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不该把这房子卖掉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0:47:58

国民党当然明白陈水扁的“良苦用心”,对此进行了坚决抵制。“立法院”党团副书记长潘维刚表示,败选后的陈水扁不知痛定思痛,仍然机关算尽,企图通过分裂泛蓝来巩固岌岌可危的“执政基础”。“立委”朱凤芝与李鸿钧也强调,陈水扁不经过党对党协商,直接邀请王金平“组阁”,是过去唐飞(陈水扁2000年上台后第一任“行政院长”)事件的翻版。7日,国民党举行胜选后的首次中常会,现场原本充满笑声,后来突然谈到王金平“组阁”一事,马英九的脸色马上凝重起来。他强调没有所谓的个人“组阁”,必须进行党对党协商。支持王金平的中常委也纷纷表态,呼吁王金平不要成为第二个唐飞。同一天,事件当事人王金平也否认组“阁”的说法。他表示,不知道放话者有什么目的,“不过我不是3岁小孩”。

不管陈水扁耍什么花招,国亲合并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可以预见,一旦完成合并,将对岛内政局产生巨大影响。

自2000年起,泛蓝在不少选举中尝到了失败的滋味,根本原因在于不同形式的分裂。此次“三合一”选举国民党大胜,国亲在多数县市整合成功,尤其是泛蓝选民高度团结是关键因素。未来国亲合并成功,无论是在台北市长、高雄市长选举,还是在2007年“立委”选举中,都能进行总体部署,集中资源争取胜利。这对泛蓝2008年夺回“执政权”相当重要。另一方面,国亲合并后,民进党当局挑拨离间的机会大减,泛蓝对选民的凝聚力和对无党籍人士的吸引力增强,制衡民进党的整体实力势必大增。

就两岸关系而言,国亲合并后也可以发挥整体优势,推动两岸交流继续发展,岛内遏制“台独”力量也将进一步壮大。

(本文原标题为陈水扁破坏国亲合并;副标题为放风邀王金平“组阁”阻挠蓝营两党合作)

独家声明:《环球时报》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本以为在网络上遇见红颜知己,没想到却被人狠狠地“宰”了一把。来长打工的小乐(化名)最近在会网友时,被自称叫小雪的年轻女子领到一间酒吧内,在点了两瓶啤酒、一瓶普通的葡萄酒和两个果盘之后,小雪借上厕所之机溜了。而在买单时,价格高达500元。当小乐表示没有这么多钱时,酒吧的两名男子露出凶相,几番拳脚之后,小乐才明白女子原来是个“吧托”。

“咱们见见面呀,我在长春市南关区五马路附近等你。”5日晚上,小乐在上网时,一名自称小雪的女孩子主动把他加为好友,没聊两句,女子就邀小乐见面。小乐按女子留下的电话号和地址赴约了。见面后,小乐见小雪的年龄20岁左右,和自己的年龄相仿,沈阳口音,从外表看温柔可爱。他以为遇见了一名红颜知己。小雪表示刚来长春,对长春不熟悉,提出到附近走走。两人大约走了10分钟,小雪突然说:“我们到酒吧坐一会儿吧。”小乐抬头一看是一家很不起眼的酒吧,名字叫“乾乐园”。进去后,小乐注意到,这家酒吧分为上下两层,两间包间,小雪把他领到一间包间后,主动要了两瓶啤酒,一瓶葡萄酒,两个果盘。“这些东西多少钱,我看看。”小乐急着问。“不用看了,不贵。”小雪嗲声嗲气地说,随手把菜单交给了服务生。

