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在华面临挑战 马云需解决人员流失问题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4 19:39:31

晚上7时,几名警察登上宿舍楼7楼顶拍照取证。楼顶的栏杆只比成人膝盖高一点,警察在护栏外侧划了几道痕,围观者猜测是死者在那里坠楼,并留下了痕迹。

同学们介绍,昨日下午,篮球场上正在进行班际篮球比赛,除了运动员,球场上还有不少观战的同学,两边宿舍楼上也有人在窗口观看。

5时30分,刚开赛,该女生就从楼上坠落,约有上百人目睹了悲剧发生的瞬间。

当时,电子商务和工商管理两个专业的4个男生正好站在旁边。同学小曾说,“突然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我回过头一看,身后不到1米的地方掉下一个人,翻了一个身就一动不动了”。刚开始同学们一拥而上,但由于受惊吓,很快四散离开。

学校保安立刻上前查看,警察、医院人员相继到场,医生现场急救,可惜回天乏术。

据查该女生是2005级会计运算班的新生,阳江人。坠楼前,有保安曾发现其将自己反锁在二楼的洗手间内,随后消失,不料不久后从楼顶坠楼身亡。

事发后,不少学生认出该女生后,当场失声痛哭。现场师生议论,该女生是因为感情问题,一时想不开跳楼自杀的。

据英国《卫报》25日报道,美国物理学家卡里根在《宇航学报》上警告称,行星地球上的计算机网络随时都可能面临来自外太空的病毒入侵!

卡里根警告称,地球计算机最大的安全隐患不是来自那些地球上的黑客,而是来自外太空的“电脑黑客”!而让“外星黑客”能够将病毒散播到地球电脑网络上的最大“后门”,就是总部设在美国伯克莱市加利福尼亚大学的“搜索外星人计划”(Seti)。SETI计划的原理是用许多天文望远镜搜索外太空,寻找奇异电磁波的痕迹。由于收集到的信号量实在太庞大,因此,所有被“SETI计划”收集到的无线信号都将被拆散,通过互联网分发到世界各地志愿者的电脑上,借用成千上万台电脑对这些信号进行梳理分析。卡里根称,一些用心险恶的“黑客”,他们可能会通过无线信号向太空发射计算机病毒,而这一无线信号可能又恰好被毫无防备的“SETI计划”望远镜捕捉到,那么“外星电脑病毒”将在转瞬间席卷全球。

然而,卡里根博士的警告却引来了许多计算机科学家的怀疑,有人干脆认为卡里根是“杞人忧天”,一些科学家称,地球上的计算机可能和外星文明使用的计算机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因此外星“病毒”对地球电脑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兰西

中国人沿袭了半个多世纪的“存款不择银行”的习惯,将不得不跟随中国银行业的改革步伐,逐渐淡出历史舞台。今后,人们在存款时,必须要考虑这家银行的存款利率水平及信用等级,因为,不同银行不同的风险水平将导致存款利率水平的差异化。

中国的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发表署名文章,鼓励金融机构要用好存款利率下浮政策。这一表示,将加速中国的存款利率出现分级机制——信用等级最高的国有商业银行,其存款利率或许会率先低于其他银行的存款利率。

这意味着,实施中国银行业存款利率一刀切的机制时代即将结束,不同资质的银行,将根据自身情况确定不同的存款利率。

通常,像四大行这样信用等级较高的银行,其存款利率应当下浮;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因自身信用等级低,唯有确定比四大行更高的存款利率,方能招揽到储户。不过,目前它们还受到了央行对存款利率上限管制的约束。

此种变化,是落实中国正在推行的利率市场化的一项重要措施。这项变革,还将为股份制银行提供在信贷市场上争夺市场资源的资本,从而使得目前信贷市场格局也随之转变。

央行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人民币贷款增量为0.58万亿元,股份制银行等其他银行机构的贷款增量却为1.26万亿元。这项数据一改以往四大行一直占据1/2以上增量贷款比重的格局,降至不足1/3,四大行在新增贷款市场的江湖霸主地位,已被击破。

