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攻击中国军费不透明 意在掩盖其扩军真相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12:20:37

10月17日,记者在衡阳东方女子医院见到了曾被侮辱的小倩,看到她一副幼稚的脸上显满了伤痛和无奈。在泪水中,她讲述了事实的真相。

4月20日,小倩来到了东莞市大朗镇。刘强安排小倩住在一栋居民楼4楼的房屋内,小倩并没有看到他们所谓的南杂店之类的东西,也不需要带小孩。刚开始,刘只是要她做扫地、洗衣及煮饭等家务。过了好几天,刘强原形毕露竟向年幼无知的小倩索要伙食费、住宿费以及车费共计600元。当时,本来在外就孤单的小倩一下子被突然其来的“讨债”吓哭了,说要其父亲送钱过来。刘说现在就要钱,并威胁小倩,要么就帮我做事,如果不去做事就要将她打死。小倩问是做什么事,对方回答的“接客”。小倩死活也不同意,向刘多次哀求说回家一定还他的钱,而这个时候,站在一边的老乡唐春香却又开始好言相劝。说现在处女不处女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现在重要的是有钱,有钱是第一位。

5月2日晚上,刘强安排另一人将小倩带到泰悦大酒店进行了第一次卖淫。就在嫖客与小倩发生性行为的同时,刘强与自己的“马仔”唐春香一直在外面守侯,以防小倩外逃。在5月2日至20日刘强先后强迫小倩买淫50多次,共得黑钱13600元。后来刘强看到小倩比较“听话”,以为她习惯了这种生活,慢慢地对她放松了警惕。

在5月20日的晚上12点,小倩在卖淫出来后乘唐春香方便之机逃出了魔掌。逃出后的小倩一口气跑了4公里,来到了大朗广场,在一个公用电话亭里,小倩向衡阳叔叔家拨了电话,当时并没有说自己所发生的一切,只是问在花都打工的堂哥刘新的电话号码。后来她告诉堂哥说自己出事了,要其赶快来将自己接过去。由于路途遥远刘新一下子赶不过来,打完电话后,小倩就坐在广场的草地上哭了起来。

已经是天亮了,身无分文的她还在那里痛哭。这时一个路过的女子问其情况,小倩不敢说出真情,只是说自己被抢了。看到她可怜的份上那女子将小倩介绍到一毛线厂做事。

就在采访完毕时,小倩告诉记者,“恢复健康后要重新返回课堂,我很想读书。”

5月23日,在花都打工的刘新来到了大朗镇找到刘强,刘称不知道小倩去哪了,还谎言道她那晚跟一个大老板出去吃夜宵就没有看到回来了,自己也在找小倩。在找不到小倩的情况下,刘新一个电话话拨到了家里。

次日上午,刘良彪拄着双拐棍与自己的外甥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在到达大朗镇后,多次拨了刘强的电话,刘不是关机就说在外面,总之不跟他俩见面。他们看到的茫茫人海跟本不知道小倩在什么地方,也不敢随便问人,3天后他们返回了湖南,向石市派出所报了案。

后来,石市乡派出所将刘运秀找了过来,问其儿子在广东的情况,当时刘也承认自己儿子在广东是做“拉皮条”,但不知道是强迫人家的。当天,刘运秀给了派出所5000元钱,作为派出所南下广东找小倩的费用。7天后,派出所几个人空手而归,没有找到失踪的小倩。

6月12日,刘良彪在家接到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小倩一人在家毛线厂打工,现在已经去了她堂哥那里,只是希望家里去接她。次日刘与另外两个亲戚将小倩从广东接了回来。

在回家的路上,小倩告诉父亲自己的遭遇,并羞涩地说自己下身经常疼痛还起了好多泡泡。后经医生检查,小倩已经患上了尖锐湿疣、非淋菌性宫颈炎两种性病,且都非常严重。

得知女儿染了性病后,刘良彪一气只下找到了刘运秀要求其赔偿适当的金额来治疗小倩的性病,但遭到对方的拒绝。“她还杨言,宁愿把钱给派出所,也不陪钱给你家。”刘良彪告诉记者,刘运秀还说是小倩自己在外面沾花若草染上了性病,不能够怪她的儿子,如果我家再去报案就将我全家弄掉。

