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霍华德暴揍火箭旧将被逐 猛龙掀进攻狂潮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1 04:55:22

“援助交际区”的简介上写着这样的话:“我们都有一种需要,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非诚勿扰。”“在这里我们可以找到快乐、金钱。”

进入“援助交际区”之后,记者发现这里大约有100多名成员,其中女性化的网名居多。

在对“援助交际区”长达一周的观察中,记者发现网友语言普遍“过格”。这些人最常谈的是如何与年轻的女性网友会面,其中也包括价格,而女性网名的成员却很少发言。

从记者加入“援助交际区”一直到6月1日,记者只是与这里的个别男性网名的成员进行了短暂的交谈,其余时间,只能看着电脑屏幕上飞快滚动的公共聊天字母。

6月1日,记者终于尝试着向一名男性网名的成员发出疑问,“到底什么是援助交际?”这个“外行”的问题让这位男性网民感到非常的吃惊和诧异。

在记者几句恭维之后,这位网民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援助交际”。“给钱的都算,”用这位网民的话来说,“援助交际”就是性交易。

在对“援助交际区”监视过程中,记者几次与管理员进行了交谈,但对方都表现得很正常,不过这种正常很快就变为不正常。

6月4日下午,记者在公共聊天区域内发出了一个疑问:“这里真的有援助交际吗?”管理员突然以私聊方式向记者说出了一个价格,未等记者会意,他又急着追问记者。原来,这个管理员提供了一个女大学生,并称自己手中甚至还有处女可以出卖肉体。此前,记者曾通过另一个用户名从这名管理员手中,得到了数张年轻女性的视频照片。

“真的是学生?”“是,大二!”“长的怎么样?”“正经行呢!”这是记者与“援助交际区”所谓的管理员的一段对话。

经过短暂的交谈,记者得知,这名女大学生是沈阳某知名高校二年级学生,这名女学生可以在事先约好的时间内与记者在指定的地点见面。

第二天早8时,一个年轻的女性用大东区的一部固定电话打通了记者的电话。先是询问管理员是否已经定好了时间,接着就提出见面。商量好9时在北市场见面,她说自己穿着白衣裳,打着三色雨伞。记者又叮嘱了一次,一定要把学生证带上。

9时,一个拎着塑料袋和雨伞的女孩子在北市场的牌楼下等着。看到记者,她立即迎了上来,而这时候记者才发现,她正是管理员发过来的“吊带裙”。

她脸上立即泛起了职业性的笑容,为了更多了解情况,记者先把她带到了一家小饭店,开始攀谈起来。她自称是沈阳某大学的大学生,为了男友上学而不得不卖身赚钱。

今年大二的她是学习经营管理的,沈阳人,高中时交了男朋友。结果男朋友的父母患癌症相继死去,男朋友便开始过上贫困的生活,甚至考上了大学也没钱交学费。也就是从那时起,她便开始出外打工挣钱,甚至“援助交际”。她说她第一次“援助交际”是和三好街的一个白领。

不过遗憾的是,她说自己的学生证忘在学校了,早上出来得早,根本没时间回去取。由于长时间聊天而不进入实质阶段,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见情况差不多了,记者将她领到了附近的一家宾馆。开好房间后,用短信通知附近的同事,5分钟后报警。进屋后吊带裙就站在了床边,这时候记者已经担心民警还不来,场面该如何应付了……

此时,她开始做热身工作,先把鞋脱了,整理好放到了床边,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了一盒安全套很熟练地两下撕开。记者立刻紧张起来,开始向门口挪动,就在这关键时刻,只听得门锁哗哗作响,接着四个便衣警察冲了进来。“你们干什么呢?!”民警出示证件后,将记者带到了卫生间,并对那女孩子进行了简单的盘问。将安全套装入包内,民警将“吊带裙”和记者一起押上了110巡逻车,带回了遂川派出所。