没等聊上几句,小雪说要上厕所,等了20分钟还没有回来。正当小乐要去厕所看一下时,进来两个剃平头的男子。“干啥去呀,先把账结了吧。”说完一下把小乐按到了椅子上。“那你们说多少钱?”“一共500元。”男子把账单拿给了小乐看,小乐顿时傻眼了,一瓶通化产的普通葡萄酒竟然要230多元。当小乐表示没有钱时,一男子上去就给小乐一个嘴巴。“你小子敢吃霸王餐,给你送到派出所去。”“那你们送我去吧。”这时,一名身着警用大衣但没有任何警察标志的男子走进来,大喊道:“你小子想咋的,吃饭不给钱还反了你了?”说着在场的一名男子又对小乐一阵拳打脚踢,并让小乐把兜翻一下。被逼无奈,小乐把手机和身上的80元钱交了出来,男子搜走后,让小乐写了欠条,次日中午去取。

按照小乐提供的小雪的QQ号码,6日本报记者在网上找了小雪,小雪主动约定记者见面,地点还是五马路附近。并留下了联络方式。“咱们不见不散呀。”小雪留言道。7日19时,本报A记者在约定的地点见到了小雪。她还是装作对长春市不熟悉让记者跟她在附近转一转。于是顺理成章地把A记者领到了乾乐园酒吧。

按计划,两分钟后本报B记者(两人)随即也进入了这个灯光暧昧的屋子,准备找个邻近座位随时策应A记者。但出人意料的是,大厅空无一人,包括阁楼上的包间也空空如也,只有两名剃着平头的伙计“殷勤地”跟着。B记者心里不免疑惑,怎么刚进来他们就神秘失踪了?B记者以选安静座位为名寻找吧女,终于发现在过道的拐弯处,还有一个小门。但老板说什么也不让B记者进入。由于情况有变,B记者随机应变选了靠近小门的桌子坐了下来,并且故意大声吆喝吧员以通知A记者。果然,不到两分钟A记者借口音乐太响走出了包房,看见策应的B记者。

为了拖延时间掩护A记者,B记者开始点酒。这时,酒吧老板突然把剃着平头的伙计叫去耳语了一阵,随后事情变得更加戏剧化了。B记者点遍了琳琅满目的酒单,竟然全都断货了,就连快要上桌的牛奶也没了,伙计原本热情的脸孔也消失了。

B记者装作生气的样子询问:“那你们这里还有啥?这五十多种酒和果盘都没了?”伙计陪着笑说:“只剩下430多元钱一瓶的红酒,您要吗?”

为避免伙计加重疑心,B记者借口要等朋友,来到门外守候。两个伙计警惕地站在门内观望动静。

而此时A记者和小雪面谈时,小雪点了一瓶通化产的葡萄酒,(记者看到葡萄酒上的商标字都印错了,印成了葡葡酒)、两杯咖啡、一盘鱿鱼丝、一盘开心果后,让服务员把菜单拿走了。记者提出看看菜单时,服务员并没有理会,当酒上来后,小雪迫不及待地开了酒给记者倒上。抓起一把鱿鱼丝吃了起来。聊了10分钟后,小雪提出上厕所,溜了。这之后,记者与小乐的遭遇一样,被宰了470元。两名男子按住记者结了账。为了获得证据,记者让一名男子写了收据,离开了酒吧。但另一名男子不放心,把记者拽了回来,帮着打了一辆出租车,看到车驶远后回到了酒吧。

与此同时,B记者看到那名吧女突然溜出酒吧,左右扫了两眼,然后跑进十米外的网吧,B记者连忙通知摄影记者悄悄尾随过去,终于在该网吧二楼找到了这个女子,她坐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又开始上网聊天。

20分钟后,酒吧的伙计突然来到网吧,刚与吧女耳语两句,这名吧女急忙起身用衣服掩住脸,和伙计匆匆走出了网吧,摄影记者悄悄尾随了过去。然后网吧里陆续有两名女子也跟他们会合了。

B记者连忙通知受害者小乐,以发现骗他的吧女为由向警方报案。还不到两分钟,西五马路派出所的民警迅速赶来,将小雪和她会合的两名女子、“平头”及滞留在酒吧的两名伙计带回了派出所进行调查。目前民警正在调查此事。本报记者辛言文/图

