的,过去估计不足,现在情况加重的,然后现在新出现的情况,这种动态思维和动态决策是不是一种挑战?

蒲海清:这应该说是一种挑战,我们逐渐去认识它,比如说后期扶持的问题,三峡移民是采取的开发性移民,搬前补助补偿,(搬后)生产扶持,在扶持的过程当中,我们也理解了,比如说我扶持生产,移民和非移民在一块,你怎么使移民能够更多地受益,为什么要移民更多受益?因为移民从一个比较低的海拔高度搬到高的海拔高度,稍微差50公尺、100公尺的海拔高度,气侯大不相同,比如说霜期多两天,少两天,比如说土质的薄厚,因此产量就不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使移民在后扶当中得到更实惠的利益,所以我们就要研究,这就是个问题了,解决了过去我们没有想到的事,现在我们需要面对,去考虑,去决策。

三峡工程不仅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移民人数最多,同时也是资金投入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如何管理好2000多亿的大额资金,不仅考验着三峡工程管理者的智慧,更是各级审计部门的重点审查对象。

1999年,重庆市审计局查出丰都县原建委主任、国土局局长黄发祥贪污移民资金1600万元的重大案件。2000年,黄发祥因此而被法院判处死刑。

2002年,审计署组织了上海、江苏等承接三峡移民安置任务的11个省市的审计部门,对外迁移民资金进行了审计,但结果至今没有公开,为此有媒体对三峡资金监管的透明度提出了置疑。

主持人:黄发祥事件的说明是否给我们的决策者也提了一个醒?这里暴露了什么样的问题?怎么去弥补?

蒲海清:过去反对三峡有相当一部分人就讲,说我们建一个工程就倒下一批干部,三峡花两千多亿不知道要倒下多少干部,比如说黄发祥事件,这些对我们有很大的教育,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专门成立了组织机构,专门解决移民资金的监管,移民资金监管建了一个卡,哪户移民,搬了多少房子多少钱,淹了你的树赔你多少钱,都要填在卡上,而且采取了一些制度建设,比如说村账乡管,乡里的会计是由县里派,组织的,比如说采取严格的监督网络,有纪委,有检查,有稽查部门,有审计,采取了很多措施,还有管理人员,就形成了一个监管网。这样有些制度建设使资金监管在整个资金的违规,大概资金占1.3‰,虽然在全国比较起来是很低的,但是这绝对是不应该的,从目前的情况看应该进展形势比较好,至于说到审计问题,专门有监察局的副局长,他给你回答这个问题。

主持人:观众朋友一听这个,肯定这几年的审计风暴越刮越猛,而且哪个部门都敢点,为什么到了三峡这儿这样,发现了什么问题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

中新网11月25日电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特别行政区部队陆、海、空三军部分建制单位及装备,25日零时至中午完成了进驻香港后的第8次正常轮换。

这次驻港部队轮换行动,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驻军法》关于“香港驻军实行人员轮换制度”的规定和中央军委的命令进行的。部队轮换后,解放军驻港部队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辖区内部队的员额与装备数量同轮换前没有变化。

轮换进港的官兵和新进港的学兵表示将同他们的前任一样,尽职尽责,遵纪守法,履行好所肩负的香港防务职责。

据悉,香港回归8年多来,解放军驻港部队积极参加特区的公益活动,先后有3100多名官兵参加无偿献血,共献出鲜血140多万毫升;还曾派出3500多人次官兵参加了“香港植树日”活动。

据俄罗斯新闻网援引意大利《晚邮报》文章报道,意大利西西里岛内布罗迪山自然公园日前发行一套美女大学生裸体挂历,吸引游客前来参观,提高网站点击率,奇招赚钱,引发争议。

几个月前,内布罗迪山自然公园特派员萨尔瓦多-谢米纳拉建议他领导的企业执行委员会,打破公园风景挂历传统,出版一套美女裸体挂历,帮助赚钱。他说:“看到Pirelli挂历(意大利著名的世界美女裸体挂历)后,我就明白了,它能激起人们的好奇心,帮助赚钱。别再搞这些鲜花、瀑布(挂历)了,我们需要更鲜明的形象。一年12个月将由半裸女人来描述。”

