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海归教授卷入学术造假风波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7:09:03

据悉,美国国葬的组织和实施长年由“华盛顿军事区”负责。自从肯尼迪总统遇刺身亡之后,为了预防不测,该机构多年来已经形成一项不成文的老传统:即每当一位卸任总统离开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时,他都会被要求留下一份尽可能详尽的葬礼计划书,以便有足够的时间为此提前做好准备。

比如2004年6月11日,美国首都华盛顿为前总统里根举行了一个隆重有序的国葬。但不为人知的是,这其实是其生前23年精心设计的结果。

档案显示,里根于1981年入主白宫后不久,即开始设计其葬礼仪式,其葬礼计划书于1989年完成,随后每年都有修改。

和里根一样,几位仍然健在的前总统———杰拉尔德·福特(1974-1976年任美国总统),吉米·卡特和老布什,皆已经完成了对自己葬礼的设计,对葬礼的各种细节一一说明,并在“华盛顿军事区”进行了存档。

档案显示,这三人的《葬礼计划书》一个比一个厚:其中最简约的要数老布什,他的计划书只有211页;卡特的多达411页;福特的竟多达491页,几乎相当于半本《哈里·波特6》的厚度。

档案显示,前总统卡特是位有心人。他的《葬礼计划书》中不仅包含《葬礼出席者名单》这样的保留项目,而且还包括《花圈的敬献者名单》、《家属行李搬运登记》这样通常被人忽略的琐碎细节。

另外,卡特对自己灵柩的移送方式、午餐盒饭的规格、新闻媒体和摄像师的数量、厕所的数目也有具体安排。甚至就连一些禁忌也作了一一说明,比如,所有参加葬礼者一律不得穿着带有钢尖的鞋子,不得缠绕黑臂章,等等。

与其他二者相比,老布什的葬礼计划书虽然简约,却别出心裁。曾为二战中美国海军最年轻飞行员的他,特别要求葬礼临近结束时,一架战斗机在空中盘旋若干圈之后,突然提升,直至消失在茫茫云霄之中———以此象征一名老飞行员的“升天”。但老布什强调,所有来宾在这最后时刻不得“发出对元首的欢呼声”。

有趣的是,虽然福特、卡特和老布什三人的《葬礼计划书》种种细节不尽相同,但有一点却完全一致———他们均要求葬礼能够像去年逝世的里根总统一样,将来能在首都华盛顿的“国家大教堂”举行。据悉,这一要求也是几乎所有美国历任总统的心愿。

档案显示,最近十几年来,惟一希望自己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以外举行葬礼的前总统只有理查德·尼克松。1994年,尼克松的葬礼在其家乡加州约巴林达的总统图书馆中举行。

至于死后下葬地点,几位前总统也不谋而合。档案显示,无论福特还是老布什,都希望身后遗体能够在各自家乡的总统图书馆安葬。前者位于密歇根州大湍流市,后者位于得州大学城。但关于这一至关重要的内容,卡特的计划书中并没有写明。

档案显示,这三名在世前总统的《葬礼计划书》中其他绝大部分仍属“最高机密”。比如各名总统为自己安排的灵柩护送者是谁、播放何首哀乐、邀请哪位外国元首、悼词将如何歌功颂德等等,档案中并未公开。

有趣的是,在福特的《葬礼计划书》中,特别注明“一位外国元首必须邀请”,但该元首的姓名档案中却特意隐去。

令人惊讶的是,档案显示,尽管福特、卡特和老布什都已经为自己“身后事”未雨绸缪,但现年58岁、去年做过“开心”手术的比尔·克林顿竟从未留下任何关于葬礼安排的只言片语,其葬礼计划至今依然“静悄悄”,档案中“没有留下任何相关记录”。

17日,当记者致电克林顿办公室询问此事时,克林顿的一名发言人吉姆·肯尼迪解释道:“因为克林顿是一位乐天派。”至于克林顿死后安葬地点,助手也表示:“现在还没想好”。

克林顿的一位密友表示,对此丝毫也不感到奇怪。这位密友说:“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克林顿一贯是个办事拖拉的慢性子。‘一切在最后一秒钟搞定’几乎成了他的座右铭。当年克林顿发表国情咨文时,直到前往国会山演讲的路上,还在豪华轿车内赶写讲演稿。”袁海(本报专稿)

