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孤注一掷提前大选 政治生涯已步入下坡路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5 01:30:38

案发:2004年11月7日,甘谷县3名歹徒在众目睽睽之下,手持砍刀将周先生一家三口砍倒在地后扬长而去。截至目前,受害者中,除妻子轻伤外,丈夫和儿子已重伤致残。这突如其来的灾祸,让一个美满的家庭受尽了痛苦的煎熬。

事因:据周的小儿子讲,当时,他准备收车,有两人说要去该县马家庄,他让另叫一辆,不想对方破口大骂并动手打人。

进展:2005年3月24日,记者从甘谷县公安局了解到:案发后,犯罪嫌疑人高某、邵某畏罪潜逃,至今逍遥法外;另一嫌犯赵某已被警方抓获。同时,3名犯罪嫌疑人已于3月24日被甘谷检察机关批捕。

受害者周先生是甘谷县教体局的退休干部。一年前,他借钱给下岗的小儿子买了一辆载人三轮车跑客运。2004年11月7日晚7时20分许,周先生忽然接到小儿子打来的电话,说有人在县城大什字广场打他,周先生和老伴匆忙赶去,他远远看见两个年轻人拉着儿子的胳膊,另外一个拿着小凳子砸儿子的头,在他和老伴的劝解下那3人才走了,当他们准备收车回家时,从广场一歌舞厅跑出来一群人,其中一人手提砍刀趁周先生不注意便在其脸上猛砍一刀,致周倒地。接着,他们又疯狂地追砍周的儿子和老伴,一家三口顷刻间倒在血泊中。

案发后,行凶者在众目睽睽之下提刀扬长而去。此时周先生的大儿子正巧路过,急忙将已不省人事的父母和弟弟送往甘谷县医院进行抢救,并向辖区城关派出所报了案。据医院检查:周先生右面颊有长约12厘米的裂口,且有神经麻痹感。周的小儿子头部、背部四处裂口均深达骨质。周的老伴右手和腰背部多处软组织挫伤。后经法医鉴定:受害者周某及其儿子为重伤,周的老伴为轻微伤。

3月24日,记者前往甘谷县采访时,伤口未愈的周先生由于面部受伤,说话有点含糊不清。他说,为了治伤,3个人已花了近4万元,现在家里已没有钱治疗,他的右脸面神经麻痹,口眼歪斜恐怕是一辈子都治不好了。儿子左胳膊因为受伤,现也不能正常活动了,借钱买的车自从出事就再没跑过,一家人的生活顿时难上加难。

周的大儿子说:“案发当时,我看到辖区城关派出所的民警正在离案发地不到20米的饭馆吃饭,便喊了一声让赶紧报案救人,但没有人出面制止。之后,当我把家人送到医院后,到城关派出所报案时,派出所的负责人因当时在外面吃饭让等吃完饭再说。之后,由于嫌犯作案后外逃,办案民警便让我们家属留意嫌犯的下落。有一次,当我得到嫌犯在甘谷县城某宾馆藏匿的线索后,赶紧打电话给警方,可嫌犯不知怎么搞的,竟能得到消息从容逃脱。”周某一家人对办案人员接警、处警的这种态度产生了质疑。

3月24日,记者就此案件采访城关派出所负责人时,他说,案发后,除嫌犯赵某到案外,其他二人已外逃。其间,他们曾多次组织警力赶赴兰州等地追逃,但均无结果。至于家属对办案过程产生质疑一事,他说,周某大儿子所说的事根本不存在,家属如对警方办案有疑问,可以请律师调阅案卷,完全可以通过法律程序解决此事。同时,他告诉记者因涉嫌寻衅滋事,犯罪嫌疑人赵某、邵某、高某已于3月24日被甘谷检察院批捕。目前,甘谷警方仍在对两名在逃嫌犯进行追捕。文/图本报记者王兰芳

