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将在网上公布其历史教科书中韩译文

来源:车险信息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6 04:28:28

网络尤其改变了文字爱好者的生活方式,在公共领域发表文章、抒发议论已不再是少数人才能做的事情,而是只要自己愿意,会操作电脑、使用网络就可以在个人主页、bbs论坛、blog上任意发表自己的文章并和网友一起讨论。

2003年夏天,一个网名叫木子美的人,把自己与多个男人的性经历、性体验以日记的形式写成文字,命名为《遗情书》,在网上发表。一时间,舆论大哗。所有登载木子美《遗情书》的网站,点击量急剧攀升。木子美一夜成名,报纸采访、电视做专题、出版社出书——尽管骂声不绝于耳,却一点也没有影响木子美成名。

2004年,一个网名叫竹影青瞳的广州某大学女教师,从1月5日起,在天涯虚拟社区的个人博客上发表配有自己裸照的文字,并进行实时更新。“既做才女,又做美女”是她的Blog宣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裸照的点击量飙升到13万多。

2005年5月14日,一个网名叫流氓燕的女子,在天涯社区的“天涯真我”版上勇敢地发布了自己清晰的半身裸照,引来阵阵叫好。第二天一早,望眼欲穿的网友们终于等来了更为刺激的一幕:众目睽睽之下,流氓燕的全身照闪亮登场,同时,就这件事本身,网友们之间产生了激烈的争论。就这样,天涯的服务器因过量的浏览而导致瘫痪……据网友透露,流氓燕已经是一位孩子的母亲……

勿庸置疑,无论木子美、竹影青瞳还是流氓燕,她们都是这个网络时代的风云人物,她们利用网络开放而便利的特点,为自己的人生,也为网络的历史写下了不同凡响的一笔,她们是网络上盛开出的独特的野性之花。且先不论她们的行为会对网络的历史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但我想就目前的道德和价值体系来说,这种行为是惊世骇俗的。

泰莱夫人的情人》、《恋爱中的女人》等作品,以大胆而露骨的性描写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同时他也遭受了铺天盖地的非议。人们纷纷对他的作品报以鄙夷和不屑,认为这是一种离经叛道的无耻行为,而他的作品也一再被禁。直到几十年后,人们才重新审视那些作品,认可了它们不可磨灭的价值。劳伦斯在百年之后,终于跻身世界伟大作家之列。

与此同时代的中国,也出了一位同样“另类”的作家郁达夫,他以大胆地暴露被压抑的性心理的自叙传小说而闻名于世。那些毫无节制的直白袒露,在当时来说无疑也是惊世骇俗的,很难被大众所接受,但许多年后,这些作品依然成了文学史上重要的篇章。

那么木子美、竹影青瞳或是芙蓉姐姐的文字和行为,是否也具有这样的意义呢?她们的行为是对现存道德的颠覆,张扬自我个性还是一种病态的自恋,或者只是单纯地为了出名?

木子美的日记里说:“我是怎么生活的,我就怎么记录,哪怕被干扰、被破坏,哪怕男人们谈‘木’色变”。简而言之,她只是试图想描写生活的真实。竹影青瞳曾质疑:“为什么大家能够以纯净的心去观赏自然界的其他物体,却不能以纯净的心来观赏我们自己的身体?”似乎在暴露与窥视之间,俨然出现了一架道德的天平,究竟谁才是龌龊的?

有的网友认为,网络只是一个扩大了的私人空间,她们这样做是她们的自由,别人不应该过分干涉;也有人认为,这些行为只是一种病态的社会现象,而网络就是这种现象得以滋生和泛滥的温床。

总之,对于这些现象,当事人和网友们都是各抒己见众说纷纭,谁也无法立刻得出定论。喜欢写文字的人,都希望自己成功,都希望自己的东西得到大家的认可,但关键是怎样去获得别人的认可,究竟怎样的文字才是严肃的文字?我想真正严肃的、能够流传长久的文字,就像劳伦斯和郁达夫的作品,应该是顺应时代潮流、震撼人的心灵而不是刺激人的感官的。(作者:王斌)

