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深两市9日震荡攀高 中石化强势高举领涨大旗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55:03

在大使馆工作的杜鹏说,13日下午,他送一位工程监理去中国医疗队的驻地,那里介于中国大使馆和巴刚果区之间。半路上,已经在布拉柴维尔生活了一段时间的工程监理提醒他,快到年底,没有钱的当地人、特别是军警可能会出来抢劫,需要注意安全。

4点3刻左右,杜鹏发现很多当地人从巴刚果区方向狼奔豕突而来。由于感觉不对,杜鹏送完工程监理后便径直返回了大使馆,不久便听说有中国专家出事了。

就在中国专家遭遇袭击前后,1名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塞内加尔籍女职员也在巴刚果区行车途中被枪弹击伤,两名外交官被武装人员扣押了2个小时。另有2名中国商人也遭遇军人抢劫,其中一人动作略有迟疑便招致对方拉动枪栓、推子弹上膛。

现在,李建业曾经驾驶的小卡车停放在中国医疗队的驻地。右门上刺目地有3个弹洞,玻璃全无,左前轮胎被子弹打穿。打开车门,樊玉红曾经坐过的座位上是一片血迹,她生前戴过的遮阳帽还留在车座上。

爱妻无声地走了,离开了她热爱的事业,离开了在这个战乱国度仍坚守岗位的中国专家们,也离开了她温暖的家庭。李建业坚强地表示,将独力支撑生活的重担:他们有一个刚上初中的儿子和三个年事已高、其中两个还没有稳定经济收入的老人。

奔腾不息的刚果河啊,汇入了一对中国夫妻为了非洲兄弟的事业所无私奉献的热血!

诱导中国扩大内需来减少中国的高额储蓄,减轻中美两国之间的经常项目收支失衡,是美国对华经济对话中的新思路,但在国内利益集团压力下,美国如何抵挡追求短期的“政绩”诱惑

中美联合经济委员会第17次会议闭幕了,在为期两天的会议中,双方广泛讨论了全球经济不平衡、全球宏观经济形势、两国财政与货币政策等共同关心的问题。与纺织品谈判中的僵硬、蛮横相比,美方在这次会议中表现出的“通情达理”,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

在最引人注目的中美经常项目收支失衡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美方在会谈中没有采取如同某些人所希望的压迫人民币升值的方针,而是赞同“选择汇率制度属于一国主权行为”的说法,并盛赞7月份的人民币汇率改革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指责试图因为汇率问题而惩罚中国的法案是“一种考虑不当的法案”,尽管它们确实获得了一些支持。不仅如此,在此次会议中,美方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内部改革、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等重大问题上的态度也颇为可取。

看来,美国在对华经济对话中部分采取了新路线,其基本思路是通过诱导中国扩大内需,尤其是消费来减少中国的高额国民储蓄,进而减轻中美两国之间的经常项目收支失衡。在诱导中国扩大内需的过程中,要求中方加快向美国扩大金融服务业市场开放度,通过扩大对华金融服务输出,进一步减少中美经常项目收支失衡。

美方财经高官此次中国之行前夕,美国财政部主管国际事务的副部长蒂姆·亚当斯(TimAdams)曾将此次来华对话内容归纳为3个方面:第一,搜集相关信息,拟定报告,决定是否将中国列入操纵汇率以获取不正当贸易优势的国家行列;第二,“与中国人合作,以便使他们由出口带动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向一种更强调消费和内需作用的经济增长模式”;第三,“金融服务业的发展以及美国的金融服务公司在这种发展中所能起到的重要作用”。在上述3项议题中,美方更加强调了第二、三两项。

毫无疑问,不考虑美方的自利动机,单纯从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来看,美方提出的上述议题颇为合理,因为扩大内需、尤其是消费需求已经成为中国政府与社会的普遍共识,在刚刚通过的十一五规划建议中,就赫然出现了这样的语句:“要进一步扩大国内需求,调整投资和消费的关系,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中美两国完全可以、也完全应该就此开展更加广泛深入的经济政策协调。然而,美方上述策略要想成功,仍然面临多项重大障碍,其中以下两项障碍颇为突出:首先,美国对外政策具有浓烈的“竞选导向”,追求短期的“政绩”,而中国向内需主导经济增长模式转变需要时间,中美两国在此问题上的政策协调面临“期限错配”问题。

中国内需、尤其是消费需求疲软很大程度上源于国内收入分配失衡和社会保障体系缺失。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要千方百计扩大就业、加快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合理调节收入分配、提高人民群众健康水平。然而,即使不遇到掣肘,上述策略实施并取得成效也需要相当的时间,何况调节收入分配必然会遇到既得利益阶层千方百计的抗拒呢!

