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副国务卿:美国在中日之间难以取舍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03:16:36

在德隆危机爆发后,作为受德隆完全掌控的公司,明思克开始受到冲击。2004年6月8日,中信银行将明思克公司告上法院,成为明思克麻烦的开始。2004年8月,广州海事法院曾一审判定,明思克立即偿还所欠中信实业银行广州市分行的借款本金及利息1.56亿元,中信银行对明思克拥有相关质押、抵押权,并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深圳明思克全部资产,包括明思克航母世界以及今后的门票收入遭到冻结。

其它债权银行也迅速跟进。2004年10月底,中国建设银行深圳分行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深圳市明思克航母世界实业有限公司破产还债,法院于2004年11月9日发布受理破产案件公告。

.2月28日,深圳市中级法院在宣告明思克破产后,宣布成立清算组,并指定深发展为债权组主席。不过,对于债权问题的细节,各家银行均保持沉默。中信实业银行广州分行的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现在问题都在处理中,谢绝一切采访。”

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明思克至今仍是很不错的资产,并且经营上一直很正常,但就是由于资方的过渡资本运作导致债务负担沉重而被迫破产。

据熟悉明思克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明思克的持续经营应该不成问题。虽然由于主题公园生命周期的原因,现在明思克的游客没有刚开业时候火爆,但是这一两年每年都能稳定在1百万元左右。目前明思克的日常收入,如果排除债务负担和财务费用,维持明思克的正常运转没问题,员工也不用裁员。”

在深圳市中级法院的裁定书中称,“明思克”公司成立后经营正常,赢利状况较好,但因受资本方贷款和担保影响,承担巨额银行债务。据审计显示,“明思克”负债总额逾8.67亿元。法院查明,截至去年11月11日,“明思克”的资产总额为6.75亿元,资不抵债逾1.9亿元。“明思克”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呈连续状态,而且其既不申请和解,也不提供担保,符合法定破产条件,为此法院裁定宣告“明思克”破产。

有接近明思克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明思克这几年每年有1亿元左右的收入,再加上这次法院披露出来的数亿银行贷款,明思克维持运转甚至开展进一步的发展资金上都不成问题,但是明思克在事实上是德隆的全资子公司,总经理和财务总监都是德隆方面指派,要挪用这些资金并不困难。”一位资深律师也对记者表示:“从明思克的股权结构看,德隆这么做,并不违法。”

据上述接近明思克的人士介绍,德隆把它短融长投的手法也运用到了明思克身上,明思克也由于较好的盈利能力成为良好的融资工具。2001年,明思克通过所谓的金融创新——门票收入证券化迅速融得6.3亿资金。德隆与中信旅游总公司签署协议,将明思克航母世界未来3年的散客门票收入全部“打包”销给中信旅游总公司。双方最终确定总金额为5亿元。德隆又将团体票包销给香港明珠娱乐公司,金额为1.3亿元,对方为此支付了3000万元保证金。该人士说,这本质上还是贷款行为,只是换个手法。明思克公司再以该包销合同为抵押,向深圳市商业银行贷款1亿元。该人士和中信旅游总公司方面都对记者证实,该笔交易在2003年就已经完成。后来与中信实业银行发生的一个多亿的贷款纠纷是后来的贷款。

该人士称,明思克的许多资金都被德隆的关联企业用各种手法调走,但是这次法院披露的负债总额中,有些是或有事项,真实负债并没这么多。

明思克航母世界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明思克仍然维持正常运转。”法院方面也透露出,“与一般破产企业不同的是,明思克航母世界实业有限公司在清算组的监管下目前仍然正常运作。”

据记者了解,在2004年8月中信实业银行胜诉之后,明思克的门票收入便都交往中信银行。在2004年11月法院受理明思克破产案件以后,便由进驻的监管组管理门票等各种收入。现在明思克的日常收入都上交清算组。明思克的经营方面还是由以前的经营团队和员工队伍正常运作,明思克的托管方华融起到监管的作用。

曾经设计过重组德隆方案的东方高圣研究主管张红雨则表示:“华融花了半年的时间托管德隆,应该已经把德隆的情况摸得差不多,应该开始处理了。可能会把金融这部分涉及面较广的比较着急的问题先兑付,而要兑付这些钱,可能把德隆实业上的钱变现拿来还金融。

