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体称吕秀莲请辞因受排挤感到委屈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24:13

今年28岁的李振出生在株洲茶陵,从小就被人叫做“假小子”,亲戚送她的裙子从来不穿,其他女孩喜欢跳橡皮筋,她却喜欢和男孩子一起,拿着弹弓四处打鸟。

1995年从湖南农大兽医专业毕业后,李振开始找工作。由于外表气质看起来像足男孩子,而性别却是女性,很多企业的大门都向她紧闭。一气之下,她拿着弟弟的身份证,远赴温州寻找工作。在温州,一次她到女公厕小解,却被看厕人当做男人狠狠掴了一个嘴巴,骂她不要脸。从此,李振再没有上过女厕所。

生理性别与心灵性别的差异导致李振找工作屡屡受挫。李振说:“我感觉自己的心理是男性,却是女性的身体。这种不协调的感觉很别扭。”之后李振开始给自己服用雄性激素类药品,并开始查找相关变性材料,为变性做准备。

李振不善表达,喜欢通过交笔友的方式抒发内心感受。2000年,一个名叫小芳的杭州女孩成为李振的笔友。两人笔墨交流了三年,交流中,小芳觉得李振这男孩品行端正,为人踏实上进,现在很少有这种“男孩”了,终于在一次信件中透露了对李振的爱慕,并希望能见面。

2003年4月,两人相约在小芳的家乡杭州见面了。小芳请求李振留在杭州工作。虽然李振也喜欢小芳,但觉得自己的特殊情况无法给小芳应有的幸福。李振说,“当时,我有种‘欲爱不能’的感觉,怕耽误小芳的青春。”这件事加剧了李振做变性手术的决心。

第一次是刚刚完成的阴茎再造手术,用其自身腹部皮肤制造一条人造阴茎,缝合到相关部位,再造一个阴茎;第二次是从胸部抽取的10cm软骨植入阴茎,为适应术后性生活所需的阴茎挺拔,以上手术统称阴茎成形术,再经过子宫及双侧卵巢切除术、阴道切除术,届时,“她”就要变成“他”了。

“我渴望拥有正常的生活,娶妻生子,拥有完整的家庭。”李振憧憬着未来。目前,李振的理想是尽快完成手术,成为一个男人。但整个手术费用高达5万多元,家境贫寒的李振准备等手术康复后,出去打工赚足钱,再完成接下来的手术。

“等我老了,我想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告诉大家,希望大家对我们多一点理解和包容,给我们更多的帮助。”李振把自己的心路历程,写满了10多个日记本。(实习生孟晓翊记者卿永锋)

本报讯近年来,我省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驾驶公车或借用车辆的现象有所加剧,特别是一些领导干部违规擅自驾驶公车并造成交通事故,伤及无辜群众,有的甚至造成车毁人亡的惨剧,严重影响了党和政府形象,群众对此反映强烈。

12月6日,省纪委、省监察厅联合下发《关于严禁领导干部擅自驾驶公车的通知》,《通知》要求,领导干部一律不准用公款和单位车辆学习驾驶技术;一律不准以任何理由,擅自驾驶公车;一律不准利用职权向企业、下属单位和他人借用车辆并擅自驾驶。

领导干部确要开公车需经单位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同意《通知》要求,凡利用职权向企业、下属单位和他人借用车辆的单位和个人,必须按规定予以清退。确因特殊业务需要驾驶公车的,必须持有本人的汽车驾驶证照,经所在单位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同意,单位主要领导签署意见并报同级领导干部廉洁自律办备案。各级党委(党组)、政府要负责组织纪检监察机关、公安交警部门对领导干部持有驾驶证照情况,驾驶公车、借用车辆或私车情况,以及领导干部擅自违规驾驶车辆造成交通事故等情况进行一次全面清理。

领导干部违反交通法规要报纪检部门《通知》还要求各级公安交警部门严格对领导干部驾驶证照的发放和管理,严肃查处考证、发证过程中发生的弄虚作假、把关不严行为。对领导干部违反交通安全法规和发生交通事故的,在依法调查处理的同时,要及时向同级纪检监察机关报告,不得隐瞒不报。

领导干部擅自驾驶公车一律按违纪处理领导干部凡违反本通知规定,擅自驾驶公车或利用职权借用车辆擅自驾驶,甚至无证驾车、酒后驾车的,一律按违纪处理,纪检监察机关要视情给予组织处理或党纪政纪处分;造成车辆丢失或发生重大交通事故的从严处理,同时必须追究单位主要领导的责任。记者储文静

