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已正式申建迪斯尼主题公园 正等国务院批复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3:41:19

总而言之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觉得竞争是必要的,但是应该合理的竞争,在一定范围内的竞争。那么说到这个,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一个城市的报纸到底有多少,量是比较合适的。我们认为现在很多城市随着外地报纸的进入,造成十几张都市报,七、八张都市报,我们觉得这个数量偏多。因为每张报纸都要生存,要生存就得想办法使自己发展,发展最快,最明显的一个手段就是促销,结果在这方面又没有自律,所以就造成问题。我们想在这方面大连能不能创造一个经验,走向自律,这种途径来规范报业市场的发展。

张秉礼:我说一句,这样的竞争当中,其实政府的调控是很重要的。像在浙江,浙江的报业市场上,就是还没有出现像刚才王社长说的那样的推销大战,我感觉跟政府的调控是有关系的。实际上政府这样的市场经济,其实不同的地方处在不同的竞争阶段,往往有很多可以去借鉴,去寻找的一些规律,可以早作准备。比如说像自律公约,我们浙江省前几年就有自律公约,这两年大家开始有一点蠢蠢欲动,再来强调签自律公约,然后进行政府的行政警告,对投诉进行警告,进行处理。所以相对来说,现在京报在宁波市场上也做一点这样的促销手段,但是不是很剧烈,他做了,我们投诉,相关的行业机构和行业协会,包括新闻出版管理机构会来制止。浙江市场上包括都市快报跟黔江晚报两张最大的报纸一般也控制,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好的。

主持人:我们刚才听到两位社长说自己所在城市的激烈竞争情况,我想待会另外三位老总也有感同身受的故事讲给我们听。张社长讲到的政府调控,网友有一个疑问。本来说起来都是市场化的,报业也是这样的。

张秉礼:他误解了,我说的政府调控不是政府直接来帮助报业,它就是去调控这个市场,从市场经济条件下面,政府可以做的事情,实际上就是对这个市场的公平,对这个市场的规律去进行调控,不是直接插手于这个市场的主体。

主持人:这是政府调控真正的含义。王社长您觉得,你们的君子协定,最近究竟能起多大的效益,你对它真的看好吗?

王仪奎:可以说大连在2003年10月15日,那时候我还在市委宣传部做主管新闻的副部长,曾经把大连日报,大连晚报和半岛晨报的主要领导召集在一起,经过多次协商订立了媒体发行促销的公约,上面讲不要采取各种形式进行有奖的促销活动,当时正是2003年年底,结果这个自律公约订完了以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结果就被破坏。现在总结起来有几个问题:一个是大家当时定自律公约的时候,思想认识还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虽然表面上宣传部订了,但是内心总想达到对方,压倒对方,但是公约的可信度受到了影响。另外公约制定了以后,谁违反公约谁来处罚,这一点在公约上没有体现,结果造成公约最后没有被履行下去。现在看来,促销可以说一家引起来以后,其他家都会马上跟上,谁都不甘示弱,经过这次事件,我们反复感觉到,我们也跟政府有关部门沟通,行业主管的执法部门在处理促销方面,确实法规、制度、条文是不健全的。也就是说很难有确切的一些处罚条规能够真正的执行起来,来处罚下去。这一次可以说又重新提出要建立公约,一个从认识上要提高,另外一方面要加大处罚条款的力度。谁违规,要由有关部门来按照自律公约订的有关的规定来坚决查处,所以我们提出要交保证金,或者说处罚,谁来处罚,处罚的机关,通过党委、行政和集团各媒体互相制约的方式来真正使这种自律公约得到实现。

主持人:关于如何面对恶性竞争的问题,我们先谈到这儿,我看到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再给网友说明一下,现在你们看到的嘉宾聊天室作客的嘉宾是五强联盟五大报业集团的大连报业集团的党委书记、社长王仪奎和宁波日报报业集团的党委书记、社长张秉礼,等到半个小时以后,另外三位老总也会继续来探讨这个话题。