本报讯(记者贾浩森)上周六,经济学家刘纪鹏表示,第二批试点公司本周将上报材料。而银河证券一高层向记者表示,股权分置改革试点只会有两批(最多超不过三批),之后股权分置改革将会全面进行。

该人士表示,目前公司正在做一些大国有企业的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但这些国有企业都不是主动要求的。

同时,据他透露,股权分置改革全面推行后,证监会将不会对1300多家上市公司的方案进行逐一审批,届时证监会将总结试点的经验教训,制定出一套新程序。

他还表示,证监会将非常坚定地把股权分置改革进行下去,股权分置改革绝对不会留死角。

此前,有证券业人士向记者透露,第二批股权分置试点肯定有一家国资委旗下的央企。

而广发证券一人士向记者透露,现在有很多上市公司聘请他们公司为保荐人,制定解决股权分置方案。其中有很多国有企业包括大国企,至少是蓝筹股。但他没有透露具体是哪家公司。

高志军,今年31岁,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一名普通的2003级研究生。不过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校园“垃圾王”,就如他名片上写着的:“同济大学校内废品回收站业务经理”。

这张名片上还有他的手机号码、办公地点,名片反面清清楚楚写着的经营范围是:回收纸板、书本、报纸、塑料、金属、旧电器等废旧物品。今年3月,高志军从同济大学休学一年,5月份,他又和同济大学物业公司签订了为期一年的排他性协议,将同济大学四平路等几个校区的垃圾回收业务全部承包了下来,一门心思从事他的“垃圾事业”,做一个“垃圾王”。

堂堂的名牌大学研究生,读的又是同济大学的王牌学科,毕业后薪水基本能达到一年10万元左右,竟然要休学一年去当“垃圾王”,不少人都说他“昏头了”。有一次,高志军在校内某幢楼内收垃圾,楼下的阿姨就对他“横加苛责”:如果她是高志军的母亲,肯定会杀了他,辛辛苦苦供出来一个研究生,竟然不干“正事”去收垃圾。

记者在同济大学校内采访了几个学生,他们都表示难以理解这样的选择。大三学生小李说,不可否认,承包垃圾回收权也是创业的一条道路,但是自己肯定不会选择这么做,因为需要承受多方面的压力,比如家里的人肯定不同意。小李说,自从考进同济这样的名牌大学,家里人都非常为他骄傲,觉得他一夜之间鱼跃龙门,今后会从事比较体面的工作,所以他是断然不会选择放弃现在这样的专业,走上和高志军一样的路。甚至还有学生表示,要是自己去当“垃圾王”,女友也会在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的。

记者在同济大学一食堂后面的废品回收站里见到的高志军,是一个黑瘦精干的小伙子。

高志军感慨说,这个项目起步真是不容易,中间遇到颇多坎坷。最初,他去找了校内创业协会,但是他们的兴趣并不大。于是他又给校长写信,想不到因为网络问题,电子邮件被退回来了,百般无奈之下,他只好直接去找了同济校办的老师,想不到竟然引起了学校的重视。校办詹萌老师听了他的构思后,觉得很有想法,就让他再去做个可行性报告。

在看过了高志军的可行性报告后,校办几位老师专门进行了批示,由校资产管理处、学校后勤集团与高志军协商具体办法,高志军最后出资独家获得同济大学四平路校区、南校区、彰武路校区和沪东校区一年的垃圾回收权,并且先后投入了10万元。

学校资产管理处的张静芳老师表示,这样的大学生创业项目,是以往大家没有想到的,也没有学生提出愿意做,不过对于高志军的选择,学校还是表示支持,毕竟创业没有任何高低贵贱之分,收垃圾也会收出一番天地,学校会尽力给他提供帮助。

高志军说,放着研究生不念,选择去当“垃圾王”,这与他的家族背景有关。在他的亲戚中,就有开设垃圾回收站的,因此他对这个行业比较了解,知道有利可图,他也看上了这里面的发展潜力。

