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头号悍匪张锡铭案幕后首脑及党羽落网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22:22:26

面对美国石油巨头们的诚惶诚恐,难道中国的石油巨头们能够毫无愧疚吗?2004年中石油利润达到1029亿元,几乎是中央直属189家大型国有企业总利润的三分之一。

相比于国际石油市场的自然垄断,中国的石油巨头主要依靠行政性垄断,市场因此更为封闭:从油源勘探到批发进口,全部由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三大巨头瓜分。

有人认为,中国石油巨头资源的占有量与利润的产出成正比,利税上缴得多,因此可以平衡对国家的贡献。持此论者看来对于我国国企的税收政策并不了解。

国企向政府上缴税收,并不上缴利润。按照1994年实施的《国务院关于实行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的决定》的规定,1993年以前注册的多数国有全资老企业实行税后利润不上缴。也就是说,这些企业根本不可能将垄断利润用作国民的公共开支,垄断国企的资产收益堂而皇之地被企业化、部门化。

不仅如此,垄断国企的身份还可以带来一系列好处。如由中央财政核销坏账,2004年央企共申报核销损失共计4000多亿元人民币。而在过去几年中,四大商业银行已经核销近2万亿元!可资补充的优惠政策还包括,石油石化企业从今年2月开始至2008年底获税收优惠,以支持这些企业的重组改制。看来,民众不但要承担垄断价格高企的利益损失,还必须作为纳税人为这些企业的改制成本埋单。

资源性企业的“特色税负”主要体现在资源税上。从今年7月1日起,我国在全国范围内调高油田企业原油、天然气资源税税额标准。此前我国收取石油资源税的课税标准是1993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源税暂行条例》,原油价格上涨了五六倍,而资源税是十年一贯制的老标准:石油企业每吨原油缴纳8到30元。值得指出的是,即使经过本轮资源税调整,我国原油资源从价税率也仅为1.5%,仍然远远低于10%的全球平均水平。对于垄断性油企而言,犹如九牛一毛。

也有人指出,因为垄断国企的挟制性与议价能力,完全可以将税收打入成本,或是转嫁给下游企业与消费者,民众未必能从资源暴利税中获益。当然,政府需要打破垄断,尽快出台一拖十余年的《反垄断法》,使市场回归竞争状态。但在打破垄断之前,征收暴利税不失为调节财富的有效方法。由于我国垄断行业的定价仍带有很强的行政色彩,因此,政府有能力通过行政手段控制价格源头,杜绝假借市场之名、坐收垄断利润的做法。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在过去的五年里,“十五”计划已经胜利地接近尾声,几乎我们每个家庭的财富都上了一个台阶;

在未来的五年里,随着“十一五”时期的到来,我们又在对自己的财富与生活有着更美好的规划!

过去的五年您在生活和理财方面有哪些收获?是买下了人生第一套房子?还是存折上又上升了一位数字?或者是终于为老爸老妈买到了医疗养老保险?

有钱的感觉真好吧?!这些钱是您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还是和朋友合伙开店赚的?或者是听了银行的建议买了高收益的理财产品?

未来的五年您又在生活和理财方面有哪些打算呢?您是准备买辆车?还是赚钱送孩子读更好的学校?或者是准备提前退休,尽早地攒下一笔养老金?

为了实现这些“宏伟”目标,您准备采用哪些方式赚钱筹钱呢?是立足本职工作力求职位薪水双上台阶?还是利用一技之长业余兼职或者下海创业?要不就是慧眼独具选取适合自己的金融理财产品?

朋友们,在这和煦的秋日中,在这送爽的金风里,和您的爱人、孩子还有年迈的父母一起坐下来,好好总结一下您家过去五年在理财方面的得与失吧!或者精细勾划自己家下一个五年的理财蓝图。

常在网上看大家的理财规划,感觉很有意思,趁着这次征文机会(主要是“有奖”:)),也来凑凑热闹,把我家的未来蓝图规划规划,也好找个目标来奔奔。

要说未来,得先看看过去,回顾历史才能找准未来嘛。忆往昔峥嵘岁月……还真没太多能说的,日子过的平淡啊:(。

我和老公是2001年认识的,一下就看对了眼儿了,二话不说,直奔民政局,立马儿就办手续成了一家子。现在想起来,可真是盲婚瞎嫁呀,还不如老几辈的包办婚姻呢,至少还知道个门当户对。我们是成了一家子,然后才关起门来数家底儿。不数不知道,一数还真不少,加起来足有几千块呢:(。再细问收入状况,大家半斤八两,一个月也就两三千。那时候还真没嫌少,还过的挺高兴,毕竟咱比老公大好几岁,咱可是吃的嫩草,就不讲究那么多了。幸好单位有宿舍,不然还不知道住哪呢。