派出所内,记者首先发现,这名女大学生此前说的那个悲情故事纯属虚构。

经过讯问,民警确认了这名女青年的确是沈阳某职业学院的学生,但并不是她先前向记者所说的那所高校。一开始,这名女大学生还矢口否认自己与记者是钱色交易,在证据面前,这名女学生才改了口。原来,这名女子是沈阳人,现在某高校二年级就读,有时候出来做促销。原来,她和“援助交际区”的管理员是在网络上相识的,在相识了两周之后,这名管理员开始介绍“兼职”给这名女大学生。警方介绍称,这名女学生身上带有2部电话。民警发现这名女青年是一名学生之后,感到非常惋惜。面对民警的劝说,这名女青年不断地点头称是。

记者与“花雨伞”也是在“援助交际区”相识,在网络上,她对记者承认,自己从半年前开始从事“援助交际”。

拨了“花雨伞”电话之后,记者穿过长长的校区,来到约好的篮球场。正在等待时,她已经来到记者的背后,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头,穿着性感的服装,打着一把花雨伞。

她做了自我介绍,她是该校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为了不影响晚上休息,也考虑到安全问题,她只在白天“外卖”,而且最好是开车接送。

“你是我在援助交际群里找的第一个人,我喜欢和老男人来往,因为他们比较能包容我,这样很舒服。”“花雨伞”承认,她曾经有过10个性伴侣,除了第一任男友,还有两个出轨的男同学,剩下都是用钱来交易的,而且基本都是有车族。

“那你将来结婚了还会这么做吗?”记者问道,“肯定不会,我将来结婚一定会老实做个妻子的。”“那你老公万一知道了怎么办?假如他知道你有过10个性伴侣?”记者追问。

“如果他真的知道也不接受,那就只好分手了。”“花雨伞”说,不过她反驳:“怎么可能知道呢?我肯定不会告诉他。”

“我家里穷,每个月只给几百元的生活费,同学都能买一两百元的化妆品,我心里想,化妆品太贵了,我才不会花那么多钱去买,但是我必须有钱。”“花雨伞”说她每个月大部分的生活费都要靠“援助交际”来筹。

在整个事件中,最大的祸首是管理员,但由于管理员和这名女大学生包括记者根本没见过面,所有的事情都通过网络完成。

不过从专业人员口中,记者得到的消息是,由于管理员所做的事情都是在网络上。一方面是难以追查,另一方面是现行法律对网络上进行组织卖淫罪的证据如何认定还不十分完善,这很有可能导致援助交际区的管理员最后逃脱法律的制裁。(记者刘臣君首席记者于欣)

本报记者江金骐报道美国国防部原定5月28日发布的《中国军力报告》,在白宫正反方的讨价还价下,将在今天发布。“这部报告我还没看到,但是可以想象,这是对去年‘学术作品’的翻版,是用来鼓噪的。”华东理工大学战争文化与国际政治研究所所长倪乐雄教授说,美国没做实地调查、没有一手资料、没拿客观证据,仅靠臆测而炮制的“军力报告”,其可信度可想而知。“但是,报告既然从国防部口内出来,客观上的消极作用不容小觑”。

“中国的快速发展一直让美国人不自在。”倪乐雄教授说,随着美国对阿富汗、伊拉克等国家军事行动的完结,美国从长远目标出发,在对外政策上,将目标从中东移向东亚,从“反恐”变为“反暴政”,“美国所指的‘暴政前哨国’,虽然明指朝鲜和伊朗,但对中国不可不有瓜田李下之嫌。”

在东亚战略上,美国真正担心的并非是朝鲜拥有核武器,而是中国发展的不稳定上。美国军方在不同的场合上说过,美国对东亚的担心,并不是担心某些国家拥有核武器,“言下之意,中国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领事在两次与倪乐雄会见时都透露:中国经济和军事力量的发展,并不会让美国人害怕,真正让他们害怕的是中国人如何使用军事力量。美国国防部副部长、鹰派代表人物沃尔福威茨也说,来自中国的最大威胁,就是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

