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称将推动以台湾名义申请加入联合国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24:20

“其实,完美的结局本来是希望最后一幕能拍到一家人看着孔雀开屏的镜头。因为我们拍的时候是春天,正是孔雀要交配的时期,开屏会比较多。不过还是没如愿,拍结尾那幕,我们等了两天,机器就那样架了两天,最后还是没有等到,只好那样结局了(影片中的结局是姐姐和其他人并没有看到孔雀开屏,孔雀是在大家走后才开屏的)。我们自己安慰自己说,这样也好,太完美了,大家会怀疑是特技做的。”

“怎么样?你们开始‘提审’吧?”顾长卫坐在沙发上望着面前的长枪短炮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少出现在台前,顾长卫没有张艺谋的圆滑,没有王家卫的个性也没有王晶的市侩,只是那么认真的听着、想着、说着。

这个小眼睛的男人实在可爱。他说话经常会说到一半,你以为他要总结了,他却在想了一下,重复几遍你以为是下一句话开始的词语之后迷惘地说:“我说完了。就是这样的。我说完了。”顾长卫是个坦率的人,他说不介意被人称呼为“著名导演张艺谋的御用摄影师”也不介意被大家叫做是“著名演员蒋雯丽的家属”。“反正能让大家来看电影就行了。”广东卫视《男人不夜天》节目的工作人员说:“邀请顾长卫来做节目是很早就已经敲定的事情。后来《孔雀》得了奖红了,还以为他们不会来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按时到了!”周昭/文

本周一,两市大盘出现了较大震荡,其中沪市上下落差有30个点,其震荡的幅度接近上周四的那根大阴线。大盘在跌至1271点,也即30日均线附近出现了反弹,盘中最高曾再度上摸至1300点之上,但尾市沪综指收盘仅有1293.50点,微幅上涨0.27%,成交金额122亿,比上日放大了30亿。

从当日的盘面情况来看,在上周已经表现得非常引人注目的以“中集集团”为代表的港口、机场、公路、中药等少数二线蓝筹股继续大幅创出新高,但是盘中的震荡也是明显的加大。例如“中集集团”,盘中一度涨幅超过6%,但收盘仅有2.55%的涨幅。对于上述少数二线蓝筹股屡创新高的行为,上周我们有过精辟的分析。那么,我们今天想提醒的是:股价的连续上涨本身就是风险和泡沫的积累过程,虽然该板块短线也许还有上冲的机会,但正在酝酿着巨大的风险,投资者不得不防。如果说在股价累计上涨近40倍,最近2个月涨幅超过了50%之后,仍旧还以所谓的“买入,中线持有”的心态介入,那么又将是类似于在历史上高位买入“四川长虹”、“深发展”一样的博傻。虽然我们在过去对中国股市的股价结构调整谈得很多,我们也说过,中国股市迟早会出现和香港股市同样的100元的绩优股和0.01元的仙股并存的状态,至今我们依然也还是这样认为,但是我们认为,近期这批借助着股价结构调整的缘由个股的疯狂上涨,正在把股价结构调整推向极端。因为在任何市场都必须有一个价值尺度,或者说是市场的价值中枢,或者是市场的平均市盈率水平。也就是说,当市场整体水涨船高,步入牛市的时候,一些价值型的个股,才有可能出现被充分挖掘、脱颖而出的行情,例如微软公司,在1990~2000年美国长达10年的大牛市中,出现了涨幅100倍以上的惊人纪录。但是,在目前中国A股市场的价值中枢还在不断下移的情况下,这批个股上涨除了价值发现,其更大的原因还是一种机构资金主动缩容的集中体现,也是一种我们经常说的资金“抱团取暖”非常无奈的结果。虽然我们说“跌势重质”,但事实上,这种目前表面上看来非常盛行的由下至上的选股投资思路,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股市的实践中,都已经完全证明,想跑赢大盘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说聪明的投资者应该是不失时机地把握好选时的投资策略远远重要于选股的投资策略。大家想想看,如果基金买的都是“中集集团”这样的上涨股票,那么,其其净值自然应该是增长很快的,为什么今年以来的赎回反而是最严重的呢?连中国证监会都发文要调查基金赎回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我们说,近期这批个股的如此上涨,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股价调整范围,也正在积聚着新的泡沫风险和做空动量。

