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部通报70个城市尚未实施廉租住房制度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5:20:33

司机温远福将车靠边停下。火势顺着北风,迅速从棉被上蔓延到驾驶室,三人取出车上备用的两个灭火器扑救,另一辆路过大货的司机递上了一个灭火器,但火越烧越大。三人只好丢下灭火器逃到一边。亚运村交通队民警说,报警者在来广营桥就看到货车后车厢起火。而来广营桥离五元桥有近十分钟车程。

10点50分,三辆消防车赶到现场将火扑灭。此时,原先在桥下看热闹的人群中,走出两三名妇女,低头捡拾起地上的柿子椒,手擦一擦装进羽绒服口袋里。一个中年男子爬上桥下斜坡,在冒着烟的辣椒中挑挑拣拣,装入一个盒子中带走。

广西南宁一年轻教师,两年来在学校教学场所和宿舍,上百次强奸十多名未满14周岁的女学生,学校、家长竟然一无所知。

义务代理附带民事诉讼的张树国、陆小玲律师为这些受害者提出处女膜20万元的赔偿,在律师界引起轰动。“广西律师给处女膜定价20万元”一度成为2005年律师界的热议话题。

12月,终于等来了结果,虽然作孽者被判处死刑,但受害者索赔要求被全部驳回。

进入大雪以来,南方的气温以每天5℃的速度下降,降到10℃时停止了。2005年12月16日,有绿城美誉的南宁,太阳当空,绿意依然,寒冷却冰凉刺骨。

这天,那位一边在日记里忏悔,骂自己禽兽不如,一边却继续把魔掌伸向那些懵懂无知的幼女的年轻教师,因强奸9名、猥亵5名未满14周岁的女学生,数罪并罚,一审被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消息传开,人们拍手称快。

然而,受害者的家长们、义务代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律师们,心情感到说不清滋味。因为他们提起的检查、治疗费,处女膜损害费,受害孩子的法定代理人的误工费等附带民事赔偿主张悉数被驳回。

作恶者被绳之于法,家长们觉得很宽慰,但他们将面临的是孩子被感染的疾病需要治疗,孩子被伤害需要转学等等现实的问题,梁宏贤的死,能帮助他们解决诸如此类的问题吗?

听到自己被宣判死刑,梁宏贤几乎站不稳了,被法警架出了法庭。旁听席上家长们的愤怒,对他的声讨,也许他根本就没在意。

2005年2月14日,刚刚过完年,广西南宁市兴宁区三塘镇那垌小学二年级学生小春在和姐姐聊天时,透露出曾经被班主任“耍流氓”。

小春的父母仔细询问后得知,班主任梁宏贤经常带她到电脑室并脱掉她的裤子,班上的女生差不多都被他叫去脱裤子。

小春的父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联系其他女学生的家长于2月16日到南宁市三塘镇派出所报案。2月17日梁宏贤在学校被逮捕。

2月18日,派出所带受害女生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证明被强奸。教师梁宏贤的禽兽举动浮出水面。

梁的禽兽行为持续了两年,这两年里学生的沉默,家长的粗心,学校管理的疏忽,给了梁宏贤“机会”。

“我有罪。”庭审法庭上,他曾经对家长们深深地鞠躬,表示自己的歉意。

判决书上载明,法院经审理查明,两年来,梁宏贤以修改作业和检查身体为由,对自己的学生实施了兽行的情况属实,为了严肃国法,保护儿童身心健康,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作出了如上判决。

“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在意料之中。”记者拨通了张树国律师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张律师声音很低沉。

梁宏贤的兽行败露后,受害者一一到南宁市妇幼医院进行了检查,检查的结果让家长们震惊,这些孩子们不同程度受到感染。

其中,数方颖(化名)最严重,需要住院治疗。但是,面对检查结果,方颖家人能做什么呢?孩子出事后,为了帮孩子讨回公道,来回奔忙中,原本的收入已经中断了,一贫如洗的家庭到哪里凑这笔住院费?