“由此可见,他们的戒备最后都落在军事上。”倪乐雄教授分析认为,美国对中国军事的重视程度,从数字上可见一斑,2003年的报告说中国的军费投入达650亿美元,2004年报告说中国的军事开支达到700亿美元,今年他们预测的数字于上年相比只多不会少,“而中国实际的军费只有2440亿人民币”,专家说,美国借《中国军力报告》在国内进行的“危机教育”,实际上是在向美国老百姓渲染中国的威胁,以赢得美国百姓的舆论支持,进而影响美国会,在编列年度国防预算时增加拨款。

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政策,一方面不公开与中国叫板,另一方面竭力使台湾成为“太平洋上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为了贯彻这一既定的战略取向,美国的对台“军售”是他们最有效的手段。

“美国为扩大对台军售,每年都少不了前期的预热和造势”,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教研室主任赵宗九大校说,在2004年年底,台湾一直在热炒“美国对台6108亿”的军购案,但是在台湾“国会”遭到以国、亲两党为主体的在野党的一致挫败,台当局不得已将军购合同压到4800亿美元(编者按:应为4800亿新台币),但这个数字仍然遭到拒绝,最近,台湾当局又将军购额再度压减至4100亿美元(编者按:应为4100亿新台币)。“美国为从台湾拿下这4100亿美元(编者按:应为4100亿新台币),一方面加紧对岛内国亲两党的游说,一方面抛出所谓的军力报告。”赵宗九大校说,美国拿出所谓的《中国军力报告》,目的是在无声中渲染台海危机,刺激岛内情绪,鼓动岛内扩军备战。

据消息人士透露,今年的报告中,将提到中国大陆部署的导弹已增加到725枚,台湾海峡实际上已不存在军事的均衡。对于这种臆测,美国兰德公司分析道,美国对中国的军事估计过于夸张,而台湾媒体对此的解读是,“美国希望台对美军购案”尽速通过。

本报讯(记者赵纯瑜)昨日凌晨4时30分左右,西潼高速临潼零口段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案,四五名手持刀枪的歹徒,对一辆抛锚停在路边的运输车辆进行抢劫。歹徒开枪将车主刘某下体打成重伤,并抢走了1万多元现金后逃跑。目前,伤者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临潼警方也正在全力侦破此案。

昨日上午,记者在赶往渭南的高速路上见到了这辆被抢车辆,被抢货车挂西藏牌号,车上铁筐装满活鸡。脸上仍有血迹的司机还在现场,受伤的车主已被送往渭南救治。公安临潼分局零口派出所的两名刑警正在现场调查取证。

据司机向某介绍,他受车主刘某雇用,前几天从山西运城收购了3000多只活鸡,准备运往西藏拉萨销售。凌晨4时许走到西潼高速零口段时,由于车左前轮漏气,于是他将车停靠在路边准备更换轮胎。这时,突然从高速路下爬上来四五个人,“他们拔出刀让我们把钱交出来,我和车主两人被分别控制在车头和车尾,他们一个人还拿着一把土枪”。

由于在前面的车主进行了反抗,持枪歹徒就朝其裆部开了一枪,只听到“轰”的一声,车主就栽倒在地。随后,他们抢走了车主身上1万多元现金和二人的手机。

向某说,开枪的人又过来用枪在他的头上猛打两下,他当时就晕了过去,当时因为天黑他也没看清对方长得什么模样。当他醒来后看到车主躺在车前,地上一大摊血,于是赶忙跑上公路拦车求救,一名好心的过路司机帮他们拨打了110和120。后来,渭南市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将受伤的车主拉走。而他由于伤势不重,则留下来看护车辆。

随后,记者在渭南市中心医院外三科看到,车主刘某正在接受手术。该科孙主任说,病人被送来时非常危险,由于流血过多,伤者已经休克了,而且也联系不上家属,但他们马上组织抢救,并且不收任何费用。经过抢救伤者逐渐恢复了神志,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和家人的联系电话。