其次,在实施上述策略时,美方可能会遇到一定范围、一定程度的政策目标冲突,亦即中方为实施上述调整所要采取的某些政策,可能与美方在其他方面的一些要求相抵触。在中美经济、政治交往过程中,这种由美方自己造成的政策目标冲突早已屡见不鲜;未来为了改善国内收入分配格局、扩大内需(尤其是消费需求),且不提中国要采取的某些政策措施必定会与美方对中国“体制改革”的说教发生冲突,就是一些“纯粹”的经济政策取向,势必也与美方在经济上的某些短期目标相悖。

是毫不动摇地追求长远利益,还是屈从于国内利益集团的压力而摇摆不定,美国面临考验。从以往的行为记录来看,由于美国没有把自己看成是国际社会的一个平等成员,明确奉行国内法高于国际法的原则,盲目追求单方面强加于人,在国内利益集团压力下,追求短期效应对美国政府始终有着“挡不住的诱惑”。

这一次中美经济对话结果尚称可取,但双方在对话中达成的共识能否落实、如何落实,仍然存在众多不确定性,我们不可过分乐观。至少,在贸易问题上,我们就不宜指望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能够很快解决。

更多精彩评论,更多传媒视点,更多传媒人风采,尽在财经新评谈栏目,欢迎访问财经新评谈栏目。

中新社上海十月二十二日电(记者许晓青)今天傍晚,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结束其上海之行飞赴湖南。

十月二十日至二十二日,连战一行在上海进行了不到四十八小时的参访活动。连战参观了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并在接受两岸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抗战胜利,台湾才回归了中华民族,这是历史的事实,没有任何人可以加以改变。

此番上海之行是连战在半年内第二度来访上海,并实现了其携夫人连方瑀“多走走、多看看”的心愿。连战一行冒雨探访了上海时尚新地标——新天地,切身回味了半个世纪前上海经典的“石库门文化”。连战夫妇还第一次携手同游江南古镇——朱家角,在那里泛舟水上,品尝农家小吃。而在当地知名的“课植园”内,连战还欣喜地发现了明代唐伯虎的墨宝拓片,连战感慨:没想到此类真迹在大陆保存如此完美!

连战在上海时还表示,虽然落实与胡锦涛总书记的共识需要一个过程,其中“有快、有慢,有曲折、有迂回”,但终归是民意所向,相信能够达成目标。据悉,连战此行大陆还将赴湖南、四川等地参访。

10月26日,加拿大地方法院的最终判决将成为中石油收购PK公司的最后一道门坎。

10月19日,中石油宣布经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举行的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PetroKazakhstan,以下简称PK石油公司)股东大会投票表决,通过中油国际(CNPCI,中石油全资子公司)以每股55美元的价格100%收购PK石油公司。

中石油同时宣布的还有10月15日同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公司签署的《相互谅解备忘录》,根据该谅解备忘录,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公司将获得为保持国家对矿产资源开发活动的战略控制所需的PK石油公司部分股份,并获得在对等条件下联合管理奇姆肯特炼油厂和成品油销售的权利。

中石油并未公布“备忘录”的具体内容,但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的委托机构表示,中石油将出让三分之一(33%)的股分,约合14亿美元,这一价格与中石油的购入价格相当。

这两条消息的公布,预示迄今中国公司最大一笔跨国并购已基本扫清了障碍,但加拿大地方法院在几乎同一时间进行了4个小时的审议后,宣布将该交易的最后审议期延至本月26日,这也使中石油眼看到手的买卖添了些许变数。