目前,运行在内蒙古集(宁)通(辽)铁路上的中国最后一批“超期服役”的蒸汽机车将被新型内燃机车所取代,并于今年内全面退役。

内蒙古自治区境内的集通铁路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条以蒸汽机车作为牵引动力的铁路正线。该铁路自1995年建成运营以来,在总长1200公里的轨道上,曾运行着100多台“前进”型蒸汽机车,如今只剩下27台蒸汽机车在150公里的一段铁路上给世界蒸汽机车爱好者作观光牵引。

1956年9月,中国自己设计的第一台蒸汽机车制造成功,这就是后来的前进型。作为中国蒸汽机车的主车型,前进型机车一共生产了近5000台。

在人们的心目中,气势磅礴的蒸汽机车具有一种特殊的意味,因为它曾以无比的巨力开启过人类历史上一个崭新的时代。新华社记者张领摄

患者翁文辉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花去550万元人民币治疗费一案还悬而未决,12月8日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时空调查》播出了《天价药费不是个案》,住院四个月花费120余万元,一桩不久前发生在深圳人民医院的天价药费事件也浮出水面。

患者诸少侠因心脏衰竭在深圳人民医院住院119天后病故,医疗费用92多万元,再加上医院推荐家属自费购买的药品费用,诸少侠住院119天的费用高达120多万元,家属在核对账单时发现,一系列奇怪的的治疗方法和收费开始浮现出来。据患者家属称,某一天账单曾经显示过26次抽血纪录。更为让人奇怪的是,账单上也有一天抢救60次,59次成功的纪录。而家属翻看当时的处方,数来数去只有17次。剩下43次不知道是在哪里。医院规定,大抢救一次是300元,中抢救250元,小抢救150元,大中小是什么限度,医院却没有人知道,谁也说不清了。

患者家属反映,这份120多万元的账单中,存在几十万元的乱收费问题。据悉,经过深圳市卫生局的调解,深圳市人民医院退回了患者家属一部分调查认定属于乱收的费用。

《东方时空》的记者在节目中对哈尔滨和深圳两地发生的天价药费事件进行了比较和分析之后发现了其背后惊人的相似之处:两个事例都是患者家属在交了天价药费后才发现账单有问题,才想到去查账;他们都享有医疗保险,药费很大一部分可以靠医保报销;医院一开始基本不认错,患者质疑医院的收费问题,医院找各种理由将其搪塞过去,如果医院是盈利性质,那他就更不可能承认自己的过错了。

根据2004年5月1日卫生部的通知,全国的医疗机构应该执行医务公开,价格和收费公示制度;执行患者住院“一日一清单制”,不分解收费,不超标准收费,不自立项目收费。为什么在两起添加药费的事件中航事例中都没有做到一日一清单呢?《东方时空》在更大范围内做了一个调查,数据表明,大约百分之七十的人都希望自己在住院期间每天能够看到清单了解费用支出情况,但是面对医院这样庞大的医疗机构来说,患者是弱势群体,不敢和医院叫板是人们的普遍心理。

核心提示:12月6日、7日,《郑州晚报》连续报道了河南大学生洪战辉带着捡来的妹妹上大学的事迹后,引起社会及其他媒体的极大关注。目前,网与本报已联合把洪战辉作为2005年感动中国候选人向央视进行了推荐,并且成为得到央视的首肯,洪战辉成为2005年感动中国候选人之一。上海电视台记者已奔赴河南周口和湖南怀化进行采访,洪战辉老家西华县和大学所在地怀化更是做出积极回应。北京市民自发成立捐助基金,一位热心的郑州市民来到本报送来捐款,全国各地的热心公众希望《郑州晚报》设立捐助账户。令公众意想不到的是,洪战辉在向关心他与妹妹的人表示感谢的同时,明确提出他可以养活自己和妹妹,不需要社会捐款。

