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体关注曲圣卿贤内助 温柔妻子助杀手爆发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4:25:23

本报讯哈市某区司法局人员胡女士自称因涉嫌打伤他人,经10多个小时的审讯后,精神崩溃,从大庆市龙南分局审讯室签字出来即将被送往看守所时,走过临近二楼楼梯口天井时处跳下。虽然身旁一位男警察伸手拽住胡的一只手臂,但胡女士还是滑脱坠了下去。

27日,记者在哈医大一院骨伤病房内见到胡女士,由于呼吸不顺畅,她鼻子上塞着氧气管。胡女士断续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22日11时30分许,在哈市幸福乡一家饭店吃饭的她,被进来的几个便衣警察带到外面的车上,在出哈市的收费口换乘了第二辆车,在进入大庆收费口后她被带上第三辆车——大庆的警车将她拉到大庆市公安局龙南分局。15时,胡女士被带到审讯室,抓人的依据是胡涉嫌伤害他人。

23日2时,经过10多个小时的审讯后,胡女士签了字,从审讯室出来在走到二楼天井处护栏前时,胡女士翻过护栏跳了下去。记者询问胡女士为什么要跳楼?她说:“我被他们审讯了10多个小时,他们非要我承认是我把人打伤了,我精神都快要崩溃了,所以就跳了楼。”

目前,胡女士被诊断为腰椎第一椎体压缩性骨折、双下肢不全瘫、左侧多根肋骨骨折并碎裂严重,左髋骨骨折、左耻骨骨折。像正常人一样站起来很难了。

2004年8月,胡女士的儿子辰辰到大庆一中高一·四班寄宿借读。2005年3月27日(周日)14时左右,辰辰在班级里被同学卓卓和另外三个校外人员架到校园内一处工地里殴打,随后,卓卓等人又挟持辰辰打车到郊区一个荒凉地方,对辰辰再次进行殴打并搜身,卓卓限期让辰辰交700元钱给他后扬长而去。

接到儿子被打消息,胡女士夫妇马上赶到大庆,并在学校报案。胡女士看到儿子满脸伤痕,有些激动,拽住身高1.83米的卓卓要求去见校长,当时班主任靳老师听到“啪”的一声响,急忙过来拉住胡女士,撕扯中卓卓的眼镜被摔碎。

随后,辰辰被送到龙南医院观察治疗,医院诊断为鼻梁骨折。当天22时许,胡女士夫妇将医院诊断交到龙南分局。3月30日,龙南分局通知胡女士夫妇案件处理完毕,属于校园滋事,为一般性治安案件,卓卓被治安罚款200元,同伙王某被行政拘留15天。

4月2日,胡女士接到卓卓父母指控,理由是胡女士27日晚打了卓卓一耳光导致其耳膜穿孔。胡女士认为,耳膜穿孔后伤者当时会很痛苦,卓卓当时为什么不报案?

6月28日,记者来到大庆市公安局龙南分局。龙南分局认为,胡女士在公安局跳楼有逃避打击、自残等嫌疑。在跳楼现场,该局于局长现场演示了胡女士跳楼过程,并说该分局有监控录像记录了这一过程。

于局长对案件的起因归纳为辰辰诬陷卓卓偷了其100元钱并在同学中散布,卓卓才打击报复辰辰。关于抓胡女士到大庆接受审问一事,是由于卓卓父母因儿子耳膜穿孔要求法办胡女士,分局先后5次传唤胡女士到大庆接受调查,均被胡女士夫妇以各种理由逃避回绝。在不得已情况下,警方动用了各种侦查手段将胡女士从哈市抓来。但到目前为止,她一直不承认是她将卓卓耳膜打穿孔,她现在只是一个嫌疑人。(本报记者时继凯文/摄)

昨日中午,莱阳市古柳街道办事处的张老汉介绍了22日凌晨发生在他家的“血腥”事件:一对租住在他家同居的中年男女被人砍打,男子负伤“落荒而逃”,女子则被其丈夫在众人面前裸身“曝光”。