“搅局者”是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以下简称卢克石油公司)。卢克石油公司以拥有“优先收购权”为名向加拿大地方法院提出阻止中石油收购PK石油公司交易的请求。

卢克石油公司的“优先购买权”缘于数年前与PK石油公司合资成立的图尔盖石油公司(TurgaiPetroleum),该合资公司控制着PK石油公司5.5亿桶石油储量中的20%。按照当时签订的协议,双方各占50%股权,同时卢克石油公司拥有对PK石油公司所持图尔盖股份的优先购买权。

分析人士则指出,卢克石油公司在今年6月参与竞购PK石油公司失利后,便萌生了以图尔盖项目为筹码,与中石油在最后时刻进行“暗战”的心思。

据公开的消息,卢克石油公司已于8月底就图尔盖石油未来的归属,向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所提起诉讼。卢克石油公司向加拿大卡尔加里地方法院表示,在斯德哥尔摩的裁决结果出来之前,应当延期批准中石油的收购要约。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石油人士指出,加拿大地方法院可能会批准这项收购,并允许卢克石油公司继续通过仲裁争取它的权利,中石油将作为石油公司新的所有人参与仲裁。

中石油外事局一位熟悉交易进程的人士在2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对此交易表示“谨慎的乐观”,他表示,“只有等26号的法院最后审议结果出来后,才能确认这个收购成功。”

据相关资料,卢克石油公司去年的销售额为338.45亿美元,约为中石油年销售额的一半。10月20日有消息称卢克石油公司已经发出以20亿美元现金收购在哈萨克斯坦经营的多伦多上市石油公司NelsonResourcesLtd.100%股份的要约。

“当今美国与亚洲人民的友谊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候都牢固。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亚洲-太平洋地区成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中心。太平洋地区也面临着相当大的挑战,但是在挑战背后是巨大的机遇……我相信,我们会共同携手,继续大胆地把握机遇。“这是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本月17日动身前往东亚四国访问前,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的《美国与亚洲的友谊》一文中对美国眼中亚洲地位和未来的阐述。

作为美国新保守主义的中坚力量、布什政府的“鹰派急先锋”,拉氏为何要如此浓墨重彩地描绘美国与亚洲的“友谊”?他眼中的亚洲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具体所指是什么?

这位曾多次鼓吹“中国威胁论”的美国防长,此次来到久未谋面的亚洲,能否带来真正的友谊?

致礼的姿势有所不同,视线的焦点各有侧重。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19日为来访的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举行了欢迎仪式。

10月18日下午1时,拉姆斯菲尔德乘坐五角大楼专机飞抵北京,这是他上任近5年来首次踏上中国领土。1小时后,他与陪同官员匆匆走过下榻的北京嘉里中心的大堂,没有理会美国使馆官员希望他对媒体“讲两句”的建议,虽然同等候在现场的记者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但他仍旧一言不发地结束了抵京后与中国媒体的首次碰面。

也许比起媒体记者来,拉姆斯菲尔德带来的问题更多。在《美国与亚洲的友谊》一文中,拉姆斯菲尔德说:“美国希望能在国际体系中有一个强大而和平的伙伴,希望这个国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虽然他首先承认中美两国已经在多个领域进行了合作,而且也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绩”,但是仍然对中国的军队现代化提出质疑,他说:“中国政府对其军队的能力进行了长期系统的升级和扩充,固然每一个国家都有防卫自己的权利,但中国军队现代化的缺乏透明,给亚洲地区带来不确定的因素。很多在该地区存在利益的国家,不仅仅是美国,希望更好的了解中国的发展方向和目的。”

正如拉姆斯菲尔德所期望的“透明”,中国方面对他坦诚相见,在接待规格和日程安排等方面做了精心细致的准备,对于美方提出的参观要求几乎全部满足。19日上午,当拉姆斯菲尔德乘坐的中国军方专车抵达中国国防部时,他受到了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曹刚川上将的热烈欢迎。拉姆斯菲尔德当面向曹刚川表示感谢说:“谢谢您为我们所做的安排,这一天真是太棒了!”

