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缝八针盼火箭脱胎换骨 范帅要可乐不要科比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4 22:29:20

起因:生产受阻,12.8万元雇来64人殴打村民结果:村民受伤,长白公路被封堵11小时

2005年,犯罪嫌疑人张某的父亲在长岭县太平川镇开办了一家糠醛厂,不久,村民就对糠醛厂带来的污染有所“领教”,村里的水变得又涩又苦。村民一起商量后,决定和张某的父亲商谈让其把厂子搬出去。张某的父亲数次与村民协商后,村民根本不同意。于是张某想到了另一种方法——找人“打”服村民。

2005年9月4日,张某找到社会闲散人员王法、顾某、白某、谢某,让他们带人赶到太平川镇参加父亲工厂的开业庆典。当天,谢某等一行64人乘近20辆出租车赶到太平川镇。之后,张某将此行真正目的及每人2000元的费用告诉了谢某等人,谈话间村民又聚集到厂门前欲阻止生产。张某拿出准备好的镐把、扎枪等发给众人。谢某等人拿着凶器冲出大门,对村民乱打,结果有两名村民被打成重伤,数人受轻伤。事发后,太平川镇领导及当地民警和武警官兵马上赶到现场,这伙人竟嚣张地要村民给他们赔礼道歉,堵塞长白公路近11小时后才分散逃走。

案发后,长岭县公安局立即将情况上报。同年9月,张某和犯罪嫌疑人白某落网,10月,王法和顾某落网,而另一主犯谢某一直在逃。

2月9日中午,长春市公安局绿园公安分局西安广场派出所得知犯罪嫌疑人谢某在某舞厅出现,民警马上赶到舞厅,发现谢某和另外4人正在聊天,当谢某起身走进厕所时,民警冲进厕所将其抓获。当天下午,又在铁北一家烧烤店内将另外两名参与者抓获,三人对参与“摆事”事实供认不讳。

面对记者的镜头,谢某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说:“我一个残疾人,没有正式工作,平时帮朋友办点事也不算个啥啊!这事还得上报纸?行,你们尽管问吧,我肯定配合你们。其实我们就是正当防卫,这事到谁头上都得像我们这样。”

本报永州讯事前踩点,目标紧盯小超市和副食店,永州一犯罪团伙近期疯狂抢劫当地超市和副食店。昨日,永州市公安局对外宣布,包括李公平、王球等10名犯罪嫌疑人在内的犯罪团伙持枪入室盗窃、抢劫系列案正式破获。

1月24日凌晨,数名男子持短枪进入冷水滩区黄阳司镇某副食店,抢走现金1.5万余元,手机一台和各种香烟近80条。1月29日,数名男子又撬门进入冷水滩区桥头市场某超市抢走现金、金器、香烟等总价值6万余元。案发后,永州当地公安部门成立专案组周密布控,全力侦查,并于2月5日晚,一举将聚集在某宾馆内,策划再次实施抢劫的李公平、王球、郑有成等在内的10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缴获面的及撬棍、砍刀、手电筒等作案工具一批。经审讯,该团伙自1月24日以来,先后在永州市冷水滩城区、祁阳县等地持枪入室抢劫15起,涉案财物价值近30万元。而该团伙成员相对固定,均系祁阳县白水镇人。

中新社南宁二月十一日电(记者蒋雪林杨强)中共广西区委一月底二月初连续对桂林等六个地级市党政一把手进行调整。其中包括免去张秀隆崇左市市长职务,任命张秀隆为桂林市代市长。

二月六日,崇左市人大常委会决定任命中共崇左市委副书记肖化为崇左市副市长、代理市长;广西此次对工业重镇柳州也进行了人事调整,原广西农垦局局长蒋济雄调任中共柳州市委书记,原柳州市委书记吴集成调任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

长期从事农业工作的蒋济雄,此次主政工业重镇柳州令外界高度关注。二000年四月蒋济雄入主广西农垦局后,二00二年广西农垦开始步入良性发展期,一举扭转了自一九九五年以来长期亏损的局面,当年实现利润五百万元人民币。蒋济雄履任新职后,原百色市长刘志勇入主广西农垦局。