昨日上午,一辆黄色跑车在众人瞩目中缓缓驶到了四川大学望江校区第三食堂门口,正当人们感叹跑车的华丽之时,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打开车门走出的,竟是个手提破旧修鞋木箱的中年女士,只见她在食堂门口摆开摊子,扯起了嗓门喊着:“免费给同学们擦鞋,欢迎交流择业经验!”此举令过往的大学生个个瞠目结舌。疑惑中,一些同学提来了自己的旧皮鞋让她擦。言谈间,人们才得知:这位女士竟是位身家千万的公司老总!而她此行的目的,正是用行动启发和改变大学生的择业观念。

昨日上午11时许,四川大学望江校区,正值大学生们下课高峰,很多人围在食堂门口停放的跑车前议论纷纷:跑车的车主现在正用专业而熟练姿势,卖力地给大家擦皮鞋,难道她是为了体验生活?大学生们很难将跑车族和擦鞋人两者联系到一起理解。好在免费擦鞋的吆喝声对于寒窗学子很有诱惑力,不少人赶紧提来自己的鞋子要求修补。而在擦鞋女士十余米开外的另一个擦鞋人,面对这个从天而降的“抢生意者”,不时投来抱怨的目光。

川大学生会主席刘芯源也挤在同学们中间,跟大家一起与擦鞋女士交流起来。

刘芯源颇有感触地告诉记者,这几年来,高校毕业生人数呈逐年上升趋势,就业形势非常严峻,甚至还传出了诸如深圳硕士生开价月薪500元之类的新闻。而为了启迪和拓展毕业生就业思维,包括川大在内的市内各高校都相继请来张朝阳等IT精英或英特尔总裁贝瑞特给大家作演讲。这些成功人士的经历和奋斗之路,固然有其值得借鉴、推崇的一面,但似乎离同学们眼前的现实有些遥远。在这个选择多样化、竞争残酷化的时代,大家迫切想知道的是,在即将毕业时,究竟该怎样选择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通过各种途径,他们联系到了靠擦鞋起家如今已将连锁店开遍全国的李惠女士。颇富传奇经历的李女士听说请她为大学生作演讲,爽快地一口答应下来。谁知道当他们来到食堂门口迎接对方时,发现李女士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出场的!经过短暂的惊诧之后,同学们很快明白了她的用意,在擦鞋的同时纷纷与她互动交流起来。

不多会儿,老总开跑车来擦鞋的事情很快传开了,数百位同学争相前来到食堂前一探究竟。在不断的提问和回答中,一些妙语便诞生了。

学生:我们学工商管理的去搞鞋类美容经营,专业是对口了,可怎么对家里和周围的人说啊?难道我告诉他们说,我正在搞的是个事关十二亿人走路的伟大事业?

李惠:我今天并不是专为抢这位老兄的饭碗而来(指了指十余米外那位擦鞋匠),我想告诉大家的就是,其实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即便是皮鞋美容、服装干洗之类不起眼的行业,在做成规模产业后也蕴藏着极大的机遇和前景。

学生:创业都需要一大笔的资产,我们初出校门走向社会经验和资金都没有,怎么当自己老板啊?

李惠:其实打我从学校退学跨入擦鞋这行起,就从来没给人打过工,这也是我最骄傲的一点。虽然最开始很受气挨了不少白眼,但你坚持下去,会有人认识到你的价值的。从别人看上去很小的行业做起,逐渐积累自己的经验和人际网络,而当一个机遇出现时,要勇敢地抓住它。

学生:现在三流企业卖产品,二流企业卖技术、一流企业卖标准。你的公司属于哪一类啊?

李惠:我文化水平不高,但是说到行业情况还是清楚的,我从多年的经营中积累了对这一行的深刻认识。怎么说呢,我现在已从单纯擦鞋修鞋转到一方面对加盟者提供机器,一方面提供去皱粘补的各种专利药水,应该是既卖产品又卖技术的二、三流企业吧。不过我深信自己有卖标准的那一天,也希望你们对自己有信心有成功的那天,我们在都为自己努力。一旦你把一个小行业做成大产业的那一天,你拥有这个也就水到渠成了……李惠指着自己的跑车说这话时,人群里传出一阵会心的笑声。

今年42岁的李女士告诉记者,她出生在大邑安仁镇附近的一个贫寒家庭,虽然小时候成绩非常优秀,但当她念初一时,却因贫困不得不辍学做工。1998年她独自来到成都,在武侯区医院门口摆起摊子,做起了擦鞋营生。伴随她7年擦鞋生涯的,正是这只破旧木箱。这么多年来,有件事情一直令她刻骨铭心:她刚有些积蓄租下个门面做修鞋美容时,误将一位顾客寄放修补的昂贵皮鞋单据填给了另一顾客,为此她赔了此人3000元。当她千辛万苦提着找回的鞋子上门找到对方时,不料这家人竟操起晾衣杆把她打了出来,还一边骂道:“你没有文化,开错了单子该你遭!”