事实上,拉姆斯菲尔德为期三天的访问行程安排非常值得关注:除了受到胡锦涛等中国领导人的会见,在中央党校、军事科学院举行座谈,拉姆斯菲尔德还历史性地参观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炮司令部,成为过去39年来首位获准参观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神经中枢的外国访客。由于该指挥部保密级别很高,以前从未对美国官员开放过,很多美国媒体认为,此次史无前例的访问无疑说明中国在向美国明确无误地传达希望加强两国军事交流的信息。拉姆斯菲尔德与随行官员听取了包括二炮部队结构、训练计划、准备库存及安全维护等的简报。随行官员称,尽管拉姆斯菲尔德并未与军队见面,也没有获知武器数目,但能够进到二炮基地已经是很大的突破。

此外,19日上午在中央党校的座谈也是拉姆斯菲尔德自己提出的。据参加座谈的人士透露,在1个小时的交流时间里,拉姆斯菲尔德与师生代表的交流虽然并没有深入讨论实质性问题,但都互相了解了各自关心的话题。《纽约时报》评价这一安排时说,显然拉氏了解这里是培养中国未来领导人的地方,和他们直接接触交流让美方非常满意。

年过七旬的拉姆斯菲尔德看起来依然精力充沛,谈吐直率风趣。他感叹中国20多年来变化的巨大,还回忆起自己在1974年首次访华时的情形,而这次是他就任国防部长以后第一次访问中国。30年来,中国取得了显著的进步,这让他印象深刻。不过拉姆斯菲尔德也毫不掩饰自己的鹰派作风,虽然所用的是外交辞令,但难掩其在一些问题上的强硬态度。

拉姆斯菲尔德此次访问在19日达到高潮。19日下午,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会见拉姆斯菲尔德时表示,加强中美两国军方合作将有利于两国关系全面深入发展。胡锦涛说,希望中美两国防务部门共同努力,推动两军关系不断取得新进展。胡锦涛指出,中美两国都是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国家,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共同发展方面都肩负着重要责任,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

胡锦涛说:“不久前,我与布什总统在纽约会晤时,就全面推进21世纪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达成重要共识,对推动中美关系全面深入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拉姆斯菲尔德感谢胡锦涛主席的会见,对中国成功发射神舟六号载人飞船表示祝贺。他表示,两国深化交往、在重大国际问题上加强互利合作非常重要。

此前拉姆斯菲尔德在与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上将共同会见记者时,双方均表示会谈是“坦诚、建设性和有成果的”。当提到美国尤为关心中国军费开支的提问时,曹刚川驳斥了美国国防部关于中国军费开支的说法,强调当前中国的中心任务是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中国不可能在国防建设上花费很大财力。他说:“中国2005年的国防费,按照新近调整的人民币与美元汇率,是302亿美元,这是实实在在的数字,中国没有必要也不可能隐瞒国防开支。”

拉姆斯菲尔德也表示,他对早些时候自己所称中国方面发出的‘混淆信号’的担心已经减弱了一些。他说:“我们有机会讨论一些我们感到从中国方面得到的不同信号。我们不但要讨论这些问题,而且要理解当人们接收到不同信号时所做出的反应。”他认为美中两军关系近年来遇到一些挑战,但这给双方提供了互相学习、了解对方想法的机会。他说,在与中方的接触中,他感受到了中方有着与美方同样强烈的愿望,即通过努力找到一些方式来消除对对方的神秘感,增进相互了解。

两国国防部长还就中国和美国需要提升防务关系,建立互信达成一致。曹刚川说,中美双方一致认为两军关系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都表示重视两军关系的发展。目前中美关系发展良好,双方将积极努力使两军关系与两国关系相适应。拉姆斯菲尔德说,他和曹刚川已商定,两人将亲自确保这项计划的落实。美国高级官员表示,这项计划在当天晚些时候得到中国高层的认可。据悉,改善美中军事关系很可能从教育交流入手,其中涉及为两国军官设立的一项高级教育交流计划。当天在与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会谈时,拉姆斯菲尔德还表示希望两国在反恐、应对禽流感等领域加强合作,进一步改善两国关系。