娱乐讯蓝心湄前(23)日进棚录TVBS-G《女人我最大》,为了让女性同胞能够清楚的知道如何自我检查乳房,她当场脱下内衣,让男性医师亲手检查,胸前“伟大”的她,经过专业医师检查,除了有一点纤维囊肿外,一切正常,是个“健康宝宝”。

日前台湾首富郭台铭的妻子因罹患乳癌不幸过逝,为了建立所有女性同胞多注意自我身体检查的观念,蓝心湄特地在自己主持的TVBS-G《女人我最大》中,邀请专业医生实际示范如何自我检查,为了替制作单位节省制作费,她更现场褪去内衣,给她合作多年的家庭医师示范乳房检查术。

蓝心湄表示,她和家人固定每年做一次全身健康检查,所以她可说是一个“健康宝宝”,没有什么大的病痛,而最近她看到台湾首富郭台铭的妻子林淑如,日前不幸因乳癌逝世,让她觉得很感慨,特别呼吁所有女性同胞,一定要好好注意自己的健康,所以她主动表示,希望能做一集关怀女性同胞的内容,提醒姊姊妹妹们,定期检查身体,即早发现即早治疗。

原本打算让参加录像的其它女艺人包括丁宁、唐林及和家馨一起给医生检查,但她们都觉得不好意思而作罢,而身为主持人的蓝心湄,担心观众不知道如何自我检查,因此亲自“下海”,当她躺着被检查时,丁宁、唐林及和家馨纷纷伸出“安禄山之爪”,对着主持人的胸部上下其手,摸完还不忘发出惊呼,“哇!真的好大喔!”现场来宾则对蓝心湄的敬业精神敬佩不已,直呼“真是牺牲太大了!”

娱乐讯云南电视台生活资讯频道栏目《女人香》的女主持人张小燕于3月22日下午5点30分猝死。张小燕近日在演播室突然晕倒住院,由此引发一系列并发症,3月22日张小燕经抢救无效去世,年仅31岁。她生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自我评价:我并不聪明,但我热爱学习,因为学习可以丰富一个人;我并不漂亮,但我热爱生活,因为美好的生活可以让人快乐;我并不世故,但我很真诚,因为朋友是生活的桥梁。现在主持《女人香》节目,希望和所有观众共品女人香、女人味,一起打造外在动人、内在动心的女人!

曾任主持经历:云南电视台《生活时空》、《五环快讯》、《体育2003》、《体育彩票》等各类节目!

本报讯山西一辆无牌“捷达”警车撞死一名13岁的女孩后加速逃离现场,大批交警设卡围追堵截,最后终于将目标锁定在该省襄汾县公安局。据调查,肇事警车是襄汾县公安局一位副局长的“坐骑”。肇事司机事发后逃之夭夭,至今尚未归案。

3月19日上午11时28分,临汾市尧都区“122”调度中心接到群众报案,称在省道527线贾材村口发生一起车祸:一辆无牌“捷达”警车撞倒一名骑自行车的小女孩后不仅不停车,反而拉着警笛加速往南逃跑。一目击车祸的出租司机驾车追赶,却被肇事车辆迅速甩掉。接报后,尧都区交警大队组织大批警力四处围追堵截,最后将排查重点定为尧都区和襄汾县两公安局。

被撞当场的女孩名叫李亚敏,13岁,临汾6中的学生。3月20日晚8时,襄汾县交警大队将一辆无牌“捷达”警车送到尧都区交警大队,来人称“该车驾驶人李振波系襄汾县公安局雇佣人员,现去向不明”。

据悉,该车是襄汾县公安局曹副局长的专车,曹则声称“事发当日是司机私自出车”,并未取得他本人同意。该车已购置一年多,却不知何故至今不上牌照。肇事司机名叫李振波,21岁,系襄汾邓庄人,临汾警校毕业后未分配工作,刚给曹副局长开了一个多月的车。目前当地警方对外严密封锁消息。记者还发现,襄汾县公安局院内停着不少无牌警车。