一月下旬,中共百色市副书记刘正东当选百色市长;原广西团委书记余远辉一月二十四日当选梧州市长,原梧州市长钟想廷调任广西审计厅党组书记。

广西沿海的防城港市长也作出调整,防城港市长范晓莉调任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广西分会会长,原广西自治区审计厅厅长陈秋华调任中共防城港市委副书记,预计将在今年防城港市人代会之后取代范晓莉出任防城港市长。

昨天上午,记者在325国道采访时发现,打工仔驾驶着一辆辆摩托车成群结队,千里迢迢从广西来广东打工。

昨天上午11时多,记者在外采访乘车途经325国道湛江段时,一路上发现多批长长的摩托车队,仔细观察之下,这些摩托车都是广西车牌,而且摩托车的驾驶员和乘车人员全副武装,身穿厚厚的冬衣,车尾架上搭载着大包的行李,引起沿途群众的关注。为了弄清他们的去向,记者想办法与他们接触。原来,这个摩托车队一群来自广西崇左地区,他们从前天出发,目的是到阳江打工,路程大约500多公里,已在路上行驶了一天多,中途住了一晚。当记者问他们为何不乘坐班车时,其中一名打工仔说:“坐班车太难了,又很麻烦,所以还不如自己开摩托。”

据了解,一些广西打工仔从去年起就成群结队驾驶摩托车来广东打工,这样不但方便,而且也比较合算,到今年,他们自发组成的摩托车队越来越多。他们一般行驶一两个小时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再加上现在几乎大家都有手机,通信联络很方便,沿途都能互相照应。

近日,曾贴有“最富争议”标签的江苏省宿迁市市委书记仇和顺利当选江苏省副省长。该事件自然激起了一波波的舆论涟漪,许多人认为这简直是一起“意外事件”,如2月2日《瞭望东方周刊》相关报道的标题便是《仇和“例外”擢升》。仇到底是因为什么得到了擢升机会?仇和的“铁腕”治理是否合法?乃至,官员的“个性”是否应该被褒扬?……论者见仁见智,远远超越了就事论事的是非对错,“仇和,成了一个符号,一个人们用以探讨民主和效率,强权和公正之矛盾关系的隐喻”。

该事件的确让一些人们陷于判断的迷惘之中。仇和能够顺利当选或许足以说明,宿迁的发展、仇和主持的宿迁改革探索等已经被认可,在这同时,他所主张的“压缩饼干式”超常规发展模式,当然也顺理成章地获得了认可或部分认可。然而,如果过于承认仇和的“个性”、勇气或铁腕在宿迁发展中的巨大促进作用,则无疑已经游离在“人治”的边缘,用现代政治文明的习惯性概念判断,这当然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当前,一提到“治理”,人们就泛泛地强调“法治”,而将“人治”视作了洪水猛兽。这或许不是科学的态度,因为“徒法不足以自行”,任何法律制度都需要有人去推行去贯彻,在一些基础差、积弊较多的地方,更需要有真正的智者去创新和完善制度。在这方面,或许仇和的理解是对的,他认为从“人治”到“法治”有着这样一个逻辑链条:人治-人制-法制-法治。人治的经验要上升为制度,这种制度通过法定程序固定下来就能达到法治。的确,大量不可知、不确定或不可控的因素必然存在,使无论有怎样完善的法律,治理过程中真正起决定作用的仍然是人。

笔者认为,如仇和所言的从“人治”到“法治”这一演变过程,只要不被歪曲或扭曲,的确要算是一种高明的理解和高效的模式。恰如宿迁市委副秘书长刘斌的理解,一些改革本身就是破除不规范的东西,“在制度无法推动制度建设的情况下,大约也只能用人治的方式最终推动制度的建设、健全。”

