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合肥特大赌场覆灭 日均赌资数百万元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3:13:08

目前,58岁的陈维席已由副省级降为正厅级巡视员,但行动并未受限制,只是已交出了刚分到手不久的合肥市和平花园省干楼宿舍的钥匙。

在安徽政坛,陈维席被视为一个“专业型”干部。他是安徽固镇人,生于1947年;1970年3月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化工专业。起初分配在宿县地区化肥厂工作,从1984年起逐步进入官场,历任宿州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宿县行署副专员、行署专员;1996年8月至2003年1月任淮南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并从此任上擢升为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1993年中,在陈维席担任宿县行署副专员时,一个名叫马方泰(又称马方太)的人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宿县。通过引荐,马方泰见到了陈维席,并向他及其他党政官员介绍一种名为“万年新”的涂料技术。据马方泰说,“万年新”是日本最新的高科技产品,投资少、无污染、销路广,是一个“以水换金”的项目。

这个项目引发了宿县地委、行署领导的极大兴趣。1994年底,宿县地委、行署决定从日本引进此技术。1995年3月,宿县方面与日方新日本株式会社签订合资合同,中方出具技术转让费3亿日元,日方负责提供原料、技术培训,年产3000万吨产品由日方包销。每公升确保中方纯利润1200日元。

为保证工程顺利实施,宿县地委、行署成立了“万年新”工程指挥部,陈维席和市委一副书记担任指挥,全权负责工程建设。为筹集建设所需资金,1995年8月,地委、行署联合下文,在各地直单位集资,规定每个职工出资5000元,三年后返还1万元,利息33.3%。据悉,每个单位都有必须完成的硬指标。为完成集资任务,宿县劳动局甚至从职工劳动保险基金挪用36万元。这次集资共筹得4055万元,其中个人集资达2300多万元。

就在中方将1100万元技术转让费一次性交付马方泰、价值800多万元的进口设备到位、1000多万元的厂房建成、200万元的技术培训费付出——一切就绪之际,从日本传来一个消息:新日本株式会社破产了。原来,该株式会社早就资不抵债,合同签订不到20天,就宣告破产了。

就这样,“万年新”工程不得不停工,4055万元集资款只剩区区20万元。在当时,4000多万元接近宿县地直财政一年的收入。

闻知血汗钱打了水漂,宿州干部群众群情激愤,纷纷涌向单位讨要血汗钱。宿县地委、行署不得不作出决定:个人名义的集资款由各单位自己想办法还给职工。集体集资款则自认倒霉。

1999年,马方泰被宿县地区中院以诈骗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这一判决后来被推翻。2001年,马方泰被安徽省高院终审判决无罪。

“终审判决下来后,当时的宿县地区检察院提出了抗诉申请,但省检察院没有抗诉。听说当时有领导打了招呼。”宿州市公检法系统的一位人员对记者回忆说。

1999年1月30日,安徽省委机关报《安徽日报》的子报《新安晚报》“新闻周刊”在头版刊发调查报道“骗子马方泰为何能够得逞”,详尽披露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并在文章末尾提问:“那些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严重损失的渎职的官员们该受到怎样的惩罚呢?”

据知情者回忆,先是前宿县地委书记、现省人大某位领导找到《安徽日报》社总编辑,提出文章个别提法有错误,“实施该工程的是行署不是地委”,称这篇报道“是一个政治阴谋”。

迫于压力,《新安晚报》做出更正声明:凡文内提到的“地委”都应是“行署”。

这一更正,让已调任至淮南市委书记的陈维席坐不住了。他跑到报社,说文章失实,让记者提供接受采访者的名单,并要求报社道歉。

这篇调查报道的作者对《财经》回忆当时的情况说:“我不可能交出被采访者名单,让陈维席来找我,我文责自负。”但有关部门领导还是批评《新安晚报》说:“你们怎么能够监督厅级干部?像《安徽日报》这个级别的党报才有资格。”

