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航10机长辞职续:神秘来信曝公司存安全隐患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6:35:08

作为亚洲第一个拥有航空母舰的国家,一直怀抱大国梦想的印度计划于近期动工自行建造航母。《印度教徒报》20日兴奋地宣称:制造航母将让印度加入世界精英俱乐部。但事实上,以印度的科技水平,自制航母还面临着不少问题。

《印度教徒报》援引一名海军高级官员的话说,“在科钦造船厂进行钢板切割工作的日期已经确定,这标志着自行建造航母工作的开始。”该报称,这一日期被定在从现在开始的1个月内。

科钦造船厂是印度军方早已选定的航母建造商。从1999年开始,印度海军已着手对这一造船厂进行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

不过,即便确定了钢板切割开工日期,其后的衔接也让印度军方担心。“我们必须确保在切割完毕之后,航母的建造工作就能迅速开始。”这名官员解释说,“如果在钢板切割与建造航母上部建筑之间存在比较长的时间间隔,船的螺旋推进轴就会出现问题,这样因为螺旋推进轴抖动,整个船体出海后就会发生危险的晃动。”

所以,《印度教徒报》说,为了不让钢板切割仪式成为没有后手的行动,印度海军正在做着狂热的准备工作。

尽管印度自制航母未必能成功,但至少已经迈出了重要一步。如果印度海军能如愿在7到8年后获得这艘航母,届时印度海军的实力将不可小视。

印度早在1961年就从英国买回了一艘“尊严”级轻型航母,更名为“维克兰特”号,该舰已在1991年退役。1986年,印度又耗资5000万英镑买了英国海军退役的“半人马座”级航母“竞技神”号,更名为“维拉特”号,现仍在编。

2004年1月,印度与俄罗斯签约,购买俄退役航母“戈尔什科夫元帅”号,由于改装等原因,预计这艘航母将在至少3年后才能服役。

这样到2012年左右,尽管“维拉特”号会退役,但印度仍将拥有两艘航母。《印度教徒报》描绘的前景是,那时自制“防空舰”守护一侧海岸,俄制航母游弋在另一侧大洋中。黄恒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新华网北京3月22日电(记者廖雷)朝鲜总理朴凤柱22日在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会谈时表示,朝方不反对六方会谈,也没有放弃六方会谈,如会谈条件成熟了,朝方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参加六方会谈。

中新网3月22日电据韩国联合通讯社援引朝鲜中央电台21日的报道说,韩美联合战时增援演习和“鹞鹰演习”是“针对朝鲜的先发制性核攻击为目的的战争预演。”并表示,作为针锋相对措施,已扩大核武储备。

当天,该电台通过评论指出:“面对日益嚣张的战争挑衅,我国军队和人民已进入全面的战斗动员态势,可以粉碎任何突然袭击。我们已采取重大措施,扩大了核武储备。”

朝鲜在发表拥有核武器和无限期中止参加六方会谈的《2·10声明》以后,曾多次发出警告“将积极采取包括增加核武储备在内的所有必要的应对措施”,但对外宣称“已采取实际措施”尚属首次。

孟加拉国官员21日宣布,该国西北部地区20日晚几乎同时遭到两股龙卷风的袭击,造成至少38人死亡,约7000人受伤。

据报道,两股猛烈的龙卷风在20日夜袭击了孟加拉国西北部的戈伊班达和郎布尔地区。持续了15分钟的龙卷风将上千间房屋夷为平地,树木被连根拔起,供电和通讯中断,庄稼也遭到严重破坏,经济损失严重。在距离首都达卡以北约200公里的戈伊班达地区,800多间房屋被完全摧毁。另一股龙卷风同时袭击了郎布尔地区,约500间房屋被大风夷为平地。当地官员说,上千人在这次灾难中受伤,其中至少70人伤势严重,预计死亡人数还将继续增加。

孟加拉国政府粮食与灾害管理部21日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向灾区拨款65万塔卡(约合1.08万美元),并将向灾民提供用于救灾的食品和建材等。

继贾拉拉巴德之后,吉尔吉斯斯坦第二大城市奥什21日也发生严重骚乱,上千名示威者冲击警察局,并占领了3栋政府大楼。他们指责政府在上个月的议会选举中存在舞弊现象,要求阿斯卡尔·阿卡耶维奇·阿卡耶夫总统辞职。这个中亚国家的局势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

这样的场景颇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反对派通过大规模示威来“逼宫”在中亚地区已经多次上演,并先后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制造了所谓的“玫瑰革命”和“橙色革命”。在这些“彩色革命”的背后可以清晰看见美国的身影,吉尔吉斯斯坦政局的走向格外引人关注。

大约1000名抗议者当天带着棍棒和燃烧弹占领了奥什的主要行政大楼。他们曾于18日第一次冲击这栋大楼。19日安全部队介入,重新夺回大楼控制权。21日,这些反对派支持者又高喊着“(总统)阿卡耶夫下台!”的口号卷土重来。

此后,抗议者人数增加到了2000人左右,先后占领了当地警察局和安全部门大楼。由于当地官员已经预见到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此这些建筑内的人员此前基本已经撤离。

