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的碘型困局 与标准正面对撞陷入漩涡中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4:31:49

刘小红将门关后,便命令陈客碧给女儿晓倩打电话马上把女儿喊回来。并警告陈不要报警:“只要看见有警车来,我就点火。”

由于不知道女儿晓倩的电话,陈客碧拨通了儿子冯勇(刘君英的丈夫)的电话。冯母在电话里悄悄告诉儿子,说以前和晓倩耍过的那个男的又来闹事了。并叫儿子快回来。

8分钟后,冯勇悄悄回到了家。事后冯勇回忆说,他从窗户里看清情况后,便大声叫刘小红开门,并不停地踢门。刘也在门内叫嚣:“你再踢门,我们大家一起死!”并做出要点引线的动作。

陈客碧看到他要点引线,猛一伸手打飞了火机,并死死把住刘持手机的手不不放。这时,儿媳刘君英过来按住了刘小红另一支手。

此时冯勇一脚将门踢开,与刘扭打在一起,并拿起身后一把水果刀,对着刘小红一阵乱刺。刘小红被刺后,点了一个炸药扔在院子里(事后证实未点着)便夺门而出,冯勇等人也追了出去。

巴南区土桥派出所的民警在接到当地居民报警后火速赶到了现场,并在距冯家300米远的菜地里,抓住了被刀砍得奄奄一息的刘某。民警这时才发现,此人三个月前在冯家搞过一次爆炸,市公安局正四处追捕。民警立即通知120将刘小红送到医院。

昨日零时4分,巴南区公安分局的排弹专家赶到现场。仔细勘察后找到了那枚被刘扔进杂屋的炸弹,原来此炸弹根本就没被点燃。但杂屋顶棚被砸出一道17厘米长,6厘米宽的窟窿。记者看到,狂徙所用炸弹系用灭害灵一类的铁罐自制,里面填满火药。刘小红将其绑在身上,并用用白胶布包裹。排弹专家分析,可能由于当时该犯被刀刺慌了神才没有能点燃炸弹。排弹专家将其拆开后发现,里面确有可以引爆的硫磺、火药等。

据晓倩的家人介绍,事情的起因,是陈某的三女儿晓倩与刘小红分手。晓倩之母陈客碧说,她女儿与刘耍过朋友,但今年春节后就断了关系。但此后刘三翻五次纠缠晓倩。今年5月的一天晚上11时许,因对晓倩提出分手不满,刘小红对冯家曾搞过一次爆炸后逃跑。

村民黄长国回忆起那次爆炸时说,他突然听见“轰”的一声巨响,跑出家门一看,冯家的围墙被炸出一个大口子,院内房屋和冯家对面住户的玻璃被全部炸烂。此后,嫌犯刘小红被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列为网上逃犯予以追捕。

在重庆市第七人民医院记者见到了被砍伤的刘小红。此时刘的伤情已经稳定,刘的主治医生王医生称,目前嫌疑人已没有生命危险。

昨日下午,在病房里,当记者问嫌疑人刘小红为何身绑炸药威胁前女友家人时,犯罪嫌疑人刘小红称:前女友用了他的钱,他要找前女友要钱。而据民警介绍,犯罪嫌疑人此次再次绑炸药闯入前女友家,是嫌疑人怀疑前女友家人举报了他,心生报复。

就在公众纷纷就黑龙江省人大新近修改的《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中恢复“强制婚检”的规定褒贬不一时,杨涛、王金贵、胡仕波、郑国贴、王保信等五名来自江西、北京、广州等三地的公民却几乎在同时就该条例的合法性问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上书提请立法审查,从而将对该问题的讨论推向深入。

当问及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时机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时,胡仕波说:“我们在实践中经常遇到这种情况,这给我们工作造成的最大的困扰是对相关案件无法凭经验和法律规定做出准确的判断。之所以这个时候提出,是这个问题涉及面广,社会的关注度高,时机也比较成熟,容易起到成效。因为这个问题最终得以解决的关键在于怎么解决由谁来解决,,我们认为由人大常委出面解决当然是合适的。”