张红雨分析说:“对于股东来说,背负沉重债务的公司破产掉反而是好事情,从明思克情况看,它的团队和员工应该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在当天法院宣布明思克破产之后,就有银行表示要求与明思克和解,不过双方未能成功和解。

但是,在法院宣告明思克破产之后,虽然各方都表示要把明思克继续留在深圳经营好,但是动作并不协调,导致危机公关并没有开始运作。深圳市旅游局的一位人士表示:“目前的确应该开始危机公关,明思克已经是深圳的著名旅游品牌,但是目前还没有人来协调这个事情。”另一个接近明思克的人士则认为,“清算组、华融、明思克管理团队以及市区政府旅游局等四股力量,目前动作不协调,各方考虑利益落脚点有差异,没有开展危机公关,对明思克的品牌不利。”

中央电视台无锡影视基地企划部经理郑泽国对记者表示:“明思克航母世界的资产和经营都十分不错,应该能够吸引众多买家。目前来看,明思克还是一个具有独特性和唯一性的旅游产品,想象空间较多,即使开到上海也能经营。但是新的接盘者应该一方面有比较雄厚的资金实力,同时有旅游业经营经验比较好。”

2004年8月26日,新疆德隆、德隆国际、屯河集团在北京同华融资产管理公司签订《资产托管协议》,从上市公司公告的协议内容来看,华融公司将全面掌控德隆。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在华融全面托管德隆近半年之后,德隆资产处置正在加速。

3月1日,众多曾投资参股于德隆系公司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的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近日中国银监会新疆监管局对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下发了《关于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停业整顿的决定》责令其自2005年2月24日起停业整顿。同时中国银监会委托华融组成停业整顿工作组进驻新疆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负责其停业整顿工作。

3月3日,德隆系重要成员合金投资(000633SZ)公告称拟将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拥有的在德隆控制的金融企业长期股权投资权益和在德隆相关金融企业的债权资产不可撤回的全权委托给华融公司由华融行使此部分资产的管理和处置权利。

每年到春运高峰期,铁路票价就会有不同程度的上浮,旅客们也似乎习惯了这种涨价。虽然也有人提出质疑,甚至跟铁路部门对簿公堂,但从三年前决定涨价开始,有关的争论从未间断过。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王翔指出,铁路春运车票涨价是违法的,铁路部门想以此调控旅客客流,但客流并没有因为涨价而减少。为此,他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取消铁路春运车票违法涨价的建议》提案。

王翔,第八、九、十连续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江西民生集团董事长。在写提案前,他曾多次到火车站实地调查。当看到车票涨价后,民工们还是背着大包小包,拉家带口地挤火车,王翔感到心酸。

今年春运期间,王翔曾亲自到江西九江火车站进行调查,当时正是票价上浮期,客流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比前几天还有所增多。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铁路票价上浮后,一些的士、中巴、饮食、住宿行业也跟着涨价,甚至连上个厕所也随着涨价。“其实经过三年春运实践证明,涨价并没有阻止民工回家过年的脚步。”

王翔委员还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以九江地区农民工至深圳涨价后的车票计算,每个民工回家过春节所花费的车票费用占全年工资的20%左右。

对于春运车票上浮,铁道部与国家发改委在2002年举行听证会,制定了春运期间部分旅客车票实行政府指导价,目的在于调剂春运客流压力。王翔委员认为,当时的听证会只听取了极少数人的意见,违背了《价格法》的规定。

王翔委员指出另一个违法的依据是,由于春运期间旅客人数大幅增加,列车晚点是常有的事,乘客比平时多花了钱,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服务。因此,他认为车票涨价也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另外,王翔委员指出,铁路部门涨价使得“相关部门”也都拿出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多收费,引发涨价之风造成市场混乱,严重干扰了市场经济秩序。

全国政协委员王翔在提案中,直指铁路春运期间涨价属于违法。记者昨天就此致电铁道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铁道部相关领导得知后非常重视,但由于此前铁道部对提案详细内容不了解,目前还不能作出解释。(记者赵磊)

娱乐讯昨天晚上,最近被曝吸毒成瘾的英国摇滚歌星、前“浪子”乐队主唱皮特·多赫提在伦敦北区一家酒吧里邂逅刚刚将他甩掉的前超模女友凯特·莫斯,皮特借着酒劲儿想与凯特重归于好但却遭到了对方的冷脸,随后两人还差一点儿闹崩,搞得酒吧里的其他客人面面相觑看了一场西洋景。