本报讯48年前,淮南市公安局20岁的女民警潘立志受到错误处理,被开除出公安局。48年后,此事被省公安厅列为督办信访案件,昨天是我省市级公安局长“大接访”第一天,在淮南市委和省、市公安部门的多方努力下,已经68岁的潘老终于圆了48年的“归队梦”。

今年4月份,我省警方“大接访”开始后不久,一封署名潘立志的信访件由省公安厅正式批转淮南市公安局办理。

由于潘立志的信访登记表上住址不对,再加上“问题类别”一栏中只反映:“要求解决问题―――其他”,淮南市公安局只能根据省公安厅提供的有关潘立志的简要信息进行查找此人。在仔细查找了近几年淮南市来信来访登记资料后,淮南市公安局一直无法找到关于潘立志的信访资料。

当听说潘立志目前住在合肥市,省公安厅驻淮南市公安局“大接访”工作组长周全生当即表示,由省厅工作组负责找到潘立志的下落。经过一番周折,工作组终于找到了潘立志在合肥的住处。当省公安厅工作人员出现在潘立志面前时,这位68岁的老人激动得泣不成声。接到省厅工作组的通报后,淮南市公安局领导随即赶至合肥,最终揭开了老人隐藏在心中长达48年的痛楚。

1956年8月份,潘立志进入淮南市公安局工作,由于她中专毕业,是当时淮南市公安局学历最高的民警。1957年,在反“右派”斗争中,20岁的潘立志被错误处理,清理出公安局,告别了令她引以为荣的公安工作。

1962年,潘立志被平反,恢复名誉。但由于种种原因,她恢复工作的请求一直没有结果。无奈之下,1962年,潘立志从淮南来到合肥,进入合肥市果品公司工作。由于多次申诉无果,近几年来,潘立志没有再上访,而是将自己曾是一名公安民警的经历深深埋在心底,甚至没有对儿女们说上只言片语。

去年8月份,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潘立志瞒着家人来到省公安厅上访,要求淮南市公安局恢复其工作。出乎她意料的是,民警竟登门展开调查。

了解到潘老的遭遇后,民警被震惊了。很快,淮南市公安局信访处明确告诉潘老,将迅速安排她参加局长接待。7月4日,省公安厅召开“大接访”驻各市工作组会议,淮南工作组长周全生详细汇报了潘立志的信访问题。省公安厅长崔亚东当场表示,这个问题要立即解决。与此同时,自6月30日至7月初,淮南市公安局刚上任的局长龚英敏为解决潘立志问题连续召开6次专题会议,同时安排专人向省公安厅、淮南市委及该市人事部门汇报,努力争取恢复潘立志公安民警的身份。

昨天是我省市级公安局长“大接访”第一天。昨天早晨7时许,记者陪同潘老赶到淮南市公安局参加“大接访”。上午10时许,当淮南市公安局长龚英敏听完潘老陈述后,当即代表市公安局向潘老郑重道歉。随后,龚局长突然宣布,在5分钟前,淮南市委有关领导已同意将潘老收回公安系统,享受民警退休待遇。听到这句话,潘老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体育讯北京时间7月19日消息,今天早上从美国的媒体传来消息,火箭队一直想要得到的大前锋斯威夫特终于答应和火箭队签约。

火箭队的耐心得到了回报。根据这家媒体的消息,他们是从休斯顿纪事报资深记者费根哪儿得到消息的。火箭队已经和大前锋斯威夫特达成了签约意向,双方将在7月22日球队能够和球员签约之后正式签约。

让人惊讶的是,火箭队并没有用先签后换的方式来得到斯威夫特,而是用自己的中产阶级条款来得到斯威夫特。

斯威夫特的经纪人米勒在接受纪事报采访的时候表示:“他自己决定成为一名火箭队的球员。能够和麦蒂,姚明一起打球让斯威夫特觉得非常高兴。火箭队的球队组织非常稳定,内部也非常的协调。他们非常希望能够获得斯威夫特。”

中新网7月19日电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军方称,今天在科威特南部美军兵营中发现一名美国士兵的尸体。

