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吴川长8米重约4吨大鲸鱼搁浅死亡(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6:59:34

据介绍,包括我们乘坐的“龙客”在内的船只绕航黑瞎子岛是要经过批准的。程序是:“龙客”向中俄航联委中方办公室提出申请,中方办公室向俄方通报,这艘船只将于某年某月某日绕航黑瞎子岛,俄方批准后,方可进入黑龙江流经黑瞎子岛后的部分航行。

“‘大灰狼’就泊在两江口,如果我们的船没有登记,它会追过来。”“龙客”上的人员说。

记者站在高大的甲板上可以看到,平坦的黑瞎子岛上长满青草和低矮的树木。岛上虽然没有大树,但树木几乎没有被砍伐,因此沿岸植被被破坏的地方很少见,树木杂草郁郁葱葱;而抚远沿岸很多地方已经是树木全无,植被遭到严重破坏。绿色与黄色形成了两岸鲜明的对比。

两岸景色相似,惟一不同的地方是,俄方境内多为绿树掩映,偶尔才有房屋露出林间,显得萧条清寂。

据说,俄罗斯对该岛的控制在1954年之前并不明显,那时附近的渔民仍可自由上岛。据当地渔民回忆,1954年以前,岛上没有人居住。他们的船经常靠岛停着,中国渔民没事就上去。岛上有野兔子、野鸭子,到处是野樱桃树,他们上去主要就是去摘樱桃吃。一次意外事故,一位渔民掉进江水中,附近原苏联军舰上的一名士兵还给扔过来一个救生圈。

航行4个小时后,“龙客”行至俄罗斯远东最大的港口城市哈巴罗夫斯克附近。

哈巴罗夫斯克人口近八十万,是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科技、贸易和交通枢纽。“龙客”通过这座城市用了近一个小时,其间看到有六七架大型客机起降,还不时能听到西伯利亚大铁路上传来的火车笛声。

“龙客”继续航行,一条铜色铁质浮桥将江面拦腰截断。“龙客”上的人员告诉记者,俄方于2002年8月6日在哈巴罗夫斯克市动工修建了这座全长750米的浮桥,其重量超过3000吨,承重达60吨。桥体由大型吸入式衔铁支撑,每块大衔铁重达15吨。整个工程2002年9月份竣工。

记者看到,这座浮桥搭建在浮在江面的架子上,中间可以快速自动分合。允许船只通过的时候,浮桥打开,平时禁止通航的时候,浮桥就完全闭合,上面可以通车到黑瞎子岛。

浮桥的存在客观上限制了中国船只的通行,人为地把黑瞎子岛和哈巴罗夫斯克市连接成一个整体。

据介绍,“龙客”之所以要早晨4点多钟出发,就是为了能赶上浮桥对船舶开放的时间。每天北京时间上午9点半到11点,浮桥打开一个半小时,供船舶通过。如果赶不上,就只能泊在江中多呆一天。

中国公民如果从抚远口岸进入近在眼前的黑瞎子岛,就得绕道哈巴罗夫斯克市,然后经过这座浮桥上岛。

6月1日早晨,刚刚从黑瞎子岛绕道哈巴罗夫斯克回到抚远口岸的《环球时报》一位记者对本报记者说,他费尽周折登上该岛但并未来得及走向纵深之处就被劝退离岛。而另一名来自《南方周末》的记者干脆只在哈巴罗夫斯克市通往该岛的浮桥边瞭望眼皮底下的黑瞎子岛。

据称,目前岛上位于我方部分除了草和鲜鱼外,只有一些正在撤离的设施,“过去上岛很容易,现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对方当然要严加防范。”

