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医护人员车轮下抢救12岁男孩组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19:53:44

该书的编写者认为,作为武侠小说的集大成者,金庸把江湖传奇与历史风云、侠义柔情与绝世武功、人生哲学与民族文化传统熔为一炉,开辟了武侠小说的崭新境界,使武侠小说的可读性和文化品位都得到提升。

编写者可谓用心良苦,还留给学生们这样一道作业:“有人说,金庸的小说成就足以进入文学史,也有人说他的武侠小说再好也是通俗文学,只有娱乐的作用,难登大雅之堂。对此,你怎么看?”

记者就此采访了求精中学、二十九中的部分高二学生,谈到金庸小说,他们都很兴奋。一个学生说,《天龙八部》他已看过七遍,但在课本上看到它时,仍读得津津有味。

求精中学高二语文教师蔡文亮说,金庸的小说对于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提高文学品位都很有好处。

西南师大文学教授韩云波对此也叫好不已。他说武侠小说里面包含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同时,侠文化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阳刚之气,正是中国文化深处的梦想,对国民的人格形成会有深远的影响。

教科院语文教研员钱金涛对此出言谨慎。他说,读本还不能等同于强行要求的教材,只是教材的一个补充部分。但不能因为有金庸的作品入选,就认为这是鼓励中学生阅读武侠、言情小说的信号。(记者汤寒锋实习生辜银莹)

近年来,平遥肉一直是社会广泛关注的焦点。平遥牛肉在媒体的帮助下走上了以质取胜的道路。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平遥的猪肉却“剑走偏锋”,病死猪肉行销河北、内蒙古、陕西和河南等地。私屠滥宰的形势到底有多严重?病死猪肉究竟如何进入市场?1月20日,《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三晋都市报》和太原电视台等媒体记者一同赶往平遥,进行实地暗访调查。

临近年关,肉食品消费市场的交易量日渐加大,虽然太原市已经对平遥县的私屠滥宰点实行了肉食品禁入令,但是,2004年12月底至2005年初,还是有相当数量来自平遥的白条肉和病死猪肉流进太原市场。据太原市动检部门统计,在1月上旬,他们就查获了5起非法贩运病死猪肉的商贩,无一例外,这些猪肉全部来自平遥!一时间,群众议论纷纷。平遥,在山西人的心中,已经成了对外的一张名片,然而,尴尬的牛肉风波、败兴的城墙事件,一段时期以来,外界对平遥的评价似乎惋惜多于赞叹,这座名列世界文化遗产的古城在社会公众的视野里,形象开始扭曲。牛肉事件之后猪肉又出了问题?

1月20日下午,记者一行三人来到平遥古城。灰蒙蒙的天空,让人感到压抑,当地人说,都是附近烧焦炭惹的祸。“这还好,等到黄昏时或者明天清早你再看,200米外你就看不到城墙啦!”说话的是一个“导游”,穿着一件皮夹克,嘴里叼着烟,双手扶在记者的车窗上,“下车吧,现在我就带你们去转转,咱可是坐地户,平遥的历史绝对一清二楚,保证给你们讲解得明明白白。”他一边滔滔不绝,一边拉拉扯扯,看来是出师不利,未曾见到屠户,却先碰到“黑导”了。

“别犹豫了,价钱好商量!”“皮夹克”一脸真诚。记者一对眼神,互相点了点头。“皮夹克”见状喜出望外,喜滋滋地说:“老板,下午咱们逛古城,明天去双林寺,走时再买点牛肉带上,快过年了,回去也得让亲戚朋友沾点光,对不对?”