不久,由于种种原因,“新闻周刊”停刊了,该周刊的编辑记者因此在家赋闲大半年。有关报道的事最终不了了之。

“其实,为规避风险,我们让记者修改了角度,重点放在‘骗子’是怎么行骗的,官员是怎样上当的,有哪些教训值得吸取。没想到还是出了事。”该文的责任编辑对《财经》记者表示,其实事情本身远比见报文章所反映的要严重。

报道的作者告诉《财经》,在她报道之前,《经济日报》、《工人日报》的安徽记者站都发过内参,她的文章曾被新华社安徽分社《内参》以“本社记者”的名义全文刊发。据说当时的国务院领导还做了批示。安徽省纪委也认为文章属实,但终无下文。

“此事为什么时隔十多年又重新提起?”报道的作者认为,可能是因为相当一部分集资款没有偿还,十年来宿州有很多人“一直在不停地告”。

记者获悉,由于这起“非法集资”事件非常典型,陈维席又是副省级官员,此事一直由中纪委直接查处,安徽省有关方面并未介入。只是在“违纪”还是“违法”的性质认定上一直存在分歧,才一直拖到今天。

相关部门最终认定陈维席在这起非法集资事件中“失职”,对其做出了撤职、降级的处分。在今年10月21日的省人大常委会上,这一结果在常委中间引起了不小震动。省纪委一副书记说,这是安徽省处理的第一起副省级干部失职事件,给每个领导人正确、谨慎地行使职权敲响了警钟。

宿州政府机关的一位干部告诉记者,20世纪90年代后期,宿州曾发生过多起非法集资案,甚至有诈骗者携巨款潜逃国外。“万年新”事件尽管已过去十年,但由于涉及很多人,至今仍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目前对陈维席的处理,或许是对那时宿州所有非法集资事件清算的开始。”他说。

记者在安徽采访中,也听闻坊间议论称,当年的非法集资案发生时,陈维席只是当地党政第二把手。“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处理他?是否与今年以来安徽政坛肃贪风暴相关?”-(注:本文原标题为陈维席丢官)

独家声明:《财经》杂志独家供网稿件,如需转载请获口头授权(包括已经签约的合作单位)

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22日决定放弃帮助朝鲜修建两座轻水核反应堆的项目。这意味着美国和朝鲜在1994年为解决朝核问题签署的《框架协议》已名存实亡。布什政府决定在新的谈判基础上解决朝核问题,而不再试图修补已经千疮百孔的《框架协议》。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朝核问题局势和11年前相比截然不同,各方的立场和要求也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建造轻水反应堆不再被视为解决朝核问题的惟一途径。事实上,轻水反应堆在两年前就已经暂停建造,所以平壤对于这个决定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

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22日在美国纽约总部结束了为期两天的执行理事会会议。会议没有发表任何正式声明,但美国国务院负责朝核问题谈判的特使约瑟夫·德特拉尼在会议结束后告诉媒体,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执行理事会成员美国、韩国、日本和欧盟已就停止建造轻水反应堆达成共识。由于执行理事会暂时休会,他们将在月底前再次举行会议,讨论相关的资金和法律问题,然后宣布正式消息。

美联社记者彼得·施皮尔曼说,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宣布停建轻水反应堆的时间颇为敏感,为解决朝核问题举行的第五轮六方会谈即将迎来第二阶段谈判。不过施皮尔曼认为这个决定和本轮六方会谈没有关系,主要原因是反应堆建造项目的一些重要合同将在今年11月底到期,如果在合同到期前不能作出决定,一些参与项目建设的公司就将蒙受经济损失。

截至发稿时,朝鲜政府还没有对此发表评论。从2001年到今年8月一直担任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美方主管的查尔斯·卡特曼说,这个决定对朝鲜来说并不感到突然和惊讶,因为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在2003年就以朝鲜违反1994年朝美核框架协议秘密开发核武器为由,宣布暂停建造轻水反应堆工程。

今年9月,朝鲜在第四轮六方会谈中再次提出在放弃核计划之前首先帮助朝鲜建造轻水反应堆的建议,但遭到美国拒绝。美国总统布什上周在韩国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时重申,只有在朝鲜彻底放弃核武器计划,重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后,美国政府才会考虑轻水反应堆问题。