看到对方没有诚意赔偿的情况下,刘良彪又拄着双拐棍来到衡阳县公安局向治安大队报了案。

治安大队立案后,立即南下广东与东莞警方联合展开了抓捕行动。涉嫌组织卖淫的犯罪嫌疑人刘强、朱正初夫妇、唐春香已全部被衡阳警方逮捕并押回湖南,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看到刘强等人被捕后,刘运秀找到刘良彪要求其到派出所来说情放人,并答应事情办好后给刘20000元,”衡阳县石市乡派出所罗所长说,后来刘良彪多次来找派出所说好话,要求网开一面放出刘强等人算了,我们是依法办事,决不会因个人的利益而放弃法律的尊严。

9月16日,刘运秀因涉嫌介绍他人卖淫已被有关部门决定劳动教养一年,其余同案人员被衡阳县公安局移送到检察机关。

根据《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之规定:组织他人卖淫或者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组织他人卖淫,情节严重的;强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的;强迫多人卖淫或者多次强迫他人卖淫的;强奸后迫使卖淫的;造成被强迫卖淫的人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

财经近日了解到,为更好地符合直销条例的规定,并为申请直销牌照做准备,安利拟于近期对业务政策做出重大调整。据该公司近日发出的内部业务指导刊物《业务信息速递》显示,安利产品标价和营销人员奖金制度都将进行相应调整。核心内容可概括为产品标价下调20%,销售奖金全面实行单层次计酬。

财经今日致电安利公司全国对外事务部进行了解,安利第一时间发来表态。九月初,直销业相关条例公布后,安利公司当即做出“欢迎、支持、配合”的表态。此后,安利根据条例的相关规定对现有营运状况进行了全方位检视,并遵照即将施行的行业法规,论证研制了一套调整方案,同时与政府及各方保持密切沟通,以促使公司业务在符合法规要求的前提下保持持续发展、营销人员能够在新的政策法规环境下实现平稳过渡。

一、在产品定价方面,将产品直接以现价的八折标价,统一面对营销人员和普通顾客。目前,安利产品的优惠顾客和销售人员都以八折价格购货,而销售人员通常也会以八折价格将产品出售给广大消费者。产品价格下调20%,将与销售代表价并轨,意味着公司取消了原来销售代表理论上的20%顾客销售报酬。此举不仅使普通消费者得到实惠,也符合市场的实际情况。

二、在营销人员报酬方面,所有现有安利销售代表和经销商均以个人销售给最终消费者的销售额取得公司的销售佣金。在原有基础上适当提高销售佣金比例,佣金提成比例为产品净销售额的9%-30%,鼓励多劳多得。公司佣金结构的设计更会向基层销售工作倾斜,适当降低晋级达标的难度,使事业机会具有足够吸引力。

当地时间10月23日,一群穿着性感比基尼的年轻女孩在新加坡街头洗车。一个月后,这个给人感觉稍显呆板的国家将破天荒举办首届“性博览会”。有关官员称,他们正放松限制,迎合受海外思想文化影响的年轻一代的口味。

本报讯(东亚记者姜斌)对于麻将,人们并不陌生,但用黄金做成的麻将还比较罕见。长春市目前就出现了“黄金麻将”。这套价值2.58万元的“黄金麻将”正悄悄地限量销售,买主大都是政府官员和大款。

9月25日,某信息港网站上有一则帖子称有“黄金麻将”出售。这套麻将以24k黄金为原料,每枚0.88克,整套麻将148枚含黄金130克。每盒麻将配备有收藏书、公证书和金质骰子。全国限量发行3000套,吉林仅发行50套。

10月23日上午,记者拨通网站上留下的联系电话,接听电话的女士自称刘姓,她的一位亲属是“黄金麻将”在吉林省总代理。因为价值不菲,想买必须先付定金1万元。他们会到北京给买主去取麻将,现在只有收藏书。

9时30分,记者看到这本非常精美的《黄金麻将收藏书》。这本收藏书号称黄金麻将是“中华第一雀牌”。刘女士爱人刘先生介绍,这套“黄金麻将”和麻将盒以及其他证书等总重量达到15公斤以上。这套麻将是由北京某珠宝有限公司制作,还是并申请了专利产品号。每套麻将配备收藏书、公证书和金质骰子。卖得很好,有一次,他的亲属从北京拿回来4套,马上就被人买走了。刘先生称,经过他手已经卖出去一套“黄金麻将”,但直接在那位亲属处购买的多。

