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成功试射能携带核弹头的巡航导弹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22:10

朝鲜劳动党中央机关报《劳动新闻》昨天发表评论,要求美国以诚恳、理智的态度参加六方会谈,推动会谈朝着有助于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方向前进。

评论重申,朝鲜半岛无核化是金日成主席的遗训,是朝鲜的最终目标。美国无须对此怀有疑心。

另据日本共同社援引不愿公开姓名的外交人士的话说,在美朝双方今年6月和7月于纽约会谈期间,朝官员曾向美方发出非正式邀请,欢迎美国总统布什和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访朝。

到目前为止,参与第四轮六方会谈的多数国家均表示要尽量扫除障碍,保证会谈取得进展,唯有日本扬言要提出朝鲜绑架日本公民的历史问题,颇有搅局之意。

朝鲜官方的《民主朝鲜》报对日本的态度提出批评,“日本正忙于干扰很快将恢复的六方会谈,以彻底阻止朝鲜半岛的无核化。如果有关各方想要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它们就应当拔除对此有害的毒草”。

小泉的发言人23日说,尽管朝鲜反对,但日本还是会在第四轮六方会谈中提出绑架问题。

俄罗斯、韩国等国家也对日本的态度不满,他们认为,“把复杂和情绪化的问题包含进去只会使这一进程(六方会谈)变得更加困难”、“日本有必要对六方会谈表现出更积极和转折性的姿态”。

与前三轮会谈相比,本轮会谈出现了许多变化:朝鲜已于今年宣布拥有核武器;赖斯接替鲍威尔就任美国国务卿,美负责朝核事务的人员也发生了变化;除朝俄外,参加此轮会谈的其他四方代表团团长均已易人。这些变化为六方会谈带来了不确定因素。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张琏瑰:与会六方已取得两点共识,即维护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希望新一轮会谈取得进展。这为会谈取得成功奠定了难得的基矗

俄罗斯政治观察家德米特里·科瑟列夫:朝核危机可能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得到成功解决。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亚太室主任晋林波:美朝之间的不信任并未消除,中韩两国与美国在如何实现无核化问题上的分歧依然存在。会谈要取得重大进展或突破并不容易。均据新华社

7月22日下午2时,记者来到位于哈尔滨市中山路上的黑龙江省人大,采访了新闻办的主任姜洪波。

在开始采访前,姜主任首先希望通过本报澄清几点事实。首先要澄清的就是该省人大并不是专门因为黑龙江省婚检率下降、病残婴儿出生率增高而修改的《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完全是因为该省是在贯彻落实《行政许可法》而对一些地方性法规中涉及行政许可的规定进行的一般性修改,其他条文只是按照原样保留。

第二个需要澄清的是,这次修改的《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是完全遵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制定并颁布实施的,不存在擅自变更的情况。

第三个需要说明的是,《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虽然已经出台,但具体的执行部门如何执行只是执行方式的问题,与人大立法没有直接关系。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姜主任详细地向记者介绍了这次修改《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的过程和背景。

据姜主任介绍,《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在1995年就已经出台了,该省人大这次只是修订了其中的几个条款。至于一些媒体报道称黑龙江省是因为婚检率下降、病残婴儿出生率增高而把自愿婚检变成强制婚检的说法是不准确的。省人大这次修改《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主要是为了贯彻《行政许可法》的实施。

他说,因为《行政许可法》出台后,黑龙江省原先的很多地方性法规都需要按照《行政许可法》的规定进行相应的调整,而该省人大正是在这种前提下才修订母婴保健条例的,并且这次修改只是就该法中涉及卫生行政部门的几个条款进行了改动,而原有的条文因不涉及《行政许可法》所以未进行任何改动,这其中就有关于本省实行婚前医学检查的规定。

法晚:您的意思是修改前的《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一直有实行婚前医学检查的条文吗?

姜主任:是的。我们《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颁布实施的,因为国家的《母婴保健法》中有关于婚前医学检查的规定,所以我们的地方性法规里也有这一条款。

法晚:既然《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中一直有实行婚检的条款,那么是否黑龙江省一直在实施着强制婚检呢?