当初,在李惠承包工程的丈夫眼里,妻子自立门面擦鞋的生意简直就是小打小闹,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可是几年后,两口子年终合计当年所得时,丈夫惊讶地发现妻子做这行的收入竟是自己收入的数十倍之多!此后,凭着李惠的吃苦耐劳,她又在短短几年间抓住了机遇,成功地把生意从最初的一两个门面,扩展到了全国,打出了知名度。如今的她,已是在国内拥有2000余家擦鞋连锁,身家近2000万的公司老总了,她的经营从当初的扩大规模发展到了今天依靠出售技术和品牌,成为业内的一个传奇。

李惠说,她一直羡慕、崇敬大学生。每当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当代大学毕业生,因就业产生困惑、苦恼、冲动,甚至引发轻生悲剧时,她总想为他们做一些事情。几年前,李惠曾经去人才市场招工,几名大学生一开始勉强到了她公司,但做了一段时间后,面对周围压力不愿屈就做个“补鞋匠”陆续离开了。但是两年前,又有两名大学生到她公司去修鞋。自身的勤奋努力加上具有市场经营专业知识,如今他们都已经自立门户成了拥有4家店的老板了。

最近,川大学生会和四川大学生网向她发来了演讲邀请,于是她想出了这么个方法,告诉广大高校毕业生:“只要坚持自己的想法,放下架子,改变就业的门槛观念,就一定能成就自己的事业!”

本报讯(记者禄成聪)表面上从事跳舞娱乐的舞厅,实则容留大量廉价卖淫女,舞厅沙发上公然进行卖淫嫖娼活动,里面还专门设有放映淫秽光碟的录像室。7日晚,南岸区公安分局突击检查上新街一舞厅,现场抓获两对正从事交易的男女。目前,该舞厅已被勒令停业。

12月6日,民警侦查到大量可疑人员频繁进出位于上新街转盘的“蝶舞”舞厅,其中有多名女子疑似从事色情服务。

7日,南岸公安分局对全区歌舞厅突击检查,樊兴渝副局长带领近30名民警展开行动。当晚9点半,6名便衣民警购买了2元一张的门票进场,20多个妖艳女子就围上来:“大哥,20元就随便耍!”便衣民警都以还要等朋友来等理由拒绝了。

民警发现,整个舞厅大厅大约有200多平方米大。大厅远离进门方向约100多平方米的一半地方,无一丝光亮摆了近10个木沙发。这时,便衣民警在舞厅右角落木沙发上发现一对男女正在交易。

另一组民警不动声色坐在一张长沙发上,一中年女子刚拉到一男子坐在这张沙发上。两人刚坐下来,顾不得旁边坐着的便衣民警,便迫不及待地“交易”。

便衣民警随即电话向外围民警发出信号,同时将两对卖淫嫖娼男女抓了个现行。“清查来了!”突然有人大喊起来。顿时,舞厅内近200人向进门处跑去,但被外围民警全部堵在舞厅里。

此时,一舞厅工作人员飞快地往大厅里跑,两民警立即将其扑倒在地。于是,民警往该男子奔跑方向搜查,发现最左边阴暗角落处还有一扇门,门内是个约20平方米的小录像室。录像厅当时没放录像,但民警在一楼售票处柜子里搜出30多张淫秽光碟。据查,该录像室在深夜时分长时间播放黄碟。

而大厅里,随地都是嫖客用过的避孕套和卫生纸。随后两对卖淫嫖娼男女、两名舞厅工作人员和老板被带到龙门浩派出所,南岸警方当场勒令舞厅停业。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此案。

中新网12月10日电《瞭望》刊载文章指出,改革开放以来,在调动地方积极性发展经济上,中国已成功创造出一个“万马奔腾”的良好局面,而如何维护中央政令统一,进而维护国家发展大局,成为另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

文章称,在经济发展的同时,社会发展不平衡的问题逐渐显现出来,政治体制随经济发展而改革的现实要求也摆上桌面。分税制后,中国中央政府的财政收入大幅度增加,掌控经济大局的能力不断增强。这是研究和厘定中央与地方政府财权、事权如何分工的有利时机。对此,中央明确指出,必需依法规范中央与地方的职能与权限,正确处理中央垂直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关系。

有学者指出,中央与地方关系的核心,是政治体系内以一定利益关系为基础并体现一定利益关系和权利结构的关系,它直接关系到国家统一、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对幅员辽阔,发展不平衡的中国而言,在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既调动地方的发展积极性,又维护中央权威,是一道严肃的政治命题。

