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群加时罚下八一 广东2比1杀入南区决赛会师江苏篮球-CBANIKE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48:46

因担心远在北京读书的女儿错失求职机会,52岁的她连日来已连续参加6场大学应届毕业生招聘会。

梁瑞霞来自广东梅州梅县一个山村,今年10月是她与丈夫第一次离开老家农村。

12月11日早上9点,在华南师范大学举办的师范类毕业生招聘会专场刚一开场,梁瑞霞就准时出现在招聘会上。站在众多年轻的学子中间,她显得非常“抢眼”,以至于不少学生看到她都发出“哇……”的叫声。“我是来替女儿投简历的。”梁瑞霞总是耐心地解释。

经历了6场招聘会,她早已轻车熟路。在场内,她一瞅见大排长龙的单位,就一路小跑挤到前面,看招不招收英语专业的学生。“如果是不招英语专业的,就白排了。”

广州七中的招聘摊位前已排了30多人,梁瑞霞停下来排了大概五分钟后,冲排在她前后的两个女生笑笑,打了声招呼,说:“我到那边看看,待会再回来。”

说毕,她又钻到广州四中摊位前,从袋子里抽出一份简历,递给招聘人员说:“我是来替女儿投简历的,我女儿还在北京念书,没有办法过来。”

这是她多场招聘会跑下来的“绝招”,最多的时候,她同时在三支队伍里排队。

负责招聘的老师看到她愣了一下,她赶忙重新解释了一番。看到招聘人员翻看简历沉吟半天,她又加上几句:“我女儿是农村孩子,能文能武,能吃苦的。你别以为我女儿是怕吃苦不来招聘会,不是这样的。她还要上课。”

招聘人员点点头,把简历收好。投完简历,梁瑞霞马上从袋中取出纸笔,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的她一笔一画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了招聘单位的名字。

“现在找工作难啊,女儿不能参加这里的招聘会,我就帮她来看啊,不能错失机会嘛。”

今年10月梁瑞霞与丈夫第一次离开老家广东梅州梅县,来广州看望已经在这里安家的大女儿。正巧赶上毕业生系列招聘会开锣,她便自告奋勇提出要替在北京的二女儿参加招聘会。

“我们开始时都很担心,她没有出过远门,又不怎么会说普通话,连坐车都晕车,怎么参加招聘会?”大女儿说,因为母亲坚持,他们只得替她准备好简历。

11月19日,梁瑞霞参加的第一场招聘会设在暨南大学。那天,她凌晨5点多就起床了,带着几份简历从东圃住处出发。来到暨大体育场的时候,招聘场的门还没开,售票点却已经排满了买票的学生。

得知要凭学生证才能购票入场时,她一下子蒙了。用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和售票员软磨硬泡了半个小时后,售票的学生给了她一线希望:“你先排队吧,票很紧张,如果排到你还没卖完就卖给你。”

为了参加招聘会,连日来梁瑞霞拿着地图穿梭在广东各个高校中。怕在车上呕吐,她早上不敢吃太多东西。站得太久了撑不住时,她就和排在前后的学生打个招呼,到一旁休息一会儿。

梁瑞霞身体不好,腿、腰关节有酸痛的老毛病,每天从招聘会回到家,她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倒在家里的沙发上休息。

“那些学生总问我累不累,我呢,身体累,但心里不累!”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线。

“我们是农村来的,没有关系(社会关系),全靠自己。其他的我帮不了她们,参加招聘会总可以吧。”

在家乡梅州梅县白宫镇新连村,村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梁瑞霞夫妇:有两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女儿。大女儿从华南师范大学毕业后在广州一所中学任教,二女儿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外交系就读,明年6月份毕业。还有一个女儿正在读高三。

女儿们一直都是梁瑞霞的骄傲。她指着二女儿何海萍的简历说:“我女儿很优秀,外语好,勤劳肯干,在家里能帮我种田,出门会做翻译,多棒啊。”

她之前没有想到,这么优秀的女儿,找份工作也这么难。第一次排队投简历,她排的是一家国有银行,排了3个多小时才轮到她。

给她印象最深的是12月6日在中山大学举办的招聘会。那是广州入冬以来最为寒冷的一天。“挤在人群里,真难受,想吐,又冷。”投完简历,她端着刚买的盒饭,在操场的角落里坐下,看着仍然在排长队的学生,一口也吃不下去。“就两个职位,(大学生)排了那么长的队伍,怎么选啊?”