本报连续两天报道洪战辉的事迹后,许多读者被洪战辉深深感动,极力推荐他参加2005年感动中国人物评选,网上关于推荐洪战辉参选的留言更是不计其数。

12月7日下午,记者连线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2005年度人物》组委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自12月6日《郑州晚报》对洪战辉的事迹报道后,12月7日,网、新华网等国内主流媒体都对文章进行了转载,这让很多人了解到洪战辉的事迹,感动了很多读者,组委会不少工作人员在网上看到后都被洪战辉的坚强毅力所感染,被他无私的爱心打动。这位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感动中国2005年度人物》评选活动已正式启动,向全国征集可入选的感动人物,应众多读者的要求,网、郑州晚报把洪战辉推荐为2005年感动中国人物候选人,央视已经同意。《感动中国》今年的传播口号是“总有一种力量,震撼着我们的心灵”,洪战辉的事迹极具感染力,我们应该为他的事迹感动,评选结果将在明年1月揭晓。

12月6日,本报第一篇《带着妹妹上大学》的报道刊出后,网率先转载,并在显著位置推出,还专设了评论栏目,短时间内评论达到4000多条。12月7日,新华网、光明网、中国网、人民网、中青网、中华网等70多家网站纷纷转载。

昨日,新华网分别在首页、新闻中心要闻栏目、时政聚焦头题、24小时时政热点新闻头题,以《河南大学生带着捡来的妹妹求学12年》为题,对《郑州晚报》的报道全文播发,并以红色突出字体进行“热评”。新华社安徽分社高级记者、新华网首页“专栏名记者”之一的偶正涛在新华网留言称:“读了无数新闻作品,这是我第一次流泪读完同行的作品。人间确有真爱,社会需要这样的作品,需要这样的记者,这就是南振中社长所说的‘发现力’……”与此同时,光明网也在页首显著位置予以全文转载。

12月7日下午,上海电视台的记者马彪给《郑州晚报》记者打来电话,他在电话中说,他们看到郑州晚报对此事的报道后,也被洪战辉的事迹深深感动,他们准备把洪战辉的事迹拍成30分钟的专题片。马彪说,他们已经派出两路记者参与此事,一路从北京出发,赶赴洪战辉老家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采访他的父母和家庭,另一路直接到洪战辉就读的湖南省怀化学院,采访他的近况和兄妹二人在学校的生活状况。

马彪的电话刚放下十余分钟后,上海电视台另一栏目的记者也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询问《郑州晚报》关于此事的详细报道情况,并准备派出记者赴河南和湖南采访。随后,央视的《小崔说事》和《关注》栏目的记者也与本报记者联系上,表示了他们对洪战辉的关注。昨日下午,本报记者的手机响个不停,一部分是兄弟媒体打来咨询采访事宜,询问洪战辉和其老家的联系方式,一部分是对洪战辉兄妹二人极其关注,想听记者亲口讲述详情的热心读者。

12月7日,洪战辉的事迹因《郑州晚报》的报道引起全国读者的极大关注后,本报记者连线了洪战辉老家河南西华县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的工作人员。

西华县县委宣传部新闻科的一位负责人在听了本报记者的简单介绍后说,洪战辉的事迹确实感人,他们已有所了解,先前也有几家新闻单位前来采访过,目前县里正准备号召向洪战辉学习,并切实解决他家的一些实际困难。

洪战辉的事迹也引起湖南怀化当地政府的注意,怀化市委宣传部的一位舆情信息员在新华网留言:“洪战辉的事迹十分感人,网友们的留言让我深受感动,在看到报道的第一时间,我作为市委宣传部的舆情信息员,已将此事以‘舆情专报’的形式向怀化市委、市政府领导呈阅,并及时与怀化学院进行联系。”这位信息员在网上告诉大家,在怀化市政府、怀化学院和当地社会的共同关心下,洪战辉兄们的问题已得到很好的解决。怀化学院和有关部门在两年前得知情况后,已为洪战辉兄妹二人提供了很多方便,并在校内发起了募捐活动。在怀化当地,很多热心市民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目前洪战辉兄们二人的生活学习状况都很好。