王玲(化名)在某国有大银行已工作7年之久,但她最近选择了离开,转投在一家股份制银行门下。

由于四大行普遍控制信贷规模,王玲以前所在的银行贷款部业务冷清。相反,她一些在股份制银行工作的同学却十分忙碌在同学的介绍下,王玲选择了现在的工作单位。

王玲并非是目前从四大行跳槽到股份制银行的个案,股份制银行为能获得更多的贷款市场份额,已开始向王玲这样有丰富经验、可以带来一批客户的贷款员敞开怀抱。

挖墙脚只是股份制银行抢夺贷款市场的手段之一,更为凶狠的招数是价格战——降低贷款利率,从而吸引到更多客户。

王玲透露,为获得客户,她现在所在的股份制银行一般不考虑上浮贷款利率。

这种现象已在央行刚刚公布的前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中被体现出来——金融机构实行上浮贷款利率的比重下降了5.73个百分点。

据了解,股份制银行抢占信贷市场的“战斗”始于今年二季度。该季度的统计数据显示,四大行在新增贷款中的比重从年初的50%下降到40%。战火在三季度蔓延得更充分,四大行在新增贷款中的比重已不足1/3。

四大行已明显察觉到股份制银行的企图,但他们无法像以前那样利用自己的资金优势展开强有力的反击。这是因为他们已被套上了一个沉重的“枷锁”——资本充足率的约束。

按照国际标准,一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必须在8%以上,才能实现上市的目的。目前,中国四大行中,建行已在香港上市,其余三家正在上市的路上。

今年4月,央行推出短期融资券政策,一些资质较好的企业可通过发行短期融资券筹集资金。由于短期融资券融资成本比从银行贷款低2.3个百分点。有如此便宜之事,企业自然不愿再给银行支付相对高额的贷款利息,这使得四大行不少黄金客户流失。

不过,老客户可能碍于情面,依然在少量接受银行贷款,而为了减少利息支出,许多贷款变成了银行的定期存款。央行统计数据表明,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与狭义货币供应量(M1)增速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以致在三季度形成6.3个百分点的落差,这其中的原因,就是企业定期存款的增加。

四大行在信贷市场疆域的萎缩,在很多专业人士眼中是必然。其实,这也是央行一直希望见到的现象。

对于依然主要依靠存贷差作为自身利润来源的四大行,贷款量萎缩所导致的必然结果是利润的减少。为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四大行会主动采取降低存款利率的做法,加大存贷差,这也是在贷款量减少的情况下,保住自身的利润不会过多损失的必然选择。

2004年10月,央行放开了存款利率下限,在制度上为国有银行降低存款利率提供了条件。

但由于银行贷款资金主要来自存款,银行为了储户不会大量减少,都按照央行规定的存款利率上限吸纳存款。

事实上,四大行中除农行外,都已开始变相的下调存款利率——针对普通储户的小额存款账户收费就是其中之一。

四大行如果真的按照央行期望下调存款利率,今后,信贷市场上的客户争夺战势必将更加激烈。

因为,四大行的存款利率一定会低于其他商业银行,居民和企业可能会更倾向于把钱放在利率高的银行——股份制银行。

换言之,四大行实行较低存款利率的结果是,将存款市场拱手割让给股份制银行,股份制银行将获得争夺贷款市场所需的更多弹药。

此前,股份制银行用于贷款的资金来源主要是股东的资产和发放债券之收入。

本报讯(记者陈俊杰)平静地走进去,哭着走出来,仅一个小时,15岁少年小华(化名)经历了两种心情转换。昨日下午1时20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15岁少年杀害家教”案在此悄悄开审。

小华被指控的罪名是涉嫌故意杀人,根据公诉机关提交的起诉书显示,今年5月21日,小华在自己家中将家教老师小威杀死。事发时,小华才15岁,而被他杀死的小威也仅为18岁。

下午1时20分,小华在一名法警押送下走进法庭。他看起来很安静,近乎1.80米的个头,走路腰板挺直。一身运动装和黑框眼镜衬显他的学生气。因为天气原因,小华套了一件绿色军大衣。

被害人小威(化名)的父亲和叔叔作为民事诉讼原告人出庭参加了庭审,而他的母亲因担心面对涉嫌杀死儿子的凶手,无法控制情绪而在法院外等候,一同陪小威母亲在法庭外等候的家属达到了16人。

小威的父亲孙先生在庭审后说,杀人的动机并非之前有媒体报道的双方有矛盾发生争执,“我的儿子没有任何过错”。

据小威的叔叔说,当庭出示的鉴定显示小华有同性恋倾向,而悲剧发生与此有关。据起诉书指控,小华杀人的原因对比大他3岁的老师有好感,但又担心遭拒绝而起杀机,并为此准备了两把菜刀。当日下午1时,他持刀袭击小威遭到反抗后,猛砍小威头部、颈部等数十刀,小威左颈总动脉和颈内静脉严重受伤失血过多死亡。