当然,如果一味的“人治”下去,陷于“人治”的泥潭不能自拔,则无论取得了怎样的治理效果也只能视作退步,所以所谓“人治”只能是投向沉闷水面的一颗石头,只能是一种开始,根本目的在于用“人治”者的个人魅力推动制度建设,用“人治”启动“法治”,促进“法治”完善,因为法治本身也有一个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不完善到逐步完善的过程。而且,即便是一开始时的“人治”,也必须是在“法治”的框架内。

说到仇和,绕不开的参照者是湖南省嘉禾县委一班人:同样曾经用铁腕推进拆迁,为什么仇和不仅安然无恙,还获得擢升风光无限,而嘉禾县委一班人却遭撤职遭批评,因之断送政治前程?其高下之处,就在于嘉禾一班人所“创新”的“四包两停”等办法,从根本上违背了法律,而仇和没有;仇和对当地经济发展有一整套成熟的思路,而嘉禾县委一班人于此却较逊。这说明,人治经常是法治的敌人,但的确又不是在任何时候都势同水火。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现在看来,博览群书、仅《经济学》就看了7个版本、《世界通史》看了3个版本的仇和,治理手段看起来是“个性”是“铁腕”,然而其实并无丝毫莽撞。

说到此,对所谓的官员“个性”利弊也便可以有个基本的判断:官员的“个性”本无关擢升与否,大到治国,小到治市县,“个性”甚至也无所谓好与坏,道家尚无为,儒家倡仁义,法家崇峻法,这些都可谓“个性”,彼此之间却有手段的合法与非法、效率的高与低、魅力的大与小之分。将对官员的关注焦点投注到所谓“个性”上,不仅偏颇,亦称糊涂。郭之纯

新华网昆明2月12日电(记者李倩)11日晚,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河口县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初步认定,造成19人死亡、11人受伤,目前事故正在调查和处理中。

据河口县委对外宣传处主任唐万蓉介绍,11日晚20时40分左右,红河州屏边县新现乡底咪村委会三社的吴正红驾驶一辆蓝箭130低速载货汽车,违章载客29人,沿326国道开往河口县新街(地名)方向。

距离新街约7公里处,因公路弯道多而急,汽车驶出了弯道路面,掉入约55米深的山沟,当场造成17人死亡(包括驾驶员在内),11人受伤,另有2人在送往医院途中不幸去世。

事故发生后,云南省、红河州及河口县、屏边县有关领导和相关部门立刻赶往现场,及时启动《公路交通突发公共事件应急预案》,组成抢救、善后、调查、接待等五个事故处理小组,组织了4辆救护车和100多名武警官兵马上投入到对伤员的抢救中。

(杨兴根记者钟文)时速高达500公里、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记者昨日从一航成飞公司获悉,被业内人士称之为“零高度飞行器”、由该公司研制的中国第一辆高速磁浮列车,预计将于今年7月左右在上海试验线上进行首次试运行!

从一个村民纷纷逃往邻岸香港的穷村,到一个上世纪80年代后几乎与大邱庄齐名的“南国第一村”,再到几近衰落的现状,深圳万丰村在改革和实践中已经走过了17年。

在行政村的基础上建立股份公司,村民变股民,17年来,万丰村的实践深深影响了深圳乃至全国的农村。深圳万丰村创造的“万丰神话”为什么会在17年后的今天走到窘境?

有专家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能人治理必然要向新的治理形式转换,这种新的治理形式的核心是民主化基础上的法制化。

“我们要求万丰集团向广大投资者公开20年来的财务,弄清楚这些钱去了哪里?”站在位于万丰村的万丰集团公司大楼前,万丰村村民小潘对记者说。

小潘所在的万丰村隶属于深圳市宝安区沙井镇,位于珠江出海口的东北角,广深公路北侧。村子呈南北向,从地图上看,形似一只永不沉没的战舰。万丰村全村总面积3.62平方公里,有5个村民小组,本村人口2000多人。它是个典型的单一姓氏村落,99%以上的居户都姓潘。

1984年,万丰村在全国农村率先推行股份制。成立万丰股份公司,由部分党员带头,每人投资5000元入股,村民效仿,共62户筹集资金25万元,建立起第一个股份企业,开创了农村“按股分配”的先河,引发了农村一次变革。

