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中翰获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大奖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5 08:53:55

一周后,我如约前往茶楼。茶楼却叫我印名片去跑业务,我提出自已应聘的职务是接待员,对方却让我打开“应聘表”自己看。这时我才发现给我的职务是推销员,每月要完成一万多元的业绩后才有“工资+提成”。我这才明白茶楼在黑屋中招聘的“奥妙”,就是要让我们这些求职者在看不清应聘表的情况下吃亏上当。

当时有很多人都已发现自己受了骗,大家决定一起理论。这时,茶楼里来了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威胁说如果我们不散去就要动粗,结果大多数应聘者都走了,而我却不买账,一下扭住“胡经理”的手要讨说法:我从小习武,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今天要么退钱,要么同归于尽!

这一招当场震住了“胡经理”,他和我坐下来谈判,让我跟着干,月薪1500元以上。

出于无奈,我成了其中的一员。这些人来自四川,有成都的,有都江堰的,“老大”姓张,专靠做黑职介谋生,其手段是用很少的钱租赁一些生意清淡的场所进行招聘。

“老大”让我做了张假身份证,我的角色是“黄经理”。我像“胡经理”那样把求职者带到黑屋内,满嘴胡言乱语骗他们的钱。说实话,有时候看见那些可怜巴巴的求职者心里很不安,就暗示他们离开,但能够懂得起的人并不多,因为越穷的人,找工作的心情就越迫切。

“老大”很少到现场来,行踪也很神秘,但经常会在骗术上加以变化:一是规避法律可能带来的风险,二是改变被人们识穿了的老套路。

到2002年,我们从茶楼骗术改为了公司招聘骗术,在杨家坪租了一个写字间,做了个假执照,打出广告称,“招聘行政管理和业务人员”。“老大”又去弄了些3块多钱一瓶的酒来,在应聘者交了钱后,就让其去把这种酒按386元一瓶的价格销售出去,且要完成每月上万元的销售业绩。这样,求职者望而却步,我们却大捞了一笔。

2003年,我们又和一些不大正规的职介所合作,形成了“前所后店”的经营格局,这样就有了更广泛的市场,我们的“生意”也越做越大。我们的理念是,“能骗就骗,骗不了的就尽量拉拢入伙”。到当年底,我们已经有了两个公司和四个茶楼。

有一次,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茶楼应聘,正好被老板碰见,马上许了“大堂经理”职务,随后在包房里动手动脚,当晚就和那个妹儿开了房。后来“老大”不知用什么手段留住了这个妹儿,她现在也成了公司“经理”兼“老大”的情妇。

要说职能部门对我们这些黑职介放任不管那是假的,公安、工商、劳动部门都来查过,但掌握不了证据。因为我们每一次在求职者来上岗的时候,都会将出具的收据收回,马上销毁。没有了账,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实在逃不过了,我们就转移。有一次,我们在沙坪坝的一个店被有关部门查了,老板立即去了成都,我们的店也停了半个月,直到风平浪尽,我们才重新开门。

从去年至今,我们又有了很多新花招:一种方式叫“入股”,即是骗应聘者交纳成千上万的“股金”,然后逃逸;另一种方式就是和一些小医院合作,收取体检费,从中提成,越来越多的手段,可以骗取更多的钱财。本报记者龙果

二、障眼法在黑屋内进行面试,让求职者在看不清应聘书的情况下在应聘书上签名。

四、土遁法倘求职者人多势众,有关部门又查了起来,立即关门走人,换场地另起炉灶。本报记者龙果

新华网巴黎2月6日电(记者高津英)化名伊莎贝尔的世界第一位“换脸人”6日勇敢地在媒体面前亮相。这是她去年11月27日在法国亚眠医院接受世界首例嘴唇、鼻子和下巴移植手术以来首次公开露面。

这名38岁的法国妇女当天在亚眠出席了有全球200多名记者参加的新闻发布会,法国和外国一些电视台对此进行了转播。伊莎贝尔神情激动地坐在她的精神科医生中间,用有些

异样和单调的声音宣读了事先准备好的短稿。她说:“出院后,我打算重新开始家庭生活,然后再继续职业生涯。事实上,我很想过正常的生活。”

她用只言片语回答记者的提问,表示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新面孔,称虽然“与过去的大不相同”,但从未排斥它。让伊莎贝尔最感欣慰的是,她又可以说话了,可以用微笑表达情感。当她的治疗小组介绍情况时,伊莎贝尔在注意聆听的同时,用一个小动作与大厅里的一个相识打招呼,还在摄影记者的镜头前喝下一杯水。而在手术前,她的嘴唇张开幅度不能超过3毫米。

在伊莎贝尔的脸上,手术刀口愈合后留下的疤痕还很明显,整个下半部面孔看上去依然僵硬。在两个小时的新闻发布会期间,伊莎贝尔的嘴大部分时间都是张着的。但化了妆的她摆姿势让摄影师拍照,表明她已经重新找回了自信。