在这批个股的带动下,当日大盘也仅上攻到1304点,说明了这它们的大涨并没有激发出市场的真正的做多激情。实际上,决定大盘真正方向的个股并不是上述个股,我们在上周已经为大家给出了“中国联通”才是大盘最重要的风向标。看“中国联通”的走势,基本可以知道大盘的情况了。我们今天给大家添加两只个股,一只是“中国石化”,该股今日盘中创出2月4日以来的新低,其风向标的作用和“中国联通”相类似;另外一只个股是科网股的精神领袖“海虹控股”,它代表的是题材股股价能飞多高。值得重视的是,中小企业板的“思源电器”今天跌停,跌停的原因是公司发布公告称,原材料冷轧硅钢片价格大涨,将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要知道该公司在3月2日刚刚还交出了一份10转增10派4元的优秀年报,股价也借此一飞冲天,一个多月股价最大涨幅达到68%。我们自然而然想到了“中集集团”,难道生产集装箱的它不也同样面临着钢涨价的大环境吗?其是否会受到影响呢?我们上周告诉大家,这批目前在高位涨幅巨大的高价股,其消息面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将给它们带来非常被动和尴尬的局面,甚至是致命的打击。而且特别有意思的是,中国股市这么多年来,每当股价在天上的时候,其市盈率往往是最低的时候,这在以往的一些资产重组的个股身上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娱乐讯已经三十八岁的任贤齐刚一出道就坦承自己已经有女朋友,并且平日对女友也是呵护有加,近日更被爆料称女友Tina已经怀孕。昨日,小齐出现在中正机场,当被问到“女友是否怀孕?”时,小齐表现尴尬,未承认也没有否认。

小齐与女友相恋十七年,去年小齐推出新歌《你是我老婆》,有人质疑小齐想结婚,他笑言:“还不打算结婚,但一切随缘,不排斥‘先有后婚’。”昨日,小齐自香港返台,被问到Tina是否怀孕,他却反问:“哪儿听来的?”才刚出关的小齐,面对媒体追着拍照,拖带着骨折的身躯努力离开,摇手表示:“我这么狼狈,你别拍吧!”但问了Tina的问题后,他又说:“不如我给你拍照,你就别再问了好不好?”媒体只好对他说:“那你就给我一句‘有’或‘没有’就好了?”没想到他就是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Tina是否怀孕似乎不言而喻。

娱乐讯好莱坞性感女星莎朗·斯通近日与男友伊森-乔丹前往太平洋岸边的一座小岛度假,不知为何两人突然吵起了嘴,结果乔丹一怒之下打算自己先行返回,这可惹恼了斯通,于是47岁的她竟然赤裸上半身在海滩上与一个神秘的男子调情,全然把乔丹抛到了脑后。

据称,这个男子名叫弗朗科伊斯,他先是带着斯通乘坐一艘私人游艇到海上玩耍,然后又在海滩上陪着斯通享受日光浴。你看,斯通上身一丝不挂仅戴着一幅墨镜露出丰满的胸部,下身也仅着一件红色的三点式泳裤,她还动作做作地坐在水边打坐,似乎有意在吸引别人的视线。这一招儿还挺灵验,不久就有另外一名男子向斯通的身上撒沙子和她逗乐。此后,斯通竟然还拉下自己的裤子往里面倒水进行清洗或者躺在沙滩上摆POSE,这辣人的一幕一幕均被狗仔队拍下。

第二天,据说弗朗科伊斯还为斯通搞了一个生日派对,邀请了一些舞者和音乐人现场表演。这一次度假对斯通和乔丹而言简直是一场灾难,两人就在一起呆了两天就被人听到相互大声对骂。一些游客称,在斯通和乔丹的房间外可以清晰地听到两人在吵架,其间还有什么东西被摔碎的声音。