当日凌晨2时许,68岁的张老汉被院墙外窗玻璃破碎声,和一个男子气急败坏的怒骂声惊醒。他急忙起身外出一看,西南侧厢房出租屋门窗玻璃已被砸得稀巴烂,住在里面的王某、吴某“夫妇”光着身子,另一名男子手持大棍不停地怒骂。

该男子与“丈夫”王某打在一起,随后,王某脸上被什么东西划出一道口子,满脸是血,翻墙越过屋顶仓皇逃走。而后,被王某称为“老婆”的吴某趁混乱裸身躲到室外。

从他们混杂的争吵中,张老汉明白了“闹事”的男子是来抓妻子吴某和王某同居的现行。见天已逐渐开亮,吴某在外实在藏不住了,回到出租屋。一直守候在这里的男子不顾周围众多围观村民,愤怒的他将吴某内裤扯烂给“曝光”。

见状,围观村民难堪地发出一阵惊叹声,随即纷纷上前劝说该男子。该男子从歇斯底里状态中缓过来后,停止了进一步的过激行为。吴某穿好衣服离开现场。

昨日下午2时许,经过辗转寻找,记者找到了位于莱阳市城厢办事处某村该男子的家,在家里,该男子平静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这位自称李某的男子说,妻子吴某今年38岁了,和他是自由恋爱结婚,16岁的儿子上中学了。“最难堪的应该是已经懂事的孩子了。”还深陷在痛苦中的李某眼睛红肿着说。

去年10月,李某感觉妻子对家庭特别是对自己很冷淡,经常借故生意忙而不回家。今年以来,已经风闻妻子和生意上的伙伴王某有瓜葛,李某多次提醒她,并苦劝吴某看在儿子的份上注意影响。但吴某置若罔闻,直到22日凌晨,让他看到和经历了难堪的一幕。

李某说“已经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起诉书。”并表示坚决与吴某离婚,称法院已经受理了李某的起诉,将择日开庭审理此案。

由于种种原因,记者试图联系王某、吴某,但均未果。读者朋友对此事有何看法和建议,欢迎拨打记者热线:6054968。(文中人物系化名)(今晨6点记者何晓波)

本报讯23岁的小静(化名)今年刚从市内某大学企业管理专业毕业,却已有3年“二奶”经历。昨天,看了本报关于重师修订校规的报道后,自责了3年却无法自拔的小静特意致电记者,奉劝大学生们别重蹈她的覆辙。

小静的第一次出轨缘于男友的背叛,那时她才上大一。一个深夜,刚刚遭受失恋打击的小静独自在沙坪坝三峡广场“823”酒吧买醉,偶遇大她15岁的吕某。凌晨1点,两人绕三峡广场转了两圈,最终走进附近一家四星级酒店。“因为心情不好,又喝了酒,我当时只想发泄一下,他叫什么名字都没问。本以为第二天就互不认识了,哪知我的生活却因此改变。”

一月后,已将此事淡忘的小静突然接到吕喝咖啡的邀请,出于无聊,小静同意了。闲聊中,小静了解到,吕是沙区沙南街某企业的部门主管。“他成熟的男人气质吸引了我,还对我体贴入微,我前男友从未对我如此好过。”当晚,小静再次和吕住进酒店。“酒店约会”持续两月后,吕干脆在学校附近租了套房子,两人同居。不久,吕又在沙区劳动路三陵大厦给她买了套一室一厅的商品房。吕每月还按时给小静2000元零花钱,她从此放弃了家教工作。

半年后,小静无意中发现这个男人竟有老婆还有个6岁的女儿,吕也明确告诉她不会和老婆离婚。“我第一反应是离开他,这时我才发觉自己早已习惯了大把花钱,又想到我为他打过两次胎,破罐子破摔,从此甘心成为他的二奶。”

纸终究包不住火,小静和有妇之夫同居的事很快在同学中流传开。平日和她关系亲密的姐妹对她规劝无效后,逐渐疏远。

“她像突然变了个人,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过去的室友、现住九龙坡区西彭镇的孟某坦言。