当问及是否赞成强制婚检时,两人却给出了迥异的答复。王保信非常轻松地说:“我和女朋友肯定会自觉地去做检查,我还是赞同强制婚检。最好是附条件免费强制婚检,因为,这样可以优生优育,长远来看,对国家、民族的发展是利大于弊的。”

而胡仕波则表示了坚决的反对:“我们不会去。我反对强制婚检,婚前同居的普遍现实决定了婚检没有意义。而现在通过孕前检查来保证优生优育也是一种很好的途径。”

与广州三人不同,现在江西检察机关就职的杨涛和在北京一家媒体就职的王金贵在态度上则更加庄严一些。

杨涛在8月3日的公开信《做一个有责任心的公民!》中非常坚决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之所以要进行这一上书,并非一时心血来潮,也不是为了某种需要而进行的‘作秀’。在近日的写作与采访过程中,我发现围绕着《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的出台,集中暴露了我国存在已久的‘立法违法’现象。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行政法规《婚姻登记条例》与地方性法规《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的规定不一致,下位法与上位法的规定相抵触;而黑龙江省民政部门的有关人员又表示不执行该地方性法规,国务院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也表示鼓励自愿婚检。法律、法规之间如此冲突,必将使守法者无所适从,也必将影响我国法制的严肃、统一和权威。”

王金贵的措辞同样严肃:“我无意于从实证法的角度,依据宪法、立法法的规定,纠缠于具体事项的是非曲直,引起我思考的是能否透过此类事情的表象,探寻一些重要的但常被我们忽视的基本问题,以期对我国正在进行的法治建设有所助益。”

措辞有异的五公民在目的上却达成了一致,那就是促进我国违宪审查机制的建立。“对于我们提起建议后的结果,由于立法法并没有规定人大常委会必须回复,因此它可能不会有任何直接的回复。但我前面说了,婚检的问题必须解决。如果最终人大常委会解决了,那就是最好的回复。”胡仕波的话最有代表性。

针对两位公民的致信行为,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学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教授表示:“按照立法法的规定,任何公民和组织都可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违宪和违法的审查请求,由常委会工作机构进行研究。全国人大常委会加强违宪违法审查,将强化人大权威,维护国家法律统一的尊严。”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范亚峰认为:“自2003年‘孙志刚事件’以后公民提出违宪审查的建议逐渐多了起来。近期的上书事件可以看作是推进违宪审查建立的又一个个案,但不太一样的是,今年的法律环境与去年有所不同,民间参与立法的意识在不断增强。”

范亚峰进一步分析认为:“上位法与下位法之间的冲突,一般法与特别法之间的冲突及部门法与部门法之间的冲突在我国当前出台的一些法律中时有出现。规则冲突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和谐的一个因素。经济建设、文化建设、法治建设中法治建设的地位至关重要。社会要实现和谐需要法治来协调。在法治对各种关系进行协调时,不是靠立法中心模式,而是靠官方与民间的互动,国家与社会的互动,各种矛盾双方的互动。”

有关专家还表示,上书事件频频出现反映了立法技术方面存在着问题。很多法律立法之前没进行大规模的立法调查。同时,这也反映出我国对于法律如何执行,如何被监督,都没有做出约定。现实中法规多为“精英立法”。尽管一系列上书事件频频出现,但要促使一整套的违宪审查、违法审查机制的建立也不是短期内就可以完成的。虽然如此,民间的类似行为的出现肯定会给立法机关带来压力,从一定程度上来讲是有利于这种机制的建立的。违宪审查分两个阶段,一个是合宪性审查,一个是合法性审查。目前进行合法性审查可能会逐渐推进整套体系的建立。类似的事件还反映了公民的主体意识在增强和参与意识的增强。公民上书人大常委会是一件好事儿,公民参与立法的意义很大,可以说是中国走向法治民主化的一个基石。

从2003年因“孙志刚案”,北大三位法学博士和五位著名法学家先后联名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对收容遣送制度进行审查,到河北农民王淑荣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建议修改《河北省土地管理条例》,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事件已有多起。