心不在焉地逛着古城,记者故意有一搭没一搭地和“皮夹克”聊天,了解情况,等到出了城外,天已黄昏,记者和“皮夹克”已经互相“了解底细”:记者一行是做外贸生意的,来自陕西,这次到平遥是想找一些猪鬃的定单,为2005年的货源打一些基础,然后还要去太原市看几个朋友;“皮夹克”就是本地人,闲来无事干导游工作,无单位无证件,是个不折不扣的“黑导”。“这样吧,明天咱也不去双林寺了,我们要去找货,互相留个电话,有事联系。”眼看天黑,记者和他告别,“要不这样,看样子这些天游人也不多,干脆明天你给我们当向导算了,照样付你导游费!”“好啊,行!”“皮夹克”回答干脆:“明天联系!”

21日一大早,“皮夹克”如约而至。按照他的小算盘,“皮夹克”建议记者先给朋友们采购礼品,“买点牛肉、山药、漆器,这些都是平遥的宝贝!我领你们去,绝对不会宰客。”“皮夹克”信誓旦旦。“那也好,不如先买点猪肉什么的,快过节了,谁家都需要,你们平遥的肯定比太原的便宜点,咱就买上两大扇,实惠又好看,对不对?其他的走时再买也来得及,好不好?”记者说。

在“皮夹克”的指引下,记者和他搭乘一辆面的,离开县城,奔向乡镇上的集贸市场。早上八九点钟,正是乡村集贸市场肉食品的交易高潮。洪善乡的集市上,早已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附近村民在这里交易着各种货物,肉案上摆放着分割好的猪肉,大部分都是不带任何印章的白条肉,买肉的老百姓似乎视而不见,高高兴兴地和肉贩子讨价还价,满意而归。听说记者要买带检疫章的定点屠宰肉,贩子们笑了笑再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说:“都是一样吃,带章子的肉贵,不好卖。”离开洪善再到南政乡的集市上,情形完全一样,肉摊上几乎全是白条肉,一样的是顾客们熟视无睹,径自交易,不带任何怀疑。

既然乡镇没有合格的检疫肉,那么,古城里的肉摊怎么样呢?走在古朴的石板街道上,两旁古香古色的店铺里,不时闪现出一个个卖肉的幌子,大都是一间门面房,门口摆放着一张肉案,上边的白纱布下摆着一块块分割肉,旁边随意散放着剔骨刀、磨刀石。记者随便在一家肉铺前停下,一掀纱布,红白相间的猪肉看上去十分新鲜,而且,白白的猪皮上,蓝色的各种检疫章特别醒目。“要肉?”老板说话间便习惯地用刀子蹭着磨刀石。“噢,来这里旅游,中午准备在朋友家包饺子吃。”记者说。“那好,来,到店里来。”老板说,“外边的肉不新鲜了,屋里架子上的全是鲜肉。”记者进去一看,肉架子上果然挂满了一大块一大块的猪肉,但无一例外,全是白条肉,没有一块带检疫标志的。“怎么没有检疫章?”记者问,“白条肉吃着不放心啊。”“怎么没有?刚才盖章子的那些部位都卖光了!”老板振振有辞。无奈,记者和“皮夹克”只好再找,但是,令人大失所望,各个小肉铺除了门脸前是一块检疫肉,店里的几乎全是白条肉。

出了古城,记者又来到城西最大的农贸市场,在这里的肉店,才看见了久违的检疫肉,整扇整扇的猪肉表皮上,动检章、定点屠宰章和生产厂家的章子一应俱全,而且遍部各个部位,根本不存在某一部位漏盖的问题。

这时,“皮夹克”笑了,他说:“刚才在城里我没好意思说,那些肉铺老板都是熟人。实话告诉你,平遥的白条肉占大多数,小肉铺都是每天只进一块检疫肉,摆放在肉案上,有顾客来时,他借口案上的不新鲜,再卖给你店里的白条肉!至于那块检疫肉,到肉快卖完时才会出手。”