手术主刀医生贝尔纳·德沃谢勒介绍说,伊莎贝尔的下嘴唇会逐渐恢复控制,现在已经进步不小。伊莎贝尔总是不断地抽烟,有时躲到厕所去抽。根据精神科医生的分析,治疗小组决定不要求其戒烟。

伊莎贝尔来自法国北部城镇瓦朗谢纳,去年脸被狗咬伤而造成面部严重畸形。面部的捐献者来自法国北部城镇里尔,处于脑死亡状态。征得家属同意后,医生去年11月27日从这名捐献者面部取出移植所需组织、肌肉和动、静脉血管,为伊莎贝尔实施了世界首例脸部移植手术。(完)

16年前辽宁师范大学计算机系3名大学生救了一名6岁落水女孩,16年后,已22岁的女孩苦寻失去联系的救命恩人,本报联合北国网将倾力帮助女孩圆感恩梦,有知道救人英雄线索的读者请拨打本报新闻热线:024-96006、0411-62991122(大连)或点击北国网(www.lnd.com.cn/)

辽宁师范大学计算机系3名毕业生杨学军、宁忠良(还有一个忘记了名字),你们是否还记得:在16年前你们和同伴跳入冰冷的水里救出的那个6岁小女孩?是否记得你们浑身是水抱着孩子回家时那初春刺骨的寒风?是否记得孩子打着哆嗦、满含热泪对你们说的那声“谢谢”?是否记得你们用自己的生活费为孩子买学习用品,利用假期教孩子功课的情形?

一晃16年过去了,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苏眉(化名)已经长成了大姑娘,如今在大连一家外资企业工作。虽然时光改变了她的生活,却一直没有改变她那颗思念恩人的心。

“叔叔们,你们在哪儿?我好想再见到你们!让我再亲口对你们说声谢谢!”苏眉晶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充满感激的泪花。

那时候,苏眉一家住在大连市沙河口区马栏附近。1990年3月中旬一天,6岁的苏眉和几个小朋友到附近的西山水库抓小蝌蚪玩,由于装小蝌蚪的塑料袋掉到了水里,苏眉到水边去捡塑料袋时,脚下一滑,掉进了水库,当时岸边的水有大约两米深,苏眉挣扎了两下,还来不及呼救,小小的身躯就立刻被水淹没了。

同去的小朋友们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他们开始哭喊起来:“救命啊!有人落水了!”这时从水库大坝上飞奔下来几个身影,其中一个人来不及脱衣服,就纵身跳入冰冷的水中。水面上溅起大片的水花,其他两人迅速抓住苏眉的小手,合力将她托上岸。

初春的三月,救人英雄们湿透的身体在寒风中直打哆嗦。然而他们顾不上自己取暖,张罗着赶快送苏眉回家。

苏眉的母亲回忆说,她接到电话赶回家时,看到孩子裹在被子里,还有3个20岁左右的男孩子,浑身湿漉漉地站在一旁直打喷嚏。她感动得不知道说啥好,拿出了家里所有能够御寒的衣服给他们换上,掏出身上仅有的200元钱表示感谢,但这几个孩子说啥也不要。后来她一个劲儿地询问才知道,他们是辽宁师范大学的学生,其中一人可能是计算机系八九级专科班的,其中有两个学生叫杨学军、宁忠良,其他人的名字没记住。后来苏眉母亲求了几个邻居骑自行车把这几个大学生送回了学校。

苏眉告诉记者:“当时我可能是被吓坏了,落水和被救的细节已经记不起来了,这些事都是父母告诉我的。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在后来的日子里那3个大学生叔叔经常在周末来家里陪我玩,教我识字,给我讲好多大学校园里的趣事,还送我学习用具。那时,我最盼望的就是和他们过星期天了。”

“那一年(1990年)的夏天,他们来到我家说要毕业了,留下了他们家里的联系地址后就走了,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我手里只留下了一张他们的合影。后来家里搬家,他们的联系地址被弄丢了,我还埋怨了父母好多天,现在只有这张照片还陪在我的身边。”苏眉拿出珍藏多年的合影,展示给记者,已经略微发黄的老照片上,那几个英气勃发的小伙子笑得那样灿烂。

苏眉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照片,激动地说:“这就是我的宝贝!每当我在学习和生活中遇到困难的时候,照片中大学生叔叔的笑脸就会给我带来勇气。现在我已经工作两年了,算是学业和事业都有了些成绩。我想对救我的大学生叔叔们报个喜讯,你们当年救的那个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了一名工程设计员。我的生活因为你们而快乐,我的家人也因为你们而幸福。我们家里的所有人都希望能够再见你们一面,共同分享这份平安和幸福!”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在苏眉的日记本里抄录的这首歌词真实地记载了她的心情。苏眉表示,16年前是原本素不相识的大学生叔叔用滚烫的双手捧住她脆弱的生命。从此,她就把感恩融进了自己的血液,决定用学好的本领回馈社会,回馈这份人间真情。