陆小玲律师也被震撼了,爱莫能助的感觉让她一度很沮丧。在与张树国律师再三商量之后,他们找到南宁解放军某部医院,给方颖进行了再检查和治疗。

“法院以原告没有向法庭提供索赔的各项费用的证据为由,驳回全部附带民事诉讼请求。”张律师说,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没有办法突破立法界限。张树国明显的露出无奈。

2005年12月15日,上午10:04。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加班到凌晨,好不容易才入睡,谁会在这个时候打扰我的清梦呢?

“喂,谁呀?”我找不到自己的声音,遥远得像来自太空。“雨晨,梁宏贤的案子明天宣判。”“嗯,知道了。”挂上电话,我把被子拉过头,继续睡觉。

“张律师,您刚才是说梁宏贤的案子明天要宣判了吗?”得到肯定答复后,我睡意全消,精神马上为之一振。

从10月初听说这件事情以来,我的心一直被一些莫名的情绪牵绊着,总是惦记着家乡的亲人,总有回家的冲动。

我不禁又想起那位曾经到报社来求助的女孩,被父亲玷污后还怀了父亲的孩子,不得已在一家不挂牌的小店把孩子打了,却落下小便失禁的病根。想告父亲,却担心以自己孱弱的身子照顾不了瘫痪在床的母亲、尚在求学的弟弟。无奈之下,只好选择离家出走,逃出家门的她又该怎么生存呢?

在本案中,年幼、懵懂无知的方颖也落下了病根,现在,作恶的老师是被判处死刑了,年幼的孩子们将如何面对周围的目光呢?这个结果对他们有多大的帮助吗?

本报讯(记者孙思娅通讯员王文波)近日,市一中院在开庭审理一起抢劫杀人案时,受害人王某的妻子张某带着两个孩子上庭面对凶手。庭审期间及庭审结束后,张某因情绪激动两度哭晕,医务人员和法警对其进行全力救助。庭审结束后,法警将她背出法庭,并找来出租车将母子3人送走。

今年6月5日,两名未成年人盗窃自行车被拘留后,与王某关在同一个房间。得知王某被拘时身上有1000多元钱,这笔钱将在他释放时发还以后,二人起了歪心。二人先行获释后,于6月22日将获释的王某骗到新街口,用砖头将王某拍死后抢走现金。

此案日前在市一中院开庭时,王妻张某带着一对视力近乎失明的儿女出庭。在上午的庭审中,张某难以忍受丧夫之痛当庭休克。为防止意外发生,审判长暂时宣布休庭,并迅速找来医务人员对张某进行急救。20分钟后,张某逐渐清醒,但由于休克时间过长,她已无法行走,更无法继续参加庭审。法警将张某背到隔壁法庭,派专人进行照顾。为了让张某尽快恢复体力,法警还买来巧克力给她补充热量。当天下午,该案继续开庭。

庭审结束后,张某仍逗留在法庭上,不住地哭诉,并再次休克。在医务人员和法警的全力救助下,张某恢复了意识。法警将双腿麻木、已不能行走的张某背出法庭,并找来出租车将母子3人送走。此时已是下午4点半,距此案开庭已有7个小时。

家住南宁市西乡塘区的李某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也曾经拥有百万家产,却因沉溺赌博,不仅输了精光,还陷入了妻离子散的境地。万念俱灰下,他两次自杀却又侥幸逃生。

李亚湘(化名),今年37岁,湖南人。二十多年前,他只身投靠南宁的亲戚,开始在南宁做些小买卖。攒有几万元“资本”后,他开始做炒买炒卖商铺门面的生意,1995年正是炒房地产和铺面高潮的时候,他在园湖路某地段以5万元买下的3间铺面,一转手就赚了一万元。在桃源路他花7000元定金要了3间铺面,铺面到手马上转手,又赚了2万元……精明的他靠此行当,几年内赚了近百万家产。

