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24日将公布中国女学生窃密传言处理结果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5:27:57

无独有偶,19岁的陈希晨在海选中也秀了段台步,但是和李静比起来陈希晨似乎更有专业选手的味道。“我在初中的时候就曾被模特公司看中,还练了几个月的台步呢!”陈希晨笑着说。

伴随着悠扬的音乐,两位胖妞一左一右走到台上摆出了与众不同的Poss。长发的陈希晨表现出女性的柔美一面,而开朗的沈阳姑娘李静则显得阳光、自信。男模孙俊焘则戴着一副墨镜走在舞台中间,3人的配合也使得全场的气氛达到了高潮。

“能不能帮我减减肥啊?”昨天活动的现场,一位身体肥胖的小伙钱刚向记者求助:5月份他就要当新郎官了,可280斤的体重却让他没有一丝丝的高兴。

记者联系到了评委席的陕西中医学院营养保健中医药师许强。许强认为,减肥需要一个过程,他会先对钱刚的身体进行全面的检查,然后为他制订一套详细的食谱。同时还会结合形体、减重等方法对他进行“魔鬼式”的强化训练,争取在他的新婚当天,有一个全新的改变。

“我已经建立了一个QQ群,只要是胖友俱乐部的成员都可以加我,如果是新的成员想加入我也欢迎。”网虫小星告诉记者,她也是胖友俱乐部的一名成员,自从参加了第一次胖友俱乐部的见面会后,她就萌发了在网上建立一个“胖友俱乐部”QQ群的想法。

“胖友俱乐部的QQ群就是22337535,希望能为大家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网虫小星笑着说。

“我们胖友想成立一支胖妞舞蹈队。”凭借翻唱韩红《那片海》赚了很多掌声的徐香笑着说,自从她在舞台上展示了个人才艺后,一群可爱的胖姐妹们一路缠着她,希望能成立一支胖妞舞蹈队。

“虽然比普通人要胖一些,但我们有自己的风采啊!”徐香笑着说,她可以当胖妞舞蹈队的负责人,不仅可以及时为胖妞们提供信息,而且还可以进行专业的训练。

昨天“南京胖美人”选拔赛的现场,不仅吸引了广大的市民,而且还吸引了扛着“长枪短炮”的新闻媒体。除了《零距离》、《直播南京》等本土强劲的新闻媒体外,就连央视十套《家庭》栏目的记者也追到现场。

“自从在网上看到金陵晚报报道的第一篇‘胖妞征婚,好想有个家’的报道后,我们每天都会对‘胖妞征婚记’这个系列报道进行全程跟踪。”央视十套《家庭》栏目记者李锋笑着说。

“我们就是想通过这个报道折射出现在胖友们的一种生活状态,使每个胖友都能摆正自己的心态,重新寻回信心。”李锋告诉记者,他们将在南京进行3天的全程拍摄,为全国的胖友献上一份可口的“大餐”。

“胖得自信,胖得健康,胖得美丽!”这是本次评选“南京胖美人”活动的宗旨。在昨天的活动现场,“胖美人”用雍容华贵的身姿、落落大方的才艺展示出来的美学精神,也传递出一种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其中4大看点就是很好的佐证。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37岁的胖美人周娟通过舞蹈将“小魔女”范晓萱的《健康歌》诠释得淋漓尽致。

金黄的童花头,草绿色的小毛衣,蓝色的紧身弹力裤,一双迷你的白色运动鞋。一身充满阳光、活力的打扮很难让人相信她有202斤。

音乐响起后,周娟并不着急跳舞,而是略微听了一小段舞曲后才跟随着音乐的节拍扭动起全身。只见她时而上下挥动着手臂,时而左右来回扭动着臀部,当达到高潮时她居然兴奋地蹦了起来。

“怎么看起来咋那么像第八套儿童广播体操啊?”对于主持人大森的调侃,周娟笑着说,她最大的才艺特长就是跳迪斯科,可是由于在出门的时候忘记带碟片,她只好临时从其他胖友的碟片中挑选了一首歌曲。“这首歌的节奏太慢了,如果是用快歌效果会更好。”

“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19岁的小龙女冯慧仙一边卖力唱着火爆的《热情的沙漠》,一边大方地向全场的胖友挥手致谢。

虽然年仅19岁,可大方的冯慧仙还是挺有舞台经验的。当她唱到整首歌曲的高潮时,也学起大牌歌星那样和现场的胖友玩起了互动。

台下的胖友热情地呼喊:小龙女,我们支持你!小龙女,你是最棒的……。

对于头顶上两个可爱的“犄角”,冯慧仙笑着说,那是一位略懂造型的胖友为她打扮的,两根粉色的绳子在冯慧仙的头上相对扎了两个可爱的小辫,看上去就像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里的小龙女一样。