“一个15岁少年怎么会下如此毒手?”小威的叔叔庭审时愤怒不已,他要求法院严惩凶手。据小威的父亲说,小华在法庭上承认了所有指控。

据媒体之前报道,小华杀人后自己报警,此说法昨日遭到了小威父亲的反驳。“杀人后,他将自己的姨夫叫来,是他的姨夫报的警。”如果此说法成立,小华将不能被认定投案自首而减轻处罚。

下午2时20分,小华带着哭腔被带出法庭。其父母紧随其后低调走出法庭,这位外交官夫妇没有对庭审发表任何说法。

据悉,小威的家属提出赔偿要求,但他的父亲没有透露索赔数额,他只表示双方没有就此达成一致,法院正在协调。

小威生前是北京交通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小华则是北京市第二中学学生。据小威的父亲说,儿子是通过学校介绍到小华家做家教的,已经有半年多了。他说,目前还没有追究学校责任的想法。

政策、标准以及用户,每一个因素都可能成为IPTV的“绊脚石”。在这场由时间、金钱和耐心构成的赛局中,实力不足的中小企业正从最初的激情与梦想中,快速跌下云端。

来自大庆的尤田先生最近暂缓了他的投资计划。在七八月份,他打算与一位美国归来的通信业人士合作,在中关村创办一家专注于IPTV领域的小企业。当时他和美国伙伴都一致认为,中国的IPTV产业很快就会像美国一样成熟起来。

但是现在,尤田变得谨慎了。出身于传统行业的他开始觉得,中国的IPTV产业环境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也无法参照美国的发展模式。保持观望是他现在认为的最好的选择。

与尤先生这样的小投资者心态相似,许多投身于IPTV的中小企业最近也有些寂寞和无奈。

由2000万美元风投资金创办的思华科技,曾因帮助杭州网通打造IPTV“杭州模式”而风光一时,但在最近热热闹闹的IPTV试点地区的招标中,这家专注于IPTV和流媒体业务的小企业却频频失手,仅在广东拿得象征性的少数定单。

同样尴尬的还有欣网视讯(上海,600403)。去年11月,欣网视讯曾帮助南京电信实施过以“视通无限”的IPTV项目,其股价也因此在今年5月飙升至13元以上,但从此之后,这只最为典型的IPTV概念股江河日下,目前已惨跌至6元左右。

如同小灵通成就UT斯达康,网络游戏成就盛大一样,IPTV曾一度被视为成就中小企业“神话”的新金矿。但现在,这个金矿旁边已围满了华为、中兴、UT斯达康等传统电信巨头,中小企业能摸到的机会已越来越少。

而在这场由时间、金钱和耐力构成的IPTV赛局中,中小企业正从最初的激情与梦想中,快速跌下云端。

11月前后,一直暗流涌动的IPTV产业突然迎来了一个小高潮。但在一些企业欢声雀跃的背后,却是沉默的大多数。

继杭州、上海、哈尔滨等城市完成IPTV局部试点之后,中国电信决定将试点城市由5省17市扩至23市,中国网通也宣布将试点城市的数目由1个扩至21个。一时之间,40多个城市试点与招标的消息令设备厂商为之癫狂。

各类中标消息随之接踵而来。尽管目前从事IPTV设备制造的厂商多达几十家,但从目前格局来看,占据优势的主要为华为、中兴、UT斯达康等几家通信巨头,贝尔阿尔卡特和西门子等老牌厂商也在优势渐露。

相比之下,为数众多的中小企业显得颇为尴尬。曾被视为广东IPTV试点“最大受益者”的思华科技,这一轮招标中仅能获得象征性的一小部分,大部分定单被华为、中兴、UT斯达康三大巨头瓜分。思华科技CTO王扬斌不久前的豪言壮语犹在耳畔:“在中国的IPTV领域,不论产品的领先度或市场占有率,我们都是当之无愧的领头羊。”但面对后来居上的通信巨头,这个提前赛跑的小子显然有些后继乏力。

“华为、中兴现在搞圈地,UT也把全部身家赌在上面。他们卖设备都是低于成本甚至免费送,我们哪拼得起?”思华科技某内部人士在接受《财经时报》采访时忍不住抱怨。思华科技本来计划在未来两三年实现上市,但现在看来,这样的“远水”远远解不了最近对资金的渴求。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