小静说,3年里她常常想回头,但已无力自拔,“3年了,感情上离不开他,离开他我也养不活自己。关键是我都这样了,谁还要我,只有跟他了。”

小静认为,如果当时所在学校有此校规,自己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希望通过本报奉劝大学生们,不要重蹈她的覆辙。(记者周立陈寒星)

本报讯(记者方夷敏石磊实习生郑佳欣)翁帆最终悄悄地告别了她的研究生时代,正式做起了杨振宁的私人助理。昨日,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在行政办公楼举行2005年研究生学位授予暨毕业典礼,备受关注的本届毕业生、杨振宁夫人翁帆却没有参加毕业典礼,学位证书由其班长代领。据透露,翁帆原计划与杨振宁先生一起前来参加毕业典礼,但“因杨振宁在香港的公务安排”,所以无法成行。

在广外会议室内,学校为每一个毕业生都排好座位,翁帆的座位是第八排左侧的第二个座位。但是在毕业典礼过程中,这个座位一直是空的。

毕业典礼上,该校校长为毕业生代表颁授了证书,并为他们“拨流苏”(轻轻地将每个学生帽上的帽穗从右方摆向左方),当主持人念到翁帆的名字时,上台的却是一名男生,为其代领了学位证书。

该名男生是英文系翻译班班长李刚,他说:“事先大家并不知道翁帆是否要来,领证的时候看到她的座位是空的,也没有人上去帮她领,作为班长,我有责任替班上的同学代劳一下。”他表示,翁帆的毕业证书转手就交给了平时与翁帆相熟的一位女同学。

据翁帆的导师、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翻译学院院长仲伟合透露,翁帆原计划参加昨日的毕业典礼,杨振宁先生也将陪同出席。但昨日他接到翁帆电话称,因杨振宁在香港临时有公务,耽误了此行。

“这样的毕业典礼一生也就这么一次,如果错过了,难免会留下遗憾。”现场一位老师无不惋惜地说。

翁帆的多数同学则表示不清楚翁帆没有参加毕业典礼的原因,有同学说:“翁帆可能有自己的想法,说不定就是怕引起媒体关注。”

据了解,24日英文系集体照毕业相时,翁帆也没有参加。但她与杨振宁将于今年11月5日携手出席母校广外40周年校庆。

据翁帆的好友称,翁帆的毕业论文曾换了两次题目。由于2004年底与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教授订婚的消息传出,一夜之间成为新闻人物的翁帆,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因此所受的压力使她的论文写作进展也受到一定影响。不过由于翁帆论文题目选择的是杨振宁的好友许渊冲,在杨振宁的安排下她还与许渊冲会面,这对她的论文写作很有帮助。尽管翁帆毕业论文的写作时间有点仓促,但她还是很认真地完成了,也得到了导师的好评。

据仲伟合教授透露,翁帆的毕业论文题目为《论许渊冲的诗学翻译思想》。学校对研究生论文实行匿名评审,请校内校外各一名专家对每位研究生的毕业论文进行评审,两位专家对翁帆的论文都给予较高评价,成绩良好。

6月9日下午2时,翻译2002级全体硕士生学位论文答辩会在广外英文学院举行。翁帆被安排在第一位。当天她穿蓝色连衣裙,清汤挂面。在整个答辩过程中,镇定自若,就论文中的问题与评审专家作了精彩的对答,顺利通过了答辩。

仲伟合教授表示,答辩完后,翁帆还与几位相熟的同学和老师吃了晚饭,从席间的聊天中可以看出,她的婚后生活比较平静,自己的心态也很好。

翁帆的一个朋友说,翁帆在毕业前几天曾向朋友谈起自己即将告别研究生学习的心情,她坦言,毕业一方面让她“是松了一口气”,另一方面,她很舍不得广外。因为“在广外校园度过了三年,留下了很多很多快乐的回忆。”她说,很难忘这里的老师、同学、朋友,这里的风物景色,包括林阴小道、白云山、相思河、春天的紫荆花,夏天的木棉树……等等。还有广外图书馆,在论文写作前期,她每天晚上都在图书馆查资料。

李先生的女儿小小(化名)今年6月参加高考,理科分数622分,高出重点批分数线72分,全省理科排名3000位左右。

“对于这个分数,我们填报志愿相当谨慎,经过好几天的全方位考虑,第一志愿报了浙江大学。”昨天早上,女儿才把志愿卡交到学校。“真是奇怪,下午我们家就收到一张广东东南科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说我女儿已经是他们学校物理系二年制电子电脑通讯专业大专(正取)新生。”

李先生学历较高。“我女儿又没有填这个学校,这通知书一定是不正规的。”但他奇怪:这所学校是怎么知道他家地址的呢?

