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纺织品出口被设限 印度工厂拣便宜日夜加班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5 02:35:58

31岁的安徽人孟某来大连打工已有10多年,平时在某铝合金厂做铝合金和电气焊。这些年来,孟某有时过年也不回家,因为要节省路费,今年过年他也准备留在大连。去年12月,孟某打工的工厂没有活儿开始放假,他就想找点零活儿继续挣钱。但他找过多个活儿,甚至连饭店打杂他都愿意去,但一直没能找到活儿干。

去年12月31日,孟某在大连沙河口区解放广场劳动力市场看到一则广告:某酒吧招聘男女公关,年龄18~35周岁,月薪8000~1.5万元,联系电话,817xxxxx,联系人,刘先生。打工这么多年,孟某一年只能挣个一两万,看到这则广告,他不禁为这诱人的工资所打动了。

当时,孟某就打通了联系电话,话筒里传来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孟某问应聘男公关需要什么条件?自称姓刘的中年男子说,下午2时,到火车站二楼超市面谈。

当天14时许,孟某如约赶到火车站二楼与刘某见面。孟某问:“这份工作是干什么的?”刘某说:“就是陪女的聊天、吃饭和性服务,还有为男士服务的。”刘某问孟某能不能干?孟某反问道:“看条件,不知我能不能干?”刘某仔细打量孟某后说,干这种活一要年轻,二要长相好、体格健壮。看条件,他长得蛮壮的,保证当天晚上就能干上活儿。陪一次300元、500元和700元不等,如果陪得好,客人还能额外甩小费,挣上1000元的也不是没有,还包吃包住。

谈完后,刘某打车领孟某到位于大连沙河口区解放广场一居民楼的5楼,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刘某敲敲门领着孟某进了屋。在厅里,孟某看见大屋里,四五个年轻男子正在床上睡觉,一位年轻男子守候在门口。刘某将孟某领进一间空着的小屋中,等待“鸭头”叶某的到来,好给他安排活。

16时许,叶某终于回来了,又重新介绍了“男公关”的工作内容。最后说,今晚有别的事,就不给他安排了。之后,他就离开了那里。

1月1日,孟某给“鸭头”叶某打电话。叶某说,今天元旦放假。急于干活挣钱的孟某又给刘某打电话。刘某让他再等一天。1月2日,他再次打电话给刘某,刘某这次说,这个场子出点事,要给他换个场子。

当天下午,刘某领着孟某来到位于沙河口区北甸街一居民楼的一楼。这是一套一室半的房子,在大间里有4个年轻男子躺在床上看电视。“鸭头”李某照例将工作内容介绍一遍后,就和刘某出去商量事了。一会儿,刘某走了。留下孟某在小屋坐了1个多小时,见没啥事,他与李某打个招呼。李某说:“今晚没啥事,你先回去吧。”

1月3日,孟某再次给刘某打电话问:“昨天怎么还没干着活,并且还不让我住?”这次,刘某显得非常生气,说,现在就给李某打电话。不一会,刘某给孟某回电话说:“今晚就给你安排,你晚上到北甸街。”

15时许,孟某来到北甸街的“鸭子窝”,一直等到18时30分,也没见李某的踪影,其中一位“鸭子”让孟某回去。孟某很不解,出门后气愤地给刘某打电话。对方让他不要走,他现在就给李某打电话。20多分钟后,李某给孟某打来电话说:“你赶紧打扮打扮,一会儿,就让你看客儿。”

当日20时许,李某给“鸭子窝”的一位小伙打来电话说:“现在有个女的来挑客,在楼头道边。”当时,屋子里总共4个“鸭子”,都纷纷化妆打扮,然后来到楼头道边见客。“一位看上去30多岁的女子站在道边的路灯下,穿着白色的毛皮大衣,看上去非常好看与高贵”,孟某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子。