据介绍,手术从8时开始,一直持续到14时30分才结束。歹徒的枪打中了他的右大腿内侧,将其右侧睾丸击破,阴茎龟头也被打烂,正在进行手术修复。

目前,在伤者大腿肌肉里有34粒绿豆大的铅弹,现在已取出了7粒,剩下的将在今后的手术中取出。

6月2日,站在县城的大街上,刚被“取保候审”3天的岳兔元有些茫然,他搞不明白突然变更强制措施的原因,就像当初莫名其妙地成了“杀人凶手”一样。

岳兔元原以为这一天关于他的罪与非罪总会有个结果,可县法院通知说,县检察院撤诉了。

帮助找人的岳兔元被认定为杀人嫌疑犯,被公安机关DNA鉴定“死了”的虎子突然现身

2004年初春,山西省柳林县前小成村岳马成家的二儿子虎子(化名)偷了家里400元钱,突然失踪。他的家人动员亲朋好友四处寻找,寻人启事被张贴到了包括省城太原在内的许多地方。

几天以后,在太原打工的同村青年岳兔元给虎子家打来电话,说在太原见过虎子。虎子家人喜出望外,跑到太原与岳兔元一起寻找,但没有找到。

此后不久,虎子已被杀害、凶手就是岳兔元的风声在村里传开。岳兔元有前科,2004年1月刚刚被刑满释放。

经审讯,岳兔元“承认”自己杀人,并“供述”了杀人经过,说在军渡黄河大桥上杀死了虎子,将其尸体推进了黄河。

不久后,虎子家人得到消息,在该县三交镇一带发现一具男性尸体,经他们辨认、并经上级公安机关DNA检测,证实为失踪的虎子。

至此,岳兔元杀人案胜利告破,有关案卷移送吕梁市检察院审核起诉。2004年9月,岳兔元家人收到了盖着柳林县检察院大红印章的“委托辩护人告知书”,上面写着“我院已收到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岳兔元故意杀人一案的案件材料”。

虎子家人安葬了“虎子”,并多次到岳兔元家哭骂、打砸,大摆香案。岳兔元的母亲只要稍有怠慢,两记“仇恨”的耳光立马上脸,岳兔元父亲“自知理亏”,只好与老伴远走他乡,离开这片耻辱之地。

今年2月下旬的一天,虎子家人突然接到一个朋友从太原打来的电话,称在太原看到了虎子。虎子家人起初不信,当朋友把虎子带回家后,一家人喜极而泣。

消息风一般传到了寄居文水的岳兔元父母耳中,岳母马上赶回了前小成村。一踏进虎子家大门,满脸愧色的虎子母亲就迎了出来,面对眼前这位曾被她无情掴掌、百般辱骂的“凶手”的母亲,她边说边抹眼泪:“这下好了,我儿子回来了,你儿子就回来了。”

虎子回来了,杀人案变成了一出滑稽闹剧。而岳兔元杀人案此时已进入起诉程序。

今年4月初,岳兔元得到开庭通知,说4月6日审理他涉嫌诈骗一案。直到此时,岳兔元才想起当初逮捕他的罪名———涉嫌诈骗罪。

那涉嫌杀人罪呢?没有人告诉他有没有了,他也不敢问。据岳兔元的辩护律师刘刚介绍,岳兔元案卷中有记录,2005年3月,柳林县公安局撤销了有关故意杀人案的记录。

“4月7日,我被带到了柳林县人民法院。审我的法官是一个年轻女人。除了她,还有个记录的。法庭上就我们3个人。她念完起诉书,对我说,你的案子也不大,就判你一年吧。我当时要是同意就好了,不知咋的,我脱口而出,说了句让我至今后悔的话——我已经被关了一年多了,多出来的天数怎么办?

“她坐在椅子上算了算,正好外面进来两个人,他们把头凑到一起,嘀咕了半天,我就坐在旁边等着他们对我裁决。

“一年半?我说太重了,首先我没有诈骗,卖我摩托车的宋恩义啥事(目前宋恩义已犯抢劫罪被判刑投监,但判决中并没有涉嫌诈骗摩托车的罪名———记者注)也没有,为啥我判得这么重?我要上诉。“女法官说上诉也没用,拖你三四个月,你也该出来了。还是不要上诉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