“万丰模式”即“共产主义股份制”的模式,在上世纪的80年代和90年代,享誉国内外,曾引起学术界、舆论界广泛的关注。万丰村因其突出的成就,被誉为“南国第一村”,与大邱庄齐名。

实际上,在80年代之前,万丰村跟全国其他农村一样是个穷村,村民纷纷逃往邻岸的香港。万丰村后来的迅速发展,跟这个村长期以来的领导人潘强恩密不可分。据媒体的报道,潘强恩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的自我期许是“做中国的欧文”,希望能在万丰村建立一个“乌托邦”(微型的共产主义社会)。在80年代初他担任村支书后,便着手进行改革。

在万丰村的大事记上,以下的记载引起了《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的注意:

1985年,万丰股份公司将辖区两工厂折价600万元(即600万股),面向全村发行内部股票300万股,回笼资金300万元。是年,万丰村向股东第一次分红,利润高达20%,第一次打破了单一的按劳分配的模式,万丰村的经济开始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

1987年,成立万丰全民公司,贷款400万元给没有参股的村民投资入股,使万丰村1800多个村民成为万丰股份公司的股东。这在后来成为潘强恩共有制理论的主要实践依据。

1992年,潘强恩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演讲共有制理论,与会70多位领导和专家学者充分肯定了万丰村股份制的成功经验。是年,村民平均收入8000元,90%家庭拥有楼房,实现了“股份制户户致富,共有制人人当家”的口号。

1995年,潘强恩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是年,万丰村收入突破亿元,村民人均收入19000元。

2000年,万丰股份公司更名为万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集团拥有资产14亿多元,年销售额为3.5亿元,下属十几个分公司。万丰村的声誉达到最鼎盛。此外,万丰在文化建设方面还创下了不少全国第一,如兴办了全国第一个村办博物馆、主办了全国第一家村办刊物《万丰文讯》等。

“万丰村的实践深深影响了深圳乃至全国的农村尤其是‘城中村’。当前中国很多‘城中村’都在行政村的基础上建立股份公司,村民变股民,可以说都是依照‘万丰模式’这个‘模具’建立起来的。直到21世纪初,万丰村都一直被赞誉为‘中国社会主义农村发展的楷模’。”一位长期研究三农问题的专家在接受《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万丰大事记”的最后一个记载是:2001年12月,万丰与江西兴国县签订购买3000亩土地合同。

事实上,2002年是万丰发展的一个转折点。按照惯例,每年年初万丰集团都向股东发放前一个年度的分红,但是2002年元月股东们却惊讶地被告知,万丰集团从此停止分红。他们向万丰集团了解是怎么回事,得到的回答是:分红已经分够了,大家的投资都已经取得了回报,不再分了。沙井蚝业村一陈姓股东告诉记者,他上世纪90年代初投资万丰集团26万元,至2001年停止分红时,12年来总共才分了9万多元,连投资的一半都没拿回来。

2006年1月,在深圳宝安区委宣传部,当记者提起“万丰模式”时,一个王姓科长说:“‘万丰模式’是社会主义的一面旗帜,但最近几年宣传很少了!”他说:“闲谈时听人说万丰村欠银行10个亿!”但对这个数字他马上又纠正说:“这是听说的,具体欠多少我们也不清楚!”

而对于万丰的衰落,王科长则以肯定的口气分析了原因:万丰的问题听说是出在投资失误上,这在整个深圳都有一定普遍性。深圳不像佛山、中山,本地的民营企业很少,基本都是外来企业,万丰村长期以来的发展主要靠出租厂房、宿舍收取租金,收入来源十分单一。外向投资经营经验不足,极容易出现问题。

