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遭前男友强奸生子 丈夫欲离婚引发连环诉讼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05:09:42

刚刚进入看守所,蔡斌就开始锻炼身体,储备体能,准备趁机逃脱。蔡斌身高1.78米,曾在温州体校习武,借口体质虚弱,每天早上起床、中午休息、晚上放风时,狂做俯卧撑,一次就是100多下,一天反复做10多次。

看守所规定:犯人不允许做俯卧撑之类的剧烈运动。所长黄鼐找到蔡斌,明确告知“这里是羁押场所,不是恢复体力的训练场”。蔡斌这才不得不终止“特训”。

进入看守所10多天,蔡斌每天都习惯性敲打床板。这个小动作引起陈祥坚的注意,一次检查监室时,发现蔡斌的床板上少了枚三寸铁钉。

对于这样的杀人恶魔,绝对不能硬碰硬,陈便找了个问寒问暖的机会,悄悄摸了摸蔡的衣服,果然在口袋里发现了那枚铁钉。蔡谎称是地上捡来的,陈也没多说什么,没收了铁钉。

“这一次又失败了,本来想用铁钉把他(陈祥坚)劫持出去……”蔡斌这样向同监室的犯人解释铁钉的秘密。

蔡斌是许多悬案的关键人物,长期和警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处于极度恐惧寂寞状态。陈祥坚便安插耳目,主动跟蔡聊天,让他吹嘘过去自己如何“骠悍”。

蔡斌生怕被瞧不起,漏嘴谈到几年前在广西柳州入室抢劫时,杀死一少妇的事情。专案组立即展开监内突击预审,在证据面前蔡不得不老实招供。

蔡斌又想通过胡乱招供,编造一堆惊天大案,等着民警把他带出看守所,辨认犯罪现场时伺机逃脱:

———2000年在广州交易毒品20多公斤,用两把微冲杀了四个,拿了90万。具体地点讲不清楚,只有带到现场才能辨认。

办案人员没有被这样的招供所蒙蔽,通过上网查询,2000年蔡正因抢劫的士,在湖南某监狱服刑。

有一次,陈祥坚从所医处了解到,近期每逢巡诊,蔡斌都说牙痛,都要止痛片,而一次服用大剂量的止痛片会造成胃穿孔。

医生还反映说,蔡每次吃药都会抹嘴巴,可能是根本没吃药,趁机把药片转移了。

陈祥坚回到监室后,突然宣布要清洗衣服,很快从蔡斌内衣口袋里摸出18粒止痛片。此后,蔡斌的药由陈祥坚直接拿给他,监督当场吞服。

原来,蔡斌想囤积药片,大量吞服后造成胃穿孔,趁着夜间警力少,外出就医时逃跑。

“这饭不能吃,政府一个月给我们几百块,怎么就吃这种饭?”蔡斌不断变着花样煽动在押人员的敌对情绪,还到处网罗党羽,经常和同监室一个诈骗犯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陈祥坚马上把那个诈骗犯调到别的监室,蔡斌便声称身体不适,滴水不沾,搞起绝食抗议。

陈祥坚暗中给同监室的犯人加菜,让他们在蔡斌身边嚼肉包喝鸡汤,结果蔡次日就开始找水充饥,到了晚上主动要求跟陈谈话。

陈把蔡领到医务室,给了他一些维生素片,又故意说给他留了几个肉包,蔡一口气吃了八个肉包,此后再也没有闹过绝食。

接到起诉书后,蔡开始酝酿更为疯狂的逃跑计划:准备在押解到法院门口下车时袭警逃跑。

这一次他足足准备了一个多月,反复询问同监室另一个死刑犯:囚车什么模样?随车法警有几个?下车从哪个方向进法庭?……得知只有几个法警随车,蔡觉得“很容易摆平”。

陈祥坚把蔡的计划报告看守所,所里马上通知法院加派警力,当蔡被押出看守所去法院时,一下子傻眼了,8个全副武装的法警正等着他。

1973年5月,蔡斌出生于霞浦三沙镇五沃村,自幼不爱读书,在学校经常惹是生非。初中辍学后,在当地一家泡沫厂当厂长的父亲干脆把他送去温州业余体校习武。17岁时,蔡进入父亲的泡沫厂上班。