在获得承包权以前,他也曾经和家里沟通过,他们都比较支持他的想法。“现在一天营业额是1000元左右,遇到学生离校这样的废品处理高峰期,营业额将会有大幅度提高,根据这个行业利润率,正常一年的利润应该有30万元左右,这还是同济大学部分校区的业务。”高志军把生意经读得很“透”。对于这些利润的用途,高志军也想得很明白,用一部分钱来资助大学生,如果今后将“生意”拓展到同济大学所有校区,资助人数将达到100名。

高志军虽然现在手下只有5个工作人员,他却有雄心建立完整的产业链,做上海"废品回收"的龙头老大。

记者了解到,目前他的业务只是将校内的各种可再次利用的垃圾进行回收,进行分类,再销售给相关企业,同时自己进行一些技术含量不高的处理。尽管起步低,但并不妨碍他对远大前景的向往。他表示,同济大学在环保技术方面的学科优势是他"野心"的基础,他说,同济大学正和沪上某高校进行电子拆卸项目的研究,如果有这些技术做后盾,他对于将来的底气就更足了。

本报讯(记者胡笑红实习生余洋)沸沸扬扬的雀巢问题奶粉风波持续了近20天时间之后,雀巢终于做出对所有批次金牌成长奶粉3+办理退货决定。但又有一个新的问题让人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昨天有两位北京消费者向记者“转达”了他们的质疑,当问到“雀巢其他产品是否也会碘超标”时,雀巢方面给记者发来的书面材料表示:“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性”。

雀巢虽然承诺对所有批次金牌成长奶粉3+办理退货了,但现在这个“定心丸”还是没有消除消费者心目中的诸多疑问。昨天,丰台某包装企业的司女士向记者表达了她的担忧:她的孩子10个多月大了,一直喝的是雀巢力多精第二段的产品,她很担心该产品是不是也有问题,是否还有别的产品也有问题。

司女士表示,她非常关心雀巢奶粉事件。雀巢方面公布,碘超标的原因是原料奶中碘波动。雀巢(中国)有限公司技术总监顾德在接受央视《每周质量报告》记者采访时表示,可能会有碘含量波动的原料奶,在奶站和工厂里都没有进行过专门的碘含量的检测,就直接添加了含碘的配方粉。由于原料奶本身含碘量偏高,在添加配方粉后就会造成碘超标。司女士说,这可以看出雀巢是在奶源的监控上出现了问题,尽管被检查出有问题的产品是雀巢金牌成长3+奶粉,但这是不是可以认为,雀巢其他奶粉也可能出现由于有碘波动的原料奶而导致碘超标。司女士还问,最早浙江查出有问题的奶粉是2004年9月21日批次的,后来昆明查出有问题的是2005年1月20日批次的,那这是不是可以说明:至少在这4个月内雀巢生产的产品都有碘超标的可能?

针对消费者的质疑,记者昨天与雀巢中国公司相关负责人何彤女士取得联系,在其给记者的书面回复中,对于其他产品是否存在碘超标的问题,雀巢首次公开表示:“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性。”接着又说,“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是完全安全可以继续食用的。我们已经就所有相关产品采取了整改措施,确保所有产品的碘含量符合国家标准。”

昨天北京某区税务部门工作人员杨先生也向本报记者说到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杨先生表示,雀巢对6月8日一则并不十分确切的报道,一反常态不立即出来澄清让人难解。

杨先生说,按照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的说法,我国对3岁以内的婴幼儿奶粉的碘含量进行了强制性规定,而对3岁以上幼儿奶粉却没有相关规定。雀巢此次爆出的问题产品,是供3岁以上孩子食用的奶粉,对于这种奶粉,我国还没有相关法规,生产企业可执行企业标准。但6月8日新华社却以“国家标准委封杀雀巢碘超标奶粉”为题进行报道。杨先生向记者表达了他个人的疑问———按照国家法规,雀巢犯下的应当是“外包装标识与实际不符”的错误(注:也就是说,不至于被“封杀”)。报道说“标准委封杀雀巢”显然对雀巢不利,雀巢如果确实无辜,应当站出来据理力争,为什么选择了沉默?难道这里面是另有隐情?