刘女士说,这套麻将在吉林省总共发行50套,现在已经卖出去一半多了。每套麻将25800元,不讲价。购买麻将的人大都是用来送礼。买黄金麻将的人主要是三种人,一种是政府官员,一种是个体老板或民营企业家,也就是些大款,第三种人就是一些人为了疏通关系,购买黄金麻将来送礼。

近日,记者走进了神舟六号飞行梯队组费俊龙、聂海胜、刘伯明、翟志刚等航天员的母校空军航空大学飞行基础训练基地,了解了有望踏上“飞天”之路的女飞行学员们的生活。

据了解,第八批女飞行学员将在空军航空大学接受两年半的军、政、文、体、心品(心理品质)五大课系近百门必修和选修课程的培训,通过跳伞救生、野外生存、心战对抗等检验后,再进行一年半的初教机飞行筛选和高教机飞行训练。

据介绍,从20余万名应届高中毕业生中选拔出来的这35名女飞行学员,分别来自辽宁、河北、山西、山东、河南、江苏、浙江、湖南、湖北、甘肃、陕西和四川12个省,属于汉、回和锡伯三个民族,年龄最大的不到20岁,最小的只有17岁。

据悉,自1951年以来,我国共招收过七批共计400余名女飞行学员,实际毕业300余名,这些女飞行员曾经参加朝鲜战争、两弹试验、国庆阅兵、抢险救灾、支援国家经济建设等活动。但是,由于她们中并没有战斗机飞行员,而航天员基本是从有战斗机驾驶经验的飞行员中挑选出来的,所以中国一直没有女航天员。

据介绍,因为加入了航天员的培养目标,这批女飞行员更注重心理品质的检测。35人心品成绩总评全部达到了良好以上,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得到了10分和15分。

这35名女飞行学员全部是党团员,其中三分之二在高中时担任学生干部,90%以上拥有两门以上文体特长。值得一提的是,她们入校高考平均分数超过男学员25分。

来自陕西咸阳中学的贠璐,从六岁开始就在妈妈的影响下,开始接受正规、专业的舞蹈训练。八岁时,进入了咸阳市小天鹅舞蹈艺术团。

咸阳中学是空军飞行学员早期的培训基地之一。进入这所中学后,贠璐每每被飞行学员苗子在训练场上穿梭、忙碌的身影所吸引,常常情不自禁地跟着踢腿、压腿、打地转、折返跑,这只在舞台上飞旋的“小天鹅”,已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天空。

2005年初,国家即将招收第八批女飞行员、中国首位女航天员很可能从这批女飞行员中选拔的消息,在咸阳中学一传开,贠璐立即报了名。体检、高考、复检……为了成为这35人中的一员,贠璐经过了116个大项、上千个小项的航空医学健康鉴定、航空飞行心理素质检测,以及政治审查和高考的筛选。结果,她如愿以偿。

王璐从3岁起就开始学跳舞,最珍惜的就是头上留了多年的飘逸长发,特爱辫子一甩那种感觉。走进军校第一天,当理发师将她的长发捏在手里时,王璐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军校的第一次晨练也让王璐记忆深刻。王璐说,那天,当区队长刚下达完“围着体育馆跑八圈,最后10名加两圈”的命令,她就“吓坏了”。八圈,足足有3公里,“我能跑3圈都是奇迹了!可是没办法呀,为了能当女飞行员、为了能当女航天员,我只能硬着头皮跟着跑了。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下来的,跑完第10圈,我就瘫倒在了地上了。”

35名女飞行学员中,来自四川成都的陶佳莉大概算得上“飞天”愿望最强烈的一个。

这位在初中、高中都享受到特长生待遇的蓝球二级运动员,文化成绩门门拔尖,身体素质项项优秀,不少重点大学都热情地向她招手。但在填报高考志愿时,陶佳莉只选择了空军。她没有在第二志愿、第三志愿上为自己留后路。

招飞选拔中一路过关斩将的陶佳莉,在7月28日,代表中国第八批女飞行学员,与世界上第一位遨游太空的黑人女航天员——美国的梅·杰米森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

这位女飞行员,在美国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后的第一时间,毅然向美国宇航局递交了参加航天员培训的申请。陶佳莉告诉记者,她当时心想:“外国女性能做到的,我们也一定能做到。我只想做第一,只想做中国第一个女战斗机飞行员、做中国第一位遨游太空的女航天员。”