这位小伙首先推荐孟某让女子看,女子对孟某上下打量一会儿后,摇了摇头,表示没相中。接着,第二个小伙亮相。这次,女子点了点头,第二个小伙心领神会地跟着女子走了,来到大道旁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孟某说,去年12月31日,他与刘某见面当天,刘某就向他要了300元的“管理费”。刘某告诉孟某,两位“鸭头”都说他长得有点大,不符合干这行的条件。孟某想要回300元钱,可刘某说,给了两个“鸭头”200元,只能返给孟某100元。

1月9日,中国银行新闻发言人王兆文就“近日个别网站发表失实报道一事”发表讲话。他表示,最近某网站根据所谓“报料人”提供的材料,连续发表几篇关于“中行银行卡中心员工拒签劳动合同或集体辞职”的报道是严重失实的。

王兆文说,中行银行卡中心是非法人独立经济核算企业,具有相对独立的用工自主权,享有相应的人事管理权利,该中心委托中青咨询公司,根据其用人标准与要求从市场上选聘符合条件的人员派遣上岗,提供劳务服务,并依据其提供的服务向中青咨询公司支付相应的劳务费用。双方属于劳务合作关系,其权利和义务的行使和履行符合现行法律规范和政策规定。派遣员工的薪酬标准和水平由中青咨询公司依法与派遣人员协商确定,并在此基础上订立和续签劳动合同。双方当事人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和协商。

1月5日~6日,某网站商业频道发表了三篇署名文章:《传中国银行员工罢签合同中青咨询澄清》、《内部人士再爆料:中行银行卡中心员工30多人辞职》和《中行客服3天放弃1万多电话被招行民生挖走40人》,引起了正处在上市关键时刻的中行的高度关注。

这三篇报道皆为该网站引述自称是当事人的报料。报道称,中行信用卡中心200多员工因为收入太低无法维持生计而全部罢签用工合同,后经中行相关领导安抚,以约30名员工离职告终,很多岗位由于人员离职出现了空缺,导致部分业务停顿,包括银行卡的查询、挂失、录入、资料及审批等,各种银行卡中心的工作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滞后情况。

真正引起中行总行高度关注的恐怕是第三篇文章《中行客服3天放弃1万多电话被招行民生挖走40人》,该报道称,中行客服部门的员工被同行大量挖走,导致4006695566客服电话已经瘫痪,从1月4日开始,中行银行卡中心客服部门放弃的电话达到一万多个,只能听播放的音乐排队等候,很多持卡人甚至开始往中国银行总机打电话,或者给行长办公室打电话。

当代生活报讯(通讯员李卫)1月4日,钦州市钦北区板城镇板中村委万福堂村发生了一起令人惊讶的命案:该村村民周喜禄在新婚之夜因房事无能竟将妻子残忍杀害。当天上午,犯罪嫌疑人周喜禄被钦州警方抓获归案。

经警方审讯查明:现年26岁的周喜禄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几个姐姐早已出嫁,他自幼因家庭偏爱,性格孤僻。1999年曾患过精神病,先后到柳州、南宁等地治疗,2001年病愈回家,几年来无复发病症,并外出打工。2005年农历十月二十九,周喜禄经人介绍与钦北区小董镇中花村委八塘村27岁女青年刘某认识谈恋爱,双方均感满意,并定于2006年1月3日举行婚礼。当日,双方亲戚、好友都来到周家参加婚庆。待宾客酒席散尽,已是晚上9时多。

当晚,新婚夫妻花烛洞房,新娘刘某对新婚丈夫体贴入微、安慰丈夫休息片刻,别急于求成。周喜禄还是顺从妻意,稍作歇息。接着,他折腾了半夜,依然是力不从心。至4日凌晨1时许,心急如焚的周喜禄再次亲近新娘,结果还是“一头雾水”。这时,周喜禄活似斗败的公鸡,万分沮丧。在新娘的叹息声中,感到有生以来的自卑和耻辱,万一让妻子将此事告诉外人,他多没脸面。情急之中,他伏在妻子身体上面,用双手紧掐住她的颈部……刘某被周喜禄掐晕死过去。利令智昏的周喜禄接着在刘某的颈部连砍了6刀,致使刘某鲜血四溅,当场毙命。