南方网讯昨天(24日)下午,SONY唱片在香港为李玟举办盛大新闻发布会,正式推出她的全新专辑《EXPO-SED》。新专辑收录多达13首歌曲,其中有8首的词曲是由她本人创作。专辑中,她再次大玩性感,“sexy、spicy、naughty”成为整张专辑的所谓“三元素”。从歌词、造型到MV,李玟都在这张专辑中挑战华语歌手的性感尺度,而挑战的结果,就是这张专辑在引进内地时被删歌多达4首,其中包括专辑的第一主打《NoDoubt》。

自2001年10月的专辑《Promise》后,李玟再没出过全新专辑。据她自己说,在这超过3年的时间里,她都在准备这张专辑。专辑中,《Hush》、《SoGood》等七首歌曲是由她自己包办词曲,主打歌《NoDoubt》则是她跟美国音乐人EricSanicola联合创作。

专辑中的很多歌曲其实都是她的心声:“《GottaClue》这首歌很大程度上是源自我的个人经历。我从前的男朋友欺骗了我,所以我把我的感觉写出来。《Hush》是关于我曾经与某人相处过的一段生活,但实在不希望外界知道。”“当大家听到它的时候一定会很惊讶。”李玟说。

除了自爆失败恋情和地下情“让人惊讶”外,更“让人惊讶”的是李玟在创作和选择歌曲时,百无禁忌,很多歌曲都直接谈“性”。比如,由她自己创作的《SoGood》:“这首歌曲表达了很多。朋友都一直在说,很难想象Coco这样甜美的女孩可以如此开放地谈论性。我现在29岁了,我应该使自己看上去更加性感。我想这首歌会让一些人神色大变。”

4年多以前,在宣布自己将成为华语歌手进军美国第一人之后,她的首张英文专辑《JustNoOtherWay》在美国上市。最终的结果却不如人意,加上在中国的销量,这张专辑的销售总数是200万张,未能挤进美国一线歌手之列。《EX-POSED》是李玟的第二张英文专辑,为了迎合国际市场,李玟依旧走性感路线,而且更加性感。台湾媒体以“向性感女神封号的凯莉·米洛下战帖”,来形容这张专辑。不过李玟则说:“造型师把性感火辣及活泼掌握得恰到好处。”歌曲的MV更是火热,主打歌《NoDoubt》的MV日前首播之后,台湾媒体对其的形容是:“这一次她挑战尺度,衣服越穿越少,比基尼、内衣统统出笼,好身材展露无遗。”

在《NoDoubt》首播之后,网上就已经有歌迷担心会由于太过性感,这张专辑引进内地时会被删歌。果然,将于月底在内地上市的引进版中,只有9首歌曲。李玟的4首新歌在内地报批时,被有关部门删除:主打歌《NoDoubt》的两个版本、《SoGood》以及《Touch》。记者就此咨询新索唱片时,他们表示并不知道被删除的原因是什么。不过,根据李玟自己的介绍,这几首歌曲恰恰是专辑中谈性的歌曲。(尔东)

娱乐讯张学友荣升第二任爸爸后,昨天首度露面,讲到育儿经验时,他坦言相隔四年,技术变得生疏,更表示老婆罗美薇曾因这次意外怀孕而埋怨他。

虽然来回车程要四个小时,但体贴老婆的学友昨晚仍连夜坐车从东莞赶回香港:“好惦记女儿,而且虽然老婆有人陪着坐月子,但都不舍得。”学友强调罗美薇这次是意外怀孕,还曾因此事埋怨他。对于没有生到儿子,会不会失望的问题,张学友表示完全不会,女孩子更好,总之顺其自然。

离校日子进入倒计时,但工作尚未有着落,毕业生心情之急迫可想而知;而在各大热热闹闹招聘会上,用人单位趁机打压大学生工薪待遇、盲目人才“高消费”绝不是个别现象,且有愈演愈烈倾向。对此,前日(3月23日)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小鲁进行了猛烈抨击。