在抚远县,不少居民和渔民告诉本报记者,船只不经哈巴罗夫斯克,直接走抚远水道,可以近90公里。于是,中国船只行到黑瞎子岛后,渐渐不走两江主航道,而是穿行抚远水道。

像“龙客”这样的三十多艘船,经常性地行驶在这一航线,不间断地让船上的国旗飘扬在黑瞎子岛周围。

航行7个小时后,“龙客”来到此次绕航的终点、中国最东边的小镇——乌苏镇。说是镇,其实这里除了被称作“东方第一哨”的哨所外,常住人口只有一户两人,其余的都是在捕鱼期来此打鱼的渔民。

在乌苏镇对岸,有一个东正教的教堂矗立在岸边,高高的十字架让人相隔很远就能看到它。这座教堂远离俄罗斯人的居住地,正面朝向抚远水道的中国一侧。

当地渔民介绍,这座教堂在1999年九、十月间修建。在教堂对面江岸的打鱼“窝棚”里,渔民周殿平说,他亲眼看见直升飞机将教堂的圆顶运到了这里。本报记者崔立东文/摄

据抚远县志记载,公元1411到1433年间,明朝著名的太监亦失哈曾先后十次率大规模船队经过黑瞎子岛,到黑龙江上游巡视。公元1854年,清政府在岛东北角设立了乌苏里昂哥卡伦(边防哨卡)。1901年冯德禄、葛云山、德夫克(赫哲族)等15户人家上岛居住。1927年,抚远县居民朱瑞臣一家5口人搬到黑瞎子岛居住,养马两匹,种地若干。1929年“中东路事件”后,朱瑞臣等住户被迫陆续从黑瞎子岛上搬下来。

1929年,张学良为夺回沙俄在东北修筑的中东铁路路权,与原苏联发生战争,史称“中东路事变”。

抚远县志记载:1929年9月6日下午1时,苏军向乌苏镇发动全面进攻,中国东北军第九旅42团2营7、8两个连的官兵在营副官国占奎的指挥下奋起反抗,战斗到傍晚,终因寡不敌众,乌苏镇失守,中国守军百余人全部阵亡。乌苏镇在苏军的炮火中变成一片废墟。

此后,双方20万人激战月余,东北军全面溃败,原苏联顺势占领了黑瞎子岛,造成日后中俄之间最难解决的问题之一。

黑瞎子岛以东是俄罗斯远东第一大城市哈巴罗夫斯克,中国古代称“伯力”。

由于哈巴罗夫斯克紧邻黑瞎子岛,是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门户,所以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它又是黑龙江出海通道的扼口,经哈巴罗夫斯克顺黑龙江直下,可直达庙街,过鞑靼海峡,再抵库页岛。与此同时,哈巴罗夫斯克又是西伯利亚大铁路通往海参崴的咽喉。

经历了20天漫长而焦虑的等待后,退休老教师陈叔和养女菲菲(化名)终于盼来了一纸权威的《司法鉴定书》。在亲子鉴定结果面前,陈叔摇头叹息,菲菲泪流满面。

横沥某中学年仅16岁的初二女生菲菲懵懂之年诞下一名男婴,她坚称孩子的父亲是同班男同学阿浩(化名)。5月13日,阿浩被要求做了亲子鉴定(本报5月15日曾作详细报道)。6月3日结果揭晓:阿浩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孩子的生父究竟是谁,如今依旧扑朔迷离。情绪低落的菲菲不想重回校园,已被养父送往深圳的朋友家暂住,孩子也于结果知晓的当天晚上被人领养,走上了他母亲的旧路……

5月8日凌晨,番禺区横沥镇一中学的初二女生菲菲在医院诞下一名男婴,此前其父母及学校均不知晓其怀孕一事。菲菲是退休老教师陈叔的养女,16年前刚刚出世即被养母从荔枝树下捡来。