回到宾馆,“皮夹克”郑重地端详了记者许久,突然说:“朋友,我觉得你们不像是做生意的,也没有计划买猪肉。实话说,对于那些私屠滥宰户,平遥的老百姓也是个个恨得咬牙切齿,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来路,但是,如果是调查私屠滥宰病死猪,我愿意帮你们的忙!虽然我是个黑导,但是非曲直我明白。”话已至此,记者也将目的挑明,说:“如果这样,我们就信你一次!”“皮夹克”说:“你们休息一会,我去找找表弟,他以前就干这个营生,没有把握的话,我就不带他来了。”

“不行不行,你们绝对不可能进入私屠滥宰的窝点。”表弟听说我们想进屠宰点实地暗访,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那些人可警觉了,而且现在的风声特别紧,太原那边接连查获了好几起来自平遥的病死猪肉,只要生面孔一出现,他们便立即锁上大门扬长而去,搞不好的话还会遭到他们的围攻。”此言一出,记者们面前出现了一道沟堑。

“这样吧,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情况。”表弟说,“平遥的私屠滥宰点主要集中在南政、黎基、洪善、东刘几个村庄,而东刘村主要经营的就是病死猪肉和老母猪肉,方圆百里的问题肉几乎全部出自这里。”据介绍,平遥现在的私屠滥宰窝点有80家左右,多年来,他们已经形成采购、屠宰和销售网络,虽然县里从1998年底就开始整顿治理,尝试进行定点屠宰,但是到2004年初全县惟一的定点屠宰场开始营运,这些私屠滥宰窝点还是没有被彻底取缔。“每天干这活计其实也挺昧良心,明明是一头病死猪,按道理应该焚烧处理,自己却要给它去毛开膛,然后再送到老百姓的餐桌。唉!”表弟长叹一口气,低下了脑袋。

东刘村属南政乡管辖,地处县城西北方向5公里左右。记者和“皮夹克”、表弟一行搭乘出租车,离开县城,向北穿过南政村,再向西一拐,东刘村就在眼前了。按照事先约定,记者和“皮夹克”在南政村口远远观察情况,由表弟携带偷拍设备进入屠宰点相机行事。已经是下午5时,天色渐渐昏暗,正是私屠滥宰户开始忙碌的时候了。他们一般都是下午5点左右开始工作,这时,外出收购病死猪的车辆开始返回,平日里干其他事情的屠夫们也打理好手头的活计,可以专心工作了。他们将一直干到深夜一两点钟,然后再找来运输车辆,将屠宰好的病死猪肉趁着夜幕送往各地。据表弟讲,近段时间,运输车辆非常不固定,为了防止动检部门查处,几乎每天都要换车,而且出发时间也随时变化,毫无规律可循。

表弟离开已经30分钟了,记者的心也悬得老高,他会不会临时变卦?他能否顺利拍摄?他能否安全脱身?一个接一个问号让记者坐卧不宁,索性下了车躲在一堆柴火后边远远了望着东刘村。路边,不时响起“咚咚咚”的农用三轮车的响声,一辆辆满载而归的三轮车上的铁笼里,躺满了哼哼唧唧的病猪,穿过飞扬的尘土,快速驶向东刘村。表弟说过,健康的猪运输时都是站着的,只有病猪才会躺着不动。初略数了数,已经过去三四辆车了,正在焦急时,表弟神色从容地安全返回,为了避免暴露,记者一行赶快掉转车头赶回宾馆。

“差点出事!”表弟喝了口水,这才开始说话,刚才的从容面孔变得严肃起来,“那几个拉猪的回来说,村外停了一辆陌生的出租车,私屠老板们马上停止了工作,甚至还准备派人出去打探情况,我又不能通知你们,只好立即返回。”

回放偷拍的镜头,记者可以清楚地看到,屠宰场里,不时驶进拉猪的车辆,卸下的大都是病死猪,被伙计们随手丢在肮脏的院子里。在院子尽头有口大锅,热气腾腾,弥漫着白色的水雾,锅台旁边,几名工人正手忙脚乱地将一头死猪丢进锅里,烧水煺毛。大锅北边的屋里,满地血污,肉架上高悬着一头待宰的死猪,只见一名工人用大刀费力地在开膛破肚,内脏、血水一泻而下,三下五除二,工人就将内脏摘除,随手丢弃在地上。

