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重申先发制人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7:10:11

把民意看作“阿猫阿狗”的经济学家肯定不会代表人民的利益,他要维护的必然是那些“非阿猫阿狗”。既然不代表,就自然会抵制民意的评判,这并不奇怪。我们承认,评价经济学家的学术成果,经济学界人士最有发言权。但是我国目前经济学家的队伍中,特别是主流经济学家中有几个是纯粹做学问、搞学术研究的?如果有经济学家在进行这样的研究,为什么他们的学术成果没有受到外国同行的认可?为什么连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边儿都摸不上?

对于郎咸平,刘院长认为他毫无贡献。刘文中称“一位海内外经济学界同行评价不高而善于媒体炒作的香港教授,得到最高公信力,实在是莫大的悲哀。请问在中国20多年经济改革和发展中,他做过什么突出贡献?可以说毫无贡献,何来公信力?又究竟是什么公信力?”“香港那位教授的工资和外快肯定比大陆的经济学家多得多,按某些人这等逻辑,他们为什么不追问那位是代表了哪个利益集团发言的呢?”

就如刘院长所说,郎咸平的水平也许并不高。但“一位海内外经济学界同行评价不高”的香港教授竟压过大陆如牛毛多经济学家的风头,这难道不值得大陆主流经济学家反思吗?

对于舆论对主流经济学家的批评,刘院长将之与否定改革画等号。刘文中称“他们批判主流经济学家是假,实质上是借批判主流经济学家批判邓小平开拓的20多年中国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反对改革开放是断然不得人心的,是注定要失败的,”“可不可以再调查公布中国政治家的公信力?我能理解你们没有这个胆量,那又何必拿中国经济学家开涮呢。”

刘院长是经历过“文革”的人,懂得给人扣政治帽子,可惜缺乏起码的政治常识。首先,“改革开放”是中国共产党总结历史经验教训,为中国社会制定的坚定不移的国策,是党领导中国人民走向共同富裕的必由之路。它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绝不仅限于经济领域。而改革开放的参与主体是全体中国人民,绝不是一小撮所谓的经济学家所能代表的。其次,刘院长认为中国政治家没有公信力的说法是不妥当的。中国政治家时刻受到各级组织、监察机构、人大、政协、媒体、党和人民的监督,他们的公信力时刻都在接受评判。象牛玉儒、孔繁森这样的“好政治家”公信力就高,就会受到人民的爱戴;象田凤山、韩桂芝这样的“坏政治家”公信力就低,就会受到人民的唾弃。可以说,中国政治家公信力的调查是实时进行的,刘院长拿经济学家类比政治家,显然不恰当,是在乱抓救命稻草。

对于媒体,刘院长认为是热衷攻击中国经济学家。刘文中称“中国媒体关注公众民意,这是可喜的。但我们某些媒体,甚至有些党报党刊,热衷传播攻击中国经济学家的言论就不可理解了。”

关注民意、反映民意是中国媒体的基本职责之一,如实反映民间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是所有媒体的重要工作。许多民众对大陆主流经济学家的角色提出质疑,是对经济学家的鞭策,某种程度上,也是恨铁不成钢。媒体对此当然要如实反映。刘院长说媒体热衷攻击中国经济学家有失偏颇。在对中国经济学家的评论中,特别是在“郎顾之争”中,中国媒体基本是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的,双方文章、言论都有发表的机会,要不何来“郎顾之争”?刘院长的文章能够被发表和大量转载,本身不就很说明问题吗?中国媒体不是像你指责的那样。

本来有关经济学家的争论,已经稍稍平息了。但看到如此荒唐的言论,如果不回应,不利清正视听。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高校“性生态”正在失去平衡?性成了忌讳,成了阳奉阴违的规定,成了被窥探的秘密和谎言,成了欲言又止的愚昧?