张秉礼:我们报业集团是学习进入市场,学习经营,学习怎么样把采编和经营结合起来,学习我们既要当好党的喉舌,要把党的声音,向群众传达,同时又要适应市场的需要,成为一个真正能够自然运行的一个市场主体,所有这些东西我们都在学习。所以我刚才一开始在这儿说,这个报业市场是在一个形成过程当中,市场是不成熟的。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报业市场不如房地产市场这么成熟,我们大家都在这儿学游泳,所以我们有很多不足,最大我们就是不适应竞争的要求,所以我们现在,包括我们五家搞联盟,也是为了看看这种形式是不是对我们竞争有好处。再有一个我们现在做宣传,怎么样做的让党的声音跟公众的声音能够结合起来,我们说共产党的话,但是要把共产党的话说的让老百姓和让广大的网友都要听,听的进去,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按照中宣部的说法,怎么样把正面宣传做强做大,这些我们应该说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王仪奎:张总刚才讲的很好,可以说在竞争过程当中,作为我们集团和对手之间,咱们互相评价和互相认识,对我来讲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作为大连来讲,现在主要和辽宁日报报业集团及其子报半岛晨报竞争,半岛晨报在大连创办和办报,确实是击活了大连报业市场的发展和竞争,当时办报的一些理念,办报的一些创意,确实促进了我们大连晚报和新商报的发展,在一段时间之内,半岛晨报在大连发展确实很快,可以说超过了当地我们这两张都市报。但是在竞争中,我们向对手学习,我们学习对手灵活的机制,学习他们办报的理念,以及促销的一些方式。所以在学习过程中,我们自己也提高了本领,也学会了在市场竞争中,怎么打仗的技能。所以现在可以说大连晚报在竞争中,现在已经是越来越大,扭转了原来被动的局面,可以说现在已经进入非常优势的状况,我们新商报由小到大,也是取得了成绩,办出了自己的特色。我们在竞争当中,既要重视对手,同时也要尊重对手,下一步的发展应该限定在努力提高办报质量,而不应该采取在提高办报质量之外的非新闻手段。

主持人:刚才两位老总谈了自己所在报业集团面对竞争的感受和想法。我们这次说五强联盟,很多网友很关心,除了做好自己的事情之外,联盟具体是怎么样操作的,你们是怎么想的,步骤是怎么样的,具体的程序是怎么样的,他们都非常想了解,能不能谈一下这方面的内容。

张秉礼:我们这五强联盟,其实自己是不能够说五强的,而且之所以说这五家强,其实应该强调一点,它说的是这五家报纸当中,他们的那张党报,比方说大连日报、无锡日报、沈阳日报、厦门日报,这都是副省级城市的党报,不然的话,其他的报纸你们说五强,我们比你们可能还要强得多,是从这个概念上来说的。

网友:是不是只指五家日报的联盟,指不指报业集团的联盟?包不包括子报?

张秉礼:我们这个联合是广泛层面上、多层面上的一种探索,但是它的起步是五家党报的合作,特别是五家党报经营的合作,从那个地方开始起步的,这个强,五强也是指那一张党报它自身的广告能够每年做到1亿以上,在这个基础上面,形成的这样一个合作体。

当然这个合作我们首先也还是从党报开始,从党报的经营开始,从经营当中的广告开始,因为报纸最大的收入还是依靠广告的收入,那么五家报纸面对广大的客户市场,他们联合起来,市场资源、客户资源可以互通,广告的经营可以互通,我们在这个基础上面,现在五个社长,当然我想考虑不是怎么去把这张报纸的广告做大,我们现在已经在探索,我们每一家报社里面,就像刚才有网友提的,大家都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们面对着一个市场,我们在探索过程中,有许多方面需要做,所以我们这几个社长从高层层面要去探讨以后怎么样,各自去研究,需要面对的问题,然后把我们取得探索的心得在五家报纸当中交流和共用,昨天有一个社长提了很好的建议,我们可以找几个题目,然后每一个报社,每一个集团在一个方面做探索,把它探索成功也好,失败也好的各种心得拿来交流,还有十家报社在这方面就可以少走弯路。比方说有一家它在广告的拍卖方面,或者它有心得,或者说某一家在内部考核上面有心得,另外一个在整合方面他做了有心得,我们整合在一起,再推广到五个单位当中去,我想这是我们五强联盟以后很好的一个发展方向。当然所有这些我们刚刚开始起步,所以我反复强调的就是我们刚开始探索,探索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也可能五强到最后因为利益的冲突,大家不能够深入走下去,这种可能性我想也不是没有。但是你面对着一个新的不成熟的市场,必须去探索,必须采用各种方法去进行研究,走走看。

