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痛批陈水扁浪费“台独”时间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5:32:18

昨日13时50分许,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对面的人行道上,一名身穿绿衣、白裤的女子突然被一名男子挟持,警察随后封锁了现场。记者现场看到,在金碧路路中间,该男子正用左手紧紧地勒着女子的脖子,右手用一把匕首紧紧顶在该女子的颈项处。该男子情绪激动,额头上青筋暴起。

现场上百名警察将该男子团团围住,昆明市公安局和五华分局的领导也都赶到了现场进行指挥。

一名姓张的目击者告诉记者,事发之前,这名男子早已等候在那里了,从两人的对话中,听出他们俩人以前是一对恋人。

14时10分,该男子勒着女子,一步一步往西移动,边环顾边大声说:“不许过来,不然我杀了她。”只要有人稍微靠近一点,该男子便使劲地踢人质的膝关节处,使其呈半蹲状态,并用力地将匕首顶在人质的衣领处。该男子一用力,人质的衣领便往下凹入一分。

公安局领导边稳住持刀男子,边商量对策。“你不要冲动,什么事都好商量。”现场领导通过喇叭说。

“我不打算再要这条命了,是她毁了我一生。”该男子不断地将刀举起说。

14时15分,该男子缓缓向西移动,已经到了靖国路口公交车站台旁边。围观群众越来越多,为了维持秩序,上百名警察里外两层排成人墙,第一排警察站在最里面公交车站台上,第二排警察则站在金碧路边上,阻止围观群众靠近。此外,数名便衣警察也隐藏在了群众当中,试图救出被挟持的女子。

“给我一辆车和一部手机,我要带她到她家里,让她父母给我一个交代。”14时20分许,该男子提出要求。公安局的领导立即叫人为其准备了一辆警车,并将警车附近的警察全部撤走。

随后,该男子用刀顶着人质的脖子,一步一步移向警车。到警车旁边,他用脚勾了几下车门,发现无法打开,便又重新退回了金碧路路中间,要求警方将车门打开并发动引擎。由于警方事先有所准备,汽车无法发动。该男子情绪立即变得异常激动,要求警方立即另外准备一辆越野车,如果在一定时间内见不到车子,他便将刀一刀刀刺在被挟持的女子身上,直到该女子死亡为止。

李先生是现场的第一目击者,也是第一个报警的人。他说,事发时,他刚好坐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对面。13时50分许,一名身穿绿衣、白裤,手拿一个紫色手提包的女子从该医院出来,一名早已等候在附近的男子立即冲了上去,迅速用左手勒住了该女子的脖子,并将一把10多厘米长的匕首顶在了该女子的脖子上。这一变故吓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我叫他不要乱来,劝他把匕首放下。”李先生说。随后,李先生悄悄绕到了该男子的后面,几次试图夺下他手里的匕首,但都被该男子发现,只有放弃,随后报警。

直接冲上去解救?不行!解救人员距该男子有很大的距离,一旦失败,人质将有危险。

用手枪击毙挟持者?不行!使用手枪很容易被发现,一旦该男子发现有枪对着他,他很可能做出冲动的事情,现场群众很多,也容易出意外。紧急时刻,公安局的相关领导立即部署了解救方案。

14时50分,该男子看车子还没有来,气愤之下一刀插在了被挟持女子的右腿上。该女子一声惨叫,脚下一软,几乎瘫倒在地上。持刀男子紧紧地勒着她的脖子,重新将她提了起来。围观群众大声惊呼,有人已经紧紧握住了双手,不停地为女子祈祷。

为了防止持刀男子再次伤人,公安局相关领导立即下令为该男子准备车子,并以交通全线中断为由,稳住该男子,为救援行动争取足够的时间。同时,警方的救援行动正悄悄展开。

14时51分,一名狙击手悄悄来到了记者所在的靖国路口公交车站台上,在人群中伏下。3名便衣和其他警察来到人群中掩护他。在狙击手的身后所有围观的群众被疏散,一名荷枪实弹的特警正在狙击手旁边戒备。