周喜禄杀死刘某后,还佯装被人入室抢劫现场,将被害妻子用床单包裹好后放下床底,再将刘某身上佩带的戒指和项链玉坠吞入肚中,然后将菜刀、电视遥控器等物品放入一硬纸袋中,提着悄悄走出家门。接着,他趁着夜色爬山越岭,来到3公里外的驾马岭的矿山上,将带凶器的纸袋遗弃在矿山上。然后又趁黑赶回家中。

天亮后,家人看见周喜禄在新房里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急忙问明原由。周喜禄只好全盘托出:我已将阿珍杀死了……家人顿时都惊呆了。这时,回魂过来的父亲深明大义,叫来伯父的兄弟们送其儿子去投案自首。众兄弟怕送他到半路中逃跑,便提出拨打110。钦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后,立即指令板城派出所赶赴现场抓住凶手。

当日,经自治区精神病专家的鉴定,犯罪嫌疑人周喜禄属于精神正常情况下杀人。如梦初醒的周喜禄事后也为自己杀妻的愚蠢犯罪行为后悔莫及。

争论已久的京沪高速铁路已被明确列入铁道部的“十一五”规划中。这个消息从1月6日的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传出。而京沪高铁被确定为200公里至300公里时速,也意味着磁悬浮最终在京沪高铁中出局。

此前,京沪高铁始终处在采用磁悬浮还是轮轨技术和采用哪国技术的争论中,而决策部门迟迟没有给出最后的结论。

在这次铁道部最高级别会议上,这个国内外瞩目的项目终于有了明确的时间表。在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给出的规划中,“十一五”期间,京沪高铁被列在了所有将建客运专线的首位。紧随其后的是京广、京哈、沈大、陇海等铁路。

对于京沪高铁,现在的疑问只是何时能够具体立项。不过,作为“十一五”铁路建设的领衔之作,这个时间显然不会太久。

刘志军说:“‘十一五’是我国大规模铁路建设最关键的阶段。”在这五年内,我国将建成9800公里客运专线,占我国《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1.2万公里客运专线总长的逾80%。而到2020年的这段规划期间,我国铁路建设预计的2万亿元总投资中,将有1.25万亿元在这最初的5年中投入。

用二分之一的时间,完成超过60%的投资、超过80%客运专线建设——京沪高铁领衔写下的,将是我国《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跨越式”发展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刘志军当天的讲话,实际上还为京沪高铁上磁悬浮与轮轨技术之争画上了句号。在其给出的规划中,京沪高铁并未获得有别于其他客运专线的“特殊待遇”,其时速也被划入了200公里至300公里范围。

在铁路工程技术人员眼中,200公里至300公里时速明显属于高速轮轨技术的范畴。此前两年中,通过一系列高速列车的招标,中国已经把国外200公里至300公里时速高速列车的技术收至囊中。

当然,磁悬浮列车也能以200公里至300公里的速度运行,但铁道部显然不会花费数千亿元只买一个轰动效应。因此,磁悬浮实际上已被判出局。

事实上,结论给出前并非没有伏笔。从2004年年末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给出“磁悬浮无论从技术可行性还是经济可行性上都不如高速轮轨技术”的观点,到2005年年末,本身作为磁悬浮技术拥有者的德国人不遗余力地向中国推销轮轨技术,无疑都在把磁悬浮技术挤出京沪高铁可能方案之外。

德国高速轮轨列车进入中国,对磁悬浮与轮轨之争尤具意义。对于磁悬浮技术转让,德国人始终极为保守,而对于轮轨技术,中国则一口气从德国手中得到了9项。到2008年,首列由国内制造的300公里时速高速列车就将下线。

