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将直播神舟六号飞船发射盛况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3:52:33

初中毕业后,在家里排行第三的简竹醒在生活压力下,出外谋生。但是受自身原因、社会关系等因素的影响和限制,只能四处打散工。简竹醒做过厨房、小食店等工作,“他曾经在当时的芳村酒家里当过酒楼部长,被手下的服务员称作‘简部长’。”据介绍,在这段时间里,他认识了他的妻子阿珍,在大家庭众人的眼中,弟媳是个大方、正经、踏实的女性。两人从相识到确定恋爱关系到见双方家长,发展都很迅速,大约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在1990年,两人便结婚了。

结婚后,简竹醒夫妻俩关系一直比较和睦,没过多久他们的儿子就出世了。弟媳阿珍就留在家里照顾“苏虾”,而让简竹醒独自一人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这么多年,我印象中只见过两人红过两次脸。”

记者问阿泉是否知道简竹醒在外面从事什么职业?阿泉则表示,兄弟之间基本上见面就是叙叙旧,聊一些生活中的琐事,比如说最近身体如何,街坊邻居如何,熟悉的村尾三婆去世了,吃些什么等等,从不涉及工作中的事情。逢年过节时,也会拿些水果、花卉等回家,给父母小孩一两百零花钱等,对父母还是孝顺的。1989年时,全家商量计划将旧屋重建,简竹醒也拿出了积攒的钱盖新屋。

简竹醒从1978年开始做生意就是从芳村水果批发市场、南海、南站等地开始的,而第一批水果生意则是在距离家不远的水果市场做成的。“我也曾经做过一年多的水果生意,对于这行我非常清楚,如果你今日不够别人争,就意味着没饭吃。1978年简竹醒入行做水果生意,当时同行竞争激烈,加上因交通等因素影响而货源少,造成了一种弱肉强食的局面。不争抢就拿不到货,水果档就没生意。”当谈到简竹醒走上犯罪道路时,阿泉流露出对弟弟的深刻理解和同情,“不干这一行,你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酸甜苦辣。”

提及简竹醒年纪不大的情妇时,阿泉说:“像他们这样的环境肯定是无法避免的。当然,作为他的哥哥我也是从报纸上获悉,弟弟的感情生活这么丰富,如果不是被媒体曝光,谁能清楚地知道小时不同女同学联系的阿醒竟然有情人、二奶。”

“屋租要1500元左右,如果背后没有人支持,以她几百元的收入无法承担。”

昨日下午,按照线人提供的线索,记者终于找到了简竹醒的情人范玲从事帮人洗脚的洗脚屋。这间位于芳村花地大道、芳村大道附近的洗脚屋规模并不大,10多间隔开的房间大约开了六成,生意一般。一名在这里干了两年的“老资历”的服务员对记者说:“两年前我来这里后,听介绍我来这里的一个老部长说,范玲从东北来广州不到半年的时间就遇到简竹醒,起初是简竹醒经常来帮衬该店的生意,接着范玲就不干活了,而是住在广州市芳村区怡芳苑永乐街1号705房。那是一个两室一厅的房间,租屋的价格大约在1500元左右,如果背后没有人支持,以范玲几百元的收入根本无法承担起如此多的房租。”

时报记者一行来到简竹醒成长、生活的芳村区石围塘五眼桥地区,寻访了简竹醒的二哥简竹泉和街坊,偶遇了一位与简竹醒从小玩到大,交往了40多年,在简竹醒被捕前两天还跟他打麻将的朋友;辗转找到了曾经教过他的老师。他们述说了这个曾是外地迁来芳村的普通孩子变成黑帮老大的鲜为人知的成长故事。

