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总理他信含泪辞职 避免影响国王庆典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59:18

5月11日早8时许,“啊———!”一名男子凄厉的叫声从绵阳涪城区三里村某出租屋内传出,41岁的兰强陷入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由于感情纠葛,他被恋人唐红英刺中左大腿昏迷后,又被唐一刀割去了“命根子”!

当日上午8点20分左右,接到群众报警,警方赶到出租房内发现,兰强倒在血泊中,大腿根部鲜血正汩汩流出,地上一大摊血已凝固。120急救中心的医护人员也赶到,将奄奄一息的兰强抬上了救护车。一中年妇女从房屋角落里走上前来,镇静自若地对民警说:“是我干的,我没跑,正在等你们。”

在现场清理中,民警苟聪发现,如果伤者只挨了一刀的话,不可能流这么多血,又详细询问,唐红英这才说:“哦……最后又补了一刀,将他的生殖器割了,扔进了垃圾筒。”这句话着实将民警吓了一大跳。从垃圾筒里将变黑的生殖器捡起来后,民警紧急与医院联系,十多分钟后,救护车来到现场,对割掉的生殖器作简单消毒处理后,火速送往医院。

经审讯,唐红英和兰强都是德阳市罗江县江镇街上的人。唐红英以前在开餐馆,兰强对她一见钟情,想尽办法追她,唐红英不顾全家人反对,与前夫离婚,从1995年春节开始与兰强同居。1997年二人双双来绵阳打工,现在租住在涪城区三里村一出租房内。

三个月前,兰强另觅新欢,还将那个女人带回罗江老家,并叫上唐红英一起出来喝酒,最后还是唐红英买的单。自从认识新女友后,兰强对唐红英十分冷淡。

看在两人感情甚笃的情分上,唐红英不仅包容了兰强,还努力打工赚钱维持着两人的生活,并省吃俭用地攒钱让兰强学会了驾驶,希望兰强珍惜和她10年的感情,却没能唤回渐行渐远的兰强之心。唐红英无比气愤,便提出分手,并向兰强要1万元分手费。两人矛盾升级后,兰强索性躲在外面,经常不回家。感情上不顺利给唐的生活带来沉重的压力,这两天她一直想自杀,连日来不吃不喝。

5月11日早上7点过,兰强回到出租屋,准备拿回自己的一些重要证件,唐红英苦苦哀求,想尽办法劝兰强不要抛下她。两人发生了激烈争执。唐红英越想越气,操起屋内长约20厘米的黑色尖刀,朝兰强左腿刺去。刹那间鲜血喷涌而出,兰强倒在地上昏迷过去。唐红英仍不解恨,又脱掉兰强裤子,将其“命根子”挥刀割下,顺手扔进垃圾筒内,再不慌不忙地将血裤给兰强套上……

那大病保险还有必要买吗?我最近正联系了一个保险代理人,准备买一些大病跟意外保险,但是对那些赔付条款特别不明白,好象就是为了不赔似的。很多朋友也说保险根本就没用,所以很迟疑。能交流一下吗?谢谢了

理财特约专家无己无功(庄伟)(某大型创新试点券商部门总经理)建议:

无本不打算讨论这方面的话题。因为,重大疾病险是现在销售相当好的保险产品,也是大家考虑保障的时候特别热门的关注点。是不少保险业的朋友们相当重要的保费来源。

但是,太多保险公司的重大疾病险,设计不地道。正如楼主妹妹所说,与其叫重大疾病险,不如叫重大疾病死亡险!