姜主任:不是的。自从2003年国务院颁布实施《婚姻登记条例》后,我们省就停止了婚前检查。

在谈到黑龙江省这次修改的地方性法规是否与国家的《婚姻登记条例》在程序和内容上相抵触时,姜主任是这样回答记者的。

“我们在修订这部地方性法规时是完全遵照《立法法》和人大的立法程序进行的,并且我们在颁布实施的同时就已经报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从程序上看我们没有任何违法的情况。至于这种抵触,我个人不认为这是抵触,因为国家的《母婴保健法》中有进行婚检的条文,所以我们地方人大在制定我们自己的母婴保健条例时也必须有这一条款。而且其他省份的《母婴保健条例》里也都有关于实施强制婚检的条文,要是说这也算抵触,那么从国家《母婴保健法》那里就已经和国家《婚姻登记条例》相抵触了。

至于《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如果真的和国家的法规相抵触,那么全国人大也有权行使撤销权,依法撤销这部地方性法规或是其中的某一条款。”

法晚:全国人大是否依据《立法法》的规定对《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中强制婚检的规定行使了撤销权?

姜主任:我们已经报上去了,但是全国人大没有行使撤销权,也没有任何信息的反馈。

黑龙江省卫生厅基层妇幼保健处的姜处长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就婚检的必要性作出了这样的解释:患有艾滋病、淋病、梅毒、麻风以及医学上认为影响结婚和生育的其他传染病未治愈者和精神分裂症、狂躁抑郁型精神病以及其他重型精神病患者在发作期间应暂缓结婚的不予办理结婚登记。因为这些疾病一般都有潜伏期,新人在结婚登记时如果不知道或者是隐瞒了这些疾病,那么将来出生的婴儿患病率将是很高的,这直接影响到下一代的人口质量。

记者在哈尔滨采访时意外地了解到这样一个令人叹息的事情,一名出生仅三个月的婴儿因遗传先天性心脏病而夭折于黑龙江省儿童医院。

据孩子父亲李宏生介绍,2004年1月,他和邻村的一名姑娘结婚,在结婚登记时并没有进行婚检。同年12月,媳妇生了一个4.5公斤多重的儿子,没想到2005年2月,孩子因先天性心脏病夭折在家人的怀里。后来经过对李宏生的检查才发现,原来李宏生本人就是一个心脏病患者。媳妇一怒之下回了娘家并随即提出离婚。

黑龙江省民政厅社会事务处调研员魏广福认为,“新修改的《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与《婚姻登记条例》发生了冲突,民政部门目前还要按《婚姻登记条例》执行,如果执行强制婚检,人家可以告我们行政不作为。”他说,民政部门事先不知道要修订《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而且条例里也没有体现民政部门的意见和态度,其可行性值得商榷。

魏广福认为,取消强制婚检是进步的表现,但现在《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的出台,感觉又倒退了,应该采取更科学合理的方法来解决婚检率下降的问题,而不应该搞一刀切,走强制性的老路。(据新华社电)

中国法学会会员、北京市义方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平对黑龙江省将实行强制婚检从立法角度谈了自己的看法: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具体情况和需要修改了《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这一地方性法规的内容与国务院颁布《婚姻登记条例》所规定的内容相抵触,但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制定的地方性法规是直接援引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作为立法依据的。

他说,《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规定的强制婚检是否能够实行,还要取决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态度。根据《立法法》88条的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与宪法、法律、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地方性法规。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撤销权,强制婚检就不能实行;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不行使撤销权,强制婚检就可以在黑龙江省内实行。

2003年,国务院出台新的《婚姻登记管理条例》,规定婚前医学检查由“强制”改为“自愿”。对此,民政部解释说,在婚检制度实施过程中,由于《婚姻法》规定的“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一直未能明确,这就带来两方面的问题。一是婚姻登记机关根据婚检机构出具的检查结果无法认定当事人是否患有不应当结婚的疾病,是否可以办理登记。二是由于检查没有针对性,造成婚检中存在检查项目多、收费高等问题,群众反映强烈。