昨日,某高校举行应届毕业生专场招聘会,记者无意中发现,在珠三角一个镇的一家中心幼儿园招聘老师的摊位前,有一名女生正在应聘,看了看介绍,该女生表示自己所学的专业跟该单位不符,正欲离去,这时前来招聘的男子拦下该女生,称还有另外选择,只见他迅速从黑色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印有“某某银海大酒店”字样的纸,上面写着“招中西服务员、夜总会服务员、客房服务员,待遇在500-600元,包食宿”等字样,该女生听他详尽介绍后一脸茫然,表示考虑考虑就走了。

事后这位女生对记者说非常气愤,且不论这个什么“夜总会”有没有别的什么色情成分,但就是他们这种人才消费观念对大学生来说很不公平。难道大学本科生在这些用人单位眼里就是干“夜总会服务员、客房服务员”的吗?而且这种待遇“500-600元包食宿”,对于农民工来说都没有什么吸引力。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不少用人单位给大学生开出的待遇就是“1200/月不包食宿”,而在去年召开的高职高专类的招聘会上,一些单位进场来找的是“洗碗工若干”、“服务员若干”,开出的条件也是“1000元不包吃住”。

他说,工作无贵贱,但社会有分工。现在对于“农民工”,“800元包食宿”都不愿意来,难道一个大学生四年下来的合理报酬还不如一个“农民工”?

他说,培养一个大学毕业生是有价的。有专家就曾做过这方面的研究,现在要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2年的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的纯收入,现在大学毕业生正遭遇就业严峻形势,用人单位不应该趁机做出一些对大学毕业生不合理的事情。

可借鉴的是,在国外,用一个专科生还是用一个本科生或是研究生都有明码标价,政府对于不同层次的大学毕业生的最低工资标准都进行了明确界定。你可以用一个博士去洗盘子或干别的工作,只要那位博士愿意,同时,你必须支付一个博士应有的高薪酬。这样一来,除非有个别原因,谁会愿意花数倍的钱来“高消费”人才呢?

据悉,现在我国一些城市政府已出台工资支付相关条例,对于“农民工”的最低工资标准进行了限定,但对于大学毕业生却没有相关的规定。长期来研究大学生就业问题的华南师范大学张敏强教授认为,政策“空白”是出现不合理的人才“高消费”的根本原因之一。大学生就业需走进市场,但在这种市场行为中,政府并不是什么都不为,而是应该完善相关配套措施,加强管理,使其走在有序健康的轨道上。

应该规定各层次毕业生的最低薪金,成立一个专门保障和维护大学生权利的机构,在大学生就业中保障大学生权利。

中新网3月25日电光华日报报道,“小器”言承旭与女友冷战后,周日凌晨五时,在台湾与大班男友人步出钱柜卡拉OK。头戴冷帽的他,全程笑容满面与友人一起扶着喝到醉醺醺、貌似金城武的高大男生进德士。

昨天,一神秘女子拨打本报热线称她和蒋大为在万寿寺派出所解决纠纷。14时许,记者赶至万寿寺派出所。在派出所的一层,云集一堂的记者都听见一女子在派出所二楼大声说话的声音,原来她正是因债务纠纷与蒋大为三上法庭的姚曼。经多方采访,现将昨日事件回放如下——

姚曼找到蒋大为家中,“他告诉我说在洗澡,让我等会儿,但过了十多分钟,他还是不肯见我。”姚曼告诉记者,多次敲门后,还是没有见到蒋大为本人。在等待的过程中,姚曼见到了几位身着制服的人,“他们像物业的保安,他们叫我到楼下大厅谈谈。”

姚曼告诉记者:“因为见不到蒋大为,我就让保安把一张写满北京市公安部门电话号码的条子交给他,我让保安转告,蒋大为去哪里我都会跟着,我就是想和他到公安机关把欠我钱的事做个了断。”

姚曼和蒋大为被警方带至万寿寺派出所,至于是谁报的警,姚曼表示:“我不清楚,可能是蒋大为吧,我在屋外等他,没过多会儿警察就来了。”