陪聊、同居、同性恋、处女率低、性交易……女大学生的性问题总是小报小刊负面新闻的大标题。在风气开放的高校围墙内,她们的性生态被社会窥视,“高校是妓院”、“高校无处女”、“大学生傍大款”等下流低俗的表述通过网络将高校女生的性问题夸大并迅速妖魔化。有评论者认为是物质社会污染了纯净校园,有时评写手认为是小报小刊为了吸引眼球而作搅棍,更多普通人认为,性纯洁已经在校园陷落。

对于社会看法,北京外语学院和北京大学于近期有过两次内容不同的性调查,其中近九成的北外女生告诉调查者,她们没有任何性体验;近八成的北大女生告诉调查者,她们需要社会为其提供更多跟性有关的指导。随后,北外女生的性调查被媒体以“北外女生回击网络传言”为主题迅速炒作,而北大女生的性调查则鲜有媒体关注。面对这样的一个群落,人们想知道,是大学女生的性问题带来了社会问题?还是社会问题带来了大学女生的性问题?“性调查”告诉人们,大学女生正成为中国的“性商新贫族”,而社会的关注显然落错了地方。

“北大女生有75.4%需要生殖健康方面的指导。”这是最近国联医药公司在北京大学的女大学生中进行的一个性调查的结果。调查收回问卷1021份,结果还显示46.3%的人没有听过性健康方面的讲座,46.5%的女大学生了解的避孕药品和避孕工具只有避孕套和紧急避孕药。相对学校对性泛滥的担忧,女生们也许更需要学校进行适当的指导。

执行北大女生性调查的北大女生部部长陈雪芳坦言:“普通女生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了解性知识的需要,很多怕尴尬。在有讲座的时候,场外很多人在外面没有进去,有很多人怕羞走开。在我们的问卷上,有很多人表示需要更多知识,还有延伸开去,需要心理健康等等其他方面辅导的。”

在“安婷热线”一个值班医生的印象中,最多的一个女孩由于缺乏性知识做了6次流产。安婷热线是专门帮助解决女性生殖健康相关的各种问题的热线,平均每天有40多人次通过“安婷热线”电话咨询避孕的相关问题,学生占咨询量的80%。北京国联医药公司总经理、安婷紧急避孕热线负责人、北大女生性调查发起人之一蔡辉对记者表示,举办北大女生性调查的触发点是:“有一次,在北大湖边散步,我问几个女生她们的性知识都是从哪里获得的,我发现虽然能到北大读书的学生都很优秀,但她们好像没有什么正式的途径去获得这个知识,学校的教育里头没有。”

有评论者认为,社会舆论正造成高校性问题的“讳疾忌医”。由于中小学教育一度对性的避讳,大学教育对此亦无“补课”的要求,家庭、学校未给予她们一个有效的教育方式;当她们的生理、心理出现了问题,由于严格的校规和缺席的心理辅导,学校没有为她们提供相应的救济渠道。

女性婚姻研究者周毅曾在《困惑——围城内外现代女性忧思录》中提到:“研究者曾对500名女大学生进行了为期4年的关于从处女到非处女转变的心理研究,发现女大学生体验过性活动的比例随年级递增。比例分别为:大一7%;大二13%;大三20%;大学四年级,约有1/4的女性经历过性生活体验。”

如果说周毅提供的“1/4的大四女生经历过性生活”的数据引发过媒体对大学女生性开放的讨论,在网络上流传甚广的帖子《北京高校毕业女生——非处女排行榜》上近似开玩笑的几个数据则造成了“大学无处女”的说法。在该“排行榜”上,有“北外女生处女率15.86%”的条目。按照媒体盛行的说法,北外女生在看了这个“排行榜”后,为了抗击网络对她们的“妖魔化”,作了一次性调查:6名女生从回收的459份问卷上,得出了不同的结论,并刊登在北外一份新闻系所属的学生报纸《107调查》上:北外女生曾发生性行为的比例仅为11.5%。由此,“大学女生性调查报告回击网络传言”成了媒体津津乐道的一个大学女生直面流言的英勇事件,“媒体为何老盯着大学女生不放”成为了评论家热衷讨论的一个逆向思维议题。