1996年经朋友介绍,他与南宁某医院一位叫陈艳(化名)的护士结婚。婚后,李亚湘又在桃源路开了一家自选超市,此后他又在古城路开一家大型洗车场,几年进账近两百万元。

1996年底,李亚湘发现身边的朋友炒股也能挣大钱,开始涉身股市。由于不懂行情,结果不到一年就亏了40多万元,此后,他又相继输掉了50多万元。

当他想洗手不干时,一位在股市相识而且很有钱的大老板见他脑袋好使,硬是拉他入伙炒股。李亚湘再次拿出10万元入伙,而那位姓宋的老板则拿出了一百多万元交由李亚湘负责炒股,还派他的女儿宋小英(化名)来监督。两人在一起炒股,志同道合,不久就擦出爱情火花。此后,两人各自离婚并结为夫妻。由于炒股亏损,李亚湘“投资”10万元再次血本无归。

2001年后,李亚湘“改行”玩起“六合彩”。有一次,他为了翻本,下了大赌注,结果一次竟输掉了16.8万元,到最后就连在桃源路的那家超市也赔了进去。

因为生计所迫,李亚湘不得不考虑外出打工赚钱养家。今年9月7日,他跟随30多个民工前往深圳打工。打工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在当地一个农贸市场干扛包的活,扛的是农副产品。李亚湘干了两天后,实在受不了,打电话给老婆诉苦。老婆说干不下就回来。

李亚湘对此并不甘心,此后,他又到当地一家保安总公司应聘当保安。聘用后,公司把他分到偏远的一个小地方,他的任务是看守围墙,每个月900元,生活十分拮据。

10月中旬,在深圳呆不下去的李亚湘跑回南宁,这次深圳之行,不但没赚到钱,还把老婆借来的5000元钱花光了。

李亚湘回到南宁后,妻子宋小英为了这个家能重振雄风,向她哥哥和表弟各借了5000元钱交给李亚湘,打算开个门面做点小生意。李亚湘接过这笔钱,决心从头做起。

11月15日,妻子的表弟来找他说,大沙田有门面转让,位置好,又便宜。当天下午,表弟带他来到大沙田一个山坡下,迎面看到几百号人在那里聚集,走近一看,原来那是一个大赌场。

看到人们纷纷下赌注,李亚湘心又痒了,他琢磨着自己说不定也会时来运转,就跟着一块下了赌注。不料又把本钱输个精光。在回家的路上,他心里发慌,双脚发软,觉得对不起妻儿。于是他对妻子谎称,他去看门面吃东西时,可能被人放了迷魂药,钱被抢或丢失了。

此后,一心想把本钱赢回来的李亚湘想尽办法到处弄钱,就连家里花了8万多元购置的红木家具、真皮沙发和彩电都想卖掉。后来,一朋友借给他6万元,没想到他又输得一败涂地。赌红了眼的李亚湘就像吸毒的“瘾君子”一样,逼着妻子借钱给他,不答应,就砸家里的东西。为了得到赌资,李亚湘又提出与妻子离婚,并向妻子索要两万元。今年12月2日,妻子同意与他离婚,并借到一万元钱给他。李亚湘拿到钱后于当天下午又去赌。头两天他还算幸运,一共赢了9500元。

12月4日他“倒霉”了,把所赢得的9500元及离婚得到的一万元全部输掉。

想通过赌博发财,最终变得一无所有。想起自己曾经的辉煌,李亚湘觉得无颜面对亲朋好友,万念俱灰的他采取了极端行为。

12月6日下午,他跑了南宁市6家医院,弄来70颗安眠药,当晚11时30分,他将安眠药全部吞下。然而,数日后,命不该绝的他又苏醒了过来。一心寻求解脱的他,又弄来4小瓶农药,一次性喝下去,不一会儿,他又呕又吐,双眼发红、脑子发涨,让他难以忍受。于是,他又打电话向刚刚离婚的前妻求救。