从这些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公民的立法参与意识和主体意识在日益增强。回过头来再反观本次五公民的上书行为,我们有理由为之高兴和欢欣。因为公民频频上书的背后,意味着我国法治化进程的加快。

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近日我们发现2005年6月24日,黑龙江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对《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进行了修正,保留了原《条例》中规定的“准备结婚的男女双方应当接受婚前医学检查和婚前健康教育,凭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婚姻登记”等内容。(该内容据《中国青年报》2005年7月26日报道)

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此次立法行为,被人们理解为“恢复强制婚检”,而国务院在2003年8月8日颁行的《婚姻登记条例》第五条规定的办理结婚登记的内地居民需要提交的有关证件中,并没有包括需要提交“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即实行所谓“自愿婚检”)。我们认为,地方性法规《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与行政法规《婚姻登记条例》在对这一问题的规定上,显然相抵触。此外,全国人大常委会在1994年10月27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第十二条中明确规定,男女双方在结婚登记时,应当持有婚前医学检查证明或者医学鉴定证明。因此,我们认为,行政法规《婚姻登记条例》对于是否要提交“婚前医学检查证明”的规定与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的规定也是相抵触的。

对于在办理结婚登记时,公民是否需要提交“婚前医学检查证明或者医学鉴定证明”这一问题上,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行政法规《婚姻登记条例》与地方性法规《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的规定不一致,下位法与上位法的规定相抵触,使守法者无所适从,这必将影响我国法制的严肃、统一和权威。

因此,为维护国家法律的权威性和法制的统一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九十条第二款的规定,我们特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对《黑龙江省母婴保健条例》、《婚姻登记条例》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是否存在相抵触的情况进行审查的建议。我们也希望,以我们的实际行动,减少法规与法律相抵触的现象,促使我国法规审查机制更加完善!

据美《达拉斯晨报》报道,去年3月,达拉斯市百万富翁艾森伯格与来自中国的女子胡艳红(音)结婚。今年7月1日,他们的女儿尼拉娅呱呱坠地。然而这个跨国家庭却因妻子胡艳红即将于8月15日被移民局遣返回中国而面临支离破碎的困境。

据报道,来自中国的女子胡艳红现年40岁,曾在国内获得过大学工科学位。而她的美国丈夫艾森伯格现年53岁,是位房地产开发商,有数百万美元家产。胡艳红自1999年持商务签证进入美国后,一直在餐馆和按摩院打工。3年前,她在达拉斯市一家按摩院意外邂逅了已婚中年男子艾森伯格。当时,艾森伯格虽然与妻子结婚近30年,但家庭生活却并不和谐。

当寂寞的艾森伯格第一眼见到胡艳红之时,便爱上了她,并不惜与妻子离婚。去年3月,艾森伯格与胡艳红举办了婚礼,今年7月,他们的女儿降临人世。

就在这对新婚夫妇满以为幸福生活从此开始的时候,本月1日,艾森伯格从联邦移民局接到一纸通知:由于胡艳红的公民申请未获通过,不允许她在8月15日之后继续呆在美国,逾期她将被强行遣返中国!面对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艾森伯格坚定地表示,自己将不惜一切保护自己的妻子,甚至自己的生命。目前他计划驾车跑遍整个得州以游说当地官员帮助保全他的家庭,为此他甚至不惜进行绝食抗议!众读者呼吁“发发善心”

面对艾森伯格的奋力抗争,联邦移民局的官员却冷漠地表示:胡艳红曾于2001年在达拉斯卷入一起卖淫案。但艾森伯格辩护说,针对胡艳红所谓的“婚前卖淫”指控,完全没有根据。令人欣慰的是,当媒体关于胡艳红事件的报道见报之后,不断收到热心读者的来信,其中不少人对这个不幸家庭持声援立场。其中一位读者在信中这样写道:“移民局的官老爷们,请发发善心吧——给艾森伯格太太一份永久性的签证。”(袁海)