44岁的乔丹在吵架之后即带着自己的行李回到了洛杉矶,而斯通则是在两天之后才返回。清晨/文

昨天,记者从著名导演吴宇森处得知,他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拍摄的14分钟公益广告片将于下周在北京开拍,主演选定为蒋雯丽。

这部儿童公益广告片是吴宇森与雷德利·斯科特、斯派克·李和库斯图里卡等七位全世界顶级导演拍摄的,七部短片组成两个小时的公益影片———《被遗忘的孩子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对该片的宗旨就是要宣传全世界儿童的苦难与希望。而吴宇森导演表示:他拍摄的这一部分更重要的就是表达儿童的希望。吴宇森导演透露,他的这部分故事主要在两个北京女孩之间展开,一个是有钱人家的女孩,父母离异,另一个穷孩子是孤儿,她们之间发生的一连串的小事,表现人间真情和希望。剧情简单而温馨。

该短片的制片人张大星告诉记者,片中两个小女孩将起用非专业演员,而选定蒋雯丽出演片中母亲一角,吴宇森说:“蒋雯丽是中国著名的演员,也是著名的公益形象代言人。另外,蒋雯丽的英文好,选择她是非常合适的。拍摄这部公益短片,我们都是不拿任何报酬的。”

对于拍摄《赤壁之战》,吴宇森说,去年9月我第一次为筹备电影《赤壁之战》来到北京。在《三国演义》里面,尤其是赤壁之战这一段,最能表现中国人那种忠义的精神,也是最能够表现中国人智慧的一个戏。作为一部“国际性”的电影,尤以现代人观赏角度而言,应该是“情到用时,点到即止”。除了情感要符合人物性格,也应该给观众一个想象和感受的空间。片中的几个主要人物除了稍微根据一些史实外,还需要额外加工,加入一些现代人能“代入”的人性真实面。现今世界上已难找到一个像故事中的周瑜、诸葛亮、赵云、关羽等人,既存在忠义又饱含智慧,既潇洒又怀有理想的传奇人物,但感觉上他们又好像存在于身边,或蓦然惊觉观者自己就是周瑜、赵云。因为这种精神人皆有之,只是未被发掘而已。在场面方面,攻城、阵势、马术、水战这四方面有了较为完整的思路和清晰的构想。希望能够拍出一部中国和任何外国人都满意的电影。影片中,只有周润发扮演周瑜的角色已经确定,其他都没有定。影片最快也要一年以后才能拍摄。公益短片拍摄结束之后,吴宇森将返回美国重拍经典影片《红圈》。姜薇/文

记者(以下简称记):昨日本报报道了你在网吧被抢的事,我想问你,从春节到现在你一直在沈阳吗?怎么又会到网吧去呢?

印小天(以下简称印):我马上要跟大S拍一部新戏,为了完成戏中的角色,我就一直在沈阳家里练吉他,赶巧的一天去网吧,就被别人抢了手机。

印:那是2005年3月5日晚上8时,我回到家时发现我爸妈出去游泳了,我就溜达到一家网吧打游戏,戒备心理比较差的我到了网吧就把白色的手机跟深颜色的钱包放在了白色的电脑桌上。我就开始跟旁边的一个朋友玩四国军棋,正玩得起兴时,忽然一双手搭在了我的左肩膀上,而从右肩膀处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这个人你认识么?”我一回头,只见我后边还有一个小个子的男的,我就边看边说不认识。

印:啊,对啊,你听我说,当时我看问我话的人神情还挺紧张的。也就三十多岁,一米七左右,有点黑。可谁知道我说“不认识”的话音还没落,一双手已经拿起了我的手机。那个人拿完我的手机就往外跑。谁知道会那么巧,门口刚好有个出租车,那个人开个门就要上车。那个小个也要往出租车里钻。

印:我跟着也追出来了,这个时候旁边一个男的也跟我蹿了出去,我上去就把小个子给抓住了,并高喊:“手机还我没事。”然后我就往外拽那个人。旁边的那个跟我一起出去的男的也帮助我把拿我手机的那个人给拽住了,还高喊:“我是警察,出来!”