周毅曾有过一个观点:女大学生的性行为并不单纯地取决于年龄的大小。作为女生,显示爱情的忠诚、追求情欲的快乐、避免孤独、逃避社会压力、希望获得个性成熟标志、把性作为病态的交往手段都是她们选择性的某个原因。而商品经济的冲击、避孕方法的发展、女性性活动的开放、年轻人对抗权威的趋势扩展到了性领域则是社会把性带进高校生态的外因。

无论是25%、84.41%还是11.5%的大学女生经历过性,按照周毅的观点,“性”在大学女生生活中的出现本当十分正常。

不仅是性知识,大学女生还需要知道更多。在复旦大学2005年12月1日的一次辩论赛中,“性商”在复旦首次取代了“性知识”成为辩题的关键词。按照性学专家的说法,“性商”比性知识含义更广,当中包括了性关系的谨慎选择、性互动的快乐心态、性知识的合理掌握等等。对于性商,北大中文系女生NANA的看法是,大学女生对性知识、性选择标准、性互动等了解大部分都是偷偷摸摸地从网络或“同伴教育”中获得的,一个生理发育比心理发育成熟的大学女生的“性商”,实在“不会比一个小饭馆的女服务员强出多少”。

学校、家庭对大学女生的生理知识辅导、心理辅导的缺失容易导致学生的行为偏差、“性商”低下。在应该采取手段加强大学女生性知识、性交往选择观念、性心理辅导等“性商”学习的时候,学校用各种校规盲目地对校内的性行为、同居进行禁止,社会舆论却集中于大学女生坐台、傍大款、性滥交等以偏盖全的报道,这些失去正确焦点的关注会让本当自然的高校“性生态”失去平衡:性成了忌讳,成了阳奉阴违的规定,成了被窥探的秘密和谎言,成了欲言又止的愚昧,大学女生成了性商新贫族。

本报讯(记者周文峰)昨日中午1时许,一名怀疑受了感情刺激的男子在广州市水荫路救助站门前挥刀自宫。附近目击者说,男子在独自徘徊约半小时后做出惊人举动。男子被接回空军医院后称自己与女朋友吵过架。

昨日下午2时30分许,水荫四横路救助站门前的水泥地上还有一摊血迹。一名环卫女工正在清扫路边垃圾,最靠近救助站的三个档口卷闸门关着。“我看到那个男的拿刀割自己。”路边一名卖橘子的小贩说,中午1时许,他看见一名约20多岁的男子从靠近救助站大门的一个档口里走出来,右手拿着一把菜刀,几下子就割下了自己的生殖器,并把割下来的生殖器扔到地上。

路边一理发店里有几个人在打牌,他们介绍说,那名男子是从水荫路方向走到救助站这里来的,没带任何行李,身上衣服比较脏。男子眼角流血,手里还拿着一把小刀,在四横路游荡了约半小时后,进入救助站附近的一个档口,拿出了一把菜刀。他们强调说,没见到那名男子跟谁发生过争执,在男子“挥刀自宫”后,警察来了,从他身上搜出一把小刀。救助站大门口一保安告诉记者,该男子没有进过救助站,也没见到他与别人发生过摩擦。

最靠近救助站的几个档口卷闸门关着,里面住有在救助站里搞装修的民工。下午5时许,民工们陆续从救助站里走出来。中午时分,他们都在档口里睡觉,菜刀就放在桌子上,那名男子进来拿走菜刀时,他们都不知道。救助站保安报警后,民警赶到,又通知空军医院救护车赶来将男子接走。出车医生在路边找到了被割断丢弃的生殖器,并用橡胶手套包住拿回了医院。

一名档主介绍说,民警来后曾透露说,中午时分,曾有人报警说有一名男子拿着一把小刀在水荫路一带游荡,他们出警后没有找到,怀疑正是同一个人。

躺在空军医院急诊科病床上,这名男子双腿不停颤抖,大声喊痛,时而挪动时而坐起,几次差点从病床上翻落到地上。记者询问该男子是哪里人,他说是湖南,记者追问湖南哪里,他又改口说是江西。记者问他,来广州几年了?男子说有三四年,在五山附近一公园里浇花。但他无法说出公园名字。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男子说有人欺负他。