1990年5月,因殴打警察被治安拘留15天;1990年9月,因流氓罪被霞浦三沙公安分局收审;1992年2月,因抢劫罪被判刑3年缓刑5年;1995年5月,因缓刑期间犯故意伤害罪,被合并执行有期徒刑4年,1998年8月释放……

释放后蔡便以捡破烂为掩护,浪迹云滇两省,2002年4月因抢劫罪被判刑3年,2004年4月提前刑满释放;出狱5个月后,蔡便连续杀了4名女子。

“2004年10月8日在长乐作案时,被害的中年妇女刚刚死了丈夫,苦苦哀求我不要杀她,我也动摇过,但因为脸下方的黑痣太明显,最终还是动刀了。杀人后难过了一阵子,后来杀人就没什么感觉了”。

“没想到警察这么快把我抓了,本来还想逃到云南,买把手枪回来,再做几个大案,最后隐姓埋名去享受”。

蔡斌珍藏着一套衣服,准备最后那天穿,家人早跟他断绝关系,衣服是陈祥坚作为2005年春节礼物,自掏腰包给他买的。拿到这件衣服时,杀人不眨眼的蔡斌流泪了。

去年8月9日,蔡向看守所提出书面申请,自愿捐出心、肝、肾等器官,用于挽救危重病人。

“回想,我曾经残忍地剥夺了5个活生生的人活着的权利,造成了几个家庭痛失亲人的悲剧,我犯下的是何其深重。而你们却把我当人看,这对于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死囚来说,是何等的贵重,何等的温暖。是啊,人间确有真情在,可我现却悔之已晚。”在一封1200多字的忏悔书上,蔡斌这样写道。

记者问他,听说你写了一份捐献器官的申请?蔡斌称,如果没有看守所对我的关心,我死也不会这样做。其实,人心都是肉长的,我想通了,总该给社会留下什么,我已经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总得帮助一点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吧……

写完忏悔书和遗体捐献书,蔡的话明显少了很多,嘴巴上不说怕死,但惶惶不可终日。

最后三个月,蔡睡眠明显减少,翻身不计其数,经常半夜惊起,经常跟同监室的犯人说“梦里又见到无数双血淋淋的手,不断地向我伸来”。

自从省高院法官前来完成死刑复核程序,原本一餐能吃下8个肉包的蔡斌,变得没了食欲,凶残、狡诈、外强中干的面具也被彻底摘去。

2001年11月21日下午2时许,蔡斌在广西柳州入室洗窃时,被女主人陆某发现。陆某想要下楼求援,被蔡斌追上连捅三刀后死亡。

2004年9月20日下午2时许,连江县冈城镇万福巷。正在午睡的34岁黄姓女主人,被用绳索勒喉后,又被利刃割颈而死,身上诺基亚手机被抢。

2004年10月8日下午2时许,长乐市吴航镇东关新村,也是在午休的陈女士被双手反捆,依旧被用利刃割颈而死,陈的存折和小灵通被抢。

2004年10月14日下午1时许,长乐市吴航镇东关村,正在熟睡的卢女士,被摘掉手镯时进行反抗,颈部被连割两刀。卢的手镯、戒指、耳环被抢。

2004年11月8日下午2时许,连江县凤城镇北岳村,女主人李某在三楼被抢,被抢走人民币170元及手机1部。

四川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关于接受省人大常务委员会部分副主任辞去职务的决定

四川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关于接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陈文光辞去职务的决定

四川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关于接受省人大常务委员会部分委员和专门委员会成员辞去职务的决定

董任远辞去省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省十届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职务。

本报讯他6岁时,16岁的她成了别人的新娘,新娘惊鸿一瞥令男儿情窦初开;他16岁时,26岁的她不幸丧夫守寡,孤儿寡母令血性小伙不胜爱怜;19岁时,为避闲言碎语,他毅然和她逃至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在峭壁上开凿出6000级石梯,徒手营造他和她的爱情家园……

江津南部中山镇往南30多公里,是数万亩连绵起伏、人迹罕至的深山,这里紧邻四面山,是渝、川、黔三省市交汇处。深山中有一座叫半坡头的高山,山顶海拔1500米,夏天与外界温差在8度左右。