因为,赔付的条款太复杂。一方面,如果同时满足赔付条件,医生就基本会下病危通知了。另一方面,有些条款如果需要同时满足各项赔付条件,要么几率较小,要么人基本就残了。

不是说重大疾病险不好不需要保,而是大家对条款一定要慎重。一定要找个大夫朋友仔细看看,别想买重大疾病险,买成死亡险:)

希望各保险公司能设身处地为客户考虑,设计出真正有价值的重大疾病险。其实我也盼着是自己搞错了,冤枉人了。如果还有保险的专家在此,欢迎把各公司的重大疾病险条款摆出来,咱们研究一下。毕竟我也不是大夫。我也是咨询了自己的大夫朋友,他们说的。

本报讯(记者廖卫华张剑锋)北交大教授被指泄题在校内引发学生网上热议,仅前3天的点击量就达四五千人次。昨日,市检方也表示,他们对此很慎重,目前仍在初查中,尚未立案。

昨日,北京市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处有关人员介绍,海淀检方从上周五开始对该事件进行调查,但因该案媒体关注度高,事关高校教授名誉,检方处理非常慎重,目前还在对相关材料进行审核,对有关人员进行询问了解,并没有正式立案。该人员透露,6月10日,当事女生到海淀区检察院投诉举报中心举报,相关材料当天已从举报中心移交到渎职侵权部门。同时,海淀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处的相关人员到北京交通大学进行了初步调查,并及时向市检渎检部门进行了口头汇报。

“这个案件,我们并没有介入。”市检察院渎检处人员介绍,他们从媒体上了解到此事后,已和海淀检察院的相关同志进行了电话沟通,希望慎重处理,至昨日海淀检察院的检察官仍在继续调查此事。而海淀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也坦言,媒体对此案的关注已给了检察官很多办案压力,他们希望媒体尊重司法机关按照相应程序独立办案。

昨日,中国政法大学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学教授指出,从媒体报道的内容看,欧阳林教授的行为涉嫌泄露国家秘密,不过能否构成犯罪,还需要综合各方面因素考虑。主要看社会危害性、试卷是否是只提供给了阿芳一人,有没有更大面积的扩散,有没有影响到其他考生的公平录取等。

北交大教授被指泄题之事披露之后,北交大学生就在内部论坛红苹果BBS上发表各自看法,据北交大一学生透露,该事件被排在论坛上热门话题首位,他个人也觉得,如果事情属实,老教授就突破了作为师长的道德底线。

据该学生发来的网页内容,记者发现,的确有许多学生对媒体曝光此事表示不满,并对阿芳的动机进行质疑,还有人把校园网上欧阳林教授的简历贴了出来,上面显示:该教授1982年开始在一所外地大学任教,2003年调入北交大,长期从事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教学和研究,为本科生和研究生开设主讲过“思想道德修养”、“教育伦理学”等课程,曾获过许多荣誉。

有学生发帖说,他这学期的思修课是欧阳老师教的,他认为教授讲得很好,也很敬佩,但出了这种事,让其感到耻辱。

另有学生谈到泄题的可能时表示:“这么绝密的东西,怎么可以这么随便的让人套了去,枉自我们为了考研拼死拼活的累”。还有学生评论道:真正委屈的是那些一同参加考试的其他学生。因为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参加考试,没有想到有人在幕后早就得到试题,公正竞争的规则已被破坏。因此他希望,有关部门在调查清楚问题后,要处理破坏规则的人,否则将会有更多人步其后尘。

核心提示:6月7日凌晨,郑州市荥阳王村镇丁村村王丽的父亲王某因为怀疑妻子与别人有染,用铁锤将熟睡中的妻子砸死,并将“假想情敌”砍成重伤。而当天上午王丽就要步入高考现场,为让王丽安心高考,警方封锁了一切消息,包括闻讯而至的《郑州晚报》独家责任记者也被“困”在公安局两天。

母亲去世,父亲不见踪影,谁能够将这个“巧合”的现象编撰的天衣无缝?经过商议,荥阳警方制定了一套“案外布控措施”:寻找王佳佳所有的亲戚,寻找王佳佳平时所有的闺中好友,拦截所有通往该村的公共汽车,与村民协商不在孩子们面前谈论案情,控制所有王佳佳在考试间隙有可能打来的电话,严防死守,采取一切措施封锁消息最小范围内,杜绝了哪怕是一点点有可能外泄案情的可能……