后来还别说,凭着当时看着不值几毛的两个小本本(我俩的硕士学位证书),收入是直线上升,02年就买了套房子,一百多平米的三房,我父母帮忙出了部分首期。当时我刚拿了本儿,手痒的很,就义正词严地提出:如果要我负责装修的话,为了跑来跑去方便,我需要买辆坐骑。我家那小弟弟最怕麻烦,一听我主动请缨,十分高兴,大手一挥说:“你定,你定,家里钱全归你管,买车装修你一把抓。”于是就花了十来万买了辆车,我家也就在成立一年后步入了有车有房的时代。

后来收入一直在增长,家里的日子也越过越好。只是我俩都不太善于理财,小弟弟怕麻烦,懒得计算收入支出,就总是恭维我有领导天分,把我强行架上了家里一把手的位置。我又是个马大哈的性格,最爱犯迷糊,常为省了一块两块的兴高采烈,却又不知何时把成百上千的数字花掉。结果家里财政状况一团糟,我N次主动辞职谢罪,却都被狡猾的小弟弟以实在没有更合适人选的借口留下戴罪立功。逼的急了,小弟弟就会深情款款地凝望着我说:“乖姐,不是姐姐你无能,实在是帐务太厉害啊。”后来搞了个记帐软件,情况有所改善,但还是常常出现帐上显示还有上千现金,而口袋里却就剩几块的事件。不过一年坚持到底,也还是看到了效果,至少大概知道我们的收支状况了。

幸运的是我家的革命状况一片大好,不是小好,而是大好,而且越来越好,搞的小弟弟常常在我结结巴巴汇报了当年的收入后,就眯起眼睛捏着我的胖脸蛋儿左看右看:“这哪是娶了个乖姐啊,这简直是抱回家一堆金砖啊!”家里这些年是一年上一个台阶:01年结婚,02年买了套房子买了辆车,03年生了个胖小子,04年又买了套小房子,05年又买了辆比较高档的车。经过这番折腾,家里又重新回到了一穷二白的地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啊。

现在我家的状况大概是这样的:我每个月的收入平均下来大概在一万左右,小弟弟没个准谱,一年平均下来大概每个月两到三万,这样全家一年大概是四十多万的样子。应该说收入还是不错的,不过支出也很不错,除了买房买车外,每年支出大概也会超过二十万。其实我俩都没啥太高档的消费,就是爱到处找好吃的胡吃海喝,钱也不知怎么就花掉了。

先是以战略投资者的名义参与国企改制,然后再利用国家政策,通过套取改制补偿金,低价和解企业债务等方式,轻易获取数倍的高额利润,最后再选择时机撤离资金拂袖而去。

目前,许多“热心”东北的投资者将国企视作手中的股票,开始采取低买高卖的操作手段,套取高额利润,而丝毫不考虑企业的长远发展。这种完全以商业炒作手段获取短期利益的怪现象,越来越引起经济学界专家的关注及广大改制国企职工的担心:面对自身日益窘迫的生活和入主者一夜暴富的神话,许多职工们坚信,这些所谓的“战略投资者”参与国企改制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变相圈钱。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当前东北一些改制国企享有国家给予的一系列特殊政策,使许多国企改制的参与者将此视为一笔巨额财富。为了从改制过程中攫取最大的利润,国企新的入主者往往将国家政策给予职工的优惠据为己有,用于安置职工的政府补偿金也常常成为一些入主者眼中的“唐僧肉”。

东北某国有大型纺织企业是该地区较早实现上市的国有企业,该企业因连续3年亏损于今年曾被停止交易。

据刚刚离任的这家上市公司的前任总经理介绍,该上市公司于2004年开始被迫走上改制之路。这时,一家民营企业则由于在企业无钱进口原料的困难时刻为其提供了上亿元的信用证担保,而于当年6月以委托经营的方式入主了这家亏损的国有上市公司。按照民营企业与政府的协议约定,政府有义务将上亿元的补偿资金打入民营企业帐户,作为分流安置富余人员的改制成本。

“最终他们只花了政府补偿金的一半用于安置职工,其余约数千万元应逐年发放的内退企业职工养老和冬季取暖费被他们从企业帐户上划走,干什么用了我作为总经理并不知情”,这名前任总经理告诉记者,他已于今年6月愤然辞职。