按学校录取通知书上的咨询电话,记者以一名收到该校通知书学生的身份,打电话到位于广东省高州市潘州东路83号的东南科技学校办公室。一位自称为谢伟明的老师回答了记者的部分提问。

学校:可以的,我们是专科,学生只要达到初中水平就可以,再懂一点物理基础知识,身体健康,就可以了。

记者(佯作惊讶):这么多考生,怎么我会被录取上呢?我又没有填报你们学校。

学校:你们的资料,有的从你们当地教育部门拿过来,一些从学校直接取来,还有些是从全国考生电脑联网资料上取下。

网上不可能泄露这份录取通知书上说是从“全国考生信息联网资料”上得知,但省高招办的工作人员说,全国考生信息联网上的资料,只有高招办的同志能看到,高校也只能看到符合该校录取条件的考生信息,而且必须在相应的录取时间段内。据这位工作人员说,像东南科技学校这样的学校是不可能看到的。“我们都有严格的纪律,不可能透露出去。这样的学校想通过我们得知考生信息,那就像小偷跟警察要东西一样,根本不可能的!”

不是高校录取书“该录取通知书一定不是普通高校寄发的录取通知书。”宁波市招生办邵主任肯定地说。他解释,普通高考招生是考生在户口所在地参加高考后,由户口所在地的省级招生办来负责招生录取工作,“昨天刚刚完成志愿的填报工作,提前批也要在7月8日左右开始划投档分数线。”

他表示,对于考生的信息,招生办有严格规定,不向任何中介机构、具有商业性质的机构提供。

毕业学校也说不可能小小就读的宁波二中教务处负责高考考生报名工作的裘老师说,今年3月底统一高考报名时,全校学生都是由自己到机房输入报名所需基本资料,如考生家庭地址、考生姓名等。然后由教务处汇总起来给市招生办。“关于考生的信息,我们有严格规定,坚决不向外透露。前段时候,派出所想查一个毕业生的资料,我都没有答应。”他十分坚决地否认了从学校教务处泄露信息的可能。

据了解,除了教务处有高考考生的基本资料外,毕业生的任课教师对于学生个人情况也比较了解。

家长否认泄露而小小家长说,他们在宁波虽然参加了两场高考志愿填报会,但没有留下家庭电话和住址等信息。

宁波市招生办邵主任说:“这类学校的信息也有可能是家长、考生无意识透露出去的。如在参加一些高考咨询会时,在上面登个记、留个电话号码,都有可能把自己的一些信息泄露出去,被他们利用。”

最后,他提醒考生,在自己所在批次录取时间未到,就收到一些来历不名的录取通知书时一定要注意核实;在录取期间,收到考生自己未填报志愿的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最好到市招生办核实一下真伪。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高宏)11岁,正是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可这一切与呼市车站小学四年级二班的吕笑晗无缘。

吕笑晗出生1年零8个月的时候,开始发高烧。她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下地走路。从2000年开始,吕笑晗一直是由妈妈抱着上学的。

10年了,父母带着吕笑晗几乎走遍了全国的各大知名医院,求过国际医学专家,但至今没有查明吕笑晗到底得的是啥病。

5年来,吕笑晗却从未因为病落过一节课,在学校,她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在病魔前,她表现出了让我们惊叹的坚强和乐观,甚至连她的父母都不解。

6月25日上午10点多,记者来到吕笑晗家时,吕笑晗正坐着小板凳,趴在茶几上做数学作业,小板凳上放着一个专门来垫板凳的枕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