“你看,这是典型的病死猪,肉体颜色都发暗了,而且,活猪经过喉部放血,腔膛里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污血。”表弟手指着画面告诉记者。接着往下再看,两名工人抬着宰好的猪肉,堆放在墙根,那里已经有了七八扇猪肉,旁边的肉案上,有人正在飞舞着砍刀和剔骨尖刀,将猪肉进行分割去皮。表弟解释,由于肉质不好,他们一般都会将病死猪肉大卸八块,与正常健康肉混杂后再装进编制袋运走,对于老母猪肉和皮肤出血死亡的病猪肉,因为普通消费者一眼就可以看出它的皮肤粗糙或者遍布红点,所以还得进行一项重要的工序——去皮,这样柴而无味的母猪肉和隐患重重的病猪肉看上去就会和正常猪肉几无二致,甚至还更会吸引消费者的目光,因为老母猪肉只有薄薄的一层脂肪,剩下的全是鲜红的瘦肉。

据表弟估计,当晚该屠宰点至少也有十几头病死猪肉出笼,再加上附近的其他屠宰户,“数量绝对可观!快过年啦,正是猪肉的销售旺季!”表弟说。表弟还透露给记者一个可笑的事实,屠宰户为了蒙蔽老百姓,也往猪身上盖检验检疫章。不同的是他们用的是秤砣和印泥,还一串串象麻钱一样盖了个遍。

跟记者说话,表弟无所不言,平遥猪肉可有名了,不只是山西人消费,还有很多冷冻运输到陕西、河北、河南、内蒙等地供给一些小餐馆甚至是进入市场直接上了老百姓的餐桌。

近日,天安门广场正式作为京冀红色旅游线路的七大“红色景点”之一,关于天安门广场是否收费的问题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昨天,天安门广场管委会有关负责人向本报表示,天安门广场不可能向游客收费。

“不可能,我们从来没想到在天安门广场收费。”天安门广场管委会行政管理处蔺炳奎处长明确告诉记者,天安门广场但凡有的任何收费,最有动议权的应该是天安门管委会,“实际上,当我们从有关媒体的报道中得知此事后,我们自上而下都很诧异”。

这次,天安门广场被列为中国的“红色景点”,应该说是名至实归。但是,有媒体根据景区的调整规划,作出“景区即开发、开发即收费”的臆测,并且,包括国内最权威的新闻网站,也跟风转载说“天安门广场可能要收门票”、“可能要收费”,纷纷扬扬的说法,让众多的人一时间难辨视听。

针对媒体的此类报道,北京市发改委主任丁向阳在先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并未作明确表态,只是告诉记者说:“我们正在作前期规划、调研,是否收费、如何收费、怎样规划等问题,一旦有了结果,我们会立即向外公布。”对市发改委的这一说法,天安门管委会方面不以为然,“天安门广场收不收费,市发改委和市旅游局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权力主体。”蔺处长说,正常情况下,有关天安门广场的管理意见,由天安门管委会向北京市政府提交报告,再由北京市政府向国务院申请批复,最后由天安门管委会落实、执行,“所以,无论是媒体的报道还是发改委的意见,都不足为据。”

对于这次天安门广场收费的误传,本报除了及时得到官方的否定,还就此问题聆听了专家的意见。“从寓意上看,天安门广场的人民性和开放性,是它一贯以来的最基本特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说,“世界上其他的城市中心广场,如莫斯科的红场、美国纽约的时代广场等,从没有收费的先例,设想我国的‘人民广场’要收费,既不合国情也不顺民意;再从形式上看,若收费肯定要增设围栏,加了围栏,不仅破坏广场的通透、整体感,还人为地造成‘心理隔阂’。”