亲爱的读者,您是否为这段故事而感动?您是否愿意帮助苏眉圆这个在她心中萦绕了十几年的寻恩梦?如果您知道辽宁师范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生杨学军、宁忠良等救人英雄的线索,请致电本报新闻热线:024-96006、0411-62991122(大连)或点击北国网(www.lnd.com.cn/)。

“妈妈快看!你看那在干什么?”昨晚9时许,西安市王女士带着女儿经过东大街时,8岁的女儿不禁喊出声来。王女士顺着女儿指着的方向望去,发现马路对面二层楼上,霓虹灯装扮的橱窗里,衣着暴露的两女一男正扭动身姿,疯狂地跳舞。“孩子从未见过这些,太过分了,给孩子造成了不良影响!”王女士一边生气地说着,一边用手捂着女儿的半边脸。

重庆市中医院针灸科13号病房里,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小,25岁的文斌站在窗前。

他正从阳光透进的地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子——她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鼻子上插着一根胃管,一头用棉花堵着,一头直接接到她的胃里。

说话的是孙护工,她的声音大得吓人。孙护工每天都要这样跟谭小赢“说话”,边喊边拍她的脸,有时还会抱着她的肩膀摇一摇,可是谭小赢躺在这张病床上已经1年多了,除了偶而一阵咳嗽或是开门关门的响动会让她突然抽搐,眼睛狠狠地闭一下,脸部有些痉挛外,她没有任何反应。

从医学的角度说,谭小赢得了缺血缺氧性脑病,也叫脑死亡,从老百姓的角度看,她就是一个“植物人”。

2004年9月13日,谭小赢在一次普通的宫外孕手术后,再也没有“醒”过来,而那时,她与丈夫文斌才刚刚新婚燕尔,17天后的国庆节他们还准备宴请亲朋好友举行一场隆重的婚礼。

2004年9月13日上午,当时只有23岁的谭小赢和丈夫文斌一起去了位于南岸的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这一天,在文斌的记忆里是一辈子也抹不去的黑暗。

“小赢那段日子觉得身体和平常不太一样,就要我陪她到医院看病。在六院查出是宫外孕后,我们从医生那里知道这是个小手术,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这对年轻的夫妻当时确实没有因为这个意外事件而忧心忡忡,他们正在忙着筹备定在当年10月1日的婚宴,他们已经定好了酒店,下了1000元定金,还请了专业的婚庆公司策划婚礼。文斌还和小赢商量好了,手术后,小赢什么事情也不做,按照医生的嘱咐在家养好身体,等到17天后的婚礼一定可以容光焕发,成为最美丽的新娘。

当天,他们就接受医生的建议做手术。下午6点半,文斌送小赢走进了手术室。“我看着她走进去,不像那些病人一样躺着被推车推进去,她还朝我笑着,挥了挥手……”文斌停了一下,似乎在控制自己的情绪,“那是最后一次看她站着,最后一次看着她笑,现在她却是这个样子。”

“开始,我们都在手术室外面等着,见到有医生护士出来就问问里面的情况,他们说一切顺利。两个多小时以后,我心里就开始打鼓了,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后来有医生说,原定的腹腔镜手术不成功,改成剖腹。”谭小赢的手术足足做了近6个小时,当她从手术室里出来时,文斌一下子傻了。“她躺在推车上,全身抽搐,口吐白沫,我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没等文斌和家人反应过来,医护人员已经把谭小赢推进了ICU重症监护病房。

“当时,来了好多医生围着小赢,我这才意识到出了大事。我问医生是怎么回事,他们说可能是麻醉过敏反应。”文斌看着医护人员用绳子把小赢的手脚绑在床上,又给小赢注射镇静剂,控制她的全身痉挛。

第二天,六院请来外院的专家会诊,专家诊断谭小赢脑部缺血缺氧导致全身痉挛重度昏迷,建议立即将病人送往西南医院高压氧仓,否则性命难保。当天,文斌立即把小赢送到了西南医院抢救。“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要救她,让她活着。”文斌知道妻子已经命悬一线,他要从死神手里把她夺回来。

2004年12月20日,保住性命的谭小赢最终还是因脑死亡成了“植物人”,药物对她已经没有多大作用,而让她“苏醒”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文斌仍然抱着“唤醒”妻子的希望,他把谭小赢转院到重庆市中医院,接受针灸治疗。

冷清、弥漫着消毒药水气味的医院病房似乎更像是文斌和谭小赢的家。病房里,有电饭锅、碗筷、油盐酱醋、洗漱衣物,只是女主人从未下过床,没有说过话,男人默默地在她身边伺候着、陪伴着。