24岁的王雨妙原本精心准备了徐怀钰的歌曲《妙妙妙》,可当她登场时却发现碟片放不出来,于是就为广大胖友来了段即兴自创RAP。

“很高兴今天来这里,我偷偷混在人群里,看见台上的美女,我心慌不已。感谢各位评委,感谢各位主持,祝我们胖姐妹、愿我们所有胖友越长越美丽,越长越自信。”一段节奏鲜明的自创RAP,不仅让胖友和评委们看到了王雨妙的才艺,更折射出她的美丽与自信。

才艺秀完后,王雨妙神秘地拿出了一个方形的盒子,从里面小心翼翼地取出3只漂亮的纸鹤送给现场的3位评委老师。“纸鹤代表着平安吉祥,每一只纸鹤都包含着我真诚的祝福。”

“如果不是碟片临时出了问题,我今天的发挥应该更加完美。”王雨妙略带遗憾地说,为了舞台上3分钟的表演,昨天她练歌一直练习到凌晨1点多钟。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伴随着优美的音乐声,姚青一身黑色的舞蹈服装,在台上用自己的肢体语言表达着每一句歌词。

“她们都是聋哑学校的学生,姚青是她们的老师。”负责看护孩子的一位小姐告诉记者,当孩子们得知姚青将参加“南京胖美人”选拔赛的消息后,一定要到场为老师呐喊助威。

而台上表演的姚青也卖力地表演着,时而踮起脚尖一圈圈旋转,时而半空跃起,时而静卧……一曲完毕,姚青用自己的肢体充分体现出整首歌曲的含义。

“这个舞蹈叫心灵手语,我就是想通过舞蹈的表达让这些孩子们知道肢体也能够表现出美的所在。”刚下舞台,姚青喘着粗气说,由于家庭的原因,她从小就对聋哑人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更能体会到他们的内心世界。

为了和他们交流,中考时姚青毅然报考了聋哑学校,现在已经大专毕业正在继续本科的学习。

“在这种场合唱歌,大家都不会讨论谁比谁胖了,很爽!”背着包包上台唱歌的李颖如此感慨。

“今天我坚信,这段特殊的历程将彻底改变我的一生。”陈希晨话一出口,这份自信劲儿就赚来大把大把的掌声。

“世界上的女人有千种万种,我天生不是风情万种的那一种,但女人不因美丽而可爱,却因可爱而美丽,我相信我会用我的可爱打动大家。”肖杨微笑地说。

“胖要胖得有个性,胖要胖得有特色,要做最可爱的胖胖。”人如珍珠般光彩照人,徐香这话说得美人们都挺舒服。

“苗条虽美,但胖更具魅力。”姚青觉得,美升华至心灵,外貌已经不重要。

“感谢金陵晚报给我这次机会,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过程中我体会到了这一份自信,获取了更多的快乐。”看到胖友们隆重的亲友团,王雨妙很感慨。

孙燕(110公斤)、朱蓉(100公斤)、董静(114公斤)、姚倩(70公斤)、杨平(85公斤)、姚青(84公斤)、于慧(90公斤)、刘庆明(70公斤)、唐道平(95公斤)、钱月的(69公斤)、周娟(101公斤)、肖杨(150公斤)、马静(80公斤)、沈婧(80公斤)、李静(70公斤)、冯慧仙(75公斤)、田颖(100公斤)、王雨妙(75公斤)、郑联华(105公斤)、王姗姗(75公斤)、钱燕(66公斤)、王璞(100公斤)、于小哩(90公斤)、齐媛媛(79公斤)、陈希晨(75公斤)、徐香(88公斤)、李颖(100公斤)、沈萍(95公斤)、曾薇(67公斤)、朱齐悦(72公斤)。

本报记者宋芳科特约记者郝晋松为您摄影报道“车站值勤民警请注意!有一穿黄色外衣的女孩正向14车道跑去,请设法堵截。”昨日下午1时50分,兰州火车站广播里传出急促的报警信号。14车道是货物列车专用车道,车辆随时可能通过,如果女孩上了车道,随时有生命危险。车站值勤民警杨耀宗听到广播后火速向14车道赶去。而此前,该女孩曾两次向其他车道的火车撞去。

昨日下午1时30分,兰州开往成都的K347次列车驶入车站,旅客下车后,司机将列车开出准备检修,这时,车站工作人员惊讶地发现,在列车即将通过的8车道上有一名女孩徘徊,车站乘务人员立即将女孩强行抬上4站台。

被抬上站台后,女孩不顾劝阻,猛地向站台旁停在10车道的火车头撞去。幸亏那列火车没有开动,女孩又向火车底下钻去,司机急忙跳下来将女孩拦住,周围的工作人员也围上来。本想这下就没事了,可谁想到,女孩又向14车道跑去。

杨警官匆忙赶到现场时,女孩已坐在铁道边,哭得很伤心。他看到情况非常危险,女孩坐的位置刚好处在14车道下坡地段,车辆经过时速度会很快,因为货车随时都有可能从此处驶过,多呆一分钟就有一分钟的危险。他连忙跟其他人一起强行将女孩架起来,一直送到火车站值班室。