答案究竟是什么,记者不得而知。雀巢11日首次主动联系媒体表示所有批次金牌成长3+奶粉都可以退货,昨天雀巢对此解释说:“为进一步使大家放心,并出于对消费者及中国政府部门的尊重,我们采取了换货计划。”按照雀巢的说法,消费者有权利质疑:雀巢自己已承认其他产品也有碘超标的可能性,那“出于对消费者及中国政府部门的尊重”,雀巢是不是应该将市场上所有产品都下架?

在贵阳,曾有这样一个“奇人”,他没一官半职,不过是三十来岁的个体老板,但逢年过节,当地大小官员都不惜屈尊下驾,拎着厚礼拜望他;

他一无文凭二无一技之长,可他居然在短短几年间一下子暴发成了千万富翁;他被指发展黑社会性质团伙、组织妇女卖淫、到处寻衅滋事、赌博、贩毒……但是,他不但没受到法律的制裁,反而有恃无恐。

6月3日,周五,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陈林静静站在法庭上,听法官宣读判决书。

在宣读完长达数页的法院认定的事实后,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领导黑社会性质罪、组织卖淫罪、贷款诈骗罪、偷税罪等七项罪名数罪并罚一审判处陈林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原贵州泰生娱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谭伟、莫荣等15名被告人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拘役和无期徒刑。

此时,距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被审判已将近一年时间。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审判原贵州省省委书记刘方仁时,陈林的名字多次出现在案卷中。

陈林,男,原贵州通海装饰工程公司法定代表人、贵州泰生娱乐有限公司等企业实际出资人。

“刘方仁的权力不仅是陈林发迹的主要推力,而且也是其种种罪行得以明火执仗进行的安全保障。”一位参加庭审的人士对记者说,在贵州,谁跟陈林过不去就是跟刘方仁过不去。

法院公布的犯罪事实显示,陈林得以发迹的两种最有效手段即是:金钱与女色,而两者之中女色走在了最前面。将陈林与刘方仁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正是女色——陈林的情妇郑某,人称“郑四妹”。色前钱后,陈林藉此扶摇直上。在1993年到2002年10年间,他从一个个体老板摇身变为一个千万富翁。其中更为传奇的是,无一官半职、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陈林竟能在贵州官场呼风唤雨,甚至左右着当地官员的升迁。这从此前媒体报道的逢年过节必有拎着厚礼的党政、司法、厅级、处级大小官员穿梭于其门内就可见一斑。

金钱与女色,在落马官员案件中可以说已成为不可或缺的元素,也是最为常见腐蚀官员的手段。然而在我国反腐力度逐年加大的大环境下仍能大奏其效,这不能不引人深思。

陈林有一次在人前炫耀:“你们信不信?我如果打电话叫刘方仁来,他马上就来。”大家不信,他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省委书记刘方仁真的就到了。

还有,陈林与刘方仁就像自家兄弟一样随便,他要见刘方仁任能自由出入,连门卫也不敢挡他。

当时,人们不禁诧异: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怎么会被一个近乎地痞的小混混牵着鼻子团团转?

这一谜底在2002年刘方仁案发后才真相大白。原来,刘方仁的“二奶”,贵阳市贵州饭店美发厅的郑姓女士,是和陈林早就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位于贵阳市北京路上的贵州饭店是一家贵州省政府参股的四星级酒店。酒店美发厅是刘方仁固定的理发地点。这个美发厅本来有一男一女两名理发师。女的便是后来成为刘方仁情妇的郑某。很少有人知道郑的真实姓名,很多贵阳人都叫她郑四妹。与省委书记结识时,郑已然三十七八岁了,但姿色仍在。据一位认识她的人说,郑长得“有点像日本女人”,“比较有心计”。

在认识刘方仁之前,郑不但已经结婚,而且与陈林关系“非同一般”。有了郑的牵线搭桥,陈林得到了和省委书记交好的机会。陈林很好地利用了这个资源,频频帮助刘方仁和郑某安排幽会场所。