“真担心投出去的简历会被当成垃圾扔了。”坐在大女儿家的沙发上,梁瑞霞不无忧虑。

“让妈妈帮我来投简历,用人单位可能会觉得我没有诚意,”在北京读书的二女儿何海萍上周末还是乘火车南下。10日早上何海萍到广州后一下火车就只身赶往在广外举行的外语外贸类招聘会。11日上午10点多,当她赶到华师时,妈妈已经替她投出两份简历了。这是母女俩一起参加的第一场招聘会。

“人很多,我排了三个小时才投了一份简历。”何海萍说,母亲所做的一切让她很感动。“这学期还有八门专业课,时间很紧张。”“压力大,找份好工作真不容易。”(本报记者方夷敏实习生郑佳欣)

我女儿是农村孩子,能文能武,能吃苦的。别以为我女儿是怕吃苦不来招聘会,她还要上课。

个子矮胖,皮肤黝黑,梁瑞霞喜欢咧着嘴笑。随身拎着一个白色塑料袋,里面装着她参加招聘会的“行头”:一瓶牛奶、一袋饼干和几份简历。她腿脚很快,在人流拥挤的招聘会上来回穿行,两个小时下来就投出三四份简历。

上午9时许,田凤山案在二中院三法庭开庭。田凤山身着深色西服,白衬衣配着黑领带,看上去精神还不错。记者来到三法庭外,发现走廊门的两扇玻璃门均被糊上了白纸,什么也看不清。记者刚准备靠近走廊门,便有法警走出来维持秩序。

据悉,在田凤山被控的17笔受贿中,有一笔就是马德贿赂的10万元。1999年6、7月间,时任黑龙江省省长的田凤山,接受担任绥化地区行署专员马德的行贿10万元人民币,以帮助绥化地区广播电视综合楼建设。对于这一项指控,田凤山当庭予以承认。

去年11月17日中纪委发出《关于田凤山、韩桂芝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通报》。这份通报中指出,1996年至2003年,田凤山在担任黑龙江省省长、国土资源部部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分别收受鸡西市原市委副书记曹国辉(因涉嫌犯罪已被逮捕)、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已被判死缓)等多人所送巨额贿赂以及礼金。

田凤山为官30余年,其中有27年在黑龙江任职。在这次的17笔受贿指控中,大部分指控都是针对田凤山在黑龙江为官时收受的贿赂,只有四五笔是指控他在任国土资源部部长时收受的贿赂。据了解,田凤山涉案的案款已全部追回,但田凤山在羁押期间没有立功表现。下午4时35分许,田凤山案结束了庭审。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1972年,田凤山任黑龙江省肇源县城郊公社党委书记、革委会主任,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此后,田凤山先后就任肇州县委副书记、县长,牡丹江市委书记,省政府副省长,哈尔滨市委书记。1995年2月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1999年12月,田凤山赴京上任,任国土资源部党组书记。

本报讯(记者周明杰)当虚拟世界里的网友要求见面,甚至发出“一夜情”邀请时,网线这边的您可一定要慎重,因为不仅有见光死的可能,还有可能被敲诈勒索。今天上午,以“一夜情”为饵勾引网友见面后强迫对方高消费的12人在海淀法院出庭受审。