“飞机票票面价格是1800元,而票务公司却收了我2380元。多花580元,票务公司还说我买了便宜票。”昨天,王先生向记者讲述了他在票务公司购票的经历。

据王先生讲,2005年12月23日他在双井迅捷票务公司订购了4张北京飞往三亚的机票。机票是海南航空公司的HU7179和HU7180次航班的往返机票,当时票务公司每张票收了他2380元钱,并给他打了一张小票。可12月28日王先生拿到手的机票票面价格却是1800元。以前买机票,实际价钱和票面价格都是一样的,收几十元的手续费也很正常,怎么这次一张就差了580元?为了弄清此事,他今年1月5日从三亚回来后直接找到票务公司。“可票务公司说我自己买机票要3000多元一张,虽然我交的钱比票面价格高,但他们还是给我省了钱。对此我非常不理解。”王先生纳闷地说。

对此双井迅捷票务公司的赵女士解释说:王先生订票时,公司已经明确表示,票面价格不确定,但公司每张票就收他2380元,他也是认可的。如果他不通过公司,一张票的价格要3000多元。虽然王先生拿到的机票票面是1800元,但公司拿的票要比1800元高。王先生一张票就省了500多元,却总觉得公司从中挣了他很多钱。“公司挣多少钱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给他省了钱。在票务公司,购票价钱与票面价钱不符很正常。甚至有90元票面金额的机票,公司实收的金额要比90元高几倍。”赵女士强调说。

就此,海南航空公司的客服850号话务员称:航空公司肯定是以实际的票面价格与票务公司进行资金结算的。票务公司给乘客机票时也应该按照机票的票面价格开收据,然后再单独收几十元的手续费,机票的价钱和手续费是分开算的。如果混在一起算,票务公司就可能有问题,此时消费者应该问清楚。他们也接到过这类事情的投诉,但公司对代理点没有管理权限,建议消费者平时提高警惕,如遇问题找消协解决。

“孙悟空是山东人”,今天上午,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杜贵晨教授告诉记者:“《西游记》中悟空的老家,东胜神州的傲来国花果山的原型就是咱们的泰山。”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鼎鼎大名的美猴王竟然还是山东老乡,这可真是个好消息。不过,国内现在有那么多山洞,都说自己是正宗的花果山“水帘洞”,而其中又数江苏云台山底气最足,杜教授提出“泰山说”,能抗过云台山吗?

“我国海岸线广大,大海中的岛屿上有山有洞的不在少数,单凭这个就认定是花果山可不行。”杜教授最初也认同这个说法,后来却发现云台山难圆其说。

“细心的读者也许还记得,《西游记》中孙悟空的水帘洞不但空间大,而且洞口还有一座铁板桥。而目前国内所谓的十几个各种各样的水帘洞都没有那座桥,而只有泰山上的水帘洞有桥,虽然是一座石桥,但却是最接近小说的。”

经过几年反复研究《西游记》和《泰山志》,杜教授发现,《西游记》里面描写的天宫、人间、地狱,都能在泰山之上找到。如:与书中“傲来国”对应的泰山上有“傲来峰”、与“天宫”对应的泰山有“南天门”,对于“阎王殿”,泰山自古就有“地府”的说法……而且在泰山的“十八盘”下面,还有一处别处所没有的景观“鹰愁涧”,也就是书中所说的观音菩萨助唐僧收服小白龙之所在。

除了这些,再加上猪八戒的高老庄的起源——泰山高老桥,唐三藏的晒经石原型——泰山曝经石,粗粗一算,在泰山上就能拍一部小西游记了。

“作者按照泰山的结构来构画宇宙,往山上走就是上天,而往山下走就是到人间,进入地府同样十分简单,另外,从泰山入海也不难,泰山上的黑龙潭,传说就能直接通到东海。所以,整个这一座泰山就是作者书中宇宙的缩影。”谈到这些,杜教授显得十分激动。

再反观国内其他号称悟空老家的山山水水,没有哪一个能像泰山这样全。小说离不开生活,虽然现在国内对《西游记》的创作背景还没有定论,但杜教授相信自己得研究是可靠的。他把自己的结论摆上台面,也欢迎其他的学者们带着自己的成果上台打擂,共同切磋。(齐鲁电视台记者于洪韬)