急诊科一名医生说,男子生殖器几乎被从根处割断,幸亏被找到。由于急诊科不具备手术条件,他不停联系外科医生来做手术。下午3时许,男子被送入整形外科手术室,但到昨晚6时许记者再次来到医院,手术尚未结束。

该院急诊科医生昨晚对记者介绍说,他们询问得知,男子叫“陈方伟”(自称曾用名“刘奇良”),湖南隆回县人,男子说自己与女朋友吵架了,又告诉了护士七八个电话,但要么是空号,要么打不通。医生还介绍说,该男子阴茎割断时间不长,并且及时接回医院有利于手术,但手术效果如何,不好确定。

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馆员自杀事件,由日本媒体率先报道,在中日之间迅速升温,不仅两国媒体十分关注,随着事态的发展,连政府也参与进来了,并吸引了越来越多国际舆论的目光。在事隔一年半之后,日本又翻出这一早有定论的自杀事件,用心险恶,令人愤慨。

2005年12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召开例行记者会。针对有记者对这起日本外交官自杀事件的提问,外交部发言人秦刚重申了中方的立场,并强调:你所提及的这个案件,是一起自杀案。中日双方对此案的性质早有定论。时隔一年半之后,日方旧事重提,甚至把死者的自杀与中方官员联系起来,完全是别有用心的。我们对日本政府这种刻意诋毁中国形象的恶劣行为表示强烈愤慨。

秦刚话音刚落,12月31日,日本外务省公然进行反驳,发表所谓三点声明:第一条老调重弹,再次强调“在这起自杀事件的背后,我们确信有中国安全部门工作人员的令人遗憾的行为”。第二条称,日本驻北京大使馆的网页上说,那位馆员是因为工作压力过重而自杀———这不能代表日本政府的立场。关于这次事件,日本在事件发生之后,一边要求搞清楚事实真相,一边对中国政府提出了严重抗议。第三条是,中方认为此事和中国政府无关,对此,日方“不能接受”。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随后发表声明,指出该馆员完全是因为工作压力过大而导致自杀,并根据遗属的要求才没有对外公开。

日本政府对于此事的说法含糊其辞,躲躲闪闪,显然心里有鬼。2005年12月28日下午,日本外务省报道官鹿取克章首次在记者会上“证实”日本某些媒体的报道时,称“确实有一名(日本驻中国上海总领事馆)馆员自杀”,“是因为中国公安当局的有关人员的遗憾行为”。但是,对于记者追问到底中国公安有关人员进行了怎样的“遗憾行为”,他只说“在此不能详谈”。

12月31日,日本外务省再次就此事发表声明时,同样也没说清中国公安人员的“遗憾行为”。更令人奇怪的是,有关日本外务省当天声明的报道在上网21个小时后,突然被删掉了。关于外务省官员的这次谈话,1月1日的《产经新闻》等许多日本媒体都做了详细的报道,而这些报道至今仍可在网上看到。

据日本媒体报道,死者年仅30多岁,日本外交人员一般都要到50岁才能当上课长(相当于中国的处长)。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负责机要文件通信的人员,只是事务性官员,级别不高。即使是出入卡拉OK、夜总会这样的情况,最多也不过受一个处分,不至于因为犯了这种错误,就被逼得向中国出卖情报,甚至不得不自杀。实际上,出入色情场所为日本文化所容忍,就是在日本政坛也不算什么。曾任小泉外交助理的山崎拓,当初遭受桃色丑闻困扰的情况,难道不比这位外交官严重得多?然而小泉至今仍对他委以重任。可见,以此作为自杀的理由是根本不成立的。

再说,日本政府对驻外机构工作人员的管理一直比较严格,这些人在所驻国的活动也受许多限制,对于掌握使馆通信密码本的使馆机要人员来说更是如此。从常理来讲,日本驻华外交官交结什么样的人,经常出入哪些场所,日本政府是应该掌握的,怎么会在自杀后才了解事件的真相呢?如果此事真的有所谓“政治背景”,那么为什么当时日本政府并不公布,而是在发生一年半后才公诸于世?而且,既然死者家属希望保留隐私,日本《周刊文春》又是怎样得到事情“真相”的?