美军方在一份声明中说,这名士兵并不是死于战斗行动。至于士兵的姓名,由于军方尚未将此事通知其家人,所以不便公开。

军方在声明中还指出:“美军正围绕这起事故展开全面的调查。”科威特是美国的盟国,是美国于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平台。

中新网7月19日电据凤凰卫视消息,印度总理辛格周一到访华盛顿。辛格与布什都表示,美国与印度之间应当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加强更紧密的经济和国防合作,美印两国的国防部长还在当天签署了为期十年的国防科技与培训协议。辛格也寻求美国明确支持印度入常,但是白宫表示,美国只会支持日本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美国总统布什周一设欢迎仪式欢迎到访的印度总理辛格。之后双方举行会谈,并召开联合记者会。会上布什对于印度在经济发展中所取得的显著成就表示赞赏,并且表示两国关系在经历了反恐合作和海啸救灾等重大事件之后,已经转化为更紧密的伙伴关系。

双方在会谈中,辛格也寻求美国在印度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问题上明确支持。印度总理辛格说,在联合国的中心机构和决策运作中,应当充份反映国际社会的现实情况。印度显然应该有资格具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我们双方都相信印度对于联合国的决策和能力具有重要的贡献。

布什在联合记者会上并没有针对印度入常明确表态。但在稍后的白宫特别演示文稿会中,美国的副国务卿波昂斯就表示,除日本之外,美国不会对其他国家的入常申请表示支持。与印度在经济以及军事安全方面合作对美国来说具有战略的意义。虽然没有在支持入常的问题上取得进展,辛格此行还是预期会取得重要的成果。美印两国在核不扩散问题上一直存在分歧,白宫希望通过核能源方面的合作,加强两国在这一问题上的共识。(李发萧燕)

体育讯北京时间7月19日消息,自从斯威夫特来到休斯顿参观之后,火箭队就一直关注着这位大前锋的动态。他的天赋和他的潜力让火箭队看到了希望那个。因此火箭队全力追逐斯威夫特,终于,他们得到了他。在等待了十天之后,斯威夫特今天表示他希望能够代表火箭队打球,斯威夫特的经纪人米勒也证实了这点。

米勒表示:“他自己决定成为一名火箭队的球员。能够和麦蒂,姚明一起打球让斯威夫特觉得非常高兴。火箭队的球队组织非常稳定,内部也非常的协调。他们非常希望能够获得斯威夫特。”

25岁的斯威夫特身高2米06,他的身体素质非常出色,拥有巨大的潜力。火箭队现在在前场获得了斯威夫特的爆发力,这正是他们一直想给姚麦组合中间添加的因素。在灰熊队的五个赛季中,斯威夫特平均每场拿到9分和5个篮板,但是却从来没有获得过稳定的主力机会。

麦蒂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表示:“这对于我们非常非常重要,我会尽我所能将他成为一个全明星球员。我对于这件事情非常的高兴。他是那种我们缺少的球员,我会让我们更加具有深度,而且跑动能力更加出色。能够让斯威夫特成为我们中间的一员太让人兴奋了,他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天赋。”

米勒没有透露这次合同的细节。不过这次火箭队没有采取先签后换的方法,到让所有人吃惊。现在斯威夫特将接受火箭队的中产阶级条款,五年的合约应该在2800万美元到3200万美元之间。在7月22日球队和球员可以正式签约之前,斯威夫特的经纪人米勒和火箭队将会讨论合同的相关细节。

米勒表示:“斯威夫特对于这个机会感到非常的兴奋,对于他来说,压力终于没有了,这让他非常放松。他感到他完成了自己的作业,这是一个人让他前进的好机会。我认为主教练范甘迪将会给斯威夫特很大的帮助,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虽然说斯威夫特一直以来是以自己的弹跳能力出名的,但是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稳定的中距离投手,职业生涯中的命中率达到了46.8%。尤其是当其他球队夹击姚明的时候,并切断麦蒂突破路线的时候,斯威夫特能够起到很大的帮助。

斯威夫特的敏捷和盖帽能力也将帮助火箭队更好的防守挡拆和快攻,在上个赛季,姚明经常被迫去防守小个子球员。火箭队则需要斯威夫特去加强球队的篮板球,并在比赛中给所有人带来激情。