比方说有一家它在广告的拍卖方面,或者它有心得,或者说某一家在内部考核上面有心得,另外一个在整合方面他做了有心得,我们整合在一起,再推广到五个单位当中去,我想这是我们五强联盟以后很好的一个发展方向。当然所有这些我们刚刚开始起步,所以我反复强调的就是我们刚开始探索,探索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也可能五强到最后因为利益的冲突,大家不能够深入走下去,这种可能性我想也不是没有。但是你面对着一个新的不成熟的市场,必须去探索,必须采用各种方法去进行研究,走走看。

主持人:刚才是张社长这方面的看法,王社长你觉得五强联盟最大的困难在哪儿?

王仪奎:五强各自跨城市,各自的情况不同,各自的报也不同,各自的需求也不一致,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报社经营的重点还是在当地,当地经营把握好导向,搞好经营,这是我们主要的重中之重。

现在大家之所以要搞五强联盟,就是觉得我们的不足就是对全国来讲,我们的影响还非常小,我们往往局限在一地,一个方面,所以这次我们考虑到这个问题,我们要充分发挥五家报纸的优势,就像刚才张社长讲的,我们某些方面都有不足,广告上、经营上、管理上都有不足都可以交流,当一个报纸出来只对一个媒体影响是小的,但是如果这五张党报联合起来覆盖面就比较大。所以这次我们到北京来,主要是运作汽车方面的品牌的广告宣传,这样既覆盖了东北,也包括咱们江浙一带,所以说我们同东北、北京到广州等等这一系列100多家企业的宣传,这个覆盖面就比较大,再加上我们是沿海开放城市。五强联盟在一起搞一些活动,本身是看到了我们的弱点,我们通过五强联盟把自己做大做强,实际上就是把我们的弱势变成优势。

张秉礼:我和王社长刚才大多数说市场和竞争,在现在换一个角度来说,所有的报业集团都面临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如何参与文化体制改革,还有一件事情是如何发展文化产业。我们现在报业集团按照中宣部的定型都是事业性质的报业集团,实际上我们进入市场以后要成为一个企业的,我们报业集团是国有资产授权经营单位,市场进去以后,换句话说怎么样发展产业,文化产业的发展和通过改革来发展文化产业,所以就有一个文化体制改革的问题,这个体制改革当中所遇到的问题,我想我们大家是共同的,类似的。所以这些问题在这个五强当中交流和探讨,大家可以有很多新的启发,互相沟通,互相借鉴。

那么文化产业的发展第一个发展思路,发展什么,比方说单单发展广告,我想这不是从发展角度来说,不是一个主要的问题,你一个报业集团,怎么发展,你除了做广告,除了多发报纸以外,还有些什么东西可以发展,你在整个文化的发展当中起点什么作用,这些发展的思路也可以探讨,还有一个发展的合作。发展过程当中很大一个问题是资本的合作,我想在报业集团之间,在有发展思路的情况下,他们的这种合作,应该也是一种可以打开的方向。

主持人:我想这种尝试不光是对我们五家报业集团,覆盖到全国的报业可以说是一种启示,也应该有一定的实践作用,我们一步步往下走,看究竟走出什么样的路来。

王仪奎:刚才张社长讲,五强联盟也是一种尝试,它既可能随着发展缩小,也可能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五强联盟变成八强联盟和十强联盟,我想这次作为城市党报加强合作的尝试,主要的尝试是大家有合作的愿望,合作也是多方位的,包括新闻、采编、培训、经营、行政党务等等方面的合作,我想通过这个合作,大家取长补短,互相激励,互相促进,共同来进行我们这个报业市场和我们的新闻,把这个工作做好。

张秉礼:我们之所以说在一定的广告经营额的基础上做合作,这个广告额到这个程度,反映这个市场有类似的特征,比方说那个报业集团和报社也好,你所面临的问题有差不多的,有一些共性的问题,市场上千差万别的,很多地方报业集团的规模比较小,它所要考虑的问题大家不同,到了这个层面上,经济基础决定了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思考问题同样有类似的需要。

网友:听起来不像是联盟,就是五报经验交流会,全国报纸开这样的会岂不会更好?