当时,凯特和男演员雷斯·伊范斯一起先到了酒吧,后来皮特和他的一帮朋友也闹轰轰地走了进来。一个目击者说:“一开始凯特和皮特看上去还关系不错,他们一起笑着开着玩笑,但突然之间,皮特似乎有点激动,他站起来,将身体倾向凯特,看来是想和旧日情人亲热一下,凯特却动了气,她高声喊道,‘离我远点!’皮特则说,‘我就想和你好好谈谈,凯特,让我们谈谈吧。’凯特回答说,‘走开,不要靠近我,我已经受够你了!’”

上述目击者还说:“这时全酒吧里的人都开始把头转向皮特和凯特,后来皮特站起身来生气地冲出了酒吧。雷斯则不停地安慰凯特,两人还继续喝酒。雷斯后来显然有点喝高了,两人开始大声说笑,后来又有几个朋友加入到他们中间。”

就在上个月,凯特刚刚因为吸毒的事情甩掉了皮特,此前皮特在一家戒毒所度过了11天进行强制戒除毒瘾。另外,4月18日,25岁的皮特还将因为面临打人、勒索和抢劫等指控出庭受审,此前,一个名叫马克斯·卡利什的记者将皮特吸毒的照片卖给了媒体,皮特为此和马克斯发生了肢体冲突。

皮特是31岁的凯特曾经谈过的一系列明星男友中的最近一个。这些人包括影星强尼·戴普和摇滚歌星利姆·卡拉吉等。就在前两天,有人看到凯特又和现在最红的“The

Bravery”乐队的主唱萨姆·恩迪科特有说有笑显得很亲密。据说,凯特还给萨姆的经纪人发短信说,想私底下与萨姆多见面,但这位经纪人却不给凯特面子婉言谢绝了这一要求。(清晨)

日本、欧洲拥有的定价权取决于其钢铁行业的集中度高,中国钢铁企业如果要想提高话语权,在定价方面施加足够的影响力,就必须完善市场,规范市场行为,并以一种声音来应对国际挑战

铁矿石价格已经没有悬念!71.5%的涨幅(也就是每吨铁矿石上涨200元),远远超过2004年18.6%的增长速度,这可能成为铁矿石价格史上最大的涨幅!2月28日,代表铁矿石第一进口大国的中国钢铁业巨头宝钢在反击无效后,被迫接受这基准价格。

此前猜测铁矿石涨幅在30%-50%之间的国内钢铁业为之震惊,惊呼“超出承受范围”,掀起了对铁矿石定价权的“绝地反击”。然而,中国大型钢铁企业去年才获得定价谈判资格,最终屈从于遵照基准价的惯例。

不过有业内人士认为,日澳谈判背后可能有“猫腻”,最终将中国钢铁业置于陷阱之中,成为“日本和矿山企业联手坐庄铁矿石”的牺牲品。但是业内人士认为,中国钢铁业无疑会加速自身的整合和重组,但完全能承受铁矿石的大幅上涨。

2月22日,日本最大钢铁商新日铁与全球最大铁矿石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达成协议,双方将铁矿石价格涨幅最终确定为71.5%。

中国钢铁业与国际铁矿石巨头的谈判已经进行了好几个月了,但在日本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将涨幅确定为71.5%后,中国为争取定价权的谈判似乎才真正开始。

按照惯例,日本价格将作为其他谈判的基准价,但今年这一“基准价”并没有得到同时参加谈判的欧美和中国的认同,他们决定打破惯例不接受这份协议。

代表中国钢铁企业参与国际铁矿石谈判的宝钢随即在其网站上公开发表看法,认为“这个涨幅超出了钢铁业能承受的范围,必将对全球钢铁业的长期健康发展产生不利的影响,也不利于整个钢铁上下游产业链的长期健康发展”。

宝钢还表示,将继续保持与各主要供应商进行价格谈判,并“努力寻求一个双方可接受的价格方案”。

与此同时,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宝钢紧急启动了与3大国际铁矿石巨头的价格谈判,中国钢铁协会也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