陈:当然了,我跟他在一个学校读书,比他大一个年级。他在学校很喜欢跟我一起玩,我跟他交往了40多年了。他被抓前两天,我还在跟他打麻将呢。

陈:简竹醒的父亲是带着全家,从广东新兴县迁过来的。原来,简父是做买卖烟丝生意的,后期他就在池塘、涌里捉鱼虾蟹。再后来子女都长大了,他爸就在下芳村的市场开了间凉茶铺,利用自学的医术帮人看看病,卖山草药。他妈妈好像一直都没事干,在家里照顾几个孩子。当时简家经济困难,简竹醒读书好像都是免杂费的,只需要自己买书本。大概在12、13年前,简竹醒的父亲去世了,而他的母亲是在2、3年前去世的。

信息时报:你们的童年是怎么过的,都玩些什么?简竹醒的学习成绩怎样?

陈:那时候能有什么玩的?不就是玩军棋、弹波子(打弹球)、拍公仔纸喽,没什么玩的。我们读书的时候正好是文革期间,老师都被拉去批斗,三天两头不用上学,学生的成绩普遍一般啦。那时候,周围都是塘、涌、田,我们就经常到处跑去玩游戏,放风筝,有时会偷龙眼、黄皮等果子吃,或者到涌里去捉鱼虾。(他跟小朋友的关系如何?)不错啊,跟普通小孩没什么区别,我们一群人一起玩,人家摔倒了,他还把人家扶起来,送人回家。他很讲义气啊。

陈:不会啊,简家兄弟姐妹间的关系不疏啊!简家大哥结婚后在南海黄歧住,简家二哥以前在国营厂工作,后来厂子倒闭了二哥就没事干了。简竹醒很反感、讨厌二哥,(为什么?)可能是二哥没什么本事,还老教训弟弟、妹妹吧。但是,简竹醒一直在生活上暗中帮助他二哥,家里没收入了,父母也相继不在了,简竹醒经常给钱大哥,让大哥转给二哥。(为什么他不直接给二哥?)可能觉得尴尬吧。(二哥知道吗?)二哥可能一直不知道。三姐好像是在1985年还是1987年嫁到香港了;简竹醒的弟弟以前在黄歧开发廊,后来不知道他干什么了。

陈:白天我都到医院上班,基本没联系。晚上他有时会来我家聊聊天,打麻将,吃几口烟。他话不多,脸上也没太多表情变化。我们交往这么多年,他从来不跟我谈他在外面干什么,也不谈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家里的事情也不说。他不说,我也从来不会问。晚上12点多打完麻将,我们就去吃消夜,然后就散了。有时候,他的马仔也会来一起打麻将。

他的牌品很好,无论输多少,他从来不摔牌,我们还故意激过他。他也从来不占人便宜,有时候,他的马仔打架受了外伤,也会找我医,每次他都给我付钱,我不要,他就会请我吃饭,然后买烟送我抽,算是付钱了。

他要求自己的马仔不准吸毒,不准赌大钱,有谁违反他都会将其清除出去。一次,一个马仔收数回来,自己落隔(私吞)。简知道后,也没打他,让他把钱拿出来,就可以走了。他不允许马仔吸毒。

陈:(皱眉思索了一下),这么多年还真是只见过他发一次火,而且还是先礼后兵式的。那次,我们在村子附近的桌球室打牌,弟弟仔(简竹醒的乳名)身后站了很多人观战。一个做猪油生意的外省人老看弟弟仔的牌,弟弟仔说了“你又不玩,看什么看,走开啦”,外省人没理他,玩第二局的时候,他又左瞧右瞧的,弟弟仔生气了,骂了他几句,他回顶了弟弟仔。弟弟仔就踢了他一脚。外省人不忿,打电话叫了十几个同乡来。弟弟仔看着肯定要吃亏了,他一个电话叫了100多人来,围着十几个外省人,打了起来,有几个外省人被打得头破血流,后来外省人报警了。我们也劝弟弟仔,不要再打了。