在国际上,前苏联和美国都是在将男性送入太空后立即启动女航天员选拔和培养的。截至目前,世界上已有约40位女性飞入茫茫太空,她们大多载誉而归,但也有四位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由于对航天员有相当高的飞行经验要求,所以一般认为中国首批女航天员基本上将从这35名女学员中产生。从世界各国的情况来看,航天员也基本上来自空军中年轻、优秀的飞行员。有关官员曾透露说,中国女航天员将在2010年前后正式飞天,而这也正是这35名女学员学成之时。

但是女飞行员之外的中国女性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成为首批女航天员之一。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总经理张庆伟说,随着载人航天事业的发展,中国航天工程将会进行大量的科学研究,需要各种各样的人,从事医学、新材料、生物等等学科研究的女性,都有机会成为航天员。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胡世祥也表示,中国女航天员的挑选工作将不仅局限于女飞行员,而是面对整个妇女界。胡世祥说:“我们选拔培养女航天员,不是什么象征性工程,中国的女航天员,不一定要求专门操纵飞船,她们可以作为乘员在太空中从事科学实验。”

据了解,中国妇联是最早提出女航天员培养计划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顾秀莲在杨利伟飞天归来后的第一个三八妇女节宣布,她向中央提交的今后也要着力培养女性航天员的建议得到了积极回应,使女航天员这一话题进入大众视野。

包括杨利伟在内的14名中国航天员,目前还是男性一统天下。他们都是从空军战斗机驾驶员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对此,顾秀莲曾风趣地引用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上世纪50年代,中国政府曾隆重推出了第一位女拖拉机手、第一位女火车司机、第一位女飞行员等。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女飞行员最多的国家之一。

有关专家指出,女性在航天领域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从生理构造、心理素质来讲,女性耐久力比男性强,心理素质稳定性高于男性,耐寂寞能力也高于男性。其次,在空间站,男女搭配工作可提高工作效率,减少错误率。此外,如果要探索男女在人造密闭空间中的差异以及为人类向外星球迁移、生存作基础性探索,女性的参与更是必不可少。(赖皇城李国立石淑华东亚记者宋磊)

因该案实行不公开审理,记者从其他渠道获知,在昨日的庭审中,五名疑犯态度不一:第一被告人宋光绪认罪并进行忏悔,其他被告或认罪但百般推卸责任,或拒不认罪。

被列为第一被告人的宋光绪对检方的指控表示认罪,而且没有对检方指控的事实提出新的意见,他在接受公诉人讯问中称,今年8月上旬,他与柏智林一起吸毒时,因为都没有钱,便商议绑架发廊女。

第一个受害女子是芳芳,由柏智林随机到发廊中找来。宋光绪称,他留在房间里等,在两人发生性关系后,他从房间里出来将该女子绑住,并让她打电话告诉亲属自己被绑架,汇1.2万元到指定的账户。虽然宋光绪与柏智林在电话中威胁芳芳家属,但没有勒索成功。

宋光绪说,相隔两三天之后,柏智林又到另一家发廊里带回了甜甜。甜甜被带回宋柏二人所租的房间后,发现情况有异,提出上厕所,宋光绪见状冲出将其绑住,并逼甜甜打电话让她男友汇3万元到指定账号,后甜甜的男友分两次汇入两人账户1800元。

对两女实施的伤害,宋光绪开始称自己只对甜甜进行殴打和刺字,而对芳芳所实施的伤害是柏智林所为,情节均如检方所指控。后在讯问中,宋光绪又称自己也对芳芳实施了伤害,并对其辩护律师的提问称,自己为此感到内疚。

柏智林被检方指控与宋光绪一起实施刺字等伤害,他虽然表示认罪,但将责任全部推到宋光绪身上,并坚称自己未与宋光绪合谋,而是宋光绪利用白粉对自己进行控制,自己所为是受到宋光绪指使实施的。

柏智林否认自己对两女实施强奸,称自己连续吸毒,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状态,无力实施强奸行为。对于刺字等伤害行为,柏智林予以承认,但百般辩解。

而其他两名疑犯李启乾、李翠山的认罪态度也如柏智林,虽然认罪但对检方的指控寻找诸多理由进行辩解。

与前4名疑犯截然不同,疑犯蒋仕春表示不认罪。蒋仕春说,自己被叫到房间后,确实与甜甜发生了性关系,但其行为是嫖宿而非强奸。蒋仕春辩称,自己向宋光绪支付了嫖资65元。就支付嫖资一说,审判法官当庭询问宋光绪,宋予以否认。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