据记者了解,想轻生的女孩是兰州一学院的教师小月(化名),今年19岁,小月的一位同事告诉记者,小月在学校学生处工作,表现一直很突出,学校组织文艺晚会,小月都要撰写文稿并且当主持人。不过近一段时间,小月一直很烦躁,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们很吃惊。至于为什么要轻生,小月不愿说明。

走出长春火车站,可以看到正对面很气派的“吴太大厦”,其掌门人“老吴太太”是长春市知名民营企业家。

10年前,在长春市医药批发界资产过千万的,除了位居榜首的“吴太药业”之外,第二位就是长春恒生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林君言了。

然而人们没有想到,从6年前开始,穷困潦倒的林君言就已沦为一个脏兮兮的乞丐。几天前,在当地媒体的帮助下,他有幸得以在一家安养院安身。

3月19日,远离长春市区的广善安养院里,46岁的林君言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神情木讷。几天前,该院把他接到这里,从此他可以不再乞讨为生了。

林君言坚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很难想象,这位右侧身子明显不听使唤、口齿不清的矮小男人,在五六年前,曾是长春市家喻户晓、资产过千万元的药业大亨。“刚来时更没个看,我们给他洗了三次头才洗出模样来。”工作人员说。

林君言是1986年长春市第一批“的哥”之一。那时候出租车少,他在开出租车时挣了十多万。

1990年,林君言去南方时发现了商机。当时的长春很少有药店,人们买药都是到医院,而在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大街上药店随处可见。经过一番努力,林君言竟取得了多个药品厂家代理商的资格,狠狠赚了一笔。

“当时的药品行业绝对是暴利行业。”林君言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一元钱来的药,可以买到几十元。”在此后的10年时间里,林君言的生意越做越大,先后在市区内开了多家药店,可谓日进斗金。

退休在家多年的刘老师曾是林君言的班主任,他对林君言的印象很深:他成绩一般,为人很讲义气,在同学中颇有人缘。刘老师还记得,林君言在“最辉煌的时候来看过我”,当时林“开着大奔,梳个大背头,的确很有老板的派头”。以后刘老师就再也没有看过他,后来听学校的老师说,林君言成了要饭的了,“想去看看他,也不知道他在哪,怪可惜的!”

“当时出门、吃饭都讲派头,我有3辆奔驰。”据媒体当年报道,30万的“劳力士”手表他有8块。提到这,林君言毫不讳言:“呵呵,真的啊,那能有假嘛。”

林君言把自己今天的不幸全部归结于三次婚变上,是他的三个媳妇把他的财产分光了。通过他含混不清的叙述,可以还原他的三次婚变过程。

林君言与结发妻子青梅竹马,结婚时他20岁,妻子比自己小3岁。他的妻子在事业上是他得力的助手,可是这段婚姻维持了8年,妻子提出离婚,分走了几百万的财产。

离婚后不久,林君言结识了一家酒店的一名迎宾小姐并很快与之结婚。当时她家在郊区农村。婚后他们生了一个儿子,他还将妻子的全家包括其四五个兄弟全部接到市里,并给其买了房子。5年后,第二个妻子又离开了他,走时带走了他几百万元的资产。

第三次“婚姻”没有履行法律程序,他们是在一次出差的路上邂逅的,很快他们便在一起生活,并同样有了一个儿子。1999年8月的一天,他在驾车行驶途中,突然感到脑袋昏沉沉的,坐在旁边的客户及时把车刹住,然后送他到医院进行了开颅手术。出院后,他生活上不能自理,无法继续做医药生意。

大约患病一年后,他的第三任“妻子”携百万财产不知去向。走时只给他留下几万元,为他在市区租了一室半的小房,还为他雇了一个保姆。从此,他带着“脑出血”后遗症及残疾的右腿与右手开始了独立的生活。患病后的林君言不到一年时间就身无分文。至此,十余年来林君言积累下来的千万资产全部化为乌有。

林君言记得,开始流浪是在2000年的“十一”过后,当时已经欠了好几个月的房租,他不想赖着不走,自已混到这种地步,又没脸见朋友,于是硬着头皮走到大街上。

在街头乞讨时,每每想起自己曾挥金如土的日子,他常常黯然流泪。当年开着奔驰车风光一时的林君言给重庆路周围的乞丐小费都是50元大钞,如今自己却要跪在路上做着当年自己想都没想当过的乞丐。

一开始,林君言常常接到的是100元的大票,因为在最开始的几年中很多熟悉他的朋友都十分怜悯这位昔日的富翁,知道现实生活里的巨大反差会让他难以接受。

2003年的秋天,朱先生看到了脏兮兮的乞丐林君言,并把他带回家中,可是此时的林君言已是个废人,一段时间后,朱先生只好把他送到了位于长春市宽城区凯旋花园小区17号楼的“爱心老年公寓”。“刚开始时,一些朋友知道了林君言的情况,都给他钱,可是林君言有多少花多少,没钱了,就上街要,最后大家也实在管不起他了。”朱先生说。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