记者在万寿寺派出所见到姚曼女士,她的情绪显得比较激动,她说:“去年12月,我再次对蒋大为欠钱一事提起诉讼,我今天来派出所有两个目的,一是要蒋大为还钱;还一个就是要问问,公安机关对这个案子到底解决到什么程度了。”姚曼表示,在派出所协助警方调查的过程中,曾与蒋大为发生争执,“你看,这就是他用手在我脸上抓出来的印子”,姚曼指着脸上的两条红色划痕告诉记者。

三位声称蒋大为朋友的男子来到万寿寺派出所,其中一人告诉记者:“蒋大为欠姚曼的钱早就还了,但是姚曼一直没有把欠条还给蒋大为,现在又拿着欠条来要钱了。”

身着黄色外衣的蒋大为走出万寿寺派出所大门,表情比较平静。蒋的三位朋友将其围住,之后乘坐黑色奔驰迅速离开。

记者拨打蒋大为手机,一名声音低沉的男子接听了电话。“请问是蒋先生吗?”“我不是,我是他的一个朋友。”这位自称蒋先生朋友的人向记者介绍,这件事情正在警方的调查中,建议记者向派出所了解详细情况。记者再次表示,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希望蒋先生能够对姚曼女士的说法和今天的事情发表看法。接听电话的男子犹豫了一下,让记者30分钟后再采访。

记者再次拨打了蒋大为的手机,一个声音同样低沉的男子接听了电话。“请问是蒋先生吗?”“是,我是蒋大为。”“刚才的那位先生是您的朋友吗?你们的声音很像。”“我的一位朋友,也是歌手。”蒋大为表示,他对这件事的态度很简单,“既然已经开始走司法程序,就应该等法院和警方有结果。现在来找我有什么用?”

记者致电姚曼,“我一天连水都没喝。我怕上厕所,今天就是要堵他。我今天的目的是带他到该去的地方。他说我涉嫌犯罪,可是证据呢?谁看见我敲诈?可以站出来。”晨报记者吴亭李婧/文蔡代征/摄

昨日,本报对亳州人程某亲手溺杀自己八岁病儿的事件进行了报道,此事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大反响,市民们对此的看法也是众说纷纭。昨日下午,记者再次采访了侦破此案的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刑警大队,了解到许多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从审讯笔录上看,程某在杀死儿子的时候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触犯了刑法。站在家庭的角度上,他考虑了很多。在庐阳刑警大队路中队长把他带到分局的时候,他问:“你们这是把我带到了什么地方?”路队长告诉他,“这里是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刑警大队,就你儿子死亡一事,我们现在正式对你展开调查。”听到这句话,程某默然,稍微顿了一下,他把手伸向了怀中,刑警们问他要做什么,他说:“我这里还有为给孩子看病借来的7000多元钱,麻烦你转交给我的父亲。”刑警们明白,这时他才明白了,他已经知道面对自己的将是什么。

从警方的调查来看,死者是程某的小儿子,读小学三年级。不管是家里的亲人、学校的老师、同学,还是患病期间接触到的医生、护士、病友,都很喜欢他。调查时,孩子的母亲一再强调,程某非常疼爱这个孩子。当刑警们问程某喜不喜欢这个孩子时,程某说,作为一个父亲,毫无疑问,我非常喜爱这个孩子,他听话而且很聪明。他说,我也是经过非常激烈的思想斗争才干了这件事(指杀死儿子)。主要是因为经济问题,家在农村,为了给孩子看病已经背了沉重的债务,他还曾到杭州拣破烂赚钱给孩子治病,从孩子生病开始,他一直在全力为他治疗。但是到了这个地步,如何治疗也无法挽回孩子的生命。而在他身后,还要支撑一个家,这时他产生了罪恶的念头。