印:什么啊,这时从网吧里又出来一个男的,掏出一把两尺长的钢刀,被抓到的那两个人也掏出一把钢刀……他们三个人直奔那个自称警察的人过去了。

印:我哪还有什么时间想啥啊,当时我都蒙了,我一看这三个人拿着家伙不管我了,直奔刚才见义勇为的那个自称警察的人去了,我一看不行啊,这不是要出事么,我马上就喊:“行了,得了,手机不要了,你们赶紧走吧,不要了。”三个人见状,马上打着车就跑了。

印:就在车开走的一刹那,在搏斗中那个自称警察的皮包掉在了地上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我就没记住车牌号码。

印:大家都在看热闹,而且看他们三个亮出了刀,谁还敢乱动啊?不过这两天我回忆起来才想起来,那是个红色的捷达或者是桑塔纳车,车号应该是辽AE,最后一位是3。

印:我帮他捡起包来,发现他的剃须刀摔裂开了,不过没坏,我当时就特别感激他,留下了他的电话,他还告诉我他姓刘。

印:没有,我又回到网吧,刚才跟我玩的那个人还问我呢,他说你干嘛去了,我又跟他玩了把四国军棋,我还赢了。后来我钱包还在啊,我就跟那个自称警察的人说我请他玩了,然后我离开网吧就越想越生气。

印:我跟网吧的人说被抢的事了,她们说你最好找点人把他们砍了不就得了,而且还说这里经常有类似丢手机的事发生,我合计来合计去还是拨打了110,当警车到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左手的无名指已经被刀划破了。

印:我觉得第一我太大意了,被抢后许多认出我的人都那种眼光看我,那意思说你这样的公众人物怎么可以到这地方来呢!

另外我发现他们没抢我钱包可能他们也心虚,因为钱包的颜色跟白色电脑桌的色彩对比明显,不像我的手机和桌面有点靠色,所以他们没敢拿我的钱包,怕我发现,另外我估计出租车可能跟他们也是一伙的,要么怎么就那么一辆车正好在门口等着呢?

印:我已经把情况跟附近的一个派出所汇报了,后来跟他们的一个所长聊起来那个见义勇为的人,才知道他可能真是个警察。派出所的人还提醒我说,那里边还有好几拨人早就盯上了我。他们正在积极破案,而且我准备约那个刘先生感谢感谢他。

事后,记者用电话联系了印小天所说的派出所负责人,他表示该案件已经立案侦查,该人员还提醒上网人员,时刻警惕自己所带的贵重物品,最好贴身保管,不要挂在椅子上或放在桌子上。同时该人员表示,那个见义勇为的人是否是警察还没有最后核实。本报记者晨风

上周六,英国的两位王子威廉和哈里参加了为东南亚海啸灾民举办的慈善马球比赛。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比赛进行到一半,威廉马失前蹄,从马上坠落。

这场于西英格兰Longdole马球俱乐部进行的慈善比赛由两位王子策划,威廉和哈里分别率领两队争夺胜利。而威廉坠马的一幕看起来非常危险,这位22岁的王子在争夺中被挤下马,几乎是“倒栽葱”,一头扎到泥地上。所幸,威廉并未受伤,他迅速从地上爬起来,重新跨上马背,但他的队伍却为此丢分,最终负于弟弟哈里的队伍。“这只是一次小小的事故,他现在一点事也没有,”威廉的队友马特·卡德摩说,“我们还嘲笑了他一把,不过他重新投入了比赛。”

2002年12月,汤加丽在王府井书店进行了签售活动,由此掀起轩然大波,成为当时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汤加丽几乎“一夜成名”。由此,汤加丽也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03年2月,摄影师张旭龙以破坏作品完整性、侵权起诉网、人民美术出版社以及汤加丽本人。

2003年5月,汤加丽开始筹拍第二本写真集,摄影为人美社女摄影师石松。经过三个月的紧张创作,本书最后定名为《汤加丽人体艺术摄影》。与第一本的轰轰烈烈相比,第二本书的出版显得过于平静。