6月7日2时26分,郑州辖区荥阳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铃声骤起,有人报称,王村镇丁村村民王某家有人打架,估计有人死伤。王村镇派出所的民警火速赶到现场。此时,王家女主人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其丈夫王某不知去向。随后,民警接到群众反映,王某刚刚还曾拎着菜刀到同村一村民家,将该村民砍成重伤后逃跑。

随后赶到现场的荥阳市公安局局长张武清立即指示民警迅速将该村层层包围,并通知临近的汜水镇派出所、高村乡派出所派警力赶来设卡支援。荥阳警方连夜在案发地展开地毯式搜查,搜捕犯罪嫌疑人。案发15分钟后,民警在村子附近发现作案后精神恍惚、四处徘徊的王某,民警立刻冲上去将他按翻在地。

6月7日3时20分,王某被带到王村镇派出所讯问。40多岁的王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他交代,引发血案的原因是他听到村中有人说妻子在他外出干活期间与他人有不正当关系。

6月6日晚上,王某的妻子出门和乡亲聊天,21时许回家,她和丈夫一块儿看了会儿电视,并未对村中的流言蜚语做出解释,然后就睡了。村里风传的流言蜚语深深刺激着王某的头脑。他独自喝了一会儿闷酒,然后来到卧室,从床下的工具箱中抓起一把铁锤向妻子头上砸去,他一直砸到妻子没有任何反应了才住手。

随后,王某从厨房拿起一把菜刀,找到传言给他戴“绿帽子”的人家,不由分说,朝着前来开门的“假想情敌”砍了十几刀,直至被害人转身逃跑时用一个搪瓷脸盆阻了一下才住手,王某然后转身离开。

正在先期赶到丁村的公安干警紧张地勘察案发现场的时候,接到案情报告的荥阳市公安局局长张武清、副局长袁天增,以及刚在侦破另一起刑事案件中抓捕逃犯时摔断了一条腿的刑侦大队大队长宫惠立,也拖着刚刚解去石膏绷带的伤腿赶到了丁村!

“看!这儿有一叠纸,像是一封信!”正在搜查现场的干警忽然在死者的床头发现了一封长达4页,密密麻麻写了万余字的长信。

您好!原打算考上大学后再给你写信,谁知因为家长会而提前。许多同学都给家人写过信,我却没有,经常见面,写信却不知从哪里说起。

小时候,总是认为父母是父母,不是朋友,就像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每次想起来都难过,为什么最亲的人不能无话不谈?这次意外地给你写信,让我关闭的心门被轻轻的推开。记得有人说“孩子长大了,父母却老去”,你的根根白发随着我的长大慢慢增多,为了我,你背负了我成长的全部艰辛。你把爱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从此不管自己心中的苦与乐,你只是奉献,只是付出,却未得到一丁点的回报。我有什么话不能给你说呢?

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外学习,试着学会独立和坚强,只有休息日才能回到家,才能重新作小孩子。在你的面前,什么都不用想,很温馨、轻松、快乐。很想在你的身边,做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可是我要长大,要学会自己生活,自己担负生活的重担。因为你们将慢慢变老,我要让你们生活的更好,让你们永远都快乐。

书上说“知女莫若母”,妈妈,其实你一点都不了解我,你的女儿表面上嘻嘻哈哈,似乎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其实我也有难过的时候,我相信,我心里面的伤心难过比起你为了生活辛苦忙碌,就像芝麻和大山的比较,所以我不愿意向你诉苦,不想增加你们的负担,我只愿你对我放心,好好的爱惜自己。

妈,你总是担心我看课外书、听耳机、看电视会影响学习,其实,每个学生偶尔都会看看,不过你放心,我知道什么时候该看,什么时候不该看,上课的时候,我都是专心听课,休息时候,才会通过课外书调节,这样可以提高学习效率,开发智力。

自己是生活的主人,必须学会把握好自己的生活,愁眉苦脸是一天,快快乐乐也是一天,既然你改变不了现实,就的改变自己的心态,不管遇到什么事,都用微笑去面对,咱们穷人愁的事多了,可是我希望你能够高高兴兴的过每一天,你高兴了,身体好了,我才会高兴,所以为了你自己,为了将来享受我给你带了的福气,你一定要爱惜自己,对爸爸也更宽容些,两个人的生活是一辈子的事情,不管他有病或是其他不好的地方,你都要好好爱他。每个人都有他们的可爱之处呀,“金无赤足,人无完人”,多包容些!你想想,假如一个丈夫,他有病,儿女都没有长大,如果连妻子都嫌弃他,那他是多么的可怜!