与专家意见相呼应的还有广大普通百姓,许多人在见了报道后,都以不同的形式表达了不满,一位网民说:“开放红色广场进行革命教育,本来很好,要是收费,还有多少教育意义?说实在话,全国各地的民众,特别是我们边疆的民众,到一次北京很不容易,当我们实现了一生的愿望到了北京时,这也收费那也收费,这哪里还像我们自己的首都呢?”本报记者江金骐报道

新华网拉差岛(泰国)2月28日电(新华社记者袁原)中国青年志愿潜水者27日继续在泰国南部拉差岛海域打捞海啸中被冲到海底的垃圾。新华社记者随中国志愿者潜水员,从“曼塔皇后”号船尾潜入碧蓝的大海,见证他们在安达曼海底执行救助打捞服务的情况。

下潜到10米左右的深度,覆盖有白沙和珊瑚礁的海底呈现在眼前。这是一个美丽的世界:成群彩色的小鱼在水中穿梭,有着彩虹色鳞片的鹦鹉鱼独自游弋,深棕色肥大的海参懒洋洋地趴在海底。志愿者们无暇享受这样的美景,他们将目光锁定在海啸给这片美丽的海底世界带来的垃圾——轮胎、汽油桶、木板和折断的珊瑚枝等。

利用可充气潜水背心将身体调节到悬浮状态后,记者和潜水员顺着各处礁石搜寻杂物,不一会儿就找到了饮料瓶、塑料袋和手帕等许多东西。在一处珊瑚礁前,一块50厘米长、10厘米宽的铁皮斜插在沙中。潜水员钟松民拽住铁皮顶部,来回转动将其拽出收走。

中国青年志愿者是26日上午开始在泰国安达曼海域进行救助打捞服务的,工作是清除海啸后残留在当地海底的垃圾。

2003年底,毛泽东的曾孙、毛新宇之子毛东东一降生就成了新闻人物。那时的“新闻眼”是,他出世这天恰逢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110周年诞辰。

当时,我腹诽道,公安局给我的身份证写的生日也是12月26日,在没有剖腹产的年代可能比小东东更“契合”天意呢,咋没有谁理会?藏传佛教有“转世灵童”,《金瓶梅》那个男主人公转世做了自己的儿子,但对于不信宗教不信轮回的人们来说,小东东生日与他曾祖父的巧合不过是个巧合,并不值得大书特书。

还有,何以传媒这么瞩目毛新宇与毛东东,却未曾见如此关注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讷的后代?如果根据男女平等的现代观念,像欧美国家一样排列血缘关系,李敏、李讷的后代与毛岸青的后代当属同一亲等。传媒如今的差别对待,不是公然在承袭并强化着中国父权社会里重男轻女的腐朽传统吗?

如今,小东东满周岁,这个小毛孩再次成为了一些传媒关注的热点人物。今年1月初,长沙的报纸报道他们一家回到韶山“省亲”,哑哑学语的小东东一进毛泽东故居的卧室就“爷爷爷爷”地叫起来……如此“解读”黄口雏儿呢喃不清的语言,想传达什么信息给人们呢?俗话说“儿子是自己的好……”毛新宇为小东东的聪明伶俐而自豪是人之常情。但媒体这么宣扬就没什么意思了。君不闻“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古训?著名词曲作家李宗盛20多岁时还被人当弱智看待呢,智力发育迟早也不能证明什么。

好了,小东东近日到了本埠,立刻成了各家媒体记者追捧的新闻人物,“长枪短炮”纷纷为他的亮相造势。据报道,国家邮政局破例为“毛东东周岁纪念”发行了邮票16枚,使他成为“发行个性化邮票最小的人”。谓予不信,报上有票样图片为凭。

先说国家邮政部门。如果真是“破例”为他这么做,我看有滥用公权之嫌。但据了解,发行个性化邮票是市场化行为,只要符合规定,能通过审批(比如,总不能让陈希同、成克杰的家属为他们发行生日纪念之类的邮票)就行。小东东的家长想这么做,邮政部门理当批准。

问题是媒体为什么要这么追捧小东东?我相信新闻同行的判断力:这新闻有卖点,即有不少人愿看,有市场。那就是“媚俗”吧?