陈:有。1995、1997年的时候,他在芳村,黄歧、大沥等地收数。2000年时,他越走越深,我知道省公安厅发出通缉令,通缉弟弟仔,估计事情很严重了。我推心置腹地劝过他,那时专门吃饭找他谈,告诉他黑的始终斗不过白的,叫他好自为之,能避就避了。弟弟仔底子不好,我让他在水果个体户上好好发展,被人取代就算了,打、砸、抢以后都别参与了,走上正行,脱身后一定有好日子过的。(劝过几次?)这么多年来,就劝过两次,大家都这么大人了,有时我也擦边讲讲。但是,人家要生活,我不能干涉啊。

陈: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他做的事情的感受,没跟我说过想收手,但是我当时感觉到他有段时间是想收手的。2000年时,我劝了他一次,他有2年时间没有去南海“蒲头”(出没、露面),我想他应该是听了劝告的。(说不定是有所收敛,避风头呢?)那也可能吧,我不知道,凭我对他的了解,应该是想收手。

陈:弟弟仔也明白自己的处境,他有他的生存之道啊。我估计他还是身不由己,他即使退出,他以前的仇家、得罪过多人可能也不会放过他,而且他手下的马仔还要生活啊。而且,由于他的名气大,他的很多手下或者别的帮派有时都打着他的旗号出去收保护费、收数等,一说出他的名字,大家都不敢动了。很多时候,是他马仔做的事情算到他头上。

信息时报:从儿时的玩伴,走到今天,你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简竹醒今天的结果?你怎么看这个伙伴?

陈:简竹醒自小疏于父母管教,自从第一次被劳教,给他心理上造成很大的阴影,他背着案底很难再找工作。当初他出来做,就应该预见了今天的结果,他的生死都不是自己掌握的。他的今天应该是个人、家庭、社会多种因素造成的。应该说简竹醒是生不逢时。他很有魄力,如果能引上正道,应该会有出息的。

如果这次不判他死刑,他坐完牢还能有机会出来的话,我想他会尽量忘记以前,过隐居生活的。

8月4日上午,芳村区石围塘五眼桥新基上村94号所在的小巷沉浸在台风来临前的闷热之中。巷子深处,一位老伯正在生炉子,刺鼻的青烟弥漫了整条巷子。一户人家年过半百的女主人告诉记者,他们在此地住了快20年,隔着一条小巷没机会见到简竹醒,倒是跟他姐姐有点熟,他姐姐很和善,十几年前嫁到香港去了,他大哥简竹灿挺勤奋,常常把周围鱼塘河涌里抓到的鱼拿到市场上卖。

熟悉他的邻居乡里都说,简竹醒的话很少,平时见面了都会点点头,笑一笑,打个招呼,他对待村里的左邻右舍颇有礼貌、谦和。后来,新基上村的村民们从报纸、电视里得知简竹醒被抓的消息,都感到异常意外与惊讶,大家无法把这个没问乡邻借过钱,没占过邻居小便宜,没滋扰过邻居,更没看见过他打架的人,跟影视剧中心狠手辣、阴险歹毒的黑帮老大对上号。

邻居们说,这里附近的治安不好,有时听到有人喊“打劫啊”,也经常有贼入屋偷窃。所以,很多人家都养了狗看门,多的一家养了四五只。

告别简竹醒的旧居,记者打上一辆摩的,七弯八拐过了几条河涌,来到简竹醒当年曾经就读的学校。经过了三十多年的时光流逝,昔日的祠堂小学已经变成了一栋崭新的四层U字型教学楼,因为附近有一座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五眼桥,学校的名字也几经变更,从原来秀水小学也更名为现在的五眼桥小学。时值暑假期间,学校大门紧锁,只有孩童在门前玩耍。