2003年9月8日,汤加丽在拍摄第二本写真集时不慎摔马,被诊断为“脊椎骨骨折”,很有可能“生不如死,终身瘫痪”。幸而,汤加丽在精心的治疗和照顾下又重新站了起来。

2004年4月26日,北京朝阳法院对“中国人体写真第一人”汤加丽与摄影师张旭龙之间的著作权纠纷案做出了一审判决,法院判决汤加丽在《中国摄影报》上关于作品完整性一事向张旭龙道歉,并向张支付报酬10万元,驳回张关于更改署名权的上诉。

2004年10月,汤加丽以侵犯肖像权为由将摄影师张旭龙告上法庭,并索赔51万余元。

采访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今年多大?”本以为她会介意这样的问题,但她很高兴地回答了。“1976年出生,你应该叫我姐姐。”然后很高兴地笑了,笑容那么美丽、那么顽皮、那么亲近。汤加丽是个美丽的女人,甚至比她的照片漂亮很多,这就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

采访结束,我问她:“一个28岁的女孩儿,经历了官司、非议、生命最严峻关头,这就是一本书带给你的代价,你从来没有后悔过吗?”她却很坚定地说:“如果我给你一个答案,那就是不负责任。如果世上有后悔药的话,我可以回答这样的问题,可根本没有。所以我觉得做任何回答都没有意义,是不负责任的。我想说的是,我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做了一件事情而已,人的一生都会做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再回头看就没有意义了。我希望在自己的事业上能多出现几个闪光点,写真是我的闪光点,别的方面我同样希望出现闪光点,仅此而已。我的追求很简单,就是挑战我自己能力的极限把事情做到最好,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出来,这样对父母来说是一种回报,对我自己也是一种肯定,做一个对自己负责的人,这样就可以了。”

出一本在全世界眼中这样大胆、这样放肆的写真集已经是莫大的勇气了,然而,汤加丽又悄然地出了第二本;面对一场官司的纠缠,汤加丽付出了两年的沉寂,然而,汤加丽为了自己的权益又开始了第二场官司……面对媒体,她曾经说“站在雨里,泪水在眼底,不知该往哪里去”,然而当我告诉她这首歌的歌名《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时,她说她会勇敢地走下去而不是安静地走开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还记得第一次拍摄人体写真是什么时候吗?

汤加丽:没有,刚开始拍的只是一些内衣照片,后来一步步地拍摄(人体)。拍之前下了很大的决心,进入创作过程以后还是很愉快的。第一次拍的时候,还是很紧张的。后来,逐渐进入了一种工作状态,而且我做的动作都是我所熟悉的舞蹈动作,当我很专心地进入一种自己熟悉的工作环境时,就会忘记一切,不去想别的。当时,还有一个女化妆师在旁边陪着我,我心理上还有一点儿安慰。

快报:你选择姿势的时候有没有一些回避呢?我的意思是说很少有人能够完全正面地拍摄人体照片?你挑战这种极限,肯定要先突破自己的心理极限?

汤加丽:我是选择一种适应的角度和光线等等,做一些比较适合的舞蹈动作,其他没有什么过多的考虑。

快报:拍摄可能和出书是两码事儿,照片可以做自己欣赏之用,但把这些公诸于众,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

汤加丽:没错,拍摄时下了很大的勇气。但出书嘛,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把我推向了出书。

快报:能解释一下你所说的“天时、地利、人和”吗?因为更多人了解的是你、人美社和张旭龙的官司。

汤加丽:可以这么讲,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回头一想,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那个等等细微因素,根本就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快报:有勇气出书,但书出来以后,你却在媒体面前消失了,为什么没有勇气面对大众呢?