在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中,建造轻水反应堆一直是朝美主要分歧之一。朝鲜要求美国履行协议,如期交付轻水反应堆,美国则要求朝鲜首先弃核,然后再讨论建造反应堆。双方在这个问题上僵持不下。

卡特曼说,布什政府现在显然打算彻底抛弃1994年的框架协议,在新的基础上和朝鲜进行核问题谈判,轻水反应堆成为“弃子”也在情理之中。

这位朝核问题专家指出,早在几年前,朝鲜政府就已对轻水反应堆的完工不抱太大希望,之所以坚持这个要求是为了增加谈判砝码。目前美国和朝鲜保持着外交渠道的接触,通过谈判而不是冲突解决朝核问题是大势所趋,停建轻水反应堆不太可能导致谈判中断。据新华社

上世纪90年代初,朝核问题升级,美国政府认为朝鲜在宁边的核反应堆已经能够生产足够的钚用来制造两至三枚原子弹。克林顿政府感到事态严重,要求朝鲜立刻放弃核武计划,甚至发出战争威胁,朝核危机一触即发。

美国前总统卡特前往平壤斡旋,美国和朝鲜于1994年在日内瓦签署了朝核问题框架协议。朝鲜承诺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督下冻结其核设施的建设和运转,并最终拆除可疑核设施。美国则同意在大约10年时间里帮助朝鲜建造两座1000兆瓦轻水反应堆,并在轻水反应堆建成前和其他国家一起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重油,解决其电力短缺问题。

2002年,朝核危机再度升级。美国指责朝鲜违反框架协议秘密研制核武器,停止向朝鲜提供重油,朝鲜半岛能源开发组织也在2003年12月宣布暂停建造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的轻水反应堆。朝鲜随后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拒绝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并且重新启动了相关的核设施。据新华社

韩国农民在国会附近地点举行了集会以表达他们对这一法案的愤怒,这些农民称他们的生计受到了威胁。警方还封锁了通向首都首尔的高速公路以阻止其它农民前往首都举行示威活动。一名韩国农民在首尔南部的昌原举行的集会活动中自焚,目前还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何。韩国农民还在集会示威活动中焚烧了大米。

就这一法案的投票在过去的一年曾多次被推迟,韩国农民曾举行过多次激烈的抗议活动以要求达成一项能够更好保护国内大米市场的新贸易协议。按照韩国去年与美国、中国、泰国和其它六个大米生产国达成的协议,韩国同意在2014年之前逐步扩大大米进口量,将进口大米的限额由年度消费量的4%提高到8%。这项由世贸组织主持通过的协议允许韩国政府有十年的大米市场保护期,但这项协议仍遭到农民们的反对,已有两名农民在本月的抗议活动中自杀。

韩国外交通商部长官潘基文本周称:“如果韩国不能通过它向国际社会所承诺的大米协议,那么它的地位、形象和信誉将遭到损害。”(固山)

据美联社报道,示威人士在农场外扎起了6个帐篷,然后钻进睡袋或盖着毛毯睡觉。大约4小时以后,当地警方以非法侵入禁地为由将他们逮捕。

埃尔斯伯格是前国防部官员,在越战期间公开了7000页国防部绝密文件,迫使美国政府结束越战。他说,此次估计是他自从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第70次因参加示威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安·赖特女士,她曾经是美国驻蒙古大使馆的高级外交官,2003年因反对伊拉克战争而辞职。

“反战母亲”希恩由于当时她得前往加利福尼亚州处理一些家庭私事而没有在场,但她的同胞姐妹迪迪·米勒参加了示威。米勒在被捕前说:“我们对于能来这里感到骄傲。”希恩计划于本周晚些时候参加示威。

“反战母亲”希恩的儿子2004年在伊拉克阵亡。2005年8月,她在距农场4公里的浅沟中扎下帐篷连续示威26天,要求面见布什,并要求美国立即从伊拉克撤军。但她的要求被拒绝。大约1个月后,当地通过法令禁止在路边扎营和停车。本周早些时候,3名示威人士发起诉讼,要求取消这两条禁令。(王建芬)