检察机关指控,2005年3月5日,曹确一和妻子刘佳承包了花园路方岸咖啡厅,雇佣了梁金凤等服务员,由刘佳化名“王冰”在网上以“一夜情”等名义招揽网友见面,并在方岸咖啡厅消费,而这时以“王冰”的名义与网友见面的,则都是梁金凤等女服务员。在网友提出异议时,曹确一等人出面使用暴力、威胁等手段强迫对方交纳费用。在他们咖啡厅消费,一小杯成本为1元的速溶雀巢咖啡要价60元人民币,一瓶成本为40元左右的红酒定价为1688元。至当月30日被抓为止,他们共涉嫌敲诈勒索19起。公诉人认为,刘佳、曹确一等人以强迫手段强买强卖已经构成强迫交易罪。在涉嫌犯罪的几名女服务员中,还有2名是在校大学生。

曹确一辩解说,咖啡厅是媳妇刘佳开的,他不太清楚,可是确实有些客人是刘佳通过网上聊天约过来的,“好多人都付不起账,还有的兜里有钱不交,那当然不能让他们白吃白喝。”刘佳很痛快地承认,起诉书中所陈述的19起案件都确实发生过,时间和内容也都对,但一再强调咖啡厅是自己开的,丈夫曹确一对自己开店等情况毫不知情,也并不关心。

中新网12月14日电在日本与东南亚国家联盟的首脑会议上,担任东盟主席的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要求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努力改善中日关系,对此小泉首相表示:“对靖国神社的参拜是表达不再进行战争的誓言,因为一个问题而不能举行首脑会谈是无法理解的。”

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报道,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就由于小泉参拜靖国神社问题而导致恶化的中日关系表示:“我们对两国间产生的分歧十分担忧。希望中日首脑认真地进行对话,解决有关问题。”

此外,菲律宾总统阿罗约就中日两国围绕在东海开发油气田一事而出现对立的问题指出:“在南海,中国与菲律宾、越南正在进行能源的共同开发。我认为这可能成为中日之间可以借鉴的事例。”

对东盟领导人的发言,小泉首相回答说:“对靖国神社的参拜并不是美化战争,而是为了表达不再进行战争的决心和对战殁者的悼念。”小泉还就日本与中国的关系表示,“因为一个问题而不能举行首脑会谈是无法理解的”,并称“只要过一段时间,问题将可能得到解决”。

10月份,小泉再度参拜供奉有二战日本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中韩等国对此表示愤怒与抗议,中日、韩日外交关系也因此受到严重影响。

编者按:随着好莱坞大片《艺伎回忆录》的公映,日本艺伎迅速成了全球观众所津津乐道的话题。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艺伎是一个神秘而又有些暧昧的职业,其实人们对艺伎有着很多的误解。300多年来,艺伎已经成为日本独特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一些著名的艺伎甚至对日本历史的走向有过微妙的影响。

17世纪末期,日本兴起了代表市民阶层的“町人文化”,艺伎也在这个日本文化大发展的时期悄然诞生。

艺伎的起源可追溯到德川幕府早期表演歌舞的流浪女艺人。当时的德川幕府为了增加政府税收,严厉禁止私娼,迫使民间妓女转而采用亦歌舞亦卖身的方式来钻官府规定的空子。后来,幕府官营妓院中的妓女为生计所迫,也吸收了民间艺伎通俗的表演形式,转变为既卖身又卖艺的艺伎。18世纪中叶,艺伎作为一种职业被合法化,其职业规范和习俗也随之确立,只卖艺不卖身的行规被广泛接受,表演的项目也逐渐增多。在日本的江户(今东京)新桥、柳桥和京都祗园等地相继出现了专门进行这种表演的艺伎馆。到了德川幕府中期,艺伎主要服务于作为统治阶层的武士,后来又把新兴的商人阶层作为主顾。

日本的艺伎多来源于喜欢这一充满浪漫情调行业的女子,许多具有较高文化素质的家庭也以女儿能进入艺伎这个行当为荣。艺伎未必年轻貌美,却风情万种;未必身材窈窕,却能长袖善舞。然而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艺伎绝非易事,有志于进入这一行业的女孩在10岁左右时就被送进艺伎馆,开始长达5年或更长时间的系统学习。