汤加丽:应该说沉寂了两年,但有个时间顺序。出书以后,我跑到老家,我很害怕,因为这毕竟是一本人体的书,肯定会遭到一些流言蜚语,所以躲了两个月,后来觉得没什么大反应,我还很高兴,就回到北京工作。谁想后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事情爆发以后,我就开始沉寂了。

汤加丽:(笑着说)发傻!差不多是以泪洗面的,不过也不能整天,因为人的眼泪毕竟有干的时候。那时候,情绪波动特别大,听到一些溢美之词时很高兴,感觉在天上;听到一些流言蜚语时,很痛苦,感觉在地狱。基本上拒绝和外界接触,把眼睛蒙上过日子,时间大概持续了一年半的时候,后来决定出第二本书,我才逐渐地放松。

汤加丽:是啊,有时候,人的逆反心理很强,越是在谷底的时候,求生的心理就会越强。当时很多人说,这是色情不是艺术,我特苦恼。一个人说,汤加丽你做的是很不光彩的工作,我可以不在乎,而后一百、甚至一千、一万人都这么说,我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这样,情绪就越来越差。后来,人美社的领导安慰我,做我的思想工作,他们说如果这不是艺术我们为什么要出这本书呢?我们这样做不是毁汤加丽,而是砸我们的牌子。慢慢地我想通了,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人美社问我,有没有勇气拍第二本?我脱口而出说有,现在想想,这是从心底发出来的声音。所以至今,我都感谢那段时间对自己、对社会、对艺术的思考,我觉得这种思考很宝贵。

快报:写真集在我看来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官司缠身,可你又选择了上第二次法庭?

汤加丽:没有办法。法律规定,如果两年之内你放弃起诉的话,你就永远放弃了追诉的权利。原本我是一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人,但很多朋友说如果放弃,我就要背一辈子的黑锅,所以我才站出来(状告张旭龙)。其实,(这两次官司)让我很伤心。开始的时候,摄影师要求赔偿21万,但我觉得写真集也是我劳动的成果,后来法院最终判决支付10万元,我尊重了法院的判决,但我说目前没有这么多现金,只能先拿出4万,看在往日良好的合作情分上,剩下的在一个月之内凑齐了再给,可这样的请求也遭到了拒绝,对方竟要求法院立即对我进行强制执行,比如封我的工资、封我的车,太让我没有想到了,这对我的刺激很大。我觉得做人应该厚道一点儿,我是以真诚的心对待别人的,一直息事宁人、忍气吞声地保持沉默,可是没有想到……

而且,我完全没有侵权,只是作品的完整性有出入,这也是照片编辑的需要。现在,还有很多人说汤加丽侵权,我觉得挺无聊的,我觉得要开始保护自己了。所以当自己的权益被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到侵犯之后,当一忍再忍、实在无路可退、被逼进死胡同之后,当我牙被打掉和血吞进肚里也不愿将任何人拉下神坛的努力失败之后,在朋友的支持和激励下,我不得不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不过,通过这件事,让我结交了很多朋友,也使很多人在共事的过程中慢慢地了解我,以前他们都说我汤加丽是问题青年,是精神障碍,不过现在他们都理解了我。(很开心地笑了)

无数人,甚至包括我在内,在今天还是要问,“汤加丽,你出写真的目的何在?”汤加丽说:“我可以向一个人,可以向一百个人解释,但我不能向一千、甚至一万个人一一解释,所以,现在,我觉得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我自己心里知道对就好了,而且我也用行动证实了自己。”

汤加丽:我现在是没有活儿干了。我出书之前,还有人来找我拍戏,很多事情已经上轨道了。第一本书出了以后有很多机会,有人找我拍广告、拍影视剧,但我都放弃了。因为,很多人说我出书是为了出名、赚钱啊,所以我证明给你们看,我汤加丽不是为了出名,不是为了挣钱。现在想想挺傻的。但当我想要工作的时候,官司“爆发”了。因为我的软弱、我的沉默,名声被不怀好意的人彻底毁掉,形象也被彻底妖魔化,所以工作没了,没有人再找我拍戏了,我过去所逐渐熟悉的影视圈彻底对我关上了大门,我奋斗争来的影视演员的职业终于成了一个再也实现不了的梦想。这些,只是因为这本书而付出的代价的一部分。总之,我觉得是我的生命因它而停滞了。现在已经恢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