中新网11月24日电据香港大公报报道,二十三日,俄罗斯国家杜马全体会议正式审议了一项由统一俄罗斯党、俄罗斯共产党、自由民主党、祖国党团联盟联合提交的法律草案,即关于对非政府、非商业性社会组织强化国家注册程序的法案。此间分析人士称,俄罗斯这一新法律的形成,恰恰是对乌克兰和格鲁吉亚颜色革命所作出的及时回应。

报道称,二十二日是乌克兰发生所谓的橙色革命一周年纪念日;二十三日,是格鲁吉亚发生玫瑰革命革命两周年纪念日。在这两场所谓的颜色革命酝酿、组织和实施过程中,固然有各个国家内在、深刻的政治、经济、社会诱因,但是来自外国的资金支持、非政府组织以及由他们资助的青年激进组织,也都发挥了极为活跃的、不可或缺的作用。而俄罗斯选择在此时出台上述法律草案,绝对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对客观形势做出的正确反应。

据有关部门统计,目前在俄罗斯境内共计有四十多万个各类非政府、非营利性社会组织在从事各种活动,其中有许多是国外资助的各类基金会,形形色色非政府组织的分支机构,以及外国人在俄罗斯注册的社会团体。用法律的形式对其进行约束,是俄罗斯今年以来最为重要的一项任务。

据俄罗斯媒体透露,新法律内容包括了对非政府、非商业性社会组织进行国家注册和撤销注册的程序,对所有非政府组织必须纳入国家登记的制度,国家有关机构有权对非政府、非商业性组织的活动和财务进行随机审查;一旦发现有违法行为,立即将其注销;上述组织一旦从事与注册章程不相符合的活动,立即取缔。

对俄罗斯立法机构在颜色革命的大背景之下就非政府、非商业性社会团体制定的新法律草案内容,俄罗斯和国外的一些非政府组织负责人发出一片又一片批评声。有的机构甚至表示,他们准备向乌克兰转移了。

火箭像一支烂股,在全线飘红的大潮中逆行下跌,跌啊跌,终于跌无可跌,一头栽到西部最底层。这下踏实了,第15名火箭至少不会跌到第16名。

火箭挂上了“ST”,ST就是股市的“特别对待”,现在全体中国球迷对火箭特别对待,要求范甘迪下课;休斯敦那边,球迷也对火箭特别对待,有人公开叫嚣“换走姚明”。但奇怪的是,没有人让道森下课,也没有人让亚历山大下课。

从上赛季西部第五,到现在的第15名,火箭遭遇跌停板的原因有三:麦迪的小腰,严酷的赛程,让人失望的斯威夫特和安德森。除了赛程,其他两个方面全都与总经理道森有关,而道森看着老板亚历山大的眼色、拿着老板亚历山大的支票,这一切与范甘迪无关。

在赛季开始前,对火箭的一派热望中,我曾说过:其实火箭队最薄弱的环节,并不是大前锋这个位置,而是麦格雷迪的腰,因为他的腰曾在魔术队受过严重的伤病。正因为其他位置的不确定,麦格雷迪才尤为重要,这更增加了他腰肌的压力,因为他必须比别人做更多的事。道森当初用弗朗西斯换来麦迪,在技术操作上极为成功,也给范甘迪留下更多的战术设计空间。然而,麦格雷迪好比微软推出的一款功能齐全、设计先进、使用方便的豪华版软件,样样都好,就是留了一个BUG,可爱的小木马随时会偷偷从后门溜进来,这个BUG就是麦迪脆弱的腰。