审讯程某很难。开始时,程某一直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无奈已触犯了刑法。当刑警们对他进行教育,和他解说了有关法律后,他明白了,开始害怕。此后,他开始编造谎言,称孩子是自己失足落水,甚至说自己看到孩子落水了,但没有救。但是,种种迹象告诉刑警们,他在撒谎。梁斌副大队长告诉程某,你应该磕三个响头,一个给你父亲,你对不起他,一个给你妻子,你也对不起她,一个给你死去的儿子,你更对不起他,给你5分钟的时间考虑,愿不愿意说出事情真相。沉默了2分钟不到,程某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趴在地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而当他站起身后,他还是没说,他真的害怕,他还要支撑一个家啊!最后,审讯民警说,他是你的亲生儿子,你这样做,能对起良心吗,现在我们把他的照片拿来给你看,你好好想想。这时,程某彻底崩溃了,他说出了一切。

在审讯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程某内心的痛苦。这种痛苦,每一个做父亲的人都可以理解。毕竟,他是那么地爱他的孩子,而他又亲手杀死了孩子。他没有预谋,但是他在事先经过了痛苦的抉择,一方面是一个无法再挽救的儿子的生命,另一方面是一个家庭。他希望让儿子和家庭得到解脱,但是却没有想到整个家庭将会因此而面临更大的危机。审讯中刑警们发现,程某的心里十分矛盾,他不敢面对现实,害怕受到制裁,害怕家庭因失去他而受到更大的创伤。

本报昨日连线亳州程某的家乡了解到,程某的很多亲人还不知道这一惨剧的发生,这也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从法律的角度如何看待这起案件,记者就此采访了省城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杨律师。

杨律师说,从行为上,程某已经构成了刑法上的故意杀人罪。在刑法上,故意杀人罪也包括义愤杀人、防卫过当和溺婴等。但是这起案件中,程某显然不属于法定从轻情节。不过,在审判时,还有酌情减轻情节,结合该案实际,程某的杀人动机,其家庭情况以及案件情况都属于酌情减轻情节。杀人案件的审判比较重视主观恶性的程度,在这起案件中,程某并没有很深的主观恶性。作为从事法律工作的人,我对程某的看法是一方面觉得他很可恨,但是另一方面又觉得他可怜,相信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判决。

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张许来认为:程某亲手杀死自己8岁的孩子,可从两种心理来理解推测。从病态的心理上分析,其孩子长期重病,使程某长期处在悲观压抑心情中,有可能出现抑郁症,从而迸发扩大性自杀念头,将孩子杀害。另从正常心理来看,程某是在解脱,主要为孩子解除病情,因为孩子的生命最多延长四至五年,而且是在病痛中。他也是在为自己解脱痛苦。本报记者王涛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越来越多的MM开始梦想有朝一日能修炼成精,磨炼成妖,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只知道在今年的春天妖精要当道啦!如果你还在想到底“妖精美女”是什么样?要如何成为妖精,那么请跟我来吧,先看看影视剧里的“妖精美女”们吧,当然小编在这里还有看一送二,特别为您送上时尚话题:为什么妖精成流行和Memo·流行:如何成为妖精女人。宋霖/文并图

娱乐讯昨天(3月24日)下午,李玟出席coco新碟发布会。李玟(coco)最新英文专辑《exposed》昨天正式推出,唱片公司特别为她举行了新碟发行记者会,广邀亚洲各地传媒出席。当日李玫身穿白色贴身裙出席,为了取得最佳的效果,她更是全真空上阵,内里没穿内衣及内裤,非常性感。她自觉这身打扮很漂亮,好像莎朗·斯通一样性感迷人。

荆楚网消息(楚天都市报特约记者龙桥通讯员周淼陈前勇)征婚诈骗千余人,涉案金额高达100余万元!十堰市东岳公安分局经过半年的侦破,打掉一特大征婚诈骗犯罪团伙。24日,涉案的汉川人刘某、李某、成某被十堰警方依法逮捕。

2004年10月6日,东风公司女工于某前来十堰公安局东岳分局报案:有人冒充部队现役军官,以征婚为名骗走其8万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