在此期间,女孩子要学习大到诗书、舞蹈、琴瑟、茶道、书法、插花、谈吐、装扮,小到如何优雅地打开推拉门、如何走路、如何鞠躬和斟酒等生活礼仪。经过十分艰辛的培训课程后,她们要做到优雅甜美、知书达理、服饰华丽、擅长歌舞,学会察言观色,对男人们能够应付自如。此后,女孩们还要经过一段时期的“见习艺伎”阶段,方可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艺伎。

由于培养艺伎要花费大量金钱,只有那些一掷千金的达官显贵、富商巨贾才是艺伎的真正主顾。在二战前的日本,拥有一个能够随叫随到的艺伎是个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很多有钱人也争风吃醋,竞相力捧自己喜欢的艺伎。

在三百多年艺伎的发展史上曾经出现过许多著名的艺伎,她们中的一些人更是对日本的历史进程产生过重要影响,享有“勤王艺伎”美誉的中西君尾便是其中的代表之一。

君尾出身于武士家庭,因父亲被仇人所杀而家道中落,不得不进入艺伎界,她经常在一个叫做“鱼品”的茶屋表演。当时,幕府势力和维新派在日本京都展开了激烈的竞争,两派人物经常以京都的声色场所作掩护,召开秘密会议。很多维新派的骨干人物都是“鱼品”的常客,后来在明治政府中历任外务、大藏大臣的井上馨就是其中之一。井上馨与君尾一见钟情,两人感情迅速发展,难舍难分。不久,在京都负责追捕维新志士的幕府高官岛田左近也看上了君尾。在一般艺伎眼中,岛田有权有势,能够成为岛田的妻妾真是求之不得,但君尾却不为所动,拒绝了岛田的求婚。

当井上馨听说了岛田向君尾求婚的消息后,派人找到君尾,要求君尾为维新大局考虑,接受岛田的求婚,借机刺探幕府的机密。君尾含泪答应了爱人的请求,嫁给了岛田,靠着岛田对她的宠爱,她套出了大量幕府情报。在她的帮助下,许多维新派志士得以逃脱幕府的追杀。后来,维新派武士根据她提供的情报,成功刺杀了岛田,除去了维新派的心腹大患,给幕府势力以沉重打击。号称“维新三杰”之一的木户孝允(桂小五郎)也有一段和艺伎的生死恋情。木户的妻子松子也是一位艺伎。1864年,幕府势力大肆搜捕维新派人士,木户孝允被迫扮成乞丐隐藏在一座桥下。每天,松子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来到桥上,然后将包有饭团的包裹装作无意中失落于桥下,送到木户孝允的手中。后来,松子又多次利用艺伎馆掩护丈夫,终于使他逃过了幕府的追杀,并成为后来推翻幕府统治的领袖之一。可以说,艺伎为日本的明治维新确实出了不少力,以至于后来有人戏称,如果没有艺伎,日本的历史恐怕就要重写了。

明治维新以后,艺伎与政界人物的关系越来越密切。那位宣称“醉卧美人膝,醒握天下权”的伊藤博文,他的原配伊藤梅子就是艺伎。伊藤博文当权后,还特意让人在横滨开设茶室“富贵楼”,作为和艺伎们幽会的场所。

中村喜春1913年出生在东京,父亲是当地很有名望的医生,家境很富裕。孩童时,中村喜春就对歌剧院台上那些穿着传统和服、浓妆艳抹的艺伎特别着迷。她常梦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站在那个舞台上。15岁那年,她不顾父母反对,投身艺伎行列。凭借着自己的天赋和刻苦训练,几年后,中村喜春声名鹊起。不但红透日本,就连著名影星卓别林也曾慕名前来观看她的演出。