假设麦迪的腰百分百健康,火箭现在也不会特别顺利,因为斯威夫特与安德森并不如道森事先想像的那样物超所值。在我们季前的展望中,已经警告过不要对斯威夫特和安德森抱太高期望。火箭期望斯威夫特每场得10分,抢8个篮板,我在文章中预计他每场13分和6个篮板,但他现在每场只有8.6分和3.8个篮板;火箭期望安德森每场15分和5次助攻,我预计他每场11分和3次助攻,现在只有9.8分和2.2次助攻。斯威夫特向范甘迪保证,他决不会像前五年那样浑浑噩噩,但他现在并不如前五年(最高11.8分和6.3个篮板);安德森也向范甘迪保证说,他什么级别的冠军都有了,只差一个NBA总冠军,所以会“绝对无私”。现在,这些保证随着火箭“跌停”,谁都不愿再提。现在道森明白了,当初斯威夫特和安德森“五折销售”,火箭并没有占到便宜。亚历山大不想花钱付“奢侈税”,道森就用买一篮子鸡蛋的钱从超市买来了两篮子鸡蛋,五折促销,结果一打开,一半是臭鸡蛋。

所以,在火箭队“跌停”的时候只喊范甘迪下课,是不公平的。尽管上赛季我就认为范甘迪不灵,当时遭到不少球迷起哄,但在眼下最困难的时候,我反而要为范甘迪说几句话:他不是多么优秀的教练,但他决不是草包,在现有的人员条件下,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休斯敦不是财大气粗的大市场,道森拥有的也不是湖人和尼克斯,他不会像洛杉矶和纽约那样,每年花1000万美金养着杰克逊和拉里·布朗。

在火箭“跌停”的时候,马上叫嚣“换走姚明”也是不明智的。休斯敦这个地方,并没有多少真正的篮球迷,他们不会像芝加哥那样,哪怕乔丹退了,公牛衰了,还场场爆满看公牛队比赛,你输几场球,看台上就开始稀稀拉拉,看了让人寒心。休斯敦BBS上一句话,之所以引起中国一亿球迷大讨论,不过是击中了他们的心理要害:明明他是最好的,为什么没有了麦迪,他就像一台内存严重不足的电脑?可是尽管放心,火箭队不会换姚明,没有哪个老板或总经理在几个月前刚刚花7500万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几个月后就全盘推翻。姚明的问题由他自己负责,火箭队其他的问题由道森负责。我曾力主姚明去湖人,现在既然决心留下,就踏实呆着,让该负责的人负责。

道森要负多少责任,现在还不知道,但火箭目前的“跌停”,肯定会有一点说法,要不然火箭的球市会烂掉。去年火箭开季再差也有6胜11负,前年开季9胜4负,姚明第一年第一个月9个客场,仍然9胜6负。开季差,前半程差,后半程爆发迎头赶上,这样的队不是没有:上赛季掘金最差17胜25负,但后半季打出8连胜、6连胜和10连胜;勇士队上赛季开局比现在的火箭还差,最后19场15胜4负。但掘金换了教练,勇士换来了巴朗·戴维斯。火箭的后半季赛程很舒服,可是不知道从现在往后一个半月怎么过,火箭队的信心能不能撑到黑暗隧道的尽头。

股票“跌停”,还隐藏着机会,股票挂上ST,就大事不妙。再耐心等等,看火箭会出什么大事。

为《篮球先锋报》独家网络合作伙伴,该报提供所有内容,其他网站和平面媒体不得转载、复制或以其他方式变相传播,违者负法律责任

据德国《图片报》17日报道,新近于英国出版的克格勃档案证明,希特勒是被其仆从击毙的。党卫军上校海因茨·林格是希特勒的传令官,据说他在希特勒藏身的地下掩体内将其击毙。迄今确凿的说法是,希特勒是自杀身亡的。

1945年4月30日15点15分,希特勒向林格和最后的追随者诀别,与埃娃·布劳恩走回办公室。“您知道该做什么”是希特勒对林格说的最后一句话。10分钟后,林格走进办公室。据档案记载,希特勒的卫士汉斯·拉滕胡贝尔供认,林格出来时手里拿着希特勒的配枪,7.56毫米口径的沃尔特手枪。“他把枪放到我面前的桌子上。我当时明白希特勒下了什么命令。显然,长期接受药物注射的希特勒怀疑毒药的效果。他命令林格向他开枪。”林格最后说的话是:“我发现希特勒死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