且不论“媚俗”该不该,先问这“俗”是怎样生成的?古人讲“淳风化俗”;从前我们讲“移风易俗”;如今有关部门一再搞“舆论导向”。这种明显带着父权社会血统论倾向的低级趣味的思想意识,如今怎么就成了扪之无形、望之有“气”的风俗呢?

社会心理学家和哈维尔这样的思想家都认为,每个人的心底都有帝王意识,想支配别人,这是人的本能;问题在于人们怎样抑制“本我”,达成“超我”的平等和民主意识。

说浅近一点吧:我们是不是帝王剧看得太多,不是康熙、乾隆、雍正,就是秦皇、汉武、成吉思汗,在“喳”、“喏”声中沉浸得太久,见到一度叱咤风云、权倾天下的人物就心动目眩,时时想找到寄托崇拜情感的对象?

媒体对领袖人物的后代的后代的后代的超常关注、如此厚爱,是仅仅着眼于新闻的卖点,还是有别的原因呢?本期专栏作者王顾:媒体从业人员鄢烈山:知名时评家本版言论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报讯(记者白冰)压缩“两会”车辆占路时间,社会车辆增加放行时间。为尽量减少“两会”期间与会车辆对社会交通的影响,今天上午,市交管部门公布了四条具体措施。

与会车辆将减少5分钟的占路时间,给社会车辆腾地儿。据了解,去年,“两会”车队从各驻地出发至大会堂,总共要用时35分钟。

今年,交管部门精确计算了各驻地至主会场所需行驶时间,将通过电视监控系统、卫星定位系统等科技手段,实时监控车队行驶过程,随时调控车速,使整体占用道路时间由去年“两会”的35分钟力争再压缩5分钟,减少大会车队在道路上的滞留时间,提高社会车辆的通行。

据交管局特勤处处长程健介绍,交警将在“两会”车辆到达一分钟之前断行社会交通。

据了解,以往当与会车辆与社会车辆相遇时,交管部门采取的措施是放行一部分与会车辆后再放行一部分社会车辆。去年社会车辆的放行时间为30秒,今年将增加至40秒。

今年“两会”期间交管部门将合并优化代表车辆的行车路线,减轻交通压力。去年,有的“两会”驻地至大会堂的行车路线要经过车辆密集的西三环,今年,交管部门在将原通行西三环的行车路线,调整到中关村大街、首体南路。

除此之外,交管部门为了将“两会”期间道路利用率达到最高,还将部分道路改禁行为单行,如文兴东街去年为道路双向禁止通行,今年交管部门将文兴东街改为实施由北向南禁止通行,由南向北的单向通行的管理措施。

又讯(记者白冰)记者还了解到,“两会”期间由于勤务车辆的影响,社会车辆司机可借用公交车道。交管部门还将在天安门广场西侧路北口和人民大会堂西侧路北口分别设置电子显示屏,协助诱导社会车辆和行人改线绕行。

1.天安门广场西侧路、人民大会堂南侧路实施交通改线,各种社会车辆和行人禁止通行;

2.天安门广场东侧路大会开始后社会车辆可以通行,但会前1小时和散会前10分钟,只准公共汽车和非机动车通行;

1.西城区文兴街禁止非与会机动车及货运人力三轮车由北向南通行,文兴东街由南至北道路两侧禁止停车;

2.朝阳区亮酒路禁止2吨货运车辆、农用运输车辆通行,燕翔饭店门前道路禁止停车;

4.丰台区丰北桥下由北向南辅路禁止货运机动车通行,开大会期间丰北路地区禁止顺行货运机动车通行。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