新修订的条例没有要求申请结婚登记的当事人提交婚前医学检查证明。民政部的官员表示,如果结婚当事人从双方健康的角度考虑,可以自愿到医院检查身体。

黑龙江省在实施自愿婚检后新生婴儿缺陷出生率增高的说法是有依据的。下表为哈尔滨妇幼保健院提供的出生缺陷检测比较。

哈尔滨市妇幼保健院的孙院长对此进行了客观的分析。孙院长说,新人不愿意婚检的原因除了极少数想故意隐瞒自身的疾病以外,绝大多数是三方面因素造成的。首先,一些新人担心自己的隐私被泄露,在思想上有顾虑。比如说有些女性有婚前性行为,但是为了不让对方知道,所以不愿意进行婚检。或者是有的人患有其他方面的疾病,虽然那些疾病允许结婚,但是还是怕会被外人知道所以拒绝参加婚检。

部分婚检医务人员不负责任、态度冷淡、检查不认真、拿婚检结果卖人情等是导致新人拒绝婚检的第二个主要原因。新人们进行婚检时要按照规定到户籍所在地的妇幼保健院所进行婚检,方可办理结婚手续,根本没有自由选择的空间。

第三个原因似乎更加直观一些,那就是婚检是要收取费用的,但是很多新人在结婚登记时经济情况可能会因为要筹备婚礼而相对紧张些,所以出于经济因素的考虑,新人不愿意进行婚检。

基于上述原因,据2004年底的统计数据显示,黑龙江全省婚前医学检查率仅为0.43%,由此引发的一系列突出问题,将对出生人口的素质造成严重威胁。虽然政府仍然不断强调宣传“婚检有益下一代健康”,但收效甚微。

昨日凌晨1时,记者来到塌方现场看到消防人员仍在现场展开紧张的营救。记者上到江南大道西塌方工地大门入口处旁边的咖啡厅6楼,借着朦胧的灯光看到,大批抢险人员正在塌方现场进行挖掘,突然抢险队伍中一阵攒动,传来“看到了!看到了!快,立即行动!”的喊声。随后记者迅速跑下楼经过打听,得知男孩张宇的父亲张俊书遗体被发现。

记者随后在塌方工地大门入口处等候消息。凌晨1时10分,现场出来数十抢险换班工人,一名江西籍工人黄某介绍,现场已经找到了一中年男子的遗体,经确认是张宇的父亲张俊书。在抢险人员的带领下,记者钻进现场发现二三十名全副武装的消防员和其他抢险人员正在进行挖掘,“遗体是在凌晨零时55分左右发现,当时消防员用生命探测仪在塌方现场探测到张俊书被埋在废墟中约5米深左右,已经无生还的可能,离张宇挖出的地方也不到6米远。”一名消防员称,张俊书遗体周围是一片倒塌的木板和破碎的物品,一根横梁压在尸体上,身上也有多处被砸的痕迹。

经过50多分钟的紧张工作,昨日凌晨1时40分左右,张俊书的遗体被送往殡仪馆。

昨日上午11时,记者再次来到塌方现场探访,发现塌方现场土墙被推倒后,换成了用铁皮围成的围墙。

“海员宾馆凌晨4时左右再次出现大面积塌陷”“主要是被大火烧得坍塌的那面墙出现下陷,突然垮塌大量的泥石把两辆小车都给埋了。”现场一名抢险人员称,事情发生后,抢险指挥部立即用铁皮做成围墙(土墙容易倒塌不可靠),方便抢险和施工排险。昨日上午11时30分,记者站在海员宾馆附近,听见“沙沙”“哗啦”的声音,只见摇晃的塌楼上方不断有大量的水泥片和石砖块掉下来。