文章分析指出,为此,来自高层的信息表明,在“十一五”期间,要坚持统筹区域发展的方针,维护中央权威与调动地方发展积极性不可偏废。在经济规划上,中央政府将根据优势互补、整体协调的原则,对各个区域经济进行规划、指导和管理,根据不同区域的资源状况、发展潜力、地区优势实行有区别的区域发展政策,并保证区域发展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

在区域经济管理体制上,将调整中央与地方的管理职能,协调中央与地方的利益关系。在重视经济手段的前提下,充分运用行政手段,发挥中央政府的组织、协调、调控、指导、行政执法和经济杠杆功能,调动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在确认地方利益的前提下,适当加强中央政府的财力、物力,明确划分和严格界定中央和地方的权力,逐步完善中央和地方的分级管理体制。

在财力分配上,中央政府将建立规范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并通过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环境,通过改革、调整逐步取消某些不利于缩小地区差距的经济特权,促使中西部地区以平等身份同东部地区进行经济技术交流与合作。

中央政府的目标,是在处理地区间协调发展问题上,具有强有力的政策调控工具,能够防止地区经济差距过大带来的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中央政府作为宏观经济的管理者,利用经济法律手段及行政手段调控经济运行,实现整合各方利益,保障经济平稳运行,最终实现经济要素的最优配置和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

文章强调指出,上述表述,是对下一步中央、地方职权规范的框架设计。这将是一个在统一权威之下,逐步摸索,不断完善的过程,有大量的细节与内容有待一步步理清。而这也正是需要集中社会各界智慧努力探索的重大课题。

上周一(11月28日),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了黄陵县某学校十余名女学生被轮奸、猥亵案。

半年前,两个歹徒酒气熏天地走进陕西黄陵一所学校的大门,闯进女生宿舍,轮奸、猥亵了十多个年仅十多岁的女生。整个过程,没有反抗,没有援救。

此案的开庭审理,再次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在青少年权益保护上,我们的措施是否完备?还有哪些欠缺?

12月7日,记者重访这所学校,加强门卫、增加校警、增开生理课和自救课———学校的亡羊补牢措施似乎做得很好,但令人担忧的是,在没有发生类似案件的其他学校,对于开设如何防范性侵害的课程,学校领导和老师们一直讳言。

黄陵,塬上,北风刮来,空中像飘着无数小刀子。半年前发生在这里一所学校的强奸、猥亵少女案,至今还挂在人们嘴头。

3月24日,天刚麻麻黑,3个小伙子走进店铺,点了菜,然后打开自己拎来的酒瓶,喝将开来。

酒干菜净,3个人都歪歪斜斜的,其中两人跨上一辆摩托车,往星星沟方向走了。

3月25日,天亮了。塬上一所学校女生公寓的保洁员起了个早,走进一间女生宿舍,准备打扫卫生。她发现,地面上扔着一个空烟盒,还有一摊呕吐物,散发着刺鼻的酒味。门口地面上,还扔着两个裤头。一丝不安,从她脑际掠过。

“我叫她们脱衣服,她们不脱,我就用拳头在她们脸上打,掐她们的脖子,咬她们。”一个歹徒被抓获后曾经这样交代。歹徒猖狂至极,从夜间12时到次日凌晨4时许,他们在女生的床铺间穿梭,轮奸、猥亵女生11人次。

另一个女生提出3个条件:第一,把她掐死;第二,让她从楼上跳下去;第三,从她床上滚下去。歹徒看她样子挺“凶”,只好作罢。

3月27日中午,范长江干完活,正在与主人家打牌。门口进来一个人,问范:粉刷一个窑洞得多少钱?范答:“200元。”来人一把绰住范的手腕,一边往外拽,一边说:“咱们出去商量一下价格。”

校警名叫杨斌杰,退伍军人,“事情发生后才来学校上的班”。好说歹说,记者还是不得进门。

3月24日夜,两个歹徒就是从大门口进去的。“校长把牙咬得咯嘣响,给我们下了死命令,不准陌生人进校门!”杨斌杰说。包括他在内,学校现在有3个校警,昼夜换班看紧门户。全校所有的男教师,也被编成若干小组,轮流参加夜间巡逻。

这是个优秀的中学教师,获得过很多荣誉。虽然担任着校长职务,但至今还担任着物理课教学。

———我们每两周给学生上一次法制课、一次心理健康课、一次自救自护课;

一个学校所能尽到的“亡羊补牢”之策,他们似乎都想到了,也在努力实践着。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