往事又一次从文斌的记忆里浮了出来,他想起第一次见到谭小赢时的情景,“她扎着马尾,穿着一身运动装,很活泼,很随和。”那是2002年的夏天,刚刚从学校毕业的文斌跟着父亲搞起室内装修,正好给谭小赢的舅舅装修房子。生意上的来往,让对方觉得文斌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有意把侄女介绍给他。“我记得,我们是在施工的房子里认识的,我父亲悄悄跟我说,那姑娘就是介绍给你的,我心里暗自高兴。”文斌说起第一次和小赢约会的事情,眼睛开始满满变得亮了起来。

那年夏秋交季的一天,文斌第一次约谭小赢在南滨路见面,他们沿着南滨路走啊走,说起他们的童年,聊着他们各自的校园生活,竟不知不觉走到了弹子石。“我们又坐上渡船去了朝天门,然后又坐上公交车回了南坪。”就是这段路程,让文斌和谭小赢开始了解对方。“小赢是个诚实而且善解人意的女人,我们交往起来是那么的愉快。”

文斌和谭小赢就像这世间千千万万有情人一样,感情水到渠成、波澜不惊、甚至平淡如水,文斌会每天去接上夜班的小赢回家,小赢也会给文斌煮饭洗衣,他们还曾经约定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把事情摆出来说清楚,绝不能藏着掖着生闷气。正因如此,这对情侣交往2年多从来没有红过脸,而这样的日子也让文斌觉得塌实,不久两人还开起了一家五金店,做起了名副其实的“夫妻店”。2004年6月28日,两人手牵手去了民政局登记结婚成为夫妇,那天文斌还特地带着小赢去了一家高档的西餐厅吃西餐,美美地浪漫了一次。

说到这里,文斌坐到床边,手伸进小赢身上盖着的被子里。文斌握着小赢的手,那只手看上去白皙可是没有丁点血色,5根手指头紧紧地攥在一起,文斌用了点力,将它们一根根掰开,活动一下,捏一捏,然后把自己的手放在她的掌心,那5根手指又紧紧地重新缩到一起,畸形地压在文斌的手上。

“谁都想不到会有这一劫,她的命苦,我的命也苦。“回忆被一下子拉回到现实,曾经健康美丽的小赢如今躺在床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动不动,飘飘长发变成一寸短发,靓丽容颜因为痉挛而浮肿变形。

现在,文斌开始慢慢接受这个事实。他从家里找来小赢平日里最喜欢听的磁带,买来小录音机每天在她的枕边放音乐;他跟她聊天,说着家里的琐事,他们以前去过的地方;他给她读报纸,说笑话,叫来家人在病房里唠家常给小赢听……

日子过得很快,春天过了,夏天来了,这个城市每天都在更新,人人都在发生变化,可是小赢仍然躺着,没有动静。她唯一的生命指征就是能进食。她“吃饭”很痛苦,先得把食物搅拌成糊状,装进一支粗的针管里,然后,再从接在她鼻子上的导管打进去。

小赢每“吃”一顿饭,文斌都心碎不已。起初他还坚持由自己来给小赢喂饭擦身,可是每次这样与小赢面对面,看着她呆滞变形浮肿的脸,看见她背上溃烂的“褥疮”,文斌再也经受不住,不得不请来护工照料小赢。

2005年7月7日,南岸区医学会作出鉴定结论,认定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在手术中、术后的记录有不完善之处,并且术中、术后记录不能完全反映病情的演变过程,存在违法、违规事实。但是,正是因为医方的病情记录不完善,鉴定机构不能作出谭小赢的脑死亡与宫外孕手术之间有因果关系的结论。这样的结果,文斌认为不服,他已经向市医学会申请医疗事故鉴定。

而市六院认为,谭小赢目前处于植物人状态,也是院方不愿意看到的,目前医院始终在给患者进行有效的治疗,花在谭小赢身上的医疗费已超过70万元。

妻子的病情没有好转的迹象,与医院的争议还在继续。25岁的文斌为此已经筋疲力尽,他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来得苍老。文斌说,他是一个男人,却已经失去在事业上拼搏进取的雄心壮志,他不再奢望生儿育女的幸福生活,他只想小赢有一天能看见他,认得他,知道他是她的丈夫,记起他们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日子,知道他爱她,知道世界上有一个人愿意和她相伴一生。

本报讯(记者来从严)一款情人节夜晚的情侣套餐,其标价竟然达到99999元钱。昨日,记者了解到,为了迎接今年的情人节,省会一家主题餐厅推出了99999元的情人节情侣套餐。据悉,这也是到目前为止整个中原地区标价最高的一场“饭局”。不过,这款被称为“帝王型情侣套餐”甫一在郑州露脸,就引来了争议。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