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飞船总设计师:神六后中国航天面临极大挑战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8:08:54

相貌娟好、报称浸大四年级学生的女事主(二十二岁)昨在庭上供称,案发日傍晚与数名同学搭火车,列车驶至大围站时她突然感到臀部被人快速捏了两下,事主回头见被告的手正放在她的臀部,事主即捉着被告衫袖并高呼。

事主的同学听到呼救后实时上前查看,各人簇拥着被告下车,再通知站长报警。事主形容事发时车厢不算挤拥,被告对指控一直默不作声,没有否认,事主则感到很害怕及“恐怖”。

否认控罪的被告自辩时反驳,当时车厢挤得几乎“人贴人”,他右手紧握扶手,左手垂下,当列车到达大围站后他将身体左倾以让其它乘客落车,被告欲下车时却遭事主捉着指控非礼,令他大感诧异。

被告续称,当时他立即高举双手表明清白,解释:“车好挤好多人,不要冤枉我!”最终决定跟众人下车等站长处理事情,期间从无想过逃走。

裁判官黄汝荣裁决时直指被告的供词充满漏洞,将被告定罪后表示对事件感到遗憾,又透露被告上次因非礼罪被判感化时,曾接受心理治疗并已治愈。辩方则将中大学生事务处及老师撰写的求情信呈庭,表达被告年轻上进,望法庭轻判。被告现还押至二月七日判刑。

香港医务委员会发言人表示,现阶段未能确定有刑事案底的被告于毕业后,能否成为注册医生,因申请成为注册医生的人士,需以书面形式申报刑事纪录,注册组经初步征询后会决定是否将申请转交委员会进一步跟进。

对于过往曾否有刑事案底的申请人获批注册,发言人回应称未有有关资料。

2005年5月的一天,犯罪嫌疑人巴音克鲁布在网吧遇见了初中生小玉和小英。后经聊天,小玉和小英对善谈的巴音克鲁布放松了警惕。在网吧玩了一小时后,巴音克鲁布请小玉和小英去家中作客。小玉和小英未假思索就答应了。之后,三人来到位于博乐市友谊路州客运站附近一出租房内。进房后,巴音克鲁布将一片春药放在雪碧里递给被害人小玉和小英喝下。当晚,巴音克鲁布、陈仔武、李某(在逃)三人将被害人小英、小玉带至89团七连巴根的奶奶家,之后,陈仔武、李某二人强奸了被害人小英,巴音克鲁布也准备对小玉实施强奸,但因小玉反抗而未得呈逞。

第二天,犯罪嫌疑人巴音克鲁布将被害人小英带到89团七连海某的家中,以威胁的手段再次将小英强奸。

事后,小英和小玉都被放回家,在临走时,犯罪嫌疑人巴音克鲁布威胁俩人“只要敢说出去,就把你俩弄死”。就这样,小英和小玉回到了学校,没有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就当警方找到她俩时,她俩还死不承认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在采访的当天,记者在警方的安排下,见到了一位差点被活埋的受害人小梅。小梅见到记者时,刚刚平静下来的她又开始紧张起来。她不愿意回忆过去发生的那一幕,只对记者说了一句话:“那一刻,我至今也不能忘记。我差点被活埋!”

据警方介绍,2005年7月23日凌晨4时许,犯罪嫌疑人陈仔武、巴音克鲁布、吴金河、李某(在逃)、杨斌等人预谋驾驶89团高魏军的红色普通型桑塔纳在博乐市团结路清真寺对面的巷子里将被害人小梅狭持上车后拉至博阿公路89团路口北侧便道向北约2.5公里处戈壁滩上。

陈仔武、巴音克鲁布、吴金河、李某(在逃)、杨斌等五人依次在车内强奸了被害人小梅,至凌晨6时许,陈仔武等人预谋将被害人活埋在戈壁滩里。

陈仔武和巴音克鲁布又驾车回到89团团部将温杰接上,又从他人处借了两把铁锨,将温杰拉至博阿公路以北的戈壁滩上,温杰到后又在车里对受害人小梅实施了强奸。

与此同时,陈仔武、巴音克鲁布、吴金河、李某(在逃)、杨斌等人已用借来的铁锨挖好了一个长约1.6米、宽约0.5米、深0.5米的坑,在温杰强奸完小梅后,将被害人小梅拖至事先挖好的坑里,并向并向被害人身上埋土,因听到有车经过的声音而停止掩埋。后他们又看见有人从这里经过,又将小梅从坑中拉起来,穿好衣服,带上车拉到90团路口处将被害人小梅弃于路旁而逃走。