俄罗斯失事潜艇令人想起5年前的“库尔斯克”号悲剧,5年前的问题也再度被媒体摆上桌面。

按俄罗斯海军先前所称,4日,这艘小型深海潜艇在例行训练后返回时,因推进器被鱼网所缠,无法上浮,不得不搁浅海底。

然而,6日,这一说法发生了变化。媒体披露说,缠住潜艇的其实是俄海军海岸声纳探测装置的天线。《莫斯科时报》网站于当地时间23时38分报道说,这一监听装置重达60吨,被直径10厘米的缆线和2个巨大的混凝土锚固定在海底。

俄罗斯媒体援引国防部有关人士的话说,潜艇是正在修理这一装置时被“监听触角”所困住的。德新社披露说,这一设备是俄罗斯海岸检测系统的一部分,负责监听美国潜艇在北太平洋海域的活动情况。

堪察加半岛作为俄罗斯几大主要潜艇基地所在地,大部分岛域至今仍对外封闭。在美国5日回应俄罗斯求援后,美军飞机半个多世纪来才首次飞经其上空。俄军的“开放”态度得到了西方媒体的赞许。

然而,俄罗斯《生意人报》却毫不客气地指出,失事潜艇其实早在当地时间4日12时已被困海底,直到近24个小时后,俄罗斯海军才公布此事,与当初“库尔斯克”号遇难时相比,公布时间仅早了1天。

英国《泰晤士报》网络版6日刊载新闻综述,题为《保密文化令俄海军再度蒙羞》,一连总结出4个问题:原定3名船员的潜艇上现有7人,是否属于超载?潜艇下水前保养状况如何,是否需要修理?为何事故没能及时向外界公布?对潜艇上的氧气剩余量为何有诸多矛盾说法?

《泰晤士报》注意到,至今普京未发表任何评论。也许,普京的沉默是出自对俄海军在“库尔斯克”号事件5年后仍未提高训练水平的不满。

制造潜艇的船厂发言人6日说:“潜艇在出事前就需要修理,俄军方很早就知道这事。”

《生意人报》指出,在出事潜艇的母船上本应有一艘类似的小潜艇可以参与救援,但是那艘船根本不见踪影。救援船“阿拉格尔”号上也少了2艘应该配载的小型潜艇,因为它们正在修理,而负责救援的潜水专家则去度假了。邵馨莲

中新网8月7日电5日20时10分许,在黑大公路160公里加500米处发生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一辆长途客车与一辆停在路边的拖拉机车厢追尾相撞,长途客车冲出事发地点100多米后翻进路边的沟内。生活报报道,事故造成客车内共8人死亡,32人不同程度受伤。

据现场救援人员介绍,5日20时许,一辆无牌照的农用四轮拖拉机在行至黑大公路160公里加500米处,因满载沙土的车厢右后轮发生故障停在了路边,驾驶员驾驶拖拉机离去,将车厢留在了路边,但没有在现场安全距离内设立任何警示标志。大约10分钟后,一辆车号为黑A84892的黑龙江哈北黑快速客运公司的长途客车从后面行驶过来,因天黑、车速较快,发现前方路面停放的车厢时已经来不及躲闪,长途客车的右前侧车体撞在了拖拉机车厢的左后侧,两车相撞后,长途客车又随惯性冲出100多米后翻入对向路边的沟内,造成长途客车整个车体严重塌陷变形,很多乘客被挤压在变形的车厢中无法逃生,车厢内外到处都是血迹和玻璃碎片,现场一片狼藉。据了解,该车是哈尔滨开往黑河的长途客车,当时长途客车内共有48人(含2名司乘人员),事故共造成客车内8人当场死亡,32人不同程度受伤。

当天事故发生后,省公安厅、省交警总队及黑河市公安局相关领导立即赶赴事发现场组织抢险救援。目前,伤者已经被送往附近的医院接受救治,事故原因在进一步调查中。

信报讯(记者赵磊实习记者王蓉蓉)昨天下午6时30分左右,长安商场地下一层超市内一名18岁的女员工不慎将右手绞进绞肉机里。由于手掌一时无法抽出,120急救人员将这名女员工和连在手上的绞肉机一同送至北京世纪坛医院。