看到洪战辉的事迹后,不少郑州市民纷纷拨打《郑州晚报》热线电话,询问如何为兄妹二人捐款。有一些热心网友在网上留言要求为洪战辉兄妹捐款。

还有一位北京的网友在网上看到《郑州晚报》的报道后留言:“希望与小洪同学取得联系,略尽微薄之力,我们有几个朋友现在成立了一个小小的基金,希望能用我们的微薄之力去帮助我们可以帮助的人。”这位网友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昨日上午,记者联系河南省慈善总会,初步讨论如何为洪战辉兄妹捐款事宜。河南省慈善总会工作人员告诉《郑州晚报》记者,洪战辉的事迹十分感人,如果需要,可以为他开设定项捐助渠道。

昨日下午,郑州市电力公司的一位员工来到郑州晚报,他自称代替一位同事给小洪兄妹送来捐款。他递给记者一个信封,并说同事想为洪战辉兄妹捐200元钱,烦请《郑州晚报》代为转递,信封里有205元钱,其中5元钱用作邮费。记者一再坚持请他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但这位热心市民就是不愿留下姓名,仅说替同事转达心意。

让这位读者和众多热心网友有些失望的是,洪战辉昨日晚上告诉记者,他和妹妹生活得很好,非常感谢全国各地的热心公众及海外华人对他的关心和鼓励,但他和妹妹并不想接受捐款,他俩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生活得更好,希望大家把捐款给其他更需要帮助的人。

为此,我们不得不寻找那位郑州市电力公司的热心员工,希望你能拿回你的捐款,我们在此代表洪战辉兄妹对你的热心深表感谢!(记者卢曙光宋振科郑州报道)

华夏经纬网12月9日讯:据台湾媒体报道,本周六台北又有一场万人大游行。这是由全台教师会和“军警公教退休联盟”主办的“反斗争要均富”游行。全台教师会表示,目前报名人数已经逼近一万人,当天他们将要求陈水扁道歉,而“铨叙部长”朱武献一方面献策主打18%,另方面掌管退辅基金,造成财务大黑洞,必须下台负责。

据了解,对于台当局把18%退休优存利息当成选战主轴全台教师会理事长吴忠泰表示,陈水扁必须道歉。“全教会”指出,到星期四中午,报名参加游行的人数已经突破九千八百人。

据悉,游行当天,军警公教人员将诉求:阿扁道歉、“铨叙部长”朱武献下台,限期建立年金制度,两岸裁减军费,还有彻查退抚基金弊端,最后则是开放公教可以组织工会。全台教师会表示,游行队伍当天将集体戴上口罩,在“总统府”前静坐抗议,并呼吁支持的民众一起走上街头。

近日,就天价医疗费事件,互联网上流传着这么一种说法:北京的会诊专家提出用药均为国外进口贵重药物,价格极为昂贵,多次向家属交待,患者治愈希望不大,死亡率在95%以上,但家属表示只要能延缓1分钟生命,他们也不惜一切代价,花多少钱都不后悔。死者是离休教师,按照规定,医疗费应该是百分之百报销的,在病人住院(未死亡)期间,家属垫付了巨额医疗费用,到病人死亡后,家属到医保局报销的时候,由于数目过于巨大,而遭到医保局的拒绝。这种情况下,他们只有找医院的麻烦。

在患者翁文辉生前单位哈尔滨市锅炉厂的离休办,工作人员孙颖和离休干部谈长春对记者说,作为建国前参加革命的副处级离休人员,翁文辉每年的个人账户会被划入5900元的统筹医疗费,他的定点医疗机构为哈尔滨市中医院。虽然个人账户每年被划入5900元,但理论上报销的额度并不受此限制,个人账户资金用完后,到本人选定的住院定点医疗机构就医,所发生的符合规定的医疗费用由医院支付。不过在实际医治过程中,“个人账户用完之后,医院就让出院了,根本不给好好治。”