菲菲自称,去年夏天的一个夜晚,她与同班的一名男同学阿浩及几名社会青年到海边喝酒,不一会儿就醉倒了,醒来后发现自己失去了处女身,后来就发现有了身孕。

6月3日,亲子鉴定结果揭晓,证明阿浩不是孩子生父,孩子当夜被送给他人抚养,走上学生妈妈菲菲16年前的路。

孩子与女生指认的同班同学没有关系,领养者当晚上门,女生哭别亲生骨肉

退休老教师陈叔一早起来,心里多少有些惴惴不安。他告诉记者,“这段时间脑子里装的都是这件事,烦了很久,体重也下降了10斤左右”。

陈叔和阿浩的亲人都准时地来到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从鉴定人员手中接过了一份权威的《司法鉴定书》,陈叔只是扫了一眼,就没有心情仔细看下去了。

昨天下午,记者辗转拿到了这份《司法鉴定书》的复印件,结论则简单明了,男婴不是阿浩的亲生孩子!

《司法鉴定书》分析:本检测系统的累积非父排除率达到0.9999以上;根据检验结果分析可知,男婴与阿浩之间有D3S1358、TH01、D18S51、PENTAE、D7S820、PENTAD六个位点的基因遗传违反孟德尔遗传规律。

一个疑团烟消云散——孩子生父并不是阿浩;另一个疑团又升起——孩子的生父究竟是谁?这个鉴定给出了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

陈叔说,菲菲说当天晚上跟她一起到海边喝酒的还有两名社会青年,其中一人菲菲说还认得。但事已至此,一家人心力交瘁,只希望能到此为止,已经不想再过多追究下去了,“一来经济上的压力大,做一次亲子鉴定每个人要花上千来元,像我们这种家庭,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折腾;二来为这件事耗了太多心血,引来太多烦恼,实在不想再扩大下去了”。

得知这样一份亲子鉴定结果,菲菲非常伤心。当陈叔将答案告诉她时,她倒在床上失声痛哭,泪流满面。

陈叔说,他曾经详细问过女儿很多次,每次女儿都说孩子只可能是在去年夏天海边的那个晚上怀上的,而嫌疑最重的就是同班男同学阿浩,因为当她醒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时候,昏睡中的阿浩和她的距离最近。

尽管阿浩事后竭力否认,但菲菲一直坚称阿浩最可能是孩子父亲,两家人也已达成共识,万一情况果真如此,菲菲的终身将会有着落,阿浩一家也将会承担孩子的抚养费用。

此前,菲菲曾经告诉养父,自己已经能够平静面对一切结果,但在拿到结果时,菲菲还是承受不了这样巨大的打击。陈叔说,最初家人怕她会出意外,一步也不敢离开,现在她的身体虽然好了些,但精神状态非常差,看上去很颓丧。

6月4日,也就是鉴定结果揭晓的第二天,陈叔将菲菲送到了深圳的朋友家暂住,为的是让小女孩远离伤心地。陈叔说,情绪低落的菲菲不想重回校园念书,态度坚决,家里人也尊重她的想法。到了深圳后如果有合适的工作,会考虑让女儿先做一段时间,或者先去就读烹饪、计算机之类的培训班,掌握一门技能,今后的生活还得靠她自食其力。“这两天我会到深圳去看望她,尽量让她觉得自己活在世上并不孤单,还有亲人”。

陈叔和老伴冯姨都清楚地知道,无论过程如何,无辜的孩子应该有自己的幸福生活,但以家里目前的经济状况来说,实在无法承担起这笔抚养费用。经过菲菲同意,男婴于鉴定结果揭晓的当晚,被冯姨一个朋友介绍的一户人家领养,这个1个月前刚刚来到世上的孩子,出世不久就踏上了母亲曾经走过的路。

陈叔说,菲菲未婚产子的消息在当地不胫而走,经见报后前来要求领养的人也非常多,当初就已经下了决定,如果孩子身世不明则送人领养,留在身边一来环境不佳,二来“师出无名”,对孩子成长不利。

鉴定结果揭晓的消息也迅速在村里传开了。当天晚上,冯姨把孩子带离菲菲的身边,送给了最先登门的领养者,那是她一个朋友介绍的,“心里烦,只希望事情早点解决,一家人再过上正常生活”。孩子面色红润,比刚出世时白净了很多,菲菲却哭成了个泪人儿。