反对派还聚集到奥什一个主要广场,焚烧了总统阿斯卡尔·阿卡耶维奇·阿卡耶夫的画像。“这是我们历史上新的一天,”反对派高级官员奥穆尔别克·捷克巴耶夫说。他声称,反对派将在吉尔吉斯斯坦全国建立一个政权,与现政府对抗。

由于对上月议会选举结果不满,过去几个星期来,反对派已经在吉尔吉斯斯坦至少8座城市发动了类似的抗议行动。

在离奥什不远的贾拉拉巴德,当地警察总部已经被烧成废墟。据说有至少4名警察在前一天的冲突中丧生。

数千反对派支持者21日聚集在贾拉拉巴德的中心广场。不少人戴着传统的锥形帽,一些人手持棍棒,高呼口号,要求阿卡耶夫下台。

目前,贾拉拉巴德机场已经关闭。反对派在机场跑道上堆放石块,以阻止政府通过飞机空运增援部队。“如果阿卡耶夫辞职,所有人就会平静下来,”44岁的当地人阿布迪卡勒尔·马穆罗夫说。

吉尔吉斯斯坦总理尼古拉·塔纳耶夫20日晚在比什凯克说,连日来,在吉南方部分地区,不甘心议会竞选失败的候选人的支持者们一直在举行抗议活动。

但他强调,吉政府将坚持用谈判方式解决吉南部地区冲突问题,阿卡耶夫总统和他本人目前随时都准备解决南部问题。

发生骚乱的城市基本都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包括首都比什凯克在内的北部地区则较为平静。

吉南部居住着不少乌兹别克族人,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对北方的吉尔吉斯族人掌握国家政权感到不满。而总统阿卡耶夫正是来自北方。

引发这场骚乱的导火索是上月举行的议会选举。在当选的全部75名议员中,来自亲政府阵营的代表达到30名左右,而西方支持的反对派当选者不超过8人。

反对派声称,他们怀疑阿卡耶夫会利用此次议会选举的胜利修改法律,使他有资格竞选第3个总统任期。而阿卡耶夫此前曾表示,他将在今年晚些时候第2个任期届满后离职,不会再次参加总统竞选。

反对派联盟说,他们已经致信阿卡耶夫,要求与他展开谈判。“鉴于目前的局势,我们要求大家坐到谈判桌旁。我们正在等待答复,”反对派领导人伊申古利·博尔德祖诺娃说。

随着局势的不断升级,甚至传出了吉总统阿卡耶夫已经离开吉尔吉斯斯坦的说法,不过,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新闻秘书谢吉兹巴耶夫21日在电视新闻直播节目中说,吉总统阿卡耶夫目前仍在首都比什凯克,并将对发生骚乱的吉南部地区局势作出决断。

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其实在吉尔吉斯斯坦的此次骚乱中,可以清楚地看见美国的身影。类似的情况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等独联体国家中已经一再上演。

美国总统布什连任后明确表示,美国将更加积极地在全球推行“自由与民主”。美国认为,为了自身安全,必须在海外推行美国式的“民主”。

最近访问吉尔吉斯斯坦的美国专家团也表达了这样的观点:“美国的国家安全同在其他国家支持民主与自由密不可分,如果纽约的安全同巴格达等地的局势有关系,那么美国就应当到那里去推行民主,完善那里的社会制度。这样做的重要性不亚于研制新式武器。”

部分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已经制定了在独联体国家进一步推动政治演变、培养亲美势力、实现政权更迭的政策,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相继出现的“颜色革命”都是美国推行这一政策的结果。

美国政府为达到扶植吉尔吉斯斯坦亲美势力的目的,用尽了各种办法。美驻吉大使斯蒂芬·扬向美国国会提交的关于吉议会选举期间局势的报告说,吉议会选举期间,美国在各项推动“民主”和支持反对派候选人的活动方面已经花了500万美元,报告呼吁美政府在支持吉反对派方面再拨款2500万美元。

然而美国在吉尔吉斯斯坦发动“颜色革命”的进展却并不顺利。各种调查表明,约三分之二的吉尔吉斯斯坦选民都希望社会稳定,反对任何形式的“颜色革命”。

一位当地政治评论员指出,美国政府强迫一个国家引进美式民主制度,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当地的现实,必然会遭到反对。

大办婚礼在叶冲心里一直是个事儿,自从去年5月18日和妻子吴昊领了结婚证后,叶冲就一直惦记着这个。但因为备战奥运会,就连领个结婚证,两人都是在匆匆忙忙的“赶场”中完成的。而从雅典归来的叶冲,却依然忙得没空操办婚礼,只好将婚礼“全权委托”给妻子。

作为上海东方电视台《文化追追追》栏目的主持人,吴昊将在电视台的那些“招数”统统用在了婚礼上,“我就像策划一台晚会一样策划我们的婚礼,”在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时,吴昊显然对自己的作品十分满意。就连婚礼主持,都是她电视台的朋友,也是主持人,婚礼“软件”可谓水平不俗。