另据记者了解,这家改制国企的“新东家”自入主以来除了提供过1亿元的信用证担保外,基本未向企业注入过资金,相反却不断地变卖这家国企的生产设备和资产,并将所得资金转走他用。

企业另一名高层管理人员还透露,作为战略投资者入主的这家企业,利用国外进口原料分批到货,批次间进口成本不一的特点,将进口成本高的原料发到企业,而成本低的原料运往别处,来偷偷转移企业的资产。“通过这种方式,这家民营企业自去年底以来至少私自变卖了2万吨的进口原料,使企业库存原料量从原来1万吨降到了现在的600多吨的最低水平”,一位公司财务人员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新的入主方压缩了生产,改制后的这家国有纺织企业职工大批下岗,生活窘困,部分下岗职工去外地打工度日,而被入主方占用的数千万元补偿金则更加重了职工们对未来生活的担心。

原企业职工唐某说:“我们也知道国企改制是大势所趋,但5000多人的大厂改来改去却只有1000多人在岗,对下岗职工的补偿和生活费又少得可怜,这样的改制职工认为有问题。就拿我个人来说,改制前我每个月的工资是1440元,改制后每个月的生活费却只有250元,生活水平与改制前整整相差了5倍多。”

入主方占用政府补偿金增加了职工们的普遍担忧。原企业职工孙某告诉记者,他在国企工作20年了,1万多元的补偿金便被打发回家了。他还算了一笔帐:如果不吃不喝将这1万多元全部用于交纳劳动保险、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包烧费,最多也只能够3年。“政府的补偿金是咱职工的‘命根子’,如果这笔最后的救命钱被动用了,这家民营企业再甩手走了,我们职工们将彻底失去生活的依托。”

对于这家国企改制中存在的隐患,记者采访了东北某省国资委。据国资委一位负责人介绍,这家国企的改制目前已完成了辅业分离及与职工解除劳动关系等工作,为此省里付出了1亿多元的改革成本。日前,为恢复企业上市,省政府还给予了企业补助资金数千万元,记入补贴收入。目前,政府、大股东、战略投资者以及公司正在积极与债权人协商债务和解问题,预计将以平均30%的价格缩水打包收购公司质押在资产管理公司的5000多万国有股。

这位负责人承认,在目前东北国企改制过程中有少数投机者利用国家政策,以战略投资者的名义进入国有企业,尤其是国有上市公司。由于这些人图的是短期利益,进入国企后往往不考虑企业的长远发展,多将心思用于争取国家优惠政策,包装复牌上市上,一旦他们觉得时机成熟,便像抛股票一样将手中的企业转手出让,获取高额利润。而在这一过程中,企业职工无疑是最大的牺牲品。

至于如何监管国企改制入主者的行为,这位负责人也表示无奈。他说,目前国家对上市公司改制的监控,还缺乏有效手段,主要还是靠战略投资者的个人诚信做保证,在这种体制下,如果投资者是一个不讲诚信的人,也只有通过法律法规来约束他的行为。但这位负责人同时也承认,任何严厉的处罚措施也只是事后监督,如果那时已造成了损失将可能是无法挽回的。

10位高校“单身汉”将登上“拍卖台”,公开拍出自己的一次约会,竞拍者必须来自名校或名企……作为学生自发的校园“11·11光棍节”的娱兴节目,一场名为“拍卖单身汉的约会”的活动将于今晚7点在某高校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上演。据了解,已经有40几位沪上高校学生及白领报名“参拍”。

“参加拍卖的人可以互相竞价,出价最高者就可以取得与登台者约会的机会。”拍卖会的组织者、该校学生小庞兴奋地告诉笔者,策划这个活动已经有些时日了,终于要在“光棍节”重磅推出,大家都十分期待。目前已经有10名大学生报名登台担当所谓的“拍品”,其中4名男生6名女生,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之前已经有40多人预订了“竞拍座位”,“现场肯定还有很多人参加”,小庞告诉笔者。

“每样‘拍品’起拍价都是一元,不设最高拍价。”小庞表示,当初举办这个活动也是出于娱乐目的,所以起拍价定得很低,关键就是大家开开心嘛。据了解,拍卖和门票所得将全部捐助给高校支教的贫困山区学校。