该狙击手先是调整了一下卧姿,接着便将枪管轻轻从前面负责掩护的警察脚间穿过,之后便一动不动了。此时,一名警察小声地向身边的领导汇报:“已经瞄准了。”在场的所有记者都屏住了呼吸。

同时,警察迅速将在狙击手枪口对面围观的群众疏散。公安局一名领导小声地对狙击手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开枪。”

15时07分,持刀男子眼看所要的车子一直未到,便向谈判专家发出了最后“通牒”:“车子再不来,我就杀了她。”相关领导一边称车子已在路上,一边部署另一套解救方案。

15时10分,一辆载有4名特警的警车开进了现场。警车经过持刀男子身边时,减慢了速度,车里特警的视线一刻也没离开过持刀男子手里的匕首。车停稳后,4名特警分别从4道门走出,呈包围状慢慢靠近持刀男子。

“你不是要车吗?钥匙在这里,你过来拿啊。”说话间,4名特警已经将该男子包围,4人与该男子的距离仅1米。

持刀男子朝车子的方向微微挪动了一下脚步,又开始犹豫,此时,该男子前方的一名特警朝着他迈了一步,并立即缩回。该男子见状后,立即高举起手中的匕首,试图刺向人质。就在此时,站在持刀男子身后的一名特警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该男子持刀的右手。同时,另外的特警和其他警察冲了上去,按翻该男子,并解救出了被挟持的女子,现场立即响起了一片欢呼声和掌声。据悉,一名特警右手不慎受伤。

被成功解救出的女子被警察带到了车上,她始终不说一句话。隔着车窗,该女子看上去十分镇静,表情木然。在被抓后,持刀男子放声大哭,并大声叫喊着“她毁了我的一生”,直到被警察带上警车。

15时13分,成功获救的女子和在解救过程中受伤的警察一起被送到了省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随后,交通恢复通畅。

昨日14时25分,近万名围观的群众把现场围得水泄不通,公路上黑压压的人群,两边大厦和楼房里探出不少头,就连房顶上也站了不少的人。由于围观群众太多,金碧路的交通已经中断,现场两边的公路已经被警方封锁。在金碧路与青年路的交叉路口,所有车辆都已经禁止朝金碧路上通行。

14时45分,持刀男子的情绪突然非常激动,稍微一有人晃动,嘴里就叫着,身体不停转动并使劲扭动,而人质双脚几乎瘫软……情况危急,警察开始对人群进行强制性疏散,“退后!退后!”群众忙向后退,包围圈又逐步扩大,该男子稍微平静了点。记者在人群中,不断听到群众的议论,有的说,何必呢,要闹得你死我活,不能好好解决。有的说,我以为是在拍电影,没想到是真的。有的说,这场面,我可是头回看到,心里害怕。但大家都在为人质祈祷。

“要求一个‘终极答案’也许太苛刻,但总该有些阶段性成果。”北京理工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胡星斗19日对记者说,中国百姓在今年见证了公共领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而有关部门不应该让公民将种种“悬念”带到明年。

环评留下悬念———国家环保总局新年伊始即以强硬姿态进入公众视线,“黑名单”叫停总投资额1179.4亿元的30个大型项目。但是,源头治污何时实现?

教育留下悬念———教育部原副部长张保庆曾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怒斥教育收费问题达45分钟,公开点名批评8省市不重视助学贷款。然而,贫寒学子真的不愁学费了吗?