而据患者之子翁小刚昨天对记者的介绍,翁文辉正是属于“因定点医疗机构技术和设备条件所限”而到他院治疗的。翁小刚说,哈尔滨中医院“设备不行,治不了这病”,他父亲翁文辉因此来到哈医大二院。“救人还能考虑报与不报?”他否认“报销受阻”传言,“到现在我们还没探讨报不报销的问题。”他认为,网上关于“患者家属认为可以报销而不惜花费天价医药费”的传言是小人之举。

哈尔滨市中医院医保科卞科长对记者说,翁文辉得癌症之后,并未在中医院住院,其家属也没有因住院费用来中医院申请报销。据南方都市报报道

“不求同月同日生,但求同月同日死。”这令人羡慕的爱情圆满结局,发生在一对相濡以沫58年的老夫妻身上:几天之前的同一时辰,两人双双乘鹤西去。昨日,子孙们来到两位老人合葬的墓地拜祭,希望老人一路走好。

73岁的许安泰和77岁的刘东英,是黔江马喇镇小万村11组村民。两人结婚58年来,生育了9个儿女,有5个先后夭折,虽然一生劳苦,但夫妻俩相濡以沫,晚年幸福。

48年前,因为第二个孩子突发脑膜炎身亡,刘东英哭瞎了左眼,右眼看东西也是一片模糊,家中的重担全落到了许安泰身上。他不知疲倦地打工、种庄稼,还一次次地为妻子打气,鼓励妻子振作起来,两人就这样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

3年前,许安泰身患严重风湿,偏瘫卧床不起,老夫妇不得不分开生活——许安泰由幺儿子负担,刘东英则生活在大儿子家。两家房屋相隔不远。

据老人的儿女们介绍,尽管没有在一起生活,二老感情依然很好。每天,年事已高的母亲总会蹒跚着来到幺儿家,陪同父亲说说话,还经常颤巍巍地给父亲端来茶饭,一勺一勺地慢慢喂。在这1000多个日夜里,夫妇俩不嫌不弃。

在最近一年的时间里,许安泰病情日渐加重,刘东英多次当着儿女的面说:“不求同年同日同时生,但求同年同日同时死,希望死后能够合葬在一起。”为此,大家还“责怪”过两老人。

两老人的女儿许素兰说,母亲刘东英生前有喝“养生酒”的习惯,而且容易醉。3日上午10时许,她回娘家看望父母,在大兄弟家看见母亲倚靠在火炉边,当时以为她又喝酒醉了。当她用手去摇母亲时,发现母亲的手冰凉,已经去世。30分钟后,悲痛欲绝的许素兰又跑到小兄弟家去看望父亲。她在门口连喊了几声“爸爸”,没有回应,她一个激灵,马上冲进屋子,发现父亲也已去世了。家人估计,两老人均是在3日早上10时去世的,而且相互不知道情况。

老两口同一时辰去世,这么巧合的事情,让当地村民啧啧称奇和感到羡慕。90岁的村民谢桂兰老人说,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呢。

6日上午9时许,黔江区马喇镇小万村柿子坪,8名村民掘出宽大的双人墓穴。一串鞭炮炸响,悲怆的唢呐回荡在静寂的山乡,30多儿孙披麻戴孝,跪别两位老人,附近800多村民也齐聚墓地,用泪雨送别这对恩爱夫妇。两副棺材紧紧挨在一起,一捧捧黄土垒起新坟。相濡以沫58年的许安泰和刘东英,在生命尽头实现了凄美的爱情宣言——同年同日同时死!(本报记者刘虎)

新华网长沙12月9日电长沙市纪委、市监察局日前通报几起重大违规违纪案例,要求各级领导以此为鉴,修身修德,树立自身良好形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