当然,火箭队还要作出更多的交易。在星期一,火箭队总经理道森将会在丰田中心和达蒙-斯塔德迈尔会面。虽然说这次会面只是初步的,但是火箭队已经很明显的表达了自己想要和斯塔德迈尔签约的兴趣。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工资,上个赛季斯塔德迈尔的工资达到了1250万美元,有很多其他球队给他开的工资都比火箭队的要高。

不过火箭队还是相当的乐观,麦蒂表示:“我们的教练班子和球员能够吸引斯塔德迈尔的到来,这是一个一流的球队。斯塔德迈尔将能够成为球队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我认为道森做的非常出色。我们会让斯塔德迈尔起到作用,我们会让他感觉回家一样,还能够感受胜利的感觉。”

“四国联盟”的“入常”计划再遇挫折。17日在纽约印度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驻地举行的“四国联盟”与非盟外长会议中,双方未能消除在安理会扩大问题上的分歧。此前对会议前景表示乐观的四国联盟不得不推迟决议案付诸联合国大会表决的时间。日本外相町村信孝在会后表示,不排除将表决时间推迟到8月的可能性。

日本、印度、德国和巴西四国外长以及来自非盟轮值主席国尼日利亚、南非、利比亚、加纳等9个非洲国家的外长和代表参加了当天的会议。在长达3个多小时的闭门会谈后,双方还是没能就“增常”达成一致意见。日本外相町村信孝表示,考虑到表决必须在确保与非盟达成一致的前提下进行,四国将其决议案付诸表决的日期最早也得在29日进行,町村信孝还不排除表决进一步推迟到8月初的可能性。而在此次外长会晤前,“四国联盟”曾乐观地表示将最早于本月20日将草案付诸表决。

印度外长纳特瓦尔·辛格在会后说,双方进行了一次“有用、诚恳并富有建设性的会议”。辛格还宣布,四国与非盟将成立一个联合工作组,继续就“增常”问题进行磋商,以缩小并最终消除双方的分歧。双方外长将于25日在日内瓦再次举行会晤,讨论联合工作组的磋商结果。

“四国联盟”与非盟在安理会扩大问题上未达成妥协,主要还是因为双方在新增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和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这两个问题上难以弥合分歧。

目前,四国希望增加4个非常任理事国席位,其中1个席位分配给非洲,而非盟坚持要求增加包括两个非洲名额在内的5个席位。日本外相町村信孝透露,双方在此问题上有了“更多的分歧”,暗示今后的谈判将更加艰难。在否决权分歧中,非盟主张新增6个拥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而四国出于减少阻力的考虑,决定暂时放弃否决权15年。町村信孝在会后没有就协商情况作任何评价,只是表示相信双方能最终达成一致。

尼日利亚外长奥卢耶米·阿德尼吉没有对双方能否最终达成一致作任何评论。他表示,当天的谈判还只是开始,“我们将在此后进行尽可能多的磋商”。

“四国联盟”迟迟不敢强行推动表决其决议草案,原因在于还没有获得联合国成员国足够多的支持。

据联大有关规定,安理会改革方案在联大获得通过需要得到联合国成员国至少三分之二,即128张赞成票的支持。如果能够获得拥有53个成员国的非洲联盟的支持,四国决议案获得通过的可能性无疑将大大增加。但在与非盟达成协议之前,一切都只是憧憬。

四国外长在会谈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坦言,没有非盟的支持,四国有关安理会扩大的决议草案将很难在联合国大会通过。

印度外长辛格说,四国和非盟的磋商必须继续进行,以找到消除分歧的办法,否则任何一方都不可能获得联大通过决议案所需的三分之二多数票。

德国外长约施卡·菲舍尔此前就强调,“在所有谈判中,我们必须始终牢记,我们最终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票,这是权衡所有草案的‘标准’。”

自朝鲜宣布重返六方会谈以来,会谈具体召开日期就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就此,本报记者求证中国外交部时被告知,具体会谈日期仍在协商中,应以官方公布信息为准。

韩国《东亚日报》援引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韩国政府官员的话说,朝鲜在本月9日说,它将重返六方会谈,但是没有提出确切的日子。作为东道国的中国要求参与国于本月26日在北京重开会谈,韩国和其他国家表示同意。

另有韩国媒体报道说,中国已经向韩国提出7月26日开始会谈,韩国表示接受,但韩国官方认为,具体日期应该由中国宣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