事故发生后,府右街消防中队首先赶到现场救援。“当时,女员工的手还卡在绞肉机里,并不断地流血,她情绪很激动,不停地喊叫着”。一位目击者说。120急救车随后也赶到现场,并将女员工送到了北京世纪坛医院就诊。据消防员介绍,当时考虑用切割的方式可能会伤到女孩的手,因此他们只是把绞肉机的盖子卸掉。

记者随后赶到世纪坛医院手足外科,只见伤者正躺在担架上,右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伤者显得非常激动,一边哭,一边躺在担架上挣扎。据该医院手足外科主治大夫许医生介绍,这名女孩大约在19时左右被送到医院,当时她的手还卡在绞肉机里。经拍片检查后诊断,这名女孩右手掌除大拇指以外,其余四个手指全部绞碎在机器里,已全部损毁,需要立即进行手术。记者在诊断书上看到,这名女孩只有18岁。

当晚8时左右,女孩的父母闻讯赶到医院。女孩的父亲用颤抖的双手在手术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据女孩所在超市的一位负责人介绍,这个女孩是他们的员工。但她的手掌为什么会绞进绞肉机,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截至昨晚9时30分记者离开时,女孩正躺在手术室里抢救。

中新网8月7日电据共同社报道,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6日前往广岛县福山市的中川美术馆,参观了该馆收藏的中国现代绘画和陶瓷器。他在参观结束后对记者们表示:“(两国关系)并未跌至冰点。即使一时的政治关系多少有些恶化,双方在经济、文化、艺术等方面的交流仍会逐渐扩大”。

小泉在邓小平长女邓林的作品前停下脚步,回忆道:“过去随福田(赳夫)首相访华时曾和邓小平先生一同吃过饭”。当美术馆负责人欢迎他今后再次光临时,小泉一边笑一边意味深长地说:“早些辞去首相就能来了。”

新华网哈尔滨8月6日电(记者高增双曹定)6日下午,第四届中国·哈尔滨国际啤酒节在哈尔滨市中心休闲广场开幕,开幕式取消了被众多媒体报道的“啤酒喷泉”计划,喷泉喷出了阵阵水柱。

记者6日中午来到开幕式所在的哈尔滨市中心休闲广场,水管正向喷泉水池中注入清水,水池尚未注满,注水口处还飘着白色泡沫。13时30分许,喷泉开始喷出阵阵水柱,由于几天前曾在此做过“啤酒喷泉”试验,喷泉喷起的水雾中还能闻到淡淡的啤酒气息。

哈尔滨市旅游局副局长、啤酒节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马春野说,前几天,这里确实做过“啤酒喷泉”的试验,当时是想看看效果如何。后来,一些市民对此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一些媒体也对此进行了报道,组委会决定取消了开幕式上的“啤酒喷泉”。同时,马春野否认曾计划注入80吨啤酒,他说,他们并没有确定注入多少啤酒,但不会注入这么多。本届哈尔滨国际啤酒节将持续到21日结束。设啤酒文化长廊、啤酒品牌展示、文艺演出等内容,啤酒节期间还将举办“啤酒嘉年华”和“谁是啤酒王大赛”等文娱活动,哈尔滨市区设立了多处分会场。

1900年,哈尔滨就有了自己的啤酒,在为期16天的啤酒节中,中外游客将感受到哈尔滨城市文化和啤酒文化。

中新网8月7日电自称是“日本人”的李登辉今天再发表媚日言论,暗示钓鱼岛属于日本,并称美国有八艘核潜艇在太平洋巡弋,两千枚核弹头对着中共(大陆),让中共不能动,要打台湾根本不可能。

据“中央社”报道,李登辉上午在“台湾李登辉之友会干部研习营”上声称,旧金山和约日本放弃对台湾主权,但并未指定给谁,“台湾国际地位至今未定”;而说钓鱼岛是台湾的,这是现在制造出来的故事,当初清朝割让台湾给日本,根本不包括钓鱼岛。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