主持人:刚才两位老总说了经验交流只是其中一个点,实际上联手所做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网友:坦白讲,我最担心是这个联盟起不到实际的意义,只是一个噱头而已。

主持人:刚才从两位老总的话中看出来,如果是做这样的噱头并没有什么,将来是怎么样,谁都不能预期是怎么样的。

张秉礼:我举一个通俗的例子,我有一个代理商,他代理他的品牌在宁波市场的广告,现在有五家,他完全可以把代理义务扩展到大连,扩展到沈阳,我本来有100个广告客户,王社长有100个广告客户,放在一起我们每一家就具有200个广告客户。

王仪奎:这次咱们搞了汽车广告合作的形式,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实质操作的阶段,五强联盟不是纯粹的经验交流,还有具体的行动,从这次会议之后,我们将抽掉专门的记者,和专门负责汽车广告的专业人员一起乘车采访,记者和广告人员相结合,从长春、沈阳、北京再往福建,再到广州等等,一共是28天的采访,每天都要发一些宣传报道的稿件,宣传这些汽车厂商生产的汽车品牌。同时也介绍一些沿途的一些具体经销的情况,通过这种活动来推动我们这些中国汽车厂商更好的开展营销活动,我们这种服务工作做好了,在五强报纸的这个方面,我们做进一步的宣传,可以说也是给汽车厂商提供一种服务,这样我们想也会吸引汽车厂商在我们五张报纸或者是集团的报纸上进一步加大广告的投入,双方互利互惠,所以我们想通过五强联盟,今后类似的活动是我们这个联盟工作开展的越来越扎实,越来越有效。

网友:我特别想知道,把新闻网站并到报业集团中发展是否科学,会不会因为报业集团报业两字影响到网站的发展,两位社长对各自网站的发展有何支持力度?

张秉礼:因为网站跟报纸其实是有共同点的,特别是我们现在做的是新闻网站,它实际上都是以发布新闻这样的一个共同点连接在一起的。那么现在一般情况下面,像我们这样的城市,这个正式网站多数都是在报业集团的范围里头。从我们这个集团来说,是把这个网站作为我们今后这个集团发展的一大重点来对待的。我们很明确现在就提出战略方向,其中就是要发展这个网站,因为我们这个报纸是平面媒体,平面媒体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传播手段比较原始,这个网站现在在数字的世界里头还是属于比较前面的。因此我们是希望通过这样的一个桥梁把平面媒体的集团进入到数字世界以后,能够仍然走在前列,所以像宁波的全称叫中国宁波网,我们所有的报纸都在这个网站上宽带的报纸可以看,跟报纸是一样的,同时我们希望把报纸和广播都做到这上面。今后我想电视广播跟网络的合一,都是会数字化的,无非电视是它的视频数字化,我们是把我们视频的东西再通过网络传到电视机里面去。我想这对于我们从长远的发展跟竞争来说,网站对我们报业集团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战略武器,也是我们报业集团发展的重要的战略方向。所以我在这方面是投入是不惜工本的。

王仪奎:大连的新闻网是放在广播电视局,我认为网站放在平面媒体里面,还是放在广播电视里面,可以根据当地这些媒体领导的认识不同,可以采取不同的措施。当时我认为,包括大连市的领导认为,网站放在广播电视局更合适一些,当时我们的想法是中国包括世界网站的发展将来走多媒体合作的形式,建立集团可能要建立多媒体的合作和多媒体的集团,不单要考虑到平面媒体,下一步平面媒体和广播电视,包括网站这些媒体可能都有一个逐渐融合的趋势。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当时并没有把网站放在大连日报,而是放在广播电视局,这个各自看法采取的步调不一致,但是整个的思路是一致的,数字化的改革和发展,肯定会给这些媒体提供新的广阔的空间,那么我们下一步发展,我们认为都是多媒体的融合,所以我们在这个方面,我们把网站不放在报业集团也有它的道理,各自可以采取不同的形式和方法来做。

网友:五大报业集团能否联盟成立一个新闻网站?与新华网和网等相抗衡?