焦头烂额了一年的安监总局留下悬念———“救火队员”忽东忽西、李毅中几番怒斥,而矿难依然此起彼伏。

连刮了几年的“审计风暴”同样留下悬念———审计长李金华一再推出爆炸性的审计报告,却面临着西西弗斯式的无奈。

“不论是‘审计风暴’还是‘环评风暴’,关键是看最终结果。”胡星斗说。近年来,有关部门已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李金华、张保庆、潘岳等“个性高官”也让人眼前一亮,但教育、环保、安全生产等领域依然存在诸多问题。

“中央政策大晴天,下到地区起点云,传到县里变成雨,落到镇里淹死人”———地方上的“肠梗阻”,被视为“悬念”悬而难解的重要病因。张保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陈,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政令不通,“中南海制定的东西有时都出不了中南海”。

“利益关系上的错位,导致了地方的消极应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认为,这与行政监督、资源配置和行政立法有关。

更根本的原因,在于经济发展规律。国际经验表明,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后,社会问题就会大量出现。地区之间、城乡之间以及不同人群之间的收入差距,将在较长时间内持续扩大,社会阶层也将随之剧变。中国正处于这样一个转型期:价值观日益多元、阶层利益分化、社会矛盾多发……

而这些难题,显然不是几个或几十个“个性高官”、“良心官员”就能解决的。

“种种悬念的真正‘落地’,是对执政能力的考验,是对各项制度建设的考验,也是对社会素质的考验。”胡星斗说。

种种难题,如何破解?专家认为,政府首先必须完善各个领域的相关制度。不论是环保、教育还是安全生产等领域,都还面临着监管难题,相关措施难以落到实处。

同时,目前“自上而下式”的问责方式亟须完善。“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重视矿难的政府,为什么矿难就是压不下去?因为煤矿太多,上面很难监督日常生产。”胡星斗建议,应该建立一个自下而上的监督问责机制,并使公众拥有充分的知情权。“让制度迫使地方官员自己去努力解决问题。”

“政府要敢于正视存在的问题,敢于担当,并想办法解决。”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石志夫说,政府要与社会形成合力,系统化地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尽快给“悬念”找到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法。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张国清):日本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干事长鸠山由纪夫19日在东京发表演讲时再次驳斥了民主党党首前原诚司的“中国军事威胁论”。

鸠山由纪夫说,“中国现在的军事力量‘基本上是属于防御性的’,我们只要相信了这一点,也就不会把中国的军事力量看作是威胁了”。

自8日在美国华盛顿发表演讲开始,前原诚司曾在多种场合宣扬其“中国军事威胁论”。对此,鸠山由纪夫本月15日曾对前原的言论予以了驳斥。但在16-17日举行的民主党全国党代表大会上,前原仍大谈其“中国军事威胁论”,并在会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不打算撤回自己的言论。目前,民主党内针对前原的批评在不断增多。

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能源合作正在超越石油和天然气的范畴,向火力发电等领域扩展。

据报道,双方正考虑在哈萨克斯坦的大煤田建一个世界同等级中最大的火力发电站,解决当地缺电问题,并满足中国国内用电需要。

中国要在哈萨克斯坦建设火力发电厂的消息是哈萨克电力部门的一位“知情者”向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透露的。他说:“中国提议建设一个总装机容量为8000兆瓦的地区级发电站以及一条通向中国的高压输电线路。如果建成,这将是世界上同一等级的发电厂中规模最大的。双方为此专门设立的工作组经过研究后已经得出结论,认为这个项目是可行的。”

据透露,目前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专家正在搜集必要的数据,准备进行初步的可行性研究,此后两国的联合工作组将就项目的建设周期等具体问题做出决定。

知情者还称,中国已准备为整个发电站项目及高压输电线项目“提供完全的资金”,但哈萨克斯坦政府还在考虑自己应该在项目中占有多少份额。据悉,中国建设的发电站将位于哈萨克斯坦的埃基巴斯图兹煤田,这一地区已经有不少火力发电厂。但是,中国建设的新发电设施将完全另起炉灶,而不利用业已存在的任何发电厂。

“事实上,”赵华胜教授透露,“中亚的一些国家如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一直都想向中国出售水电资源。”不过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什么具体的进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的西部并不缺电。