妈妈,你和爸爸生活得好,过的幸福,使我今生最大的心愿,在学习上,我会尽力让你们放心,在生活上,你们要保重自己,让我放心呀!

妈,还记得我有一次回家说梦见你了,那次梦醒后,我只记住了一句话:今年粮食减产了,大家都很着急,然后我问你“妈,你最怕什么?”你说“我最怕你学习不好。”醒来后,我哭了。妈,在学习上,我欠缺恒心,你一定要提醒我别怕我受委屈。对我来说,有爸妈疼爱,就是最幸福了。

妈,还想提醒你一下,早上尽量吃点好的,爸爸身体不好,又干体力活,弟弟处在发育期,都需要营养,必要的钱省不得,身体是最重要的。不用担心我,我长大了,会照顾自己,你没事多看看姥姥,年龄大了,最需要女儿在身边,有个说话的人。

“王丽是嫌疑人王某的女儿吗?”在灯光下草草地浏览了一遍那封信的张武清问一直在协助公安干警工作的村主任宋春生。

宋春生给张局长介绍道:“是哩。王某有俩孩儿,老大就是佳佳。老二是个小子,在上街镇跟人家当装修工呢。唉——咋恁巧哩,俩孩儿都没在家!要不然……哦,对了,天一亮,佳佳就要上考场了,今天是她参加高考的第一天!”

“王丽是个考生?!”张武清听了宋主任的话,立即意识到了什么,站在那里又仔细地从头开始一字一句地捉摸那封信……

逐字逐句读完这封长信的张武清局长,被这个孝顺、懂事的女儿那一句句充盈着亲情的话语感动得无法自已。他明白过来天亮以后就是王丽走上有可能改变她一生的命运的高考考场的第一天时,立即下意识地说道:“绝对不能让佳佳知道家里出了塌天大祸!要不然,这闺女一辈子就有可能毁掉了!”

紧接着,他立即和同事们商议该怎么去封锁这个消息,并请村主任宋春生喊来王某的哥哥弟弟等近亲属一起想办法,他要求无论采取什么措施,都不能让这个不幸的消息在高考未结束前传出村外……

经过商议,荥阳警方制定了一套“案外布控措施”:寻找王佳佳所有的亲戚,寻找王佳佳平时所有的闺中好友,拦截所有通往该村的公共汽车,与村民协商不在孩子们面前谈论案情,控制所有王佳佳在考试间隙有可能打来的电话,严防死守,采取一切措施封锁消息最小范围内,杜绝了哪怕是一点点有可能外泄案情的可能。

案发后不久,有些记者通过各种渠道得到了消息,连夜赶到了荥阳市公安局、王村镇派出所,甚至有的直接跑去了丁村,准备采访这个突发血案!意识到有可能会通过这些记者把此消息扩散到社会上、再传入王丽的耳朵里的可能之后,平时负责荥阳市公安局宣教宣传工作的闫瑞林,顾不上休息,立即把他们一个一个接到市公安局,把警方的良苦用心开诚布公地讲给了他们,请求他们配合。这些记者们听明白了警方的用意后,都对警方这一举措表示了由衷的敬意,并表示一定配合,但要求先介入采访,等“揭密”后再发稿。但闫瑞林还是有点儿不放心,仍然安排了两个人,专职把他们“拖”在局里,硬是把这些记者们在荥阳“困”了两天。

王丽就读于荥阳二高,一所位于市区的学校,在得知王丽家庭的情况后,迅速和王丽的亲戚们取得了联系,了解了事情经过,理解了亲戚们不让王丽知道事实真相的苦衷。6月10日晚,校长、班主任等人来到了王丽家,安慰了伤痛中的王丽,老师们针对王丽的高考进行了沟通,共同劝慰这个不幸的学生要坚强的站起来,并送上了500元的现金,帮助王丽解决了近期的生活困难。