吴昊告诉记者,为了婚礼,她没少下心思琢磨,方案都是她和爸爸商量,然后再征求叶冲的同意。不过,相对一台大型晚会来说,婚礼的筹办还是要简单很多。“我用了两天的时间做出策划,然后就开始忙着准备了。”

婚礼地点就选在上海的锦江饭店,吴昊说,列出邀请人员名单、发出邀请着实是个费时的差事。“我们一共摆了25桌,包括市里领导、击剑界的朋友和我电视台的朋友在内,有近300人。”

通常情况,在新人踏上红地毯之前,现场都会有PowerPoint和着音乐放映照片,方便嘉宾回顾或了解两个人认识的经过。然而,叶冲的婚礼上,大屏幕上放映的则是短片。从吴昊通过采访而结识叶冲的电视节目,到叶冲一路走来的剑客生涯,一段一段记录着两人从相知到相爱的点点滴滴。短片自然也是出自吴昊之手,“我用了6个小时做剪辑、编辑工作。这样的短片比照片好多了,不那么呆板。”

新人入场的设计可谓别出心裁。在新人出现前,婚礼现场先是来了一段灯光秀,除了舞台以外,现场其他区域都没有灯光。“但是我们给每个客人都准备了会闪光的徽章,把这些徽章别在身上后,无灯光区也不会显得很闷。”

灯光秀之后,叶冲和吴昊便和着音乐,相互搀挽着走上可升降的舞台。不同于传统婚礼,吴昊特地选了韩国电影《野蛮女友》主题曲《IBelieve》作为“婚礼进行曲”,令在场嘉宾拍手称赞。

上海副市长杨晓渡也应邀参加了婚礼,“杨市长给了我们的婚礼很高评价呢,”吴昊很兴奋,“他说,我们的婚礼是他参加过的最有档次和品位的。”

吴昊将婚礼分为三个主题:课堂相识、无冕之王和永远的三剑客,自然,婚礼主角少不了“三剑客”。自从他们去年退出国家队,三人聚首的机会越来越少,更何况是这种聚在一起能够聊天吃饭的机会,因此三人都十分珍惜,请假赶时间也要来捧场。

2003年11月王海滨结婚,董兆致没能参加婚礼,很是遗憾。因为,董兆致的婚礼定在12月举行,而按照广东的风俗,新人结婚前一个月之内是不能参加别人喜事的,“那样对他不好,”董兆致解释说,“不过,这次老大的婚礼我可不想再错过了。所以,当叶冲邀请我参加他的婚礼后,我早早地就跟队里请假了。”

婚礼上,王海滨、董兆致大喊吴昊“大嫂”,爱开玩笑的王海滨更是揭秘,说叶冲是因为出手快才能将大嫂追到手。

现在,“三剑客”中年龄最大的叶冲也结婚了,“三剑客”终于都有了家室,第一个结婚的王海滨对叶冲的婚姻是满心祝福,“祝福他们能幸福美满。”

叶冲和吴昊的爱情故事,无论在击剑队还是东方电视台,都被广为传颂。他们的爱情,好像包含着所有我们认为理想的爱情中应有的要素:机缘巧合的相识、曲折的恋爱、不懈的坚持、浪漫的求婚以及完美大结局。

也许是因为刚刚办完婚礼太兴奋,也许是因为乐于分享自己的快乐爱情,当记者提出要叶冲夫妇叙述恋爱史的“八卦”要求后,两口子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因为职业的关系,吴昊比叶冲要外向许多,自然,这段爱情史的叙述主力也是她。

2002年3月3日,大学没毕业的吴昊还在实习,经朋友推荐,她采访了叶冲。吴昊坦言,当时她并不知道叶冲已经是著名运动员了,但对他的印象很好——性格随和且待人真诚。因为做的是电视节目,一次采访并不够,于是,半个月后吴昊又打电话给叶冲,约了采访。

这次的采访,让他们互相了解更多。而正是这样一个实习的机会,将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和一个世界冠军联系到一起。从那以后,叶冲就开始主动找她,吴昊笑着对记者说,“是他追得我哦,不过,慢慢的我也对他有了好感。”

两人交往的日子并不是很顺利,吴昊将其形容为“拉锯战”,因为叶冲比她整整大一轮,她的妈妈并不赞成他们在一起。而且,两个人一个是运动员,一个是文艺圈人,按“常理”分析也不是一类人,应该不会合得来。

不过,吴昊并不以为然,她认为叶冲很会照顾人,又处处让着她,两个人在一起很和谐。2003年,为了备战雅典奥运会,叶冲来到北京参加国家队集训,两个人见面的机会更少了。于是,吴昊总是找机会,坐飞机来北京探班,因为太过频繁,被同事笑说她坐飞机像搭公车一样。

国家击剑队副领队赵春生回忆说,2003年春节,叶冲告诉队里他女朋友要来北京看他,大家立刻表示欢迎,并开绿灯给吴昊在北京安排住宿。“那时候,我们都很着急叶冲的成家问题,毕竟都30多了。那女孩儿给我的感觉就是很文静,后来在奥运会出发前,她还特地来给叶冲打气。”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