约会一旦拍出后,如何保证安全和顺利进行?据了解,这次拍卖会有十分严格的“入场规则”,要求竞拍者必须来自沪上知名高校或是名企。小庞告诉笔者,报名的宣传大多在校园BBS以及几家名企的内部网络上推出,而且目前报名参加的40多名竞拍者中,多数是高校学生,以及一些有声誉的企业白领,“每个人必须留下详细的联系方式和身份证号码,我们之前都已经对信息一一进行了核对。”

同时,为了避免约会内容出格,“拍卖组委会”特地指定了“拍品决定约会项目”的游戏规则,“已经设定的约会项目有看电影、吃饭,逛街,最大胆也只是现场拥抱而已”,小庞表示,所有约会项目“安全系数”都很高。同时为了维持秩序,拍卖会还将限制现场人数。

对于这场特殊的"光棍节"拍卖会,不少大学生表示,并不抱多大兴趣。"在光棍节推销自己,或许可以借此认识一些朋友,但这个活动其实没什么意思,谈不上什么娱乐。"同济大学自动化专业的小定同学并不看好这个"拍卖",觉得太无聊了。华东师大新闻系的小程则认为,把拍卖所得捐给贫困山区学童虽然是个义举,但这种公开拍卖的形式"商业味"太浓了。□林颖颖

记者曾在一次全国血管外科学术会议上听起某商业公司的产品部经理感叹,“光这次会的赞助费、卫星会、会后宴请各大医院的院长、主治医生,三天之内就花掉了50万元。”

吴东林(化名)4年前从某药科大学毕业之后便到了华南一家医药公司做医药代表,刚上班没几天就给同学发短信:“看到了以前未看到的现实,很痛苦。”

不过,现在他已经适应了,还经常在一些药品营销研讨会上大发议论,猛烈“抨击”国家发改委刚刚下的一道降价令。

他们公司代理的某头孢三代抗生素也在此次降价范围之中,注射剂1g最高零售价从原先的20元/支降到了10元/支,而这个品种产品在2004年时已经降过一次价。

“这也将是青霉素的下场。”他预言。青霉素这种物美价廉的药品,正在从医院慢慢消失。

1995年之后,这种头孢抗生素由某合资企业开始在国内销售,这个产品的到来拉开了中国高档抗生素的序幕,2002年,该药更上升到了全国典型医院用药前三名。该品种的专利在1999年到期后,国内仿制风大刮,现在,已经有几十家生产企业了,而且,大部分的商业公司都代理这个产品。

以10元/支来计算(事实上,对于抗生素而言,如果不是国家强行降价,是不会以低于最高零售价的价格卖的),按照国家规定的差价率,在医院是15%,在商业公司是15%,那么,医院从商业公司进货价是8.7元/支(由于医院不纳税,这相当于纯利润),商业公司从生产企业进货价是7.5元/支。

但事实并非如此,这其中存在行业的销售惯例:扣率之说,所谓扣率,是指批发价的百分比。

一般来说,这个药品给医院是70扣至85扣,即批发价的70%至85%,也就是5.95元/支~7.22元/支。

按此相加,医院的差价率并不止15%,而应该是30%~45%,也就是有3~4.5元留在了医院。

而商业公司从生产企业拿货的价格(底价),扣率一般为20扣,即1.7元/支。如果是做大包(独家代理),则扣率可以低至10扣,也即0.85元/支。

这样的扣率,在不同地区、不同生产厂家会稍有不同,但差别很小。原因是生产这个药品的企业多达几十家,竞争激烈,同时也要考虑地区之间的窜货问题。量大量小一般通过返点来体现。

“不管是对生产企业还是商业企业,几毛甚至一元钱的毛利,根本就可以不用做促销了。”

而在此之前,按20元/支的价格,如果是新药推广期,或者新进某个医院,则要留出10~20个点来打点院长、药剂科主任、医生等,这个费用大约在4元左右。

如果是做“大包”,则生产企业会给商业公司20扣的低底价,但所有营销推广工作都由商业公司来做。如果是生产企业自己的销售公司来操作,则推广费用甚至可以放高到40~50个点。

而推广方式主要有两种:学术推广和回扣。学术推广是指组织专家研讨会(包括院内院外)、出国参观、联谊。回扣一般按处方量,如一盒、一支多少钱。

“我连药都不懂开了。”某三甲医院的林医生说。仅该医院最近的一次招标,就招进来5个同样的产品,但商品名又各不相同。

这样通用名一致的抗生素品种,商品名就多达20个,剂型有片剂、胶囊、粉针等,规格也分250mg、500mg、1g等,不同的剂型规格定价各不相同。“换一种剂型规格要重新申请定价”。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