张秉礼:这要看中宣部是不是能够赞成这样的观点,成立新闻网站是需要中央有关机构批准的,像一个城市一般都只批大连也好,宁波也好都只批一个新闻网站,你说要跨地域成立一个新闻网站。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国际文传电讯社3月26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现在已经抵达俄罗斯境内。

据路透社报道,这位消息人士称,阿卡耶夫是从哈萨克斯坦乘飞机抵达俄罗斯的。在此之前就有消息称,阿卡耶夫在离开吉尔吉斯斯坦后,飞往了哈萨克斯坦。

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3月24日占领了政府办公大楼之后,阿卡耶夫就下落不明。目前反对派已经宣布掌握了国家大权,并成立临时政府。阿卡耶夫此前曾发表声明,表示自己仍然是吉尔吉斯斯坦的合法总统。(李新)

在共和国武装力量序列里,有这样一支神奇的“海洋迷彩”,许多时候,他们吃的不是米饭、馒头、面包,而是自己捕捉来的毒蛇、老鼠、蚂蚁;他们喝的不是开水、牛奶、饮料,而是砍下葛藤挤出来的汁液;他们练的不是拳术,而是激烈的非常规的特种作战……

中新网3月26日电据法新社报道,伊朗媒体26日称,当地时间25日晚在伊朗-日本世界杯预选赛结束后,球场发生了观众拥挤踩踏事件,造成6人死亡,40人受伤。

据伊朗媒体援引德黑兰急救中心的消息称,伤者已被送往三家医院救治。伤者中包括一名日本妇女,她面部被爆竹炸伤。

据悉,事件发生在比赛结束后不久,约有10万名观众从伊朗阿扎迪球场涌出。由于部分观众使用了非法出口,导致了惨剧的发生。球场管理人员和伊朗体育部门官员已下令展开调查。

伊朗官员透露,在赛后发生的混乱中,有86辆公共汽车被破坏。目前尚无肇事者落网的消息。

美国一直对伊朗心存疑虑。从联合国内部文件、武器经销商和一些西方外交官得到的消息恐怕让美国的担心更加严重:伊朗正在通过不少国家的武器经销商甚至是联合国反毒品计划悄悄囤积高技术的小型武器,从穿甲狙击枪到夜视仪等五花八门的装备统统列入了伊朗的采购单。美国目前担心的是,这些武器最终有可能落入伊拉克的反美武装之手,或是伊朗人自己用来对付山姆大叔。

美国对与伊朗进行贸易有着严格的限制,过去十年间美国还对全世界许多同伊朗进行武器交易的公司实施了制裁。根据美联社的一份独家报道,来自联合国内部文件、武器经销商和西方外交官的信息显示,美国的制裁并没能阻止伊朗扩充自己武器库的努力。

伊朗大部分大型武器交易,像导弹、坦克、直升机、大炮等统统被美国和一些国际非政府组织记录在案。但漏网之鱼也不在少数,要想捕获这些漏网之鱼如同大海捞针。

四年前,伊朗从乌克兰武器经销商那里购得12枚可携带核弹头的巡航导弹,美国等西方情报机构对此一直一无所知。直到不久前,美国才从乌克兰官员那里获得了相关消息。

伊朗的其他一些武器来源可能根本无人知晓。但美国担心伊朗会通过联合国的各项计划和一些西方国家得到敏感的武器技术,而这些装备最终可能落入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反美武装之手,反过来对付美军。即使伊朗人自己保留这些武器,美国人也是惴惴不安,因为伊朗一直被美国列为潜在的作战对象。