2001年中秋,渝北鸳鸯镇一队户外旅行者前往四面山附近原始森林探险,在深山老林里走了两天两夜不见一人。

这天,探险队准备攀爬半坡头,发现竟有条人工修筑的石梯通向山顶,石梯上有新鲜的打凿痕迹,撒有新鲜的泥沙,却不见人。两小时后,队员们来到山顶,四周一片寂静,突然,密林中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声。

探险队中一程姓队员回忆:“我们以为是野兽,吓得不敢动。”不一会,只见一男一女两个野人背着柴火从林中钻出来。“仔细一看,又不像野人,他们都很老了,分明是人的模样,穿着老式蓝布衫。”

得知队员们来自重庆城,二人问了句:“毛主席他老人家身体可还好?”看到队员们拍照的闪光灯,女“野人”吓得直往男“野人”身后躲:“你那个恁亮,杀人血脉,不要整了。”

原来,两位老人不是野人,是山下高滩村村民,女的叫徐朝清,男的叫刘国江。50年前,19岁的刘国江和比他大10岁的寡妇徐朝清相爱,招来村民闲言碎语。为了那份不染尘垢的爱情,两人携手私奔至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远离一切现代文明,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为让爱人出行安全,刘国江在悬崖峭壁上凿下石梯,一凿就是半个世纪,共凿了6000多级。

探险队将这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带下山,并给石梯命名为爱情天梯。从此,不断有人上山探望这对隐居深山半世纪的恩爱夫妻。

11日中午,记者前往半坡头探访这对传说中的深山“野人”。中山镇场镇往四面山方向10多公里处有个叫长乐村的集市,过了这个集市,采访车沿着飞龙河畔在山沟里行进20多公里,没见到一个人。

大佛菩萨庙座落在河边,这里,任何交通工具都毫无用武之地。庙旁,一座七八米长的独木桥搭在飞龙河上,河对面便是半坡头山脚。

跨过这座被当地村民称为大木桥的独木桥,是片桫椤林。行走在松软的枯枝败叶铺成的小道上,身边是缓缓流动的云雾,桫椤树不时伸出枝叶,挡住去路。林间间或露出褐红色的岩层,这是属距今至少六千万年的丹霞地貌。

穿过桫椤林,眼前就是上山的石梯。路越来越难走,到后来,需手脚并用才行。有的地方是松木搭的桥,走在桥上,头上脚下全是翻滚的云海,感觉像在天上。大多数石梯建在悬崖峭壁上,路面不足一尺宽。有几处几乎是90度的垂直峭壁,行进时,上面的台阶快碰着鼻子。这些石梯硬生生嵌在巨石里,云雾中,竖直向上延伸。

天梯右边是令人望而生畏的万丈深渊,幸好左边峭壁上有人工凿出的一个个小坑,可以借力,石梯上也有凿子新凿的痕迹,撒满防滑的泥沙。同行的中山镇文化站站长刘栋林说,峭壁上的小坑叫手掰窝,这些都是细心的刘国江凿弄的。

两小时后,终于爬上半坡头山顶,粗略一数,竟爬了6000多级石梯。回望来路,刚才那些云雾已被抛在脚下,眼前一片丹霞流云,可看到万顷云海之上的座座山头,如临仙境。

“到了!”刘栋林说。密林深处传出一连串狗叫、鸡鸣。转过一道弯,眼前豁然开朗——一片菜地围着一幢低矮的土墙屋,一道山泉从屋前流过,屋顶上炊烟袅袅。一位老婆婆坐在屋前缝衣服,一位老大爷在地坝砍柴,一只大黄狗警觉地在屋前转来转去,一群鸡则悠闲地在菜地散步。若非亲眼所见,实在无法想像深山中居然会有如此仙境般的人间景象。

山里至今没通电,大白天屋里也一片漆黑,借着煤油灯,隐约能看见有三间房屋。屋里只有一些简单的自制桌椅板凳和木床,粗糙但结实,桌上一本发黄的毛主席语录特别显眼。

二人满脸沟壑纵横,牙齿掉得一颗不剩,但精神很好,互称“小伙子”和“老妈子”时,语气竟有些嗲。他们都穿着洗得发白的卡基布(老式蓝布衫),裹着厚厚的头巾,头巾边露出几缕青丝。

之前就听说徐朝清年轻时是大美人,记者不由多看了几眼:清瘦的脸庞嵌着一双大大的黑眸,满脸皱纹和松驰的皮肤掩饰不住昔日的风韵。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