记者从警方处还了解到,在小梅被害后的第五天,陈仔武、吴金河、巴音布鲁克向杨斌谎称小梅让每人交3000元私了为名,从杨斌手中诈骗了3000元后,三人将钱平分挥霍。

小梅在回答记者为何不报案的原因时说:“名誉对女人来说太重要了,如果,我报案了,让别人知道我的事,我将咋活下来,能忍就忍吧。”

在这起系列案件中,有一名司机也因涉嫌盗窃而被起诉。司机名为马国庆,今年30岁。

起诉书中称,2005年7月的一天,陈仔武、巴音克鲁布、吴金河、马国庆等人带着小兰、小菲、小华三人乘马国庆的新G-07855号车到89团十一连路上喝酒,酒喝完后巴音克鲁布、马国庆离开去买酒时预谋强奸孙建华,俩人在89团药店买了三包春药放在红酒里,让小华喝下去,马国庆见小华喝后没有反应,以为以为春药未发生药效而回家,当晚巴音克鲁布在小华的寝室内强奸了被害人小华。

同年7月20日左右的一天凌晨1时许,陈仔武、吴金河、巴音布鲁克、杨斌、李某(在逃)五人开着借89团高某的桑塔纳窜至81团三连4号井房盗的75KW的变压器,价值660元。后又窜至84团二连陈某看管的4号井房盗的115KW变压器价值1080元,同时盗的8袋尿素、价值584元。

当晚,五人将盗来的变压器和尿素放在叶某家其家中。次日五人又包乘马国庆的车从叶某家其家中拉走赃物,后将尿素以每袋65元的价格卖给了89团八连的武某,当晚又将变压器放在马国庆家中,第二天陈仔武和马国庆一起将变压器卖到吴某超处,卖得赃款800元被二人分了。

案发后,马国庆在向警方的供诉中,将自己做案的动机怪罪于自己的歹念。他说,他是干个体司机的,挣的钱不是很多,但在当地也是个很富裕的人。他悔恨自己“太傻!”。

据警方介绍,在这起系列案件中,嫌犯的文化水平都很低,只有因涉嫌包庇罪的黄某具有大专文化。今年31岁的黄某在看守所内向警方写了一份5000字的自白书。

黄某系农五师89团治安员,年收入在3万元以上,这是在当地一份打破头都争着干的岗位。他在自白书上写到:“我曾拥用过美好的生活,全被我的一念之差所打破。”他说,他和陈仔武同属一个团场,关系也不是走得很近。但当听说陈仔武在外边干了违法的事时,“我知道向其通风报信是犯罪,但是,我怕向警方报告后,团场的人指我的脊梁骨,我不能承受,只好就这样做了。”

黄某进入看守所后,认真学习了有关法律知识,才写出了自白书。黄某在自白书中写到了悔恨。他说:“如果不是义气用事,我也不会进班房。但一切都悔之晚矣,太晚了。”

在采访中,由于犯罪嫌疑人的案卷已转送到检察机关,记者未能采访到有关犯罪嫌疑人。

但是,记者还是从犯罪嫌疑人陈仔武等人的口供中,发现了他们作案的动机。犯罪嫌疑人陈仔武在口供中有这样一句话:“当我和李某第一次对小玉施暴完后,我还有些害怕,但是,没有几天,我看受害人并没有报案,也就胆子大了起来,一次次作案。当后来,我就觉得干那事,很有刺激性,也就上瘾了。”

而犯罪嫌疑人巴音克鲁布在口供中谈到作案动机时说:“我和朋友一直已能玩多少个女性而为荣。在这起系列案件中,有的受害人都是朋友曾经侵害后又让给我做,我觉得很刺激。也就这样,我们几个人有了约定,不管谁弄到了女性,就要互换着玩耍。”

办案民警对记者说,这些犯罪嫌疑人在做案中,还有一个约定,遇见做小姐的人,就弄死,不留活口。他们认为,小姐是该杀之人,也是为了刺激。警方还说,由于,受害人胆小怕报复,从而让这些犯罪嫌疑人一次又一次地行恶成功。