记者辗转找到一位当年教过简竹醒的初中老师K老师(不愿露名)。K老师回忆说,简竹醒读小学的时候应该是1967年或者1968年,当时学校被要求小学、初中连着办,简竹醒读的应该是八年制的义务教育。当时简竹醒个子矮瘦,比较调皮,受当时社会上流行的“读书无用论”的影响,很多学生都无心向学,简竹醒的成绩也较差,他不太服从老师的管教。有件事情,给K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是简竹醒读初二的一天,一位老师在办公室里批评了他(K老师已经记不清是什么原因了),气愤之中老师推了简竹醒一下,简竟抽起办公桌下的一块木方,向老师打去。“在那个年代,学生敢打老师,实在是太‘狼’了”,那一幕仍清晰地浮现在K老师的脑海中,办公室里的几个男老师见状,便把简竹醒绑起来,送到大队里去进行教育。后来,简竹醒的父亲还为了这事情,到市教育部门告状,说老师动手打简竹醒。上面派人下来调查,结论是纯属乌有。

他说,还在读书时,简竹醒已经表现出“义气”,他的朋友被人欺负,都会找他帮忙出头,那时候的他已经有那么点江湖气质了。K老师也坦陈,在当时纷繁复杂的历史大背景下,整个社会秩序混乱,学校对学生的教育和管理也是混乱的,教育也无法象现在这样走到学生心里。“所以,简竹醒落到今天的下场,当时的教育也有一定责任的。”

新华网上海8月6日电上海从6日凌晨开始将其台风警报升至最高级别。台风“麦莎”对上海的实质性影响已从5日晚间开始,狂风暴雨中有一工地简棚倒塌,造成1人死亡2人受伤。

上海中心气象台6日凌晨0时20分和1时03分分别发布了台风紧急警报和黑色台风预警信号。这都是最强级别的台风警报。上海中心气象台台长姚子展表示,台风“麦莎”6日凌晨3时40分在浙江玉环登陆后,将继续向西北偏北方向移动,与上海的距离逐步拉近。虽然台风登陆后强度有所减弱,但对上海的风雨影响依然较为严重。

5日晚20时30分左右,上海风雨大作。交通大学在闵行的一处工地的简易工棚在风雨中轰然倒塌,造成1人死亡2人受伤。校方表示,台风来临前已要求所有工棚里的人员撤出。

据防汛部门说,截至6日5时,上海普降大雨,局部暴雨。市中心区雨量最大达51毫米;郊区雨量最大达90毫米。外滩出现了10级大风,长江口、沿江沿海地区风力达9至11级。6日凌晨,黄浦江苏州河口潮位最高超出警戒线0.1米。

气象台说,6日白天到夜里,上海依然处于台风影响的高潮期,还将出现暴雨或大暴雨的天气,市区风力达8至10级,沿江沿海10至12级。

另外,随着“麦莎”台风前锋抵达江苏,江苏省无锡等地6日凌晨起也受到暴雨狂风的侵袭。江苏省政府办公厅5日已发出做好防御台风的紧急通知。

本报综合消息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8月5日称,机场星期二发生法航客机滑出跑道的事件时,机场已处于“红色警告”,这意味着即使有雷电因素的影响,客机当时有足够的燃油飞往另一个机场,但机师却决定在该机场降落。大多伦多机场管理局发言人斯蒂夫·邵说,调查人员已经找到出事的空中巴士A340型客机的两个黑箱。官员希望,这两个黑箱能为客机撞毁的原因提供线索。

加拿大运输安全委员会航空调查处长勒瓦瑟说,客机遭遇风切变或被雷电击中的可能性不大。他指出,找到的两个黑箱相当完好。“它们因(客机)着火而受到一些损坏,但我们应该能够取得所要的信息。”勒瓦瑟说,客机降落前,多伦多地区电闪雷鸣,风雨大作。“当一个地区遭雷暴雨袭击时,机师一般上会决定在空中盘旋,直到能够安全降落为止。”

另一方面,法航和拯救人员前天对机务人员处变不惊及专业的表现大表赞扬。机场消防部主管菲廖拉说,救援人员在事发52秒后抵达现场,当时,四分之三的乘客和机舱人员已成功逃出客机。菲廖拉说:“机务人员做得很好,他们都受过训练,协助他人逃生。”