谈到二战后的名艺伎就不能不提岩崎峰子,风靡全球的小说《艺伎回忆录》就是以她为原型创作的。二战后,作为日本文化外交的一种手段,艺伎们经常要接待外国政要。面对这些世界政坛的重量级人物,以岩崎峰子为代表的艺伎们在想方设法讨客人欢心的同时,也表现出很强的自尊心。

1970年4月,岩崎峰子参加接待英国查尔斯王子的私人茶道会。表演结束后,查尔斯王子仍意犹未尽,向峰子提出要看看她用的那把扇子。当她把扇子递给查尔斯时,查尔斯没有征求她的同意就在扇子上签了名。这对一般人来说很值得荣耀的事却让峰子很不高兴,回家后就叫人把扇子扔了。

1975年5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一次晚宴上,岩崎峰子受邀作陪,但女王对艺伎们不理不睬并且根本不吃她们准备了许多天的食物,这让峰子很是不满。她借故与女王丈夫菲利普亲王攀谈并做出一些亲昵举动,女王果然很受刺激,据说当天晚上女王夫妇就分床而睡。

20世纪70年代以后,在西方文化和日本新文化的双重冲击下,艺伎行业逐渐走向衰落。在20世纪初,日本一度拥有超过8万名艺伎,现在从事这一行业的女性只有数百人,而且几乎集中于东京和京都等少数几个大城市,但艺伎文化仍在深刻地影响着日本。日本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小说家川端康成的成名作《伊豆的舞女》和《雪国》就是描写艺伎恋情的。被称作“艺伎道”的行为规范,也已经成为现代日本女性的一种生活和社交典范。从这个意义上说,艺伎是日本传统文化的传承载体,艺伎文化已深深植根于现代日本文化之中,并没有衰落。▲

中新网12月14日电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美国前司法部长、前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律师辩护团成员克拉克12日在接受“今日”节目采访时,他是为了确保审判萨达姆的公正性才参加辩护活动的。他说,萨达姆已经被美国“妖魔化”了。

当节目主持人考瑞克问克拉克为何会为有“巴格达屠夫”之称的萨达姆担任辩护律师时,这位前司法部长回答说:“这很简单。首先,是我们称他为巴格达屠夫的,我们把他妖魔化了。我并不相信妖魔说,我相信人,我相信人们会作一些坏事。如果你相信妖魔说,那么你可以对一个妖魔作任何事情。是不是?他们不是人,他们没有人权。回到你的问题上来。我有幸在肯尼迪和约翰逊政府的司法部工作了八年,那是六十年代,民权运动正在兴起。当我离任后,我想我有义务和机会在海外人权事务上有所建树,而我也一直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克拉克称:“萨达姆案显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你无法忽视它,如果审判是公正的,那么我们有可能通过司法程序来了解历史真相。审判的公正性非常重要,伊拉克是否会有正义?是否会有和平?因此,对萨达姆的审判可能会产生新的仇恨和热情,可能导致伊拉克社会的分裂。而所有的事情都取决于审判的公正性。”

克拉克接着说,“作为一个国家,我们致力于审判的公正性,我们应该尽全力确保审判的公正性。但我们做了些什么呢?我们公布了有人将手放进萨达姆嘴里的照片,我们公布了他穿内裤的照片;你没有看见到一张他比较象样的照片。他被关在一个地牢里,不能换衣服,不能梳头。而我们甚至在审判时还试图妖魔化他。”

当被问及伊拉克选举是否是伊拉克局势的一个转折点时,克拉克说:“我们希望如此,但这是一个困难的时刻。伊拉克境内的暴力事件仍然许多,公众很难搞清楚选举的议题,他们也很难看到候选人。美国的影响是巨大的,我的意思的是:美国曾收买伊拉克媒体以影响伊拉克民众。我们提供了选举资金,并让那些流外海外二十年的人们出现在伊拉克电视上。这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形势,但我们希望能够通过一些措施可以给伊拉克带来和平。”(固山)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