李亚湘说:“我落到这个地步,全是赌博惹的祸,我本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并拥有数百万身家,如今却变成的一个穷光蛋。我后悔啊!”(新桂网-南国早报实习记者曾永超作者:曾永超)

中新网12月19日电据香港媒体报道,韩国副外长李圭亨,今早启程由首尔来港,争取释放在香港被扣留的几百个韩国反世贸示威者。李圭亨表示,会尽力解决问题。报道说,南韩外交部官员表示,李圭亨将为暴力冲突表示遗憾,还会强调不应将示威者判处监禁刑罚。香港警方目前仍然扣留大批反世贸的示威者。在湾仔清场行动中,警方拘捕超过一千人,其中一百八十八人获释。

本报吉林讯(记者吕金辉)17日,吉林市人民政府网站遭黑客攻击。昨日,记者再次登录吉林市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jlcity.gov.cn/),发现黑客留言已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天涯网友的留言:“管理员同志,你们的网站被黑了,我想帮助恢复,没有找到信息备份……”随后,记者与负责维护该网站的吉林市人民政府现代化办公室取得了联系,很快,被黑的网站被暂时关闭,警方介入调查。

18日8时许,记者注意到吉林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上黑客的留言已被替换。登录其子页面的人数,也由17日23时的2207人上升到3000多人次。

随后,记者联系到维护网站的市政府现代化办公室。一曹姓工作人员听说网站被黑后,立即向办公室王主任作了汇报。不到一分钟,王主任给记者打来电话,详细了解了网站被黑的具体情况,并表示要立即报警,责成工作人员暂时关闭网站。王主任称,以前也曾发生过此类事件,吉林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展开调查后,很长一段时间黑客都没有再实施攻击。

2005年3月,四川省公安厅网监处查获一起攻击政府机关网站、在网站主页张贴色情图片的案件,警方因传播淫秽物品将黑客吴迪(化名)处以治安拘留15日。

4月9日17时许,陕西省公安厅网站首页被修改,内容全是反日的激进言语,在内容页中黑客甚至胆大到留下自己的QQ号码。

11月1日上午,山西省清徐县政府网站被黑客攻击。自称“圣贤居士”的黑客在篡改了网站头条新闻和网站公告后,发布声明称:本站存在严重安全漏洞,且密码过于简单,希望网站与他联系。

今年6月2日12时许,兰州市某机关网站服务器遭到攻击,管理员、数据库密码被修改,网站处于瘫痪状态,这是甘肃省首例黑客攻击政府网站案。经过兰州市公安局网监处网络安全侦查大队一个多月的调查,19岁的高中毕业生季亮落网,12月9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并将择日宣判。

12月17日,伊朗一家半官方媒体率先披露,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的车队几天前遭神秘武装分子袭击,造成一名司机和一名保镖死亡,总统本人躲过一劫。伊朗官方媒体同日报道称,袭击发生在总统车队到达前数小时,总统保镖遭到土匪袭击,造成1人死亡、2人受伤。尽管媒体报道对于有关详情不尽一致,但袭击事件引起广泛关注。甚至有消息称,此次袭击的目标是内贾德总统本人。

根据伊朗半官方媒体的报道,当地时间15日下午6时50分,内贾德总统车队一行12辆车行驶在通往伊朗东南部省份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的“扎博利-萨拉万”公路时,公路两边的山包上和排水渠内突然冒出20余名身份不明的“土匪”和“麻烦制造者”,他们用AK-47冲锋枪向车队疯狂扫射,头车和最后一辆车成为他们集中攻击的目标———袭击者显然是想卡死整个车队,然后再攻击中间的其他车辆。

危险时刻,头车司机猛打方向盘冲向排水渠,为后面的车辆让出“救命通道”。该司机和车上的一名总统保镖当场死亡,另一名保镖重伤。车队中的内贾德总统安然脱险。躲过此劫后,他于第二天平安返回德黑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