近年来,日本的自杀人数居高不下,每年自杀者就有几万人。分析家认为,这其中主要原因是日本经济不景气,失业人数增多,工作和生活压力增大,但有的时候,同事的轻视或一句有损尊严的话,家庭矛盾,性格缺陷,都可能成为自杀的原因。可以说,导致日本人自杀的原因有很多,这是困扰日本社会的一个难题。

对于这起外交官自杀事件,应该从日本社会大环境和其本人自身找原因。比如,他的性格、家庭、与同事之间的关系、上司的压力等等。如果仅仅因为他是驻上海总领事馆人员,和中国有联系,就把自杀的责任归咎于中方,实在有失公道。假如这名外交官驻在国不是中国,是别的国家,日本会不会也把责任推卸给人家呢?实际上,日本外交官的职业压力是比较大的,驻外机构外交官自杀事件并不鲜见,此前记者就曾听说过一名日本驻加拿大外交官自杀的事。日本政府把类似的偶然事件上升到国际政治层面来处理,只能解释为是对中国形象的恶意诋毁。

目前,尽管中国政府已经表明了严正立场,然而日本方面仍死盯该事件,并千方百计想借机做出点文章来。这在日本社会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连日来,日本不仅各大媒体都相继对此事进行了报道,一些地方新闻也不甘寂寞,给予了特别的重视,其关注程度不亚于其国内的“重大新闻”。从中也可以看出,日中关系因其特殊和敏感,已经成为日本社会关注的焦点。一些日本人也通过自己的博客等发表对此事的看法。有的认为日本也应该加强谍报工作,还有人提出不能小看中国、朝鲜等共产主义国家在谍报方面的能力。

法新社、美联社、亚洲新闻网等国外媒体也纷纷对此事进行追踪报道。其中美联社评论说,中日之间这场口水战只是近来两国一系列的冲突之一,这些事件包括关于二战历史的争吵,东海油气资源,以及日本方面对中国实力提升的焦虑。

中日关系在低处徘徊很久了。新年伊始,日本再次抛出所谓外交官被逼自杀事件,给今年改善和推动中日关系蒙上一层阴影。日本不负责任地中伤中国,这种做法只能使双方的感情隔阂越来越深。然而事实终归是事实,某些人想借炒作此事,诋毁中国形象,那是徒劳的。

本报讯“各位先生、女士、小朋友们,我们海霞歌舞团的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各种靓妹脱衣表演,绝对精彩,6元一人,赶紧过来买票啊!”前日下午3时,在西山区福海街道办杨家地村农贸市场旁的鑫龙电影院门口,一矮个男子正拿着话筒高声宣传,过往行人将此围得水泄不通欲争睹3个女郎的露骨表演。

此时,3个身着三点式披一层薄纱的女郎面对人群里几十双火辣眼睛的注视,毫无羞涩之感,她们尽情嬉戏,做出一些轻浮的动作,嘴里还嗲声嗲气地和售票男子打情骂俏,说着一些下流的话。售票男子喊得更起劲了,“赶紧、赶快,消磨时间的最好方式,错过了肠子都要悔青!大人带小孩看,小孩可以免票。”

围观的人见状只是哄笑,并没有人出来制止这种不雅的行为,相反,不少人已经买了票上了2楼,其中还有抱小孩的妇女。附近的商户说:“这个歌舞团是元月1日早上来的,里面的表演更露骨。”

眼看3个女子上楼了,记者以观众的身份随即跟了进去,在该电影院的2楼一间宽大的电影放映厅里,海霞歌舞团的表演开始了,在演出中,一些魔术、唱歌被安排在“艳舞”表演之中,期间的几名女子的表演虽都有些夸张,但还有所节制。对此,记者身旁的一男子介绍说,全露的在后面呢!