据警方介绍,自2004年5月以来,以陈某为首的19名犯罪嫌疑人,在博乐市区及团场作案达16起,其中,抢劫轮奸案就有10起。博乐市公安局负责人称,这是博乐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恶性案件。光案卷笔录就达2225页。这位负责人还对记者说,在这一系列的强奸案中,遭到侵害有8名女性,其中,既有学生、也有老师。

令警方更为惊愕地是,有的人不止一次被轮奸。但是却无一人及时报警。博乐市公安局负责人沉痛地说:“如果,第一位受害者在遭到侵害后能及时报案,这伙嫌犯也不会到今日才被抓。”

2004年5月份的一天晚上21时许,犯罪嫌疑人巴音克鲁布、阿布勒江、李生强、蒙克巴特、赛尔克别克等五人在89团七连阿布勒江家中,经预谋巴音克鲁布和蒙克巴特依次将被害人小梅强奸,后五人又经预谋将被害人小花灌醉后,巴音克鲁布强奸了被害人小花,李生强欲实施强奸时,因生理原因而未遂,后蒙克巴特又强奸了小花。之后,阿布勒江准备强奸小花时,小花因醉酒而呕吐,在离开房间后,阿布勒江又在屋外强奸了小花。

2005年6月的一天,犯罪嫌疑人陈仔武、巴音克鲁布、吴金河、贾方勇四人在89团小学部后的一间出租房内经预谋将被害人小芳、小婷二人灌醉后陈仔武、巴音克鲁布、贾方勇三人对小芳实施了轮奸,吴金河对小婷实施了强奸。

2005年6月底的一天,犯罪嫌疑人陈仔武、吴金河二人在89团小学部后的出租房内经预谋在小婷的酒中放入药物,迅速将小婷灌醉后,吴金河、陈仔武依次对被害人实施了强奸。

2005年7月中旬的一天,下午16时许,犯罪嫌疑人陈仔武、巴音克鲁布、吴金河、三人预谋强奸小婷,巴音克鲁布、吴金河二人将小婷骗至89团小学部后出租房,吴金河先与小婷发生性关系,之后,陈仔武又用威胁的手段将被害人小婷强奸,最后,陈仔武又与贾方勇将被害人小婷轮奸。

2005年9月中旬的一天晚上,犯罪嫌疑人木拉提拜克将被害人小英骗至博乐市达勒特镇小学对面冒某租住房内,木拉提拜克在房内先后强奸了两次小英后,小英已解手的借口才逃出了出租房。

记者在博乐采访中,没有感觉到警方对破获此次系列案件的兴奋心情,反而不止一次听到警方的叹息声“假如,没有人报案,案件还要发生多久?”。

据办案民警介绍,在这起系列案件中,还有一起案件未能侦破。虽然,犯罪嫌疑人交待了,但是警方一直没能找到受害人,没有受害人的证词,就不能定犯罪嫌疑人的罪。而且,此次系列案的侦破全靠红红报案后才得已成功。而在这之前,已有7名女性被害。

警方向记者做了一个假设,如果,红红遭到侵害后,也不报案,那么,还将有多少女性遭到侵害?为此,警方高兴不起来,办案民警的心里都压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块,“为啥受害人不积极报案?”

在记者采访完毕,警方希望通过此案提醒市民,在遭到不法分子侵害后,应立即向警方报案,既保护了自己也避免让他人再遭受侵害。

新疆天宇律师事务所王次松律师针对本案中的受害者不报案的问题,做了点评。他认为受害而不报案不是一件小事。它反映出一些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这些问题得不到重视,仅靠公安,难以从根本上解决社会治安问题。

在本案中,有些受害人确存侥幸心理,认为自己被侵害一次,纯属偶然。也有得是为了自身的名誉,找警察报案,嫌麻烦。但如此做法,实际上纵容了罪犯的嚣张。还有的受害人认为报了警,未必就能破了案。但我们得理解公安部门,他们是人不是神。本案中的警方一直在努力。一些案件难以突破,可能就是因为公安部门缺少你所掌握的一点点线索。你不报案,他不报案,歹徒猖獗,公安又怎能奈何?