陈林除了把自己的这个情妇拱手让给刘方仁以外,还先后投入了5万元给郑四妹更新理发设备。为了通过刘方仁揽工程,陈林这些年直接通过拜年等方式送给刘方仁的钱不过12万人民币和近1万美金,而为了套住刘方仁,他送给郑四妹的人民币却是100多万。在陈林的重金下,郑四妹自然对陈林的要求有求必应,而刘方仁自然对郑四妹的要求有求必应。

至此,陈林通过郑四妹的石榴群套住了省委书记刘方仁。这一年成了陈林的转运年。

凭借与刘方仁的关系,陈林开始结识贵阳银行界的官员,然后也就有了银行的巨额贷款,于是,陈林先后成立了贵州“通海实业”、“快达房地产”、“泰升娱乐”等11家公司,总称“通海集团”,自任集团老总。实际上,陈林的这些公司除了泰升娱乐公司外,陈林完全是一个光杆司令,也就是说,他有铁关系把各种工程弄到手,却没有雄厚的技术力量来做这些工程。

1996年3月,百成大酒店公开招标装修工程队,虽然已有20多家实力雄厚的装修工程队竞争投标。而陈林却只在一个酒店备了一桌酒菜,然后给百成酒店的总裁打了个电话,说请他吃饭。那总裁不来,陈林说:“来吧,方仁书记、长贵市长都要来的,你不来不好。”那总裁就乖乖地来了。饭桌上刘方仁打了个招呼,陈林就把贵州百成酒店的装修工程轻轻松松弄到了手。可是,陈林没有自己的装修公司,也没有施工的营业执照,于是就找人来合伙,他找到了贵阳市最有实力的一家装修公司贵阳南华装修公司,老板叫黄筑开。

黄筑开为了能与陈林合伙做这个工程,按陈林的要求把自己公司的营业执照以5万元的转让费转让给了陈林。

在黄筑开的技术指导下,工程进展十分顺利。黄筑开算了算,工程完工后陈林至少要付给自己各种费用约70万元。可是,直到1997年3月,陈林一分钱也没给,而且,就在工程进入尾声时,陈林对黄筑开下了毒手,说黄筑开贪污了他公司的款。

一天晚上,他叫手下一个叫罗孝明的打手带了三四个人,把黄拖进一辆小车里,用万金油抹了黄的眼睛,用封口胶封了黄的嘴,拖到乡下一间小屋里,打得黄筑开头破血流,只求饶命,然后逼着黄筑开写下一张“吃了回扣,愿意退还”的保证书。第二天陈林又让黄筑开写了一个月内退出38万元的保证后,才将黄放了。为了独霸百成酒店装修工程的600万元利润,陈林还以黄筑开是陈林公司的“职员”为由,说黄侵占公司财产53万元而向某检察院告了一状。

此前黄筑开的确是从广州进了一批材料且得了一笔业务费,但那是商家按惯例给他的业务介绍费。黄筑开与陈林是合伙人,不是陈林公司的职员,也就不存在所谓的侵占了陈林公司的财产而犯“侵占财产罪”。当时,某检察院的两位检察长和办案人员给陈林解释过这个道理,可陈林非要置黄于死地不可,最后使黄筑开冤枉坐了6年大牢。这样,陈林那百成酒店的600万工程借黄筑开的力量做完了,黄筑开应得的73万元不仅分文未得,还反被陈林“没收”和“退”了70多万。

在贵阳凡是陈林想要做的工程,其他人就休想得到手。比如那贵州电信大楼的装修工程,按该工程的规格和质量要求,至少应是拥有1亿资质的一级企业才有资格参加竞标,陈林的那些“空壳公司”根本就没有资格入围。但是,陈林要他的情妇郑四妹给他弄到手。在省委书记“要大力扶持本省自己的企业……”的指示下,那些实力雄厚具有完全资质的外省企业全都无功而返,唯有陈林通过一个女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这项利润惊人的大工程。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chexianinfo.com all rights reserved