昨天早上记者来到海珠城广场建筑工地坍塌现场,见许多店主聚集在华海大厦前,纷纷提出经济赔偿等要求。刘先生是海员宾馆“潮流站”首层一家店铺经营者,主要卖服装、鞋类。他告诉记者,坍塌事件发生导致在宾馆内数百家店铺经营中断,生计受到严重影响,众商家很是焦虑,大家聚集是想得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昨日上午,在严密组织下,海员宾馆南楼涉及人员已分批有序回到房间提取物品。在昨日中午12时,江南大道中由北向南的交通已经恢复。

昨日上午11时许,张广宁第8次来到事故现场检查指挥抢险工作。他要求,在保证抢险人员安全的前提下,要争分夺秒开展抢险工作,尽早制订好受事故影响的邻近楼宇水、电、煤气等设施安全检查维修预案,尽快恢复江南大道中由北向南的交通,扎实、有序地推进抢险工作。昨日中午12时,江南大道中由北向南的交通得已恢复。

昨日14时30分,第一幢和塌方附近其他一些居民和档主要回家拿细软,被现场工作人员和警察劝阻。居民马小姐说,“我住在第一幢楼,原本第一批居民回家拿好细软后,该轮到我们这一批了,但现在不知道何故,至今没有给我们派发凭证,拿到了第二批进房取细软凭证的也临时被收了回去。”

据在现场的工作人员介绍,由于险情还没有排除,第二批居民进房拿细软的都是塌方现场最前沿的楼层,十分危险。随后记者来到隔山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说,由于险情仍然没有完全排除,原定于第二批居民回家拿细软的计划暂时取消,到时会根据居民的联系方式及时通知。

昨日15时30分左右,当记者来到江南大道中华海大厦塌方现场警戒线路段时,只见一名年龄40多岁的身材矮胖的男子拿着编织袋当着警察的面,突然冲进塌方警戒线内,赶忙收拾扔在地上的纯净水瓶子,一个10岁左右的小男孩也冲到里面收拾纯净水瓶子,怀疑是父子俩,警察见状好言相劝,一老一少见状讪讪地走了出来。

当警察走开之际,这一老一少又突然冲了进去,要收拾起地上的纯净水瓶,警察再次当场严厉制止,并给予批评教育。随后,现场的工作人员帮他们收拾了一些纯净水瓶递给他们,并要求他们立即离开。

据现场警察介绍,最近为了防止有人“趁火打劫”,也考虑到来往路人的安全,警方24小时在塌方现场一带进行巡逻。

昨日16时左右,记者来到广医二附医院见到了丧子丧夫的赖友英,她躺在病床上,气色看上去比前天好些,双腿依然绑扎得严严实实,“我现在好些了,只是里面的空调有点冷!头还有些疼,腿也痛得厉害,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下农田干农活!唉!我就是担心我以后的生活和我可怜的孩子!”“你们告诉我,我老公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消息?”见亲友们短暂沉默,赖友英侧身抹眼泪,“我真命苦!”赖友英的亲戚告诉记者,张俊书的岳父岳母快70岁了,惊闻噩耗相继卧病在床。

记者临走时,赖友英说,“希望事故责任方能承担全部责任!”而她的亲属则说,他们也在等待这次事故的处理消息,希望事故责任方能把赖友英一家今后的生活和今后孩子生活学习等费用等全部安置妥当。本版撰文时报记者何华高张配吉王丽凤通讯员王宏山陈伟秋曾秀娟□本版摄影时报记者黄立科

新华网消息据法新社报道,美国驻中国使馆25日说,参加六方会谈的美国和朝鲜代表当天在北京举行了一对一的会谈。这是美国和朝鲜代表在六方会谈正式开始前举行的首次一对一会谈。

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希尔当天早些时候对记者说,在六方会谈开始前,他将同朝鲜副外相金桂冠举行难得的一对一会谈。

美国使馆一位发言人说,会谈是在下午3点钟开始的。但是她说,她不知道会谈将持续多长时间。这位发言人也没有详细谈及两位谈判代表会讨论什么样的问题。

希尔在会晤前对记者说,“我想强调的是,这不是谈判,我们只是试图相互认识,检讨我们怎样看待将要发生的事情,以及对意见进行比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