没有意料中的唇枪舌战和力挽狂澜,不到1周的时间,2月28日,与巴西、澳大利亚铁矿石企业进行全力交涉的宝钢最后公布,与世界最大铁矿石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CVRD)就2005年铁矿石价格达成一致。同2004年相比,卡拉加斯粉矿(SFCJ)FOB(到岸价格)价格和南部系统粉矿(SSF)到岸价格分别上涨71.5%。

这一消息意味着第一次参与铁矿石价格谈判的中国钢铁业代表,在定价权的斗争中落败,被迫接受此前日本签订的“基准价”。

国信证券的分析师郑东告诉《财经时报》,日本、欧洲拥有的定价权取决于其钢铁行业的集中度高。中国钢铁企业如果要想提高话语权,在定价方面施加足够的影响力,就必须完善市场,规范市场行为,并以一种声音来应对国际挑战。

和日本相比,由于铁矿石价格上涨,中国钢铁业为铁矿石所支付的代价会比日本高出100亿元人民币。如果按照去年铁矿石的进口量,今年中国进口铁矿石成本将上升260亿元左右。

今年最早敲定“基准价”的是日本钢铁企业,据媒体援引日本钢铁联盟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伊藤仁的话表示,日本钢铁业预计今年生产成本将提高1兆日元,其中由于铁矿石采购价格的提价将使日本钢铁企业多付出2000亿日元(约合158亿元人民币)。

很明显,中国不得不为铁矿石的大幅上涨而支付更大的代价。业界有人提出疑问:日本是否在铁矿石的涨价问题上给中国钢铁业设了一个圈套?支撑上述疑问的三大要素是,其一,铁矿石定价惯例;其二,美元贬值和中国汇率制度;其三,日本钢铁企业与供矿企业之间的长期合作。

按照每年铁矿石谈判的惯例,三大供矿企业和日本、欧洲、美国以及中国之间的谈判分别进行,但相互之间会有足够的交流。如果其中有一家谈定价格,其他谈判就中止,双方都接受这一价格作为当年铁矿石的标准价格。

今年日本最早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确定铁矿石涨幅,并且涨幅之大出乎一同参加谈判其他企业代表的意料,这是令人怀疑的第一点。其次,由于中国实行的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机制,因此美元贬值效应放大了中国铁矿石进口成本增速。最后,欧美和日本的钢铁企业在三大供矿巨头的矿山中持有很多股份,因此“通过提高原材料价格,来压缩中国企业的利润空间”是可行的。

有媒体消息说,中国钢铁企业的有关人士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与几大铁矿石供应商谈判的背后可能有不可告人的内幕。中国钢铁协会正在介入调查此事。

记者目前采访钢铁协会得到的回应是:“目前此事相当敏感,不便奉告。”

然而郑东认为,考虑到中国的实际情况,71.5%的涨幅对于中国钢铁业的影响并不是非常大。

由于中国钢铁价格指数是目前国际同行业中最低的,中国钢铁业国际竞争力是很强的。按照铁矿石的涨幅为71.5%,相当于每吨钢上涨240元。而以宝钢为首的钢铁企业已经开始一轮上涨之风,有的钢材品种的提价甚至达到500元左右,因此盈利能力并不受损。

钢铁专家许中波认为,对于中国钢铁业的发展而言,钢材价格上涨的幅度仍然很大,具有产品结构或者技术优势的产品都可以通过提高出厂价格来转移成本。

中国钢铁协会负责人近日就进口铁矿石价格上涨发表谈话,声称这一涨幅将“进一步增加国内钢铁企业的生产成本”,加速钢铁行业的重组,将使部分企业生产面临困难,特别使那些“生产规模小、产品附加值低”的企业,将有可能亏损,甚至关闭。

同时,从3月1日起,商务部将对铁矿砂实行自动进口许可管理,这意味着小公司即使担负得起成本,也很可能得不到进口的铁矿石,一些利润低的小钢铁厂将难以维持。

另外,德润林公司的杨海龙告诉记者,小钢厂尤其要防范汇率风险。他们一般通过现货市场获取铁矿石,现在国际铁矿石价格的大幅上涨,使他们面临的美元汇率风险空前加大。

目前摩根、美林等国际大投行旗下的房地产基金(主要由众多境外投资者资金构成),纷纷购买京沪两地的写字楼,这是否意味着“国际热钱”开始强攻国内的房地产市场?针对记者提出的问题,郭树清表示:“目前并不排除有部分热钱流入中国,但是这种资金还是比较少的。”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