美国人最怀疑,伊朗人可能在从联合国的反毒计划中渔利。伊朗邻国阿富汗是毒品生产大国,鸦片、海洛因等毒品从这里流向世界各地。毒品贩子凶残且装备精良,伊朗称过去10年中有3000多名警察在扫毒行动中殉职。

美联社得到一份伊朗向联合国提议建立地区卫星网络的草案。当这份旨在监控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草案在联合国太空事务办公室遭遇反对而搁置时,伊朗又把它转投联合国毒品控制和犯罪预防办公室。

伊朗说,应通过联合国的反毒品计划获得卫星网络系统、高技术小型武器、先进的通讯装置等,以打击来自阿富汗的毒品贩子。“我们需要帮助,”伊朗驻维也纳联合国机构负责人皮鲁兹·侯赛尼呼吁。

美国担心,一旦伊朗得到卫星照片就能洞悉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一举一动,也会知晓美国在太空中的间谍卫星到底看到了些什么。伊朗境内的核设施是美国卫星高度关注的目标之一,同伊朗人一样,美国也不希望对手了解自己到底掌握了什么,而如果伊朗能得到卫星系统将使美国的保密措施化为乌有。

四个月前,美国方面和奥地利联手在维也纳抓获了两名企图非法向伊朗走私数千具美国夜视仪的伊朗人。

最近在一起合法的武器采购中,伊朗从一家奥地利公司提取了数百支强力的穿甲狙击步枪,而等待交货的同种武器还有上千件。欧洲不少国家同奥地利一样,在确信伊朗会用类似武器打击毒品犯罪后,才批准了伊朗的采购计划。

根据一份联合国内部摘要,为了帮助伊朗扫毒,要求法国和英国为伊朗提供夜视仪、全球定位系统、防弹衣等物品。伊朗官员证实这些装备“已经启运”。

同美国一样,英国也禁止向伊朗出口武器,但根据联合国的计划,英国开出了特例,上个星期就有一批防弹装备发往伊朗。接近伊朗的外交官们称,最近几年伊朗从英国获得了原先设计作飞机引擎用的设备,借口是将用于本国石油工业。

美国不仅反对伊朗任何购买武器的企图,也反对伊朗得到一些可用于军事用途的装备。但维也纳的外交官们称伊朗扫毒活动使美国的禁运主张复杂化。马震(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人民网联合国3月25日电记者邹德浩报道: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全球网上签名活动参加人数已经突破一百万。主办单位表示,这次活动的目的之一是提醒世人牢记历史教训,并向有关国家展示民众反对的声音。

由美国多个华人团体发起的全球签名运动这几天正在迅速发展,也引起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据活动主办者之一、设在旧金山的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介绍,到3月24日已经有100多万人在世界各地上网签名,反对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发言人丁原在接受美国当地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拒绝向中国人民谢罪,拒绝做出战争赔偿,不配担当国际社会的政治大国角色,我们认为,日本假如不承担二战的战争责任,不向中国人民正式道歉赔偿的话,是没有资格担任这个职务的。”

丁原表示,这次活动赢得了上百万人的支持,可以成为对在有关问题上持反对立场的中国政府的一个后盾,也是将来跟日本方面进行谈判时的一个有利条件。丁原还指出,参与签名活动的人数之多,也可以看成是向支持日本的美国政府进行间接游说,以免酿成他所说的重大历史和政治后果。丁原说:“这给美国政府一个信号,就是它支持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一个错误的政治决定,这个引狼入室的作法是不对的。今天日本把美国当成当年的德国,在1930年代是侵犯、瓜分天下的夥伴。可是美国将来会自食其果。所以,对于美国国会也是个机会,告诉它这儿有一个强大的群众力量在后面,另外告诉美国我们这个团结是团体性的民间草根性的活动。”

这位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的发言人还表示,他们的活动完全是自发的,与中国政府无关,与最近发生的日本官方接管有争议的钓鱼岛灯塔和日本法院裁决中国慰安妇败诉等事件,都没有直接关联。他表示,发起签名活动的主要原因是海外华裔不满日本在战败60年后仍然拒绝真心承认战争罪行,提醒人们警惕日本在国际政治和发展军事力量等方面显露的越来越大的野心。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