随后,自然公园与摄影师博斯科取得联系,他曾拍摄过意大利女排明星帕莱莫的裸体挂历。双方协商后,选中了6名西西里岛上的漂亮女大学生,她们全身只穿一件内裤,同一天成为公园挂历模特。

美女裸体挂历的效果立竿见影。第一,自然公园网站浏览量一天之内就从4000增至30000;第二,意大利著名环保组织,环境保护者协会,宣布这是一桩丑闻,要求解雇相应责任人;第三,由公园发展基金出资7000欧元拍摄的裸体挂历已得到5万份订单,现在的问题是尽快确实售价。

谢米纳拉对环保组织的批评不以为然,他说:“这有什么问题?我的环境保持者协会朋友太夸张了。我们甚至把这种挂历赠送给了大主教。公园网站上还发布了传统挂历,可以赠送给学校、国家机关和教堂。”

环保协议成员格拉纳塔批评自然公园裸体挂历导向错误,他说:“问题不在于裸露的本性。我不赞同它的主题,自然保护区的主题。我问我自己,女性的美与自然保护区的美有什么关系?它(裸体挂历)在传递什么(信息)?那些到内布罗迪山的人难道要在那寻找裸体少女吗?”

本报乌鲁木齐11月24日电(记者李润文)乌鲁木齐市警方日前查处了一个在新疆涉案规模最大的表演脱衣舞的夜总会,当场抓获脱衣舞娘34名,抓获观看表演者60余人,其中包括4名干部和两名警察。

涉案的是一家名为“夜上皇朝”的夜总会。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安分局于11月10日凌晨出动150名警察将其查处,但是案情直到今日才公布。

警方公布的消息称,夜上皇朝夜总会共有五层楼房,一楼、二楼为一般客人消费区;三楼、四楼为包厢区,专门安排脱衣舞表演;五楼为客房,是专门提供卖淫嫖娼的场所。今年10月以来,该夜总会的脱衣舞表演活动非常猖獗,因此遭到群众举报。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安分局民警接报后进行了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掌握详细情况后于11月10日采取行动将其查处。

据称,在当晚行动中,当场抓获涉案人员99人,其中包括正在进行脱衣舞表演的小姐16名、准备进行脱衣舞表演的小姐18名,以及参与、观看淫秽节目的客人14名,涉嫌卖淫嫖娼人员两名,在现场等待观看的人员49名。

当晚所抓涉案人员中,有两人已被移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检委处理,两人已被移交乌市纪检委处理,两名警察已被移交自治区公安厅警务督察部处理;此外,治安处罚53人,其余人经教育后释放。

本报讯(记者赵晓路)昨天上午11点左右,建国门外大街的双子座大厦西侧一只鸽子坠亡。几分钟后,大厦3层平台上又发现一只死鸟。检疫、公安等6部门相继赶到,却因大厦外围密闭而束手无策。直到晚上6点多,消防部门的云梯车赶到,检疫人员终于乘云梯上去将死鸟取下。

双子座大厦位于建外大街南侧,高140米,双塔联体结构。上午11点15分,在大厦内上班的胡先生和同事走出西塔西门,一只灰鸽子突然飞速坠落在广场上,“鸽子大概从10多层楼高的地方掉下来的,腿抽动了几下就死了。”他们赶紧报警并向防疫部门举报,随后守在现场提醒路人不要靠近。“我们不敢走开,等了半个小时。”大厦物业得知情况后,将该区域封闭。

12点50分,记者来到现场时,鸽子坠亡点周围10平米拉着警戒线并进行了消毒,死鸽已被密闭保存。据了解,死鸽没有任何外伤。朝阳区畜牧兽医技术服务中心的检疫员准备将样品带走,进行剖解检验。他们没有立即离开,因为这里还有一只死鸟尸体尚未取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