昨日上午,南京市档案馆和南京市文化局联合举办的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史料展开展,记者在展览中发现了一本出版于1948年的新闻杂志,其封面上刊登了陈香梅与飞虎将军陈纳德蜜月中的热吻照,杂志中也对这段轰动一时的异国忘年恋进行了详细报道。据展出者介绍,这份珍贵的老杂志是首次公开展出。

陈香梅与陈纳德的婚姻虽然是在抗战结束后三年的事,但却是在惨烈的反法西斯战争中孕育出的一朵灿烂的爱之花。昨日展出的这本老杂志的封面上,陈香梅与陈纳德凭窗而立,相拥热吻,浪漫温馨的气息扑面而来,场面颇似好莱坞老电影中的浪漫场景。图片下面的说明是:“飞虎将军陈纳德与女记者陈香梅蜜月中之热情场面。”

陈香梅与陈纳德的婚礼举行于1947年12月21日,第二天中美各大报章都纷纷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刊登了陈纳德亲吻东方美人陈香梅的照片。这绝对是当年圣诞节期间最具轰动性的大新闻。而这本出版于1948年3月16日的《新闻天地》杂志的报道显然慢了不止半拍,然而这却从一个侧面说明这一婚姻的轰动效应:时隔近3个月,媒体仍然对此津津乐道。

《新闻天地》杂志于1945年在重庆创办,创办人包括当时的著名报人卜少夫等人。初为月刊,后改为周刊,1949年5月该刊迁至香港。昨日展出的是第36期杂志,其中刊登了署名为“以太”的文章,题目为:“女记者与飞虎将军的婚事”,较为详细地介绍了陈香梅嫁给陈纳德的经过。在今日看来,这一跨国恋情似乎如在眼前。这个发表于57年前的报道中说:“如今他们已结婚三个月了,他们都感到非常幸福,陈将军常对人说:‘我数十年来如今才尝到真正的快乐!’”

时光易逝,飞虎将军陈纳德早已带着他的空中传奇升入天堂,而今年80岁的陈香梅女士仍然活跃在公众视野中,一如既往地为祖国和中美交流做着力所能及的工作。

陈香梅曾经对媒体说:“和陈纳德相爱的十年,是我们都深爱对方的十年。”陈纳德去世之后,陈香梅再也没有结婚。

日前,担任美国国际交流委员会主席的陈香梅在香港获得由世界华商投资基金会举办的“2005世界杰出华人奖”,以表扬他们对世界各地华人社会所做出的贡献。而在中国纪念抗战胜利的日子里,陈纳德将军对中国的贡献也将使无数中国人重温那些两国人民并肩作战的珍贵记忆。而一个中国女儿与一个美国勇士的热吻,必将为抗战纪念日增加一抹特别的温馨色彩。

说到陈纳德将军和陈香梅女士两人结合的经过,也是颇堪回味的事情。爱情真是不可思议而又神秘的东西,二陈在去年圣诞节前四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态,在上海虹桥路鸟不宿荒林举行婚礼,这件喜事并非许多人意料之所及。因为陈将军和陈女士两人认识有年,许多人也常见他们在一起,不过从来没有人听见他们论及婚嫁,所以他们的结婚,颇给一些人以意外的惊奇。

那是在1943年的秋天,二陈在昆明第一次相遇,那个时候陈纳德将军是美国第十四航空队的总司令,而陈女士则是中央通讯社的女记者,因为采访新闻的关系,时常见面,这就是一段中西罗曼史的开始。抗战期间的昆明市冠盖云集的要地,他们两个人都很忙,尤其是陈将军,他身兼要职,终日埋头于击退日本的机宜,以及保卫中国领空的重任,因此那时两人的见面只限于公事方面。4年之后他们竟成夫妇,这大概在当时他们两人也未曾料及。