6月13日,记者来到学校,想了解王丽的报考志愿情况,发生了一个“意外”的插曲,在识出记者身份后,校方坚决不同意采访,学校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解释,事情发生后,他们和王丽的亲属达成了一个协议,不允许任何原因,对王丽造成伤害。

王丽的班主任李萍老师说,牵扯到孩子要到学校估分填报志愿,学校做出了一个“霸道”的决定,学校内师生之间严禁谈论此事。

李萍老师,认真地为王丽出谋划策,填报志愿,建议王丽能够报考军事、师范类院校,为其以后的生活减轻压力。

6月12日下午,王丽伯父家,太阳下晾晒着王丽家的麦子。王丽的伯父说,都是亲戚朋友抽出时间给其收割晾晒。王丽究竟明白多少事实的真相,没有人能够说清楚。

王丽家距此不足100米,奶奶和姑姑陪在她的身边,大家的交谈都是小心翼翼。王丽的伯母说,王丽回家后,没有人有勇气告诉她事实的真相,毕竟还是一个孩子,一个正在参加高考的孩子,需要估分、需要填报志愿,任何一点差错和闪失,都可能对孩子的前途发生逆转。在8日结束考试回家后,跪在母亲的灵前,王丽曾经问过“妈妈究竟怎么去世的?”,所有的亲戚朋友都说,是因为得了突发性疾病去世。不论是否能够瞒过这个已经18岁的孩子,他们也不清楚,只是希望王丽相信。

母亲去世,父亲不见踪影,谁能够将这个“巧合”的现象编撰的天衣无缝?“王丽问过她爸爸去哪?”王丽的伯母说,“我们告诉他出外打工,还未联系到,暂时还不知道家里情况。”有时候王丽也会追问,但是亲戚们都坚持说,正在派人去外面寻找她父亲。

王丽学习好,乖巧听话,碰见记者的村民都这么说,6月7日的血案,让这个黄河边上平静的小山村有些喧嚣。家庭的悲剧,带给孩子是无限的伤痛,村里人都非常惋惜,一位村民问记者“为什么这么好的孩子却遇到这样悲惨的事情,你说老天爷是不是故意的?”。

高考后的几天,为了和同学老师沟通,王丽时常需要穿梭自己家和大伯家这不足100米的路程,这也是她唯一愿意行走的路程。在血案发生后,荥阳公安机关和当地政府一起“编撰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噩耗揭开后的几天,谎言仍在继续。

所有的亲戚依然坚持“病故”的说法,王丽在村中经过的地方,谈论的村民自动将话题嘎然而止,微笑着和王丽打招呼,询问她高考的情况,随后就聊些不着边际的话题。

大家的心愿就是:期望王丽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然后慢慢渗透,告诉她事实的真相,“一下子告诉她,恐怕她承受不了压力!”,王丽的伯父说,“现在还没有人告诉她,王丽具体知道多少,没有人知道。”

“我不相信妈是患病去世的,如果是患病,她会坚持到我回来!”王丽说,妈妈的身体一直比较健康,从未发现有患病的迹象,“突发疾病去世”她始终认为是不可能的,她也问过父亲去哪了,身边的人总是搪塞。回家的第一天,从身边亲戚邻居躲躲闪闪的眼神中,她已经意识到问题。后来在别人隐隐约约的谈话中,她基本了解了事情的真相,王丽说她明白大家对她的爱,她不再问,也不想问。

王丽说,自己的家庭并不富裕,依靠父亲打工,母亲种地来支撑生活,“望子成龙”是每个家长的愿望,她的父母也不例外,家里的经济虽然有些捉襟见肘,但是父母从来没有让她难为,全力支持她考学。父母之间的关系没有电视小说中的亲密无间,偶尔也会像大部分农村家庭一样,为些琐碎的小事吵闹,但根本不会达到相互伤害的地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