冯姨也是恋恋不舍。孩子被抱走后,她还经常在丈夫耳边唠叨:“看得出来,那家人很喜欢这个孩子。孩子很乖,他只在3种情况下才会哭,要么是肚子饿了,要么是天气太热,要不就是尿床了……”

陈叔夫妇从领养人手中拿了一点“孩子的医药费”,用他们的话来说,“送人领养并不是把孩子卖了,而是为了孩子的将来能更好”。领养的那户人家临走时,悄悄地塞了几百元,“给菲菲作生活补助费”。本版采写:本报记者陈捷生实习生聂启蓉

本报讯(记者林文龙公冶祥波赵亢)昨夜,在湾子路口附近,宣武民警开枪击伤一持刀男子。该男子被送往宣武医院后死亡。

距事发地点南侧十多米小卖部一女店主说,当时在屋里听到一声响,不久就有很多警车拉着警笛赶来了。路过此处的附近居民王先生说,当时他看到警察开始拉警戒线,并拿着手电筒在找东西,听他们议论说是找弹壳。

另据事发地附近的停车管理员说,是有个男的拿着菜刀抢东西,警察在追的过程中,先朝天鸣枪,那男的还跑,警察又开了一枪击中男子。但另一接近现场的人则透露,警察在盘查时,该男子持菜刀反抗盘查被击伤,并被警车运走。但上述两说法均未得到警方证实。

今日零时许,在宣武医院急诊科,有医生证实是晚9时50分,伤者被送来的,当时已经不行了,后来抢救无效死亡,昨晚11时左右被拉走。很多在急诊大厅的患者都证实,是民警把受伤男子抬进急诊抢救室的。

美国国防部原定5月28日发布的《中国军力报告》,在遭到白宫批评过分夸张中国军力后,返回修改,有媒体报道称该报告将在今天发布。记者今晨连线美国国防部负责公共事务的普兰斯科(音译)先生了解到,要向国会提交的《中国军力报告》目前尚未做好出台的准备,普兰斯科先生称,报告会在不久的将来出台,但具体日期尚未确定。

另据多伦多信息港记者周冰从五角大楼办公室工作人员那里得到的消息,《中国军力报告》还需在美国国会讨论、投票通过才可以公布。

有消息指出,兰德公司公布的报告指出,五角大楼经常高估中国军费开支,使得五角大楼在公布报告前临时刹车调整数据,加上白宫以及国务院希望国防部能软化中国威胁论的语调,以避免中美关系紧张,才使得报告的公布一再延后。

经常报道内幕消息的《尼尔森报告》说,对于如何评价解放军的快速现代化,五角大楼的初稿用了很多负面假设,国务院、中央情报局、白宫国家安全会议等部门都不赞同,因此花了不少时间协商。

《中国军力报告》主笔白邦瑞白邦瑞主张遏制中国,曾发表报告认为“中国正拟订计划,为可能与美国爆发的战争预做准备”。文/周冰实习生王燕

中国国防大学战略所所长杨毅少将今晨向记者介绍,《中国军力报告》对美国的国防战略、外交战略和军事战略具有相当大的影响。

杨所长说,美国出台的《中国军力报告》并没有直接的资料来源,它主要依靠技术侦察和人力情报及各种公开资料,所以它的这份报告带有很大的臆想成分,不是完全根据实际情况作出的判断,是为政治服务的。

杨所长说,在看待中国军力威胁的问题上,美国国会对华强硬派仍极力鼓吹中国威胁论;而白宫在处理对华事务中显得相对比较温和。白宫认为一个稳定的中美关系对美国当局是有利的,所以美国政府不愿过多地刺激中国。但是从总的来看,美国即将修改的《中国军力报告》,不论它怎么修改,它只是有所调整,实质内容不会有大的变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