陈女士的父亲曾任驻美国旧金山领事,他的叔父也在战时任职中国空军,因此陈氏家人与陈将军颇为熟稔。陈将军当时对陈女士完全是父执辈的态度。他们由相识而相爱而至结婚,这三个阶段的发展,乃是在胜利以后的两三年间,这期间也几经波折,此是后话。

1945年夏,战争行将结束的时候,陈将军突因故愤然解甲返美,临别的时候他对陈女士说,“我们将再见。”

就在翌年的正月五日,陈将军实践他的诺言,重抵中国,他和陈女士相会于上海。那时他们两人已保持着深挚的友谊,更因为陈女士那时担任了陈将军的新闻联络工作,在公余之际两人时常在一起。陈将军对于陈女士的为人做事,日久生爱慕之情,而陈女士对陈将军的毅力与人格,也有无限的敬佩。他们两人有时偶尔参加公开的宴会,那个时候,有很多人已在猜度他们什么时候结婚,一年以后他们仍没有结婚,因此大家也就不再猜度。而二陈之所以迟迟不结婚,其中也有很多困难问题。

陈将军在胜利后返中国时,已与前一位夫人离婚,他多次向陈女士谈到结婚的事情,可是她有颇多顾虑,因为虽然世界日渐进步,而中西之间的隔膜还未破除,他对陈将军有一种崇高的敬爱。她希望他能够快乐,因为十余年来,陈将军在事业上虽有很大的成就,但因为婚姻不满意,内心常是感到孤独。她希望使他不再孤独,然而又担心这桩中西的婚姻会影响到他的幸福。陈将军感到没有了她,他是不会快乐的,他鼓励她不要怕。他有一种信念,他相信他们两人在一起时会非常快乐的。

经过了两年的长久时期,陈女士的父母也同意了这件婚事,那时时值陈女士的父母自美东返,于是二陈的婚事就在二老的主持下举行。

如今他们已结婚3个月了,他们都感到非常幸福,陈将军常对人说:“我数十年来如今才尝到真正的快乐!”

陈香梅的名字,在海峡两岸及中美两国间知名度之高,活跃时间之长恐怕无人出其右。邓小平曾说:“美国有一百位参议员,但只有一个陈香梅。”

陈香梅1925年6月23日生于北京。1944年?陈香梅加入中央通讯社昆明分社,成为中央社的第一位女记者,她被派往采访飞虎将军陈纳德,为他们后来的传奇故事埋下了伏笔。

“飞虎队”全称为“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1941年7月来中国参与抗日,当时美国尚未对日宣战。

陈纳德是“飞虎队”创始人。陈纳德1893年9月6日出生于得克萨斯州。1937年7月初,陈纳德抵达中国考察空军。几天之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陈纳德接受宋美龄的建议,在昆明市郊组建航校,以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不久,他们在昆明初试身手,首战便对日本战机予以痛击,此后并连创击落日机的佳绩。在31次空战中,志愿飞虎队员以5至20架可用的P-40型战斗机共击毁敌机217架,自己仅损失了14架,5名飞行员牺牲,1名被俘。“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插翅飞虎队徽和鲨鱼头形战机机首名闻天下,其“飞虎队”的绰号也家喻户晓。

本报讯(记者沈佳钟振宇)昨日,内江市纪委通报了资中县4名在疫情防控工作中不负责任、弄虚作假的干部的处理情况:免去李明仲资中县畜牧食品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免去蒋晓岗资中县动物防疫监督所副所长职务,免去陈斌资中县太平镇畜牧兽医站站长职务,免去刘伟资中县动物防疫监督所执法股长职务;待问题进一步查清后再严肃追究其纪律责任。

经查,疫情发生后,资中县畜牧食品局在收集、统计7月15日至7月24日病死猪数据工作中,在未核实病死猪去向的情况下,县畜牧食品局党委书记、局长李明仲与该局有关人员,对78头病死猪编造出“深埋”、“宰杀”、“去向不明”3种处理方式,据此上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