演出进行到1小时后,在一阵狂躁的舞曲声中,1名女子在昏暗的灯光下像受惊的毒蛇,肆意扭曲着,尔后,便开始了色情表演。她夸张地摆臀扭腰,缓慢地脱去身上的衣服,直至褪下三角内裤时,台下观众口哨声和起哄声顿时大作。在高潮阶段,该女子走下舞池,娇媚地坐在前排一个中年男子的腿上,极尽轻浮之能事。

此时,主持人出来宣布表演结束,并称晚上8点还有更精彩的节目,很多观众略显“意犹未尽”地往外走着,人群中不断有人表示节目比前一个歌舞团“劲爆”。杨家地村的村民说,一个月以前鑫龙电影院里就来过一拨跳艳舞的,这个艳舞团是刚来的。

昨日上午,记者从昆明市文化局了解到,在公开场合进行艳舞表演是被国家法律明令禁止的。一般的演出单位应向文化管理部门申报。审查后才会发给执照,如果该演出队没有演出执照,文化管理部门会联合工商部门进行执法。工作人员表示,没有经过许可进行营利性表演是不允许的,公开暴露隐私部位进行色情表演更是违法的。

记者就暗访中发现的有关情况,如实向西山区公安分局滇池路派出所进行了反映。就此事,该所李队长明确表示,如果情况属实,这是一种典型的色情表演。李队长称,在市区内出现类似色情淫秽表演尚属少见。这些演出活动严重败坏社会风气,扰乱演出市场正常秩序,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他们将介入进行调查,一经发现,坚决查处。(杨勇)

面对摄像头,她一次次地脱掉自己的衣服,一个月就挣了4000元人民币。而和她在同一个网群里表演的“秀宝贝”竟有70多人,有的月收入上万元。

长发,圆脸,白色外套,黑色裤子,莉莉(化名)打扮入时,不施粉黛的脸上,架着一副厚厚的墨镜,这在寒冷的冬天,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她的声音低沉,说话小心翼翼,时不时用长发遮住脸庞,生怕被别人看见一样。

今年22岁的她来自宜宾,由于生活并不宽裕,她过早地承担起全家的重任。最初,她在一家宾馆做服务员,认识了第一个男朋友,但这个男子有家庭和孩子,3年的苦恋后,两人最终分手,这给莉莉带来了莫大的伤害。

不久前,经朋友介绍,她认识了第二个男朋友。可她很快发现,两人“爱的小巢”里竟然放着另一个女人的用品!痛苦不堪的她辞掉了工作,成天在家里上网,想在网络上寻找发泄的渠道。

一次,一个网友向她推荐了一个视频聊天网站。出于好奇,莉莉登录了该网站。貌似普通的网页下面暗藏玄机:只要下载该网站一个视频软件,再注册成为会员,就可以进入网站的“房间”,观看视频表演。

莉莉最终没能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注册成了会员。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每个房间都有女主持进行色情表演。表演者无比陶醉,观看者兴奋异常,原来,她闯进了一个疯狂的裸聊世界。

每个房间都有招聘“秀宝贝”的广告,内容十分诱人:“月薪3000元到5000元再加提成。”莉莉彻底心动了。根据广告上留下的联系方式,莉莉联系上了网站的负责人也就是“代理”,穿上了特殊的“马甲”(专门的“宝贝”用的账户名),成为了“秀宝贝”。

当天晚上,莉莉就面对摄像头脱去了外衣。她一出现立即引起了房间的轰动,一朵又一朵的红玫瑰在屏幕上不断翻滚,甚至还有小车、美酒。一名豪爽的客人出手大方,甚至一次送给了她两套别墅。在这些网络的礼物和观众的尖叫前,她感到无比的满足,甚至有种报复的快感,在现实中得不到男友认可的她,在网上一下子成为了明星。而网络上的礼物都必须用虚拟的货币购买,但这些虚拟的货币必须用真正的人民币换得。

之后,代理给她的账户寄来200多元,作为她表演的酬劳。挣钱如此轻松,又能得到发泄,莉莉深深地陷了进去。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