本报讯(记者佟佳熹徐春柳)昨日早晨7时左右,朝阳区十八里店老君堂小学附近一垃圾场内,发现一具被分尸的女童尸体。截至昨晚6时,警方仍在现场调查。

昨天早晨7时左右,一七旬老太姚某在老君堂小学附近一垃圾场内拾垃圾时,发现一具没有头部和右臂的女童尸体。“孩子太惨了,被埋在垃圾堆里。”居住在附近的村民说,之前垃圾场垃圾堆有一米左右高,没人发觉垃圾堆下面埋着一个孩子的尸体。随后,女童的头部和右臂在老君堂村内另一处垃圾场被发现。

目击者介绍,女童身着花棉袄,脚穿一双翻毛皮鞋,面容安静,看上去很漂亮。上午11时左右,警方将女童尸体从现场带走。

“孩子是昨天下午2时30分出门的,下午4点多还没回来,我们和她爸妈寻了整整一个晚上,最终未能找到。”房东刘德金说,被害8岁女童小蝶(化名)三年前随父母从山东来到北京,租住在他家,小蝶的爸爸在北京做货车司机,母亲做复印生意,小蝶出事前在老君堂小学读二年级。“孩子妈妈哭得很惨,真叫人难过。”昨天上午,在村民们发现孩子尸体的同时,小蝶的父母得知了孩子身亡的消息。

昨日上午,警方出动警犬在村里进行搜索,警犬搜索到小蝶家附近的一住户处停了下来,警方随即把男主人带走询问。据邻居们介绍,该男主人平日为人很老实。

男主人的妻子称,他们一家都不认识遇害的孩子,双方都是外地人,从没来往过。随后,警方对其家中进行勘察后也未表示发现异常。

昨日下午2时许,一辆警车再次返回到发现小蝶尸体的垃圾场,在垃圾中取走一张作业纸及一张带血的卫生纸。

昨日中午,老君堂村村政府传达室一位姓王的工作人员称,村委会干部无暇接受采访,“村政府领导都在全力配合警方破案。”该工作人员称,昨日部分经常在村内游走的人员,包括各报刊发行人员,皆被叫进村政府接受警方问讯,遇害女童的父母也在里面接受警方询问。

下午5时左右,在警方离开发现女童尸体的垃圾场后,一名村民自行将垃圾场内部分垃圾焚烧,“不是民警让我烧的,我怕里头的纸晚上起火,所以现在点火烧。”

本报讯37岁的女工陈麒穗,在巴南区渝南鑫光灯具有限公司电镀车间打工四个月,体内铬含量竟然超标一万倍!结果让医生震惊。

昨天,在重庆市职业病防治院住院部,记者见到了陈麒穗,她看上去非常虚弱,说话吃力,声音微弱,断断续续。陈说,她家在万盛区青年镇毛里村接龙桥社,今年37岁,家里还有两个老人和两个儿子,大儿子15岁,辍学在家务农,小儿子10岁,正在读小学,家里的经济来源全靠她和爱人在外打工挣钱。

去年7月,陈麒穗经人介绍到巴南区渝南鑫光灯具有限公司电镀车间打工,这是一家生产照明灯具的工厂。厂方安排她做清洗上挂工(也就是电镀工作)———把摩托车转弯灯外壳浸在400度高温的化学池中煮15分钟后,用钩子钩起来进入下一个工序。陈麒穗说,工作不用体力,更不需技术。表面上看,很轻松,一个月能挣500元至600元。

车间约有70多米长,仅几米宽。里面放着十多个4米长、1米宽的电镀池。车间气味难闻,闻起打脑壳,眼睛都睁不开。车间里有一个换气扇,放在铬的加热池旁。其余的风扇冬天一律不开。但冬天在车间干活,常常满头大汗。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