上任5年间,拉姆斯菲尔德多次访问韩国日本等东亚国家,但为何要等到现在才访问中国?国防大学战略学专家李大光指出,拉姆斯菲尔德此次访华背后有两大原因。作为美国政府中的坚定“鹰派”,拉氏希望遏制中国军事实力的增长:如在“9·11”事件后他曾下令冻结与中国的军事交流;在“9·11”一周年的纪念活动上,各国驻美国使馆的武官都受到了邀请,惟独中方没有受邀。但事实证明,遏制的做法没有达到美国预期的效果。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综合国力的上升,美方也意识到必须转变方式,看到了接触和沟通的必要。这些因素酝酿了美国政府强硬派的中国行。

那么为期三天的访问能够产生积极作用吗?拉姆斯菲尔德结束访问离京前一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表示,通过高层会谈,中美双方同意加强两军关系,特别在院校教育和军舰互访等领域进一步扩大交流与合作。孔泉说,目前中美关系总体发展良好,希望透过拉姆斯菲尔德此次访问增进中美双方全面、客观的相互了解,同时使双方互信体现在行动上,使中美两军交流与合作同中美关系的发展相适应。

密切关注拉氏东亚行的美国媒体认为,此次访问一定程度上缓和了两国的军事关系。《纽约时报》一篇名为《中美两国积极加强军事联系》的文章认为,自2001年4月发生中美撞机事件以来,中美军事关系一度裹足不前,在过去几年,双方也采取了一些措施逐步重建军事关系。

虽然分歧犹存,此次拉姆斯菲尔德在访华之行伊始,就与中国达成了进一步改善军事关系的协议。此外,《纽约时报》还认为,虽然此次中国行拉姆斯菲尔德从头至尾维护其“鹰派”形象,但相比起以前对中国军力的大肆渲染和指责,口吻已经缓和了一些。今年6月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安全大会第一天会议上,拉姆斯菲尔德曾公然宣称,中国军费开支已是“世界第三位”、“亚洲第一位”;由于中国军力的“无理扩展”,亚洲安全受到威胁。

《亚洲时报》也发表名为《拉姆斯菲尔德改变对华语调》的文章,认为中美两国应借拉氏此行之机,开展更坦率的军方高层对话。在某些重要问题上,两国政府都承担不起“失足”的后果。因此中美军事对话首要的目的是避免误解、错误的计算和错误判断。

媒体注意到,拉姆斯菲尔德来华的背景是频繁的美国政府高层访华:在此之前,美国国务卿赖斯、副国务卿佐利克、太平洋舰队司令法伦先后造访中国。拉姆斯菲尔德来华这一周正逢美国财长斯诺、联储局主席格林斯潘与美国证券交易会主席考克斯来华参加20国财长会议。也可以说,拉氏的中国行是在布什总统11月访华前“补上”了美国高官访华的重要一环。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张琏瑰教授指出,拉姆斯菲尔德访华以及中美高层的频繁互访,有利于两国关系的沟通和加强。他说:“以前由于交流少,双方互通了解不够,再加上媒体的‘妖魔化’,难免导致猜疑和不信任。”

因此高层访问是增进了解的重要战略行动。虽然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但迈出了沟通的第一步。

此外,“百闻不如一见”,拉姆斯菲尔德作为布什政府“鹰派”代表亲自到中国来,与中方领导人会见,也会发现很多问题对方也在考虑,一些矛盾是可以通过沟通解决的。

李大光认为,很难说拉氏此次访华后会出现态度上的改变,作为“鹰派”中坚力量,一两次访问还不至于改变其观点。但至少表明美方已经考虑到通过接触,而不是对抗和挤压来解决问题。

中美军方的交流和接触,有利于减少摩擦,这从一个方面反映了中美关系呈螺旋发展,曲折上升的过程。

10月20日,结束了对中国访问的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抵达韩国首都汉城。当晚,他在出席韩国国防部长尹光雄在新罗酒店主持的晚宴时发表正式讲话称:“目前,韩美同盟是全球最稳固、最模范的同盟。”使得这句话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另一幅场景:在汉城的国防部大楼前,部分韩国民众举行抗议集会,抗议拉氏到访,要求美国从韩国撤出驻军。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