王次松律师说,只有把治安当成大家的事,每个人才会安全。“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如果人人都视而不见,老鼠就会反过来咬人。这个人,可能就是你、我、他。所以,有些话应该重提:保护自己,就是保护大家。反之亦然。有一点嫉恶如仇的勇气,对自己是有好处的。就像这篇报道中那位令人敬佩的红红,她首先就是受害人。为了不让其她人再遭侵害,她报案了。如若不然,还不知有多少人还会受害。文/图:北疆新闻中心记者孙虹杰通讯员熊红久

对于飙升的煤气价格,广东省物价局的一位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确实存在乘机炒作牟取暴利的情况据悉,部分气商提前以较低的成本储存液化气

“目前气价高涨,除了国际液化石油气价格高涨之外,我可以明确地说,确实存在一部分经营商人为炒作,牟取暴利。”1月上旬,广东省物价局市场监督部门的一位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从去年10月份以来,广东、广西、海南、福建等华南省份的液化石油气价格涨势不减,1月中旬广东省物价局放弃把价格作为直接干预目标,并开始实施“进销差率”,比如在零售环节,批零差率不得超过4%(不含送气费)。也就是说,一瓶燃气,零售商的进货价如果是100元,则零售价不超过104元(不含送气费)。

但调控气价以后,珠三角各地的煤气价格更是飙升不止,到目前为止15公斤液化石油气价格最高已经出现130元的高价,是三个月前的两倍,广东省阳江、东莞两市更是全城“断气”数天,“气荒”隐现华南(见《第一财经日报》1月17日A5版)。

对于这场与往年相比十分反常的价格涨势,企业普遍把原因归结为国际油价上涨迅速。广东省物价局副局长马壮昌日前表示,广东省八成液化石油气靠进口,而到目前为止,国际液化石油气离岸价格已经超过每吨650美元,加上运费和税收,到岸价格为每吨6800元,按每吨液化气只能灌68瓶15公斤瓶装液化气计算,目前每瓶瓶装气的成本已经接近人民币100元。

但是对于这个解释,不少专家表示仍有疑点。中山大学岭南学院金融系教授王燕鸣说,由于人民币升值,100美元的货物以前折合人民币830多元,现在只需要人民币806元,虽然人民币升值幅度不如液化石油气上涨幅度那么大,但是还是存在一部分降低成本的作用,而现在液化石油气经营企业对此只字不提。

记者联系的多位广东省燃气经营公司负责人,他们均表示此话题目前太敏感,不愿接受采访。在广东省燃气企业自治协会——广东省燃气协会的网站上,记者发现网站公布的燃气价格,内容并不向公众开放,只有经过注册,并获得验证之后才能查看。而记者了解到,只有燃气经营企业才能通过验证。

此前,广东省5家经营部门和燃气企业表示,去年底今年初,欧洲大部分地区气候寒冷需求量大增,导致出口到韩国、日本和中国内地、香港等亚洲地区的液化石油气数量锐减,因而国际气价上涨迅猛并导致内地气价飙升。

但是记者从香港文汇报总部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香港的煤气价格一直都很平稳,该报社驻广州记者站的一位记者表示,香港煤气价格风平浪静,没有任何上涨。

对于飙升的煤气价格,广东省物价局的一位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确实存在乘机炒作牟取暴利的情况。

此外,知情人士透露,这段时间国际煤气较高的价格并非就是当前内地燃气企业的成本。据这位知情人士透露,广东一些大型燃气企业都有储罐设备,在液化气生意黄金时节到来之前和国际气价较低的时候,气商都会提前以较低的成本储存液化气,并非一手进货一手卖出。

当天卖出的液化气,并不是当天从供应商手里买到的气源,而是此前的库存。因而,气商对于卖价有着重要的主导因素。而提前储备气源,等到市场供不应求时再高价卖出,其行为确实有投机炒作的嫌疑。

广东省燃气协会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的国际气价的确并非当前成本,厂商确实在价格较低的时候会以较低的成本存储液化气。

“厂商的液化石油气存货随着国际油价的变化,在手上每时每刻都有一个价值变化,就像股票一样,价格是由市场供求决定的,它现在就值这么多钱,没有人愿意降低价格卖出。

这位负责人同时表示,燃气行业是一个资金密集型的行业,厂商要面临很大的风险,现在的价格是对高风险的一种补偿。如果按照去年广州市物价局的“呼吁价”出售的话,每船液化石油气厂商要亏损两三百万元。

本报讯昨日上午,河南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举行第二次大会。

大会听取了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长铎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徐光春的委托、代表省十届人大常委会所作的省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和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李道民所作的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尚宇所作的省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