哈萨克斯坦不仅有巨大的油气储量,煤炭资源也非常充足。在原苏联时期,哈萨克就是联盟国家的第三大煤炭基地,位于其境内的埃基巴斯图兹煤田和卡拉干达煤田分别为原苏联的第三大和第四大煤田。

据悉,埃基巴斯图兹煤田的褐煤储量有100多亿吨,采用露天开采方式,设计年生产1.2亿吨煤,全部就地发电。原苏联政府早就规划要在当地建6座装机容量分别为400万千瓦的大型火电厂,所发电力送到2300公里外的莫斯科,一条输电线路可送600万千瓦。在1990年苏联解体前,一座电厂已全部建成并开始向莫斯科送电,另一座在安装设备。由于规模大,每发1度电的成本只有一个戈比,经济效益很好。

但是苏联的解体和哈萨克斯坦的经济状况使得埃基巴斯图兹煤田的矿业资源没能得到充分利用。不久前独联体电力委员会预测,今年和明年冬季中亚统一电力系统将面临供电紧张的局面。专家们预计,哈萨克斯坦南部的生产能力将欠缺600至800兆瓦。

近年来,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能源合作不断深化。继不久前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收购了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后,中哈管道一期工程又于15日正式开通并开始向中国供油。

在谈到中哈石油合作会对中俄能源合作产生什么影响时,赵华胜教授认为,中国与中亚之间的能源合作不会损害中俄关系。相反他认为,中哈石油管道的率先建成还会为俄远东石油管线的建设和运作提供经验,“起到推动和促进作用”。

赵华胜表示,中国和中亚国家的合作以及与俄罗斯的合作都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和互利的基础上,是并行不悖的,也不能相互取代。

的确,中哈石油管线其实也是中俄能源合作的一部分。这条管线的设计运输能力是每年1.4亿桶石油,初期将主要运输产自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到2011年左右,这条线路还将被用以将西西伯利亚的石油运往能源紧缺的中国。早报记者顾晓鸣

梁馨今年30岁,在长春市一家规模较大的医药公司当了18个月的医药代表,月收入达到上万元,但她却毅然辞职再谋生路。辞职原因很简单也很复杂:“看到病人如获至宝的拿着医生开的处方去抓药,心里就特别难受。”

10月20日12时,红旗街上某咖啡语茶幽静而又适合谈话。梁馨同意与记者在这里见面是因为她想把自己积压了18个月的心理压力好好释放一下。她落座后摘掉墨镜,一双明眸中闪出一丝丝憔悴。梁馨用手指捋了一下额前黄色的长发,轻声说:“我已经辞职几个月了,但那段做药的日子就像针一样扎着我,每次想到我曾从事的职业,心就被刺得生疼。做医药代表虽然可以赚很多钱,但这是见不得阳光的职业。我负责的医院里90%的医生我都认识,没见过一个不拿回扣的。”

梁馨说,医药代表的收入差别非常大,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风光地赚钱,一个医药代表的收入有多少,主要看他的个人活动能力、人际关系和代理的药品来决定。其中最重要就是活动能力,少的一个月能赚3000多元,多的一个月赚10万元也不稀奇。“只要医生把你代理的药品开给患者,患者买药了,医药代表就能赚钱了。医生给患者开的越多,医药代表赚得就越多。说白了,医药代表就是在赚病人的钱;而收回扣的医生是在喝病人的血,就是这么简单。”

“我是通过朋友介绍才做医药代表的,原来根本没有经验。第一次去公司,经理就对我说做药很简单,只要会说话就行,不求学历、年龄、经验。”梁馨笑笑,“像我这样30岁左右的女医药代表非常吃香,我们比年轻人更容易与医生沟通,会让医生觉得更加可靠。当然女孩子越年轻越漂亮,做这行就越有优势。”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