据万丰集团总裁助理刘云红介绍,万丰近几年对外投资的确比较多。记者发现其投资基本用在购买土地上。刘介绍,万丰主要对外投资有:在海南省以4万元一亩的价格购买了200亩地,作商业开发用;在东莞市公明工业园,购买了100亩土地;在东莞清湖,建了一个工业园,建筑面积5万平方米左右;在惠州市有一块地,面积99亩;在中山市火炬开发区内,有1万平方米工业厂房;在江西兴国县,购买了2000亩土地作农业开发用;在山东聊城市郊,兴建了12000平方米的“万丰购物中心”;在云南省正在兴建“万丰边境贸易基地”。介绍中,刘云红反复强调:“这些土地现在都涨价了,是良性资产。”

但是,正是上述所谓“良性资产”,使万丰的经营举步维艰。在刘云红向记者介绍情况的前一天,在万丰集团还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论。争论的内容是,万丰集团现在十分艰难,必须降低与各投资者协议约定的分成比例,才有可能还清欠投资者的分红并继续维持经营。

万丰的经营究竟有多困难,万丰村民向本报记者提供一系列资料表明,万丰集团目前的欠债累计达十几个亿,万丰居民人均负债55万元。根据这些资料,万丰集团及其子公司、分公司部分欠债如下:

一、万丰社区财政所一个资产负债表表明,万丰集团股份公司流动负债合计40297万元;二、同样来源于万丰社区财政所一个表格表明,万丰股份合作公司负债20531万元;三、中国人民银行提供的借贷记录表明,万丰载丰实业有限公司欠银行贷款4610万元;四、沙井农村信用合作社提供的资料表明,商厦公司负债4682万元。五、沙井街道办事处专门成立的财务审计小组最近公布了万丰集团自2001年以来至2004年拖欠股东红利的情况,拖欠总额为2.3亿元。

除了上面有据可查的约10亿元的欠债外,村民还有一些听说而来的欠债数据,如:高息非法吸纳社会公众存款1.3亿元(深圳市公安机关初步认定并公布的数额为6000万元)、拖欠工程款1.83亿元、其他欠款2900万元等。

鉴于万丰集团存在的问题,去年9月,中国银监会深圳监管局向相关银行进行了通报,要求各家银行切实防范信贷风险。随后,银行采取了增加抵押物、压缩贷款余额等方式以降低信贷风险。

在谈到万丰的衰落时,沙井镇宣传部长赖为杰说:“也不能说是衰落,但万丰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还是很大的问题。”

万丰集团的巨额负债以及拖欠分红,引起了投资者、村民的强烈不满。他们认为,这些都是当初带领大家致富的能人潘强恩一手造成的。从2001年停止分红后,部分村民就开始向各级政府部门上访。2005年6月村党支部换届,而继任村支书是潘强恩的儿子潘泽勇,矛盾进一步激化。

鉴于村民反映的诸多问题涉及个别党政干部、党纪乃至涉嫌犯罪,宝安区纪检部门开始介入调查。今年1月宝安区纪委书记张文枢告诉记者:区纪检委刚刚介入调查,时间很短,证据也需要掌握扎实一些,估计近期还不会有调查结果。

沙井镇纪工委副书记陈惠田是处理万丰事件的“联合调查组”副组长,几乎每天蹲在万丰社区。对于万丰集团从无限辉煌走到如今这步田地,他分析认为有四个原因:

一、公司对外投资伤害太深。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万丰模式”十分辉煌,到处投资扩张,而这些投资主要都是买地。原因是,潘强恩认为,把土地买下来了,就成为自己的了,子孙后代都能够用。在海南、中山等地大量出资,购买了大量土地,还惹了不少官司,但基本都是亏本买卖,没有什么收益。这应属于决策失误。

二、经营成本增加。万丰集团的收入来源十分单一,主要是出租厂房和宿舍给外来企业,租金长期不变,因此收入长期维持在一个水平线上,而经营成本却逐年增加。厂房旧了要维修,管理人员工资要增加,但跟村民的三七分红又没有变,于是造成巨额负债。潘强恩又爱面子,在这种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仍然坚持三七分红,到后期愈来愈难以维持。

三、机构庞大臃肿。万丰股份下面有很多子公司、分公司,机构庞大复杂,虽然解决了万丰村民的就业,但并不符合企业的运作规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